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97章 生命在于运动

“不用。”安夕颜不懂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怀孕和华景天有什么关系,“上次吃了他开的药之后,我来月经时,肚子已经不疼了,而且周期也正常。”

“反正他闲得慌,让他来一趟无妨。峻”

安夕颜没再开口,静静地躺在莫向北怀里,心头莫明奇妙地涌出一抹让人不安的因子,搅乱着她的心,让她无法安宁。

第二天是周六,安夕颜起得有些晚,从床上坐起来,她感觉头疼欲裂,鼻子也有些不通气,感觉难受极了。

莫向北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安夕颜坐在床上,正用拳头捶着头,他眸子一沉,大步走过去一把握住了她的拳头,“一大早的,你就玩自虐?”

安夕颜抬眸,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一脸的憔悴样,“我估计是感冒了,头晕,头疼还有鼻子不透气。鲫”

“活该。”莫向北板着大臭脸,语气冷得跟结了冰渣渣似的,“泡着澡你也能给我睡着,水都凉了你感觉不到?

她都难受得要命,他还毫无一丝怜惜地训她,安夕颜觉得心酸得不行。

鼻头一酸,那双看着莫向北的眼眶就红了,“你凶我……”

那委屈伤心的小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莫向北没事欺负她。

每次都还没说她呢,她就是这样一副受了欺负的小媳妇样,惹得莫向北每次都恼不起来。

只能挫败地一声叹息,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抬手轻轻地给她摁着头部,“你又不是小孩,怎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他大手的力道不轻不重,摁得安夕颜舒服得直‘哼哼’,“再靠左一点……嗯对就这儿……嗯好舒服……”

莫向北身体倏然紧绷,忍不住开了口,“你闭嘴!”

她根本不知道,她这样哼哼唧唧的声音有多性感,性感得让他血脉喷张,如果不是怜惜她现在难受着,他估计会毫不犹豫地压上她,先让他泄了火再说。

但安夕颜这只不怕死的,丝毫没意识到莫向北此刻的危险性,根本是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哼唧的声音比之前更大了。

“嗯好舒服……啊太舒服了……嗯你快点……嗯对就这样……”

莫向北脸黑了。

身体更紧绷了。

他低头,看着下身某处已经苏醒的兄弟,咬咬牙,一把将怀里做乱的小女人松开,起身大步走到房门后,只听见‘吧嗒’一声,房门被反锁。

紧接着,他转身大步朝安夕颜而来。

“你干什么?”

看着边朝这边走来边脱衣服的摸向北,安夕颜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掀开被子,快速地钻了进去,“莫向北,你这只禽、兽,我生病了你还不放过我。”

控诉!

幽怨而愤怒的控诉。

但她也不想想,之前究竟是谁在那儿‘嗯嗯啊啊啊’,把对方的火给撩起来的。

站在床边,莫向北快速地脱了身上的衣服,像是没听见安夕颜的抗议似的,一把掀开被子,直接就上了床。

“我抗议……”

“无效!”

“我身体抱恙,我申请休息……”

“生命在于运动。”莫向北一边解着她身上的睡衣一边去吻她到处躲闪的唇,“我保证,一会儿出一身汗,会好受许多。”

受欺压的安夕颜欲哭无泪,咬牙切齿地说他,“我要是一会儿起不来床,你得伺候我!”

“好。”

反正他今天不去公司,有的是时间。

那天上午,莫向北将安夕颜压在床上不停地做运动,安夕颜被迫出了一身汗又一身汗,床单上不知是汗液还是体液,最后都湿透了。

当莫向北终于好心地放过她,安夕颜两眼一闭,连缓冲都没有,直接陷入昏睡。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三点多钟,如果不是被肚子饿醒,她或许还能在再睡上两个小时。

从床上起来,她感觉自己真的轻快了许多。

头也不疼了,也没了晕头转向的感觉,更重要的是,鼻子竟然通了气。

她站在盥洗室前,看着镜子里面色红润精神不错的自己,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果然,生命在于运动。

梳洗完后,她顺手换了床单和被罩,拿到楼下洗衣间,正巧孟昕在里面熨烫衣服。

见她进来,立马笑着问,“终于起来了?”

安夕颜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红,“妈,我饿了。”

孟昕关了挂烫机,“想吃什么?李婶炖了鸡汤,中午小宝吃剩的馄饨还有不少,给你下碗鸡汤馄饨?”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妈妈包的馄饨。”

“洗上就过来,小宝还给你留了一只鸡腿。”

安夕颜很意外,“那鸡腿可是他的专属物,谁都不让碰的,今天怎么这么大方?”

孟昕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他说,安安要给他生小妹妹,需要多一点营养。”

安夕颜脸颊爆红。

孟昕笑着出了洗衣间,她看的只是安夕颜的害羞,却没看到,在她出去之后,她的情绪一点点低落下去。

小宝的愿望,恐怕要落空。

……

吃过馄饨之后,安夕颜就去了一趟小院那边,一切照旧,都按着她之前的想法来弄的;她在那儿呆了一小会就回来了。

进了院子,就见小宝和大白在院子里玩,一个小人和一条大狗,你跑我追,在傍晚的夕阳中,洒下清脆的笑声和欢乐。

安夕颜在一旁的木椅上坐了下来,看着玩乐中的小宝,一颗心既满足又柔软。

她在想,如果小宝是她亲生的,那该多好?

和大白玩闹着的小宝突然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安夕颜,他连忙朝她跑了过来,“安安,你终于睡醒了么?”

安夕颜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将他拉进怀里,“今天怎么没叫醒我?”

要知道,莫小宝最热衷干的事就是一大早就使劲拍她房门,不将她叫起来誓不摆休。

莫小宝顺势爬到她腿上坐下来,“莫老三不让,他说你累了,需要多休息。”

安夕颜脸颊忍不住红了红,“嗯。”

“安安。”莫小宝用小手捧着她的脸颊,“你怎么脸红了?”

“脸红了么?”安夕颜装傻,“哦,估计是太阳晒的。”

莫小宝抬头看了一眼即将没入地平线的夕阳,扭过头来问她,“安安,你确定你没睡糊涂么?”

安夕颜满头黑线,抬手忍不住抚了抚额头,“小宝,我觉得我今天睡得太多,真有点糊涂了。”

莫小宝一听,连忙从她身上跳下来,很贴心地拥手扶着她,“走吧,我送你回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让人担心。”

安夕颜哭笑不得,只得任由他扶着她,朝别墅走去。

大白跟在身后,或许是为了表示对她的关心,用头蹭蹭她,却被小宝训斥,“大白,你没看见安安不舒服么?怎么能欺负她。”

大白很委屈,一双琉璃球是对眼睛无辜地瞅着小宝,呜呜低叫了几声,似乎在说,“宝,你误会我了,我也是担心安安。”

“哼。”小宝无视它的无辜卖萌,“要是被莫老三看到你欺负他媳妇,他会把你剁了吃狗肉的。”

大白吓得撒欢就跑了,边跑边回头看二楼窗户,果然,那里站着一浑身散发着血腥而萧杀的男人。

“呜呜呜……”

莫老三太可怕了。

于是,大白跑得更快了,一溜烟就没了影。

安夕颜看着大白萌蠢萌蠢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宝也咧开嘴儿笑了,“大白被我养残了,从小聪明又机灵,长大却越来越笨了。”

“你养的狗,能聪明哪里去。”一道低沉而清冷的嗓音传来,随着别墅大门打开,莫向北一身休闲地缓缓而出。

虽然已是深秋,都快入冬了,他却仅仅穿着一件单薄的V领针织毛衣,深灰的颜色正好配他穿的黑色休闲裤,一身的深色系,更凸显了他浑身的冷硬气质。

他高大而挺拔,双

手抄袋缓缓而来,虽然已经相处已久,但这一刻,安夕颜还是忍不住怦然心动——

题外话——还有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