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91章 你朦胧,我朦胧,彼此朦胧

安夕颜躺回床上,觉得头有些疼,她想尽力抛开刚刚那个电、话,但那女人的哭声就跟一根线似的缠绕着她的脖颈,让她愈发心烦,只得起身进了换衣间,换了身衣服就出了房间峻。

大家都在午睡,安夕颜便径直开车离开。

一路畅通无堵,她将车子停在集团大厦门前,推门而入,刚踏入集团一楼大堂,美丽的小前台就迎了上来,甜甜地叫她,“夫人,您是来找Boss的吗?”

“嗯,他在吗?”

“Boss刚出去,您要是早来一步就碰上了。”

安夕颜‘哦’了一声,紧接着说,“那我去楼上等他。鲫”

“好的,夫人慢走。”

安夕颜坐电梯直上十八层,总裁办的秘书见了她,立马迎了上来,“夫人,您来了。”

“我能不能进去等他一会儿?”安夕颜指着莫向北的办公室,轻声问。

秘书立马替她打开了总裁室的大门,“夫人您先坐,我去给你泡茶。”

“谢谢,不用了,你去忙吧。”

“好。”

……

安夕颜坐在沙发上,随手翻了一本杂志来看,但看着看着,一阵阵困意袭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坐直了身子,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但很快,浓浓的睡意再次袭来,她总是抵抗不住,身子一歪,就倒在了沙发上。

莫向北是下午五点回的公司,刚从专属电梯里走出来,秘书就迎了上来,“Boss,夫人来了。”

莫向北脚步微微一顿,但紧接着,就大步朝办公室走去。

推门而入,他一眼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的安夕颜,或许是屋内气温有点低,她蜷缩着身子,缩成一团睡得正香。

莫向北放轻了脚步走过去,然后在她身边缓缓蹲下身子,深邃的视线落在她熟睡的小脸上,一直紧抿的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柔软的弧度。

她睡觉的模样,就像个婴孩,干净又纯真;视线落在她微微嘟着的唇上,莫向北低头,不自觉地就亲了上去。

亲一口,觉得还不满足,正想伸舌探入,总裁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唐逸手里拿着文件站在门口,看到眼前一幕,立马惊得转身,“Boss,您先忙,我一会儿再来。”话音未落,他已经溜得没了影。

莫向北收回不满地视线,转身伸手将安夕颜从沙发上抱起,大步进了里面的休息间。

刚准备将她放在床上,安夕颜就醒了。

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抱着她的男人,安夕颜满足地一声嘤咛,然后用小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你回来了。”

莫向北被她慵懒的小模样逗得心痒难耐,直接将她压在床上,然后低头就攫取了她的唇瓣。

一番吸吮之后,他这才满足地将她松开,额头与她轻抵,嗓音有些沙哑,“怎么来了?”

“当然有事。”安夕颜挣扎着想从他身下起来,却被莫向北压得死紧,她不满地伸手推他,“你先起来,我有话问你。”

“很累。”莫向北将头埋在她脖颈间,声音低沉中透着一分难掩的疲惫,“让我躺一会儿。”

安夕颜推他的动作微滞,随即缓缓收了回来,改为环住他精壮的腰部。

她知道他很累,从Y城回来之后,他连续两晚几乎都不曾好好睡过觉,白天还要抽出时间处理她的事情。

想到这里,安夕颜满心歉疚,抬手抚上他的头部,白皙纤长的手指缓缓插、入他浓密的黑发间,一下一下轻轻地揉弄着。

莫向北被她的动作弄得极其舒服,整个人渐渐放松下来,如果不是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他,他恨不能就这样躺在她身边睡过去。

见他许久不出声,安夕颜以为他真的睡着了,便忍不住开口轻声问,“睡着了?”

“没。”

“哦。”

莫向北翻身从她身上下来,躺在她身侧,然后长臂一勾将她揽进怀里,“出什么事了?”

安夕颜将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前,轻轻开口,“中午你走后没多久,我接到一个电、话。”

“什么电

、话?”

“一个女人打来的。”安夕颜说着,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看向闭目养神的男人,“她在电、话里又哭又笑,像个疯子一样骂我,把我吓坏了。”

原本闭目养神的男人,在听到安夕颜说‘像疯子一样骂我’的时候,倏然睁开。

安夕颜被他突然凌厉的眼神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没事。”莫向北渐渐收了凌厉的光芒,将她重新抱在怀里,大手轻抚着她的脊背,声音带着几分柔缓,“是我疏忽了,以后不会了,别怕,嗯?”

安夕颜愈发疑惑,“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向北低头看她一眼,知道她的性子,今天若是不告诉她,她就会跟他闹脾气。

便开了口,“去年H市的那场事故,幕后是有推手的。”

“啊……”安夕颜一听,忍不住惊呼一声,“就是那个叫李薇雅的女人?”

“你知道她?”

“谁知道她!”安夕颜气呼呼地说,“她一开口就说是你女朋友……”

“呵。”莫向北将她抱得更紧,“我闻到了酸味。”

“酸你个头。”安夕颜伸手掐了他结实的腰部肌肉,“莫向北,你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还骗我说这辈子只有我这一个女人,现在证据就摆在这里,你还想怎么狡辩?”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却只得到莫向北一声轻轻的笑声。

气得安夕颜一下子从他怀里坐起来,一张小脸气得鼓鼓的,小嘴嘟着,伸出手指戳上他肌理分明的胸膛,边戳边控诉,“笑什么笑?别企图用你的笑来迷惑我,本夫人现在就要你的解释!”

莫向北一把握住她乱戳的小手,一边轻抚着一边勾唇问她,“想听什么解释?”

安夕颜咬牙,“莫-向-北!”

见她真的要生气了,莫向北一把将她摁在胸膛前,“小醋坛子,一个疯女人的话你也信。”

“嗯哼!”

“她是小时候的邻居……”

“哦,青梅竹马。”酸味更浓。

莫向北满眼无奈,“她从小就对我有意思……”

“那你呢?”

“如果我对她有意思,现在躺在我怀里的女人是她,就不是你了。”

“嗯哼!”他的这句话,安夕颜颇为受用,“但不管怎么说,你们是不是以前有过朦胧的一段?”

“朦胧?”莫向北低头看她,“那是个什么鬼东西?”

安夕颜抬眸看他,“那就是你朦胧,她朦胧,彼此朦胧……嗯俗称暧、昧。”

“我智商高并不代表我情商就高。”

“也就是说,她喜欢你,你不喜欢她?”

“嗯。”

“可她为什么说我抢了她的男人?”

“一个疯子说的话你也信?”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向北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安夕颜被他的眼神给伤到了,不乐意地抗议,“我清清白白做人,光明正大找男人,突然有一天,一个女人给我打来电、话,说我抢了她的男人……”她顿了段,“吓着我了。”

莫向北唇角微扬,“你确定我是你光明正大找来的?”

安夕颜莫名红了脸颊,“不是,”她咬了咬唇儿,声调突然降了下来,“你是死皮赖脸缠上来的。”

她原以为他会生气,却不料,她听见他低笑一声之后,又听见他说,“嗯,是我主动追求你的。”

安夕颜在心底暗自‘切’了一声,明明就是死皮赖脸缠上来的,却偏偏说成是‘追求’,莫大Boss对语言的运用倒是娴熟精通。

不过,安夕颜还是暗爽了一把,莫大Boss终于承认他是主动追她的么?

爽过之后,她又想到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把她怎么了?”

“她不该惹我。”

“她就是那个幕后推手?”

莫向北低头看她,眸色很沉,“除了她之外,

还有一人。”

不知为何,安夕颜心猛地一‘咯噔’,“谁?”

莫向北没开口,而是静静地凝着她。

安夕颜心底的不安愈发浓烈,脑子里一个人的名字越来越清晰……

“是陆……师兄?”

莫向北抿唇不语。

只是,沉默在这一刻代表就是默认。

安夕颜猛然摇头,“怎么会,他怎么会……”

“我调查的结果是,你跟了我之后,他就辞了医院的工作,回到了他妈、的公司担任了副总。”

“可是,他没理由要针对你。”

“在他看来,是我将你从他身边抢走了,所以,他这是报复。”

安夕颜脸色瞬间苍白。

莫向北凝着她,眉心深皱,薄唇渐渐抿成一线,“怎么?你还对他念念不忘?”

安夕颜摇头,“我没有,只是觉得,很对不起他。”

莫向北脸色一沉,“安夕颜,你傻了是吧?”

他突然冷下来的语气让安夕颜头疼不已,“你先听我说……”她顿了顿,“我这么在乎你,你难道还感觉不到?”

莫向北没出声,只是抿着唇凝着她,眸色沉沉。

安夕颜从他身上翻身坐了起来,轻轻叹息一声,“说到底,他也是因为我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所以上次照片的事我并不怪他。”

莫向北冷哼一声,“你对他倒是仁慈。”

“因为不爱了,所以才会仁慈!”安夕颜顿了顿,对他做了个凶神恶煞的表情,“如果是你,我恨不能把你生吞活剥了。”

莫向北挑了挑眉梢,“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对我的残忍?”

安夕颜立马将唇凑上去,“那你亲我一下。”

“奖励?”

“嗯哼。”

对于送上来的美味,莫向北当然是照单全收。

但说好的只是亲一下呢……

片刻后,安夕颜抚着被亲肿的唇瓣,满眼幽怨,“我只是让你亲一下……”

“嗯,是一下。”

安夕颜,“……”

他完全理解错了她的意思好么?

她的一下指的是……他的唇碰上她的唇,一下就离开。

可是,他做的却是,他的唇碰上她的那一刻就再也没离开过,先是在唇上辗转,紧接着就探入口腔……

等他的一下完了,安夕颜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而亡了。

那天下午,安夕颜一直待在莫向北的办公室,直到下班,两人一起回了家。

晚饭是在外面吃的,莫向北下午的时候提前在御膳宫预订的位置,莫立国和老太太也来了。

一见到钟炎,老太太立马泪眼婆娑地拉着钟炎的手,“大兄弟啊,回家了,真好真好啊。”

钟炎被老太太的热情也感染了,一口一个大姐,对莫立国一口一个大哥,叫得莫立国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

“我和你岳父称兄道弟,你现在又和我称兄道弟,你是想气死我?”

“莫大哥,我也不愿意,谁让这两孩子就好上了呢。”钟炎舒展着眉头,笑得那叫一个舒心,“不然,我叫你叔?”

“滚犊子!”

莫立国被气得心口直疼。

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凌乱啊。

饭后,老太太的麻将瘾又犯了,几人便找了一个麻将馆搓了起来,莫小宝吃饱就犯困,莫向北便开车将安夕颜和小宝送回了家。

小家伙困得在车上就睡着了,莫向北停了车子之后,便从安夕颜怀里抱了莫小宝,安夕颜拎着包包跟在身后一路上了二楼。

小宝睡得很熟,安夕颜便没叫醒他,直接给他脱了外衣和鞋子,就这样让他睡了。

莫向北去了书房,安夕颜回了卧室。

洗了澡之后,她就上了床,中午睡得太多,这会儿倒睡不着了。

她伸手拿过一旁的平板电脑,本想找个电影来看打发时间,但刚看了个开头,放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拿起一看,神情一愣。

陆立擎……

犹豫了半秒,她就接了起来,淡淡开口,“陆师兄。”

陆立擎微哑的嗓音传来,透着几分难掩的疲惫,“颜颜,你,睡了吗?”

“没有。”

“颜颜,能不能出来一下,我就在你们别墅门口。”

安夕颜微微一愣,下意识就想开口拒绝,“师兄,今天太晚了,明天……”

“颜颜,别拒绝我,求你。”

陆立擎嘶哑的嗓音带着一抹让人无法拒绝的恳求,不知为何,明明有些气他恼他,但在这一刻,安夕颜还是狠不下心来。

“好,我一会儿过去。”

挂了电、话,安夕颜就换了一身衣服,出了房间之后,她直接去了书房。

她觉得,有必要跟莫向北说一声。

抬手敲了敲房门,里面很快传来他的声音,“进来。”

安夕颜推门而入,看着正低头工作的男人,轻声道,“陆立擎刚给我打电/话,他说想见我。”

话音未落,一道低沉不悦的嗓音就冷冷传了过来,“不许去!”

“他就在大门口”——

题外话——还有五千字,下午来,去吃饭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