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90章 所有的事实真相

眼看两人又呛起来,莫向北缓缓出了声,“我将两位长辈请上来,是有一事,到现在都没想通。”他顿了顿看向安怀庭,“安叔,颜颜为什么会失忆?还有,孩子怎么会被丢去福利院?那份造假的亲子鉴定又是怎么回事?”

安怀庭喝了一口酒,缓缓开了口,“六年前,安大庆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颜颜怀孕了,我当时二话没说直接从京城来了南城,到了才知道,她已经怀孕六个月了,因为长得瘦小,肚子也不大,又一直穿着宽大的校服,所以一直没看出来,包括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还以为是长胖了;直到孩子有了很大动静的胎动,把她吓坏了,安大庆这才让人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

随着他的讲述,莫向北握着杯子的手不自觉收紧,深邃的眸地,风暴在慢慢地聚集,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而钟炎则是额角青筋直暴,眼神既愤怒又悔恨,“该死的,她才那么小……”

安怀庭看他一眼,没理他,继续说道,“我最开始的意思是想让孩子流掉……”看到莫向北表情一变,又解释了一句,“向北,我并不知道这孩子是你的。”

莫向北微微皱了皱眉,到底是什么都没说。

见他不吭声,安怀庭继续,“在家的时候,我跟她说得好好的,让她流掉这个孩子,颜颜当时因为害怕,是同意的鲎;

但到了医院,上了那个手术台,她就反悔了,哭着求我非要生下这个孩子……”

莫向北猛然闭上了眼睛,棱角分明的脸上滑过一抹难言的心痛。

此时此刻,他体内涌出一股冲动,真想下楼去找她,然后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什么都不做,只是紧紧地抱着。

见他这样,安怀庭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夕颜本性善良,和她妈妈一样。”

莫向北缓缓睁开双眸,艰难地点点头,“我一直都知道。”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美好,他又岂会一直纠缠着她不放?

安怀庭收回手来,“她怀孕的事,学校并不知道,我便给她办了休学。”

“生孩子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孩子出来了,胎盘却一直下不来,并一直大出血。”安怀庭说道这里,重重一声叹息,“我一向是心狠之人,在那一刻,却也是心疼得恨不能替她承受了。”

莫向北咬紧了牙关,死死地咬着…

情绪即将崩溃!

钟炎却稳不住,一拳狠狠地砸在大理石桌上,‘砰’的一声,血肉模糊。

“该死,那个叫安丁香的,我一定不放过!”

安怀庭看着他,深深叹息一声,“原来你们已经知道了。”

莫向北低低开了口,嗓音冷萧如地狱修罗,“爸,这事您别插手,一切我来办。”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钟炎面色阴郁,“不!要加倍让她痛苦!”

安怀庭忍不住开了口,“居士也是和尚,你的大慈大悲哪儿去了?”

“滚蛋!”钟炎冲他低吼一声,“颜颜不是你女儿,你又如何能理解我现在的感受?”

安怀庭皱了眉,“她虽不是我亲生的,但是,在她成人之前的那段岁月,都是我在关心着她,而你呢?你是她亲生父亲,那时的你又在哪儿?”

一句话,便堵得钟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缓缓垂下头去,许久才发出一声悲伤的喃喃,“我真的后悔了!”

钟炎原以为他在和孟昕的这段感情里已经尽了全力,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他才是最自私的那一个。

如果当年从美国回来之后,他能主动去找孟昕,是不是现在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他当时的自卑和绝望。

自卑,是因为他身体的残疾;绝望,是因为孟昕跟了安怀庭。

这两样如同两座大山压在他身上,他不堪承受这样的重量,只有远离。

现在看来,与其说是远离,还不如说他在逃避。

颜颜和孟昕睡得都对,他真的很自私!

见钟炎如此,安怀庭也便停了对他的质问,转而看向莫向北,神情同样痛苦,“我也同样对不起颜颜。”

莫向北看着他,抿唇不语,等待他的继续。

“当年,若不是我爸趁我出国之际派人抢走了颜颜,又怎么会……”他的话,立马让沉浸在痛苦中的钟炎倏然站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举起拳头就朝安怀庭挥去……

但,拳头被人半空中拦住,他瞪眼看着莫向北,冷声道,“你放手,我今天非揍他不可!”

“爸,”莫向北微微皱了眉,“这不是安叔的错。”

“是不是他老子干的好事?”

安怀庭坐在原处未动,听了他的话,苦笑一声,“有本事你下去找他。”

“你……”

“好了,爸。”莫向北缓缓松开钟炎的拳头,“你若是打了安叔,我妈估计又得和你闹。”

钟炎不忿地收回拳头,瞪了笑得一脸得意的安怀庭一眼,他带着满腔怒火坐回位置上,气得一句话也不想说。

莫向北也缓缓坐回位置上,继而看向安怀庭,开了口,“安叔,我想知道,颜颜为什么会失忆?”

“颜颜生完孩子之后,一直对孩子爱不释手,恨不能每时每刻都抱着他,就在孩子快满月的时候,她甚至跟我说,她不想上学了,要辍学专心照顾孩子。”安怀庭说道这里有些激动,“我当时就慌了,毕竟她是昕昕的女儿,而这么多年,我虽然不常来看她,但在我心里,她就像我的女儿一样。”

“当时,我认识了一位很厉害的催眠大师,我将夕颜的情况跟他说了之后,他说他有办法能让她忘记这一年内发生过所有的事。”

“我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让颜颜回归正常的生活,毕竟她那时才十七岁,正值人生最美好的阶段,她应该有属于她更好的未来。”

“我便立马带着那人来了南城。”安怀庭顿了顿,“当时夕颜整夜失眠,我便说那人是我找来给她治病的,她信了。”

“那人催眠很厉害,颜颜醒来之后,便连孩子都忘了,甚至连对我的印象都不深。”

“孩子我是让安大庆的小儿子帮养着,谁知,他在我离开南城之后,就送去了福利院。”

“我离开南城之后,就随访团出国考察,整整一个月才回来,等我回来才知道孩子被送去了福利院,然后我派人去找,福利院院长只跟我说,有人领养了那孩子,但领养人的信息,不管我施压也好,请求也好,她都没说。”

莫向北淡淡出声解释,“那福利院是莫氏投资的,院长自然不敢说。”

“怪不得。”安怀庭恍然大悟,“那你们又是怎么知道那孩子是你的?”

“福利院院长和我家老太太感情不错,老太太那个时候没事就去福利院,一次她突然抱着一孩子来公司找我,非拉着我去医院,我执拗不过就去了。”

安怀庭忍不住感慨出声,“真是神奇的缘分!”

莫向北唇角勾了勾,他想起第一次见那孩子的情景,白白胖胖的,老太太将孩子塞到他手里,他当时竟然还不抱……

“拿到亲子鉴定结果的那一天,我就开始找夕颜,但那一晚的记忆实在太少,我根本无从去寻,只能根据当时孩子被送来福利院的线索一点点去寻,最后,我查到了南城安家。”

“嗯,当时送孩子去福利院的,只是一个佣人。”

“那佣人随即被安大庆辞退了,我找了很久,才在乡下找到她。”

安怀庭重种一声叹息,“也怪我。”

“关于那份亲子鉴定……”

“我让人做了手脚。”安怀庭继续说,“我当时听说有人在调查我,却没想到会是你。”

“我一直以为您是夕颜父亲。”

安怀庭苦笑了一声,“我倒是真希望。”

一直闷头喝酒的钟炎,听到他这句话,抬头看他一眼,却是什么都没说,而是仰头喝光了杯中纯酿。

恰这时,传来敲门声,紧接着安夕颜推门而入。

“下楼吃饭了。”

安怀庭率先站了起来,抬脚走向安夕颜,眼睛看着她,满目慈爱,“小夕颜亲手做的?”

“妈妈主厨,我打下手。”

“哦,昕昕做的?”安怀庭很意外,“好多年没尝过她的厨艺了,真是想念。”

他话音刚落,一道不满的声音沉沉传来,“安怀庭,你别过分了,昕昕也是你叫的?”

“我不叫她昕昕,难不成要叫她媳妇?”

“安怀庭!”

安夕颜一把抱住暴跳如雷的钟炎,头疼地说,“爸,安叔,我妈刚说了,你俩要是再吵,她就将你们全部赶出去。”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真的?”

安夕颜点头,“千真万确,我要是骗你们,我就不姓安!”

钟炎立马回她一句,“你本来就不姓安!”说完,又斩钉截铁地加了一句,“明天,咱就去把姓改回来!”

安怀庭立马说,“都叫了二十多年,颜颜都习惯了。”

钟炎立马冷睨着他,“习惯是可以改的!”

安怀庭还想说什么,一旁的莫向北开了口,“爸,安叔,咱们该下去了。”

“好。”

安怀庭走在前面,钟炎次之,下到二楼的时候,莫向北看了眼已经下到一楼的两人,一把扯住想要下楼的安夕颜,一把将她拽进了书房。

“怎么了?”安夕颜不明所以地看着正在关门的莫向北。

莫向北关了房门,一个转身,便将她拽进怀里,低头,就攫取了她微张的唇瓣。

安夕颜被他突然的亲吻弄得有些发蒙,等她终于回过神来,他的舌已经探进她的口腔里,时而温柔,时而疯狂,弄得她很快就软了身子。

莫向北有力的胳膊紧紧箍住她不断下滑的身子,直到她整个人都瘫软在他的臂膀之间,他才不舍地放过她。

他深深地凝着她,看着她在他怀里娇弱无力娇喘吁吁地模样,忍不住开了口,嗓音压得极低,带着让人心悸的磁性。

“媳妇。”

他叫她。

“嗯?”安夕颜被吻走的理智还未回归,依旧处在迷糊之中。

“媳妇……”

“嗯。”

“媳妇,媳妇……”

此刻的安夕颜已经回过神来,听着他一遍一遍叫她,她有些好笑,“你怎么了?”

莫向北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很紧的力道,有那么一刻,安夕颜甚至觉得他想要将她揉进他身体内。

就这样紧紧地抱了她片刻,莫向北才缓缓将她松开,然后牵了她的手,“走吧。”

安夕颜被他牵着出了书房,忍不住抬头问他,“你到底怎么了?”

莫向北低头看她,唇角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想你了。”

莫向北从来都不是一个肉麻的男人,他只会问她‘有没有想我’,但从来不会主动说‘想你’。

哪怕是在床上;哪怕是最疯狂的那一刻。

所以,此刻,听到他突然说想她,安夕颜真是有些受宠若惊,紧接着便是质疑,“你受什么刺激了?”

听着她大煞风景的话,莫向北脸色一沉,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低头在她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疼得安夕颜忍不住叫了出来,“莫向北,你属狗的。”

于是,她又被咬了一口。

当两人进了餐厅,正瞧见钟炎和安怀庭正在争抢着莫小宝,小家伙被两人围在中间,小眉头皱着,时不时地抗议地大叫一嗓子,“你们真幼稚,我不想和你们玩了。”

安夕颜立马走过去,“怎么了?”

莫小宝立马扑到她怀里,转头指着俩老头,抖着声儿地控诉他们,“一个比一个幼稚,我真受不了他们。”

安夕颜耐心解释,“外公和安爷爷都是因为喜欢你。”

“我也知道啊。”莫小宝眨巴着大眼睛,“我也很喜欢他们,但是,能不能拜托他们别老亲我,男人亲男人,算个怎么回事嘛。”

全场静默一分钟。

钟炎和安怀庭更是像得了心绞痛,捂着胸口伤心不已。

莫向北则是微皱着眉头,一把将莫小宝从安夕颜身上拎下来,“好好坐着,吃饭。”

莫小宝很自觉地爬上座位,然后抬头问莫向北,可爱的脸蛋上带着认真,“爸爸,你不喜欢我!”

语气,是肯定的!

表情,是认真的!

莫向北睨着他,淡淡点头,“嗯。”

“是吧是吧。”莫小宝伤心地大叫,“我就知道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

莫向北头也不抬,“你是我从西北大草原捡回来的,所以,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我就把你送回去!”

莫小宝立马用手捂住了小嘴,但那小眼神却透着控诉和幽怨。

孟昕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份蒸烧麦,放在了钟炎面前,然后在他身边位置上坐了下来。

原本得了心绞痛的钟炎,立马就又活了过来,俊朗的脸上带着笑意,深沉的眸底都是愉悦。

他看着孟昕,忍不住问了一句,“特意给我做的?”

孟昕看他一眼,没回他,而是用手撩拨了下耳边的发丝,耳根有些泛红。

钟炎自然是看到了,整个人既满足又开心。

相较于他的愉悦,坐在对面的安怀庭突然觉得,他的心绞痛貌似又加剧了。

一顿饭,大家都吃得很开心,钟炎和安怀庭依旧斗得其乐无穷,莫小宝时不时地插几句,百无禁忌的话,顿时让人嘀笑皆非。

最高兴的莫过于安夕颜,她最在意的家人都在她身边,这一刻,她感觉整个世界都被填满,只剩下满足和幸福。

午饭过后,莫向北便去了公司,安怀庭回了二楼客房午睡;钟炎和孟昕也回了房间。

安夕颜在哄小宝午睡,小家伙有点兴奋,哄了好久才将他哄睡着。

小宝睡着之后,安夕颜便回了房间,刚准备躺一会儿,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伸手拿过,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她便接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诅咒声,“安夕颜,你不得好死!”

如果不是对方指名道姓的骂她,安夕颜还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眉心一皱,“你是谁?”

“我是谁?”那女人跟疯了似的,“我当然是莫向北的女朋友,是你这个贱女人,抢走了我的男人,我恨不能将你千刀万剐。”

女朋友?

安夕颜眉心皱得越深,“你是不是得了妄想症?他有没有其他女人我很清楚!”

“呵,你倒是挺自信!”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那女人低低笑出声,那声音,即便是大白天的,也让安夕颜感觉到了惊秫和恐惧。

“为了你,他不顾旧情,将我毁了!”那女人突然哭了出来,哭声幽怨而绝望,“他把我的一切都毁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一会儿哭一会笑,让安夕颜有些毛骨悚然。

她忍不住再次出声问,“你到底是谁?你给我打电、话到底想干什么?”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恳求道,“莫夫人,我求求您,求求您替我去找向北求求情,求他放过我好不好?”

安夕颜心烦意乱,“你到底是谁?”

“我叫李薇雅,求你……”那边话没收完,就好像被什么人掐了线。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安夕颜站在原地迷茫了许久。

李薇雅又是谁?

安夕颜绞尽脑汁都想不出,她认识的人里,有一个叫做李微雅的女人。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明天加更,一万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