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89章 颜颜,为什么会失忆?

安夕颜毫无犹豫地摇头,“如果他这次不来,我肯定会恨他;但是妈妈,他来了不是么?说明他是在乎我们的;我不想去计较二十年前的事,毕竟那都是过去,孰对孰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三口现在可以在一起。”

孟昕有些感动,将她轻轻抱进怀里,“颜颜,谢谢你。”

谢谢她为她所做的一切。

是她,将她从凌乱的世界里解救出来;也是她,带回了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的那个人。

也是她,将她的世界一点点被填满,所有的幸福和快乐在不停地积累。

孟昕觉得,安夕颜不仅是她贴心的小棉袄,更是她的小福星。

…鲎…

钟炎是凌晨三点多回的酒店,刚睡下没多久便接到安夕颜的电、话,在电、话里,安夕颜兴高采烈地告诉他,“爸爸,妈妈同意了,我一会儿去接你回家。”

钟炎一边应着一边在心里暗想:能不同意么,他昨晚就把她给拿下了。

但这话,他又怎么好意思对自己亲闺女说呢。

……

给钟炎打完电、话,安夕颜就上了二楼。

莫向北已经起来了,她进房间的时候,他正好从浴室走出来,没穿衣服,只在腰间随意地围了条浴巾。

房间的窗帘半遮着,晨曦的微光从缝隙间散落进来落在他精壮的躯体上,浑身赏析每一处都透着刚阳而性感的气息,看得安夕颜两眼冒绿光,口舌干燥。

莫向北看她一眼,随口问了一句,“怎么样了?”便抬脚朝换衣间走去。

安夕颜跟在他身后,“老太太同意了,我已经给老头打了电、话,一会儿过去接他。”

莫向北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只是点头,“嗯,我今天会很忙,就不过去了,你路上开车慢点。”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衣柜里拎出一件白衬衫来,正准备往身上套,安夕颜突然出声制止了他,“天天白衬衫,我都快对你产生审美疲劳了。”说着,她便从衣柜里拎出一件暗红颜色的来。

只是不等她开口,莫向北直接拒绝,“换一件。”

“很好看的……”

“我不喜欢!”莫向北淡淡拧着眉。

一听他这话,安夕颜脸上的神情立马变得黯然神伤,她低头看着手里的衬衫,沉默了半响,小声地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嫌弃我给你买的礼物,莫向北,我以后再也不给你买了。”

说完,她也不等莫向北回她,直接将手里的衬衫扔在一旁,转身,作势要走出去。

原本拧着眉的莫向北,一听她这样说,棱角分明的脸上一片无奈,他抬手揉着眉心处,就在安夕颜即将走出换衣间时,低低开了口,“好了,我穿就是。”

“真的?”

上一秒还情绪低落的安夕颜,一听他这话,立马转身跑到他面前,抓过一旁的那件暗红色衬衫就往他身上套,“你要相信我的眼光,肯定穿起来好看。”

莫向北见过变脸的,却没见过变得比她还快的。

上一秒还在跟他闹情绪,这会儿就站在他面前,踮着脚尖将那件衬衣往他身上套,白皙可人的脸上带着甜甜的笑。

心念一动,他任由她替他系着扣子,大掌轻轻抚上她纤细的腰身,轻轻叹息一声,“你真是被我宠坏了。”

“有么?”某人还无知无觉,“明明就是我对你百依百顺好不好?”

莫向北无奈一笑,“你哪里对我百依百顺,嗯?”

安夕颜两眼提溜一转,“在床上。”

莫向北一愣,随即低笑出声,安夕颜离他极近,甚至能感受到他因笑而胸腔震动的声响。

耳根发烫,她都不敢抬头看他,转身想去拿领带,却被他紧紧箍住腰身。

“你先放开。”她在他怀里轻轻地说,“我去给你拿领带。”

莫向北深深凝着她,性感的薄唇缓缓靠近她的耳际,“看在你对我百依百顺的份上,我奖励一样东西。”

一听说有奖励,安夕颜连忙抬头,眼睛黑得发亮,“钻石还是珠宝?”

“都不是。”莫向北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颔,“一个吻怎么样?”

“不怎么样……”

唇被攫住,一个又火又热的吻搅乱了安夕颜原本清醒的大脑,以至于,结束之后,她给他系领带时,腿还是软的。

……

吃过早饭,送走了莫向北之后,安夕颜便开车去了酒店。

与她一同去的还有莫小宝。

一路上,小家伙问的最多的就是,“安安,我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外公?”

安夕颜一边开车一边回他,“不是冒出来,是你本来就有外公。”

“为什么外婆和外公不在一起?”

“因为外公之前出了趟远门啊。”

“外公也像爸爸一样,是出差了么?”

“小宝真聪明。”

到了酒店,她带着他上楼的时候,小家伙又开始问,“为什么外公不回家?”

“外公昨天很晚才到这里,他害怕打扰到咱们睡觉,所以就直接在酒店住下了。”

莫小宝听了,连连点头,“外公还挺懂事的。”

安夕颜满头黑线,“谢谢。”

……

第一眼见到莫小宝,钟炎就喜爱得不得了,直接蹲下身子,对他张开双手,满眼慈爱,“小宝,我抱抱好不好?”

莫小宝也没犹豫,直接颠颠扑进他怀里,小手搂着钟炎的脖子,甜甜地脆脆地叫一声,“外公。”

一声‘外公’,几乎将钟炎的心都叫化了。

他更紧地将他抱在怀里,小家伙软软的身子,让他爱不释手,“哎,我的小宝真可爱。”

莫小宝最讨厌别人说他长得‘可爱’。

虽然他的确长得很可爱,但却不愿意别人说他长得可爱。

他喜欢别人说他长得帅。

所以,虽然是刚见面的外公,但莫小宝还是义正言辞地开了口,“外公,您不觉得用可爱形容一个男人,太*了吗?”

钟炎上下将他好一阵打量,得出的结论是,“与你的年龄很符合啊,怎么不喜欢?”

“太不喜欢了。”莫小宝从他怀里出来,“我现在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你是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特别不喜欢长得可爱的男生,她们就喜欢帅的。”

钟炎听得满头黑线,“现在的孩子还真是早熟啊。”

“没办法,垃圾食品吃多了。”

钟炎,“……”

这时,去给钟炎拿行李箱的安夕颜走了过来,“爸,东西都收拾好了吧?”

“都弄好了。”

“那咱们走吧。”

“走咯。”钟炎直接让小宝骑在他脖子上。

莫小宝何曾这样过,立马高兴得哇哇叫,“外公威武,外公棒棒哒。”

“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太喜欢了。”

见钟炎这样宠着莫小宝,安夕颜忍不住说道,“爸,你这样会惯坏他的。”

“我外孙,我乐意惯着。”

“……”

一路开车回了国山墅,安夕颜刚下车,正要打开后备箱拿行李,李婶急匆匆从屋里走了出来,“夫人,门卫刚来话,说大门口有个男人要找您。”

“说是谁了吗?”

“没有。”

“我去看看。”安夕颜将钟炎的行李拿出来,递给李婶,然后对一旁的钟炎说道,“爸,您先进去,我去看看。”

“去吧。”

钟炎领着小宝朝别墅走去,而安夕颜则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从别墅区到大门口还有一段距离,步行的话得十几分钟,幸亏她今天穿了平跟鞋,不然,还真是吃不消。

守在门口的门卫一见她过

来,立马迎了上来,指着背对着他们方向而站的一个男人道,“莫夫人,就是他要找您。”

安夕颜点点头,“好,谢谢。”

抬脚走出去,安夕颜在距离那人几步之外的地方停住了,“请问,您找我?”

她的话让那人缓缓转过身子,安夕颜凝眸看去,在看清那人的长相时,瞬间愣住,“您……”

“小夕颜,可还记得我?”

小夕颜……

既熟悉而陌生,让安夕颜心头一酸。

她冲那男人点点头,“嗯。”

男人拎着行李箱走到她面前,“怎么?不准备请叔叔进去坐坐吗?”

此刻的安夕颜在犹豫,因为她刚将钟炎接回家,她不知道,这会儿带他进去,两人一见面会不会直接打起来?

就在她犹豫不决之际,男人低笑一声,“我知道他回来了,若不是他回来,我也不会来,这么多年,我也是一直在等这个机会。”

安夕颜想了想,点点头,“好,您请进。”

……

莫小宝领着钟炎进屋,人还没进去,他就在门口叫了起来,“外婆,外公回来了。”

孟昕在厨房,听到他的声音立马从里面走了出来,当和钟炎的目光一对上,让她不自觉想起昨晚发生的事,耳根微微发烫。

顶着他深沉的目光走过去,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崭新的拖鞋来,递到他面前,“先换鞋子,然后把行李拿到房间去。”

一进门,钟炎的视线都不曾从她身上离开过,听她这么说,立马点点头,“好。”

莫小宝换了拖鞋,就直接跑去看动画片了,李婶更是立刻进了厨房,所以,玄关处,只剩下他两人。

钟炎趁着没人的空儿,一把拉住孟昕的手,“我有点累。”

他将声音压得极低,话语间的带着浓浓的其他意味,惹得孟昕脸颊通红。

赶紧甩开他的大手,抬眸瞪他一眼,“累就多休息!”说完,转身就进了厨房。

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身影,钟炎心情极好地低笑出声,让客厅里的莫小宝听到了,立马好奇地问了句,“外公,你在笑什么?”

“小宝,外公心情好啊。”

“是么。”莫小宝伸手拎了一串葡萄,摘了一颗丢进嘴里,“小宝心情也不错呢。”

钟炎将行李箱放回了房间,然后就坐在莫小宝身边陪他看电视,爷孙俩正看到精彩之处,别墅厚重的木门被推开,下

一秒,当看清跟在安夕颜身后的那个人时,表情一变,浑身的气息一下子变得阴冷起来。

那人也看到了他,相较于他的不悦,那人却是微微一挑眉梢,冲他淡淡一笑,“我终究是晚来了一步。”

钟炎冷冷地睨着他,开口的话,毫不留情面,“你完全可以不来。”

“多年不见,你不想我,我倒是挺想你。”

一旁的安夕颜听着,怎么觉得这么的基情无限呢。

虽然她知道这样想真的太猥琐,但是……

显然,钟炎受不了他这样毫无下限的套近乎,微微皱了眉心,刚想说什么,一道温和的声音突然传来,“你怎么来了?”

安怀庭抬眼看去,当看到站在餐厅门口的孟昕时,眼神微微一晃,有些愣神。

很多年没见了,五十多岁了,她竟然还是那么美,相较于当年,多了几分成熟和安宁。

一旁的钟炎,一见他直勾勾地盯着孟昕看,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孟昕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有事就说,没事就走,这里不欢迎你。”

孟昕无语地扯了扯他的衣袖,看了眼安怀庭手里拎着的行李箱,看向安夕颜,“颜颜,去收拾一间客房。”

钟炎一听,立马回头看她,眼神中带着明显的不赞同,“你让他住下?”

孟昕看他一眼,无奈地压低了声音,“你都多大年纪了,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钟炎两眼一瞪,“我……”

孟昕立马打断他的话,凶巴巴给他

一句警告,“再说,你就回去住酒店。”

钟炎瞬间脸色铁青,两眼冒着火儿,却终究是没再出声。

站在一旁的安夕颜,眼见爹妈要吵起来,立马叫来李婶,“先带安叔叔去二楼东边客房。”

李婶连忙接过安怀庭的行李箱,“安先生,这边请。”

安怀庭心情似乎不错,在临上楼之前,还冲孟昕笑着说,“我先上楼了,一会儿咱俩好好聊聊。”

孟昕点头,“好。”

这下子,钟炎浑身都冷了,抬脚走回沙发上,两眼瞪着电视,吓得一旁一直搞不清楚情况的小宝忍不住拿胳膊肘碰碰他,“外公,你似乎不待见刚来的那个爷爷,他是谁呀?”

钟炎冷哼一声,“一个专门喜欢抢别人老婆的男人!”

他话音刚落,两道声音立马响了起来。

孟昕气得直跺脚,“钟炎,你再敢乱说,我就生剥了你!”

安夕颜,“爸,小宝还小,你这样会教坏他的。”

倚在二楼栏杆处的安怀庭,听了他对他的评价,不仅不怒,反而笑了,“你大势已去,乖乖投降吧。”

钟炎抬头,冷冷丢给他一记白眼,“幼稚。”

……

安夕颜本不想给莫向北打电、话的,但此刻她已经完全HOID不住这硝烟不断的战况,只能拨通了他的手机。

响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莫向北低沉的嗓音传来,“有事?”

“老公。”安夕颜软软地叫他,“你现在是不是很忙?”

莫向北正巧刚开完会,接到安夕颜电、话时,他正好走进办公室,“刚开完会,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是这样的。”安夕颜顿了顿,“安怀庭来了。”

站在落地窗前的莫向北,正单手扯着领带,听了安夕颜的话,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滞,紧接着就转身走到办公桌前,一把抓起车钥匙,“我马上回去。”

一路疾驰,他很快就回了国山墅。

安夕颜就等在院子里,莫向北一下车,她立马就迎了上去,“两人自见面就互相看不顺眼,一直在呛,我在担心,万一两人打起来,我该帮谁?”

莫向北顺势揽住她的腰身,带着她朝屋里走去,“你想太多了。”

瞅着他淡定如斯的表情,安夕颜忍不住暗自腹诽:既然他不担心,为什么要赶回来?

莫向北赶回来当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所以,一推开别墅大门,他先各自打过招呼之后,便说道,“三楼有好酒,如果爸和安叔有兴趣,我们不妨先喝一杯。”

安怀庭自然不拒绝,恰好他也有话想对他说,“小莫珍藏的酒,肯定是佳酿,必须得喝一杯。”

趁他说话的空儿,钟炎已经起身,大步朝楼梯走去。

安怀庭看他一眼,随即起身,走在后面;莫向北走在最后面,安夕颜不放心地想要跟上去,被他阻止了。

“去厨房,多做几个好的下酒菜。”

“好吧。”安夕颜不放心地嘱咐他,“爸多年没喝酒了,你可别让他多喝。”

莫向北抬手揉揉她的柔软的发顶,深邃的眸子都是柔情,“我知道,你放心。”

三人一同上了三楼,莫向北伸手推开一房间,里面一排排酒架摆放着各种佳酿,饶是两个都是见过大世面的长辈,都忍不住赞叹出声,“都是好酒。”

莫向北走到一排酒架前,从上面拿了一瓶下来,走到一旁的桌子前打开,然后倒了三杯。

钟炎和安怀庭各拿一杯,各自抿了一口之后,都舒展了眉眼。

安怀庭看向坐在对面的钟炎,忍不住问,“居士也是和尚,你又破戒了。”

钟炎也不看他,又抿了一口酒,才缓缓出声,“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你一介凡夫俗子,又懂得什么?”

眼看两人又呛起来,莫向北缓缓出了声,“我将两位长辈请上来,是有一事,到现在都没想通。”他顿了顿看向安怀庭,“安叔,颜颜为什么会失忆?还有,孩子怎么会被丢去福利院?那份造假的亲子鉴定又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快大结局了哈,都来说说,大家最想先看谁的番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