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87章 媳妇,我回来了

莫小宝眨巴眨巴溜溜的大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向坐在书桌后面面色不郁的莫向北一眼,小眉头微微蹙着,“爸爸,你是不是又欺负安安了?”

莫向北看他一眼,唇角扯了扯,“小和尚,你管得倒挺宽。褴”

“哼,”莫小宝刚想为他的安安讨回公道,在听莫向北叫他‘小和尚’时,立马用手挠着后脑勺,有点小害羞地问,

“怎么样?是不是特帅?”

头一次,莫向北对他的穿衣打扮表示极高的肯定,“不错,如果你哪天不想上学了提前告诉我,我不介意送你去当和尚。”

莫小宝一听,立马收了脸上得意洋洋的笑,拿眼斜着他,“爸爸,你是要咱家断子绝孙么?鲎”

“瞎说!”安夕颜一把捂住了他的小嘴,“小孩说话百无禁忌,这话以后可不能再说。”

莫小宝将自己的小嘴从她手心里挣扎出来,丢给她一记特鄙视的眼神,“安安,你怎么跟我奶奶似的,真迷信。”

安夕颜伸手捏了捏他胖乎乎的小脸蛋,“反正以后不许说。”

莫小宝做了一个对她无可奈何的表情,“你们女人真麻烦,知道了。”

安夕颜这才安了心,伸手牵起他的小手,原地转了一圈,越看越觉得小宝可爱,忍不住蹲下身子,将他抱在怀里,左右亲了不够,“小宝,不得不说,你穿小和尚服真的好萌。”

“真的么?”莫小宝开始臭美,“那你赶紧给我拍张照,我要发给苏糖糖和心心。”

安夕颜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对他的做法表示不赞同,“我觉得吧,你这样脚踏两只船,不好。”

“切,你懂什么。”莫小宝一边摆Poss一边不服气地反驳她,“现在都什么年代了,C国迟早是要废除一夫一妻制的,我现在不过是提早配合而已。”

安夕颜被他的话逗乐了,笑了一阵之后,忍不住问,“那万一是一妻多夫制呢?”

安夕颜话音刚落,两道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莫小宝挑着眉头笑得一脸贼兮兮地,“安安,你想法不纯洁哦。”

莫向北皱着眉头,一脸不悦,冷冷丢给她四个字,“你想多了!”

安夕颜,“……我错了!”

欲哭无泪,她连发表一下自己言论的自由都没有么?

说好的言论自由呢?

……

而此刻,一楼房间内,孟昕犹豫了许久,最终是打开了那副紫檀木盒子。

里面放着一布袋,她轻轻打开布袋,扑鼻而来的茉莉花香,让她忍不住神情微窒。

原来,他还记得。

这一刻,思绪不受控制地飘向很远……

她等了他六年后,他从国外回来,两人解了误会和好如初。

钟炎为了跟她在一起,拒绝了和江家联姻,得到消息的江灵珊当晚就闹了自杀,虽然被抢救了过来,但一直郁郁寡欢,不到一年时间,就去世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还是江家所有人的掌上明珠,他们岂能善摆甘休,在江灵珊死后到钟家大闹了一场不说,江家

掌权的那位更是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在政界对钟海涛进行各种打压和陷害,好在钟海涛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在险象环生中拼命抵抗。

京城这边,江钟两家水火不容,而钟炎和孟昕则在A城同居在了一起,过起了属于自己的小日子,自在又甜蜜。

钟炎将公司交给了弟弟,在孟昕所教的学校也当起了大学老师。

那是他们最幸福的两年,孟昕最喜欢喝茉莉花茶,市面上卖的茉莉花不够纯粹,而A城又恰巧盛产茉莉花,钟炎便收集

开得正盛的花瓣,晒干制成茉莉花茶,用盒子装起来,每弄一次,可以供孟昕喝一年。

钟炎喜欢吃水饺,却不喜欢吃速冻的和外面卖的,不喜欢吃面食的孟昕,便学着和面,擀饺子皮,调饺子馅。

每周吃一次,每次都是不同的馅,半年时间不到,钟炎就被她喂胖了十斤。

俩人的小日子过得幸福而甜蜜,钟炎无数次提出和她结婚,但死心眼的孟昕非得要等钟家人接受她的那一天。

时间转眼过去,一次意外,孟昕怀孕了。

钟炎并不想回京城,但孟昕执意回京城,想着钟海涛或许能看在她怀了钟家骨肉的份上接受她。

但……

在没疯之前的那一年的时间里,孟昕一直处在悔恨和自责中,她想,如果不是她执意而为,钟炎不会受伤,他们也不会因此而分离。

即便是得不到家人的祝福又如何?

她只想要他!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哪怕失去全世界又有何妨?

只是,她醒悟得太晚,等到失去,她才悔不当初!

钟炎被打伤之后,京城最好的医院都给出结论:这腿没治了,此生残废!

钟海涛不信,便将钟炎送去了美国,当时,美国的医疗水平要比国内先进了许多,钟炎在那里进行了长期治疗。

而国内的孟昕,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本身就是一件丑闻,再加上钟炎被钟海涛送去了国外医治……

当时的孟昕六神无主,只能找上安怀庭,想求他帮忙。

如果说,钟炎是孟昕的劫数;那么,孟昕就是安怀庭的劫数。

安怀庭不顾安家所有人反对,不顾别人的议论和眼光,一意孤行,将孟昕接到了身边,一直到夕颜出生,他才将她送回了孟家。

……

回忆到了这里就断了。

断掉的那一部分,孟昕不愿去想,那是她半生最痛苦的回忆。

将手里的紫檀木盒盖上,她便出了房间。

一出门,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小宝,当看到他身上穿的衣服时,微微一怔。

莫小宝正在看动画片,听到门响的动静便扭头看过来,看见孟昕,立马冲她招招手,“外婆,你快来。”

孟昕从愣怔中回神,抬脚朝小宝走去。

莫小宝也不看动画片了,踢了拖鞋跳上沙发,对着孟昕摆了个双手合十的姿势,嘴里还有模有样的说着,“阿弥陀佛,施主,贫僧帅吗?”

原本情绪低落的孟昕被他的话逗得一乐,“当然帅,你是我最帅的小乖孙。”

“哎呀外婆。”莫小宝不乐意了,“从现在开始,请叫我小和尚。”

“小和尚有什么好?”孟昕皱着眉头,嗔怪道,“和尚不能吃肉,不能娶媳妇,更不能看动画片,你确定要当和尚?”

“那能吃鸡腿么?”

“鸡腿难道不是肉么?”

莫小宝一听,收了姿势,像没长骨头似的倒在沙发上,“那算了,我还是做莫小宝吧。”

孟昕坐在他身边,用手抚着他的小脑袋,“这就对了,记住外婆说的话,当和尚的,都不是好人!”

“嗯,外婆,我记住了。”

“乖。”

……

钟炎住的地方就在离国山墅不远的天尊大酒店,南城新建的五星级酒店,环境和设施都很不错,但自他入住进来的那一刻,他就心神不宁坐立难安。

他手里拿着安夕颜给他新买的手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片刻都安不下心来,二十多年来的安定从容在这一刻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哪还有半点夕颜居士的影子?

终于,在转悠了一个小时之后,他按捺不住给她安夕颜发了条信息。

“颜儿,有无反应?”

收到钟炎的信息时,安夕颜刚从莫向北书房出来,正朝房间走去。

拿出手机一见是自己亲爹发来的,立马点了开来,一看乐了。

立马拿着手机跑回书房,指着信息对莫向北说,“我爹绷不住了。”

莫向北看了一眼信息,性感的唇角勾了勾,“二十多年不见,换成谁也绷不住。”

“那我该怎么回?”安夕颜激动地问,“如实回答么?”

莫向北忍不住抬手刮了刮她可爱的鼻头,“咱爹会伤心的。”

安夕颜索性将手机丢给他,“

你来回。”

莫向北拿过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摁了一通之后,将手机丢给了她。

安夕颜拿过一看,顿时满头黑线,她抬眸瞅着眼前一本正经的男人,实在想不通他怎么会想出这么猥琐的招来?

他回的内容是,“爸,今晚我给你留着门,你只管进来,我妈就住一楼靠左的房间。”

“另,我是向北。”

安夕颜很感谢他最后加了这一句,不然,她这清白纯洁的形象哦,都被他给毁干净了。

而那边,钟炎收到他的信息,一直紧抿的唇角狠抽了几下,但很快,他倒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既然已经来了,他就是想要再次得到她,即便是两人都能长命百岁,也不过还有四十多年的时间。

再说了,又有几人能活到百岁?

他不想亦不能再浪费时间,干脆利索直入敌人腹地,不给他反抗的余地,直接当场把人收拾服帖了

安夕颜一直等钟炎给她回信息,她想知道亲爹究竟对莫向北的建议有什么看法?

但左等右等,一直没等到他的回复,不免有些埋怨莫向北,“你看吧,我爹肯定被你的胡言乱语给吓着了。”

莫向北正在看文件,听了她的话头也不抬,“B大的风云人物,当年京城钟氏集团总裁,媳妇,你可真别小看咱爹了。”

“那是当年好吧?”安夕颜还是不放心。

莫向北抬眸看她一眼,“老当益壮!”

……

吃过晚饭,安夕颜一手牵着小宝,一手牵着大白出门散步去。

莫向北依旧是回二楼书房,继续他未完的工作;孟昕回了房间,忍不住拿出那紫檀木盒来,给自己泡了杯茉莉花茶。

熟悉而陌生的香味,在迟到了二十四年来,又重新被她捧在手心,轻轻吸一口,连呼吸间都带着香气。

她捧着茶杯,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看着渐渐暗下去的天色,一点点喝光了杯子里的清香。

……

安夕颜早早地就将小宝哄睡了,虽然小家伙一直嚷嚷着,“安安,我还不想睡觉怎么办?”

“宝,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什么故事?”

“小金鱼和她妈妈的故事。”

“切。”莫小宝郁闷地翻了个小白眼,“我都快听烂了,能不能换一个?”

“小和尚和老和尚?”

“哦买噶,你还能不能再俗一点?”

“小红帽?”

“听了八百遍。”

安夕颜索性拿起一旁的故事书,“那我念给你听好不好?”

莫小宝退而求其次,“好吧。”

安夕颜找了个简短易懂的故事,缓缓地念了起来,她的嗓音轻而柔,在动听的故事声中,莫小宝不停的打呵欠,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待他睡熟之后,安夕颜从他床上起来,给他盖好薄被之后,有熄掉一盏床头小灯,这才走了出去。

她直接回了房间,莫向北没过来,她先洗了个澡,然后去了书房。

莫向北依旧在忙,看到她进来,便说,“你先睡,今晚别等我了。”

安夕颜给他倒了杯水,放在他跟前,满眼的歉意,“辛苦了,老公。”

莫向北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眸看着她,薄唇微启,“所以,你就拿杯水报答我?”

安夕颜趴在他书桌上,用手托着下巴,笑眯眯地问他,“那你还想要什么?”

刚洗过澡的她,头发半干,随意地披散在后背上,随着她趴着的弧度,扫出一个赏心悦目的弧度;鼻端是她沐浴露的香味,清清淡淡,却是他喜欢的。

她洗完澡从不穿贴身小衣,此刻,她趴在他面前,微微敞开的睡衣衣领处,是两抹诱人的白皙……

莫向北只觉喉咙一紧,抬手,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强迫她微微仰

头,下一秒,他就攫住了她的唇。

他一点点扫过她的唇瓣,随即就探了进去,攻城掠地,汲取属于她的甜蜜。

下午,两人就有些擦枪走火,如果不是莫小宝突然闯进来,恐怕早就***烧了一回。

此刻,再次贴上,更是无法抵挡。

而安夕颜却一把将莫向北推开,一边急促地喘息一边对他说,“老公,你好好工作,我先回房间睡觉了。”

她说完就想溜。

此刻的莫向北已经烧了起来,他岂容她挑了火之后就这样逃了,从位置上快速起身,一把将她捞进怀里,随即扛起大步就回了房间。

一进卧室,他就将她压上了,两人就跟饿了多天的狼似的,疯狂地啃咬着对方,恨不得把彼此揉进骨髓间,直到合二为一。

……

在酒店吃过晚饭之后,钟炎就回了房间。

他换了一身衣服,是安夕颜给他新买的,黑色衬衫加西裤,特别衬他现在的年龄和气质,站在全身镜前,钟炎似乎又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再次收到莫向北发来的信息时,是八点半,上面写着,“妈睡了,门没锁,您路上注意安全!”

他嘴角一抽,心里不禁腹诽:这臭小子,当初是不是就用这招把颜儿给弄到手的?

打车到了国山墅,门卫见他过来,立马为他打开了大门,态度无比恭敬,“您请进。”

“谢谢。”

他一路走过去,在别墅门前时,他还犹豫了一下,但一想到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就在里面,立马就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客厅留着夜灯,他方向感极强,穿过客厅,他就停在了一房间门外。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抄在裤袋里的那只手已经微微渗出了汗水,在门外站了足足五分钟,他才伸手,轻轻地拧开了房门。

房间没有留夜灯,借着窗外的月光,他还是一眼看清床上睡了人。

轻轻关上门,随手反锁上,他抬脚,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站在床边,窗外的月光恰好落在她脸上,虽然过了二十四年,但她似乎并无太大变化,依旧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缓缓蹲下身去,他情难自禁地伸手,想摸一摸她,但又害怕将她弄醒,只能用眼光一遍一遍地看着她,不放过她眼角眉梢的每一处。

二十四年,他从未忘过她!

即便是身在庙宇,可心却是一直遗落在她的身上,以前是极力压抑着,深藏在心底,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那股子浓烈的思念就会不受控制地跑出来,搅乱了他平静梦。

现在,她就在眼前,伸手可触。

但他却不敢!

……

孟昕在做梦,梦里,全是他。

他对她说,“媳妇,咱们去把证领了吧,领了我再带你回家见我爸妈。”

她勾着他的脖子,坚持自己的想法,“钟炎,幸福的婚姻是需要得到祝福的,我们先回一趟你家好不好?”

“老头他太固执,他……”

“我不怕。”她依旧坚持,“我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在我们孩子的份上,他一定会接受我的。”

突然,画面一转,是他鲜血淋漓倒在她眼前的情景……

“不要!”

孟昕大叫一声,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满眼惊慌,“不要,钟炎,不要……”

“昕昕,我在这儿,”知道她是做噩梦了,钟炎再也顾不得其他,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别怕,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被他抱进怀里的那一刻,孟昕愣了愣,但下一秒,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反手一把抱住他,哽咽着出声,“你没事对不对?”

当她反手抱住他的那一刻,钟炎身子一僵,紧接着就是意外的惊喜,他倏然收紧了抱着她身子的胳膊,醇厚的嗓音带着不可思议的温柔,“媳妇,我没事,我回来了。”——

题外话——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回来得有些晚,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