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66章 我想去见见妈妈

从南城到A市,用了将近五个小时,到孟家的时候,天已经都黑了。

接到孟文朗的通知,孟家上下所有人都赶了回来,即便是没赶回来的,此刻也在来的路上。

当车停在孟家大院的时候,一直佯装镇定的安夕颜,只觉得浑身无力发软,她的双手紧紧地抱着莫向北的胳膊,唇瓣抿得很紧褴。

莫向北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又亲,嗓音低沉地在她耳边响着,“别怕。”她抬头看他,他的眼眸深邃而坚定,他的嗓音更是带着一股子让人安定的力量。瞬间,安夕颜像被注入一股力量,让她一颗慌张不定的心缓缓安了下来。

松开紧紧抱着他胳膊的双手,转身推开了车门…鲎…

双脚刚落地,就听见一道苍老而慈祥的声音在唤她,“我的孙啊……”话一开口,对方便已泣不成声。

安夕颜抬头,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人群最前头,一个头发苍白老夫人被人搀扶着快步朝她走来。

安夕颜不自觉地迎了上去,在老人抱住她的同时,她终于开了口,“外婆。”

这声‘外婆’,让在场所有的孟家人都流了泪,一旁站着的孟文朗再一次老泪纵横,一边抹着泪一边说,“老婆子,外面天冷,赶紧让孩子进去。”

孟老太太这才连忙将安夕颜松开,然后紧紧牵着她的手,带着她进屋,“孩子,一路累不累?是不是饿了?我早就吩咐人准备好了晚饭,外婆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如果吃不习惯,外婆亲自给你做。”

这样寒冷的冬夜,可安夕颜只感受到了温暖,直接暖到了心窝里。

前一刻的不安和心慌,在这一刻都被老人的几句话冲淡了,她一路被老人牵着进了屋,然后坐在了餐桌前。

简单地做了介绍,安夕颜这才对孟家成员有了初步了解。

孟文朗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老大就是安夕颜的母亲孟昕,安夕颜到的时候她已经睡下了;老二孟磊,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人,现任A市某集团军参谋长,他的妻子柳丽也是名军人医生,现任集团军总医院副院长,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依旧风韵犹存,言谈之间透着属于女军人的干脆爽朗;老三孟昊,是名商人,创立天日集团,是A市赫赫有名的

龙头企业;他的妻子齐新月是名老师,像极了温心然的气质,温婉随和;老四孟恬还在路上,她远嫁滨城,比南城到A市的距离还要远,其丈夫也是个厉害的人物。

孟家在A市的地位相当于莫家在南城的地位,真正的权贵之家。

安夕颜的第一感觉就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感觉孟家的每一个人都特别好相处,性子温和而大方,不自不觉见就让安夕颜拉近了和他们之间的距离。

在最开始时,外婆还紧握着她的手不放,但在看到莫向北之后,立马转移了主意力,拉着他的手一个劲儿地叫,“哎呦,这就是我的外孙女婿么?长得可真好看,一表人才,和我家颜颜真是般配呢。”

众人立马附和,给出的赞美一个比一个高大上,夸得安夕颜都有些不好意思。

她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发现他除了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即便被孟家这些同样优秀的众人坐在一起,也丝毫掩盖不了他尊贵不凡的气息。

只不过,当所有人夸完了他之后,他一概平日里的淡漠疏离,出众的表现让安夕颜有些大跌眼镜,他一口一个外婆,

一口一个外公,外加大舅大舅妈二舅二舅妈,就连平辈的几位兄弟姊妹也都叫得亲切而娴熟。

安夕颜满心感动,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饭后,大家又围坐在一起说着话,安夕颜有些心神不宁,孟磊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就对她说,“去看看你的妈妈?”

安夕颜连忙点头,满眼期盼,“现在可以吗?”

外婆说孟昕已经睡下了,说她最近精神状态一直很差,她一直不敢提,是害怕自己会吵醒她。

孟磊站了起来,“走,我带你俩过去。”

安夕颜连忙拉了莫向北跟在身后,外婆和外公在身后不断提醒着,“孩子啊,动静小点,可别把你妈弄醒了,她睡觉困难,这要是醒了,估计一整夜又该睡不着了。”

“外婆,我知道。”

孟家的宅子类似与京城那种大四合院,四四方方的,用长长的回廊连接着,每一处都透着古朴稳重的气息。

孟昕的房间在东厢房,门外守着佣人,见到他们过来,立马恭敬开口,“将军,小姐,姑爷。”

“嗯,你先下去吧。”

“是。”

待佣人离开,孟磊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安夕颜紧随其后,在进去的那一刻,她不自觉地抓紧了莫向北的大手。

莫向北看她一眼,带着她跟在孟磊的身后进了里面的卧室。

卧室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床,在一旁落地灯的灯光下,安夕颜看到,大大的床上有一抹小小的凸起,若不是知道有人

睡在上面,不可能发现被子里还躺着一个人。

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在离床还有几步之遥的距离,她突然停了下来。

她害怕,莫名地感到害怕。

孟磊回头看着她,压低了声音说,“不行的话,明天再过来。”

安夕颜没回他的话,而是突然松开莫向北的手,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床边……

当终于看清床上躺着的孟昕时,眼泪再一次汹涌而至,大颗大颗地往下滚落;双手不自觉地紧捂着胸口的位置,似乎有成千上万的尖刀插在上面,痛到她窒息。

橘色的灯光下,孟昕睡得很安稳,呼吸均匀,眉心舒展。

她的皮肤很白,常年备受精神的折磨,透着不正常的苍白;脸颊消瘦得厉害,面容苍老,她不过才比孟磊大四岁,可看着比他更老十岁还不止;她的胳膊露在外面,胳膊很细,仿佛一捏就断。

更让安夕颜崩溃的是,孟昕怀里抱着的那只破布娃娃……

“从你被抢走之后,只要她发病,就会将这个娃娃当做你,走到哪里抱到那里,谁人都不允许碰。”

这一刻,安夕颜恨不能痛到死去。

那种铺天盖地的悲痛如潮水般将她淹没,因强制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她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一旁的莫向北一把将她抱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她。

无法克制的安夕颜一口咬在了他的肩头,狠狠地咬着,让自己不发出一丝的声响。

孟磊站在一旁,钢铁般的硬汉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过了许久,安夕颜才平复自己的情绪,她这才缓缓松开紧咬着莫向北的牙齿,从他怀里出来,抬眸看他,红肿的眸子满是歉疚和心疼。

莫向北抬手抚去她眼角的泪,深邃的眸子里只有心疼和恋爱,轻轻朝她摇头。

一旁孟磊再次轻轻开了口,“出去吧,你们也该睡了。”

安夕颜朝他摇摇头,“舅舅,我今晚想和妈妈在一起。”

孟磊听了立马摇头,态度坚决地不同意,“不行,她最近精神状态很不好,连你外公外婆都不认识,万一半夜醒了,她会伤到你的。”

“我不怕。”

“那也不行……”孟磊还想再劝说,一旁的莫向北开了口,“大舅,我会留下来陪她,你放心。”

孟磊还是不同意,“孩子,这样熬一整夜会很累,家里有专门的佣人照顾她,你们放心。”

“舅舅,”安夕颜红着眼眶小声祈求,“你就让我陪陪妈妈好么?就算你让我去睡,我又怎么能睡得着……”

孟磊重重叹息一声,“好吧,我一会儿让人拿一床被子进来,外面的客厅有沙发,向北要是累了,就在上面休息一下。”

“好。”

孟磊带着不放心离开了房间,临走时又特意嘱咐了安夕颜,“半夜她如果醒了,不要急于和她相认,她现在神志不清,你就算说你是夕颜,她估计也不会相信。”

安夕颜强忍着心痛,点点头,“舅舅,我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