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65章 别哭,你这样我会心疼

安夕颜一直在等莫向北。

她不是傻子,从那个姓孟的老人抓着她的手情绪激动开始,再到莫立国突然出声打断他的话,紧接着原本很忙的莫向北也回了家。

虽然他给了她解释,但这一切充满了巧合,她原本就敏感,又怎么可能不怀疑鲎?

莫向北既然回来了,今天的一切肯定会给她一个解释,所以她在等褴。

房门外传来脚步声,沉稳而有力,是他的。

安夕颜按捺不住,立马起身打开了房门,却见许久不抽烟的莫向北手指间正燃着半支香烟,见她开了门,正抬眸看过来,烟雾缭绕之间,她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不自觉皱了秀眉,安夕颜轻声开了口,“怎么又抽上了?”

莫向北低头看了眼手指间燃着的香烟,犹豫了下,随后将它掐灭在一旁的烟灰缸内,然后大步进了屋。

安夕颜顺手将门关上,见他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也走了过去。

她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下午不回公司么?”

莫向北单手揽住她的身子,沉声回道,“不去了。”

一听到他不回公司,安夕颜心底一沉,也有些慌。

她抬眸看他,干净的眸底是不安是无措,“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此刻的安夕颜既害怕又期待。

害怕的是,事情会超出她所想象的承受范围。

期待的是,有些东西在她脑子里呼之欲出,只需要一个合理解释。

莫向北知道瞒不住她,虽然她平时看起来有点小蠢有点小呆,但他一直知道她有颗玲珑七巧心,她比谁都敏感,也比谁都善良。

微微垂头,深邃的眸子凝着她,莫向北缓缓开了口,“做好心理准备了?”

安夕颜一把勾住他的脖子,索性踢掉拖鞋偎进他的怀里,佯装很轻松地说,“这样的话,我的安全感会爆棚,不管你说出什么震惊的事实,我都不会怕!”

虽然她佯装轻松,但莫向北依旧感觉得到她整个身子都是紧绷着的,一把将她抱坐在怀里,下巴抵着她柔软的发顶,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用紧张,一切都有我在!”

安夕颜将脸紧贴着他的脖颈,点点头,“我知道。”

“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就娶你!”

原以为他会直入主题,毕竟他从来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男人,但没料到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安夕颜一时有些愣。

“什么尘埃落定?”

莫向北没有直接回答她的疑问,而是缓缓开口道,“孟叔有一个女儿叫孟昕,孟昕也有个女儿,在她满月的当天,她给她取名叫夕颜。”

安夕颜原本轻轻环着他腰身的胳膊猛然收紧,但她并没有出声打断莫向北的话。

感受到她的紧张,莫向北用大手抚着她的脊背,“只是,那孩子只在她身边待了三个月,就被安家人给抢走了,从那之后,孟昕因伤心过度导致精神失常,孟叔立马将她送到医院接受治疗,但她的执念太深,病情时好时坏,二十多年

一直没完全康复过,听孟叔说,特别是最近两年,精神折磨着身体,她的身体越来越差,医生已经放弃对她的治疗,只用药物维持着。”

不知何时,安夕颜的指尖已经深深地掐进他腰部的肌肉间,像是在克制着什么,一直在用力,似乎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让她的情绪提前崩溃。

“谁抢了那孩子?”安夕颜缓缓开了口,声音却意外地极其平静,“安大庆么?”

“真正的安氏家族是在京城,南城这边的安家不过是一远房的旁支,和京城那边比起来,他们什么都算不上。”

“这样说,我不是那个孩子对不对?”

安夕颜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如水的大眼睛里既是期待又充满了彷徨不安。

莫向北抬手抚着她的脸颊,深深地凝着她,“安家人将那孩子从孟家夺走之后根本没带回京城,而是直接送到了南城,一藏就是二十三年!”

泪水,再也无法控制!

如决了堤的江水,汹涌而至!

安夕颜摇头,只是摇头,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却是一个音节也发布出来。

她的眼泪,如同一只大手揪住了莫向北的心脏,剑眉深深地皱起,他一个低头就含住了她颤抖的唇瓣。

他的吻,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一点一点的吻走了她所有的泪水,直到安夕颜伸手推他,他才将她缓缓松开。

深深凝着她依旧溢满泪水的双眼,“别哭,你这样我会心疼!”

他的嗓音低而沉,柔情而疼惜。

安夕颜使劲摇头,“我不哭,你说,你继续说。”

“还想知道什么?”

“那个人……”安夕颜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声音说,“那个抢走我的安家人,他到底是谁。”

莫向北静静地看了她片刻,终于缓缓开了口,“安天龙,安家老爷子,是他当年派人去孟家,将你带到了南城。”

“那,那我的……”

“安怀庭,安天龙的大儿子。”

‘安怀庭’三个字如同一道天雷,在安夕颜脑子里‘轰隆’炸响,她不停地喃喃,“是他,是他……”

“你知道他?”

安夕颜一把揪住她的衬衫,情绪非常激动,“他就是那个叔叔,十二岁之前,我每年的生日他都会回来陪我过。”

莫向北眉心微皱,却什么都没说。

上一秒还激动不已的安夕颜,下一秒,情绪又变得特别低落,“可为何,他不愿与我相认。”

她的话,让莫向北心底一痛,一把将她摁在怀里,“先别想那么多,一切我都会调查清楚的。”

安夕颜将脸深深埋入他的怀里,半响才点点头。

两人都没再说话,过了许久,直到莫向北感觉安夕颜的情绪稍微好了些,才开口问,“孟叔的意思是,想尽快带你回

一趟孟家,你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他害怕时间不多,让我征求你的意见。”

安夕颜连忙从他身上站起来,整个人很慌很乱,连鞋子都没穿,直接就要朝外走去,“好,我们现在就走。”

莫向北立马起身一把拉住她,对上她慌乱不安的眼神,“先收拾行李,我陪你一起过去。”

此刻的安夕颜六神无主,任由莫向北牵着她走到大衣橱前,她脑子里都是空的,根本不知道要收拾些什么,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忙来忙去。

片刻后,莫向北一手拎着箱子一手牵着安夕颜下到一楼,孟文朗早已等在客厅里,见他们下来,立马迎了上去。

苍老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安夕颜,当看到她眼眶通红神情低落,便知道莫向北一定将一切都告诉了她。

开口,唤她,已是浓浓的慈爱,“颜颜,我的外孙女,这些年让你受苦了,当年若不是外公有事外出,又怎么能让那姓安的把你抢走,你要怪就都怪外公吧。”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外公,安夕颜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她说不出来一句话,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再摇头。

她想说,她真的不怪他!

谁也不是神,谁也无法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

她也知道,孟家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过她,就凭这一点,她就该知足。

莫向北一把将她抱进怀里,然后对孟文朗说,“孟叔,我已经安排了车子,咱们现在就走。”

“好好,现在走。”

原本外出打麻将的老太太不知何时赶了回来,此刻见到安夕颜,立马走过来握住了她的手,满眼的泪花,“我可怜的孩啊,这一次回去,要好好待你的母亲,她是个可怜的女人,多陪陪她,让她早点康复。”

安夕颜点点头,开口,声音哑得厉害,“我会的。”

老太太还想说什么,莫向北出声打断了她的话,“时间不早,争取天黑之前赶过去。”

老太太这才不舍地松开安夕颜的手,不停的嘱咐,“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们来个信。”

“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