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64章 莫大Boss,大冬天这样秀身材真的不怕感冒么

母子同心,其利断金。

莫小宝妥妥地赢了莫小曦,莫小曦却耍起了无赖,死活不愿意交出红包,最后还是顾天弈给了小宝一个大的红包,这才平息了小家伙的怨气。

从大年初一到初六,每天都是在吃喝玩乐中度过的,安夕颜觉得自己都胖了一圈。

初三那一天是回娘家的日子,虽然老早安大庆就打来电、话,但安夕颜依旧没回去,只是让小黑送了一份娘家礼鱿。

初七一大早,安夕颜就起了床,今天是莫向北年后第一天上班,她要亲手为他准备早餐。

一锅玉米粥,一笼水晶虾饺和一笼素菜蒸包,一碟安夕颜亲手腌制的泡菜,做好这一切之后,她就上了楼去。

莫向北已经起床了,浴室里有动静,应该是在冲澡。

安夕颜直接去了换衣间,将他今天要穿的衣服拿了出来,从里到外,包括领带和袖扣。

莫向北走进来的时候,只下身围了条浴巾,上身完全裸露着,在她面前完美地展示了他发达的胸肌和让人血脉喷张的六块腹肌。

虽然已经看过甚至摸过无数次,但每一次,还是会让安夕颜热血沸腾。

连忙将手里的衬衫递过去,安夕颜忍不住调侃出声,“莫大Boss,大冬天这样秀身材真的不怕感冒么?”

莫向北接过衬衫,深邃的眸子看着她,唇角扯了扯,“小东西,这是给你的福利,在未来的十二个小时,你估计都见不到我,我怕你会想我。”

“十二个小时?”安夕颜忍不住问,“新年头一天是不是很忙?”

“嗯,夜晚肯定会有饭局,你别等我了,早点睡。”

“又要喝酒对不对?”

“免不了,但我会尽量少喝。”

安夕颜踮起脚尖,替他扣着衬衫的衣扣,免不了絮絮叨叨地说,“能不喝咱就别喝,新年这几天,你可没少喝,来者

不拒,我都有些担心你了。”

她的絮叨让他唇角的弧度愈发地大了,似乎很享受她这样的小唠叨,大手自然地抚上她纤细的腰身,嗓音不自觉地柔和了几分,“在家和兄弟们一起免不了要多喝几杯,我有分寸,不用担心。”

“嗯。”安夕颜伸手拿过一件深色的V领羊毛衫,“这件也穿上,外面温度低会冷。”

没遇到她之前,大冬天最冷的时候,莫向北就是衬衫加西装外套,外出的时候会套一件呢子大衣。

但这个冬天,安夕颜却执意让他在衬衫外面再套一件羊毛衫,总是担心他会冻着。

莫向北很享受她的关心,只要她要求的,他都会照做。

穿好衣服之后,两人就下了楼去,李婶见他俩进来,立马开口道,“老宅那边刚来了电、话,让夫人吃过早饭就过去。”

“我知道。”

莫向北将她牵到餐桌前坐下,“今天老头的几个战友会来,老头估计是想显摆一下他儿媳妇的精湛厨艺。”

“哎呦。”安夕颜低嚎一声,“又要当厨娘么?”

“若你不愿意,我打电、话给他说一声。”

“不是。”安夕颜连忙摇头,“老爷子能喜欢我做的饭菜,也是我的荣幸,我高兴还来不及。”

莫向北一边早吃餐,一边揶揄出声,“你这也算是投其所好。”

“哪有。”安夕颜咬了一口水晶虾饺,“我这充其量算是歪打正着,可不是有预谋的。”

“呵~”莫向北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快吃饭,一会儿我顺路送你过去。”

“好。”

……

到了老宅,老爷子就直接递过去一张列好的菜单,“小三媳妇啊,我哪些战友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吃几口喝两杯,这些都是我列好的菜单,你照做就行,他们都喜欢吃。”

安夕颜看了一眼,好家伙,都是大鱼大肉之类的,连盘素菜都没有,便忍不住问,“伯父,这些菜会不会太油腻了?要不再加几样清淡点的。”

老爷子大手一挥,“不用,我们都是无肉不欢的主儿,照着来就行。”

“好吧。”

安夕颜拿着菜单就进了厨房,一路走过去,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极了莫大将军的专属小厨娘了。

家里佣人都已经回来了,所有的食材都已经准备好,安夕颜只留下一个佣人给她打下手,其他佣人都被派来出去忙别的。

老爷子列的菜单是,红烧肉,小鸡炖蘑菇,梅菜扣肉,酱猪蹄,麻辣水煮牛肉,糍粑鱼,腊味铜锅,孜然羊肉。

安夕颜想了想,老人年纪都大了,光吃肉怎么行,便自作主张地多做了几道清淡的素菜。

听到客厅里传来动静,知道是老人的战友都到了,安夕颜便摘了围裙直接走了出去。

老爷子一见她出来,立马冲她招了招手,“小三媳妇,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安夕颜立马加快了步子,还没靠近,就觉得眼前一晃,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

安夕颜吓了一大跳,想要躲开,却被那只大手的主人紧紧地拽住。

抬头,她看向眼前的老人,小脸一片苍白,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一旁的莫立国连忙走过来,对那老人道,“老孟啊,你这是干什么,别吓着孩子。”

被叫做老孟的老人神情有些激动,他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安夕颜,好半响才哆哆嗦嗦地问出声,“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安夕颜稳了稳神,小声回道,“我叫安夕颜。”

“安夕颜安夕颜……夕颜夕颜……”老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神情愈发激动,“不错,那人的确姓安,你肯定就是我家昕昕的孩子,就是我家昕昕的孩子啊……”

所有人都傻了,安夕颜更傻。

她完全听不懂老人在说什么,昕昕是谁?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莫立国何曾见过老战友如此失态过,知道肯定必有蹊跷,连忙出声问道,“老孟啊,你先别激动,好好说。”

老孟全名孟文朗,是和莫立国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战友,曾经是某炮兵团团长,一次意外受了腿伤便提前退了休,现居住在A市。

孟文朗察觉到安夕颜的紧张,连忙松开了她的手,满眼的歉疚,“孩子,我吓着你了是吧?别怕,来来来,先坐下,容我慢慢跟你解释。”

安夕颜任由他牵着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另外几位老人也落了座,佣人连忙端上茶水,孟文朗浅浅饮了一口,便开了腔。

“我们找了你很多年,一直以为你在京城,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被他藏在了南城。”

“他是谁?”

从见到老人的那一刻起,安夕颜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

不知为何,此刻,老人平静下来之后,她竟然对这位老人有一丝莫名的熟悉感,明明是第一次相见,他们从未见过,哪来的熟悉可言?

她的疑问也正是老人接下来要说的,“他叫安怀庭,他是……”

“老孟。”一直没出声的莫立国突然出声打断了孟文朗的话,“兄弟几个都是远道而来,想必都饿了,先吃饭,吃完饭咱们再慢慢详聊,你看如何?”

孟文朗抬头看他,只见他不着痕迹地朝他用眼神示意,孟文朗像是明白了什么,虽然很想立马认亲,但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便点点头,“好,先吃饭。”

“小三媳妇,你先去准备饭菜吧。”

此刻的安夕颜完全是愣的,听到莫立国这样说,她也没说什么,从沙发上站起来就去了厨房。

她一走,莫立国立马将几位老人带去了书房,门一关,他立马问孟文朗,“老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刚听到你叫她小三媳妇,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孩子今年才不过二十三岁。”

“你先别管这些,你只管告诉我,她和你什么关系?”

“虽然我不能完全肯定,但也可以百分之九十的确定,她就是我家昕昕当年的那个孩子。”

“什么?”在场的几个老人都愣住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今天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战友聚会,却没成想,让老孟见到了一直寻找了许久的外孙女。

难道就是天意?

莫立国似乎是猜到了,点了点头,“你刚刚一提安怀庭,我就猜到了。”

孟文朗连忙问,“你知道她的身世?”

莫立国重重叹了口气,“老孟啊,你的外孙女可是在安家受了不少的委屈啊。”

“安怀庭没好好待她?”

“安怀庭根本没承认过她是他的女儿,一直将她寄养在一个远方叔叔家里,可想而知,寄人篱下的生活是多么的凄凉。”

“混蛋!”孟文朗拍案而起,苍老的脸上都是愤怒,“我现在就去找他质问个清楚。”他说着就往外冲。

莫立国赶紧拦住他,“你能不能先别这么冲动?永远都是这么一副暴脾气,这事得从长计议,恰好我家老三已经着手在计划这事,我这会儿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一趟。”

孟文朗听了他的话,激动的情绪总算是稍微缓解了一些。

……

莫向北接到莫立国的电、话时,他正在开会。

见是莫立国书房的座机号,他立马暂停了会议,直接摁下了接听键。

老头子一般不会给他打电、话,即便是打,也不会特意用书房的座机给他打,唯一的可能就是,家里出了事。

“有事?”

“老三,马上回家一趟。”

“我在开会。”

“是你的破会重要还是你媳妇重要?”

他的话让莫向北猛地一下子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何曾见过如此不淡定大Boss?

见莫向北站了起来,会议室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每一个人的眼睛都紧紧地关注着他的表情变化,直到他收了电、话,还算冷静地开口,“接下来的会议交给林副总。”

说完,他又看向唐逸,“完事后,将会议纪要发我邮箱,如有重要的文件直接去老宅,推掉下午和夜晚的所有安排。”

“是。”

他转身大步离开,连办公室都没回,就直接乘坐专属电梯直达一楼。

小黑已经将车开了过来,他一坐进去,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朝老宅驶去。

……

安夕颜强忍着心底的不解和疑惑,将饭菜一一做好,端上餐桌这才吩咐佣人去叫莫立国他们来吃饭。

莫立国他们出来的时候,恰巧莫向北进屋,寒暄了几句之后便一起进了餐厅。

在餐厅的安夕颜见到他进来,愣了一愣,随即就迎了上去,轻声问,“不是说今天很忙么?怎么回来了?”

莫向北顺势将她揽住,深邃的眸子凝着她,轻轻开了口,“办完事恰好路过,听爸爸说几位叔叔来了,就回来陪陪他们。”

“原来这样啊,那我再拿一副碗筷来,你先坐。”

莫向北松开她的身子,“嗯。”

安夕颜拿了碗筷出来,摆放在莫向北面前,然后对莫立国说,“二嫂刚去了学校,我将饭菜给二哥送上去。”

本来这事佣人做就行,但很显然他们有话要说,莫立国便抬了抬手,“嗯,去吧。”

安夕颜转身回了厨房,随即端了托盘直接上了二楼。

她一离开,孟文朗就忍不住了,立马看向莫向北问道,“三侄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叔。”莫向北开了口,“您先别激动,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就是安怀庭二十三年前的私生女,而我最近一直在查关于她母亲的信息,却始终没有查到,原来竟是您的女儿。”

他的话让孟文朗更加激动,甚至,眼眶已经泛了红,“刚一进门,我看她第一眼就知道,她一定就是我家昕昕那个被抢走的女儿,你们不知道,她和我家昕昕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见他越来越激动,莫向北再次出了声,“孟叔,我的意思是再过段时间,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再慢慢地告诉她”

莫向北的话没说完,便被孟文朗打断,他的声音透着急切,“贤

侄,这事不能再等了,我也知道突然一下子让颜颜知道真相会让她无法承受,但是她妈妈的状况……”说到这里,孟文朗控制不住地老泪纵横,“已经等不了多久了。”

一旁的其他几位老人也忍不住出声劝说着莫向北,大意都是既然遇上,就说明安夕颜断不了和孟家的亲情缘分,既然缘分到了,何不就直接认了。

见到老战友都流了泪,莫立国不忍心地开了腔,“老三,不管怎么说,孟昕也是夕颜的亲生母亲,骨肉亲情血脉相连,即便是相隔了二十多年,也是断不了的;再说了,这一切都不能怪你孟叔一家,是安家人抢走了夕颜,夕颜的妈妈承受不了这样的骨肉分离,一下子就精神失常,这么多年一直时好时坏,最近两年情况更是糟糕,我在想,她要是知道被抢走的女儿回来了,或许对她病的治疗有一定的好处。”

面对众人的劝说,莫向北一直抿着唇沉默不语,直到孟文朗再次出声哀求,他才开了口,“好,咱们先吃饭,吃完饭之后我会和她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