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59章 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嫁我

这是莫小宝第一次跟着爸爸出来玩,很兴奋。

从家里到机场,从候机到上飞机,他一直都兴奋的哇哇在叫,最后莫向北实在忍无可忍,直接丢给他一句警告,“再给我乱叫唤,我就把你扔回去!”

小家伙还是挺害怕他爸的,最终是闭上了小嘴,但眼角眉梢之处,还是堆满了兴奋。

一上飞机,莫小宝直接将莫向北的警告抛之脑后鱿。

因为,他看见了漂亮的风情万种的空姐。

就像此刻,趁着空姐给他倒饮料之际,他仰着小脸,一双水晶葡萄般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人家,小嘴正甜得腻人的做着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莫小宝,今年六岁,上幼儿园大班,我的爱好是……”他眨了眨眼睛,“吃喝玩乐算不算?”

美丽的空姐被他逗得一乐,将手里倒好的果汁给他,声音甜甜的说,“小盆友真可爱。”

莫小宝似乎对她给的评价有些不太满意,“姐姐,你能不能给点高大上的评价?任何人见了我,都是可爱,我不觉得一个男人被说成可爱是件开心的事情,你觉得呢?”

空姐傻眼了,“呃……”

莫小宝趁火打劫,“你觉得我帅不帅?有没有男人味?”

空姐连忙点头,她现在就想摆脱眼前这个小萌宝,去给前面坐着的那位高大帅的男人倒饮料。

因此,她在点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也是看着前面那个男人的。

聪明的莫小宝自然将她的小动作都看进眼里,撇了撇嘴,很干脆地说,“既然我又帅又有男人味,那你喜不喜欢我?”

空姐的心思依旧在前面那位男人身上,不管小宝说什么,她都点头。

“既然喜欢我,那你当我女朋友吧?”

“嗯。”

莫小宝一听,立马眉开眼笑地冲她伸出胳膊去,“来,女朋友,求抱抱。”

空姐一听他这话,终于回过神来,“啊,不是我……”

莫小宝小脸一板,“你想怎样?”

此刻的空姐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只有六岁的小屁孩比较难缠,正想寻个理由摆脱他,就在这时,坐在前面的完美男人回过头来,深邃的眼眸看着小孩,英挺的眉微皱,“你给我安静一会儿!”

空姐愣住,原来他们是一家人啊。

只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这个小孩的……

下一秒,小宝的话就给了她沉重的打击。

“爸爸,你这样安安会吃醋的。”

坐在莫向北身边的安夕颜一听他这话,立马也回过头来,干净的眸子里带着不解,“怎么了?”

空姐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莫向北身上,所以,根本没注意过坐在他身边的女人,此刻,听到安夕颜的声音,这才将目光看了过去。

第一感觉,这个女孩给人的感觉特别舒服。

第二感觉,她属于耐看型的,乍一看不惊艳,但多看几眼,便会感觉越看越好看,越看越有味道。

只是,她是……

“姐姐,别看了,她是我后妈,我亲爸最爱的女人,你没机会了。”

这一刻,美丽的空姐真恨不能在在机舱里凿个洞,直接钻进去算了。

面红耳赤,尴尬得有些无地自容,推着饮料车,扔下一句‘抱歉,我去忙’就快速地离开了。

见她逃得比兔子还快的身影,莫小宝有些纠结地问坐在身边的小黑,“黑哥,我说错什么了么?”

小黑嘴角狂抽一阵后,安慰他道,“小少爷,不是你的错,你做得很好,下次继续努力。”

“是么?”莫小宝揪着额前的头发,“我怎么觉得好像伤她的心了。”

小黑看了眼前排坐着的男人,压低了声音,“不是你,是另有其人。”

“啊,”小宝大叫一声,“是谁?”

小黑无语凝噎,感觉前排有不悦的视线射过来,他立马将头垂得很低,恨不能也找个地缝钻进去。

冷气太强,他无法承受!

坐在他们后面的莫小曦

忍不住慢慢开了腔,“奶奶说得真没错,家里的每一个男人都是红颜祸水,不管走到哪儿,总能招来蜜蜂和蝴蝶,俗称‘招蜂引蝶’,三叔,你觉得我说得对么?”

莫向北看着手里的财经杂志,头也不抬,像没听见她说话般。

安夕颜看他一眼,轻轻开了口,“我赞成。”

她的出声立马引来身边男人的侧目,他黑眸沉沉地看着她,唇角斜勾着,透着一抹戏谑的意味。

他没开口说话,但安夕颜还是很容易猜到他想要说什么。

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着绯红,娇嗔地瞪他一眼,便将目光看向别处。

心里忍不住暗哼,看到有其他女人为他倾心,他是不是很得意?

早知道他这么得意,她真不该开口说那两个字,这样一来,他岂不是更得意?

就在她暗自懊恼之际,一只大手伸了过来,将她的手一把裹进他的大掌里,干燥而炙热的温度让她忍不住朝他看过去。

两人视线相撞的那一刻,她听见他说,“越来越小心眼了。”

安夕颜一听,不乐意地嘟着唇,小声回他一句,“我愿意!”

“呵~”他低笑一声,“我可是什么都没做,你这样生我气,我岂不是太冤?”

安夕颜瞪着他,不讲理地说,“没事长这么好看干嘛,不让我省心。”

“能让你这么不省心,是我的荣幸。”

“……厚脸皮!”

……

从南城到新加坡需要六个小时,兴奋了一阵的莫小宝终于躺在位置上睡着了,安夕颜抽了一本书,本想看一会儿,但不知什么时候也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飞机已经即将抵达新加坡的樟宜机场。

南城此时此刻是寒冷冬季,但新加坡的气温将近三十度,几人换了夏装,一出机场,便已有人等在那里,几人上了车子,直奔入住的六星级酒店。

虽然长途飞行了六个小时,但除了莫向北和小黑之外,其余几人都是在睡觉中度过的,在酒店安顿好之后,也没做休息,就直接找吃的。

苏叶来过新加坡几次,自然对当地的很多有名餐厅和味道不错的小吃都很熟悉,来之前,安夕颜特意让她写了餐厅名字和地址,从酒店出来之后,他们直接乘车去了一个名叫‘Singaporeseafoodrepublic’的餐厅,据说这里的辣椒螃蟹非常好吃,而且一家人除了莫向北之外,都是食辣族。

果然没有让人失望,一顿饭吃完,众人都心满意足意犹未尽。

安夕颜不舍得离开,而是缠着莫向北,问他能不能约见一下餐厅的大厨,她很想知道此道螃蟹的做法。

原以为对方肯定不会答应,毕竟这是独家秘方,又是这家餐厅的主打菜,自然不会将秘方授与他人。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直接被请到了餐厅,大厨亲自上阵,当着她的面做了一道辣椒螃蟹,并将料汁的秘方写给了她一份。

在万分感谢的同时,她也亲自上阵,亲手为大厨烧制了一道红烧肉,对方尝过之后惊艳得不行,她也同样毫不犹豫,将秘方赠与了对方。

带她忙完这一切走出来,其他人已经等不及回了酒店,只有莫向北坐在贵宾区在等她。

见她走出来,立马起身迎了上来,“学完了?”

安夕颜很高兴,主动挽住他的胳膊,“嗯,学完了,大厨人很好呢,教得很认真。”

“嗯,是回去还是再逛逛?”

走出餐厅,安夕颜才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看了眼停在一旁的车子,安夕颜仰头看他,“让车子回去吧,反正也不是很远,咱们走着回去好不好?”

她的要求,他自然是同意的,便让司机先开车回酒店,他牵着她的手慢慢地走在霓虹闪烁的异国街头,感受着属于不

一样的人文和景物,只觉得时间都慢了下来。

两人很少有这样的悠闲时光,安夕颜倍加珍惜,脚步愈发地慢了。

路经一条繁华的不夜城,里面卖的都是当地最特色的东西,安夕颜立马拉着莫向北走了进去。

她正想买一些当

地的特色带回去给家人和朋友。

一进去,安夕颜直接就兴奋了,都是她喜欢的特色,什么都有,一一俱全。

一路逛过去,她先是给老太太买了一条独具新加坡民族特色的披肩,接着给老爷子买了一套新加坡当地特有的砚台和笔墨,苏叶和蓝花每人一条围巾,一条红色一条蓝色,看着围巾,再想象着戴在她们脖子里的模样,安夕颜就觉得很美;小宝和糖糖每人一顶帽子,很萌很可爱;给莫小曦和顾天弈买了一对情侣手表,机械表,女士精致小巧,男士的低调却不失奢华;最后想起温心然,安夕颜在一家民族特色服装店,给她买了一条长及脚踝的长裙,纯白的颜色,只在裙摆处绣着一朵一朵的胡姬花,妖艳的红色更这一抹纯白增添了无线的动人娇媚。

一路逛下来,收获颇丰,莫向北两手提得满满的,而安夕颜却还一直在寻找,没有想回去的意思。

直到快走到街尾处,她这才停了脚步,拐进了一家首饰店。

店员很热情,看到两人穿着打扮不俗气质不凡,便立马热情地将安夕颜引到一柜台前,指着里面的成双成对的首饰,用最生硬的中文说,“这里的每一对都有着最美好的寓意,您请看,这一对……”她指着其中的一对项链,“比翼双飞。”

“这一对……”

安夕颜客气地打断了她的介绍,指着其中的一对戒指说,“麻烦,拿出来我试试好吗?”

“当然可以。”

店员立马将那对戒指拿了出来,安夕颜伸手接过,仔细地看了一眼,指着戒托上的花瓣问,“这花是栀子吗?”

“不是,是胡姬花,我们的国花,很美的花儿。”

安夕颜看了又看,自言自语,“倒是和我国家的栀子有点像呢。”

“也许,两种花在很久以前,本就是同根生的也说不定呢。”

安夕颜听了,颇觉有理,便回头问站在身后一直没出声的男人,“好看吗?”

莫向北看了戒指一眼,便看向她,目光沉沉,“你喜欢就好。”

安夕颜对他的答案不是很满意,便赌气不再问他,而是试了尺寸大小之后,也不去管他的尺寸大小,就买了下来。

出了店之后,她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在前面,莫向北紧跟其后,走过几个路口之后,觉得累了,索性打了辆车直接回了酒店。

小宝已经在他的床上睡着了,安夕颜便直接去洗了澡,当她洗完出来,便看到莫向北正拿着她刚买的戒指看得认真。

几步冲过去,一把将戒盒夺了过来,深情不满,“不让你看!”

莫向北从沙发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低声问道,“难道不是给我买的?”

安夕颜赌气的一口否认,“不是!”

“那你想和谁一起戴?”

“反正不是你!”安夕颜说着,转身就想回房间,不料,只走出两步,就被莫向北一把拽住,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就被他压在了沙发上。

莫向北看着她绷紧的小脸,头疼又无奈,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她。

再开口,语气颇无奈,“丫头,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正在气头上的安夕颜,根本没打算好好和他聊,一出声就是呛,“你很好,不好的是我。”

如莫向北般强大完美的男人,在面对无理取闹的女人时,也是束手无策。

只能一遍遍地问,“你到底怎么了?”

然后,她气呼呼地一遍遍回他,“我怎么了?我好得很,我没事,你想多了。”

莫向北一向不擅长哄女人,面对此刻的安夕颜,他根本没办法。

索性从她身上翻身而起,也没再看她,直接抬脚朝浴室走去。

他一直都是冷静而自制的,她不想好好的处理问题,那么,他就给她充足的时间冷静一下,直到她不再生气了,两人再好好的谈。

当然,这纯粹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的想法,他完全忽略了女人是个很特殊的存在,一个每个月连续流七天血还死不了的物种,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地被搞定?

所以,但他慢慢洗完澡出来,看到睡在小宝房间里的小女人,他彻底

被打败了。

他让她冷静,可没让她和他分床而睡地去冷静。

二话不说,也不顾安夕颜的反抗,他直接将她抱回了主卧。

一关上房门,安夕颜就死命地挣扎,“莫向北,我今晚不想和你睡,你放开我!”

莫向北直接将她扔到床上,不等她挣扎着爬起来,直接就压了上去,沉沉地逼问,“为什么不愿和我睡?”

安夕颜气呼呼地回他,“不愿就是不愿,没有为什么!”

对她的回答,莫向北忍不住低笑出声,“你是越来越任性,都快赶上小宝了。”

“烦我了是吧?觉得我不好了是吧?哼哼,怪不得呢。”

“怪不得什么?”

“你根本没打算娶我……”一个冲动,安夕颜就把心里话给喊了出来。

喊出来的那一刻,她自己都愣了,但下一秒,她就听见低低的笑声从莫向北的嘴角溢出来。

虽然在平时,他这样笑,她肯定会毫不犹豫扑上去,主动投怀送抱然后送上香吻一枚。

因为,他这样的笑声实在是太蛊惑人心了,让人完全控制不住。

但此时此刻,情况不同,安夕颜只觉得自己快要气死了,他竟然还在笑?!

因为生气,两眼愈发瞪得老大,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莫向北,你竟然还有脸笑!”

见她羞恼得厉害,莫向北见好就收,性感的唇角微勾,“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嫁我?”

安夕颜脸颊如红烧般,“我刚刚是口误,你只当出现幻听!”

“傻瓜。”他微微俯身,将唇紧贴在她耳边,“我都听见了,你还想否认。”

安夕颜窘得直想哭,一把将推开,羞红着脸咬牙切齿地低叫,“莫向北,你欺负人。”

看着她愈发不自在的表情,莫向北眉心微微一皱,直接一把将她揉进怀里,好半响才低低地说,“是我不好,我原想等着明年你生日时再送你的。”

他的话,安夕颜听不懂,“送什么?”

莫向北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然后一把将她松开,下了床去,“等着。”

安夕颜愣在床上,看着他走到一旁放置行李箱的地方,打开属于他的行李箱,再转身回来时,他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莫向北站在原地,看着她,“过来。”

很好奇他手里拿了什么,安夕颜乖乖地下了床走到他面前,这才看清他手里拿着的是一个木头盒子。

盒子没有刷漆,暗沉的原木色,给人一种很古老神秘的感觉。

安夕颜不禁好奇的问,“什么?”

“你猜。”

“我怎么猜得到。”虽然嘴里这么说,但不知为何,安夕颜的心跳越来越快,有一个答案就藏在心底,正在蠢蠢欲动。

莫向北看她一眼,随即将盒子打开,然后递到了她面前……

安夕颜伸手接过,这才看清,里面放着的竟然是枚戒指!

黄金的指环之上同样精雕细琢着一朵花,在卧室灯光的照射下,安夕颜一眼就认出,那朵儿尽情舒展着花瓣的花儿竟然就是她最爱的栀子,只是,这朵栀子是黄金雕琢的,精巧而唯美,特别好看。

整枚戒指,最吸引她的地方,除了这朵栀子之外,还有镶嵌在栀子花心的一粒红色小宝石,地地道道的中国红,在此刻散发着璀璨的红光。

一眼,她就为之心动。

紧接着,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戴上试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