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58白天也不错,我正想试试(老三和颜颜)

安夕颜和莫向南冷战了。

这一次,持续的时间比较长,眼瞅着就到了小宝的生日,两人依旧没有和好的迹象。

所谓皇上不急太监急,李婶倒急了鱿。

昨夜想了整整一宿,她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来瞬。

此刻,她看到莫向北从楼上下来,立马将早餐从厨房端了出来,放在了餐桌上。

待莫向北坐下之后,她立马又端了一碗汤出来,“先生,我熬了点汤,冬天喝这个最好。”

李婶是老宅出来的老佣人了,莫向北一直都很相信她,没说什么端起来就喝了。

李婶看着喝的空空的碗,喜上眉梢。

……

安夕颜一进入餐厅,就看到坐在餐桌前吃早餐的莫向北。

今天的他意外地没有穿白衬衫,黑衬衫搭配黑色西裤,愈发彰显出他的成熟稳重和冷硬疏离。

清晨冬日的阳光从落地窗淡淡洒落进来,将他整个人一半照在晨曦中,一半落在暗影里,照在晨曦中的那一部分,棱

角分明俊美无双;落在暗影的那一半,则充满蛊惑人心的神秘感。

安夕颜收回视线,撇撇嘴,在心底忍不住腹诽,女人的祸害,男人的灾难。

轻轻走过去,找了个离她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开始慢慢吃着早餐。

一到冬天,安夕颜的胃口就变得特别好,吃嘛嘛香。

她一直低头吃着,所以没看见,自她坐下的那一刻,莫向北就停了吃的动作,深邃的冷眸一直看着她,目光深不可测意味不明。

直到安夕颜喝完了一份小米粥,正准备再盛一碗,不期然对上他的视线,那里面暗藏的情绪,让她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开了口,“看我干什么?”

莫向北淡淡启唇,“你不看我,怎知我在看你?”

没想到被他将了一军,安夕颜咬唇,如水的眸子都是恼。

知道在嘴皮子上,她从来斗不过他,便索性收回视线,不再看他,继续吃着早餐。

只是,对面传来的太过强烈的目光让她浑身都觉得不自在,忍不住抬头,她对上他不偏不倚的视线,蹙了好看的秀眉,“你不吃饭看我干什么?”

“看你就饱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赞美的话。

所有人都知道,当一个人讨厌一个人的时候,通常脱口而出的就是这句话。

安夕颜气得心肝那个颤,她握紧了手里的筷子,小脸都红了,“莫向北,你真是太过份了。”

说完,她将手里的筷子使劲拍在桌子上,起身,气呼呼地朝餐厅外走去。

只是,在经过他身边时,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微微用力,下一秒,她就直接坐在了他结实有力的大腿上。

眼眶一红,安夕颜使劲地挣扎着,“你坏蛋,放开我!”

莫向北紧紧地钳制着她不放,甚至还用力地将她往怀里摁,低头,看着她愤怒的表情,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相比较她的愤怒,他似乎心情不错。

“你在气什么,嗯?”

安夕颜抬头,眼睛红红地瞪着他,却咬着唇儿不说话。

那一股子恼中带着委屈的小模样,却比任何话的攻击力都要强,直接将莫向北心软了。

低头,一个吻轻轻地落在她的眉心,磁性的嗓音也变得轻柔起来,“真不知道你这脑子里塞了什么,连好坏话都听不懂?”

安夕颜躲开他的炙热的呼吸,哼了哼,却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莫向北一把扳过她扭到一旁的小脸,强迫她与他对视,“我说看你就饱了,意思其实是……”他的唇缓缓靠近,落在她的唇角处,“你秀色可餐,不吃饭,只要看着你够了。”

一颗心跟浸在蜜水中一样,泡出甜甜的感觉。

但小脸还是绷着,抬手一把捂住他一直轻啄着她唇角的那两瓣唇,小声地抗议,“我气还没消呢,不准再碰我。”

莫向北才不理会她的抗议,不能亲她的唇角,他就亲她的手心。

安夕颜怕痒,浑身都是敏感得不行,此刻,他一下又一下地亲吻着他的掌心,如同羽毛轻轻划过,不光是手心痒了,连带着浑身上下都痒痒起来。

安夕颜无法忍受地在他怀里扭动起来,边动边‘咯咯’笑着求饶,“莫向北……别……痒痒。”

几天没碰她了,这会儿,她在他身上动来动去,又加上她软糯的笑声和求饶声,莫向北不能淡定,整个身子都紧绷起来。

体内的冲动一下子就爆发出来,没有犹豫,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起身就朝楼上走去。

而此刻,躲在厨房的李婶,瞅着亟不可待的两人,捂着嘴笑了。

……

安夕颜害怕掉下去,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急声问,“你干嘛去?”

莫向北大步走去,嗓音低而沉,“要你!”

安夕颜脸颊顿时像着了火,羞得埋在他的脖颈间,“今天不上班了?”

“一会儿让唐逸把文件送家里来。”

安夕颜羞得愈发不可自制,脑子里突然跳出一句来,“***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扑哧’,她忍不住笑出声来,惹来莫向北的侧目,“笑什么?”

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心里此刻的想法,“你要是古代的君王,肯定也是个昏君。”

莫向北挑眉,“嗯?”

“受不住美色。”

此刻,他已经抱着她进了房间,长腿一勾,房门悄然而关,下一秒,她就被他压在了床上。

他低头,一口含住她的唇瓣,直到解了馋之后,他才不舍撤离,黑眸已经染了颜色,“我只有你一个就够了!”

这是一句情话,却道不尽对她的爱恋和宠溺。

安夕颜觉得在他这句情话下,整个身子都软了,软成了一滩春水。

勾上他的脖子,主动凑上自己的娇嫩粉唇,与他纠缠不休……

情到浓处,她无法控制地攀附着他的身体,在他耳边一遍一遍的呢喃,“北,我爱你……好爱…….”

不知是因那一碗汤的原因,还是两人都疯了,整整一上午都没出房间,直到午饭时候,莫向北才出了门,而安夕颜则直接昏睡过去,今夕不知何夕。

唐逸一直等在一楼客厅,见他下来,立马将手里几分重要的文件递了上去,趁他签字的时候,忍不住问,“Boss,下午的会议……”

“改为视频会议,让林榛主持。”

“是。”

唐逸走了之后,莫向北径直去了厨房,李婶见他进来,神情一紧,抬头偷偷看了一眼他的脸色,有些不郁,便不等他开口问,直接主动承认错误。

“先生,我错了,下次不会了。”

莫向北看她一眼,“不准再有下次。”

李婶忙不迭点头,“是是是,我知道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

小宝六岁的生日,因安夕颜的存在变得不一样。

她将小宝所在班的小盆友都请来了家里,包括孩子的家长们,在大院子里举行了一场生动的生日聚会,烧烤,蛋糕,水果,糖果……还有以自助形式的豪华大餐。

从下午一直到夜晚,每个孩子都玩疯了,连带着家长们一起,都变得疯狂起来。

其中,当数小宝最开心。

以前的生日都是在老宅过的,只有爷爷奶奶陪他,给他买份礼物,带他出去吃顿喜欢的晚餐,然后再吃块蛋糕,就算是过了生日。

可今天……

他看着在一旁不停忙碌的安夕颜,忍不住跑过去,一把牵住了她的手,见她看过来,轻轻地说了一句,“安安,你真好。”

安夕颜将手里的水果盘放在一旁,蹲下身子,将他轻轻抱在怀里,如水的眸子里是对他满满的爱,“小宝,开心吗?”

莫小宝点点头,“开心,很开心。”

安夕颜忍不住亲了亲他的脸颊,“开心就好,我要的就是你能开心。”

但下一秒,莫小宝的表情又浮现一抹失落,“可爸爸怎么没回来。”

“你知道的,公司今天开年会,你爸爸他会很忙。”安夕颜轻声安抚着他,“不过,他答应我了,夜晚回来,会亲手

给你做碗长寿面呢。”

莫小宝一听,立马咧开了唇角,“真的吗?”

“嗯。”安夕颜拍了拍他的小屁股,“去和小盆友玩去吧,我再去准备点水果。”

“好。”莫小宝转身又加入了疯玩之中,安夕颜站起来,看着他开心的模样,突然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值得。

伸手拿了水果篮进了别墅,又挑拣了一些水果切好装盘,待她带着佣人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本散在各处的家长们都聚集在一起,似乎在围着谁。

她连忙走过去,还没靠近,便听到一道低而沉的嗓音淡淡传出来,“非常感谢各位小朋友及家长能来参加小宝的生日聚会,大家吃好玩好,有什么需求尽管告诉佣人,希望各位都玩得尽兴而归。”

他话音落下,围着的人群中便立马响起鼓掌声,甚至还有家人忍不住出声问,“莫先生,总算是见到您真人了,若不介意,我能不能和你合影一张?”

安夕颜心一紧,她抬脚上去,正想开口,却听见他说,“可以。”

脚步停下,她有些意外。

莫家谁不知道他性格别扭,最不喜欢做的事,就是在镜头前摆姿势拍照。

曾经,她拿手机想拍一张和他的合影照,却不料,遭到他好不犹豫地拒绝,并打击性地丢给她两字,“白痴。”

不过才过去几个月而已,他这转变,是不是也太突然了点?

没上前打扰,安夕颜一直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院子里的树上缀满了彩色的小灯,斑斓的色彩中,他高大挺拔的立在人群之中,犹如鹤立鸡群。

棱角分明的脸庞,一贯冷硬的线条在此刻微微缓和了些,透着一抹难得的平易近人;深邃的眼眸,淡淡地看着对面的人,莫测而高神;性感的唇角微微抿着,这是他一贯的唇角弧度,代表着不抗拒。

一贯的冬日装扮,白衬衫配黑色西裤,外面套着一件纯手工订制的长款呢子大衣,愈发彰显出他的成熟和高贵。

耳边传来一道叫声,“夫人出来了。”

安夕颜回神的时候,恰好莫向北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两个人的视线相撞,她清晰的看到,他原本深沉的眸子闪过一道浓浓的柔情。

秀美的唇不自觉地咧开,露出洁白的牙齿,也温暖了冬日的夜。

莫向北抬脚大步朝她走去,人群自动为他分开一条道来,安夕颜站在原地未动,如水的眸子带着浅浅的笑,一直与他深情的目光交缠,直到他走到她面前,长臂自然地环住她纤细的腰身,嗓音随之而起,“怎么穿这么少?”

安夕颜今天穿了一条黑色连衣冬裙,外面套了一件艳红色呢子大衣,黑色的长发随意散在肩头,她原本长得就清丽可人,此刻,被这红色的呢子大衣一衬,更是添了几分女人特有的娇媚。

他的黑配着她的红,在这样的冬夜里,竟是如此的完美而和谐。

早已有家长举着相机,一路拍下,他朝她一路走来的每一步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动作。

拍完后,有人惊呼,“天啊,真是好看,莫先生和莫夫人真是般配极了,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那是肯定,莫先生的眼光多高啊,一般的女人岂能入了他的眼呢。”

恰这时,莫小宝跑过来,他使劲地挤进两人之间,不服气地说,“到底谁才是今天的小寿星?你们这样抢镜头真的好么?”

他调皮的话,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连一向对他严厉的莫向北都忍不住勾了勾唇角,突然弯下身子一把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

安夕颜见状,立马对那位举着相机的家长说,“麻烦,帮我们再拍几张。”

“没问题没问题。”

那位家长举起相机,特地找了一个最佳的位置,然后举起了镜头,而就在这时,莫向北突然偏头,微微低头,亲上了她的唇瓣……

然后她听见他在她唇边轻轻地说,“谢谢你!”

后来,拿回这张照片后,

便被安夕颜放大镶上相框挂在了卧室的墙上。

每天她都会看一眼,每看一眼,心里就会多一分对他的爱。

聚会一直到深夜才结束,剩余的工作交给家里的佣人,兴奋了一整天的小宝,安夕颜给他简单的洗了澡后就睡着了。

累了一整天,安夕颜也累得不轻,回到房间,她就直接拿了睡衣去了浴室,简单地冲了个热水澡,就直接上了床。

莫向北去了书房,她抵不住困意,一碰上床就直接睡了过去。

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她感觉有一双大手一直在她身上各处游走,弄得她睡不安稳。

气得她一把抓住那只作恶的大手甩到一旁,翻了个身,正想要继续沉沉睡去,不料,那只大手又爬了上来……

“莫向北。”她闭着眼小声嘟囔着抗议,“不要,我好困。”

熟悉的低沉的又带着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炙热的气息一个劲儿地往她耳朵里钻,一片酥麻,“醒了,嗯?”

“没醒!”

如果说之前还是半梦半醒,那么,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她是彻底醒了。

“那是鬼在说话?”

大半夜的提这玩意,胆小的安夕颜一个翻身直接钻进他的怀里,胳膊环着他结实的腰部,小声抗议,“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嗯。”

一个翻身而上,莫向北直接将她压在身下,大手再一次探入她睡衣间,里面空无一物,更方便他的探索。

又是一夜的翻云覆雨,早上起来,安夕颜浑身就跟车碾过似地,腰酸腿痛,连下床的力气都没。

莫向北从浴室出来,整个人神清气爽,他一边用干毛巾擦着刚洗的头发一边坐在床沿,深邃的眸子落在她满是痕迹的肌肤上,唇角斜斜地勾起,“我抱你进去?”

安夕颜狠狠瞪他一眼,掀开被子下床,颤巍巍地朝浴室走去。

关上浴室门的那一刻,她再一次提出抗议,“今晚、明晚、后天晚上,反正未来一个星期的每一个晚上,你都不许碰我。”

“好。”莫向北答得非常爽快,安夕颜正松了一口气时,却听见他说,“白天也不错,正想试试。”

脸‘腾’的就红了。

安夕颜一把关上浴室门,怄得直想吐血,她不应该跟他斗的。

……

转眼间,到了腊月二十二,莫氏全体员工放新年假,莫向北也正是进入一年中唯一的休假期。

一大早,莫小宝就起了床,自己先穿戴好,然后就去敲安夕颜的房门。

因要去旅行,安夕颜兴奋得一晚没睡着,所以自然当小宝敲响房门的时候,她依旧在睡。

门是莫向北开的,看着门外站着的小家伙,他开了口,“出去玩你倒是挺积极。”

莫小宝自动忽略他的揶揄,仰着小脑袋问,“爸爸,安安起床了吗?”

莫向北看了一眼对面紧闭的房间,“你应该去叫对面的那一位。”

莫小宝大悟,一拍脑门,“我怎么把她给忘了,这样,你负责安安,我负责我姐,一会儿楼下集合。”

莫向北抿着唇角不吭声,转身进了屋。

安夕颜睡得不沉,听到小宝的声音时,她就已经醒了。

待莫向北关上房门,她便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想到今天要飞往新加坡开始最美的旅行,她的心情就好得不得了。

掀开被子下床,她走向莫向北,然后勾上了他的脖子,笑着说,“早安。”

莫向北扯着唇角,“你还忘了一样东西。”

“什么?”

低头,他亲上了她的唇瓣,这一次因为一会儿要赶飞机,他只是浅尝辄止,便将她松开。

“早安和吻,缺一不可。”

安夕颜绯红了脸颊,一把将他松开,“我去洗漱。”

莫向北看她一眼,转身进了一旁的换衣间,他换好衣服就直接出了房间,下到一楼,别墅门恰好被推开,李婶率先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拖着行李箱的顾天弈。

见到莫向北,顾天弈主动打招呼,“三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