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57章 你寡女,我孤男,来这里还能干什么

“我不介意亲自上、门逮人。”

再一次被威胁,温心然气得咬牙,“我等!”

莫向南这才转身上了楼去鱿。

温心然等在楼下,神情多少有些不自在,虽然女生来男生宿舍楼下等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来来往往男生打量的目光,还是让她忍不住找了个阴暗处,将自己藏了起来瞬。

莫向南很快下了楼,他的眼睛第一时间就看向温心然之前站的地儿……

没人!

脸色一沉,刚想抬脚就走,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道小小的声音,“莫向南,我在这里。”

抬眸,循声看去,就看到一片被阴影笼罩着的暗处,温心然跟只小老鼠似地缩在那里。

嘴角一抽,他抬脚大步走过去,站在她面前,不悦地问,“做了什么亏心事,就这么见不得光?”

真是什么嘴吐不出象牙来!

温心然也不想和他争辩,直接说,“你现在都已经下来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莫向南径直牵了她的手,“跟我来。”

经过几次抗争失败之后,温心然也学乖了,任由他牵着,朝前走去。

此刻,夕阳已经完全没入地平线,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有了黑暗的掩护,被他这样牵着,温心然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抗拒,两人慢慢地走着,直到走到了小河边。

再一次来到这里,不由自主地,温心然就想起上次的情景,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她有些不自在地挣来他的大手,轻声问,“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这里是A大情侣约会最佳去处,本身就带着点惹人遐想的旖睨,一踏入这里,温心然就不由自主的紧张。

莫向南低头凝着她,唇角扬起,带出一抹邪恶的弧度,“你寡女,我孤男,来这儿,你说还能干什么?”

温心然轻斥他一句,“不正经。”

“嗯,我要是正经就不会带你来这儿了。”

“莫向南,能不能好好说话?”温心然有些抓狂,“你再这样,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你舍得?”

“无赖。”

“呵……”见她有些急眼,莫向南便不敢再逗她,直接抬手抚上了她的耳垂。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温心然一大跳,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却被莫向南的长臂一勾,直接勾进了怀里。

“莫向南,你又想干什么?”温心然不安极了,在他怀里不停挣扎着,想要逃开他的钳制。

他的长臂紧紧缠着她的小蛮腰,任由她挣扎着,低声问,“你的耳洞在哪儿?”

他莫名其妙的话,让原本挣扎的温心然停了动作,“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然有用。”莫向南说着,又伸手摸住了她的耳垂。

他的手指轻捏着她的耳垂,不仅很痒,还带着一股子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温心然边躲边低叫出声,“不要,痒……”

两人本来就紧紧地贴在一起,她这样不安分的动来动去,她的柔软一下又一下地磨蹭着他结实的胸膛,很快,莫向南便有了反应。

没了找耳洞的心思,他的大手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让她动弹不得。

莫向南俯下身子,渐渐靠近,直到两人的呼吸纠缠交融,再开口,嗓音微微有些暗哑,“你喜不喜欢我?”

温心然在他贴上她的那一刻,思维已经开始涣散,唯一的感觉就是,他的身体好烫……

所以,当莫向南问出这句话时,她完全都是懵的。

见她傻傻的样,莫向南耐心极好地又问了一次,“温心然,你喜不喜欢我,嗯?”

这一次,温心然渐渐抽回了些许神智,张了张嘴,“我……”

她刚说出一个字,莫向南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然后她听见他说……

“我喜欢你!”

温心然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下意识地傻傻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莫向南深深地凝着她,深邃的眸底是毫不掩饰对她的爱恋,“温心然,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现在的女朋友,未来的妻子,你可愿意?”

被突然表白是种什么感觉?

两人在一起之后,莫向南有一天突然这样问她,她是这样回他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我只能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响……”

……

见她依旧跟傻了似的不出声,莫向南急了,低头,狠狠地咬了下她粉嫩的唇瓣,然后出声威胁着,“你要是敢说不愿意,我现在就把你要了,生米煮成熟饭,我看你还……”

被他咬了一口的温心然,终于回过神来,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是,“莫向南,你又威胁我。”

莫向南用额头抵着她的,低低地说,“我是认真的!”

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就像莫卿总是对她说,“然然,我哥喜欢上你了!”

她还说,“他是真的喜欢,认真的!他跟我说,他要的不仅仅是现在的你,还有未来的你,他想让你做我二嫂,一毕业就把你娶进门。”

她最后又加了一句,“我哥说,他对你一见钟情,在你还是高三的时候。”

……

她抬眸,深深与他对视,轻轻地开口,“23号是你?”

莫向南身子一震,沉默了片刻,“你怎么知道的?”

温心然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似乎是还不敢相信,又问了一句,“真的是你?”

莫向南深深地看着她,满脸柔情,嗓音低而磁性,“是我。”

他的亲口承认却像是突然惹恼了温心然,原本抚着他脸颊的手握成拳,一个劲儿地捶打着他结实的胸膛,“莫向南,你这个坏蛋,你怎么能这样骗我?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那天一直在等你。”

莫向南一把将她抱进怀里,紧紧地抱着,低声哄着,“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也去了……”

“骗子!”温心然一把将他推开,含着泪的眸子满是伤心,“我等了一天都没等到你,你还敢说你去了。”

莫向南无奈,“我是真的去了,不过我刚到地方就被我爸给逮回去了……”

那是一个充满屈辱的日子。

莫向南之前之所以不想承认,就是觉得那一次忒丢人了。

偷偷跑去M城见书友,却不料,刚到约定的地儿就被老头子派去的人给捉了回去。

最后,为了偷偷看她一眼,他还不得已求了老头子。

那天的经历,简直就是他人生中的一大败笔,永远都不想再提。

听他这么一说,温心然有些傻眼,“你爸都知道了?”

“嗯。”

“天啊。”温心然低叫一声,又羞又急,“你真是个大笨蛋,你怎么能让他知道了,不过,你没事吧?”

莫向南表情有些异样,不过幸好是在夜晚,所以即便是有路灯,也让人无法察觉。

摇摇头,“他是我亲爹,能对我怎么样?”

他不会告诉她,老头子那天气疯了,直接将他扔到了部队,被练了整整一个暑假。

温心然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你是怎么知道我就她的?从那之后,我可没再给你写过信。”

“傻瓜。”莫向南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软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你不是答应过我一定要考进A大的?”

“可学校这么多女生,你怎么就知道是我?”

莫向南欲言又止,嘴周不得已承认,“我那天偷偷在车里看了你一眼。”

温心然猛然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就那辆一直停在我身边的那辆军用车?”

莫向南点点头。

“你你……”温心然抬手又捶他,“什么一眼?那车明明就停了好久。”

莫向南重新将她抱进怀里,忍不住笑出声,“本来是看一眼就走的,只是,某人长得太美,我看得不舍得离开……”

“流、氓。”

“嗯,我现在就想做一见流、氓事,你答不答应?”

“不……唔唔……”

彼此牵挂了两年的两颗心,终于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像是得到了渴望已久的宝贝,莫向南的动作很轻很柔,像是怕弄疼了温心然。

只是亲着亲着,就有些不受控制,力道缓缓加重,直到最后,温柔变成了狂热。

温心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莫向南时而温柔时而强势的攻势,让毫无经验的温心然很快就沦陷了,两条腿就像面条一样,好软好无力。

为了不出糗,她不得已用手揪住他的胸前的衬衫,然后无力地承受着他的攻势……

过了许久,他才将她不舍地松开。

借着不远处的路灯光,他看着她有些红肿的唇,忍不住低低笑出声,“喜不喜欢?”

他的嗓音,透着被卿雨渲染过的沙哑,在这样的时刻,如同羽毛划过她的心房,让温心然愈发心悸不已。

软软地靠在他怀里,听到他这样问,羞得直接将脸埋进他的胸膛间,什么都不敢说。

见她羞得不吭声,莫向南心情好得很,一个劲儿地低笑不止。

她的脸就埋在他胸膛间,他一笑,胸膛就跟着震动,那种感觉是说不出的美好。

俩人就这样静静抱了一会儿,直到周围约会的情侣越来越多,温心然才不好意思地退出来,轻声说,“咱们回去吧。”

莫向南又将她抱住,又耍起了无奈,“再抱一会儿,不舍得就这样放你回去。”

温心然也没抗拒,任由他抱着。

两人又静静抱了一会儿,莫向南最后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真想现在就把你娶回家,今晚咱俩就洞房。”

温心然羞得一把捂住他的嘴巴,脸颊绯红地瞪他,“莫向南,不准再说。”

他总是这样口无遮拦,每每都羞得她难以自持。

顺势握住她软软的小手,莫向南亲了又亲,低低地笑着道,“你早晚都是要嫁我的。”

温心然满目娇嗔,“谁答应你了,我可没答应。”

莫向南一听她这话,立马不爽起来,“亲也亲了,抱也抱了,你还想怎样?”

“好了好了。”温心然一看他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连忙安抚道,“我答应做你女朋友就是了。”

莫向南不悦地纠正她,“是老婆!”

“我还没毕业呢。”

“那就等毕业,一毕业咱就领证。”

温心然无奈地听着他的坚持,最后只能妥协道,“知道了,23号。”

莫向南勾唇一笑,“我准许你以后叫我南。”

温心然不干,一把将他推开,转身朝宿舍走去,“肉麻死了,我才不要。”

莫向南追上去,一把牵住她的小手,侧目看她,“温心然,你别不识好歹啊,这是我给你的专享,你应该感到荣幸。”

“莫大主席,我能不能不要这份专享?你可以转送别人,我一点不介意。”

“没心肝的女人,这是我爱你的表现,你得好好珍惜。”

“我能吐么?”

“你吐我就接着。”

这回,温心然差点就真的吐了。

两人一路嬉闹着,直到走到女生宿舍楼下……

莫向南依旧没松开她的手,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锦盒来,塞到温心然手里,“看看。”

“什么?”

温心然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打了开来,当看到是一对很精致的耳钉时,忍不住抬头看向莫向南,眼眶微微有些泛红,

“你竟然还记得?”

莫向南抬手揉揉她的发顶,轻轻地说,“我当然记得,它已经买了两年了,本想着那一次去见你的时候送你的,最后……你还怪不怪我?”

温心然眼眶更红,有

泪水流了下来,“不怪。”

“真的?不违心?”

“嗯。”

“那明天就戴上给我看看。”

“好。”

正想让她上去的时候,莫向南发现她哭了,一边抬手,用手指轻轻擦去她的泪,一边心疼地问,“怎么还哭了?”

“傻瓜。”

温心然的泪愈发不受控制地往外流。

原以为,是她傻,却没料到,原来两人中,最傻的就是他。

……

那一声‘傻瓜’似乎还停留在他的耳边,只是,那时那刻,她就站在他身边,虽泪流满面,却是笑得一脸幸福。

如今……

莫向南将手伸进口袋,从里面掏出一个黑色的锦盒来,轻轻打开,一对精致的耳钉静静地躺在里面,散发着柔和的光。

这是他俩的定情信物。

虽然后来,他又给她买了很多对的耳钉、耳环、耳坠,各式各样,每一对的价格都是这一对的几倍,甚至十几倍,但她从未舍得将她闲置,总是时不时地戴一戴。

每次戴上,她都会忍不住问他,“南,我现在戴它还合适吗?还好看吗?”

他总是会忍不住圈住她的细腰,在她耳边低低说,“它再好看也不过是配饰,你在我心中才是最美的!”

他突然收起手里的锦盒,从台阶上站了起来,转身大步走了下去。

他决定,找那个人好好谈谈……

……

温心然回到兰苑公寓,便将自己整个人扔在沙发上,紧紧闭上了眼睛。

脑子又涨又疼,是几天几宿没睡好的后遗症,她挣扎着起来去了卧室,想找几片安眠药吃吃,让自己睡一觉,不然,

哪有力气去走接下来的路。

眼睛扫过床头柜,不解地皱了眉,她明明就将药放在上面,前几天才吃过,怎么没了?

蹲下身子,伸手拉开抽屉,本想找安眠药的,却在看到里面的一个红木盒子时,停止了所有动作。

指尖颤了颤,最终她还是将它拿了出来。

温心然没有起身,而是索性坐在地板上,然后将木盒轻轻打开。

里面是一叠已经泛黄的信封,一封一封整整齐齐的码着,似乎在诉说了那段已经逝去的岁月,以及岁月中的那段美好的记忆。

犹豫了片刻,她随手抽了一封出来,轻轻打开,然后将里面的信纸拿了出来。

缓缓展开,是二十年前最原始的那种信纸,现在市场上已经没卖的了,很厚实的一张,泛着淡淡的黄色。

虽然心早已痛到麻木,但此时此刻,再次看到他锋芒隐露行云流水的字时,她的心房还是忍不住微微一抽。

那一年,她高三,他大二,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成了笔友。

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网络,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家里会装一部座机,家庭条件不好的,甚至连电、话什么样都没见过。

彼此间唯一的联络方式就是写信。

她给自己取了个笔名---温馨。

他的笔名---23号。

之所以会跟他做笔友,就是被他这特殊的笔名给吸引了,再加上他文采极好,言语间还透着股子幽默,让当时只有十八岁的温心然渐渐地迷上了他。

于是,在你来我往了大半年之后,23号提出了见面。

此刻,她手里捏着的这封信,就是他当时给她的来信,他这样写着……

温馨:

我放暑假了,今年不出意外,特等奖学金又会是我的,是不是觉得我很聪明?没办法,谁让本少爷我天赋异禀,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智商呢。

温馨,商量个事呗,我想去找你,想见见你可以不?

好,你的沉默就代表你答应了,一个星期后我就去找你,你就在你们学校门口等我,什么都不用刻意去准备,茫茫人海,本少爷肯定会一眼就认出你……

信未看完,温心然早已泣不成声。

这些过往的最美的回忆,在此时此刻,却如同一把刀,狠狠地扎在她的心窝,是撕心裂肺的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