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56章 吃个饭,你也能给我招蜂引蝶

他的自控力一向不错,但此时此刻,全线崩溃。

微微用力,他更紧地将她圈进怀里,低头,看着那一抹粉嫩的唇瓣,缓缓凑了上去……

却不料,原本软得挂在他臂膀间的温心然,突然一下子来了力气,使劲一把将他推开,转身就跑了瞬。

站在原地,莫向南看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那抹小身影,再一次忍不住笑出声来,愉悦而明朗的笑声让跑着的那道身影不自觉踉跄了一下,于是,他笑得更大声了鱿。

惹得躲在暗处的情侣们再一次探出了头来,无语地看着他……

……

一口气跑回宿舍的温心然,脸色通红,心跳加速,外加发丝凌乱……

林灵和田茜茜在,见她这一副模样,吓得各自从位置上跳了起来,围住了她,“你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啊。”

不自在的时候,温心然就会不自觉用手去弄弄鬓角的发。

田茜茜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十分怀疑地说,“脸红眼神闪躲,衣衫不整发丝凌乱,小然然,你确定你没什么吗?”

林灵更是夸张,拿鼻子一个劲儿地往她身上凑,末了,笑得一脸阴测测,“我闻到了奸夫的味道。”

温心然娇嗔瞪她一眼,“狗鼻子。”

“你这是承认了?”

“承认什么啊,我不就是去操场跑了几圈么,哪来的奸夫味。”温心然一边说着一边朝床铺走去。

林灵和田茜茜对看一眼,也觉得温心然谈恋爱的可能性小之又小,随即有些失望,“唉,我还以为冰美人的春天来了呢。”

“我觉得吧,你还是别谈了,不然得碎了咱们学校多少男生的芳心啊。”

温心然无语地看着她们,随即拿了洗漱用品去了洗手间。

那一晚,她躺在床铺上,辗转难眠,总感觉有股子灼热的气息一直萦绕在她的唇边,消不去,散不去,搅乱了她平静的心湖

……

就在温心然在这边被莫向南欺负的时候,那边的篮球场上,莫卿肆意地欺负着肖简。

她将他拉到篮球场,第一件事就是举起小拳头,一个劲儿地捶他的胸膛,一边捶还一边愤怒地质问,“肖简,你凭什么要仗着我对你的喜欢,你就敢这样肆意践踏我对你的喜欢。”

肖简一把抓住了她捶打的小手,有些莫名,“你说什么呢。”

莫卿使劲抽开手,抬眸,生气地瞪他,“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要是真的讨厌我,今天就跟我说明白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缠着你了。”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我……”莫卿一时有些抓狂。

对一个根本不关心不在乎你的男人来说,你的高兴、生气、失落、忧伤……都和他没有关系。

即便是伤心落泪,在他眼里也不过是小女孩的矫情。

一时间,莫卿抓狂,更多的还是无力。

她看着他,看着眼前这个被她喜欢了整整五年的男生,突然觉得有些累了。

再开口,语气没了之前的气恼,轻得没了脾气。

“肖简,我真是受够了你对我的冷淡!”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想离开。

一只大手拽住了她的胳膊,很大的劲儿,迫使她转过身来。

“你干什么?放手。”莫卿使劲地想甩开他的钳制,却不料被他拽得更紧。

下一秒,肖简带着几分气恼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莫卿,你今晚抽的什么风?我哪儿招惹你了?”

“你没招惹我,一直都是我没脸没皮地招惹你,但你放心,从今天之后,我再也不会……”

肖简有些冰冷的声音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不会什么?”

莫卿硬着脖子,和他毫不示弱地对抗,“不招惹你,不缠着你,不喜欢你了!”

一时间,天地之间都静了。

莫卿吼完这些话,立马就后悔了。

她喜欢了他这么多年,说不喜欢就不喜欢?

说出来,估计连她家的小猫都不相信!

只是话都说出来了,哪还有收回去的道理?

莫名地,肖简愤怒了。

虽然平时他对她一直冷淡又疏远,但一听到她说他不缠他不喜欢他,心里就跟车碾过似得,窒息得然他想要发火。

微微用力,他一把将她拽进怀里,大手箍住了她纤细的腰身,让她紧紧地贴在他身上。

他低头,燃着怒火的眸子狠狠地瞪着她,“你再说一遍!”

傻子都听得出,这是一句威胁意味十足的话。

一旦照做了,下场估计会很惨。

但莫卿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还真就照做了。

而且还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着来,“不-招-惹-你,不-缠-着-你,不-喜-欢……唔唔……”

肆意的小嘴突然被含住,温热的触感,‘轰’的一声,莫卿的脑子一片空白。

肖简并不是想亲她,而是觉得从她嘴里蹦出来的字眼是那么地刺耳惹人眼,他只是想单纯了堵了她的嘴而已。

所以,亲了一下,他就松开了。

毋庸置疑,这是他的初吻,同样,从莫卿的反应来看,亦是她的。

松开之后,他低头看着她,见她依旧闭着眼睛,忍不住笑出声,“还没够?”

一直处在空白状态的莫卿,终于在他这句调侃的话中拉回了神智,睁开眼,对上他染了笑意的眸子,第一句话就是,

“你亲我?”

很傻的语气,很傻的问题。

肖简忍不住扯了扯唇角,“准确地说,是想堵你这张讨厌的嘴。”

莫卿一听,之前因一个亲吻营造出来的羞涩和怦然心动都因他这句话吹得烟消云散。

与温心然的保守和胆怯不同,莫卿是胆大而奔放的。

她老早就想把自己的初吻给肖简了,奈何一直没机会。

此刻,天时地利人和,他能堵她的嘴,她为什么就不能堵他的?

于是,踮起脚尖,一把勾住了肖简的脖子,然后一仰头就咬住了他的薄唇。

肖简愣了一愣,随即一把将她推开,眸色有些深,“别闹。”

莫卿是个倔性子,你越是不让她做的事,她却偏要做。

此刻的她,就像是跟肖简扛上了,他越是不想让她亲,她就越是想亲,而且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亲到手,而且必须是法式深吻。

于是,深夜的篮球场上,出现了这样滑稽的一幕……

她凑上去,他伸手推开;

她再凑,他再推;

三番四次之后,莫卿怒了,双手使劲勾着他的脖子,小长腿也勾在他结实的腰间,整个人像藤蔓似的缠在他身上,然后使劲地嘟着嘴,朝着目标进攻去。

或许是被她执着打动,又或许是他本来不过只是想逗逗她。

当莫卿费劲体内缠上来的那一刻,肖简竟然还配合地低了低头,好方便她亲上他的唇。

当然,这些对于执着于进攻目标的莫卿来说,她根本没发现,所以,当她的唇碰上他的那一刻,她还特得意地说了一句,“小样,让你还躲。”

肖简大手托住她有些下滑的身子,往上抬了抬,深深的眸子凝着她,低声蛊惑着,“嗯,我躲不了。”

莫卿亲了一口,抬眸看着他,小模样拽拽的,“我说过,你迟早要被我拿下。”

“还亲不亲?”

“亲。”说着,莫卿就凑上唇儿,对着他的唇瓣使劲地亲了几口。

亲完之后,她又想到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初吻?”

肖简不答反问,“你呢?”

“我当然是,我都喜欢你这么多年了,一直为你留着呢。”

“嗯,乖。”

“那你呢?”

“你觉得呢?”

“我怎么知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

“怎么试?”

“这样……”

他抱紧了她柔软的身子,微微低头再一次含住了她的唇瓣,不再是浅尝辄止,而是长舌直入,直接攻城掠地……

……

自那一夜之后,温心然明显感觉到,她和莫向南的关系似乎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比如……

没课的时候,莫卿就会拖她去篮球场看他们打球,每每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就会毫无顾忌地朝她走来,将手里的水瓶和毛巾一股脑地扔在她手里,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每每惹得温心然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这些都是次要的,最让温心然受不了的是,那些围在场边的女生们,一个个羡慕外加嫉妒的目光,就跟一颗颗枪子似地,一个劲儿地朝她射来,恨不能将她打成筛子。

每当这时,莫卿就会拍拍她的肩膀,给她精神上的鼓励,“姑娘,高处不胜寒啊,主席夫人这个位置不是那么容易坐的。”

每每,温心然都抓狂,“明明就是你哥一厢情愿,谁稀罕那个破位置谁坐就是,我才不稀罕!”

“嘿嘿嘿,小姑娘害羞了哦。”

“……”

也不知道是她那些行为纵容了他,莫向南也越来越过分,比如此时此刻……

大食堂离宿舍比较近,一般地,温心然就会去大食堂。

下午一下课,莫卿就跑去找她的贱哥哥了,温心然只好自己去了大食堂。

打完饭,温心然端着餐盘找了个比较安静的位置坐了下来,还没吃几口,便感觉对面有人坐了下来。

下意识地抬头,当看到那张俊朗的脸时,愣了愣。

莫卿说他对饭菜极其挑剔,从来不在大食堂吃,不是出去吃就是去小食堂。

今天突然出现在这里,她还是有点意外,但此刻的温心然更是没想过,莫向南出现在这里是特地来找她的。

见她一副傻愣的模样,莫向南貌似心情不错,唇角斜斜勾了勾,“小样,看到我都高兴傻了?”

温心然回神,微微红了脸颊,下意识地反驳,“谁高兴了,我只是意外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怎么不能来了?这里是食堂,又不是女生厕所……”

听他把话讲得这么粗俗,温心然忍不住拿眼瞪他,“莫向南,我在吃饭,你别恶心我行不行。”

“说实话都不行?”

“你闭嘴!”

温心然收回瞪他的目光,继续吃饭,而就在这时,头顶传来吴铁的声音,“老大,来晚了,肉都没了,只有这些素菜,你凑合一下吧。”

莫向南接过餐盘,看了一眼饭菜,微微皱了眉,“全是素的,你当我是和尚呢。”

吴铁端着餐盘正要坐在他旁边,却被他一脚踹了过去,“自己找地儿去。”

一旁的齐大鹏一把捞过吴铁,边走边说,“你怎么没点眼力劲,老大来这里吃饭的目的是什么?”

“找他小媳妇呗。”

“人家小两口吃饭,你凑个什么热闹。”

“靠,刚脑抽了。”

“嗯,下次别再抽了,我怕你要是再抽,老大就该抽你了。”

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温心然恨不能将脸埋进餐盘里,直到对面的声音传来,“温心然,你是用脸在吃饭?”

温心然将头抬起来,瞪着他,“你管我。”

莫向南唇角勾了勾,黑眸中带着笑,身子朝她那边靠了靠,低声说,“还是,你害羞了?”

温心然觉得,再和眼前这个坏蛋待下去,她会疯的。

端着餐盘,她从位置上站起来,正想走,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胳膊,“干嘛去?”

“看见你就饱了,不吃了。”

“坐下!”

或许是高高在上惯了,不生气的时候还好,一生气,他的语气就透着一股子命令的意味。

温心然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副语气,当下就甩开他的手,冷着脸儿转身想离去。

莫向南这次倒没去拦她,而是等她走出几步之后,缓缓地开了口,声音不高不低,恰好都能让周围吃饭的同学都听见。

“温心然,浪费粮食是可耻的,你确定要倒掉农民伯伯辛苦种来的粮食?”

脚步顿住,温心然紧捏着餐盘的手微微泛着白色,四周看过来的异样目光,让她脸红了又红。

她脸皮本来就薄,在这样的场合下,被他这样捉弄,此时此刻的温心然,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小师妹,你要是不愿吃,我一点也不介意吃你剩……”

那人话没说完,顿时噤了声。

再看莫向南,俊朗的脸上表情冷到极致;那一双深邃的眸子,迸发着冷厉的光,直直地看向某处。

眼看着因为她要闹出一场大动静来,心一紧,她赶紧回到之前的位置坐下。

看到莫向南依旧冷凝着某处,连忙伸手,也股不了那么多,一把扳过他的脸颊,咬着牙地低声道,“你想干什么?”

莫向南看着她,脸色极其难看,“吃个饭,你也能给我招蜂引蝶!”

温心然气得咬唇,小脸白了又白,声音却压得很低,“莫向南,你别太过分了!”

看着她变了颜色的小脸,莫向南强忍下不爽,拿筷子点了点她餐盘里没动几口的饭菜,“把它都给我吃了。”

紧抓着手里的筷子,温心然想,如果不是周围有这么多人在,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餐盘直接扣在他那张脸上。

他快要把她气疯了。

本来十分钟就能吃完的饭,温心然愣是半个小时也没吃完。

不是她吃饭慢,而是她根本吃不下去。

更要命的是,莫向南早就吃完了,却依旧坐在对面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最后,实在是迫不得已,她索性将筷子一扔,气呼呼地说,“反正我不吃了,你想怎样就怎样。”

莫向南看着她,挑了挑眉梢,“饱了?”

“快吃吐了。”温心然指了指剩下的那份回锅肉,“我没想要这个,是打菜的大叔太热情,免费给我的。”

一听这话,莫向南好不容易缓和的脸色顿时又沉了下去,但这次他什么都没说,而是直接抓了温心然的手,带着她朝食堂外走去。

被他这样大众广庭地拉着,温心然无法淡定,一个劲儿地想挣扎,却不料莫向南突然回头,对她说了一句,“再敢动一下,我不介意抱着你走。”

他绝对是个说得出也干得出的主儿,温心然虽然气得咬牙,但也没法,只能任由他拉着,一路走出了食堂。

出了食堂,他也没有放开她的打算。

见他拉着她去的方向不是她宿舍而是别的地方,温心然又开始挣扎起来,“莫向南,你要带我去哪儿?”

莫向南停了下来,看她一眼,什么都说没,弯腰作势就要去抱她。

吓得温心然立马跳开,“别冲动,我去。”

莫向南直起身子,看她一副既生气又害羞的小模样,唇角扯了扯,随机拉着她大步朝男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害怕他又发疯,温心然什么都没说,直到他将她带到宿舍楼下,她这才不解地问道,“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莫向南终于放开了她的手,说了一句,“乖乖等在这儿,我上去一趟,马上下来。”

温心然一听,立马点头,“好好,你去吧。”

莫向南抬脚走了几步,但突然又回头,漆黑的眸子不经意间捕捉到她的暗自欣喜,淡淡开了口,“你要是敢私自逃跑,后果你是知道的。”

温心然愕然,“你……”

他有读心术吗?

为什么她想到的,他立马就能猜到。

“我不介意亲自上、门逮人。”

再一次被威胁,温心然气得咬牙,“我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