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53章 你不会是在偷看我二哥吧

“别动。”

他在她耳边说,呼吸喷洒过来,她整个人犹如着了火。

微微用力,他便将她扯了回去,毫无防备,小巧的鼻子一下子就撞上了他坚硬的胸膛,温心然忍不住痛呼出声鱿,

“疼。瞬”

莫向南低头,看着她被撞得通红的鼻头,忍不住抬手抚了上去,他动作很轻,似怕再次弄疼了她。

但还是惊着了温心然。

在温心然的心里,她的身体是属于她未来的丈夫的,是不敢也不能被其他异性碰的。

而此时此刻,莫向南不仅握住了她的胳膊,更是用手抚着她的鼻子。

一时间,羞愤从身体深处犹如潮水般涌了出来,她红着眼眶,一把拍开他的大手,声音中透着小小的哀求,“莫向南,你能不能放了我?”

他又不是她的丈夫,凭什么三番四次这样碰她?

他这样,让她以后如何还有脸面嫁人?

见她突然就红了眼眶,莫向南哪知道她此刻的心思,还以为是真的碰疼了她,“真疼了?让我看看。”

他一贯清冽的语气,此刻既急切又温柔。

修长的手指正要碰上那一抹白皙的小巧,却不料,温心然突然一把将他推开,眼眸里都是厌恶,“莫向南,我讨厌你这个样子,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他的手依旧伸在半空中,听了她的话,手指微微曲起,然后慢慢收了回来垂在身侧,缓缓紧握成拳。

带着关切的黑眸骤然变得冷冽,唇角温柔的弧度变得冷硬,渐渐变成一条紧抿的直线。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生气的前兆。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开了口,嗓音异常清冷,“讨厌我怎样?碰你还是靠近你?”

他声音极低,仿佛是压制着怒火,却又携带着寒天腊月的冰渣,冰火两重天,让温心然有些害怕。

只是,一想到他刚刚对她所做的一切,就让她有了反驳的底气,“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讨厌!”

“为什么?”

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嗓音沉了几分,少了一分冰冷,多了一分让温心然无法捕捉的情绪。

只是,那抹情绪消失得太快,就好像没出现过一样。

温心然直直地与他对视,淡淡地出声,“莫向南,我不喜欢你!”

她的嗓音很轻,却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莫向南的心头,那股子锥痛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眉。

他久久地凝视着,似乎是想从她眼里找出点撒谎的迹象,但让他失望的是,那剔透的眸子,坚定得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滚!”

温心然心头一窒,不明白为什么看他这样,自己会莫名的有些难受。

没再犹豫,转身她就拉开了办公室的门,快速离开。

在对面办公室听到动静的三人,立马走了出来,门敞开着,当他们看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犹如被定了形的莫向南,不自觉变了脸色。

他们从未见过此刻的莫向南,那一脸的阴鸷和森冷,让人莫名地就想到了地狱阎罗,浑身上下充满了萧杀的气息。

“老大……”

吴铁战战兢兢地开了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见莫向南突然伸手,当着他们的面,‘砰’地一声,使劲地甩上了门。

三人被吓了一跳,面面相觑。

许久,肖简才缓缓开了口,“他一定是受刺激了。”

“废话。”吴铁白他一眼,“你当我们都是瞎的啊。”

肖简斜睨着他,“你们的眼睛,难道不是用来喘气的?”

“我靠,齐大鹏,他骂咱俩。”

“一会儿再收拾他。”齐大鹏扒着门缝往里看,“现在我有点担心老大。”

肖简一把将他扯过来,转身朝楼下走去,“担心他做什么?难不成他还能为情自杀?”

“老二,我发现你越来越毒舌了。”

“哼,我看他是欠收拾了,待下次见了卿

妹妹,我一定要告他一帐,让咱家卿妹妹来收拾他。”

齐大鹏点头,“老吴,你这个主意不错,我赞成。”

肖简扭头看着他们,目光平静,“那我也不建议将你们俩积攒了一个月不洗的袜子扔去女生宿舍楼,让她们见识一下,平日里拥有着光辉形象的组织部长和体育部长是怎样的邋遢。”

齐大鹏,“……”

吴铁,“……”

这招也太TMD狠了。

……

天气越来越热,虽然每个宿舍都有电扇,但还是难抵三十五六度的高温天,宿舍像蒸笼一样,没人愿意在里面待。

有课的时候还好,都在教室,虽然也热,但大吊扇有两个,呼呼地吹着倒也没多热。

没课的时候,宿舍也没人。

A大的女生宿舍都是四人间,比起其他大学六人间或八人间,已让人羡慕不已。

林灵有男朋友,没课的时候两人就一起寻个凉快的地儿约会去了;田茜茜是学生会文艺部的成员,校庆在即,说是排练节目,她整天忙得不见人影;莫卿去纠缠肖简去了,所以,整个宿舍,就剩下温心然一人。

好在她也喜欢一个人静静独处,吃过晚饭之后,不想去教室学习,想着上次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已经看完了,便打算将其还回去,然后再借一本来看。

傍晚七点的夕阳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淡淡的余晖远在天际,清凉的晚风徐徐吹来,这是炎夏天最舒服的一刻,也不急着去图书馆,温心然拿着书慢慢地走着。

从宿舍去图书馆,要经过大大的篮球场,远远地,她就听见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和欢呼声。

抬头,顺着热闹的喧嚣朝那边看了一眼,只见整个篮球场被男生女生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甚至,还有不少同学爬到一旁粗壮的树上,为里面的人高喊加油。

温心然对什么运动都不感兴趣,但今天,却鬼使神差地抬了脚,朝篮球场走去。

走近了才发现,以她的身高即便是垫起脚尖,想要看清里面的战况,也是根本不可能。

站了片刻,转身想要离开,突然,莫卿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然然,这里这里,快上来。”

莫卿的声音本来就清脆,此刻又用了很大的劲儿喊她,顿时,原本围着看球的不少男生都回过头来,当看到是她时,处于青春期荷尔蒙分泌过剩的男生们,个个蠢蠢欲动。

下一秒,就有男生对她打招呼,“学妹,想看球吗?到我这边来吧。”

“我这个位置不错,来我这儿。”

“小学妹,如果你不建议,我可以贡献出我的肩膀。”

那人话音未落,立马引起四周学生的冷嘲热讽,“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

“他哪是癞蛤蟆,明明就是一坨牛粪啊。”

“哈哈哈哈哈……”

他们的七嘴八舌,让温心然脸色有些红,浑身觉得不自在极了。

她也没看他们,径直绕过人群,朝不远处高高的看台走去。

莫卿就坐在看台最佳的位置上,手里握着望远镜,见她过来,一把将她拉到身边坐下,然后将手里的望远镜塞给她,兴奋地说,“快看,我家小贱男投球姿势好帅。”

温心然看着被塞过来的望远镜,满头黑线,“卿卿,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莫卿勾着她的肩膀,指着下面那一层层围观的学生,“这些丧心病狂的,我不过是稍微晚了几分钟而已,根本挤不进去,没办法,我只好去我哥办公室把这拿来了。”

“有这么好看么?”

温心然抬眸,看向远处的场地,只见身穿白色球衣和蓝色球衣的两队在厮杀拼搏。

因离得远,她根本看不清哪个是莫卿的‘小贱男’,便问,“你家肖简穿什么颜色的球服?”

“白色。”

“那么多穿白色的,哪看得清啊,太远了。”

莫卿收回视线,看着塞进她手里的望远镜,“猪,用望远镜看,这么远哪儿看得清。”

温心然皱了皱眉,

小声抗议道,“很白痴的。”

莫卿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姓温的,你的意思是说,我之前干的事都是白痴干的?”

温心然一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马道歉,“卿卿,我错了。”

“哼!”

“卿卿,不气了好不好?我一会儿请你吃麻辣水煮鱼。”

莫卿天生就是个吃货,一听到有好吃的,立马就妥协了,但还是将望远镜扔到温心然手里,强迫式的说,“我今天非要你白痴一下不可。”

“好吧。”

反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球场呢,她偷偷看一下,也没什么吧。

于是,拿起望远镜放在眼前,朝蓝白两队厮杀的地方看了过去……

……

每周五,A大就有一场篮球赛,非正式的,只是系与系之间的友谊赛。

这周是商学系和土木工程系的比赛,穿蓝色球衣的土木工程系,白色球衣的是商学系。

此刻,在场围观女生的目光都聚集在穿白色球衣的队员身上,一旁的啦啦队更是一遍又一遍喊着,“商学系,加油;莫向南,加油……”

甚至,连土木工程系的学生都忍不住叛变组织,对着场地的一道白色身影大喊出声,“莫向南,莫向南,加油加油加油。”

中场休息时,莫向南走到一旁,刚想去拿水,便有许多女生围了上来,手里不是毛巾就是水瓶,甚至还有人手里拿着扇子,给他扇着风。

他抬眸,淡淡地扫了一眼,“谢谢,我不需要。”

看着心碎了一地的学妹学姐们,吴铁和齐大鹏不约而同地出了声,“他不需要,我需要。”

但,原本心碎了一地的姑娘们,连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各自拎着东西回到场地边缘,这下子,换做他俩心碎了一地。

“凭什么?”

肖简走过去,将手里的水瓶丢给他俩,淡淡地说了一句,“就凭他长得帅,你俩长得丑!”

吴铁,“……”

齐大鹏,“…….”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们?

肖简走到莫向南身边,看了他一眼,见他深情不郁,便调侃着出声,“你家温小美人来了,不高兴?”

莫向南睨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薄唇抿得更紧。

一旁的吴铁忍不住插了一嘴,“你刚刚没听见那些男生在起哄?那是调X咱大嫂呢,老大哪能受得了。”

齐大鹏将手里的空瓶子扔在地上,咬牙切齿地说,“找个机会,收拾他们!”

莫向南看他一眼,只准备出声,却像是突然感受到了什么,抬头朝看台的方向看去,一看之下,原本紧皱的眉头渐渐舒缓开来。

篮球场虽然有看台,但距离打球的地儿有点远,所以学生更愿意围在场地边缘,而不愿意坐在看台上。

所以,整个大大的看台,只有她和莫卿。

此刻,她拿着望远镜看他,而他隔着喧嚣的人群,看见了她。

风吹过,让原本平静的心湖再次泛起涟漪。

见他表情有异,另外三人也忍不住朝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当看到举着望远镜朝这边看的温心然时,立马都激动了。

“老大,嫂子是在看你吧?”

“这不废话么?她不看老大,难不成是在看你?”

肖简看了温心然一眼,便将视线投向坐在她身边的莫卿。

只见她此刻正偏着头对温心然说着什么,虽然离得有点远,但他天生视力好,她那一脸的神采飞扬,还是映入他的眸底。

……

温心然拿着望远镜,正想着在五个穿白色球服的男生中找肖简,谁知第一眼,就让她看见了莫向南。

心一跳,原本想立马放下望远镜,但却在下一秒改变了主意。

因为,她恰好看到,那些围着他的女生,个个争先恐后地献着殷勤,她在想,他是拒绝还是接受?

当看到他拒绝的时候

,不知为何,她轻轻舒了口气。

此时此刻他站在篮球架下,微微仰着头正喝着水,凸起的喉结正随着他吞咽水的动作一上一下,不知是漏出来的水流还是汗水,正顺着他的喉结缓缓向下,流进他微微敞开的胸膛间。

或许是常年运动的缘故,莫向南身上的肌肉很发达,白色球服遮掩不到的地方,肌肉结实,纹理分明,特别是胳膊,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都爆发出阳刚的力量。

温心然看着看着,心跳如雷,先是耳根红了,紧接着,脸颊也红了起来……

就在她为自己的变化感到无地自容之际,原本没注意这边的莫向南,突然抬头朝她看了过来。

微微眯起的眼眸,当两人视线相撞的那一刻,她看见他漆黑的眸底滑过一道揶揄的光,下一秒,她又见他唇角微微扯了扯……

一把将望远镜丢给莫卿,随即,她捂着脸小声地哀嚎不止,“卿卿,你害死我了。”

莫卿拿着望远镜正准备看她的小贱男呢,听她这么说,立马问,“怎么了?”

温心然只摇头,什么都不说。

莫卿见她不出声,也没再问,拿着望远镜看了过去。

当看到自家二哥一直盯着这边看时,立马明了,放下望远镜,她笑得前俯后仰,“然然,你刚刚不会是在偷看我二哥吧?”

温心然将头抬起来,又羞又恼地举起拳头捶她,“都怪你都怪你,害得我出糗。”

“冤枉啊,我让你看小贱男,可没让你看我二哥。”

温心然咬着唇儿,脸颊绯红地反驳,“谁让他没事长那么高,把你家肖简挡住了……”

言外之意,她根本不是主动看的他,而是他自己主动闯进她视线里来的。

两人嬉闹了会儿,温心然想起还要去图书馆,便起身想离开,莫卿一把拉住她,“你不是说要请我吃水煮鱼么?”

“我先去图书馆一趟,你在这儿等我,我一会儿过来。”

莫卿紧紧地拉着她,开始耍赖,“不要,你在这儿陪我看完球赛嘛,我一个人坐在这儿好孤单好寂寞的。”

“孤单寂寞?”温心然有些好笑,“那你陪我去图书馆,找一本悱恻缠绵的言情小说,保证你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莫卿拍她一巴掌,“讨厌,反正我就要你陪我。”

温心然无奈,重新坐了下来,“真是败给你了。”

莫卿将头靠在她肩膀上,“还是你对我最好。”

“你家肖简又对你不好了?”

莫卿哼唧一声,神情幽怨,“他什么时候对我好过?整天不是凶巴巴就是冷冰冰,就跟我欠他多少钱似地。”

“那你也甘之如饴。”

莫卿神情突然有些低落,“然然,你说,如果他一直这样对我,我又该怎么办?”

一年两年三年……甚至更久她都能去等。

但她就怕,一直等下去的结果就是,他依旧待她冷漠疏离,如同陌生人。

那时,她又该怎么办?

莫卿的话,让温心然心头一酸,忍不住劝慰道,“不会的,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待他这么好,他怎么忍心?”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都沉默不语。

莫卿一直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没再用望远镜看比赛;温心然虽然眼睛看着球场,但心思却不在上面。

她在想莫向南,想他刚刚看她时的眼神和微微扬起的唇角……

比赛结束的时候,天也黑了。

温心然牵着莫卿的手,两人借着一旁的路灯,低着头小心翼翼地一步步下看台。

走下看台之后,两人都忍不住舒了口气,刚要牵手离开去吃饭,一道低沉而清冷的嗓音传来,“卿卿。”

心好似漏跳了一拍,她下意识地握紧了莫卿的手。

莫卿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听到莫向南在叫她,立马抬头看了过去,“二哥,有事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