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7 活体解剖,惊闻噩耗

尸体的解剖工作各个结束,他们就被徐敬尧带到了关押另外两个人的地方,这还没有走进去,施施就对佟秋练说:“好了,你就别进去了,我进去就成了,一会儿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你估计又要不舒服了!”佟秋练点了点头,倒是洛阳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毯子,递给了佟秋练。

佟秋练冲着洛阳轻轻一笑,洛阳只是别过脸,直接开门下车了,倒是徐敬尧特地叫了一个士兵在门口守着佟秋练,他们三个人就直接走了进去,其实佟秋练看着徐敬尧和施施的背影,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滋味,本来这两个人会是这个世界上面最亲密的人,但是现在却是这个世界最熟悉的陌生人。

三个人刚刚进入这个像是仓库一样的房间的时候,还没有进去就闻到了血腥味道,还有一种酸臭的味道,这种味道就像是饭菜变质一样,馊臭酸腐的味道,让施施忍不住的捂住了口鼻,倒是徐敬尧伸手递给了施施一块手帕,灰色的手帕,上面是红白相间的井字形方格,施施挑眉看了一眼徐敬尧!

“味道难闻,你捂一下吧!”徐敬尧的声音里面看不出来什么感情,倒是洛阳走在前面,洛阳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其实心里面看的比谁都明白,这两个人之间明显有猫腻,只不过洛阳并不八卦,就像是自己和周长安一样,中间的事情并不是旁人三言两语就能够说得清楚的。

“这手帕,你早就该扔了,留着的话,她不会生气么?”施施直接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口罩,她的包里面,别的没有,眼镜和口罩还是挺多的。

徐敬尧只是一笑,伸手推了推鼻梁上面的眼睛,锐利的眸子看着施施那和桃花一样粉嫩的脸颊,心里面划过了一丝酸涩,眼睛落到了施施刚刚遮住的红唇上面,“你原来不喜欢化妆的?说化妆会影响你解剖尸体!”

“是么?忘了!”施施戴上口罩,精致走在前面,伸手撩动了一下头发,她脖子上面紫红色的吻痕,瞬间出现在了徐敬尧的面前,徐敬尧的眸子瞬间黯淡了下去,握着手帕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施施的背影也是玲珑有致,袅袅娜娜的,施施侧过头看了一眼徐敬尧:“还不走么?”

施施的声音柔媚得像是能够滴出水的那种,徐敬尧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他曾经和施施说过:“你们施家真是富养女儿啊,你听听你的声音,就像是能够掐出水来!只要是男人听了都会受不了的,幸好你不是什么明星,不然追求者那么多,我压力很大的!”

“那是当然啦,我们施家这一辈女孩虽然不少,但是像我这么出色的着实不多,所以啊,你一定要好好对我!”施施那个时候说的没心没肺的,不过现在时过境迁,他们两个人居然走到了这一步。

施施是跟着洛阳进入这个地方的,从外面看,就知道这个地方密封性很好,外面有严密的监控和守卫,而大门打开的瞬间,按一股刺鼻的气味更是直接扑面而来,洛阳都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那秀气的眉毛都缩成了一团,首先就是这里面的光线很暗,施施微微抬头,就看见了天花板上面吊着的昏黄的灯,上面还绕着几个飞蛾虫子什么的!

不时会传来一些“噼里啪啦……”的声音,那是飞蛾触碰灯泡,被灼烧到的声音,“这里可真恶心!”因为这里没有别的陈设,也没有什么暗格什么的,所以一进去的话,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可以看得十分的清楚的,尤其是施施的目光定格在了那两个囚徒的身上面,尼玛……这还是人么?怎么和看得丧尸片里面的丧尸一样啊!

因为这三个人一开始最先经过的人就是施施了,施施算是第一个接触这三个人的人吧,也不过是几个月的功夫,现在这三个人死了一个,剩下的两个人也是奄奄一息的,半死不活的,双手双脚被绑住了,和死的那个人一眼,双手双脚的地方都是可以看见森森白骨的那种,两个人一个人是耷拉着脑袋,头是仰过去的,干瘦的可以看见他的喉管的轮廓,还有那个看着有些渗人的锁骨。

另外一个人则是侧着头,嘴角含着一抹十分怪异的笑,就这么看着施施,施施今天是一身姜黄色的短裙,也是十分的妩媚靓丽,这个人冲着施施就突然裂开了嘴,露出了那一口满是黄色黑色的牙齿,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看着十分的恶心,“嘿嘿……”从他的嘴巴里面也发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声,那笑声就像是从腹腔中发出来的,很沉闷,而且在空荡的房间里面,听着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两个人身上面虽然都穿着衣服,不过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上面都是被撕扯过的痕迹,褴褛的粘着一些血迹,可以看见里面那黑黄的皮肤上面满是血污,施施虽然解剖过很多的尸体,见过的恐怖的东西也不少,只是这两个人实在诡异,看得居然有些手痒!

“你觉得他们怎么样?”洛阳的声音清冽好听,就像是山上面留下来的清泉,还带着一些嘶哑,“他们两个人估计也是活不长了,前些天还专门给他们做了身体检查,他们的身体各项器官都已经严重衰竭了,所以……”

“他们这样子,留着用处也不大,要是能够做个*解剖是么的,或者还能有些用处……”洛阳倒是惊讶,这个女人的胆子很大啊,洛阳哪里知道啊,她第一次执行任务,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整整一周,眼前的这个女人,第一次解剖,那个兴奋劲儿,教授都觉得她是打了兴奋剂来的,尤其是看到尸体的时候,更加兴奋,害得教授都想要把她直接请出去。

这两个人的下面都是一些他们身体排泄出来的污秽之物,其实佟秋练上次来的时候还是没有的,“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的意识了,也没有什么生活的自理能力了,对各种疼痛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而且已经不进食了,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没有饥饿感了!”

“那这样的人留着做什么!”施施走过去,那个人还是冲着施施诡异的笑着,施施则是将这个人从头至尾的打量了一遍,没有看见洛阳和徐敬尧对视了一眼,洛阳清了清嗓子,“那个,你刚刚说了*解剖么?”

“是啊,怎么了?”施施倒是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两个人之间的互动,还在专心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这要是能够把他体内的某些器官带回去,倒是不错,毕竟自己的那些收藏里面,还真的没有这么多枯竭的脏器呢?

从词源上来说,*解剖是指为为生理学或病理学科学研究,从而对活着的动物进行的解剖。而对于人的*解剖,也是长期被用于人体,只不过这个东西,一直以来都是人们争论的焦点,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发生在二战时候的*解剖事件了。

被誉为“解剖学之父”的希罗费罗,即在亚历山大的世界上第一所医学院的创建者,曾被特士良指控解剖了至少600名活人囚犯。在近代史上,战时纳粹的约瑟夫·孟克,以及日本军国主义(731部队、九州帝国大学医院的石山福二),均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各自在其集中营囚犯身上执行了*解剖。

所以*解剖这种事情提起来的时候,在人们的印象中都不是什么太好的东西,施施见洛阳久久没有动静,就回头看了洛阳一眼,“怎么提到*解剖了?你们该不会……”施施的话说完,洛阳只是点了点头,而施施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又看了看徐敬尧,徐敬尧同样也是点了点头。

“这里是军部,你们军方真的允许实施这种实验么?你们没有搞错吧,你们可别来忽悠我,我可是知道,这个东西,有些国家是明令禁止的,要是被人发现了,你们就算了,我可就惨了,你们找别人吧!”施施耸了耸肩膀,她不过是随口一提,毕竟在她还在学校的时候,教授就有专门讲过*解剖这种事情,这事情可以说是十分残忍的,只不过施施心里面却有些亢奋罢了。

“这事情上面已经给了批注了,放心吧,这里是上面的批文,要是没有上头的命令,我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这个事情!”洛阳说着从上衣的口袋里面掏出了几张纸,施施狐疑的接过纸,她能说,她现在很兴奋么?

特么的,要不要这么刺激啊,一来这里就让自己碰到这种事情么?不过施施毕竟也是个演员,她虽然心里面十分的兴奋,但是表面上面却装的十分的淡定,还蹙着眉头,装作还在努力思考,特别难抉择的样子,洛阳死死地盯着施施,不懂施施到底答不答应,其实施施心里面那个激情澎湃啊!

“咳咳……这个,我先和小练商量一下吧,毕竟这几个解剖项目都是挂在她的名下的!”徐敬尧和洛阳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施施则是加快了脚步奔上了车子,“小练,小练,我和你说个事,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

佟秋练正在埋头看报告,听见施施这么兴奋的模样,就抬头看了一眼,又把视线转移到了报告上面,施施一看佟秋练无视自己,直接将从洛阳那里拿来的文件直接按在了佟秋练的报告上面,“自己看看,我就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

“*解剖?”佟秋练的瞳孔也是不自觉地收缩,佟秋练快速的将报告看了一遍,“说的是里面的那两个人么?”施施点了点头。

“这事情我很早之前就想过了,不过北辰不同意,他们顾家那边也是不允许这种解剖实验的,所以我就憋了很久了,这下子倒是很好,正好给了我一个人大展拳脚的机会,哈哈……小练,你这次幸亏你叫我过来了,那里面的两个人真是恶心到家了,大小便失禁啊,要是被顾北辰那家伙看见,估计又要恶心上了半天!”

施施一想到顾北辰那浑身的臭毛病,也是觉得够了,洁癖就不说了,那强迫症什么的,也是醉了,要是被他看见场面,少说也要洗个半宿的澡!

“其实我知道有的监狱里面为了满足科研与教学对*解剖所需健康人体的需要,出台了一项规定:凡是监狱的服刑人员或者死刑犯,可以自愿申请接受*解剖,被用作*解剖的实验材料,将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由专门的人体解剖官进行宰杀。”施施点了点头,佟秋练和警方这些打交道比较多,所以关于监狱什么的,知道的东西也是多一些。

“为了保证实验材料的品质,受刑人员要求必须是年龄在18至28岁之间的健康男女,男性要求身高不低于1。80,健美阳刚,咳咳……那个地方最好也发达,女性要求身材娇好,五官端正。他们在被*解剖前,必须经过饲养,体检,消毒,麻醉种种严格的操作程序,才能上解剖台。”佟秋练翻了翻后面附着的资料,“这两个人都已经这样了,真的有实验的价值和需要么?”

“小练,你还能别想那么多么?我们只是负责解剖,完了将结果给他们就成了,这些有没有价值什么的,压根就不是你应该考虑的范畴好么?真是的,你倒是想得多了,你又不是警察,罪犯什么的,和你的关系不大好么?”施施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真是的,“好啦,那你要去观摩么?这可是难得一遇的哦?”

“毕竟这些*解剖一般是用作实验比较多,像我们这些从事法医的,是根本不会接触到这些的,所以……”佟秋练伸手摸了摸肚子,宝贝,忍一下好吧,试试就知道,佟秋练不可能会放弃这么大好的事情!

医院这边的王雅娴半夜又开始癫狂了,自从知道了令狐泽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一无所知的时候,那种像是被人扒光了身子窥探的感觉,让王雅娴的心里面发狂,她和令狐泽结婚这么多年,王雅娴一直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完美的形象,无论是在一开始对待赵曼枝的态度上面,还是之后持家对各种问题的处理上面。

王雅娴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那种大方优雅,得体宽厚的那种,王雅娴一直努力的让自己扮演好令狐家主母的角色,但是现在告诉她,她最丑陋的一面早就被人知道了,还是那个自己最在乎的枕边人,王雅娴的心里面怎么过得去啊!

令狐默晚上面是没有办法在里面守夜的,令狐默自从知道了居然是自己的母亲杀死了佟秋练的母亲,而之后佟清姿的事情也很有可能是王雅娴所为,就像是一盆凉水从他的头顶直接浇筑下来,让他遍体生寒,而他将这件事情和令狐乾说了之后,长久的沉默之后,令狐乾那边只是幽幽的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叹息声音。

病房里面是两个值班的女民警,令狐默则是坐在外面,医院的灯光是白炽灯,灯光冷清的没有一丝的感情,冷漠得让人觉得有些寒意,医院的冷气一直都是开得很足的,这让令狐默又一次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令狐默刚刚紧了紧身上面的衣服,突然里面就传来一声疾呼声音,令狐默和门口的两个男民警立刻冲了进去,王雅娴此刻正躺在病床上面的,被子是被掀翻在了地上面的,王雅娴躺在床上面,整个身子是蜷缩在一起的,就像是母体中的婴儿一般,但是整个身子都在战栗,令狐默他们进来的时候,打开了病房的灯,灯光下面,他们看见了王雅娴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苍白的有些吓人,尤其是面部还在不断地抽搐,整个身子也在微微颤抖,两个女民警伸手想要按住王雅娴,但是王雅娴喉咙里面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像是痛苦的呻吟,她们却阻止不了王雅娴的战栗。

令狐默当时整个人是懵的,直到医生护士鱼贯而入,从他的身边一个个的擦过去,令狐默看着两个护士直接将王雅娴按住,没有一丝的感情的,死死地按住,而那个医生则是检查了一下王雅娴的瞳孔,鼻子嘴巴什么的,直接拿出了一管镇定剂,这镇定剂还没有注射呢,王雅娴突然就开始大喘气了,这可吓坏了所有人。

“按住她!”男医生的声音突然提高,那两个护士也是死死地抓住了王雅娴的四肢,而别的人也很快的加入了这个阵仗,几个人就把王雅娴死死地按住了,那个医生直接上前,将镇定剂,直接推入了王雅娴的静脉中,“准备呼吸机,她之前有没有什么哮喘的历史?”

令狐默愣了一片刻,想了一会儿,“听母亲说过,在她小时候得过哮喘,但是之后就没有发作过啊,那刚刚是……”男医生点了点头,又重新检查了一下王雅娴的情况,一开始的时候,身子还是在战栗,但是慢慢的,这种情况就缓和了不少,渐渐地她的身体就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直到就想睡着了一样,令狐默长舒了一口气,他虽然手上面也不是干净的人,但是在面对自己至亲的人在自己的面前这般模样的时候,令狐默发现自己的双手居然在忍不住的颤抖,他只能将双手死死地攥着,放在口袋里面,努力地让自己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一下!

很快的,大家看到王雅娴没事,守了一会儿,就纷纷准备睡觉了,毕竟大半夜的折腾,谁也受不了啊,“那个,你先看一会儿,我实在困得不行了,过两个小时换我!”病房里面一个女民警和另外的人商量说!一边说着一边打着哈气!

“行吧,我先守一会儿!”那个女民警坐在床头,也打了个哈气,已经两点多了,她们在守四五个小时,轮班的人就来了,真是的,大半夜还要折腾,也是不省心的,那女民警叹了口气,又看了看时间,真是长夜漫漫啊!

而王雅娴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自己刚刚那种战栗癫狂的状态王雅娴是有印象的,王雅娴现在还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呼吸有些难受,而王雅娴最后意识模糊的时候,清楚的听见了哮喘什么的,难不成是哮喘发作了,她还自己的哮喘已经不会再发作了。

王雅娴微微眸子转动了一下,发现房间里面的灯光很暗,外面的白炽灯很亮,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的,而那个本来看守王雅娴的女民警已经趴在床头睡着了,王雅娴手指动了动,发现双手都麻痹了,动不了,而浑身酸疼的难受,王雅娴深深地吸了一口氧气。

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嘴角忽然就扬起了一抹弧度,她努力地动了动手指,直到感觉到了自己的手指能够动弹了之后,她缓慢的抬起了手臂,她的手是惨白的、毫无血色的,她慢慢的将手放到了自己的氧气罩上面,慢慢的将氧气罩拿了下来,在氧气罩被取下来的瞬间,她使劲的吸了几口氧气,王雅娴,你果然还是怕死的!

氧气罩被拿到了一边,王雅娴就开始觉得呼吸困难了,她的手指死死地扣住了氧气罩,但是却没有将氧气罩再重新戴上,她慢慢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能够呼吸的氧气越来越少,慢慢的王雅娴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都慢慢的变得模糊了!

而咬着嘴唇,赵曼枝,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谁让我喜欢的人爱上了你呢,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输过,却在一开始就输给了你,我知道你不曾对阿泽有过幻想,但是你的存在对我来说就是个威胁啊,赵曼枝,这辈子我欠了你的,现在我要来换给你了!

王雅娴的脑子里面此刻划过了许多的人影,包括令狐乾和令狐默,这是她的骄傲啊,令狐泽从来都不曾真正的属于自己,而是这两个儿子,却是真的让她觉得骄傲的,或许剩下他们是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了吧!

阿默,妈妈,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阻挠了你的爱情,我明明知道和一个不爱的人生活,有多么的痛苦,但是我却让你经历了这样的事情,阿默,佟秋练不适合你,她已经结婚生子了,你会遇到一个好姑娘的,阿默……对不起!王雅娴这么想着,一行清泪从她的脸颊滑落,落入了枕头里面,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只留下脸上面的泪痕还不曾消退。

阿泽,若是可以的话,下辈子我一定不要遇见你,你真是残忍啊,你怎么可以欺骗了我这么久,你为什么在爱着另一个人的时候,和我能够如此那般的虚与委蛇呢,每一次你对着我微笑,我都觉得无比的满足,但是其实你的心里面已经对我厌恶至极了吧,你是这世上面最残忍的人,下辈子……不对,下下辈子,我都不要在遇见你了!

没有你的话,我仍旧可以高傲的活着,我还是原来的自己,我仍旧是不可一世的大小姐,但是遇见你之后,我变得卑微了,小心翼翼的讨好,一点一点的试探,无时无刻的观察,我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阿泽……可以的话,我宁愿从来不曾遇见你!

王雅娴想了一会儿,而呼吸的越来越困难,人本能的求生*让王雅娴想要再吸一口氧气,但是王雅娴的手死死地扣住氧气罩,脑子里面浮现出了赵曼枝最后的几句话!

“王雅娴,你也一定会遭到报应的,一定的……”这个女人一辈子活得温婉,温柔可人,这是王雅娴认识赵曼枝二三十年中听过她说的最毒的一句话,而这句话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折磨着王雅娴,现在终于遭到了报应了,哈哈……赵曼枝,我来陪你了,我来赎罪了,我终于知道,死亡原来是这么简单,但是又是这般恐怖的一件事情!

王雅娴的眼睛闭起来的最后一刻,引入眼帘的是房顶上面的那盏白炽灯,王雅娴觉得自己的眼皮很重,她最后还是闭上了眼睛……“哗啦——吧嗒!”氧气罩掉落在了地上面,将那些电源线什么的也整个拉到了地上面!

而房间里面的包括外面的几个人都被弄醒了,那个趴在王雅娴床边睡着的女民警揉了揉眼睛,“氧气罩怎么掉了!”因为王雅娴的嘴角还带着一抹清浅的笑意,所以女民警完全不会将事情往那个方面想!

“真是的,赶紧给她戴上,别一会儿出了问题了,脏了没啊?需要消毒么?”另一个女民警是睡在沙发上面的,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就翻了个身,面朝里,继续睡了,那个女民警看了看氧气罩,很干净啊,有什么呢,真是的,那个女民警打了个哈气,还是将氧气罩给王雅娴重新戴上了,但是刚刚戴上她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一般戴上了氧气罩,患者呼吸的话,就会有一些呼出的气体喷洒在氧气罩上面,上面会有一些雾气的,但是这个……为什么没有了,那个女民警的心头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她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颤颤巍巍的伸手摸了摸王雅娴的颈部动脉!

身体还是有温度的,应该是她的呼吸比较微弱的原因吧,女民警的手慢慢的从王雅娴的脖子处移动到了颈部动脉的地方,“啊——”一声尖利的嘶吼声音,瞬间滑过了沉静的夜幕,将所有人从睡梦中拉了起来,所有人都是一个激灵,而那个睡在沙发上面的女民警更是直接从沙发上面翻了下来!

令狐默和两个男民警直接拉门冲了进去,“怎么回事!”一个男民警的声音还带着刚刚睡醒的固有沙哑,他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死了,她死了……”女民警的脸色惨白,伸手指着王雅娴,颤颤巍巍的,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弄得所有人心里面都是“咯噔——”一下,“那还等什么,叫医生啊,赶紧的!”那个男民警的话没有说完,医生已经赶了过来了,这女警察的一声尖叫,就是别的楼层都听见了好么?

医院这种地方本来就是十分空旷十分安静的,声音在里面还会回响一段时间的,他们又不是聋子,哪能听不见啊,这不就赶紧过来了么?

那医生跑过去,直接就检查了一下王雅娴的身体,“不好意思,已经没有必要抢救了,已经走了……”令狐默完全是懵的,和刚刚一样,那医生叹了口气,走到令狐默的身边,“令狐总裁,您节哀顺变吧!”

这些天都是令狐默在医院陪着王雅娴的,医院的这些医护人员也是看的清楚明白了,这令狐总裁虽然看上去冷的有些不近人情,说话做事都是淡淡的,但是却是是个孝子,就是这几天办公都是在医院里面的,他们想着王雅娴的突然离世,对于令狐默的打击应该很大吧!

医生见令狐默没有回应,以为他受到的打击过大了,叹了口气,摘下了脖子上面的听诊器,就往外面走,胳膊却突然被一股大力拉扯住了,“为什么不抢救……”令狐默的声音很冷,那医生看着令狐默那脸,黑面神一般,眼神森冷的看着自己,都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那个……”

“我问你为什么不抢救!”令狐默的声音陡然提高,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心脏都陡然快了两拍,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而那个医生显然是被吓到了,尤其是令狐默此刻的手还死死地攥着他的胳膊,很疼,令狐默本来就是军人出身,力气那是有的,更何况此刻更是使了死力了,那医生都觉得令狐默的手可以捏到自己自己的骨头了,也可以感觉到来自令狐默身上面的戾气。

“那个……令狐总裁……令尊已经去了,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您还是……”医生说着示意一边的两个男警察,两个人立刻会意,上前想要将两个人拉扯开来,但是令狐默却是纹丝不动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医生,那双眼因为经常熬夜的缘故,双眼都充斥着红血丝,而幽邃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你,让那个医生浑身都打了个冷战!

“都滚开——”令狐默的声音不算大,但是却十分的有威慑力,就是上前拉扯的两个警察都是被吓了一跳,“为什么不抢救,你是医生,病人要死了,你为什么不去抢救!”令狐默此刻双眼充血,脸都涨红,足以见得他此刻有多么的激动!

而那个医生也真的是觉得很无奈,自己的胳膊,感觉像是骨折一般的难受,医生的眉头皱了起来,整个人的额头上面都沁出了细汗真是要死了。

“没有必要抢救了啊,人都死了,还要抢救做什么!”那医生也是突然吼了一声,倒是吓到了周围的人,这两个人都是疯了么?而那个刚刚被吓坏的女警察也幽幽的说了一句,“确实是已经死了!”

令狐默突然就颓然的松开了说,突然冷笑一声,直接转身拨开人群,走到了王雅娴的面前,“这里是死了,不是还在笑么?她在笑啊,你们都瞎了么?你们都没有看见么?她在对着我笑呢,怎么可能是死了呢,你们都在胡说什么……”令狐默走过去,伸手直接握住了王雅娴的手,“你们看,还是有温度的!”

众人默然,都是在心里面叹了口气,不着调该说些什么,其实在王雅娴死亡的时候,他们也想过了令狐默或许会有的反应,但是却是怎么都不曾想过令狐默的反应会是这样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上去劝慰。

周长安本来就是在警局睡觉的,他在C市又没有家,自然是在警局睡觉了,这刚刚整理了一下今天的资料文件什么的,刚刚睡着没有多久,手机就忽然响了,周长安踢了一下桌子,“特么的,谁不想活了,还给不给老子睡觉了!”周长安接起电话,“喂——”

“周队长,王雅娴死了!”周长安此刻脑子却忽然就清明一片,他愣了半分钟,“你刚刚说什么!”周长安看了看桌子上面的钟,此刻还不到五点钟,外面还是很黑的,周长安怎么忽然觉得这么冷的,他顺手拿起空调遥控器将空调关了,空调发出的乌央的声音瞬间停止了,此刻显得格外的安静,周长安都能够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王雅娴死了,在医院,自杀!”周长安直接挂了电话,直接冲到了赵铭他们休息的地方,将一个个的都叫了起来,“赶紧的,去医院,王雅娴出事了!”赵铭、李耐他们还是晕乎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到什么死了什么的,也就穿了衣服,就急匆匆的奔上了医院。

周长安想要给令狐乾打个电话什么的,令狐乾的电话却是怎么都拨不通的,特奶奶的,关键时候掉链子,怎么这些当兵的每天和国家领导人一样忙,难怪别人都说,千万别和军人结婚,这要是想要离婚,都找不到人,出个任务几个月半年的,能见到个鬼啊!

周长安又直接拨打了洛阳的电话,洛阳此刻也已经睡了,她听见这铃声整个人就坐了起来,伸手抓了抓头发,因为她给周长安设定的铃声是特别的,所以洛阳此刻是整个人直接跳起来的,她看着手机一闪一闪的,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喂——”

“知道令狐乾在哪里么?我找他有急事!”其实在没有接起电话的时候,洛阳的心里面是有着一丝小雀跃的,不知道为什么,还带着一些小紧张,洛阳甚至还扒拉了一几下自己的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但是周长安的声音传来,洛阳的心陡然一凉,她打开灯,才五点钟。

“你找他什么事情!”洛阳的声音变得公式化,客套清冷,周长安觉得更凉了,伸手将车子里面的冷气关掉,“你要是有急事,我去宿舍叫他!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面!”

“什么,一个院子里面,洛阳,你和一个男人住在一个院子里面,你还是个女人么?”洛阳将手机远离自己的耳朵一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们在共同侦办一个案子,一个院子怎么了,又不是一张床,这么大声干嘛!

“行了,直接说有没有急事吧!”洛阳揉了揉耳朵,“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洛阳现在不想听见他的声音,但是洛阳还是直接下床,因为睡觉前太困了,所以洛阳衣服都没有脱,只是脱了个外套而已,她直接打开门,走到了隔壁的屋子,伸手敲了敲门,里面很快有了动静!

“怎么回事?”令狐乾只穿了个短裤,就走了出来,洛阳只是瞥了令狐乾一眼,“你的电话!”洛阳将电话交给了令狐乾就靠在令狐乾的门口打了哈气,“喂——”令狐乾有些恼怒,手机忘记充电了,估计自动关机了吧!

“你的母亲去世了,在医院里面,您赶紧过来吧!”周围很安静,洛阳都听见了周长安的话,只是有些担心的看着令狐乾,令狐乾呆呆的将电话交给了洛阳,“麻烦你了,回去穿些衣服吧,现在有点冷!”令狐乾说着居然拍了拍洛阳的肩膀!

周长安在那边听着整个人的脸都绿了,洛阳点了点头,“明明穿得少的那个人是你吧,你节哀顺便吧!”令狐乾点了点头,其实两个人不过是点头寒暄了几句而已,这在周长安听来,这绝对是在柔情蜜意啊,洛阳,你厉害哈,我刚刚和你说了令狐乾不错,你们这就是好上了,你有没有和我知会一声啊!

洛阳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看电话,“周长安,你还不挂电话?你是准备听什么!”周长安一时语塞,额……他是不想要听什么的,只是……

“你管我,洛阳,现在不在京城,你可不能随便乱来,你要是真的想要和令狐乾在一起,那也要回去问一下你们家的老爷子吧,你可不能就这么和他好上了,要是以后你们家不同意什么的,你说你……”

“周长安,我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啰嗦呢,我和谁在一起,和你有什么关系么?我爷爷同意不同意和你没有关系,再者说了,我爷爷也不见得有多么喜欢你啊!行了,没事就挂了,我忙着呢!”洛阳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洛阳说的倒是实话,自从被周家退婚之后,洛家在京城有一段时间都是有些抬不起头的,人家不明着说,背地里面都说洛家那个女霸王把自己的夫婿给吓跑了,倒是把洛老爷子气得不轻,洛阳轻轻一笑,倒是满脸的苦涩!

而周长安被洛阳数落了一通之后,看了看窗外,觉得头很疼,洛阳这是怎么了,但是一想到令狐乾,他的心里面又开始堵得难受了!哎……是啊,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这个女霸王要是嫁出去了,那自己不也是可以逃离苦海了么?想到这里,周长安突然一笑,只是他的心为什么会有些疼!

------题外话------

月初这周会开始上课,所以会比较忙一些,估计会有几天不会按时更新,不过不会断更的,哎……学生党真是伤不起啊!

关于很多人会留言说想看施施和顾北辰的故事,或者洛阳和周长安的故事,也有想看童养夫的故事的,下一本是应该会写系列文,但是男主女主只有一对,对吧,所以大家想看谁的,可以去投票,也可以留言给我,我会综合一下看看下一本该写谁的,好啦,就啰嗦到这里了!

对了,有评价票的亲们,甩给我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