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6 三个女人一台戏

这一夜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的那种,王雅娴在床上面辗转反侧,却是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安然入睡的,一想到赵曼枝的事情,她的心情就是久久不能平复,她知道令狐泽对赵曼枝的喜爱,也清楚他对赵曼枝的执念,她一想到这么多年两个人同睡一张床,她就觉得心里面有些发毛。

这个男人的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王雅娴坐在床头,此刻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这里有几个值班的民警,两个男的警察在外头守着,里面是两个女民警,其中一个人已经靠在座椅上面睡着了,而另一个人则是拿着一份报纸,有些昏昏欲睡!

那份报纸王雅娴看过了,说的是萧寒和佟秋练的婚礼,王雅娴在看到了萧寒活着的时候,心里面恨不得将报纸撕碎,凭什么佟秋练她就可以得到一切,为什么她的家庭却要变得支离破碎,为什么,王雅娴心里面那个愤懑啊。

此刻的王雅娴就是阶下囚,警方已经对她进行了严密的看守,而且白天他们已经调查了她的银行账户,已经证实了她曾经先后两次给境外的银行账号汇款,王雅娴说不清楚缘由,此刻警方已经打算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涉嫌非法购买危险品致人死亡等多个罪名对她进行起诉,王雅娴从来没有觉得如此颓败!

而此刻针对令狐泽的突击审问也正在进行中,“令狐司令,很多事情我们调查的很清楚了,沈氏夫妇一家三口,佟齐的死亡和您都有着莫大的关系,而您的妻子居然涉及到了境外的贩毒网络,和他们有联系,这就让我们不得不浮想联翩了?”

周长安看了看时间,已经审问了快五个小时了,令狐泽一直都是在和他们打游击战,说话不多,每一次说的话,他们也并不满意,“其实这件事情我们大可以申请对令狐上校进行调查的,一个是负责查办案子的军官,一个是涉嫌买卖危险品的母亲,我想您也不想看着令狐上校的前程就这么毁于一旦吧!”

周长安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这么一番话,令狐泽果然挑眉看了周长安一眼,这事情确实要是追究起来,令狐乾或许真的可能受到牵连,毕竟谁都无法证明令狐乾真的不知情。

“沈家的案子我已经承认了,关于佟齐,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打算解决他,毕竟我和他也是相识一场,感情真的不错……”不错个毛线啊,惦记着兄弟的老婆,尼玛,现在说什么感情不错,骗鬼呢,你惦记别人老婆的时候,怎么不说这种话啊,周长安在心里面默默地开启了吐槽模式,“只不过我也知道,帖子的事情迟早都会被证明是个错误,佟齐迟早会被放出来的,到那个时候,上头对他绝对是各种补偿,沈家的事情迟早会被暴露,而我……”

“而你也迟早会被暴露出来的,到时候上头查下来,你涉嫌私自运行被禁止武器的事情也就会被爆出来,到时候,不仅仅是不能在军部待不待得下去的事情了,而是你们整个令狐家在华夏能不能立足的事情了,而令狐家在你的心里面一直很重要,对么?”

既然可以为了家族的荣誉放弃了为心爱的女人沉冤昭雪的机会,更别说为了令狐家杀死自己的兄弟了,这个男人的可以说不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冷酷无情,内心更是残忍嗜血。

“看你的年纪也不大,应该还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或者是当一样东西在你的心里面占据着重要位置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吧!”周长安只是伸手敲了敲桌子,他还真的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也许等你遇到那个人你就明白了,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做就能够做的,许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家族的兴衰荣辱,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个错误!”

“所以你指使何靖杀死了佟齐么?”令狐泽靠在凳子上面,挑眉看着周长安,“何靖已经死了,不过何靖的死亡时间和佟齐的死亡时间未免过于巧合了,再者说,何靖和你的关系也是不一般吧,何靖开始参军开始,多次都是参与由你指挥的作战,听说对你的话是言听计从的!”

“这件事情是我安排的,佟齐一天不死对我来说就是个累赘,尤其是在之前我去监狱看了佟齐一次!”令狐泽说的这个事情是可以查证的,因为在监狱那边是有记录的,看望佟齐的人那段时间不少,许多都被挡在了外面,不过令狐泽是进去看望过。

“我当时就觉得佟齐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和我说了那么一番话呢……”令狐泽喜爱你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佟齐也是个傻子,他和佟齐认识了大半辈子了,两家的关系一向很好,所以令狐泽和佟齐也算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

令狐泽去监狱看望佟齐的时候,佟齐穿着蓝白相间的监狱服装,头发也被剪短了,脸上面满是沧桑,明明刚刚进去也就是一两天的时间,但是就像是过了几年一般,佟齐的眸子都是暗淡的,没有一点的神采的,当看见了令狐泽的时候,眸子闪过了一丝异色,“阿泽,没有想到你会来看我!”

令狐泽只是装着满脸的无奈:“最近事情真的特别多,也是没有办法,没有顾得上来看你,你在里面还好么?其实网络上面的事情,我们都明白不是真的,上头已经派了纪检机关下来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是么?”佟齐说的无奈,佟齐的眸子深不可测,令狐泽看不懂,因为佟齐的这句话似乎是在探究什么,询问什么,令狐泽的心里面很不舒服,“阿泽,有些事情,我都明白,这些天我就在想,你和我们兄弟二人相识这么久,我一直以为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是比较好的,原来我想错了!”

令狐泽顿时心里一惊,看着同期的目光也带了一丝锐利,而佟齐只是冲着令狐泽微微一笑,这种笑容是佟齐标志性的笑容,不带任何的倾略性,只是微抿着嘴角,令狐泽清晰地看到佟齐的额头和眼角都平添了一些皱纹,而此刻佟齐笑得自然,那皱纹中仿佛都盛满了笑意,只是令狐泽为什么觉得这笑容那么的悲伤呢。

“我们的关系不是一直很好么?”令狐泽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他一直清楚佟齐是聪明的,无论是在学习还是工作方面,佟齐一直都表现得十分出色,而从事政治的人一向都是嗅觉敏锐的,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什么么?令狐泽压根不敢往下面想象!

“是啊,我一直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好,我从政,你参军,我们总是有许多聊不完的话题,我还天真的想着要是小练能和阿默在一起,亲上加亲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清然喜欢阿默,佟修我是了解的,只是我比较失望的是,为什么我似乎感觉到了那件事情当中,有你的痕迹!”佟齐说的自然是绑架案的事情。

令狐泽是完全不曾想过佟齐的嗅觉居然可以如此的敏锐,令狐泽的脸上面没有一丝的表情,你完全看不懂他此刻的心里,“你在胡说什么,阿默是我的儿子,因为这件事情他的腿上面留下了终生的隐患,难道说这也是我设计的么?你未免想太多了,曼枝和小练我会帮你照顾的,你应该很快就会出来的!”

令狐泽说着就要起身离开,令狐泽承认,当时的他是有些慌不择路的,他想要远离这个地方,因为他总觉着佟齐像是已经看透了一切,佟齐只是坐在位置上面,因为他的手脚上面都戴着镣铐,不能轻易动弹。

令狐泽转身的时候,只听见身后的佟齐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叹息,“阿泽,我们兄弟这么多年,你的心里想什么,我都清楚,我相信你能好好照顾好曼枝的,我能不能出去……这个事情,是我能决定的么……”接着令狐泽就听见了伸手传来佟齐低低的笑声,这一刻佟齐的笑声仿佛是带着魔性的,让令狐泽有一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令狐泽说着,一个狱警就帮令狐泽打开了门,而身后的笑声却是越发的诡异,越发的渗人了。

令狐泽又结合刚刚佟齐说的话,心里面越发的不淡定了,佟齐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令狐泽的心里面怎么能够踏实呢,要是佟齐真的出来,到时候自己和佟修都会万劫不复的,“对不起了!”

“所以你当时出来之后,就已经下定决心,不能留下佟齐了是么?”周长安生活的周家可以说水也是很深,很复杂的大家族,周家不像是令狐家,人丁比较稀少,周家是人丁过于旺盛了,以至于这种争权夺利的事情几乎都是天天在发生的,只不过周长安在周家排行靠后,许多事情还轮不到他争,不过他的心里面都是明白的,所谓的兄弟!

有些人是真的把你当兄弟的,但是能够背后给你捅刀子的兄弟也是很多的,令狐泽只是一笑,“是啊,所以我很快安排了何靖进了监狱,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清楚了,何靖是个特种兵出身,制造一个自杀现场其实并不是很困难,让自己顺利摆脱嫌疑也不是难事,这事情就是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发生了!”

周长安还能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叹了口气,“好了,谈了这么久,你也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周长安说着走了出去,刚刚出去就看见了赵铭神色匆匆的从隔间走了出来,“令狐司令的案子其实基本上面已经明朗了,你这么神色匆匆,是有什么事情么?”

“军部那边打来的电话,有人想要见令狐司令!”周长安倒是没有想到,因为令狐泽涉嫌沈家和佟齐的事情之后,这本来围堵在警局门口的人就都呈鸟雀状,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这种时候大家都是不想惹祸上身那种,谁会想要见令狐泽,赵铭将那个人的联系方式交给了周长安,周长安看了看电话和姓名,整个人就顿住了。

佟秋练一大早还没有睡醒,就接到了令狐乾的电话,佟秋练揉了揉太阳穴,“行吧,我马上过去,你等一下!”佟秋练下楼的时候,就看见萧寒正在和小易说着什么,萧寒刚刚准备和佟秋练打招呼,佟秋练直接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安叔,麻烦您快点给我准备早餐,我等一会儿要去军部一趟,有些急!”

佟秋练说着就觉得有些头晕,佟秋练揉了揉脑袋,就急匆匆的奔去了厕所,“怎么回事?”萧寒显得格外的紧张,小易只是默默地拿起一个吐司,慢悠悠的抹着水果酱,“爹地,你能不能没事去补一下孕妇早期的生理反应啊,这种是很正常的反应好么?真是的,你确定你做好当爸爸的准备了么?”

萧寒愕然,被自己的儿子这么说,萧寒怎么突然觉得那么的臊得慌呢,萧寒转动着轮椅,走到了洗漱间的门口,楼下的洗漱间很大,萧寒直接推门就进去了,佟秋练刚刚洗了手,看了看萧寒,“难受了么?”

“没事!”这萧寒的轮椅就堵在门口,这弄得佟秋练也是出不去啊,“你还能出去么?”

“你亲我一口吧!”萧寒都已经憋了一夜了,差点憋出内伤,佟秋练不知道萧寒又是抽的哪门子风,只是定定的看着萧寒,萧寒本来受伤就是不能乱走的,在顾家也是在床上面一躺一整天的那种,困了就睡,这到了晚上面就有些睡不着了!

而昨天刚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就觉得这整个房间都是佟秋练的味道,但是佟秋练却在小易的房间,这中挠心挠肺,看得着吃不着的感觉真是特么的难受啊,“亲我一口,我就让你出去!”

佟秋练真是无语了,一大早的,这男人还能正常点么?佟秋练的心里面正反胃恶心呢,或许是到了孕吐的时候了,昨天唐医生刚刚和自己说要注意孕吐什么的,这不就来了,佟秋练只觉得嘴巴里面都是味儿,这萧寒也不嫌膈应得慌,佟秋练直接走过去,双手按在萧寒的轮椅上面,就准备将轮椅朝着后面倒,萧寒却直接单手环住了佟秋练的脖子,佟秋练身子前倾,两个人的嘴唇就贴在了一起!

萧寒不仅仅是尝到了佟秋练嘴巴里面清新的薄荷牙膏的味道,还有一丝苦涩的味道,而佟秋练却猛然抽身,“萧寒,你有病啊,我……”佟秋练还能说自己刚刚吐过么?

“吐了?”萧寒轻声询问,佟秋练点了点头,萧寒直接转动轮椅出去了,佟秋练刚刚出来,就看见了自己座位上面放着一杯温水,“要是难受,军部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找施施给你去解决,反正这事情顾家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你这样也不能工作!”佟秋练也正在想这个事情。

白少言毕竟还是个没有毕业的学生,让白少言主刀的话,还真的是有些不放心,佟秋练点了点头,而萧寒就直接拨通了施施的电话,这边施施正蜷缩在顾北辰的怀里面呢,昨天折腾了一夜,弄得施施现在整个人都浑身酸疼,这电话响了,施施就戳了戳顾北辰的胸口,顾北辰森冷的眸子猛地睁开,拿起电话,“喂——”

萧寒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八点多了,这两口子不会还在睡觉吧,这顾北辰的声音听着很火大的感觉啊,“我找施施有点事情!”萧寒这话说完,顾北辰直接把电话挂了,萧寒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都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佟秋练喝了口豆浆,“什么情况,不是接通了么?”因为两个人离的很近,佟秋练分明听见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的。

“不知道怎么的,又给挂了!是顾北辰接的电话!”佟秋练一边吃早餐,一边心里面想着,这两个人昨晚是折腾到了几点啊,顾北辰和施施都是那种作息时间还算是规律的那种人,尤其是顾北辰,真真是禁欲系的男神,这平时冷若冰霜,做事也是一丝不苟,认真的有些不近人情的,这倒是难得两个人睡到了八点多还不起床。

“谁啊?”施施趴在顾北辰的胸口,揉了揉眼睛,几欲起身拿过电话,顾北辰一只手讲电话放到一边,一只手伸手将施施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睡吧,没事!”

“没事谁一大早的给我电话啊,手机给我!”施施的这个电话是私人号码,并不是自己工作的手机,所以知道的人不多,施施就想着肯定是有急事的,顾北辰真是恨不得将萧寒撕成碎片,你们两夫妻都阖家团圆了,就不能别打扰我们么?

我都吃素这么久了,这好不容易施施回来了,你们一大早的来骚扰我们是几个意思啊,施施还是伸手拿过了电话,“萧寒的电话啊,肯定是有事的啊,你干嘛把他的电话挂了,真是的,太霸道了!”

“啊——”施施刚刚将电话回拨过去,顾北辰一个翻身,直接将施施压在了身下,直接就俯身在施施的嘴唇上面,脖子上面开始啃着,“好啦,别闹了,我现在双腿还难受呢,你真是的,还能节制一点么?”

“你的老公能力好,你都不高兴么?”顾北辰说着又扯开了施施的衣服,开始上下其手,萧寒看着电话回过来了,佟秋练示意萧寒接电话了,萧寒轻轻咳嗽了一声,刚刚接起电话,瞬间默然了!

就在萧寒愣神的时候,佟秋练直接将萧寒的手机夺了过去,这还没有拿到耳边,就听见了那头传来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这佟秋练瞬间脸就涨得通红,萧寒赶紧将电话夺过来直接挂断,“你的动作倒是挺迅速的啊!”

佟秋练只是埋头吃饭,小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妈咪,施施干妈说什么了么?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啊?”佟秋练真是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够了,一大早的就进行体育锻炼,这样真的好么?

萧寒直接给顾南笙打了电话,顾南笙这边刚刚陪顾珊然散步回来,“怎么了?这才刚刚回去,就想我了啊,对了,雪伦等一会儿去萧家给你检查身体!”

“麻烦你去叫一下施施,我有事找她……”顾南笙自然好奇了,这萧寒就小声的给顾南笙说了一下刚刚事情的经过,小易歪着脑袋,愣愣的问佟秋练,“妈咪,一大早锻炼身体不是很正常的么?为什么不能接电话么?是不是在进行剧烈运动,真的不方便接电话啊?”

佟秋练差点将嘴巴里面的那一口豆浆直接喷出来,剧烈运动,还真是童言无忌啊,要死了,佟秋练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

顾南笙直接上了楼,敲了敲他们的房门,顾北辰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了真是烦死了,而施施则是伸手抱住了顾北辰的脖子,“怎么样?还要继续么?”施施那分明就是故意撩拨顾北辰的,这弄得顾北辰立刻就心猿意马了!

但是门口的敲门声还在响着,顾北辰直接为了个浴巾,就打开门,“什么事!”顾南笙轻轻咳嗽了一声,这小叔身上面可真是战绩辉煌啊,顾北辰也自然注意到了顾南笙的目光,“到底什么事情!”

“小练要去军部有事情,但是她出现了孕吐现象,所以想要找施施姐帮个忙!”一想到军部,顾北辰更不高兴了,这徐敬尧还在那里呢这个男人明明都有自己的女人了,对施施还是虎视眈眈的,这让顾北辰怎么放心啊。

“不去!”顾北辰说着就准备关门,“南笙,你去回复萧寒,我等一会儿就去萧家接小练,让他放心!”顾南笙笑呵呵跑下了楼,顾北辰此刻就像是黑面神一样,刚刚关上门,就听见了浴室的关门声,而里面立刻传来了“哗哗哗——”的水声,居然还有小曲儿的声音,很高兴哈!

顾北辰在床头坐了一会儿,直接拧开了洗漱间的门就直接走了进去,“啊——顾北辰,你丫的混蛋,你怎么进来的!我在洗澡,你给我出去!”

“上次你洗澡的时候,门被我踹坏了,一直没有修,倒是挺方便的!”顾北辰直接从身后抱住了施施,施施都想哭了,这男人还能稍微节制一点么?为什么总是这么的精力旺盛呢,自己是该高兴呢,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等顾北辰开车载着施施去萧家的时候,施施整个人都是没精打采的,顾北辰戴着墨镜,虽然看不清那一对死人眼,但是施施也知道,这个男人在心里面肯定已经乐坏了,而且为什么我就和死人一样,动都不想动,这个男人却是神采奕奕的,哎……果然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就是这么大。

到了萧家,顾北辰还没有打算走,施施有些不乐意了,“你还不打算走么?还在这里是几个意思啊!”

“萧寒也不方便送你们过去,我待会儿送你们过去好了,反正我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我等会儿送你们过去!”施施点了点头,反正有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其实施施想得太简单了,这顾北辰哪里是没事,顺路啊,他就是去宣誓主权的,顾北辰这人本来占有欲就是特别强的那种,这暗恋喜欢施施那么多年,这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别的男人或许顾北辰还压根不放在心上面,这徐敬尧嘛……顾北辰怎么想都觉得不舒服。

佟秋练一上车子就觉得这两个人今天有点怪怪的,施施是一路上面都在倒腾着手机,给她的粉丝留言什么的,顾北辰则是自顾自的开车,倒是和佟秋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佟秋练因为提前和令狐乾说好了,所以当他们的车子缓缓地停在军区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门口站着几个人,其中就有徐敬尧和洛阳,令狐乾倒是不在,两个人低着头不知道在说什么。

佟秋练刚刚下车,徐敬尧就走了过去,徐敬尧在看到施施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顾北辰直接从车子上面下来,“小练和施施就麻烦你了!”这军区顾北辰是进不去的,所以只能送到门口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徐敬尧倒是毫不客气,顾北辰怎么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挑衅呢,顾北辰伸手扯过施施,在施施的耳边呢喃了几句,“不许和他说话,不许看他,不许搭理他,不许……”

“亲爱的,你的要求或许我不能答应哦,毕竟我这是在工作,总会有需要交流的地方的啊,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施施说着笑着踮着脚在顾北辰的侧脸亲了一下,不期然的顾北辰看见了徐敬尧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顾北辰哪里是觉得施施没有分寸啊,这个男人对施施的伤害那么大,施施又是那种自尊心特别强的人,而且是属于那种,你对不起我了,这辈子或许她都不会原谅你的,这一点顾北辰是非常清楚的,这不是怕徐敬尧这个混蛋嘛!

“我知道你有分寸,我就是怕某些人没有分寸,要回去的时候给我电话,我来接你!”顾北辰说着直接给了施施来了一记法式热吻,这施施本来就是那种十分随性的人,顾北辰固然是十分霸道的,但是这种霸道,对于施施来说一直都是十分受用的,施施还是蛮喜欢顾北辰的这份霸道的。

徐敬尧只是侧过头,只不过插在口袋里面的手却是死死地收紧,内心颇不平静,洛阳则是双手环胸饶有趣味的看着施施和顾北辰,这个人就是顾家的家主啊,果然是不一样啊,周身的气息怎么看都觉得不想活人,清冷孤傲,面若玉盘,长得倒是妖孽,只不过看人的眼神凌厉中透着一丝探究,让人觉得似乎浑身上下没有什么*的感觉。

施施推了推顾北辰,真是的,这大庭广众的,施施虽然乐于配合,但是也不想说真的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看着自己和顾北辰亲热啊,况且这周围各种目光纷纷射过来,这又不是拍戏,弄得施施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顾北辰这才松开手,看着他们一行人走了进去,施施直接戴着墨镜和口罩,军队中毕竟人多口杂!

“在门口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起来吧口罩眼睛戴上,现在才想起来戴啊!”佟秋练真的不明白顾北辰对施施的那种占有欲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不是说施施不吸引人,施施可以说就是个妖精,足以让一个人神魂颠倒,只是顾北辰毕竟不是一般人,见过的女人什么样的没有啊,却偏偏对施施一见钟情,怎么想都觉得奇怪吧!

“亲爱的,我要是那个时候戴上眼镜什么的,顾北辰那货指不定又在心里面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我可不想为了不值得人让他胡思乱想,既然很简单就可以让他安心,我为什么不做呢!”佟秋练只是一笑,倒是走在一边的洛阳转头仔细看着这两个人。

一个就像是明媚的太阳,一个就像是皎洁的月亮,乍一眼看上去两个人还真的像是最漂亮的花瓶,施施注意到了洛阳的探究的目光,冲着洛阳一笑,倒是一笑倾城百媚生,弄得洛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微微侧头咳嗽了一声,这女人为毛笑得这么的灿烂,我又不是男人,真是的!

施施倒是没有想到这个洛少校居然这么害羞,突然就玩心大起,走到了洛阳的身边,“洛少校,幸会啊,倒是很少见到女军官呢!”施施的声音柔媚得都可以掐出水来,这洛阳都是和男人待在一起的,从小到大也都是在男人堆里面混的,这见到的女人虽然也不算少,但是施施这种妖孽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洛阳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嗯”了一声而已,这弄得施施突然就笑了,“小练,我怎么觉着我是在调戏人家小姑娘呢,真是的,哈哈……洛少校,我又不吃人,你别紧张啊,哈哈……耳朵都红了,还真是可爱呢!”

佟秋练直接将施施拉到了一边,“行了,你可真是够了啊,这里是军队,不是你演戏的地方,怎么觉着你像女流氓呢,这真是和珊然在一起待久了!”

“没有好吧,我就是觉着洛少校很可爱啊,洛少校,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待在这边,你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常联系哦!”施施说着就从包包里面拿出了一张名片塞给了洛阳,洛阳看着手中镀金的名片,突然觉得心里面升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洛家没有什么女人,洛阳平时接触交往的也都是男人,所以突然遇到了这么女人的女人,洛阳还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行了,收起来吧,上面有我的私人号码,没事可以找我!”徐敬尧走在前面,在听到了私人号码的时候,徐敬尧的心里面还是觉得不舒服的。

很快的他们就到了解剖室里面,这里面已经有几个法医在等着了,他们几个人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尸体就*的躺在解剖台上面,倒是有些恶心,因为没有任何的衣服遮蔽,所以身上面的伤口什么的都可以看得十分的清楚。

佟秋练和施施是走在前面的,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尸体从头到脚,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是完整的,他的双手双脚都是溃烂流脓的那种,看着十分的恶心,而且手腕和脚踝有的地方都可以看见里面的森森白骨,这人身上面也是没有几两肉了,这瘦的皮包骨的,看着也是膈应的难受。

“好了,小练,你一边呆着去,我解剖就成了!”佟秋练点了点头,施施则是走到了尸体的旁边,其实佟秋练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了,之前的话,这个男人的身上面还穿着衣服,虽然看的出来身形单薄,但是也不至于这般的形销骨立。

施施则是直接拿着工具,就开始解剖了,那模样,怎么形容呢,仿佛她手下面的并不是什么尸体,而是一件艺术品,施施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惬意,但是下手却是十分的干净利落的,因为毕竟解剖是比较小心的一件事情,所以很多的法医,下手都是比较认真仔细,每一刀下去都是小心翼翼的,这到了施施的手里面。

他们只觉得这手下面的尸体就像是菜场的猪肉一般,随便切,施施这一刀下去,就直接切开了死者的胸腔的部分,发出了一股难闻的恶臭,他们都是纷纷捂住口鼻,这里面的情况其实和佟清姿的情况是很像的,里面的各个器官都呈现出了高度衰竭得现象,施施直接就手将死者的内脏什么的取出了一部分,“这些直接拿去化验,还有啊,我不喜欢开颅什么的,你们谁经验丰富的就负责开颅吧!”

施施其实并不是不擅长,只不过心理作祟的那种吧,就是不喜欢这种开颅检查脑部这种东西,施施则是悠然的慢慢的将死者的所有器官都取出了一部分,“话说这药性倒是挺猛烈的啊!”施施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解剖!

洛阳则是双手环胸撇过眼去,这看美女固然是赏心悦目的,只是这现在的美女,怎么看都觉得一点美感都没有啊,佟秋练则是坐在一边,一边的一个法医负责记录和录像,他怎么觉得这施施动作特别快呢,这还没有多大的功夫,这尸体都已经七零八落的,被开膛破肚了!

不多一会儿,施施就结束了,徐敬尧一直都在默默地看着施施,这不是徐敬尧第一次看施施解剖尸体了,只不过相比较之前的青涩稚嫩,现在的施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女人味儿,而且每一刀下去,都是干净利落的!

佟秋练解剖尸体动作是属于比较匀速的,不是很快,十分的认真仔细,但是施施却是手起刀落,十分的迅速,两个人明显是不同的,施施将刀子“哐啷——”一身丢在了一个器皿中,“行了,等化验结果吧!”

“你倒是每次都这么干净利落啊!”佟秋练冲着施施一笑!

“行了,你可别膈应我了,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为了教授布置的任务,我们俩加班加点的去解剖尸体,完了太兴奋了,拿着解剖完的刀子就削了水果,可把我恶心坏了!”这事情佟秋练怎么可能不记得,佟秋练一想到那个味儿,直接冲出了解剖室,到了外面就直接吐了起来!

“额……好像说错话了!”施施说着连忙脱下衣服,就准备出去,倒是洛阳快一步走了出去,伸手轻轻的给佟秋练拍了拍背部,“你这是怀孕了么?”洛阳的声音清冽和沙哑,佟秋练微微侧目,没有想到会是洛阳,点了点头。

“你要是早说的话,我们也不敢麻烦你了,你这是怀孕初期啊,在家好好养着才行!”佟秋练倒是没有想到看起来认真的有些不近人情的女军官,说话的时候,会是这般的温情,施施端了杯水出来,佟秋练漱了漱口,对着洛阳说了句谢谢!

“看不出来啊,很贴心啊!嘻嘻……洛阳同志,你的感情史如何啊,你这样的女人我倒是好奇什么样的男人能够入得了你的法眼呢!”施施伸手搭在洛阳的肩头,洛阳只是苦涩的一笑。

“我这种女人,或许男人都会敬而远之吧!”佟秋练不懂了,她不是和那个周队长之间,不过佟秋练也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就是洛阳一头热吧,那个周长安或许根本就不太喜欢这位洛少校吧。

“谁说的啊,我觉得你很好啊,哪个男人被你看上了,也是他的福分啊!”施施完全是说者无心,但是洛阳本来心里就不太舒服,被施施这么一说,更不是滋味了!

佟秋练却伸手握住了洛阳的手,洛阳的手比一般的女人手大一些,佟秋练的手保养得很好,白嫩纤长,但是洛阳的手,和一个男人差不多,上面很多的薄薄的茧子,比起萧寒的手都还要粗糙,尤其是虎口的地方,常年拿枪的缘故,茧子很厚,洛阳下意识的想要缩回手,佟秋练只是一笑,“你在这边也没有家,没事的话,可以来我家玩,或许我们之间还有一些共同语言!”

洛阳疑惑的看着佟秋练,共同语言?“你的事情你的心情我都懂,我和他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我们或许会有共同语言!”洛阳愣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其实洛阳的心里面憋了许多的话,但是却无处宣泄,她不知道该和谁说起,或许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或许也是因为洛阳觉着和佟秋练之后不会有什么交集,所以洛阳点了点头。

施施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只是无语望天,这世道都是怎么了,那个男人是不是脑子抽了啊,放着这么好的女人不要,偏偏要作死!

而远在警局的周长安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谁在骂我啊!周长安揉了揉鼻子……这到底是谁啊,不会是洛阳在背后骂我吧,真是的,这死丫头,去哪里了啊,也不知道给我来个电话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