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5 男人很多,可惜都不是你

萧晨真的是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是佟秋练冰冷的视线,从萧寒的身上面投射到了自己的身上面,然后佟秋练直接关门进去了,萧晨看着小易,压低声音,“这个明明不是我碰倒的,和我有半毛钱关系么?你凭什么污蔑我啊?真是的,大哥,这个明明是你……你怎么都不说话的!”

“爹地都已经被妈咪嫌弃得不行了,你还想让爹地被妈咪继续嫌弃么?真是的,背一次黑锅怎么了!”小易满不在乎的嘟囔着,萧晨还能说什么,为了大哥的幸福,为了自己的小侄女,牺牲就牺牲吧。

而里面的佟秋练,此刻正坐在唐律的对面,唐律穿着白大褂,干净利落的短发,皮肤很白,眉清目秀的,嘴角永远都挂着清浅的笑容,这样的男人在古代就是那种温润的翩翩佳公子,细长的眉眼都是带着笑意的,低头看报告的侧脸更是俊美异常,只不过佟秋练此刻哪里有心思看这些东西啊,唐律只是专心的看报告,也不说话,而佟秋练则是一直在游离,这两个人一沉默,就是十几分钟。

这可是急坏了在外面等着的萧公子一群人了,他们是完全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点动静都没有是怎么回事啊,萧晨的耳朵一直贴在门上面,这里面安静得像是没有人一样,而萧寒则是一直靠在门边,安静等着,但是内心其实并不平静。

“不好意思,让您等了这么久!”佟秋练终于回过神,“刚刚不是说要给我安排一些检查么?”佟秋练的话音未落,唐律就将几张纸放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上面都写着下面要检查的内容,佟秋练翻了翻,都是一些比较常规的检查。

“我陪你去吧!”唐律这话一说完,佟秋练怔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啊,陪我去?“怎么了,你不是想要气你的老公么?”佟秋练真是觉得整个人都开始臊得慌,这么明显么?唐律倒是一笑,这回萧晨算是听见了!

“大哥,那医生为毛笑得那么荡漾啊!”小易明显看到,萧寒的手已经死死地扣在了轮椅里面,小易只是在心里面默默地说了一句:爹地,你的手不疼么?这妈咪摆明了就是骗你的啊,也就是气气你而已,怎么弄得这么不淡定啊!

很快的,门就被打开了,“回去之后,记得别再涂抹化妆品了,对孩子不好,你要是有事情的话,可以直接打我电话!”唐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笑意,佟秋练点了点头,萧寒怎么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猫腻呢!

“小练,我们现在做什么!”其实萧寒现在完全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佟秋练怀孕生产的时候,萧寒都是不在的,所以萧寒对于怎么照顾孕妇什么的,完全都是不懂的,佟秋练完全没有理会萧寒,“唐医生,那我们现在先去检查么?”

“嗯,我带你过去吧!”说着两个人就直接朝着一个电梯口走去,萧寒顿时觉得一阵心绞痛,看着佟秋练和别的男人走在一起,萧寒的心里面都觉得不舒服!

“爹地,我们不跟上去么?”小易歪着头,看着萧寒,爹地啊,现在是你顾影自怜,暗自神伤的时候么,“爹地,你确定还要让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么!”小易这最后的几个字咬的很重,萧寒直接白了小易一眼,自己扒拉着轮椅就跟了上去。

检查的过程很繁琐,虽然是开通了所谓的“绿色通道”,但是这一个检查下来,也是耗费了许多的时间,关键是,这全程怎么弄的和唐律和佟秋练是一对一样,他们这三个萧家的男人,整个弄得像是打酱油一样的。

所有的检查的护士和医生都是这么说的,“唐医生,麻烦您带萧夫人过来好么?”为什么弄得好像是他们两个人是一对,萧寒只是默默地看着,但是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抓挠一般的难受,真是要疯了。

最主要的是临上车的时候,唐律居然直接将佟秋练送到了车门口,还细心的帮她将车门打开,“回去之后一定要注意休息,不要过度操劳了,要是身体出现任何不适的话,随时都可以打我的电话,你有我的私人号码吧,那个号码是二十四小时开通的,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萧寒此刻脸已经黑得不成样子了,这搞得和生离死别一样,佟秋练淡淡的点了点头,“谢谢!”佟秋练只是出于礼貌性的说了一句,其实佟秋练觉得唐律这和她做戏的话,未免有些太那个啥了,毕竟他们两个人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她虽然是很想要气一下萧寒,但是也没有想到唐律会把戏做的这么足!

“嗯!这是我乐意的!”唐律说着,居然还对着萧寒一一笑,很快的乘着电梯就上了楼,而萧寒此刻脑子中都是那一句“我乐意”!你乐意,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尼玛,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

萧寒上车之后,脸色更是难看到不行,萧晨开着车,闭嘴不语,而小易则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安静的倒腾着自己手机,不在现场观摩的萧老爷子传达今天发生的事情,所以车厢里面很安静。

佟秋练安静的看着从医院那里拿回来的小册子,上面详细的记载着孕妇开始怀孕时候的各种征兆反应什么的,即使佟秋练是二胎,但是没有太后娘娘在身边,自己还是要多多注意的,萧寒突然就伸手扯住了佟秋练的手腕,佟秋练只觉得手腕传来一阵疼痛,“你做什么!”

萧晨和小易两个人都是同时在心里面叫了一声,终于出手了!萧寒则是直接拉上了和前面位置的挡板,佟秋练则是有些恼怒的看着萧寒,“你到底要做什么啊!”

佟秋练的话音未落,萧寒用力,佟秋练整个人就直接扑到了萧寒的身上面,“萧寒,你疯了么!你要干什么啊,你给我松开,你给我松开,你这个混蛋,你放手啊……”

萧晨和小易都能够感觉到车子本身的震动,额……两个人面面相觑,他们这个样子真的好么?

“我要做什么,你说我要做什么,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当我不存在啊,你和那个男人在我面前眉来眼去的算什么,你当我是空气么!”萧寒的声音有些大,虽然隔着挡板,但是前面的两个人似乎隐隐约约的也能够听见萧寒的声音,小易叹了口气,哎——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么?真是的,大人的世界真是复杂难懂。

“我怎么可能当你是空气呢,你一个大活人的,谁能把你当空气啊,那你现在可以放手了么?你弄得我有些疼!”佟秋练蹙着眉头,其实佟秋练刚刚真的是被吓到了,因为自己的双手差点直接按在了萧寒的大腿上面,还是佟秋练稍微错身,双手按在了皮质座椅上面,这要是按在了萧寒的腿上面,估计能把他疼死。

萧寒终究还是因为佟秋练的话松了松手劲儿,这佟秋练刚刚觉得手腕处得到了放松,萧寒就突然伸手搂住了佟秋练的脖子,在佟秋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封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佟秋练睁大了眼睛,而萧寒则像是在发泄自己怒气一般的,长驱直入,掠夺着属于佟秋练的一切,就像是想要直接将佟秋练剥皮拆骨一般的,吞入腹中。

佟秋练看见了萧寒眸子深处的那一丝痛苦和无助,萧寒的双手死死地攥着佟秋练的胳膊,弄得佟秋练眉头紧蹙,而佟秋练也感觉到了萧寒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亲吻,更像是一种发泄,一种啃噬,佟秋练都感觉到了嘴唇传来的丝丝疼痛。

佟秋练伸手死死地攥住了萧寒的胳膊,即使是嘴唇被咬出血了,萧寒也尝到了属于佟秋练的那种腥甜的血腥味道,也没有松开手,“萧寒……”佟秋练呢喃着萧寒的名字,萧寒这才放慢了自己的节奏,舔了舔佟秋练的嘴角,“别这么对我,我那么做真的是迫不得已,我很想在你的心里面一直都是完美的,我承认当时考虑不周到,是我不对,但是你别无视我可以么?”

萧寒的声音就在佟秋练的耳边,萧寒伸手死死地抱着佟秋练,也只有这么亲昵的身体接触,才能让萧寒觉得自己是真实的拥有佟秋练的,萧寒的气息就那么清晰的喷洒在佟秋练耳侧,脖子处……

佟秋练叹了口气,而这声叹气听在萧寒的耳中,心脏都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小练,我真的不是……”萧寒刚刚松了松手,佟秋练一把就挣脱开了萧寒的束缚,“小练……”萧寒的话音未落,“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嘶——”害得萧晨都差点直接踩下了刹车,萧晨和小易都是同时咽了下口水。

萧寒感觉到自己的脸上面火辣辣的疼痛,萧寒这辈子第一次被人打,但是萧寒却只是一笑,碎发凌乱的散落在额前,而左脸却可以清晰的看见五个手指印,佟秋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萧寒,我对你很失望!”

“要不要再打一巴掌?”萧寒的声音带着一丝落寞,他直接握住了佟秋练的手就往自己的身上面招呼,“要是多打几下,你能出气的话,那你就打吧,多打几下好了!”萧寒说着就拉着佟秋练的手往自己的腿上面招呼,吓得佟秋练赶紧将手缩回去,但是两个人毕竟力量悬殊!

“萧寒,你到底要干嘛,你给我松手,松开!”佟秋练使劲挣脱,萧寒却猛然松手,佟秋练差一点直接撞到了前面的挡板上面,萧寒一伸手直接将就将佟秋练代入了怀中:“小练,对不起……”

“萧寒,我真的对你很失望,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连正眼都不曾看我一眼,我也喜欢了你五年之久,难道说我是看中了你的财富,你的权势么?或许我只是贪恋在我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你给我的那一抹笑容,女人就是这样,一点点的感动就可以铭记很久,我自认为我们之间是可以共进退的,但是没有想到真的发生了不可预知的事情的时候,你还是抛下了我!”

萧寒当时一心想要保护好佟秋练,同时也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萧寒觉得自己的出现只会让佟秋练更加伤心难过,但是萧寒忽略了一点,其实佟秋练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

“我想要的只不过是能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我们错过了五年之久,我真的很想在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你在我的身边!”佟秋练说着长长的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了萧寒的腰,佟秋练能够感觉到萧寒瘦了,是真的瘦了!

坐在前面的小易和萧晨对视一眼,这就算是完事了么?小易正和萧老爷子汇报情况,萧晨伸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这车子刚刚可是晃了几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真是的,这是在考验我的车技么?

周长安刚刚从医院出来,稍稍松了口气,准备直接回警局去汇报情况,“周队长,其实案子已经基本明朗了,只不过关于军部的新型毒品的案子,我们插手的话真的好么?”赵铭可是记得这个京城过来的洛少校,有多么的蛮横和霸道的啊。

“我会去找洛阳说这事的!”周长安捏了捏手里面的文件,几个人坐上车子,刚刚到了警局门口,就看见了洛阳斜靠在一辆军用悍马的车身上面,洛阳的身子是斜靠在车门上面的,整个人的身上面带了一些懒散和随性,尤其是嘴角微微扬着些许的弧度,眼睛盯着手中的手机,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让她心情愉悦的东西。

周长安刚刚下车,洛阳就冲着周长安招了招手,周长安记得这一幕小的时候经常发生,洛阳很小的时候就是一霸了,对任何人都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种,那种性格,似乎是天生就带着一些野性的,周长安就这么走了过去,或许是洛阳嘴角的弧度过于迷人,或许是夕阳过分美丽,一直想要远离洛阳的周长安就这么走了过去!

但是就在靠近洛阳不到一米的时候,洛阳突然上前伸手扯住了周长安的胳膊,打开车门,将周长安给扔了进去,周长安整个脑子都是懵圈的,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直到听见了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周长安才回过神,而此刻的洛阳已经直接发动了车子,车子就像是离弦之箭一般的飞了出去!

这一幕看得赵铭、李耐和别的民警都是一愣一愣的,这怎么弄得和女恶霸抢媳妇一样,不过确实是女恶霸来抢媳妇了,“洛阳,你要干嘛,你给老子停车,我还有事情要忙,你到底要干吗!”

洛阳无动于衷,只是开着车子,而且因为挂着军方的牌照,洛阳在C市最繁华的街道上面飞速的行驶着,完全无人敢阻拦,周长安看着越来越快的车速,又不知道这个女恶霸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心里面没有来由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洛阳,你疯了啊,你停车,老子警局事情那么多,我要回去,你到底要干嘛啊,我早就和你说了,我们是不可能的,你赶紧放我下去,我们不过是盖了一条被子,又不是真的睡了?你能不能放我下去,怎么这么多年没有见,你还是这么野蛮……”周长安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洛阳只是在听见“我们是不可能的”时候,眉头蹙了一下。

“睡了就行了么?”洛阳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周长安愣了一下,什么鬼,什么睡了就成了,洛阳斜眼看了周长安一眼,“是不是睡了,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周长安能说他此刻浑身的毛孔都舒张了开来么?车子里面的冷气开得很足,周长安觉得那股寒意像是从尾椎骨开始,直接窜到了他的大脑,他咽了咽口水,“那个……洛阳,我们两家已经退了亲事了,以后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我说你又何必……”

“嘶——”车子陡然刹车,洛阳仍旧是纹丝不动的,倒是周长安差点直接撞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上面,“喂——你要不要这样啊,真是够了,这么多年了,你的性子倒是一点都没有变!”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性子倒是变了不少!”以前的周长安可是不敢和她这么说话的,对于周长安的这种改变,洛阳的心里面是既觉得高兴,因为他终于像个男人一样了,但是却又觉得有些淡淡的失落!

“人都是会变的!”周长安这才发现,这车子怎么开到了这种地方了,完全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啊,周围什么都没有,全部都是一些树木,周围都是一些虫鸟的叫声,周长安怎么觉得这么慎得慌呢,周长安看了看洛阳,“其实你挺好的,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人,找到足以匹配你的人,我就算了!”

洛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我这方向盘的手渐渐的收紧,手指因为用力显得有些发白,洛阳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周长安,“你确定你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么?”

“我的姑奶奶,我真的很确定,一百个一万个确定,你就不能大发慈悲的放过小的么?你这种性格就找那种像令狐上校的男人,我吧,真的hold不住你!”周长安一直觉得在洛阳的面前,所有的男人都是炮灰,这一点很伤男人的自尊的啊!

周长安可是记得,小的时候,上树掏鸟蛋,玩弹弓,打架斗殴的事情,自己是一件都没有做过,倒是洛阳做了个全,有一次两个人遇到高年级的恶霸,这下子好了,周长安本来想着这一次终于可以大展雄风了,也让洛阳看看自己可不是真的白面书生,自己也是个男人,自己刚刚准备活动一下四肢!

人家洛阳已经三下五除二的将那群人解决了,然后特别高冷扔下一句:“等你热身结束,我们已经被揍成狗熊了,行了,赶紧走吧,磨磨唧唧的!”然后给周长安留下了一个潇洒冷峻的背影!

所以在周长安的心里面,压根就没有把洛阳这人当成是一个女人,你说女人哪里有这么暴力这么凶残的,女人不就应该是温柔小意的那种,能够在有危险的时候,窝在自己的怀里面么?或者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找自己解决,这样周长安才觉得自己像个男人,在洛阳面前,周长安觉得所有男人都是摆设!

“你是这么想的么?”洛阳的声音森冷,带着一些沙哑,本来洛阳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清冽却带着女生固有的柔美,但是自从洛阳当兵之后,这嗓子就变得沙哑了,仍旧是清冽的,只是平添了一丝野性。

“洛阳,我们两个人不适合,我喜欢的是温柔的女生,我就喜欢女生能够小鸟依人的那种,那样我才觉得我像个男人,你说我在你面前我还是个男人么?”周长安叹了口气,“你说全世界那么多男人,你在部队遇到的汉子更多,你就没有一个喜欢的么?”

洛阳只是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是啊,我这辈子遇见的男人那么多,好男人也很多,但是那些都不是你啊!洛阳深吸了一口气,周长安觉得整个车厢里面的空气都凝滞了,那种感觉很压抑,周长安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胸口,喘不过来气。

周长安很少和洛阳这么待着,不言不语,周长安可以闻到属于洛阳身上面的那种独属于女人的味道,洛阳突然侧头看了周长安一眼,眸子凌厉,但是带了一些别样的情愫,只不过周长安不懂,也看不明白,他只是看了看洛阳。

洛阳的确是长得很好看,眉眼不像是一般女孩子那样,带着一股英武之气,秀气高挺的鼻子,嘴唇是好看的樱花色,小巧的瓜子脸,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其实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是很招人喜欢的,只是性格……

“是啊,好男人那么多,怎么就没有我喜欢的呢!”洛阳突然冲着周长安一笑,这样的笑容就像是雨后出现的第一道彩虹,很美,只不过转瞬即逝,周长安都没有来得及捕捉,“行了,我懂了,我洛阳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死缠烂打的人,成了,回去吧,就当是出来兜风吧,我那边的事情也挺忙的!”

洛阳说着直接调转车头,周长安看不清楚洛阳脸上面的神色,只是他突然觉得心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有些难受,或许是车厢里面太压抑,气氛太沉闷了吧,周长安摇下车窗,傍晚的风瞬间吹了进来,但是周长安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洛阳单手开着车子,这里的车子不多,洛阳这次的车速并不是很快,她的另一只手伸进了口袋里面,攥紧了里面的两张电影票,突然就将电影票拿了出来,摇下车窗,直接扔了出去,周长安只看见两张纸飞了出去,“你扔了什么东西出去啊!”

“没用的东西而已!”洛阳透过后视镜看着电影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还是觉得心里面很难受!

车子很快就行驶到了警局的大院里面,令狐乾已经在这里等了有一会儿了,“怎么才回来,我有事情和你商量!”洛阳点了点头,在周长安下车的时候,将车子锁死,走到了令狐乾的身边,“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么?”

“我们军部前段时间发现的三个人,其中一个人死掉了,我准备回军区看一下,你要和我一起走么?”周长安只听见了最后一句话,你要和我一起走?周长安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令狐乾倒是瞥了一眼周长安,将手头的资料交给了洛阳。

“行吧,我和你走一趟!坐你的车子吧,我懒得开车了!”令狐乾也不磨叽,点了点头,洛阳低头翻了翻手中的文件,“既然已经在C市了,倒是沉得住气,一点消息都没有么?或许我们真的可以联系一下顾家!”

洛阳明显感觉到了令狐乾的身形一颤,就知道了这里面肯定有她不知道的事情,“算了吧,顾家估计不想要掺和这趟浑水,况且这个组织和顾家并没有实质上面的冲突,顾家难不成会为了我们和他们反目相对,这一点也太不现实了吧!”

“说的也对!”洛阳耸了耸肩膀,完全无视周长安,周长安刚刚准备和洛阳说几句话,这就被直接无视了,只能看着两个人离开,令狐乾的个子有一米八五左右,而洛阳也有一米七,令狐乾不知道在说什么,洛阳微微抬头,看起来听得很认真!

周长安就不明白了,这两个人几个小时之前,明明还是厮打在一起的,怎么现在就能并排一起走呢,真特么的见鬼了,这女人转变得也太快了吧,周长安觉得心里面有些难受,算了,不管了,反正洛阳女人也吃不了亏的,就冲着她能够把令狐乾压在身下,也吃不了亏!保不齐还是令狐乾吃亏了!

一想到吃亏这事,周长安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这个女人总不会真的饥不择食,也去亲令狐乾吧,周长安只要在脑海中脑补一下这个画面,心里面就没有由来的觉得很难受!

“真是特么的够了,周长安,你丫的都在想些什么啊!”周长安说着一脚踹在了警局门口的一个垃圾桶上面,真是烦死了,她不缠着你,你不是该放鞭炮庆祝么?怎么还蔫了呢,真是见鬼了!周长安懊恼的嘟囔了几句,然后表情严肃的走到了办公室。

洛阳和令狐乾一路上面也没有说几句话,“你和那个小警察是怎么回事?听说你们有过娃娃亲?”这可真不是令狐乾想要八卦的,这整个警局都知道的啊,再说了,这洛家和周家这事情,在整个华夏也算不上什么秘密了,知道的人也挺多的,令狐乾就是听了一些别人的八卦。

“和令狐上校的关系不大吧,我没有兴趣和别人讨论自己的私事!”洛阳说着斜着头看着窗外,令狐乾看一眼洛阳。

“其实女人太强势的话,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够接受的,有的男人喜欢风情妩媚的女人,有的男人喜欢可爱单纯的女人,有的喜欢温柔大方的,但是女人过于强势,会让男人觉得没有尊严,你自己都能把男人能做的事情做完了,你让男人做什么啊!”是啊,什么事情你做的比男人都好,你要男人做什么啊!

“生孩子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可做不来!”洛阳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令狐乾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这个女人还能不能再大胆一点,不过这事情她却是一个人做不来,“难道说就没有男人会喜欢我这种女人么?”

令狐乾一愣,洛阳的神情有些落寞,令狐乾在他们两个人下车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异常了,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难不成这女恶霸被拒绝了?这周长安的胆子也是够大的啊,就不怕被揍成猪头么?

“也不全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洛阳几乎是下意识的转头看着令狐乾,这个男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别误会,我绝对不是在告白,我不会被你一个过肩摔,就对你一见钟情的,放心好了,这么狗血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面的,我喜欢的人和你的性格很像而已!”令狐乾想到顾珊然,嘴角还是忍不住的扯起了一些弧度!

或许是有了一些共同语言的缘故吧,两个人之间没有了之前的争锋相对,反倒是多了一些熟稔,谈话聊天也多了一些随意,两个人一路上面倒是聊了许多有的没的,只不过话题不是枪支就是弹药,两个人倒是发现在很多地方有共通之处,倒是很投缘!

“你怎么没有把他揍成猪头啊,那个臭小子肯定打不过你的!”令狐乾还是问出了自己心地里面的疑惑!

“舍不得呗,哎……其实当时我还真想揍他来着,不识好歹!”洛阳只是一笑,只不过毕竟是个女人,这笑容里面还是带着一些苦涩的,但是车子行驶到了军区,洛阳就换上了那一副固有的面孔,百毒不侵,坚不可摧。

萧寒和佟秋练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安叔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这一家人也是好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萧寒坐在佟秋练的身边,手却是死死地攥着佟秋练的手,“吃饭了,你可以松开了吧!”萧寒摇了摇头,这好不容易两个人的关系有些缓和,萧寒可不想松开。

“能说不么?”萧寒这话一出,小易和萧晨都是浑身起鸡皮疙瘩,真是够了,还能在恶心一点么?佟秋练倒是将手直接从萧寒的手中抽了出来,自顾自的开始吃饭,萧寒看了佟秋练好半天,人家倒是好了,愣是像没事人一样,得了,又把自己当空气了!

萧寒回到房间,推开门的时候,佟秋练已经洗漱好了,坐在梳妆台前梳理头发,萧寒看了看自己的双腿,萧晨这个二货居然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大哥,你能洗澡么?还是需要我帮你?”

佟秋练抬眼看了两个人一眼,萧寒直接回头瞪了萧晨一眼,萧晨立刻转身跑了出去,瞬间将门关上了,“那个……小练……我洗澡不太方便,你要是没事的话,能……”

“我有事!”佟秋练直接断了萧寒后面的话,拿起了床头柜的一本书就看是看了起来,萧寒自己转动着轮椅,到了洗漱间,额……他这才发现,这门压根轮椅就进不去,正正好好卡在了门口,这萧寒是进也不得,退也不得,佟秋练在后面看着一直想笑,他也有这么一天啊,真是活该!

萧寒直接伸手想要扒着门框站起来,因为他只是左腿受伤,右腿还是挺好使的,萧寒的右腿着地,刚刚准备支撑着自己站起来,才发现右腿因为长时间没有走路的缘故,有些无力,根本就支撑不起自己的整个身体,萧寒直接的右腿酸软无力,整个人也是无意识的向前倾倒!

萧寒正是想要骂爹爹骂奶奶了,特么的,为什么一回来就要这么丢脸,还是在小练的面前,真是要死了,萧寒只觉得身子向前倾倒,他几乎都能够预见到自己摔在光可鉴人的瓷砖上面,肯定得头破血流了,但是腰上面却突然出现了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萧寒!

萧寒的身子总算是稳定住了,萧寒和佟秋练两个人贴得紧密,萧寒在看着自己腰上面的双手,白嫩修长,两个人的身子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几乎都能够听见对方的心跳声音,刚刚佟秋练真是吓了一跳,这个二货,自己不能起身就别起来了,要是摔倒了可怎么好!

“小练……”你果然还是心疼我的,只不过这后面的话萧寒没有说出来,就是在心里面暗爽罢了!

“你要是没法走,就别起来,安心做你的轮椅好了!我让萧晨来给你擦身子!”佟秋练说着扶着萧寒就坐到了轮椅上面,为什么要萧晨给自己擦身子,萧寒不干了,他伸手攥着佟秋练的手!

“你是我老婆,这种事情,难道不该是你给我做么?凭什么要萧晨过来!”萧寒心里面那个郁闷了,简直一口老血都能喷出来,本来以为自己回来之后,小练对自己肯定是各种温柔缱绻的,但是谁能想到迎接自己的居然是这种待遇,真是够了,萧寒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确定要我一个孕妇给你擦身子?”佟秋练这话一出,萧寒瞬间默然,两个人都是青白交替的那种,他要是说能的话,估计真的是禽兽不如了,“医生说了,我身子虚,需要静养,这种粗重的活儿,还是交给萧晨吧,再说了,我一个人也弄不动你,能重死了!”萧寒愕然,重死了?

这就开始嫌弃自己了么?自己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呜呜……自己也是病人啊,能不能别打击自己啊。

“我压着你又不是一次两次了,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我重了!”萧寒嘟囔了一句,那个时候,佟秋练想了一会儿,突然就明白了,萧寒真想要抽自己的嘴巴,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啊,那个时候?想想还真是有些心猿意马,只不过现在两个人都不方便,那自己也就只能yy一下了,“咳咳,小练,你就当没有听见好了!”

“萧寒,你真是禽兽!”佟秋练白了萧寒一眼,“今晚我和小易说,我等一会儿让萧晨进来!”佟秋练说着直接拉开门就走了出去,萧寒无语望天,真是的,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明明车子上面也好好的啊,她还抱了自己来着,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么?还需要哄一段时间么?

但是为什么自己第一天回到家里面,就要自己一个人睡觉啊,凭什么啊!萧寒简直想要暴走,就是走不了而已,小练,你等着,等我的腿好了,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动不动的就去和小易睡觉,真是的,一个小屁孩子,有什么好睡的,我是你老公啊!

萧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的大哥,不知道在怨念着什么,嘴巴里面嘟嘟囔囔的,“大哥,现在就给你擦身子么?”萧寒点了点头!

这萧晨也是个碎嘴巴的,你要擦身子就擦身子好了,这嘴巴里面还念念叨叨的,“大哥,我觉得你这腿要好了,还是需要好一阵子的,你说我要是天天给你擦背也挺麻烦的,嫂子身子也不方便,要不我们请个看护什么的吧,现在男看护也是挺多的,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不怎么样!”萧寒冷冷的回了一句,男看护?萧寒的脑子里面为什么首先蹦出来的雪伦那个死人妖的脸,自己已经被这个死人妖吃了那么豆腐了,萧寒已经决定为佟秋练守身如玉了,自己这身子是死活都不会让别人碰一下的。

“为什么啊,我觉得挺好的啊,这样一来也方便啊,你说让我给你擦背什么的,还真是……”此刻萧寒已经开始穿睡衣了,一边扣着纽扣,一边看着萧晨,萧晨被萧寒看的心里面有些发毛,“大哥,您别这么看着我啊!”

“滚!”萧寒右脚直接踹在了萧晨的屁股上面,萧晨完全是猝不及防的,呆呆的被踹了一脚!

“大哥,你这腿不是挺好的么?自己不会动么?还要起给你擦身子!”萧晨没有注意萧寒那一张已经快要完全黑化的脸。

“你以为我是双腿被撞么?那我还真的变成残废了!”

“难道不是么?”萧晨一直以为萧寒是两条腿被撞的,萧寒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个二货,果然和他是无法正常交流的,自己明明被撞了一条腿好么?尼玛,还真的以为我是残废了啊!

“那个……大哥,我错了……”萧晨终于注意到了萧寒那一张脸冷若冰霜了,扔了毛巾就往外面跑!

萧寒这才发现,萧晨刚刚将轮椅折叠好放到了洗漱间,此刻自己是坐在轮椅上面的,只是……自己该怎么出去呢?萧寒扶着额头,为什么第一天回来,就诸事不顺呢!萧寒的心里面那个懊恼啊,真是烦死了,怎么和自己想象中的差那么多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