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4 情之一字,害人误人

当萧寒和佟秋练一起坐上了车子之后,车子外面已经围堵了许多的记者,萧寒的突然出现,对于所有人来说,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时刻,外面是彩旗飘飘,气球纷飞,但是车子里面却是不同的景象了。

开车的人还是季远,季远都觉得身上面寒碜碜的,尤其是本来上车之前,两个人还是手牵着手的,佟秋练的表情仍旧是淡漠的,看不清楚什么神情,而萧寒则是脸上面挂着淡淡的笑,只是上车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弄得萧寒整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了,这不上车已经几分钟了,仍旧不言不语的。

那会儿萧寒正准备上车呢,轮椅是萧默推着的,到了车门口,所有人都沉默了,佟秋练是先一步上车的,佟秋练在车子里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因为是婚纱,下面层层叠叠的薄纱,所以坐车的时候显得十分的不方便,必须要整理一下,佟秋练整理完了,就看着还在门外的萧寒,眼中饶有趣味,弄得萧寒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萧寒,你这是准备怎么上车啊,是自己上去么?还是我抱你上去啊?”周围围着的人现在还不是记者,要是那群八卦的记者,可不是要好看了,周围此刻就是白少贤和顾南笙这些人,萧寒怎么觉得这话这么耳熟呢。

“爸,我自己可以上去的!”萧寒的双手刚刚撑起了轮椅,萧默直接大步上前,一把将萧寒抱了起来,直接将他抱到了车上面,萧寒其实当时整个人都是傻的,因为他们之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了,应该说从萧寒记事开始,两个人之间就像是冤家一样的,很少这么近的接触,这一下子弄得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萧叔叔,你和萧寒两个人是准备深情对望到什么时候啊!”顾南笙这话一出,萧默和萧寒两个人都是脸上面一阵青白,两个人都轻轻咳嗽了一声,萧默则是看了看一边的佟秋练,什么都没有说!

“什么深情对望啊,少胡说好不?”萧晨不满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萧寒刚刚准备上车子的副驾驶的位置上面,就被白少贤一把扯了下来,“做什么啊,不是回家么?我不能上车么?”

“你的车子在后面,你确定你要掺和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么?”萧晨摇了摇头,立刻飞奔到了后面的车子上面,而车子在行驶的过程中,季远已经目睹了萧寒无数次的想要去拉住佟秋练的手,但是都被佟秋练一次又一次无情的甩开了,季远看着都为萧公子捏了一把汗。

“小练!”佟秋练只是冷眼看了萧寒一眼,萧寒只觉得佟秋练的眼神冷漠异常,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刚刚佟秋练俯身亲吻自己的瞬间,眼中的柔情蜜意的,难不成是自己眼花了么?“那个……其实这个事情!”

“我都知道了,你不是故意的,所以不用解释了!”萧寒愕然,那个……还能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么?佟秋练此刻的脸和她的眼神一样的冰冷,弄得萧寒心里面一阵发紧,就好像是和佟秋练的关系又回到了从前,萧寒不知道该从哪里继续这个话题,而季远看着也只能干着急,气氛似乎都要凝滞了。

萧寒的手机突然响了,萧寒拿出手机,佟秋练只是扫了一眼,心里面似乎明白了什么,这和她的手机明摆着是情侣手机啊,尼玛,敢情从一开始,就连白少贤都知道了萧寒没事,就瞒着她一个人了是吧!

“喂——”萧寒接起电话,他此刻可是一个头两个大的那种,这个时候谁会打电话给他呢!

“萧公子,我是京城那边派过来专门调查令狐泽案子的队长——我是周长安!”那边的声音清冽好听,萧寒蹙了蹙眉头,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啊,自己这才刚刚出现,电话就来了,周长安这个人,萧寒已经从白少贤的口中听说了。

“周队长找我有什么事情么?我和令狐家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周队长调查令狐泽的案子,怎么找到我的头上面了?”周长安也是第一次和萧寒通话,萧寒的声音一如外界传闻的那边的温润好听,只不过这声音里面却夹杂着一些嘲讽和挑衅。

“因为您前些日子出的那起事故,我们已经和令狐泽的案子并案调查了,所以可以的话,萧公子还是来警局一趟吧,我们有事情想要询问你一下!”周长安此刻坐在本来属于赵铭的办公桌子上面,下面是几个民警正在查资料,他就是背靠着椅子,双腿翘在办公桌上面,说中拿着一支笔,饶有趣味的转动着。

“我马上就过去!”萧寒说着挂断了电话,而周长安则是放下电话,拿起了桌子边上的一摞资料,何靖和潘树强的资料,这还是刚刚那个女恶霸送来的,倒是费了一些功夫,这两个人和令狐泽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而这一切,周长安可不认为是偶然。

此刻在警局的会议室里面,有两拨人马此刻也是在对峙的状态,就是洛阳和令狐乾,两个人分列在会议室的两边,洛阳伸手轻轻敲打着桌子,脸上面带着若有似无的笑,“令狐上校,怎么的,这个案子已经由我们接手了,难不成你是想要违抗军令么?”

“赵司令已经说了,这个案子还是由我接手,怎么就轮到你了,再说了,你不过是个少校,有什么资格干涉到我的事情了!”是啊,论军衔的话,洛阳倒是真的矮了令狐乾一头,只不过此刻的洛阳可是不打算退让的,令狐乾分明看见这个女人的眼神中带着*裸的侵略性和掠夺性。

这样的眸子,令狐乾曾经见过,那是在顾珊然的眸子中,那个时候的顾珊然就像是个一头优雅高贵的猎豹,浑身散发着慵懒,但是眸子却是异常凌厉的,这样的女人对男人来说是有挑战性的,是危险的,但是却也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但是眼前的女人却不是这样的,她坐得笔直,短发干净利落,肤色也不像是别的女人一般的莹白透亮,而是健康的小麦色,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令狐乾倒是一笑,伸手支着脑袋,饶有趣味的看着洛阳,因为这个女人真的十分的有趣,他早就听说了洛阳的大名了,其实这个女人要是没有发生之前的事情,现在的军衔应该和自己是一样的,能在一群男人中做出这样的成绩,是真的不俗。

这个女人说实话,和传闻的一样,做事情一丝不苟,长得十分的精致,怎么看都是活脱脱的美人一枚,倒是不知道,洛家是怎么舍得将这么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扔到男人堆里面的。

洛阳只是抿了抿嘴唇,“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之前赵司令把这个案子继续交给你,是对你的信任,只不过现在这个案子又变得复杂了,这可是牵扯到了五年前的杀人案了啊,难不成令狐上校对佟家和你们家的事情……”洛阳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看着令狐乾的目光不带一丝的畏惧,反而带着一些嘲讽的笑。

这洛家和令狐家虽然都是军部的,但是两家却一直都是敌对的,主要是在某些意见上面总是出现分歧,两个人互相对视了几分钟,洛阳首先站了起来,“令狐上校,麻烦您将案子的所有资料都移交给我们!谢谢了!”洛阳说着就要往外面走。

令狐乾倒是没有想到洛阳居然撂下了这么一句话,就要走,下意识的,令狐乾大步上前,伸手就摸到了洛阳的肩膀,洛阳直接伸手扯过了令狐乾的胳膊,“噗通——”一声,周围的人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令狐乾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就仰面躺在了地上面了。

而洛阳此刻正将令狐乾压在身下,令狐乾只觉得背部一阵疼痛,这娘们怎么下手这么重啊,此刻周长安正好推门进来,一进去就看见洛阳整个人将令狐乾压在身下,周长安轻轻咳嗽了一声,洛阳凌厉的眸子立刻射向了周长安,“你们这是……”

“令狐上校,以后你要是再动手动脚,可不是一个过肩摔这么简单了!”洛阳说着直接起身,拉着周长安就往外面走,周长安此刻的心里面说不出什么滋味,只是任由着洛阳拉着自己离开。

周长安看着两个人拉扯在一起的手,周长安生得唇红齿白的,就是那双手也是十分的纤细修长,比女人的手生得还要精致好看,而洛阳的手也是小麦色,周长安能够感觉到洛阳的指腹附近都是薄薄的茧子!

两个人到了周长安的办公室,洛阳直接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面,“啪——”双腿直接翘在了前面的茶几上面,慵懒的躺在沙发上面,双腿交叠,将军帽拿下来,放到一边,看了看周长安。

周长安挠了挠头发,他怎么觉得这女人看着自己的眼神这么的怪异呢,自己好歹也是个大男人啊,怎么被她看着心里面有些发慌呢,真是要死了,再说了,刚刚明明是她不说妇道好不?一个女人怎么能……怎么能骑在别的男人身上面呢,真是的,她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面啊!

“咳咳……那个,你和令狐乾……”周长安深吸了一口气。

“好了,我们说一下案子的情况吧,你调查的怎么样了!”洛阳则是直接打断了周长安的话,周长安整个石化了,而洛阳则是饶有趣味的看着有些呆愣的周长安,“你在想什么,工作时间当然说的是公事,你要是想和我谈私事,回家再说!”

回家?周长安怎么觉得自己幻听了呢,他们哪里来得家啊,周长安叹了口气,果然自己还是玩不过这个女人的,真是够了,周长安认命的将桌子上面的资料递给了洛阳,“这是何靖和潘树强的资料,和令狐泽是脱不了干系的,而且这事情还牵扯到了五年前的佟齐的案子,上面还是比较重视的,所以……”

周长安的话音未落,洛阳直接拿了资料就往外面走,而门刚刚打开,就看见了赵铭领着几个人走了过来,是昨天的那个女人,洛阳就定定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已经换了婚纱,一身波西米亚长裙,搭配着靓丽的发型妆容,和昨天的人简直是天壤之别,只不过身上面的清冷气质却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

她伸手推着一个轮椅,上面坐着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脸上面挂着若有似无的笑,男人五官立体精致,一看也是有混血,“萧公子,您请进吧!”赵铭对着洛阳点了点头,洛阳一听这个称呼还能不知道是谁么?洛阳自然也跟着走了进去。

“佟法医,您要是没事的话,我们的法医部那边有事情想要麻烦您一下!”赵铭说的自然是佟修的尸体处理了。

“那行吧,那你们聊吧,我去实验室一趟,萧寒……”佟秋练刚刚俯身想要和萧寒说一声,萧寒突然伸手就直接拉住了佟秋练的胳膊,佟秋练身子趔趄了一下,整个身子前倾,佟秋练还没有稳定身形,就感觉到自己的嘴唇上面温热的触感。

独属于萧寒身上面的那种海洋水的清甜味道,瞬间充斥着佟秋练的鼻息,而佟秋练分明听见了周围那种惊呼的声音,而萧寒恶趣味的伸出舌头在佟秋练的嘴唇上面轻轻的舔了一下,弄得佟秋练浑身一个激灵,还没有推开萧寒,萧寒已经松开了手,附在佟秋练的耳边,“快点,我等你!”

说着又恶趣味的张嘴咬了咬佟秋练的耳廓,佟秋练的耳朵一向敏感,她的脸瞬间爆红,萧寒则是冲着佟秋练一笑,佟秋练真是想要直接撕碎这个男人的脸,还能正经一点么?

佟秋练直接转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白少言也是跟着过来的,自然是跟了上去,而萧寒则是看着佟秋练的背影消失之后,脸上面本来挂着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好了,哪位是周队长,您有什么事情就赶紧问吧!”

对于萧寒这种前后不一的表现,在场的人只觉得有些凌乱,不过周长安还是咳嗽了一声,这人就是萧寒啊,倒是名不虚传,只不过这个……周长安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嘴唇,昨天洛阳……周长安的目光不自觉的投向了洛阳,洛阳则是挑眉看了周长安一眼,伸手摩挲了一下下巴,周长安顿时觉得自己像是待宰的羔羊,浑身都不自在了。

“萧公子,我是周长安,我就是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一下……”

佟秋练到了解剖室的时候,小王已经开始准备对佟修的尸体进行解剖了,因为佟修的尸体已经被福尔马林处理过了,所以佟秋练看到了佟秋练的尸体之后,内心还是有很大的冲击的,佟修的下半身,尤其是大腿小腿的地方全部都是很深的刀口,凌乱的交错在一起,血肉几乎都是朝外面翻飞的。

“佟法医,您过来了!”小王的脸上面都是憔悴的神色,能不憔悴么?这几天就没有闲下来过,一不是出现场就在实验室里面分析数据,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

“嗯!”佟秋练说着戴上手套,直接走到了佟修的尸体面前,仔细的看着佟修的大腿部,上面的伤口都特别深,其实戳大腿什么的,很少能够造成死亡的,只不过佟修这几刀下去,每一下子几乎都是深可见骨的,几乎不用检查都可以想见,肯定是割断了大动脉了,这样的话,死亡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失血过多,尤其是结合现场的那么多的血迹和被鲜血浸染的被子床单什么的。

“昨天采集的血液样本结果已经出来了,他的体内当时还残留着麻药的成分,所以当他进行自残式的行为的时候,他的身体所接收到的痛苦并不是那么的大!”小王将一份血液的样本交给了佟秋练,佟秋练看了看点了点头。

而此刻在医院的王雅娴在知道了佟修自杀的情况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而因为和佟修争执的事情,王雅娴很快就接受了周长安的审问,周长安坐在病床对面,王雅娴则是躺在床上面,嘴角扬着若有似无的笑,“令狐夫人,请问您和赵曼枝,赵女士熟么?”

“怎么可能不熟呢?她可是个狐狸精,专门勾搭我的丈夫的,我怎么可能不熟悉呢!”王雅娴几乎是用鼻孔出气的。

“赵曼枝女士是如何死的,我想您可能很清楚吧!”王雅娴的瞳孔瞬间睁大,看着周长安,周长安只是一笑,嘴角噙着笑,“别这么惊讶的看着我们,佟修死前已经将您的罪行说清楚了,怎么样?令狐夫人,需要我们将您的罪行复述一遍么?”

“佟修的话可信么?我和他前不久刚刚发生了争执,他想要致我于死地也是很正常的,反正赵曼枝都已经死了,随便他怎么说喽!”王雅娴可是打定主意,准备来个死不承认的,再说了,赵曼枝的案子,要是真的能够找到证据的话,五年前的自己就已经被抓住了,哪里还有机会活到现在啊。

“是么?要是您的先生也证实,这个案子确实和您有关呢!”周长安示意身后的赵铭拿出东西,赵铭立刻从手中拿出了一个录音笔,而王雅娴其实整个人都是石化的状态,他刚刚说了什么东西,令狐泽知道赵曼枝的事情,怎么可能呢!

王雅娴也不管不顾自己是在输液,还是在干嘛的,直接掀开被子,鞋子都没有穿,直接冲到了周长安的面前,伸手就扯住了周长安的衣领,“你刚刚说什么,你刚刚说了什么啊!”周长安警服的扣子都被扯掉了几颗,周长安只是不动作,而王雅娴像是疯了一般,冲着周长安就是一阵撕扯,赵铭和李耐想要上前阻止的,周长安示意他们不要动作,直到录音笔里面传来了令狐泽的声音,王雅娴的动作才停止!

令狐泽是坐在审讯室里面的,看到了周长安的时候,令狐泽只是一笑,“没有想到周家也准备掺和这趟浑水么?”

“令狐司令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水浑不浑,要掺和了才知道,您的夫人被指控杀人罪,令狐司令真的什么都不懂么?”周长安的视线定格在了令狐泽面前的照片上面,令狐泽也同样注意到了周长安的注视,“您面前的照片就是赵曼枝赵女士吧,看得出来,您是爱她的,知道她是死于非命,您的反应倒是很冷静啊!”

“为什么不冷静呢,因为我一知道她的死因!”令狐泽的声音就像是有东西在摩擦一般,像是大提琴的最低音,低沉的,在空荡的房间,显得还有些诡异。

而周长安是完全没有想到令狐泽一开口说的话,居然就是这个,周长安已经了解了令狐家和佟家的事情了,令狐泽的痴情是很多人有目共睹的,难不成这个男人一直都知道赵曼枝的死因,这个男人……周长安此刻的心里面很乱,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令狐泽只是一笑,伸手摩挲了一下照片,“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曼枝是被她杀死的,我早就知道了,但是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才是最终的罪魁祸首,这辈子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娶了她,却没有给她爱情!”

周长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而另一边负责记录的警察则是指尖飞动,在电脑上面敲打着令狐泽的话,“我认识曼枝的时候,就是第一眼,我就觉得这个女人是我想要的,我一直都是那种目的性很强的人,我一直不喜欢在别的事情上面浪费时间,对于喜欢人也是一样的,认定了某个人,我就想这辈子也就是她了!”

令狐泽是长情的,只不过他遇到的人是错误的人,这种错误导致了他一生的不幸福,“只不过当时的我自认为这份感情是在我能够控制的范围之内的,但是我都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我会密切留意她的一举一动,甚至是留意她曾经吃过什么,吃了几口,她的各种喜好,我觉着自己都要变成变态了!”令狐泽说着嗤嗤一笑,倒是带了一些无奈。

“我一直知道这个女人不会属于我,但是我还是无法自拔的深陷其中了,而王家却在这种时候,拿令狐家威胁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够保全家族,选择和她结婚了!”令狐泽说这话的时候,眸子中迸发出了冷冽的寒意!

因为当时的令狐泽不过是个小伙子,而这件事情几乎是一盆凉水直接浇了下来,他只觉得冰冷刺骨,令狐泽的前半生可以说是过着天之骄子的生活,他第一次的感受到了来自别人的恶意,居然是让他在终身大事和家族兴亡上面做选择,令狐泽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

“只是我一直都知道王雅娴是不喜欢曼枝的,不过我没有想过那之后她居然能够和曼枝成为朋友,那个时候只要曼枝来我们家,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偷窥狂一般的,贪婪的偷窥着她的一切,只不过这一切还是在五年前终止了!”周长安转动着手中的笔,那支笔也就是录音笔。

“佟齐要是登上了那个位置,对我来说就是个威胁,所以……”周长安则是伸手点了点桌子,其实他们一群人讨论了很久,都觉得令狐泽对佟齐动手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女人,但是那个时候赵曼枝和佟齐结婚已经二十多年了,就是佟秋练都已经二十多了,未免太迟了吧!

“动手的原因是因为赵曼枝么?”周长安的话说完,令狐泽就一笑,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其实我早就想开了,我甚至都想过让小练和阿默在一起,只不过佟齐若是上位,他所要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关于十几年前沈家案子,而这个案子……”周长安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沈家的,倒是一怔,怎么凭空扯出来一个沈家,还是边上负责记录的小警察,递给了周长安一份资料。

上面是关于潘树强死亡时间的一些推论,死亡的时候恰好是C市沈家当时沈氏集团,一家三口全部死亡过后不久的事情,周长安蹙着眉头,因为这事情是个意外,所以周长安只是一听,并没有完全的放在心上面。

“沈家很早之前就给军部提供军用资金,而十几年前的沈家却突然说不想给军部提供资金支持了,也导致了一批项目的不能够正常运行!”令狐泽说话的时候,淡淡的,那平静的语气,就像是在和你谈论今天的天气如何一般。

“那个项目不会就是早就被勒令禁止的武器研发项目吧!”这个东西还是从洛阳的口中的知道的,洛阳估计也是从她的父辈口中得知的,这事情令狐乾都不知道,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不过军方并没有说要重新启用这个项目!”

“是我自己私自启用这个项目的!”令狐泽这话一出,周长安和隔间的所有人都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是严重违反军纪的啊,要是追究起来责任的话,估计……

“你可要知道,您私自的启用这个项目,对您来说可是……”令狐泽听了周长安的话,只是一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这个项目明明那么先进,为什么要停止研究,凭什么,我们明明可以在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下面取得先机的,但是都被别的国家抢走了,而这个项目,正好可以改变这个局面!”

“可是就算是这个项目中的某些武器或者装备被研究成功了,也没有被用作正途吧,而是满足了你私人的*吧!这其中就包括十几年前的沈家,五年前的绑架案,佟齐的死亡!”令狐泽只是看了看周长安,并没有予以否认,只是淡淡一笑。

伸手摩挲了一下照片上面赵曼枝的脸,“您明明知道您的妻子,杀死了您最爱的女人,为什么您能够无动于衷?”这也是所有人都很难理解的地方。

“曼枝去世之后,我放逐了一个月,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是去举报自己的妻子,让曼枝走的安心一些,还是选择沉默,让这件事情直接沉寂下去,我很矛盾,但是我并不是一个人,我的身后有一个大的家族,我还有两个儿子,而就算是我去举报了王雅娴,曼枝也是不可能死而复活的!”周长安叹了口气。

“你确定您是喜欢赵曼枝女士的么?那我不得不说,您的爱还是很自私的,或许您最爱的还是您的家族吧!”令狐泽伸手抚摸着照片,“你那么喜欢她,怎么忍心看着她惨死呢,最后还是选择了帮凶手隐瞒真相,您不觉得其实您也是帮凶么?”

“是啊,我是帮凶啊,所以这么多年,就是梦里面,她都不肯来见我一面,哈哈……帮凶……哈哈,是我一手造就了她的死亡,我才是罪魁祸首啊,哈哈……或许五年前我就该陪着她一起去了,这几年活着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对话进行到了这里,周长安按下了录音笔的暂停键,声音戛然而止,王雅娴还是呆呆的,他突然发力,从周长安的手中夺过了录音笔,“不会的,怎么会是这样的呢,不会的,这些都是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怎么会是这样呢,他怎么可能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我杀死了赵曼枝,他一直都知道,居然配合我演戏,令狐泽,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你不是说你喜欢赵曼枝可以为她去死么?你为什么还要帮我瞒着所有人,为什么……”

王雅娴突然发疯似的大声叫喊着,“令狐泽,你是个孬种,你是个混蛋,为什么要让我遇见你,为什么要让我见到你,要是我没有遇见你,哪里会发生这些事情,你要是但是誓死拒绝的话,我的父亲难道真的会为难你么?令狐泽,我们都错了,都错了……一切都错了,哈哈……”

王雅娴突然就发疯似的大笑着,伸手直接将手边的所有的东西都打落,“赶紧按着她,叫医生!”周长安这话说完,李耐和一个民警立刻上前,准备按住王雅娴,但是王雅娴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放开我,放开我,哈哈……都错了,我爱错了,你也爱错了,我们都是傻子,都是傻子……我爱你,你爱她,但是她却不爱你……令狐泽,你真可怜,这辈子,我最起码得到了你的人,但是你呢!”

“哈哈……”王雅娴笑得几乎有些疯癫了,而医生护士很快就赶了过来,直接冲过去,医生直接拿着一支镇定剂,直接就注射到了王雅娴的手臂的动脉上面,王雅娴整个身子突然抽动了一下,继而就恢复了平静,但是眼睛却是睁得很大,死死地盯着某一处,那样子特别不甘心。

“你这辈子什么都没有得到,人没有得到,心也没有得到!”王雅娴最后的话,很小,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得很清楚,那声音像是从喉咙里面发出来的,带着一些颤音,幽怨的,也带着一些嘲讽,但是眼睛却仍旧睁得很大,久久不愿意闭上眼睛。

佟秋练和萧寒从警局出来,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医院,佟秋练到现在都没有进行什么孕检,所以就想说去医院检查一下,也是最近事情太多,佟秋练心情起伏很大,也不知道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也是因为这里萧氏有控股,所以佟秋练并没有排队,直接就安排了专门的医生进行身体检查,“萧公子,萧夫人,您放心吧,为您安排的医生,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妇产科方面的专家,本来一直都在国外进修的,也是这一两年才回国的……”院长陪在他们身边,一直都是笑呵呵的。

“唐医生,这是5号床孕妇的检查结果,麻烦你看一下,还有这个……”突然一个转弯,萧寒的轮椅差点撞到了迎面走来的人,而走出来的男人,则是伸手快速扶住了萧寒的轮椅,但是他的小腿还是被撞到了,他的眉头瑟缩了一下,“唐医生,您没事吧!”一直跟着他的小护士连忙询问!

“没事,没事!”唐律笑着,不动声色的将手从那个小护士的手中抽出了,“不好意思!”轮椅是佟秋练在推着,所以撞到人心里面自然过意不去的。

“没事!”唐律一个侧身就看见了佟秋练,佟秋练仍旧是那一副新娘妆扮,清冷的就像是月宫中嫦娥一样,面无表情,但是怒笑嗔痴之间却又带着万种风情,而萧寒对于唐律的这种目光,显得十分不满,轻轻咳嗽了一声,院长这个时候开口了!

“还真是好巧啊,这位就是我准备给您介绍的唐律唐医生,唐医生,这两位就是萧公子和萧夫人了!”院长的脸上面仍旧是笑呵呵的,完全都没有注意到此刻萧寒的眼睛都要吃人了么?

“您好,萧夫人,久仰大名!”唐律倒是好,直接越过了萧寒,手直接伸向了佟秋练,佟秋练则是礼貌性的伸手,唐律刚刚触碰到佟秋练的指尖的时候,萧寒直接伸手攥住了唐律的手,“那以后就麻烦唐医生了!”

唐律则是一笑,“没事,这是我的职责,我的办公室就在不远的地方,萧夫人,您这是第二胎吧?”佟秋练点了点头,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谦恭有礼,但是萧寒就是觉得不舒服,你凭什么对着我的老婆笑着这么的和颜悦色的啊,我还在这里,我还没有死好么?萧寒心里面一直窝着一团火,但是却又无处发泄,这佟秋练到现在单独和自己说话连五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萧寒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现在更好了,直接和这个什么唐律的,走在前面,无视我么?“大哥,需要我推着你么?”萧晨走过来,小易则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小叔叔真是笨蛋啊,这种时候往枪口上面撞什么啊,没有看出来那医生对妈咪有些特别么?妈咪又无视爹地,爹地已经很生气了,你还朝上面撞,真是找死啊!

“我自己来!”萧寒自己转动着轮椅,小易直接伸手将萧晨扯到了后面,“小叔叔,没有看出来那医生对妈咪有意思么?你往上面撞什么啊,真是的!”

“那医生想要泡嫂子,胆子很肥啊!”萧晨的声音不小,萧寒已经听见了,萧寒的嘴角抽搐了两下,萧寒的脸简直和飞霜一般的惨白,他的手死死地扣住轮椅,胆子很肥啊,一个小小的医生,居然把爪子伸到了我的老婆身上面了。

“唐医生真的好帅啊,人好,医术也好,而且人家是医学世家,这家底深厚啊,哎——我们就只能远观了,也不知道那个女人这么幸运,能够入得了唐医生的眼睛啊!”一个护士在一边叹了口气,萧寒现在只要听见“唐”这个字,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佟秋练本来就是故意的,她和唐律已经和他们拉开一段距离了,所以并不清楚后面发生了什么,“我的身子本来就是比较虚弱的,前一个孩子还是人工授精的,我不知道对我现在得孩子有没有影响!”佟秋练真的比较担心,她不自觉的伸手抚摸一下自己的肚子。

“放心吧,没事的,我等会儿给你安排一些检查,详细具体的报告还是要等检查结果出来的,不过既然你的身体可以受孕的话,那代表应该没事的,只不过或许怀孕期间你需要多多注意饮食等各个方面,保持好心情格外重要!”佟秋练点了点头,对着唐律微微一笑。

佟秋练很少微笑,而她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却真的是能够让人觉得异常温暖的,唐律一怔,回以微笑,这在不远处的萧寒看来,这不就是眉目传情么?你丫的,萧寒加快速度,这个刚刚到了办公室门口,“嘭——”门被关上了,萧寒此刻的脸就像是便秘了一般,他看着紧闭的门,心里面简直有一千万只马奔腾咆哮而过啊!

院长看着萧公子这脸色也是够难看的,心里也是为唐律捏了把汗,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萧公子,这唐医生肯定在和萧夫人讨论胎儿的问题,您在外面等一下就好了!”

“我是孩子的父亲,难道我就没有知情权么?凭什么我就要被关在外面!”萧寒的话音未落,本就被打开了,是佟秋练,佟秋练的脸上面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萧寒看到佟秋练出来,自然是一喜,“小练……”就连声音都变得柔和了不少!

小易则是坐在办公室外面的凳子上面,爹地啊,你怎么还不了解妈咪呢,真是可怜,你不会以为妈咪真的那么轻易的能够原谅你吧,好天真啊!

“这里是医院,别大声喧哗,你要是等不及了,可以先回去!”萧寒的脸色更是一阵青白,而透过被拉开的房门,萧寒更是看见了唐律正嘴角挂着清浅的笑,萧寒怎么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这么的讨人厌呢!

“萧夫人,没事的,不影响我办公,您还是先进来吧!”唐律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是春风一般,让人觉得很舒服。

“不影响你,影响我!”佟秋练说完就关上了门,萧寒更是面如菜色,还在生气么?到底要怎么做啊!“砰——”萧寒的轮椅向后滑动,一下子碰倒了外面的垃圾桶!

佟秋练又一次拉开门,“小叔叔,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啊,真是太不小心了!”萧晨愕然,这是怎么回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