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3 萧氏夫妇终相见,惊喜

“其实吧,这两个人也算是死对头了,你听听名字就知道了,一个叫长安一个叫洛阳,这两人从小订的娃娃亲,结果发生了一件事情,这周家愣是到洛家把这门亲事退了,这下子好了,这两个人又扯到一起了,倒是一对冤家!”白少贤开着车子,看了看坐在后面的佟秋练,看了看时间,“嫂子,那个周长安你别和他客气,我和他算是发小,你想怎么招呼他就怎么招呼他,甭客气!”

“那他们之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退了娃娃亲?”佟秋练倒是十分的好奇,看洛阳的模样,小时候肯定也是十分彪悍的,这顾珊然听说小时候也是十分彪悍的,不知道这两个人在一起哪一个更胜一筹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的周小少爷情窦初开,听说喜欢上隔壁学校的某个女生,然后我们的洛阳同学纠集他们大院的一群男男女女的,半路把那个女生给堵了,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不过周家就说洛阳不适合做儿媳妇,这门亲事就黄了,不过这两个人还是纠纠缠缠的,直到周长安几年前出国留学了,我们还以为这两人算是断了,倒是不知道又扯到一起了!”

佟秋练笑了笑,看了看窗外,果然是年少轻狂啊,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她似乎都可以想见,当时的洛阳堵住那个女生时候的情景,也难怪了,这周长安唇红齿白的,一个白面书生的模样,两个人的性格也算是两个极致了。

佟秋练回去的时候已经累不行了,而且加上这么多的事情弄得佟秋练心烦意乱的,佟秋练匆匆吃了两口饭,就上楼睡觉了,而剩下的几个人,包括白少贤都是贼兮兮的互相使了个眼光。

佟秋练这一夜不知道怎么的,睡得格外的安稳,而她不知道的是,第二天有一个惊天的惊喜在等待着她!

“施施干妈,你确定这种精油对妈咪肚子里面的小妹妹没有伤害么?我怎么觉得这么奇怪呢,这个味道好奇怪啊!”施施和小易正贼兮兮的从佟秋练的房间出来,“你知道什么啊,放心吧,纯植物萃取的,而且你妈咪最近都没有睡好,让她好好睡一觉,明天美美的迎接那个惊喜不是很好么?”

“这个倒也是,嘻嘻……施施干妈,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准备了!”小易眉开眼笑的看着施施,施施抱着小易就往楼下走,下面的人已经开始着手布置了,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第二天的惊喜……

等到佟秋练醒来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沉,这一觉让佟秋练觉得谁的很舒服,这几天不是梦见故去的父母、爷爷,就是梦见萧寒,弄得自己都要神经衰弱了,佟秋练刚刚睁开眼睛,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从事法医工作,佟秋练的嗅觉一直不错,她刚刚睡醒就闻到了房间里面有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

佟秋练是侧着身子睡觉的,一睁开眼睛,她就发现了她房间的窗帘怎么变了,原来是浅蓝色的,但是此刻却变成了深蓝色,下面垂着蕾丝,在风中飘逸,很好看,地上面为什么都是花瓣,佟秋练猛地做起了身子!

她的面前出现的是一个很大的相框,里面的照片是萧寒公司周年庆的时候拍摄的,他们两个人深情对望的那种,相片被放的很大,而这个地方本来是放着一个钟的,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相片,太诡异了,佟秋练闭了闭眼睛,又睁开眼睛,不是自己的幻觉,这是怎么回事!

佟秋练掀开被子,双脚着地,花瓣很柔软很新鲜,佟秋练穿上拖鞋,心里面满是不可思议,而有一种可能在佟秋练的心里面极致的膨胀,萧寒回来了么?一想到这种可能,佟秋练的眼睛都变得酸涩了,他还知道回来么?他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他的妻子啊,就这么平白无故的玩失踪么?

佟秋练快步的打开门,整个走廊上面铺着欧式的毛毯,而佟秋练对面的墙上面挂着一幅画,那上面的佟秋练显得十分的羸弱,这应该是五年前佟秋练到萧家不久拍摄的,她看着远方,眼神空洞,神情落寞!

“遇见你,却错过了你五年之久,对不起……”下面有一张便利贴,佟秋练将便利贴撕下来,这个字迹……真的是他!就是那一瞬间,佟秋练的泪水就决堤而下了,“萧寒,你是个混蛋,你是个混蛋!”佟秋练的泪水直接打湿了便利贴,晕染了那黑色的字迹。

佟秋练只觉得这么长时间内心压抑的感情瞬间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地方,佟秋练此刻脑子是一片空白的,只是眼泪在一个劲儿的往下面掉,这种担惊受怕的滋味,佟秋练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佟秋练伸手擦了擦眼泪,在走了不到五米的地方,是一张他们新婚的照片,那照片很模糊,不过佟秋练却认得出来,“抱歉,亲爱的,我一直欠你一句:新婚快乐!”佟秋练将那张便利贴扯下来,是啊,新婚快乐,你还真的是一直欠了我的。

接下来是一张佟秋练怀孕时候的照片,那上面佟秋练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感觉应该有七八个月的样子,照片上面的佟秋练一声浅绿色的长裙,肚子高高隆起,佟秋练低头抚摸肚子,脸上面满是笑意,“那个时候的你很美,很可惜我错过了……”

下面是一张小易满月的照片,上面是萧家所有人,却唯独缺少了萧寒,“我亏欠了你太多,所以我要用一辈子去弥补!”

佟秋练的鼻子酸涩,萧寒,你个混蛋,你现在是在做什么,你有本事就躲一辈子,一辈子都别回来,你现在搞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佟秋练倔强的抬头吸了吸鼻子,将那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泪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萧寒,你个混蛋,你给我等着……

很快就到了楼梯口,和走廊上面一样,这也换上了毛毯,而整个屋子里面都是充斥着粉嫩的色彩,佟秋练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时候弄出来的,而她刚刚走到了楼梯口,就看见了楼下的小易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小易穿着黑色的帅气小西装,头发也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深蓝色的大眼睛笑盈盈的看着佟秋练,“今天到底要干嘛!”佟秋练其实到现在脑子都是有些懵的,佟秋练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佟秋练是完全还没有洗漱的那种,那模样有些呆,而且眼眶还有些红红的,此刻的佟秋练哪里还有平时的干练模样啊,完全就是一只呆萌的兔子模样。

“妈咪,醒啦……”小易迈着小腿,就跑上楼,推着佟秋练就进了房间,“妈咪,你怎么还不洗漱啊,快去洗漱啦!”这一大早的搞了这么一出,佟秋练哪里还记得自己要去洗漱啊。

直到洗漱间的门被关起来,佟秋练才打开水龙头,鞠了一把水,拍了拍脸,透过镜子,佟秋练倒是不自觉的一笑,头发都是乱糟糟的,像是稻草一样的,眼睛都红了,佟秋练深吸了一口气,刚刚的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佟秋练现在还能欧感觉到自己看见那熟悉的字迹的时候,内心的那种激荡。

佟秋练对萧寒的字迹十分的熟悉,佟秋练在萧家住了五年之久,萧寒的笔迹她是认得,萧寒出事之后,佟秋练一开始心里面是真的难以接受的,但是最近各种事情纷至沓来,似乎冲淡了她对萧寒的思念,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萧寒曾经在自己耳边的各种私语就会不断地涌现,让佟秋练呼吸都觉得疼痛。

佟秋练洗漱好之后,刚刚打开门,就被面前的一切又一次惊住了,施施此刻正站在门口:“好了,亲爱的,轮到你换衣服的时候了!”施施伸手指了指一边的一件衣服,佟秋练的目光有些呆,这个……

是婚纱!蓝色的婚纱,佟秋练的眼中都是忍不住的惊艳,因为婚纱特别的好看,上面是裹胸设计,透明的雪纺和薄纱上面居然还有着浅蓝色的刺绣,很浅,不细看的话,根本都看不清楚,而上面还点缀着烫钻,格外的精致,下面是一层一层的薄薄的蓝色薄纱,一层一层的很有层次感,佟秋练轻轻的伸手摸了摸上面的薄纱,很薄,每一层单看就是白色的薄纱,层层叠叠的摞在一起,就变成了好看的海蓝色,后面拖着长长的裙摆!

“是不是很好看,赶紧换上吧!”施施笑着看着佟秋练,佟秋练疑惑的看着施施,“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穿上你就知道了,放心吧,难不成我还能把你打包卖了不成!”说着几个化妆师什么就直接鱼贯而出,很快的佟秋练就穿上了婚纱,佟秋练倒是有些不可思议了,这件婚纱确实是为了自己量身打造的,很合身。

“萧夫人,您是想要把头发散下来,还是盘起来?”化妆师站在佟秋练的身后,看着镜子中的女人,施施走过去,伸手理了理佟秋练的头发,“披着吧,能不化妆就别化妆了,对孩子不好!”化妆师点了点头,就这么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佟秋练只是呆呆的任由着化妆师和施施折腾自己,佟秋练伸手摸了摸脖子上面的钻戒,一想到等一会儿能够见到萧寒,佟秋练的心里面就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佟秋练伸手摩挲着钻戒,心里面却是百感交集,这一切都是真的么?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的不真实呢,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佟秋练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化妆师正在将一袭蓝色的头发固定在自己的发间,额前精致的编发,上面点缀着一些蓝色的碎钻,让佟秋练整个人就像是冰雪女王一般。

其实佟秋练此刻内心既兴奋又有些紧张,婚纱,礼服,玫瑰,这明显就是一场婚礼,佟秋练不明白,萧寒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佟秋练伸手摸了摸婚纱前面的薄纱,心跳在慢慢加快。

而佟秋练刚刚下楼,居然就看见了白少贤,顾南笙,还有坐在沙发上面的顾北辰,还有一些人佟秋练并不认识,他们在看见了佟秋练的时候,眸子中都是毫不掩饰的惊艳之色,佟秋练伸手扯了扯身上面的婚纱,佟秋练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在,佟秋练突然有些胆怯了。

她伸手紧紧的攥紧手边的婚纱裙摆,虽然内心很紧张,但是脸上面却仍旧是波澜不惊的。

“好了,上车吧,那边还在等着呢!”白少贤说着就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门,佟秋练出门之后,才发现,家里面偌大的草坪上面都是停着黑色的劳斯莱斯,整齐划一的,而每个车子上面都是绑着浅蓝色的缎带丝绸,每一辆车子上面都点缀着一朵蓝色妖姬!

“为什么这么小气,每个车子只有一朵蓝色妖姬啊!”萧晨在一边嘀嘀咕咕的,他可是今天早晨才知道大哥没事的,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小易都知道,为什么瞒着他啊,他有这么不可靠么?萧晨在心里面怨念的想着。

“你懂什么,单支的蓝色妖姬,代表着相守是一种承诺,人世轮回中,怎样才能拥有一份温柔的情意!”白少言笑眯眯的站在一边!

“喏,今天的新娘子,你的手捧花!”施施手中拿着一束同样的蓝色妖精手捧花,上面点缀着一些满天星,内层丝棉纸、外层手揉纸包装,配精美的深蓝色的缎带,让捧花显得十分的精致好看!

“小练,你知道十二支蓝色妖姬的话语是什么么?萧寒这货,果然是闷骚型的!”佟秋练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闷骚?额……好吧,佟秋练从施施的手中接过捧花,心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充斥了一般,那种快要膨胀的幸福感充斥着佟秋练的四肢百骸。

佟秋练其实此刻最想要看见的还是那个已经离开了自己十几天的男人,他到底是出事,还是干嘛去了,这些东西,只要是女人确实是觉得很感动,但是佟秋练想要的并不是这个,她现在想要的就是见到萧寒,或许佟秋练会直接上去给萧寒一巴掌吧!

因为他将自己捧上了天堂,却又在自己已经沦陷的时候,突然失踪,那种巨大的空虚和失落感,那个时候的疼痛感,佟秋练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哦,我的玫瑰情人,我要挑逗你、诱惑你、宠爱你、纵容你!我要你做我的蓝色精灵,对全世界扬起骄傲的唇角,在爱的天空中翱翔。”施施突然附在佟秋练的耳边,软言细语,施施的声音就和她本人一样,带着丝丝魅惑,柔媚得像是能够滴出水来一般,弄得佟秋练心里面痒痒的,“这束花的花语就是这个,你说萧寒是不是很闷骚!”佟秋练只是低头看着花,不说话。

佟秋练坐上车子之后,开车的人是萧晨,萧晨今天也是一身黑色的西装,说实话,不说话的时候也算是型男一枚,只是一说话,那种骨子里面的逗比性格也是暴露无遗的。

车子在C市最繁华的主干道上面行驶着,而整个C市,这段时间,几乎都是笼罩在一片灰色空气之中的,突然冒出来的这一行车队,瞬间就点亮了所有人的视线,车队几乎是绕着C市一圈,最后就停在了一个教堂的门口!

这里佟秋练是有印象的,因为这个地方是曾经佟齐和赵曼枝举行婚礼的地方,她曾经随着父母来过这个地方故地重游,但是这个地方几乎已经被佟秋练遗忘了,但是今天的教堂门口,都是飘着彩带和气球,而周围已经有许多的媒体记者围观了。

“好了,亲爱的,该下车了!”施施笑着直接拉开车门,施施是一袭湖蓝色的短裙的伴娘衣服,明明是那种很高贵典雅的衣服,在她的身上面偏生被演绎出了一种风尘味道,这女人就是天生的妖精,而施施本身就是各种传闻缠身的,此刻的亮相,自然是吸引了大批的媒体闪光灯,施施的头发是盘起来的,微微地冲着媒体朋友打了个招呼,自带一股女王范儿!

萧晨下车,帮佟秋练拉开车门,佟秋练的裙子很长,所以必须双手拉着裙摆,露出了下面精致漂亮的水晶鞋,鞋子不高,也就是三厘米不到,佟秋练缓缓下车,入目的就是一袭红色的地毯,一直铺到了教堂的门口,教堂的门是紧闭着的,佟秋练的心脏突然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她似乎能够感觉到此刻的萧寒就在那扇门的后面,而此刻佟秋练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佟秋练突然就觉得一阵鼻酸,而那个人就这么的朝着佟秋练走过来,而那些记者的闪光灯更是没有停止过,佟秋练拉着裙摆慢慢的走到了那个人的面前,“爸——”

萧默走过去,冲着佟秋练一笑,萧默的的长相还是更偏向于东方人的,纯黑色的眸子,不过五官却是立体,十分的深邃迷人,男人到了四五十岁的年纪,浑身的那种成熟的气质,更是展露无遗,这种气质举手投足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而所有人自然也是认得,眼前的这个人,是前任萧氏的总裁,萧寒的父亲——萧默!

萧默这个人平时都是十分低调的,加上一直都是住在国外的,所以认识萧默的人更是不多,萧默登上了报纸的头版的事情也就是和太后娘娘的那一次世纪婚礼的,而之后媒体能够捕捉到的关于萧默的消息就极少了。

“你这孩子,看到我不高兴么?怎么一副要哭的样子!”萧默说着伸手轻轻的抱了抱佟秋练,就像是父亲一般的轻柔的爱抚了一下佟秋练的头发,“谢谢你还在萧寒身边!”

萧默和佟齐是有些像的,虽然平时和佟秋练的交流不会很多,但是有些时候或许只需要一个眼神,也可以让佟秋练觉得窝心。

“爸……”佟秋练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从一进萧家开始,萧家的所有人对于佟秋练没有丝毫的看不起,就算是佟秋练对他们隐瞒着自己的身世和遭遇,他们不多问,不多说,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一般的包容着自己,从来都是佟秋练觉得自己配不上萧寒,但是在他们的眼里面,似乎是萧寒配不上自己一般,这种包容和关怀,佟秋练心里面一直深深地感激着!

“走吧,萧寒等着你呢!”佟秋练点了点头,伸手挽住萧默的臂弯,萧默和萧寒有六成相似,萧寒的样貌有一部分是遗传了太后娘娘的,但是性格却不知道到底是遗传了谁的。

教堂的门被缓缓地打开,佟秋练完全没有想到此刻的教堂里面居然是座无虚席的,满满当当的都是坐满了人,有些人佟秋练是认识的,但是很多人佟秋练都是不认识的,而正中间的背影,佟秋练却是无比的熟悉的,只是那个轮椅是怎么回事……

佟秋练的心头滑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萧默感觉到了佟秋练的身体僵硬,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佟秋练的手背,“那次的事故,萧寒并不是毫发无损的,萧寒的左腿严重骨折,萧寒这辈子也是顺风顺水的,这次应该说是他活了这么大,第一次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吧!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养病,或许……”

佟秋练看过了佟修之前的绝笔书信,那上面明确的写出了萧寒的那次事故,其实是针对佟秋练的,但是自己却毫发无损,萧寒却……想到这里,佟秋练的心里面,又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是骨折呢!

那次的爆炸,佟秋练虽然没有直接经历,但是就是看到爆炸现场,还有从她们口中描述的现场两具尸体的情形,佟秋练就能够想象的出来,当时的情况有多么的危机,而后面的爆炸又有多么的惨烈,对于萧寒,心里面就多了一些愧疚!

“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么大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难道不知道我会担心么?”佟秋练只要是想到了萧寒骨折的画面,心就疼的难以呼吸,而随着脚步慢慢的走进,那个背影越发的清晰,而佟秋练觉得眼前的画面都开始变得模糊了。

“你担心他,他同样也拍你担心,要是他的双腿再也无法和正常人一样行走了,你还会要他么?”萧默的话让佟秋练的心跳都陡然慢了半拍,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萧默,萧默仍旧是眼睛直视着前方,嘴角含笑,眸子中晕染这一丝哀伤。

萧默原本以为萧寒的受伤不过是静养一段时间而已,直到昨晚看见了萧寒才知道,这腿伤得有多么的严重,几乎是小腿骨整个折了,看的萧默心里面都发酸。

萧默和太后娘娘都亏欠了萧寒太多,对萧寒的关心一直不多,也是因为萧寒这孩子,从小开始和他们就是不太亲近的,这也让他们之间总觉得隔了一层膜。戳不破捅不破,但是却又真实的阻隔在两个人之间。

“就算是他不回来了,我也会等他一辈子,更何况他还是回来了,不是么?”佟秋练嘴角微微一笑,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佟秋练的身上面,今天的佟秋练无疑是最美的!

佟秋练本身的气质就是那种清冷的,这一袭蓝色的婚纱,将佟秋练的这种气质,更是展露无遗,但是额前的编发,又让她整个人多了一些甜美之气,蓝色的婚纱在视觉上给人以深远的感觉!

蓝色很多时候是忠诚的象征,而人们自古认为穿蓝衣服能够辟邪,因为蓝色是天堂的颜色,而邪恶力量对此比较避忌,所以很多时候,人们也会觉得蓝色是可以保护人们的,不说邪恶的蛊惑,所以佟秋练这一身蓝色让人觉得耳目一新的同时,也代表着一份纯净和安宁,就如同佟秋练本身给人的感受一样!

蓝色婚纱在大部分人眼里中,蓝色是忧郁的象征,其实蓝色其本身是沉静,幽远,忠实的代表。而且蓝色给人宽阔长远的意味,就像大海一样深沉,让人忘记所有的烦恼与不易,以开阔的胸襟面对一切。佟秋练的这一袭蓝色的婚纱,在他们看来是十分惊艳的,就如同佟秋练第一眼见到这个婚纱的时候。

萧默只是笑着看着仍旧背对着他们的萧寒,这小子,现在肯定是紧张的要死吧,昨天晚上面,他们父子可是彻夜长谈了,谈了许多的内容,萧默也第一次从萧寒的眼神中读到了认真。

萧寒从小就是天资聪颖的那种,所以这样的人想要得到什么都是毫不费力的,加上萧家的权势财力,萧寒从小到大,想要什么东西,几乎都是顺手可以得到的,所以萧默从来不曾到萧寒的嘴巴里面听到什么困难,害怕这些字眼,但是昨天晚上面,萧默却听了许多!

“爸,我突然觉得很害怕,你说要是小练不原谅我怎么办,我突然觉得很紧张,第一次的婚礼很匆忙,所有的一切都是家里面准备的,我所要做的就是穿上衣服,走完那些已经设定好的流程,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我亲手设计了她的婚纱,我想看到她穿上婚纱的样子,但是我又害怕她看见我之后,会觉得我的腿……”

在萧默的眼中,萧寒虽然不是那种肆意张扬的人,但是举手投足都是带着一种自信的,但是此刻他却看见了萧寒眸子中的一丝胆怯,“相信她吧,她不会的,或许会生气,或许会懊恼,但是她绝对不会离开你的,就算是你的双腿再也站不起来,她也不会离开你的!”

而这句话,此刻在佟秋练的口中已经得到了证实了,萧默的心里面自然是无比的慰藉的,而此刻背对着他们的萧寒,心里面却像是打鼓一般,说是备受煎熬也是一点不为过的,从这件事情开始筹备开始,萧寒的心里面就从未踏实过。

他不知道佟秋练会有怎么样的反应,也不知道佟秋练会不会喜欢这一切,这种小心翼翼的讨好,紧紧张张的准备,是萧寒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体验,萧寒这个时候才真的明白,原来你真的爱上了一个人,你真的会变得小心翼翼,你会想要用尽一切去讨好她,你会想要给她最好的一切,但是心里面却又害怕,这一切她到底会不会喜欢,那种忐忑和不安深深地折磨着萧寒。

终于,萧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转动轮椅,他几乎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声音,他的双手在微微地颤抖,几乎是那种不由自主的,他有一刻真的想要逃离这种局面,他害怕面对佟秋练,因为此刻的自己并不完美,或许说是有残缺的。

他的手死死地攥着轮椅,周围充斥着人们小声的议论和赞美之声,这是萧寒预料得到的,他可以预料得到,佟秋练穿上那身婚纱会是多么的惊艳,周围还在循环播放着那首MarcTerenzi的经典歌曲《LovetobeLovedbyyou》,这是小易透露的,佟秋练以前常听的一首歌,有的时候,甚至听着听着就哭了。

当萧寒的轮椅转过来之后,四目相对,萧寒眼中满是惊艳和思念,而佟秋练看到了萧寒,死死地咬着嘴唇,他瘦了……佟秋练的眸子盯着萧寒,那种眼神,似乎是不带一丝的*的,那么的干净,眼中盛着笑意,佟秋练看见萧寒的第一个感受就是他瘦了!

的确是瘦了,离开佟秋练的这些日子,萧寒吃得很少,每日每夜的思念,那种思念只能透过镜头得到些许的慰藉,这样的日子,让萧寒觉得备受煎熬,而佟秋练怀孕的消息,更是让他恨不得立刻飞到佟秋练的身边,但是自己的身体却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只能通过别人的口中知道佟秋练的近况,有的时候,甚至只有一张照片,都能够让萧寒觉得得到一些慰藉,加上身体的不适,萧寒怎么可能不瘦呢!

而佟秋练看到萧寒,心里面本来的那一丝怨怼,这瞬间几乎是消弭得干干净净了,佟秋练设想过他们相遇的各种情况,或许她会直接给他一巴掌,或许只直接转身离开,或许是逼问他为什么要丢下自己,但是佟秋练此刻的心里面,除了心疼还是心疼……佟秋练迫切的想要知道,萧寒到底吃出了什么事情,他的伤势怎么样了,他到底恢复的怎么样了。

佟秋练发现在萧寒的面前,她的什么骄傲,什么自尊,什么受伤,什么都是不值一提的,只要是萧寒能够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萧默牵着佟秋练很快就到了萧寒的面前,萧寒是坐在轮椅上面的,和佟秋练对视的时候,需要抬着头,这样的话,总是让萧寒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好了,我已经完成任务了,小练就交给你了!”萧默说着,将佟秋练的手,交给了萧寒,佟秋练的手指动了动,萧寒却突然猛地一把将佟秋练的手死死地攥在手心。

佟秋练的手仍旧是微凉的,而萧寒的手心温热,似乎还沁出了一些细汗,萧寒的心里面是很紧张的,他真的很怕佟秋练此刻会直接拂袖而去,其实佟秋练倒是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在场人很多,而且自己今天的这一身打扮也不适合啊,佟秋练施施俯视着萧寒,动了动嘴唇,却是始终无法开口说些什么!

“小练!”终于还是萧寒先开口了,萧寒的声音带着一些的嘶哑,带着一丝宠溺,这样的声音真是久违了。

“既然两位都已经到场了,那么我就可以开始举行今天的仪式了……”牧师站在台上面,穿着黑色的牧师衣服,六七十岁的模样,嘴角微微扬着些许弧度,看起来格外的亲切,就像是一般的婚礼流程一般,“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场上面的气氛凝滞了两秒钟,佟秋练慢慢的弯腰,在萧寒的额前印上了浅浅的一吻,画面定格在这一秒钟,萧寒说不出此刻心里面是一种怎么样的滋味,很酸涩,这样的动作萧寒曾经做过无数次,但是这一次两个人的动作互换了,萧寒微微闭上眼睛,佟秋练的吻,和她的人一样,微凉,但是那种来自佟秋练身上面的独特味道,却瞬间侵袭了萧寒的鼻息。

“对不起!”萧寒的声音带着一丝急切,也带着一丝沙哑,他的手一直死死地抓着佟秋练的手,没有见到的时候,他觉得思念是海水一般波涛汹涌,但是在见到了佟秋练之后,他才觉得原来见到了佟秋练之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的激动,反而是变得异常的平静。

“你回来就好!”佟秋练任由着萧寒攥着自己的手,两个人相对无言!

“这场婚礼是我欠你的,我欠了你那么多,很多东西我已经无法补偿你了,我想在有生之年能够……”萧寒的这一句有生之年,包含了许多的东西。听得佟秋练的心里面都是一阵心惊,“能够将所以亏欠你的东西都补偿给你!”

“其实我没有那么的在意!”这是佟秋练的心里话,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能够和萧寒在一起,两个人都是平平安安的,对于佟秋练来说已经足够了,满足了自己的所有痴心和妄念,这难道还不够么?

萧寒却一下子扯过了佟秋练,佟秋练身子一个趔趄,瞬间跌坐在了萧寒的腿上面,萧寒就这么打横抱着佟秋练,“你干嘛,你放我下去,你的腿受伤了,你在干吗啊!”佟秋练生怕萧寒的腿上面的伤再出现什么意外,佟秋练的心里面会更加过意不去的。

“放心吧,没事,我想抱你一下!”这般的靠近,似乎是闻到了对方身上面的味道,两颗漂泊动荡的心,才觉得踏实了许多吧。“还想亲你一下!”萧寒的呼吸就在佟秋练的耳边,轻轻地呵着气,温热的气息毫不保留的喷洒在佟秋练的耳边,弄得佟秋练浑身都觉得痒痒的,心跳更是陡然加快。

萧寒看着佟秋练的耳朵慢慢的变得通红,张嘴轻轻地含住了佟秋练的耳垂,弄得佟秋练浑身一个激灵,“你干嘛,这么多人呢!”佟秋练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愠怒,一丝娇嗔和一丝愠怒,只不过在萧寒听来,这声音就像是最好的良药,瞬间抚平了他还是忐忑不安的心。

“那等一会儿我们回去再说好了!”萧寒说着在佟秋练的侧脸狠狠地亲了一下,声音弄得挺大的,佟秋练的脸瞬间就涨红了,她怎么觉得这么长时间不见,这厮变得越发的不要脸了呢,真是的,能死个人。

“正好我回去也有话和你说!”佟秋练伸手攥住了萧寒搂着自己的胳膊,这种肢体的接触,才慢慢地抚平了两个人之间不安和忐忑。

佟秋练从萧寒的身下下来,小易则是直接跑过去,伸手就帮小易提着裙摆:“妈咪,我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你是这个世界上面最漂亮的新娘!真的,是最漂亮的,没有之一!”佟秋练算是看出来了,这父子两个人敢情早就串通一气了啊,她就觉得很奇怪,小易对于萧寒的失踪为什么表现得那么的冷淡。

佟秋练本来还以为是小易这孩子性子冷淡呢,敢情是早就知道了啊,佟秋练什么话都没有说,看着小易那一张笑得十分讨好的脸,佟秋练不动声色,倒是惹得小易和萧寒心里面都有些不踏实了,怎么觉得回家之后会有一场浩劫呢。

而这三个人出现在所有的记者媒体面前的时候,萧寒的脸上面仍旧是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温润如玉,淡若清风,“今天是我们夫妻二人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我欠了我老婆一场婚礼,今天的婚礼不算隆重,不过我想让所有人都能够见证这一刻……小练!”

佟秋练微微俯身看着萧寒,萧寒伸手握紧了佟秋练的胳膊,微微用力,佟秋练的身子前倾,双手撑在萧寒两侧轮椅上面,两个人四目相对,嘴唇相贴,萧寒居然恶趣味的伸出舌头在佟秋练的嘴唇上面轻轻舔了一下,而周围瞬间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同时为了庆祝我们萧家接下来会迎来新的生命,今天萧氏旗下所有的商品五折优惠!”顾南笙在一边伸手挠了挠头发,萧寒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小练怀孕了么?五折优惠,这是准备亏死么?倒是很嚣张的样子啊。

所以顾南笙默默在心里面和萧寒较上了劲儿,难道你会昭告天下,我就不会么?等我们家的宝贝出生了,你就等着吧!

而这一天的许多报纸媒体的头版头条都是关于萧寒出现的消息,医院里面的王雅娴和令狐默在看到新闻的时候,王雅娴冷哼一声,“这丫头倒是个有福的,不过萧寒也是命大,那么大的爆炸,只是伤了腿而已……”

令狐默不作声,因为他已经能够感觉到王雅娴变得越来越极端了,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尤其尖酸刻薄,听得令狐默心里面都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萧寒能够回来,这是在令狐默的预料之中的,毕竟萧寒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从他们两个人过招的手段就可以看得出来,萧寒能够轻而易举的玩了自己一次,更别说,在爆炸现场如何保全自己,不被任何人发现行踪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