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2 自残式死亡,欢喜冤家

中饭之后,佟秋练在床上面翻来覆去,却是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面总是回想着刚刚和佟修的谈话内容,当时在病房中的两个人都是沉默了许久,到了最后还是佟秋练先开口了:“我父亲的事情是您做的么?”

“清流告诉你的?”佟修没有否认,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佟秋练不敢相信了,她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佟修,佟修那明显苍老的脸上面,透着一丝疲惫,“别这么看着我,或许是当人从鬼门关绕了一圈之后,很多的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人活一辈子总是在想着追求这些财富权势什么的,有什么用呢!”佟修自嘲的一笑。

佟修的手攥紧了手中的杯子,眼神中透着无奈还有一丝释然,“若是当时我就直接摔死,倒也是干脆了,只不过老天这是准备折磨我呢,让我弥补我曾经犯下的错误吧,其实当初我没有想到那件事情会闹得这么大!”佟修说的事情自然是发帖的事情了。

佟秋练坐在一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在知道了事情之后,真的是有冲动想要问一下佟修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可是他的亲哥哥啊,但是佟修就这么承认了,佟秋练的心里面倒是升出一种深深地无力感。

“不过事情都已经做了,而且后果已经发生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佟秋练冷哼一声,佟秋练的脸仍旧是一副清冷模样,眸子一如既往的冷清,这种感觉让佟修的心里面也生出了一丝挫败感。

其实佟秋练没有过来的时候,佟修真是想了很多种佟秋练会有的反应,或者是直接摔门而出,或者是直接上来给自己一巴掌,或者是直接对着自己破口大骂,或者是直接拿了一杯水泼到自己的身上面脸上面,但是佟修怎么都不曾想过,佟秋练居然会是这个样子,无比的淡定,镇定的让佟修觉得这件事情好像和她毫不相关一样。

“是啊,现在说这些东西,是没有什么用,不过,你就不好奇你父母的真正死因么?”佟秋练这才稍微有了一些反应,她看着佟修,眸子凌厉。

“别这么看着我,我是知道一些东西,不过你确定真的可以接受接下来我所说的所有的话么?”佟秋练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肚子,其实佟秋练并不是佟修看起来的那么的镇定,只不过佟秋练此刻一定要好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因为医生已经说了,让她尽量保持自己的情绪稳定,尽量想一些开心的事情,所以佟秋练一定要保持自己的情绪足够的稳定。

“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我已经知道了我父母的死因都不是简单地自杀或者是病重什么的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佟修显然没有想到佟秋练已经知道了佟齐和赵曼枝的死因并不是意外了。只是一笑。其实佟秋练不傻,只是有些真相真的过于残忍了,佟秋练真的不想去接受,或许只有选择逃避了。

“其实你可以想一下,令狐泽喜欢大嫂,王雅娴知道他喜欢大嫂……”佟修就说了这三句话,就定定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有些疑惑的看着佟修,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个事情佟秋练都是知道的啊,佟修看见佟秋练仍然是衣服有些茫然的表情,倒是一笑,“你要知道,有些时候,爱情伴随而来的就是无止境的嫉妒,尤其是求而不得,可望而不及,这种感觉有些时候会把人折磨疯的,所以有些事情做出一些不能理解的举动也是很正常的!”

佟秋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看着佟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令狐叔叔是喜欢我妈妈,但是我妈的死也算是他一手造成的,他真的能够看着妈妈……”

“大嫂的死不是意外,不是生病,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你以为为什么你去令狐家,王雅娴为什么一定要将你赶出去么!”佟秋练直接从凳子上面站了起来,碰到了一边的输液架子,架子左右晃动了两下,还是稳稳地定在了原来的地方。

“不就是因为厌恶我妈妈么?生怕我也是个狐狸精而已!”而有些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但是佟秋练却不想要面对这样的事实。

“你知道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她厌恶你得母亲,更主要的是,她只要看到你,就会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不堪的事情,你的存在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随后都有可能爆炸,而令狐默偏偏喜欢你,你说这是不是孽缘,就算是五年前的绑架事件发生之后,他还是喜欢你,这都是命啊,谁都逃不过!”佟秋练颓然的跌坐在凳子上面,脑子里面全部都是五年前王雅娴逼迫自己离开的画面。

佟秋练的记忆里面,王雅娴和赵曼枝的感情一向都是不错的,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频繁的出入令狐家,和令狐家的两个兄弟相处得那么好,若是没有发生五年期的事情,王雅娴对于佟秋练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人,或者说是另一个母亲一般的人,但是此刻这一切都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

按照令狐泽说法,王雅娴在没有和他结婚的时候,就知道了他是喜欢自己的母亲的,还是要一意孤行的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而之后,更是虚与委蛇的和母亲成了好姐妹,不得不说,王雅娴真的是让佟秋练觉得很可怕,而佟修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母亲的死和王雅娴有关,佟秋练现在真的很乱,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是啊,这一切都是命,谁都逃不过的!”佟秋练以为自己离开了C市,五年过去了,她自认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自己已经可以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了,但是很明显她想错了,命运的安排,她又一次被卷入了五年前的漩涡之中。

“五年的绑架案,并不是偶然,是我和令狐泽的安排!”佟秋练整个身子都僵硬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佟修,那只是一场戏,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只是一场戏呢!

佟秋练突然就笑了,“怎么可能呢,那个时候绑架的可不是我一个人啊,那里面可是有你的女儿啊,怎么可能只是一出戏呢,你在胡说什么呢!”佟秋练完全不敢相信,那起绑架案,至今佟秋练都是历历在目的,若是没有发生之后的选择题,受伤害最重的可是佟清然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只是一出戏呢!

“而且为了这件事情,阿默都退役了,难道说这个事情都只是一出戏么?怎么可能呢!”佟秋练是完全不相信的,因为过于真实,而且这件事情在曾经的一段时间是她的梦魇,佟秋练从未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不过是一出戏,我知道,令狐泽知道,清然自然也是知道的,那群绑匪除了人身侮辱,碰了你们两个人什么地方没有?你觉得这个正常么?”其实这个事情佟秋练本来也是觉得很奇怪的,因为那个被绑架的地方还在播放着那种视频,但是这群人只是拿酒泼在佟清然的身上面,看着佟清然尖叫和无措,倒是真的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佟秋练以为这不过是那群人的恶趣味罢了。

“你在和我开玩笑么?那个时候可是真的死人了啊,你现在和我说这一切不过是你们自编自导的一出戏?”佟秋练摇着头,她发现自己的身子似乎都开始忍不住开始颤抖了,她双手交握在一起,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努力的让自己的保持镇定。

“有什么不能的呢,你也知道清然对令狐默的执念有多深,而令狐泽对你的母亲执念更深!”佟秋练猛地抬头看着佟修,佟修无论是说话的语速还是什么的,都是显得格外的镇定,语速平稳,而且整个人的表情都是淡淡的,佟秋练努力地想要从佟修的表情中看出一些破绽,但是佟秋练失望了。

“这场戏对我来说,就是要斩断你和令狐默之前的联系,继而能够让我攀上令狐家这棵大树,而令狐泽的目的就很明显了,那是在为了对付大哥,既然要对付大哥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儿子还站在敌人的阵营呢,自然是将牵绊斩断得干干净净喽,只是他没有想到令狐默的性格居然会那么的倔强,直接辞去了所有的一切职务,直接退役了!这个或许就是这场戏的唯一一个败笔了!”

佟秋练直接起身,拿起了手边的包包就要往外面走,在佟秋练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佟修叫住了,“谢谢你今天能过来!”佟秋练顿了一下,拉开门就直接走了出去,做了电梯就直接到了下面的楼层。

白少言看见佟秋练的时候,他们也正准备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老师,您这是准备回去么?我们这边已经结束了,正准备回警局!”佟秋练点了点头,并不打算在说什么,而白少言感觉到了佟秋练的心不在焉,也不打算再说些什么。

佟秋练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就直接起身了,而外面正有一群人将隔壁房间的婚纱都搬出去,施施此刻正站在一边指挥着,“怎么起来了?怎么不去休息一会儿!”施施走过去,伸手就搂着佟秋练的胳膊,佟秋练一笑。

“没什么,就是有些睡不着罢了,下午你要去拍戏么?衣服选好了么?”佟秋练指着一边正在运走的衣服,施施点了点头,“当然啊,我再不去,那边的导演就要抓狂了,那明天开始我估计就要在剧组那边常驻了,没有办法每天回来了,你一个人没有问题吧,还是说你直接搬去顾家住吧!”

佟秋练犹豫了一会儿,施施真的是想要自打嘴巴,这要是佟秋练答应了怎么办,那萧寒的事情岂不是要暴露了,施施看着佟秋练还在认真思考的模样,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千万不要答应啊,我就是随口说说罢了。

“还是算了吧,珊然再过几个月都要生了,到时候估计顾家能忙死,我这个孕妇就别去添乱了!”佟秋练笑了笑,倒是让施施松了一口气,真是的,嘴巴这么快做什么啊,不过萧寒这货动作也是够慢的,真是能急死个人。

“好了,你就别担心我了,你们都派了这么多的保镖给我了,我能出什么事情啊,放心吧,不用担心我的!”施施点了点头,佟秋练再一次回到房间的时候,沉沉的叹了口气,坐在梳妆台面前,镜子中的女人,一头披散的长发,但是脸上面却是丝毫都掩饰不了的倦容,虽然看起来仍旧是美艳脱俗,但是却丝毫掩饰不了眼中的那一抹落寞。

佟秋练从梳妆台最下层的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是那种原木打造的,很简单的一个盒子,上面有一把小锁,不过没有锁住就成了,佟秋练将锁头取下来,将盒子打开,瞬间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在盒子的侧边放着一个香包,佟秋练将香包取出来,里面是一些照片还有一些证件。

照片的最上面是佟秋练从一张报纸上面剪下来的照片,就是周年庆那个时候记者拍摄的照片,上面的佟秋练低眉浅笑,而萧寒搂着自己的腰肢,眼中满是宠溺,只不过现在也是物是人非了,佟秋练将下面的几张照片拿出来,都是一些小易的照片,从小时候开始刀现在的,记录了小易的成长过程,而最后一张居然是一张婚纱照。

这是五年前和萧寒结婚的时候,唯一留下来的一张照片,萧寒不允许拍照和拍摄,这张照片还是萧晨无意中拍摄的,却成了自己最珍贵的回忆,上面的时间是九月七号,时间倒是过得很快,今天是九月六号了,今年的结婚纪念日又是自己一个人……

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其实她不想去顾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总有感觉萧寒就要回来了,而家里就是等他回来的最好的地方,佟秋练不想离开,而且也只有留在这里,佟秋练才能感觉到这个男人曾经真的是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周围都是充斥着萧寒的味道!

佟秋练将东西收拾好,从衣橱里面拿出了一件,萧寒的衬衫,上面有着萧寒身上面的那种海洋的清甜味道,佟秋练就这样抱着萧寒的衬衫,睡了一觉……梦里面,佟秋练梦见了萧寒回来了,但是现实中的佟秋练眼角却留下了一行清泪。

佟秋练再一次睡醒,是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的,佟秋练拿起了电话,是佟清流的,佟清流怎么想起来给自己打电话了,“喂——”佟秋练的声音有些沙哑,或许是刚刚睡醒的缘故,所以带着一些慵懒。

“姐……我爸自杀了!”佟秋练直接从床上面坐了起来,整个脑子都是嗡嗡的作响,她明明早上的时候才见过了佟修了,自杀了?按理说佟秋练应该是憎恨佟修的,因为父亲的死亡,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佟修,但是此刻佟秋练却是心乱如麻,佟秋练直接传下了床就往楼下面跑!

“妈咪,你要干嘛,怎么不穿鞋子!”小易正在客厅玩拼图,这个拼图,小易已经弄了大半个月了,佟秋练愣是没有看清楚这个熊孩子到底在拼什么东西,安叔正在旁边,一听这话,连忙从鞋柜里面给佟秋练找了一双拖鞋,送到了佟秋练的脚边:“我的夫人啊,您这是做什么啊!”

“我要去一趟医院!”小易放下拼图,跑到了佟秋练的面前,“妈咪,我和你一起去吧!”小易就觉得佟秋练从中午回来的时候就不正常,现在更是急急忙忙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小易哪里放心的了啊,再说了,他和爹地可是有过约定的,好好地照顾妈咪的,小易说着从一边的衣架上面给佟秋练取了毛衣,“妈咪你穿上吧,外面很冷的!”

“小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了!”佟秋练说着穿上衣服,“妈咪是有现场要出,所以小孩子应该不太方便哦!”萧晨正好从楼上面下来,一听要出现场,顿时乐了,“嫂子,我有兴趣啊,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去我去——”

“妈咪,你这样是不对的,我虽然小,但是我也是个小男子汉啊,我一定要去,就这么决定了,安叔,让人备车吧!”小易说这话的时候,倒是像极了萧寒,佟秋练没有办法,她没有时间和小易周旋,只能带着小易和萧晨一起去了医院。

刚刚到医院,就听见了许多人的议论纷纷了,佟秋练知道佟修所在的楼层,很快的就到达了佟修所在的楼层,不出意外地,这里已经被封锁起来了,而佟清流此刻正站在一边,一个警察正在给佟清流做笔录,李耐看见佟秋练来了,赶紧让佟秋练进来:“佟法医,还真是麻烦您了,最近真是太忙了,人手不够,从上头调派下来的人迟迟不来,弄得我们也是手忙脚乱的!”

“没事,已经认定是自杀了么?”佟秋练说着示意萧晨带着小易去一边的警戒线外面,真是的,这种时候,凑什么热闹啊,真是的,但是萧晨似乎看到这种场面就十分的兴奋,小易无奈的扯着萧晨的衣服:“行了,小叔叔,能不能省点心啊,没有看见妈咪在忙么?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么?真是的,这么大人了,还这么不省心!”

“噗——”李耐没有忍住,直接笑了出来,其实虽然和佟秋练一起算是共事挺久的了吧,但是小易的话,加起来也就是见过两三次,这小屁孩子,人小鬼大的,果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你才多大点啊,就能教训我了么?我可是你的小叔叔!知道不?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啊!”萧晨直接将小易抱起来,伸手就捏了捏小易的鼻子!

“每个人成熟的程度可不是看年纪的,有的人就算是活了二十多岁,保不准比我还幼稚呢!”小易说着还冲着萧晨吐了吐舌头,弄得萧晨还真的不知道该揍他还是揍他,揍他……

佟秋练没有理会这两个人,直接走进了病房,刚刚进去,佟秋练就被一股浓重的刺鼻的血腥味道熏到了,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被整个染红的血一般的床单被杯子,大量的喷溅型的血迹,斑斑点点的,佟秋练没有想到自杀的现场会是这般的血腥!

“老师,您过来了!”白少言说着走过去,给佟秋练递上了手套和衣服,佟秋练穿上衣服,慢慢的走到了病床旁边,就看见了仰面躺在床上面的佟修,佟修手臂上面的吊瓶还在输液,但是他的双腿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完全是血肉模糊的,“这是什么情况?确定是自杀?”

“已经确定了,这里没有人来过,而且之前,佟清流和医生正在外面说事情,可以肯定无人进来过,之后的话,护士进来准备换药水,就发现这个了……自杀的凶器的话,就是这个东西了!”白少言将手边一个密封的袋子递给了佟清流,里面是一把水果刀,上面都是血迹,因为沾染了大量的血迹,所以指纹看起来格外得清晰,刀锋上面沾染了大量的血迹和一些白色的线头,看样子是本来包裹着双腿的纱布了。

“应该会有动静的吧,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发现他在自残!”佟秋练说是自残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因为佟修的双腿,并不是像是她早上过来的时候,那个时候佟修的双腿都是被架起来的,而且上面凑包裹着纱布和一些石膏之类的,但是此刻石膏已经散落在地上面了,而周围都是各种被割裂的纱布碎片。

最恐怖还是佟修的双腿,上面都是一些很长的伤口,那种很长的划痕,而且每一刀下去都是深可见骨的那种,血肉翻飞,看得人一阵心惊,而且整个双腿的地方都被大量的血迹包裹,佟秋练都可以看见本来骨折的地方一身固定的钢钉和钢板,但是此刻却*裸的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那种刺鼻的血腥味,让佟秋练觉得有些想吐。

佟秋练走到了佟修的尸体旁边,伸手试了试佟修的尸体,尸体还是有温度的,明显死亡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周围虽然有一些喷溅型的血迹,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而且周围看起来并没有第二个人出入的痕迹,李耐这个时候正走进来,“当时是护士发现的,当时的佟修已经没有了呼吸了!”

“嗯!没有别的特别的东西了么?”佟秋练看了看现场,其实和自杀的现场是吻合的,除了佟修床铺周围有些凌乱之外,别的地方还是比较干净的,佟秋练继续检查着佟修的尸体,伸手想要将佟修攥着床单的手掰开,但是怎么用力都是无济于事的。

“怎么了?”白少言走过来,“现场的证物采集工作已经完成了,目前并没有发现什么他杀的迹象,很有可能是自杀!”佟秋练点了点头,指了指佟修的左手,佟修的右手还是维持着握刀的姿势,没有变过,上面还粘着喷溅型的血迹,而左手则是死死地攥着床单,掰不动!

白少言废了一些力气,才将佟修的手掰开,才发现,因为过于用力了,佟修的手指甲已经深深地掐进了肉里面,而且床单上面都被抓出了几个洞,白少言和佟秋练面面相觑,“将尸体运回去吧,需不需要尸检,就麻烦你去询问家属了!”最后的一句话是对李耐说的,李耐点了点头。

很快的技术人员就来将佟修的尸体抬了出去,而此刻赵铭正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佟法医,还好找你了,麻烦你赶紧和我去一趟警局,有事情想要和你核实!”佟秋练愣了一下,白少言也挠了挠头发,“老师,现场就是收个尾而已,我自己就成了,您先去吧!”佟秋练点了点头。

而到了警局之后,佟秋练发现自己直接被带到的地方不是什么办公室,也不是什么会议室,而是一个暗房,不像是审讯室那种昏暗的房间,但是这个房间也是全部密封的那种,而佟秋练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赵铭和另一个佟秋练完全不认识的人,佟秋练有些懵,她不知道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省里面的周长安,周队长,负责这次的案子,已经交给了周队长负责了!”赵铭介绍了一下,自己身边的男人,这个男人看起来不过是三十出头,而且看起来眉清目秀的,和佟秋练心里面的那种警察形象相去甚远。

男人也是一身的警服,头发干净利落,但是佟秋练怎么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像个小白脸呢,尤其是这个男人还生的唇红齿白的,俨然是一副白面书生的模样,但是能够被上面调派下来委以重任的,又岂是泛泛之辈呢,“你好!”周长安说话的声音很清亮,和他这个人的气质形象十分的相配。

“嗯!”佟秋练点了点头,而周长安对于佟秋练也是久闻大名,但是闻名不如见面,这个传闻清傲的女法医,倒是和传闻一样,不言苟笑,周身的气质也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嘴唇有些发白,但是却呈现出了好看的浅粉色,皮肤莹白透亮,眼睛像是古井一般的幽邃,但是却带着一些忧愁,整个人还真是不可亵渎的那种,就是和自己打招呼也只是淡淡的。

“我们就直接开门见山吧,佟法医对您母亲还有印象么?”佟秋练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蹙起了眉头,什么意思,而这个人只是一笑,“防备心理别这么重,我就想想要问一下,对您的母亲去世您还有什么印象么?”

“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我并不在医院,通知我的时候,我是在太平间见到的母亲最后一面!”佟秋练难道要和他说赵铭给自己看了档案么?而赵铭真是捏了一把汗,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那次的文件是赵铭自己偷偷复印给佟秋练的,这事情要是被查下来,自己可是要倒霉的。

“就只有这样么?”那个人显然不太相信佟秋练的话,到是佟清流双手环胸,背靠在椅子上面,好笑的看着周长安。

“不好意思,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不说你想知道什么,我怎么知道我记得什么呢,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就算是不记得也是很正常的吧!”周长安显然不知道佟秋练不仅仅看上去冷清,就是说话的时候也是带刺的那种,完全是个生冷的石头啊。

“因为您母亲的案子现在有人说是一起谋杀案,包括您父亲的案子,还有……”佟秋练抬头看着周长安,佟秋练的目光凌厉的像是能够直接将周长安刺穿一般,关键是别的人就算了,这佟秋练长得美艳,弄得周长安被看得心里面有些毛毛的,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还有您的爷爷……”

佟秋练抱胸的双手死死地攥着身上面的外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谁!”佟秋练看着周长安,周长安倒是没有想到佟秋练会这么的直接,好像无法开口了,佟秋练又将视线转移到了赵铭的身上面,赵铭抓了抓脑袋,真是的,这种事情他也不好开口啊!

赵铭直接打开了手中的文件,里面是一张影印的东西,佟秋练从赵铭手中接过文件,瞳孔不自觉的收缩!

“我这辈子作孽太多了,在鬼门关转了一圈,我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的离谱,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大哥一家人了,我嫉妒大哥,嫉妒他从小就比我出色,永远都压我一头,我嫉妒得发狂,就是以后娶妻生子也是一样,同样是女孩子,但是为什么他的女儿就能够得到老爷子的喜欢,为什么我的女儿就得不到被人的疼爱……”

这是一封佟修自杀前的绝笔书信,里面详细的记述了,他是如何气死了佟老爷子的,还有如何发帖的过程,里面关于佟齐的死亡,他也是进行了转述,但是关于赵曼枝的死亡,倒是值得推敲了,因为他里面说得很明白了,因为这个事情他和王雅娴私下面过几次面,而且还跟踪过王雅娴,到了后来去医院的争执也是因为两个人因为这件事情!

“我母亲的事情可以得到证实么?”佟秋练将文件放到了桌子上面,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他里面说得关于跟踪王雅娴,还有和王雅娴见面的事情,我们已经调取了相关时间段的视频,已经得到了证实,而他说佟清姿的死亡和王雅娴有关,要是这两个罪名都成立的话……”赵铭说着顿了一下!

佟秋练直接起身,弄得两个人吓了一跳,“你们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要是解剖方面有事情你们还可以找我,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就算了!”避嫌这种东西,佟秋练还是知道的!

周长安倒是不懂,佟秋练居然会是这种性子的人,完全是你捉摸不透的,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佟秋练前脚刚走,周长安就拿了资料跟了上去,“佟法医,我们不过是想要了解一下事实的真相而已,其实你大可不用这么生气!”

“周警官,不好意思,突然被人告知我的三个亲人都是非正常死亡,我觉得作为任何一个正常人,心里面都是很难接受的!”佟秋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不带意思的感情,而周长安则是笑着跟了上去。

“佟法医这是准备回家了么?需要我送你一程么?”周长安笑着说,佟秋练直接回身看了看周长安,刚刚坐下的时候,佟秋练倒是没有发觉,这个男人的身高大概有一米八五,穿着警服格外的英俊,但是佟秋练怎么觉得这个男人看自己的眼光格外的诡异呢,而且带着一丝打量,这一点让佟秋练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不好意思,我有司机,还有……”周长安笑着等着佟秋练的下文,“别跟着我!”佟秋练正朝着外面走,就听见了身后的皮鞋声音,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阴魂不散的感觉!

佟秋练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见了白少贤,佟秋练倒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白少贤了,尤其是医院发生的那件事情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时候,总会有些尴尬,“嫂子,您下班了吧!”

“有事?”佟秋练一如既往的高冷,倒是白少贤看到了跟在佟秋练身后的男人的时候,眸子一闪,直接冲到了佟秋练的身后,一拳就砸在了周长安的胸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不通知我一声!”

“您老太忙了,我这种小虾米回来怎么能劳烦您的大驾呢!”说着周长安直接绕过白少贤走到了佟秋练的身边,“佟法医,怎么样,我是人民警察,绝对是安全可靠,我送你回去呗,最近C市也不安全!”

佟秋练冷眼看了一眼白少贤,那眼神就是示意白少贤来解决一下这个祸害,白少贤则是直接走过去,伸手搂着周长安的脖子:“你胆子很肥啊,你的那点歪心思能收起来么?这是我的嫂子,你要送她回家?你小子活腻了是不是?”

“嫂子?”周长安自然是知道佟秋练是有夫之妇的,只不过现在萧寒不是不在么?再说了,周长安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女人,觉得十分的有趣,“少贤,我可是刚刚逃离了某人的魔爪,握着追求爱情自由的权利都没有了么?”

“有啊,只是你的算盘打错人了!”白少贤说着伸手又捶了周长安的胸口一下,突然白少贤直接松开了搂着周长安的手,连忙退到了佟秋练的身后,而佟秋练顺着白少贤的目光看到了一个一身军装的女人走了过来!

而周长安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佟秋练明显看见了他的喉结吞咽了一下口水,而这个女人一身利索干练的军装,手中拿着军帽,利落的短发,整个人英姿飒爽的,关键是佟秋练看见了这个女人的简章,居然是个少校,而且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纪也不是很大,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走过来的时候,似乎是自带风的那种。

女人的眉眼之间透着英气,身姿挺拔修长,不过长得倒是十分的精致,小巧的瓜子脸,秀气的鼻子,眸子凌厉看着周长安,“洛阳,你怎么过来了?”周长安此刻挺了挺身板。

那个名叫洛阳的女人只是打量了一下佟秋练,“我不过来,你是准备送谁回家?”周长安只是一笑,“洛阳,我俩又不是夫妻,我追求爱情的权利都没有了么?”

“你已经是本少校的人了,难不成那晚的事情是假的么?”这下子佟秋练伸手捂着嘴,咳嗽了两声,这女人真是大胆啊,和顾珊然倒是挺像的,只不过这两个人是不一样的,顾珊然的性格是长期从事特工暗杀工作造成的,而这个女人却不是,这种霸道和果决,绝对是和她的职业密不可分。

“洛阳,那个晚上就是个意外,再说了,我俩就是盖了一条被子而已!”周长安真是欲哭无泪啊!

“哎呦哎呦,原来你俩还真的有一腿啊,之前有人和我说,我还不信呢,嘿嘿,恭喜恭喜,长安,能够入赘洛家,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你怎么还不高兴呢!”白少贤说着调侃的笑了笑。

佟秋练更是愕然了,入赘?不过佟秋练看了看这两个人,女人更男人,男人更女人,入赘什么的,倒是也可以,这两个人的性格倒是优势互补了!

“谁说的,盖了一张被子而已,洛阳,我知道你看上我很久了,但是小爷我告诉你……”周长安的话没有说完,洛阳已经大步上前,直接拽过周长安的衣领,直接就吻住了周长安的嘴唇,周围都是那种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佟秋练轻轻咳嗽一声,别过脸,倒是白少贤看的津津有味的!

“这下子你是我的人了吧,放心吧,盖上了我的戳,没有人敢要你的!”洛阳说着大步就往里面走,“我还有事情,你在外面等我,我很快出来!”完了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刮过,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哎呦,我们的周小少爷,你可以啊,洛阳那可是被称为京城最有名的一霸啊,你可以啊,这刚刚回来就追到了这小妞,你可以啊!恭喜啊,恭喜,结婚了我一定包个大红包给你!”而周长安则是完全处于一种震惊之中,好不容易回过神!

“一边去,滚一边去,我怎么知道遇着这个母老虎了啊,真是悲催,要死了,我爷爷要是知道这事,我铁定完蛋!”周长安说着重重的叹了口气,整个人都不好了!

“放心吧,你爷爷肯定特高兴,所为军警一家亲嘛,你们那是强强联合,我和嫂子先走了,你在这里等着,你要是跑了,以我对这个小妞的了解,她今晚能直接把你办了!”周长安直接打了个哆嗦,整个人都肢体僵硬了!

“那个女军官是谁?”佟秋练对于洛阳倒是十分好奇!

“京城洛家,和令狐家算是并驾齐驱的家族了,只不过这一辈只出了个女娃娃,所以被令狐家盖了一头,这次令狐家算是完了,洛家出手了,估计得玩完……”佟秋练倒是听说过这个洛家,不过佟秋练还是对这个女军官更加好奇就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