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1 佟修的悲剧,逼近的真相

佟秋练刚刚和萧晨一起回到了家里面,就发现今天家里面似乎有些异常,佟秋练揉了揉眉心,最近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施施一看见佟秋练回来,连忙拉着佟秋练就往楼上面走,在佟秋练隔壁的房间,本来一直是空着的,佟秋练不知道这个房间,什么时候住人了,“怎么了?我今天累死了,准备去睡一会儿!”

“哎呀——就是我们剧组要我试衣服,我懒得去组里面,他们就把一些衣服送到了这边,我准备慢慢试来着,反正你也没事,来帮我选一下好了!”施施刚刚将门打开,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因为满屋子全部都是婚纱,右手边就是古色古香的红色喜袍,每一件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好看,而且上面都是绣着龙凤呈祥的突然,还有许多别致的刺绣,而且每一套喜袍的边上面都陪着别致的金灿灿的凤冠,十分的抢眼。

而左手边则是现在的白色的婚纱,每一件婚纱都是十分的好看,有的是抹胸的,有的是齐肩的,款式是各种各样的,上面或者是蕾丝,或者是绣着珍珠钻石什么的,佟秋练顺手拿起手边的一款婚纱的一个头纱,头纱边上过着银线,十分的精巧别致:“你这是拍古装片还是都市剧啊,怎么这么多的婚纱啊!”

“亲爱的,你要知道现在的观众口味是很多种多样的,结婚的那场戏,要换好多次的衣服呢,这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晚礼服呢,姐姐演的角色可是嫁入豪门的千金大小姐啊,婚礼什么的,肯定特别隆重啊!”施施说着拉着佟秋练就往里面走,果然在里面出现了一些晚礼服,佟秋练整个已经眼花缭乱了,这哪里是拍戏啊,就是开个婚纱店都是绰绰有余了吧!

“哪个公司拍戏这么大手笔啊,施施,该不会是你的那个土豪公司的总裁大人吧!”佟秋练刚刚说完,施施立刻黑脸了,伸手就冲着佟秋练的胳肢窝挠了几下,弄得佟秋练一直笑,“好了好了……我就是说说而已,你别生气啊,哈哈……”

施施则是冷哼一声,伸手拿起了手边的一件带着一些浅绿色小茉莉花点缀的婚纱,“想要赞助我的土豪多了去了,你这话要是被顾北辰那个醋坛子听见了,我今晚又要死定了,再说了,别提我的土豪老板好么?尼玛,真当自己是24K的土豪金啊,准备闪瞎我这双狗眼!”

“是啊,闪瞎了你的狗眼,然后就可以把你打包拖走了,你们老板打得就是这个主意!哈哈……你当初怎么就去了他的公司了呢!我一直不明白!”佟秋练说着走到了一件婚纱的前面,很简单的一件婚纱,只不过是让佟秋练想起了自己婚礼的时候,穿的那一件婚纱,说实话,每个女人一辈子都想要穿一件最美丽的婚纱,成为这个最美丽的女人,只不过自己的婚礼并不是那么的完美就是了。

“得了哈,我就是看这个男人好欺负,而且他的智商我都算得出来,和北辰那种腹黑凶残的人可不一样,这人单纯好欺负,我就想着以后我要是到了他的公司,肯定不会被潜了,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嘿嘿……顺风顺水的,多好啊!”施施说着又拿起一件婚纱在佟秋练的面前比划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啊,其实北辰在那里,哪个不长眼的敢潜你啊,那才真是自寻死路呢,就是你那个小老板,还不是有一次被北辰吓得半死了!”佟秋练一想起来那件事情,就想笑,而想起了这些事情,佟秋练觉得似乎也没有那么疲惫了!

“你居然还记得那件事情,就是因为那件事情,我的小老板像是转了性子一样的,每天都要在我的面前装得一副高冷的模样,然后在我的片场晃来晃去的,我都要疯了,这是准备cosplay北辰么?”施施一脸无奈的说。

“好啦,你的小老板还是很疼你的,什么好的资源不是让你先挑的啊,再说了,你的小老板不是一直被你压榨么?看你还委屈的!”佟秋练可是知道施施家的小老板有多么的幼稚和无赖,难怪惹得顾北辰差点暴走。

“得了吧,他是M体质,我可不是S体质,没有虐待人的倾向!”施施耸了耸肩膀,

而佟秋练说的那件事情,其实是这样的,这施施公司的小老板其实年纪比施施还要小一岁,是继承了家族的公司,这个人看起来十分软嫩可欺,其实但是这个人脾气十分的奇怪,不知道在哪里就看到了施施,就缠上了施施了,施施那会儿正处于人生的低潮时期,就签了他的公司,而遇见顾北辰则是在这个之后。

这个小老板在那个之后,几乎化身成了施施的专属经纪人,弄得圈里面的人都说施施的手段高杆,可以勾搭上这种富二代,偏生施施长得一副美艳皮囊,举手投足都是万种风情,这种女人最招惹的就是大批的宅男粉了,所以施施一开始黑粉很多,都是说施施就是典型的狐狸精转世,专门勾引男人的,偏偏施施还是那种对这些完全无所谓的人,这弄得外面的谣言也是愈演愈烈。

而之后,随着施施开始接戏,慢慢的性格也被大众认可,但是关于施施和她的小老板的传闻却是越来越多,最主要的还是什么御姐和小鲜肉的搭配了,而施施之后就遇见了顾北辰,顾北辰对施施那是觊觎已久了,这自然容不得这些什么小苍蝇、小蚊子的在施施的旁边飞来飞去了。

终于在有一次施施拍了夜戏之后,顾北辰直接开车到了施施的公司,那个时候,公司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而施施则是因为下一场戏的拍摄问题正和导演进行交涉,而小老板正在边上给施施端茶送水呢,完全一副随从的模样。

而顾北辰一身酷帅的黑色西装,大步流星的就朝着他们走过来,“不好意思,这边在拍摄,闲杂人等不准……”一个场务正准备将顾北辰拦住,但是顾北辰身边的大汉已经快步上前将场务拦住了,而突然冒出来的这一群黑衣人,也让片场的气氛变得格外的诡异。

施施刚刚听了动静,刚刚抬头,她倒是没有想过顾北辰会出现在这里,刚刚准备说话,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突然就看见了顾北辰身边的大汉,直接冲过来,两个人直接将小老板的胳膊架了起来,当时所有人都是懵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见他们将小老板的手绑住了,然后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小老板绑在了窗户外面。

当时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而那个时候,小老板才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叫:“你们都是什么人啊,你们凭什么绑架我啊,你们这样是犯法的,我会告你们的,你们知道我是谁么?你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告诉你……”小老板的声音都是带着颤音的,因为这里是公司的二十几层,可想而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其实施施当时的心里面是这么想的:小老板有没有恐高症啊,要是有恐高症的话,这可得要吓死了吧!所以施施刚刚往窗户边走了几步,顾北辰就直接扯住了施施的胳膊,一把就将施施搂进了怀里面,“心疼?”

“啊——”施施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其实当时的施施对于顾北辰的这种无来由的占有欲是不明白的,“心疼?你说小老板……唔——”顾北辰看着施施那一张一合的红唇,直接就封住了那叽叽喳喳的嘴。

“你的话很多!”施施简直想哭了有木有,你要是想亲我就直说么?什么叫做我的话多啊,我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啊,真是要哭死了,我到现在就没有说几个字好么?而施施看了看顾北辰,因为施施的嘴巴上面涂着很红的口红,自然就沾到了顾北辰的嘴唇上面,“哈哈……”这顾北辰仍旧是那一副死人脸,整个人长得妖孽出奇,这稍微沾染上的一丝口红,让他的嘴唇显得十分的性感迷人,不过也是有些好笑。

“嘴巴上面有口红……哈哈……”施施放肆的大笑着,顾北辰伸手搂着施施的腰,冷眼扫了片场周围的人,所有的人,包括导演都是纷纷扭过头,本来还想着要报警的人,此刻也算是明白了,这人不会是施施的男朋友吧,圈子里面都有传闻,施施能够这条路能够走得这么的顺遂,是因为施施的背后有一个大金主,敢情就是眼前的这位啊。

长得比当红的男星都好看,难怪施施每次合作男演员都是说什么张不够惊艳什么的,原来是看过这么惊艳的人啊,而且周身的那种气质,似乎是游离在尘世之外的,就是这周身的气质,也是独一无二的,而且此刻只是双手搂着施施的腰肢,虽然面无表情,但是那眼中*裸的宠溺和纵容木有木,这种男人简直是极品啊。

“笑完了么?”顾北辰看着施施的眼泪都要笑出来了,伸手将施施搂在怀里面,施施已经笑得浑身都没有力气了,只能软若无骨般的搂着顾北辰的脖子,“帮我擦掉!”顾北辰那个时候就是这么的欠揍,好像她是他的手下一样,施施可不想帮他擦口红,留着呗,多好看啊!

“不擦我就将他丢下去!”这下子众人才反应过来,他们的老板还在挂在窗户外面呢,而这个小老板此刻已经完全都叫不出来声音了,整个人都是开始轻颤了,顾北辰搂着施施走到了窗户边上,“怎么样,当着你的金主的面,你是给我擦口红,还是让我把你的小老板扔下去,我可是不怕事儿的,死个人而已,你选吧!”

施施真的觉得眼前这个人腹黑的厉害,施施直接踮起脚尖,红唇轻轻的附在顾北辰薄唇上面,轻轻的一下,有夜风吹过,两个人没有动作,谁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我们回去擦好不好?”施施的声音软糯的让人想要咬一口,顾北辰看了看窗户外的小老板:“挂两个小时就放下来吧!”说着顾北辰打横抱着施施就往外面走!

一阵风一样的来了,又一阵风一样的走了,而有人已经注意到了顾北辰的手下有类似于顾家的标志,这一传,在场的人都明白施施的后台敢情根本就不是这个小老板啊,小老板固然也是有权势、有背景的,但是和顾家相比,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啊,而在场的人似乎都特别有默契的,都缄口不提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而小老板,那天被放下来之后,直接就被送去了医院,发烧什么的,住院住了三天,也是个可怜的,也就是成了顾北辰发泄醋意的一个道具了,也是可怜的孩纸!

“小练,你要不要也试一下啊,你看看这件,是不是特别好看!”施施的手中拿着一件白色的婚纱,十分简单大方的款式,最独特的设计还是在背后,露了一大片,“得了吧,那是你的款式,可不是我的款式,我比较喜欢这种类型的!”佟秋练指了指面前的一款婚纱,施施笑着点了点头!

“怎么样?要不要试一下啊?”其实说实话佟秋练还真的是有些心动的,买衣服什么的,对于很多的女人来说都是乐此不疲的事情,而佟秋练也是如此,只不过她一直没有时间,好好地给自己好衣服或者是逛街什么的。“别拖拖拉拉的了,赶紧去吧,也就我们两个人,你怕什么啊……”佟秋练点了点头。

佟秋练这一夜睡得很沉,或许是这一天下来真的是太累了吧,佟秋练觉得自己真的是身心疲惫,佟秋练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佟秋练揉了揉眉心,伸手试了一下手边,兀自苦涩的一笑,这个习惯真的不太好,明明都失踪了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想着某一天,这个人会出现在自己的床边呢!佟秋练叹了口气,舒展了一下身子,就起身洗漱了。

而佟秋练刚刚下楼,就发现施施和萧晨正在叽叽歪歪的说着什么东西,看到佟秋练,两个人都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佟秋练:“怎么了?你们这么看着我是准备做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觉得C市最近的事情比较多而已,你看看这个,我就是觉得对孕妇来说有点刺激啦!不过你还是看看吧!”施施说着将手边的报纸拿给了佟秋练,佟秋练倒是接过报纸,这几天刺激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还能有什么再刺激一点的事情呢!

不过这个新闻,倒是真的够劲爆的,“远航总裁和令狐夫人深夜医院发生争执,佟修摔断双腿!”“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这都是什么东西啊!”佟秋练这几天要是每天都看到这种新闻,真的会消化不良的,每天新闻上面都要出现一些劲爆的东西,这要是和佟秋练不相关的人或者事,佟秋练也就是看一眼就算了,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谁知道呢,人家两个人互撕罢了,和你有什么关系么!”施施撩了撩长发,拿着面包就吃了起来,小口小口的,看起来心情格外的好。

佟秋练将报纸放到一边,小易冷眼瞥了一眼报纸,真是活该,不过这样也好,要是这些人能够内部自己解除了对方,也省的爹地出手了,不知道爹地到底在磨叽什么,不是说了,等到那个什么何靖被解决了之后,就回来了?这都多少天过去了啊,小易怨念的想着,难道是伤口愈合的情况不太好么?小易咂了咂嘴巴,哎——大人的心思真是难猜。

佟秋练刚刚吃了两口早饭,电话就响了,毫不意外的是赵铭,“佟法医,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们现在在第一医院,您能过来一下么?”佟秋练挑了挑眉头。

“怎么了?小白应该昨晚在警局过夜的吧,他和小王两个人人手还是不够么?”佟秋练喝了口牛奶,这几天总是觉得没有什么胃口,吃点东西也总是想吐,但是佟秋练却又不能不吃东西,只能逼着自己多吃一些,佟秋练喝了口牛奶,就将杯子放下啦,突然面前就出现了一碗粥,佟秋练看着端着碗的小易,疑惑了!

“妈咪,你今早就吃了一点东西,和两口牛奶,这碗粥,你必须喝下去,你不能饿着我肚子里面的小妹妹!”小易关心人的方式也是够独特的,什么叫做别饿着她肚子里面的小妹妹啊,佟秋练伸手揉了揉小易的头发,轻轻点了点头。

“也不全然是这样的,这里的现场也是比较复杂的,您要是能过来就最好的,还有就是佟修想要见你一面!”佟秋练正从小易的手中接过勺子,听了这话,愣了半天,就应下了,反正她也有很多的事情想要询问一下佟修。

“妈咪,你要是不想吃,我就喂你吃吧,这样应该会更好吃!”佟秋练笑了,这个话是从哪里听来的啊,“你听谁说的啊?”

“太爷爷和奶奶都说了,我以前生病的时候,就不想刚吃东西,奶奶说,我喂你吃,这里面就有奶奶对你的疼爱,这个粥的味道就会变得不一样了,难道妈咪不会觉得粥的味道格外好么?”佟秋练已经吃了一口了,小易小小的人,已经知道心疼人了,佟秋练还清楚地记得小易出生的时候,因为佟秋练怀孕的时候,胃口一直不太好,所以小易生下来的时候,小小一个儿,和小猴子一样的,皱巴巴的,难看得很。

萧老爷子当时嫌弃的不行,“这到底是不是我们萧家的孩子,怎么会这么丑呢!”而小易当时不知道怎么的就哭了,就露出了一双幽蓝色的大眼睛,还尿了老爷子一身,老爷子一看到那和萧寒如出一辙的眸子才哈哈大笑,“哈哈……这还真是萧寒那混小子的,眼睛都一模一样!”众人默然。

佟秋练刚刚到医院的时候,因为医院还在正常的接诊病人,所以并没有完全的封锁,佟秋练刚刚过去,就被一群的记者给围住了,而很快的一群保镖就过来将所有的记者隔绝在外面了,佟秋练只是低着头,慢慢的朝着电梯的方向走过去。

“姐——你过来了啊!”佟秋练突然就听见了佟清流的声音,其实那天晚上面佟清流和自己说那个事情的时候,佟秋练的心里面真的是很气愤,但是之后的话,佟秋练也想明白了,五年前的佟清流不过还是个孩子,那个时候的佟清流还是个高中生,遇到这个事情,况且已经造成了父亲死亡的悲惨下场,不敢说出来也是正常的。

况且这个事情佟清流也不算是帮凶吧,虽然说父亲对佟清流不错,但是帖子的发起人却是他的亲生父亲啊,就算是没有感情,那也是他血脉相连的父亲啊,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抹杀不了的,更何况自己有什么理由要求佟清流对待自己的父亲和自己一样的,佟秋练想明白了,自然也就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嗯!”佟秋练点了点头,而佟清流直接挤入人群,伸手就拉住了佟秋练的手,“麻烦各位让开,这里是医院,禁止大声喧哗,别影响别人看病!姐,我们先上去吧!”佟秋练点了点头。

这下子所有人都不明白了,以前他们还报道过,小易和佟清流一起出入远航的报道,那个时候的两个人举止都十分亲密,而且看起来并不相识萧氏想要盾吞并远航的架势,那个时候就有很多人在扒远航和萧氏的关系。

毕竟在萧氏的周年庆上面,萧寒是直接打脸了佟修,而小易和佟清流感情居然这么好,这一点真的是匪夷所思的,而此刻佟清流居然叫佟秋练姐,难不成这两个人是失散多年的姐弟?难不成佟秋练这次回来真的是为了报复佟修的,而佟修难不成是佟秋练失散多年的亲身父亲,这群人的想象力是无限丰富的,越是狗血的东西,又是吸引人,这群人算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挖到这条新闻了。

佟秋练刚刚上楼,楼上面的人倒是不多,因为上面是整个楼层全面封锁的,佟秋练首先到的是三楼,三楼就是昨天晚上面发生了那场惨剧的楼层了,有小半个楼层是封锁起来的,李耐正在边上和一个护士交谈着什么,看到佟秋练立刻走上前,“佟法医,您来了啊,赶紧的吧,都等您好半天了!”佟秋练点了点头。

这里还有一些准备接受询问的医生护士,看到佟秋练都是带着一种好奇的目光,因为这个女人曾经是C市最让人艳羡的对象,完美的老公,聪明软萌的儿子,无论是爱情还是事业都是双丰收的,而且长得美艳,学历又高,但是此刻也变成了全城同情的对象了,因为她此刻就是个失去了丈夫的可怜女人。

佟秋练完全无视所有人的目光,因为怀孕的关系,佟秋练都是平底的鞋子,一身宽松的棉麻裙子,套个外套,头发盘起来,整个人身上面的冷傲气质被削弱了不少,反而是带了一丝柔情的,白少言正巧走了出来,“老师,您来了啊,我们刚刚在下面的现场进行了一下现场采集,这边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佟秋练点了点头,从白少言的手中接过了资料。

“现场的血迹不多,那么那两个人现在都在什么地方,他们的衣服上面的生物检材进行采集了么?”佟秋练若是投入工作的时候,也是十分迷人的,本身样貌就很好,而佟秋练一旦工作就是那种有些忘我的,美艳的侧脸上面都是认真。

“已经采集了,令狐夫人现在已经被转移到了别的病房了,佟总裁前几个小时刚刚从急救室里面被推出来,目前正在看双腿的恢复情况,要是不行的话,很有可能……”白少言说着在自己的双腿上面做了个截肢的动作,佟秋练了然,拿着资料随意的翻了几页,就直接走进了病房。

这里面也是够乱的,其实这个病房布置上面还算是可以的,但是此刻地上面除了一些散落的水果,花瓣,碎玻璃片,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液体,佟秋练戴上手套,伸手沾了一些地上面的一个黄色的液体,一股的药味儿,而不远处一个倒下的吊瓶支架,上面还挂着两个吊瓶,而周围还有一些零散的血迹,小王正在进行血样的采集工作,佟秋练看了一会儿,走到了窗口!

今天是阴天,外面的风不太小,佟窗帘被风吹得鼓了起来,佟秋练走过去,看了看窗台,上面有一些泥土,佟秋练拿着工具,采集了一些,泥土?难道说是佟修自己跳下去的么?还有,为什么是脚着地,这也是十分奇怪的,除非是自己跳下去的,若是被人推下去的话,很少会有脚着地的情况,倒是有些奇怪了。

佟秋练看了一会儿,就直接上了最上面的楼层,赵铭此刻正在给王雅娴做笔录,看到佟秋练走过去,冲着佟秋练比划了一下,让佟秋练等一会儿,而王雅娴此刻的脸上面包裹着纱布,佟秋练蹙了蹙眉头,难不成她的脸上面受伤了么?

王雅娴看到佟秋练,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还是十分平静的,突然就直接从床上面跳了下来,就连手上面的吊瓶都被扯掉了,支架都倒了,而所有人都是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王雅娴已经冲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伸手就要冲着佟秋练的脸上面呼巴掌,佟秋练则是直接伸手攥住了王雅娴的手。

四目相对,佟秋练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冷清,而王雅娴的眸子像是要喷出火一样的,她死死地盯着佟秋练,“放手!”其实王雅娴此刻很虚弱,这一巴掌下来,佟秋练接住也是丝毫不费力气的,佟秋练直接将王雅娴的手甩开,王雅娴向后退了几步,而令狐默此刻已经出来了,正好从后面接住了佟秋练。

王雅娴此刻一身病号服,而且身上面一股浓重的药味左手的手腕上面缠着厚重的纱布,而且左手一直是耷拉着的,看得出来这只手是使不上力气了,而王雅娴此刻脸色苍白,或许是因为看到佟秋练的缘故,整个人有些气喘,而且侧脸还贴着纱布,整个人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头发也只是堪堪的拢在后面,而看着佟秋练的眸子,就像是要把佟秋练吃了一般。

“果然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你妈就不是一个好东西,你也一样,现在我们家变成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很高兴,是不是很高兴,你到底回来做什么,你要是不会来,佟家不会出事,我们家也不会出事……”王雅娴冲着佟秋练大声吼着,而这个楼层还是有些人的,此刻就有人开始有意无意的围观了。

“当初你们逼我离开,我如你们的愿离开了,怎么的,我的人生还需要你们规划么?以前看在我爸妈的面子上面,我还能叫你一声娴姨,不过,现在看来是不需要看在他们的面子上面了,令狐夫人,每个人做了什么事情……”佟秋练指了指天空,“天都在看的,我又不是老天或者死神,我决定不了任何人的命运,你们现在的遭遇与其说是命运的安排,不如说是在还债——”

佟秋练的最后两个字咬的很重,王雅娴的身子一个趔趄,她几乎有些站不稳了,因为此刻的佟秋练身影和赵曼枝几乎有些不谋而合了,怎么能不像呢,毕竟是母女啊,王雅娴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还债么?凭什么,这么多年多过来了,她绝对不相信这么报应这种话,人都死了,还要我还什么债。

“还债?我欠了谁的,要还债!”王雅娴冷哼一声,佟秋练只是一笑,而此刻赵铭走出来,“令狐夫人,您还是先进来吧,我还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您,您这样,对您的影响也不好!”王雅娴看了一眼周围是有一些人在围观,王雅娴定定的看了一眼佟秋练。

王雅娴进入病房之后,赵铭走到了佟秋练的身侧,“佟修在楼下的VIP病房,你可以去看一下他,他似乎有话想要和你说!”佟秋练点了点头,透过病房上面的玻璃,她看见了令狐默正在床边和王雅娴说着什么,佟秋练看了一几秒钟,就直接坐电梯下去了。

“阿默,你看见了么?她这是什么态度啊,我还是看着她长大的呢,你看看她,有这么和长辈说话的么?真是没大没小的!”王雅娴冷哼一声,令狐默不说什么,其实刚刚是谁先挑衅先动手的,令狐默心里面都清楚,对于现在的王雅娴,令狐默觉得完全无法沟通,而且他也知道王雅娴对于佟秋练的厌恶,完全是来自于赵曼枝!

佟秋练下楼之后,就看见了正在和一个医生交谈的佟清流,佟清流的眉头是紧蹙的,佟秋练估摸着佟修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的,而佟秋练慢慢走近,就听见了两个人的对话,“目前的话,你们就要做最坏的打算,毕竟他的双腿需要截肢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术后已经出现了发炎感染的现象了,所以你们必须要和患者先沟通一下!”

“这个我知道,只是他现在您也看见了,精神状态不太好,已经受不了什么刺激了,所以这件事情我就想要先拖一阵子,要是截肢是势在必行的话,我一定会尽快和他沟通的!”佟清流说话的声音带着一些无奈。

“患者的精神状况是真的不太好,我建议你还是尽早给他请一个心理医生,我们想要和患者沟通都有些困难,而且这种心理问题,还是越早找医生越好……”医生又给佟清流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而佟清流看到佟秋练,不好意思的打断了医生的话。

“爸,等你好一会儿,说是有话和你说!你的身体没有问题么?”佟清流那天晚上面是真的被佟秋练吓到了,而且佟清流知道佟修肯定是知道很多东西,甚至是知道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内幕,所以佟清流很怕佟修再说出一些猛料,到时候佟秋练的身子……

“没事的,放心吧,我先进去了,你们聊!”佟秋练和医生也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走了进去,佟修此刻双腿都是被吊着的,听见开门声,就朝着房门口看过去,看见佟秋练进来了,眸子里面精光闪过!但是并没有过多的惊讶!

反倒是佟秋练看见了佟修,心里面是有些诧异的,因为他们之间也是有段时间没有见过了,但是此刻的佟修却像是老了十岁一般,整个人头发都是黑白相间的,整个人脸上面的皱纹都十分的明显,而佟修整个人也是消瘦得很厉害,脸上面的颧骨轮廓也是十分的明显,“坐吧……”佟修从喉咙里面挤出了几个字,佟秋练点了点头。

佟修的声音也变得十分的低沉,就像是破损的大提琴的声音,带着嘶哑,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卡着声带,让他完全发不出声音一般,佟修想要伸手够床头柜上面的水杯,但是因为身子却扭不过去,佟秋练走过去,将床头柜上面的水递给了佟修。

“需要我将床摇起来么?”佟修是平躺着的,不好喝水!“那麻烦你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就像是陌生人一般的客气。

佟修喝了几口水,觉得喉咙舒服了一些,“你应该有许多的问题想要问我吧!”佟秋练倒是没有想到,他们对话的开头居然是这个样子的,佟秋练是有很多的话想要询问佟修,但是事情太多了,佟秋练突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了。

“不是你要见我么?你应该是有事情问我,或者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和我说么?”佟修点了点头。

“不过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先问我,我要是知道的都会告诉你的!放心吧,我这都是半死的人了,是真是假,你自己判断就成了!”佟秋练倒是不明白佟修现在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佟秋练却是是有一大堆的问题想要询问佟修的。

佟秋练回去的时候,是失魂落魄的,她此刻的脑子里面很乱,不过五年前的事情,她已经基本的理清了一个思路了,而很多佟秋练一直都不明白的事情,也得到了一些解答,或者是说很多佟秋练不解的事情,此刻都一一得到了印证。

车子缓缓的驶入萧家大宅,佟秋练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因为是阴天的缘故,所以一直都是阴沉沉的,气压很低,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佟秋练刚刚从车子上面下来,就看见大人此刻正蹲在门口,晃着尾巴走了过来,到了佟秋练身边的时候,只是定定的看这佟秋练。

因为佟秋练怀孕的缘故,所以大人和茶茶已经被禁止进入房子里面了,大人叫了几声,佟秋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人就跑回了自己的狗窝,然后佟秋练就看见大人嘴巴里面叼着一根骨头跑了过来,见骨头扔在了地上面,冲着佟秋练又叫了几声。

佟秋练微微一笑,蹲下身子,捡起了骨头,伸手摸了摸大人的脑袋:“大人好乖,大人这是准备将这根骨头给我的是么?”大人叫了一声,小易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到佟秋练手中的骨头,砸吧了一下嘴巴!

“妈咪,这貌似是大人收藏的最大的一根骨头了!”佟秋练兀自一笑,大人则是直接转转身,留给了两个人一个倨傲的背影,好像刚刚那个专门跑来献骨头的不是它一样。

“妈咪,赶紧进来吧,等你吃饭等好久了!”佟秋练点了点头。

而此刻的医院里面算是乱了套了,赵铭在对佟修的审问中问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赵铭将这一情况通报上级之后,上面也是十分关注,而整个C市都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似乎所有人都觉得最近是要有大事发生了。

“爷爷,令狐家是不是真的气数已尽了,我们需要做什么么?”白少贤正在给白老爷子泡茶,看起来十分的专业。

“什么都不要动,静静地等着吧!”白老爷子看了看天空,灰蒙蒙的,就像是此刻的C市一般,沉闷阴郁,风雨欲来。“下面就是一场狂风骤雨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坚守阵地,等着吧,这一场风暴不会小的!”

白少贤点了点头,白少贤之后和萧寒通了电话,“萧寒,你倒是厉害啊,这一切是不是都在你的计划之中啊,令狐家估计就要倒了!”

“不能说是倒了,只不过令狐家已经归于腐朽了,它需要经历一次换血了,而且令狐家又不是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或许几年之后,令狐家还是可以重新站起来的!”此刻的萧寒面前一边是堆放着公司的文件,而另一边则是警局审讯室的监控视频!

“令狐司令,您的夫人涉嫌谋杀,对于这样的指控,不知道您有什么看法……”赵铭正坐在令狐泽的面前,令狐泽挑眉看了看赵铭,蓦地一笑,意味不明。

而赵铭则是更不知道此刻的令狐泽在想什么了,自己跌妻子涉嫌谋杀,这是多大的罪啊,为什么眼前的男人仍旧是镇定自若的呢,他们真的是相处了快三十年的“模范夫妻”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