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0 化成绕指柔,事态升级

令狐泽的一只手是被拷在凳子上面的,所以不能够大幅度的动弹,但是在看见了佟秋练的时候,令狐泽直接就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只是右手却被手铐刮擦的有些疼,而随着门被关上,佟秋练慢慢走近,令狐泽也看出来了,来的人并不是什么赵曼枝,而是佟秋练,佟秋练的脸上面未施粉黛,但是看起来还是十分的美艳动人。

令狐泽颓然的坐下,似乎是十分的失望,然后兀自一笑,自己这是怎么了,还真的以为曼枝会出现么?曼枝早就去世了不是么?自己这都是怎么了,怎么脑子都好使了,“令狐叔叔!”佟秋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在这个本就冷寂的审讯室里面,更是让人觉得心里面有些不自在。

令狐泽看着面前的女孩,不能说是女孩了吧,当年的女孩,已经结婚生孩子了,“小练啊……”令狐泽的眸子透着点点笑意,佟秋练从来都知道,令狐泽对自己一直都是很照顾的,曾经的佟秋练不懂,为什么令狐泽对自己很好,总是以为是令狐家没有女孩子,所以佟秋练对令狐泽也是敬爱有加的。

只不过现在佟秋练却不这么认为了,她此刻已经明白了,令狐泽这是在透过自己看别人,在看自己的母亲,而赵铭这是第一次见到令狐泽笑,其实准确的说也不能说令狐泽是在笑吧,但是令狐泽脸上面的表情确实是柔和了一些,没有了以往的那种冷漠和强势,赵铭希望佟秋练这次和令狐泽的见面,能够成为打开令狐泽嘴巴的一个突破口。

“萧寒回去了么?”佟秋练摇了摇头,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肚子,想到了昨天晚上面的事情,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你和你母亲长得有些像,又有些不像!”

“嗯,我和母亲只不过是外貌有些相似而已!”佟秋练的长相其实是结合了佟齐和赵曼枝两个人的样貌的,并不是单纯的像某个人,赵曼枝是是一个十分温婉温柔的人,而佟秋练的样貌长得美艳动人,偏生气质高冷清傲,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在佟秋练的身上面结合的很好,也让佟秋练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迷人。

令狐泽笑了笑,“是啊,只不过是长相有些相似而已,怎么想起来看我了,你应该是恨我的吧,五年前的绑架案之后,你对我其实……”令狐泽看着佟秋练,这个女孩,自己原来是真的疼爱的,因为小时候的佟秋练长得和赵曼枝还是很相似的,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吧,令狐泽对佟秋练总是多了一些疼惜,但是随着佟秋练的长大,佟秋练身上面佟齐的影子越发的明显了,令狐泽完全看不得这般。

“我不恨叔叔!”佟秋练坐在审讯室里面,这里面过于阴冷了,若是心里稍微脆弱的人,在这里待一会儿,心里面肯定会出问题的,但是令狐泽显然心里足够的强大。“其实那件事情我不怪任何人,你们选择谁,是你们的事情,我没有理由强求你们围着我转!”

“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子,不争不夺,但是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无欲无求,但是却得到了更多的疼惜,才会让佟家的姐妹那么的嫉恨你!”佟秋练只是一笑,这种事情现在说又有什么意义呢,毕竟现在佟清然和佟清姿都已经不在了。

“我们是无法左右别人的行为的,也不能强求不喜欢自己的人喜欢上自己,令狐叔叔,你说对么?”佟秋练的眼神透着认真,那一双古井一般幽邃眸子,有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成熟。

“你来见我,是来我叙旧的么?”令狐泽伸手转动着手中的杯子,是啊,谁都不能强求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喜欢上自己,但是已经爱上了要怎么办呢,明明当时已经告诫自己了,这个女人是你兄弟的女人,你不能对她产生任何的想法,但是就是这般的忐忑和不安,自己还是无法自拔的沉沦了。

这或许就是在错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这难道不是自己的悲剧么?强势了一辈子,但是最重要的婚姻大事,却由不得自己。

“娴姨在家里面自杀了,我刚刚从令狐家回来!”佟秋练注意到令狐泽只不过是皱了皱眉头,握着水杯的手,紧了紧,接着就没有任何的动静了,完全是还不关心的那种,这种冷漠,甚至让佟秋练觉得有些心寒。“令狐叔叔和娴姨可是公认的模范夫妻,难道令狐叔叔就丝毫不担心娴姨的伤势么?”

“小练,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在官场浸淫了这么久,在你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就学会了什么叫做处变不惊,稳如泰山,所以你到底是想要问我什么!”其实令狐泽的心里面不能说是没有任何的波动,毕竟结婚快三十年了,就算是没有爱情,他们之间还是有亲情的,令狐泽虽然是冷漠无情之人,但是这个女人好歹也是陪伴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人,令狐泽怎么可能说真的是无动于衷呢!

“娴姨是割腕自杀的,那浴缸中有一张照片!”令狐泽挑了一下眉头,照片?佟秋练从手边的包里面拿出了一现场拍摄的照片,那上面就是已经被水浸泡过的照片,虽然有些不真切,但是对于令狐泽来说,这一张照片算是他最珍贵的回忆了,所以当令狐泽看到这个照片的瞬间,就明白了。

“怎么了?我们家就算是出现了你母亲的照片,也不足为奇吧,我们两家之前关系不是挺好的么?”其实若是佟秋练不知道令狐泽喜欢自己母亲的话,这话搪塞自己,她倒是不说什么,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她已经知道了令狐泽是喜欢自己的母亲的。

一边隔间的几个人有些人是不懂佟秋练的身份的,都是十分的好奇,他们不懂为什么佟秋练和令狐泽看起来是十分熟稔的,“队长,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佟法医刚刚来C市的时候,我们去萧氏大厦接她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就和令狐乾很熟,昨天又闹了和令狐夫人的那一出,现在又是唱得哪一出啊!”李耐抓了抓头发,真是的,怎么觉得这么乱呢!

“你都不看电视的么?知不知道上头最近在准备干吗!”李耐摇了摇头,赵铭直接一巴掌呼了过去,“我真能被你气死,你个蠢货!”

“队长,这也不能怪我啊,你说吧,这几天因为这个案子,加上之前萧公子的案子,我们已经有多久没有睡个好觉了啊,哪里有时间看电视啊!”李耐伸手揉了揉脑袋,真是的,我要是蠢货,也是被你打蠢的。

“最近上头在搞关于历年的冤假错案,也是因为冤假错案而死亡的官员,为他们举行追思会!”赵铭这么一说,在场的人算是都明白了,但是这个事情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省五年前的书记——佟齐,是佟法医的父亲!”

这下子换成了在场的所有人愕然了,这事情当时可是震惊全国的啊,那可是省部级的干部,而且佟齐因为年纪比较轻,所以在上任的时候,还被大篇幅的报道了,听说是上头专门培养的一批书记之一,年纪轻,实力强,所以一直都被人所关注,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因为震惊全国,所以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只不过很难和佟秋练联系起来好么?

“不是吧,这个……”李耐还是不太相信,而且这事情因为是灰色地带的案子,所以很少被人提起,时间一长,大家也就将这件事情遗忘了,而且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佟书记是有女儿的啊。

“怎么不是了,你要不要去查一下佟法医的户籍资料啊!”赵铭白了李耐一眼,而这边的隔间本来就是有电脑的,而一个小警察已经打开了全国的户籍信息,一搜,很快就出现了佟秋练的个人资料,“父亲:佟齐,母亲:赵曼枝……”还真的是这样的,而所有人对佟秋练似乎多了一些不一样的看法。

“是啊,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令狐叔叔若是不对我母亲存了别样的心思,这个事情我自然觉得没什么,我最多会觉得娴姨是不是临死之前最想念的人是我的母亲,显然是不可能的,娴姨这辈子最恨的人或许就是我的母亲了吧!”令狐泽听了这话只是一笑。

令狐泽在看到了佟秋练给自己看的照片的时候,就明白了,佟秋练这次找自己,到底是想要问什么。

“我喜欢你的母亲是我的事情,我并没有破坏你的家庭吧,这是我个人的事情!”令狐泽这么说倒是真的,佟两家的关系确实不错,而令狐泽一直深不可测,所以令狐泽的心思,其实很少有人能够看得出来。

“但是令狐叔叔确定没有对我父亲出手么?”佟秋练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或许是因为最近的两个死者已经在和令狐泽有些牵扯了,或许是昨天晚上面关于父亲的帖子的事情,而令狐泽似乎也没有想到佟秋练会这么的直接,只是笑了笑。

“怎么的,你是找到了什么证据么?你要知道凭空捏造这种毫无根据的事情,污蔑我的罪名也是不小的!”佟秋练只是伸手点了点桌子上面的照片,是啊,自己还没有任何的证据呢。

“令狐叔叔也说了,您浸淫官场这么久,自然是看得比我通透了,不过令狐叔叔,有的时候,觉得完美的事情,往往总是有一些您不曾注意的疏漏的,希望你一直都这么自信!”佟秋练说着拿着照片,就要往外面走!

“等一下,照片能给我么?”佟秋练一愣,这个照片因为是现场拍摄的,但是并不是热别的清晰,尤其拍摄的还是一张已经被水泡过的照片,所以并不是很清晰,佟秋练有些疑惑的看着令狐泽。

“你母亲一直喜欢你父亲,这算是我和你母亲唯一的一张合照吧!”佟秋练愕然,这上面的图像虽然不清楚,但是很明显就只有一个人啊,佟秋练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照片给了令狐泽,令狐泽冲着佟秋练一笑,“这张照片陪了我三十多年了,说实话,我都不懂她是怎么找到这张照片的!”

佟秋练从不知道令狐泽居然对母亲的爱这般的深沉,而且爱了这么久,不期然的佟秋练想起了令狐默,这对父子不仅仅是性格很像,就是这种痴情也是遗传的一模一样。

“其实阿默喜欢你,我一直都很支持,毕竟这样的话,我和曼枝就能够成为亲家了,算是我的私心吧,也许这样我和她之间也算是有些牵连了,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想想,也是孽缘啊,我喜欢曼枝,我的儿子喜欢上了曼枝的女儿!”佟秋练觉得此刻的令狐泽是无比柔情的,这个男人平时生冷如铁,但是此刻却是柔情似水的!

那句话说的果然是对的“何意百炼钢,化成绕指柔”,或许现在用来形容令狐泽是再好不过了。

“我们家出事之后,娴姨之所以那么讨厌我,也是明白了,我母亲已经去世了,不会对她构成威胁了,她也不用为了你对我好,或者是说,她终于可以明目张胆的讨厌我了,我一想到我和她之间的相处,其实她是带着恶心和厌恶的,我的心里面就很难受!”佟秋练站着看着令狐泽,令狐泽低头看着照片,伸手摩挲着照片,佟秋练不用看也知道,此刻的令狐泽眸子中的柔情蜜意。

“我和她结婚的时候,她就知道我喜欢曼枝的事情了,我和她之间本来就是联姻的,她心里清楚,我也清楚!不过还是谢谢你来看我!”令狐泽其实面对佟秋练心里面是存了一份愧疚的,这种愧疚就在于,他对佟齐确实出手了,继而毁掉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令狐泽每次回想起当年的事情,真的觉得是孽缘,也觉得这是上天给他的惩罚,令狐泽痴痴地一笑,而佟秋练则是已经打开门走了出去。

赵铭和李耐一行人也正好从隔间走了出来,这群人此刻看到佟秋练,都是有些异样,“你们对于今天的事情,可以选择性失忆吧!”众人一愣,都是纷纷点头。

而此刻白少言却是小跑着过来的,手中拿着一个东西,连头发都凌乱了,“老师,还好你没有走,出大事了!”白少言的声音很大,佟秋练倒是一愣,白少言这孩子,一直都是还算是比较腼腆的,而且说话不多,这也是佟秋练选择了白少言当自己助手的原因,佟秋练可不想身边有个像是聒噪的鹦鹉一样的人。

而此刻的白少言是一路小跑过来的,脸上面有些细汗,而且脸色不太好,死死地攥着手中的那份文件,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佟秋练就想着应该是早上那个定位追踪器上面的血液检查结果出来了吧。

“怎么了!”佟秋练看着白少言,白少言直接将报告递给了佟秋练,佟秋练拿过文件,越看眉头皱的越紧,“立刻联系令狐乾,赵队长,这个事情,或许你需要赶紧通报上级了,这个事情的性质已经变了……”

赵铭愣了半天,不明白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先回实验室,等一会而令狐乾就会过来了,到时候肯定会集中开会的,我倒是再和你讨论这个这个事情,现在我必须要去确认这个东西的真假!快走吧!”佟秋练和白少言说着就急匆匆的往实验室的方向走,这下子他们是看不明白了,难道说又找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真是烦人啊,还让不让人消停了啊!

而过了半个小时不到,令狐乾带着一大批人就浩浩荡荡的占领了警局,赵铭倒是不懂,这突然怎么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令狐上校,您这是准备做什么啊!”

“通知局长吧,马上开会,叫佟法医过来吧!”令狐乾眉头紧锁,而他的身后,徐敬尧自告奋勇,“我去找吧,那个地方我去过,很熟!”令狐乾也不想管徐敬尧,徐敬尧这个人自己管不得,也管不了,每天的脑子里面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令狐乾此刻已经烦透了,刚刚还在医院,就接到了这边的电话,忙不迭的就赶了过来了。

佟秋练此刻正在研究着那一管针剂里面药水,“老师,虽然里面的成分,有些结果会出来的慢一些,但是都是可以确定的,这个和我们原本提取到的新型药物的成分是很像的,不过里面有些成分还没有检测出来!”

“这里面添加了毒品,这是要让人上瘾,然后自己走上毁灭之路!”佟秋练叹了口气,稍微整理了一下资料,而此刻大门就被推开了,徐敬尧一身西装就出现在了门口,“怎么是你过来啊?”

“我是专门为了这个案子太专门过来的,难道这个案子有进展了,我难道不应该过来么?赶紧的吧,所有人都等着呢!”佟秋练点了点头,白少言将手边的另一份资料给交给了佟秋练,“这个是早晨的那枚定位追踪装置里面的血液检测结果,结果是血液中的DNA和潘树强的DNA还完全吻合的,老师,您的猜想是对的!”佟秋练一开始就说潘树强的体内也是有定位追踪装置的,只不过没有证据罢了,现在算是证实了。

“嗯嗯,我知道了!”佟秋练说着拿着资料,就和徐敬尧一起离开了,倒是萧晨因为无聊,此刻正在实验室里面百无聊赖的看着一些恐怖电影呢,“萧晨,你能不能不要放这些东西,烦死了,你要吓死谁啊!”佟秋练刚刚离开,萧晨就把电脑的外音打开了,然后整个实验室里面,都是充斥着一股诡异的声音,搭配着这形形色色的人体器官什么的,白少言愣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不是吧,你是学法医的啊,你会怕这些东西么?真是的,忙完了没啊?忙完了我们一起看好了!”萧晨已经无聊透顶了,这法医说起来倒是真的透着一些神秘的,但是真正的成为一个法医,真的是一个单调的有些枯燥的工作,每天除了面对尸体,还是尸体,哎……

佟秋练和徐敬尧一路上面也是话不多的,“你的脚踝怎么样了?这么快就出来工作嘞?”徐敬尧的声音,还是带着一些野性和一些轻挑,只不过此刻的佟秋练心里面也是有些乱的,不太想说话,所以只是点了点头,徐敬尧见状,也就不说什么了。

佟秋练和徐敬尧进入会议室的时候,里面除了本来的位置上面坐着人之外,还有很多直接是站着的,将本来很大的会议室挤得显得有些拥挤了,佟秋练倒是意外的看见了老人,穿着便服,只不过身材挺拔,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安静的喝着茶,看到佟秋练只是抬头看了佟秋练一眼,冲着佟秋练一笑,佟秋练倒是好奇了,这个人是谁?因为他坐的位置应该是令狐乾坐的吧,而此刻的令狐乾是安静的坐在他的下手的。

“这就是邀请你回来的赵司令了!”令狐乾起身介绍道,佟秋练倒是和这个赵司令通过电话,只不过没有见过罢了,佟秋练走过去,两个人笑着握了一下手,“开始吧!”赵司令的声音浑厚低沉,而且头发花白,还留了一点小胡子,倒是让佟秋练想到了萧老爷子。

“好!”已经有人将会议室的门关起来了,佟秋练将手中的一些照片放到了前面的展板上面,从一开始从回来接手军部的第一个案子,就是那个死去的卧底,然后就是在酒吧死掉的男人,之后就是佟清姿的照片,然后就是三个现在还被关押在军部的男人,最后一张就是今天拍到的针管照片了!

“首先是第一张照片,上面的人当时是检测出了体内含有新型的药物,但是当时这种药物并没有成形,所以我并不是能够确定,而到了第二个死者,他的脑部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萎缩现象,而且当时我们提取到了一些新型药物的残留,当时的分析是这种药物是可以直接摧毁人的智力的,使人变成一个废物!”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所以我们看到后面的死者的面部表情都是愉悦的,因为显然他们已经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疼痛了,或者说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对于疼痛的辨别能力!”

佟秋练停顿了一下,“然后我们看到这是最近的死者,我想C市的人应该都是知道的,这个人是死在了精神病院的,但是我们看到她的表情和前一个死者是一样的,都是比较愉悦的那种,而对于她的解剖结果显示,死者的不仅仅是脑部萎缩,全身的各个器官都已经开始萎缩了!多脏器的衰竭,是她的死亡原因!”其实大多数人倒不是被佟秋练的叙述吓到了,而是佟清姿的照片。

上面哪里还是一个女人啊,因为是解剖台上面拍的照片,上面的人简直可以和干尸相媲美了,整个都是一个皮包骨一样的,看起来让人的心里面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尤其是那胸部,整个干瘪了就算了,肋骨都根根可以数的清楚。

“这里的三个人就是被注射过的新型药物的三个人了,虽然说这三个人目前的生命还能存续,但是身体的器官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竭现象,或许现在就是在苟延残喘吧!”这三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牲口一样的,完全看不出来这三个人还是个人,每个人的表情都是笑呵呵的,身上面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但是这三个人像是无知无觉一般,完全没有一点的感觉,明显不正常。

“而最后的这种照片,就是在令狐夫人的房间发现的,目前的检测结果只是出来了一部分,但是可以断定,这个和那个新型的药物应该是一脉相承的药物!”佟秋练在所有的分析结果出来之前,可不敢直接说这个就是那个新型药物啊!

“其中需要注意的是,这里面被掺杂了一些毒品进去,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西被注射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效果,不过这个药物可以肯定的是一直在不断地被改良!”赵铭算是明白了,敢情这个案子撞到了军部一直在调查的案子了啊,关键是现在这里做了个老司令,他要是不说话,这谁敢说话啊!

“那现在这个令狐夫人在哪里啊?”赵司令喝了口水,那模样就像是在喝下午茶一样的悠闲。

“我妈自杀正在医院抢救!”令狐乾低着头,令狐乾此刻整个人的都是凌乱的,而且他之前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会牵扯到自己的母亲,令狐乾突然觉得很好笑,自己查了这么久的案子,到最后,居然查到了自家人的头上面了。

“我都忘了,你也是令狐家的人,那么这个案子……”毕竟是需要避嫌的啊,赵司令这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所有人的心里面都很明白,赵司令接下来想要说的话,所以会议室的气氛显得十分的尴尬,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不敢说话,都在静静地等着接下来会发什么事情。

“赵司令,这个案子已经跟了一年了,到了这个时候,我真的……”这让令狐乾怎么放得下啊,自己盯了这么久了,这个时候是想说,临时把他换下来么?这要是搁谁身上面,谁的心里面高兴啊,尤其是现在临时换帅,其实对这整个案子其实也不少的,但是偏偏这个案子牵扯到了令狐家!

而所有人的心里面的想法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这个案子到底有没有牵扯到令狐泽,要是真的牵扯到了令狐泽,那么这个事情估计又是一起轰动全国的案子了,只要想想后果,所有人的心里面都是觉得一阵后怕。

“我知道你跟了一年了,我也知道临时要是把你调走,你的心里面也是不舒服的,而且你手下的人肯定也是不答应的,所以我会在你的身边安排一个我的人,随时向我汇报你的情况,你觉得可以么?”令狐乾没有想到赵司令居然这么好说话,立刻起身,冲着赵司令行了个军礼!

“是!”令狐乾的声音很大,佟秋练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耳朵,赵司令吧目光投向了佟秋练,“你们没事的话,就可以先去查案子了,佟法医先留下吧!”佟秋练倒是错愕了一下,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很快的整个会议室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坐吧!”赵司令笑着招呼佟秋练坐下,佟秋练只能坐下了,“萧老头子的身体怎么样啊?暂时死不了吧!”额……佟秋练愕然,暂时死不了吧?佟秋练该怎么回答,难道说暂时死不了么?这人莫不是是爷爷的熟人么?倒是没有听爷爷提起过,其实佟秋练到现在都是有些不明白的,萧家到底是如何构成的一个家族!

“嗯,身子还算是硬朗!”佟秋练点了点头,只是佟秋练觉得怎么赵司令看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啊,这让佟秋练忍不住的抓了一下头发,真是的,怎么觉得像是在看货物一样的,尤其是这眼神中调笑的意味是怎么回事啊!

“萧老头子倒是个有福的,娶了你这么一个孙媳妇,哎——不错不错,挺好的,当初就是萧老头子向我推荐你的,我还生怕你是个花瓶来着,不过还是没有让我失望,挺好的!不错不错,不卑不亢的!”佟秋练整个头皮开始有些发麻了!

而且佟秋练此刻脑海中浮现出的是自己接到了这边的邀请过后,回去和萧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萧老爷子那个捶胸顿足啊,“小练啊,我是真的舍不得你啊,这是谁叫你回去的啊,哎……真是的,难道不知道老头子我晚年就想要儿孙绕膝么?”佟秋练想想当时萧老爷子的模样,心里面更是觉得一阵恶寒!

关键是自己当时还真的就信了,还安慰萧老爷子说,“爷爷,别难过,我就是去处理一下案子而已,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哎——最主要的也不是这个问题,而是萧寒那小子也在那边,这个你不知道吧!”当时佟秋练倒是真的愕然了,心里面那个翻腾啊,她突然胆怯了,她完全不知道萧寒的任何消息,有些消息也是看电视或者报纸的时候,看到的,但是佟秋练本来就是很少看电视的,所以佟秋练完全不知道,萧寒居然在C市,华夏那么大,偏偏萧寒就在C市!

“哎——我知道你们两个小辈是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了,放心吧,我给你准备了别墅,你和小易可以去别墅住,不过你要是忙起来的时候,就没有人帮忙照顾小易了啊,这小孩子一个人的,我也是不放心吧,所以你可以把他交给萧寒那个混蛋,放心吧,那个坏小子做事还是很靠谱的,再说了,小易是他的儿子,他也不可能亏待了小易的,也好让他们父子之间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你觉得呢?”萧老爷子真的是那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那种,而当时佟秋练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将小易送到了萧寒那里。

所以现在佟秋练听了赵司令的话,心里面真的是翻腾的好一会儿,敢情着事情是老爷子算计好的,佟秋练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是么!”佟秋练只能干笑两声,赵司令却是喝了口茶,“你觉得这个事情,令狐家到底参与了多少!”佟秋练一愣,这种事情让她怎么说啊,这种东西在王雅娴的房间找到是事实,这个事情是无可辩驳的,这种事情问她的话,她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事,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就是想听一下别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而已,你不用太紧张!”赵司令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然后就看着佟秋练。

佟秋练真的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真是的,怎么好端端的问自己这个事情啊我又不是负责破案的,再者说了,佟秋练压根就不想要评论这件事情,毕竟这并不是佟秋练应该管的范畴,而且佟秋练现在根本就不想要讨论关于令狐家的任何事情。

“关于各种检测的结果都没有出来,所以我还是不发表什么评论了!”佟秋练冲着赵司令微微一笑。

“你倒是和你父亲有点像,不会落井下石,也不会在背后嚼舌根,挺好的,我就先走了,萧寒那小子我也算是看着长大的,那孩子肯定没事的,你就放心吧!”佟秋练倒是没有想到赵司令会说出这样的话,只是愣愣的看了赵司令两眼,赵司令却是端着杯子,优哉游哉的走出了会议室,而随后佟秋练还没有走出去,令狐乾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令狐乾的面色铁青,而且脸上面很憔悴,眼眶下面的黑眼圈很厉害,而且下巴上面有一些青色的胡渣,佟秋练倒是头一次看到令狐乾这么的狼狈,“阿乾,怎么了?”

“我就是觉得难受,想一个人静一静!”令狐乾说着颓然的坐在椅子上面,重重的叹了口气,令狐乾这辈子都没有觉得这么累过,以前刚刚到部队的时候,那一会儿每天训练什么的,那只是身体上面累,不过洗了个澡,浑身也就舒爽了,但是这一次,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面,令狐乾都觉得整个人神经都是绷得特别紧。

其实令狐乾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快到了一个极点了,自从令狐泽被抓了之后,他就没有好好地吃过一次东西,加上每天除了要操心家里面的事情,还有部队的事情要考虑,真的是身心俱疲。

“好了,现在这里也没有人,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吧!”现在所有人都是出去查东西去了,偌大的会议室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令狐乾时不时的传出的几声叹息声音。

“小练,我真的很怀念小时候的时光,那个时候多好啊,无忧无虑的,为什么现在这么多的破事呢,那个时候的时光真好!”令狐乾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从一大早开始头就疼得厉害,现在更是头疼欲裂,“小练,你说我们家是不是气数已尽了!”

佟秋练走到令狐乾的伸手,伸手帮令狐乾揉了揉太阳穴,佟秋练小的时候经常帮佟老爷子做这个事情,所以也算是比较熟练的,“你别想那么多了,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呢,你也就先别担心了,令狐家怎么可能气数已尽呢!”

令狐乾知道,佟秋练说这话纯粹是为了宽慰自己的,在令狐泽的书房里面找到了一个定位追踪装置,这个东西,令狐乾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不过他开会前询问了一些赵司令,他只是回答自己,“这个事情不是你该问的!”而且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而且冷不丁的好冒出了那么一句,“倒是一直贼心不死的!”这句话,令狐乾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但是令狐乾明白,这件事情已经远远不是父亲涉嫌杀人这么简单了,就算是杀人的罪名被洗刷了,但是这个装置的事情,估计父亲的军旅生涯也是要完蛋了,这对于一向把工作看得很重的父亲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而那个新型药物,绝对是严厉打击的对象,令狐乾作为这个案子的指挥,他自然是十分明白这个药物有多么的霸道,多么的厉害,而这件事情一旦要是牵扯到了母亲的话,估计母亲的下半辈子都要在狱中度过了。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沉默了片刻,令狐乾的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此刻的令狐乾,只要是自己的手机响起来,整个人都是瞬间激灵一下,他已经很怕再接收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了,尤其是现在,令狐乾看了一眼手机,是令狐默的,“大哥,怎么了?妈的身体怎么样了啊?”

“刚刚从抢救室里面出来,医生说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他们说割脉的时候已经将整个经脉切断了,所以估计以后那只手算是废了,不过人没事就好!”令狐默的声音透着一些疲惫,本来精神已经是处于高度紧绷了,没有想到刚刚准备小憩一会儿,佣人就说发现母亲在房间自杀了,令狐默整个人的神经又是瞬间绷紧,直到王雅娴被推出了手术室,他一直悬着这颗心才算整个放下了,“你什么时候过来看看她?”

“我等一会儿就过去,正好有事情和你说!”令狐默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令狐默看着还在输液的王雅娴,心里面说不出来什么滋味,他一直觉得自己对王雅娴是没有什么感情的,毕竟他们两个人一直处得就是不温不火的,加上佟秋练的事情,令狐默有一阵子和王雅娴的关系简直是降到了冰点,但是王雅娴出事的时候,令狐默却慌了手脚。

所以说有些东西,并不是你觉得不在乎就是真的不在乎了,人有的时候,就是看不清自己的内心,而直到失去了,才会惊觉,那个人对自己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在人有限的一生中,并没有多少的时间可以让你挥霍,若是能够肆意的挥霍的时候,就尽情的享受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