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9 真相,王雅娴的自杀

萧老爷子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心里面真是又急又气啊,立刻拨通了萧晨的电话,萧晨此刻还在警局的实验室里面呢,听见了手机震动,一看到是老爷子打来的,疑惑了一下,这老爷子怎么想起来给自己打电话了啊,萧晨还是接起了电话:“喂——爷爷……”

“萧晨,你立刻给我滚回来!”萧晨刚刚接起电话,那边萧老爷子浑厚的声音立刻传来了,就连小易都听见了老爷子那浑厚有力的声音,小易看了看萧晨那显然是被吓到的一张脸,心里面对萧晨给予了十二万分的同情。

“爷爷,怎么了啊!”萧晨此刻还不知道萧家那边已经知道了萧寒的消息了,心里面突然开始打鼓了,难不成是大哥失踪的消息被爷爷知道了,那可怎么办!

“你给小兔崽子,说吧,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个混小子,你立刻给我滚回来,我很早之前就和你说过了,你有什么事情都要和爷爷说,你……”萧晨怎么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啊,难不成下面就要追问大哥的下落了,所以我们的萧晨童鞋第一次挂断了萧老爷子的电话,还是带着一些忐忑的,爷爷不会抽死我吧。

“小叔叔,你居然挂断了太爷爷的电话,哈哈……你死定了!”小易在一边幸灾乐祸,萧晨看了看电话,干脆直接关机得了。

另一边的萧老爷子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简直是想要抓狂,这些臭小子,长大了翅膀都硬了是吧,一个个的接二连三的挂断我这个老头子的电话,萧老爷子还来劲儿了,又开始拨打萧晨的电话,这下子好了,直接说他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萧老爷子简直想要跳脚!有木有啊。

而萧寒的话又一次在萧老爷子的心头萦绕,萧老爷子想了半天,还是给萧寒去了一个电话,而萧寒看到来电显示之后,笑了笑:“喂——爷爷,想好了么?”

“那之前可得说好了,你可得把萧晨引上正轨!”萧寒真是无语了,这老爷子怎么越来越好骗了,打电话给萧晨核实一下不就成了,居然就答应了,萧寒哪里知道,萧老爷子打电话给萧晨了,只不过阴差阳错的,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个是自然的,好了,爷爷,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啊!”萧寒其实不过是好奇罢了。

“其实你说的那个事情,应该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吧,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个东西应该是绝密的,按理说你是不可能知道的,就是军部知道的人也是不多的,当时参与的人都已经签了军令状了,这个事情是绝密的!”萧寒倒是更加好奇了,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老爷子说话语气这般的严肃。

“既然是绝密的事情,你和我真的没事么?”萧寒这话一出,另一头的萧老爷子差点一口老血没有吐出来,尼玛,这个臭小子是不是生下来就是克我的啊,萧老爷子戎马一生,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呛声过啊。

“你给我滚蛋,我没有签军令状!”萧老爷子终于吼了一声,萧寒将手机远离了耳朵一些,真是的,说话的声音就不能小一些么?吓死我了!

“那就好,我这不是怕爷爷您都退休了,这还要被人告上军事法庭么?这不是让您的晚节不保么!”咳咳……萧老爷子简直想要捶胸泣血啊,这是一个当孙子的人该说的话么?晚节不保?我的晚节不保还不因为你这个臭小子,尼玛,真是气死我了,萧老爷子脸色真是千变万化,看的周围忙活的佣人都是赶紧退避三舍。“好了,爷爷,您赶紧说吧,说完你孙子我就该休息一会儿了!”

萧老爷子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真是要被气死了,混小子!“你先告诉我,这个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不然的话,我是不会说的!”

“爷爷,您是不是都不看国内的新闻啊,就是我们这边死了两个人,但是这两个人在户籍档案上面,都是显示已经死了好多年了,然后小练在他们的尸体中找到了一个定位装置,然后我就是听说这个东西,似乎是军部十几年前研发的一个项目……”萧老爷子沉默了片刻,然后萧寒就听见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沉重的叹息声音。

“我不知道到底是谁有这个胆子,能够擅自用那个项目里面的东西,胆子倒是很大,这事情要是曝光了,又是一起丑闻!”萧寒挑了挑眉毛,这个事情难道真的那么的重要么?萧寒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

“其实这个项目是十几年前,上头牵线和当时一线的科研专家,共同研发的一个项目,研究都是一些科技含量很高的东西,而当时能够科学技术有限,所以很多的东西都是没有办法大规模的投入生产,而且当时出现了一个问题!”萧老爷子说着又是叹了口气,似乎咋追忆着什么。

“什么样的问题?难道说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所以这个项目就全面停止了?”按照老爷子的说法,这个项目应该是很大的一个项目,既然是上头牵头的,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预料不到的事情,被迫停止的。

“因为项目中的很多东西,最后的一些化学物质检测是超标的,若是长期使用的话,很可能是造成身体的一些伤害,所以为了这个事情,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当时也算是以微弱的票数,停止了这项计划,这其中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东西!”萧寒只是静静的等着萧老爷子接下来说的话,看样子,这里面的不为人知的东西还是很多的嘛。

“因为这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涉及到了一些和人体有关的东西,比如说以前的定位系统都是放在身上面的,衣服项链或者是戒指什么的也是可以的,但是这些地方都是很容易被发现的,所以他们居然研究出了一个可以移植到人的身体里面定位系统,自然不止这个,还有一些引爆装置,这种东西完全是不合理的,怎么能用人体当做载体呢!”萧老爷子说着叹了口气。

而萧寒算是明白了,这或许才是这个项目真正停止的原因吧,“那之后这个项目就全面停止了?”十几年前的项目,按理说那个时候的令狐泽应该是没有权利知道这个东西的吧,那令狐泽又是从哪里弄到的这些东西呢。

“对的,所有的东西都是被封存的,这件事情也就很少再有人提起了,所以你和我说的时候我也是很诧异的,其实当时研发的很多东西,就是现在看来也是十分的先进的,只不过过于无情和冷漠了,而且完全是漠视人的生命,我这种以前打鬼子出身的人,对人生命的解读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坚决反对这个项目再进行下去!”萧老爷子说话的时候多了一些感慨,是啊,这种东西存在纯粹是为了害人。

警局这边,刚刚得到了这个消息的令狐乾,就准备向上级汇报这个情况,而赵铭这边又一次准备对令狐泽进行审问了。

这种审问对于赵铭来说,真的是如坐针毡啊,他不知道该怎么询问,而且也不敢像是对待别的犯人一般,这面前坐着的这尊大佛自己可是惹不起的啊,所以佟秋练在隔间监控室看到的画面,就是赵铭和另一个负责记录的小警察,显得比令狐泽还要局促,反观令狐泽从头至尾都是一个表情,看起来冷漠至极。

“令狐司令,您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赵铭想要问的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么几个问题,而令狐泽则是一问三不知的那种状态,这让赵铭有些抓狂。

“我太太和我赌气曾经去过那里,我就是想去那里喝个咖啡,散个步不行么?”令狐泽这么说,赵铭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审问又一次陷入了僵局,佟秋练看了一会儿,就准备回家了。

而刚刚到家,就发现家里面来了一个佟秋练意想不到的人,“清流,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给我电话!”自从佟清流认清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是一直趋于缓和,所以现在相处起来也是觉得比较自在的。

“舅舅——”小易看到佟清流也是比较高兴的,佟清流起身一把就将小易抱了起来,“怎么几天不见,你的小脸肉嘟嘟的啊,是不是最近又贪吃了啊!”

“才不是呢,人家在长个子而已,嘻嘻,舅舅,你今天留下来吃晚饭么?”这个时候已经快五点了,因为下雨的关系,天黑得也比平时早一些,外面已经有些暗了,佟清流看了看佟秋练,点了点头,“好啊,今晚陪你吃饭!”

客气的寒暄了几句之后,佟秋练就和佟清流去了原本萧寒的书房里面,刚刚进入书房,佟清流忽然对着佟秋练就猛地跪下了,佟秋练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尤其是佟清流的膝盖重重的砸在地板上面的声音,沉闷倒是有力,佟秋练的心猛地震了一下,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佟秋练连忙过去,想要将佟清流拉扯起来。

“你这是发什么疯,你起来,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其实佟秋练一直知道,佟清流的心理是有问题的,一直以来都是要吃药的,而也是因为这样子,所以佟秋练对于佟清流小时候也是对了许多的怜爱,而佟秋练此刻完全是懵的,她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会这么的突然地……

“是我真的做错了,我是帮凶,我是罪人……你别拉我,你去坐下!”佟清流倔强的抬眼看着佟秋练,俯仰之间,这对姐弟的眸子之间似乎都闪过了一些不明意味,佟秋练看到了佟清流眼中的那一抹倔强,佟清流虽然看起来阳光开朗,其实性子是很沉闷的,心思很重,从小就是这样的,佟秋练知道,若是他决定的事情,她是没有办法的,而此刻佟清流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佟秋练没有办法,只能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面,而佟清流则是跪着移动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伸手攥住了佟秋练的双手,佟清流的双手很烫,佟秋练都能够感觉到那手心中沁出的细汗,佟秋练看到了佟清流眼中的挣扎,但是不懂他这是为什么,什么帮凶、罪人什么的,佟秋练真的是有些懵了。

“这些天电视上面都是放着大伯那些人的新闻,姐,你应该看见了吧!”说实话,佟清流这么一提,佟秋练才想起来再过不久,就是父亲那些人的追思会了,电视上面开始大肆报道也是正常的,只不过佟秋练最近倒是真的挺少看新闻的。

首先是因为怀孕的关系,电视什么的,她是真的挺少看的,加上佟秋练很怕在电视上面看到一些关于萧寒的不实报道,弄的心情不好,而且又加上令狐家的事情,佟秋练哪里有时间去关注别的啊。

“你想说什么!”佟秋练的心里面突然觉得有些紧张,因为佟清流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说起父亲的事情,父亲的事情在佟家也算是禁忌一样的吧,佟清流专门来萧家,难不成想说的事情和父亲有关么?佟秋练看着佟清流,“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东西?”

“当年的那个帖子,我知道是谁发的……”佟清流的话没有说完,佟秋练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巴掌就直接呼了过去,“啪——”响亮的巴掌在空荡的书房回荡着,佟秋练的手心微疼,她是下意识的,她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这一巴掌很重,佟清流细白的侧脸,很快就肿了起来,而佟清流一动不动,继续维持着刚刚的动作,只是头发被打的偏向了一边!

“你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佟秋练的声音冷的像是冬日最冷冽的寒风,那声音和刚刚吃饭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佟清流还记得刚刚晚饭的时候,佟秋练给他夹了什么菜,虽然她的脸上面表情不多,但是佟清流还是看得出来佟秋练的心情还行。

但是现在的佟秋练,表情是冷冷的,声音更冷,那一双眸子亮晶晶的,但是却像是最尖锐的利刃,直直的戳进了佟清流的心里面,在佟清流的心里面,这个世上面,除了佟秋练,他的身边不会有再有任何让他关心的人了,但是此刻佟秋练的目光,就像是最凌厉的匕首,深深地刺痛着他的心。

“我说,我知道那个帖子……”“啪——”话音压根未落,佟秋练又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这一次换了一边脸,比上次更重,佟清流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牙龈都出血了,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流血的牙床,满嘴的腥甜味道,佟清流只是看着佟秋练,不言不语。

佟秋练的双手死死地攥着衣角,她的双手全部都是火辣辣的灼烧感,她不知道心里面的那股无名怒火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佟秋练第一次这么的愤怒,她几乎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微微地颤抖,她只能靠在沙发后面,尽量压低声音,让自己能够保持镇定,而佟清流则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佟秋练。

“说吧,是谁?我认识的人是吧!”佟清流的瞳孔瞬间放大,而佟秋练已经从佟清流的反应中,明白了,这个人自己认识,而此刻佟秋练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个人,佟秋练立刻起身,直接就要往外面走,而佟清流伸手就扯住了佟秋练的手,佟秋练一把将佟清流的手甩开,但是佟清流又一次扯住了佟秋练的手。

“你要做什么,我已经知道了,我是搞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他需要这么的对我的父亲,而且,清流,我爸爸一直把你当成亲儿子来看待,我们佟家,这一代就出了你一个男孩,爸爸很疼你,你难道不知道么!”佟秋练看着仍旧是跪在地上面的人,佟清流低着头,但是鼻子却是酸酸的,眼睛也是酸疼的。

“是我太懦弱了,我太害怕了,我不敢说出来,我不敢,我是个罪人,你就直接打死我好了,真的,你直接打死我吧!”佟清流直接起身,拉着佟秋练的手就往自己的身上面招呼!

“我真的想直接打死你,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这样子,我的父亲才会惨死在狱中的!你知不知道啊!”佟秋练从来都不曾想过,自己会有情绪失控的一天,但是当听到了这个事情之后,佟秋练还是觉得整个心脏都要从胸口直接蹦出来了,而那个人名几乎是呼之欲出的了,佟秋练真的不懂,一个父母生养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件事情我是后来才知道的,我当时要是知道的话……”佟清流的话让佟秋练,止住了脚步,他回头看着佟清流,两个人四目相对,佟秋练只觉得自己的腹部有些疼,佟秋练咬了咬牙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但是她能够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脏震颤的声音,那种剧烈的跳动,让佟秋练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而佟清流都听得出来,此刻的佟秋练心情不平静,佟清流连忙伸手扶住佟秋练,“怎么了?心里难受还是怎么样?你别激动,慢慢的呼吸……”

“滚开!”佟秋练一把将佟清流推开,佟清流看着空落落的手,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掏空了一样,她看着佟秋练打开房门,佟秋练的背景决绝,佟清流觉得,自己的心上面就像是被人狠狠地砸了一拳头,疼得快要无法呼吸了!

佟秋练伸手将房门打开,但是突然脑子一阵晕眩,佟秋练连忙伸手扶住门框,而一直看着佟秋练的佟清流,立刻上前,就在佟秋练快要倒下的瞬间,从后面抱住了佟秋练……佟清流此刻整个人的脑子都是炸开的。

家庭医生过来,小易和萧晨的脸一直在佟清流的面前晃动,佟清流只是呆呆的站在角落,他知道了佟秋练怀孕了,现在是不能受刺激的,但是他不懂啊,这件事情已经反反复复折磨了他五年之久,他一直想要找机会和她说出来,但是若是佟秋练腹中的孩子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佟清流是万死都难辞其咎的。

大家忙忙碌碌的忙活了大半夜,安叔走到佟清流的身边:“佟少爷,要不我在这边给你安排一个客房,今晚您就在这里歇下吧,外面还在下雨,您现在回去也不安全!”佟清流点了点头。

此刻的萧晨正出门送医生离开,小易则是趴在床头,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脸,小易都揪成一团了,这是小易第二次看见佟秋练昏倒了,小易这个时候才希望自己要是个大人该多好,这样的话,自己就能够为妈咪做更多的事情了,而且自己绝对不会让妈咪受到任何的伤害的,而且爹地还和自己说了,让自己好好妈咪,自己怎么就这么没用呢!

小易这么想着,眼中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佟清流赶紧走过去,将小易抱在怀里面,“别哭,是舅舅的错,小易乖乖的别哭,你妈咪没事的,别哭……”佟清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要是自己不说出那些话的话,或许根本就不会有这些事情。

小易和佟清流在这里陪了一会儿,小易哭了一会儿之后就睡着了,萧晨回来就抱着小易回去睡觉了,佟清流在这里守了佟秋练一晚上,“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我从学校回来,发现你已经不见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的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佟清流伸手帮佟秋练掖了掖被角,佟秋练翻了个身子,背对着佟清流,佟清流叹了口气,“你再次回来之后,我也不敢和你提这个问题,只不过最近这件事情折磨得我越发的难受,我是个帮凶对么?大伯生前真的对我很好,对不起……”佟清流看了看时间,安叔正好开门进来,“佟少爷,您醒了啊?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才五点多!”

“不用了,我公司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好好照顾她!”佟清流说着深深的看了一眼佟秋练,就起身离开了,直到外面传来了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佟秋练才睁开眼睛,佟秋练伸手死死地攥着被子,这几天的这么多事情,佟秋练已经感觉到了当年的事情,并不单纯,而佟秋练越是接近真相,越是觉得真相残忍的让人窒息。

佟清流开车到了半路,手机来了一条短信,上面显示是佟秋练的,佟清流打开手机,“我原谅你……”只有四个字,佟清流却陡然刹车,在空荡的路上面,就只有他一辆车子,而这种急促的刹车声音,轮胎摩擦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而佟清流反复的看了几遍的短信,突然就踩着油门,车子像是离弦之箭一般的飞了出去。

“你是傻瓜,这种事情你原谅我什么,我本来就是帮凶,你要原谅我什么,你就该狠狠的再甩我几巴掌才对,你是个傻子,这个年代已经不流行以德报怨了,你这是在做什么好人啊,那些对你不好的人,你就该狠狠地报复回去才对,佟秋练,你是个傻子……哈哈……”佟清流在空荡的路上面,开着车子,放肆的大笑,笑着笑着,眼泪都流了一脸。

令狐家这一夜又是一个彻夜难眠之夜,令狐默本来已经是身心疲惫了,他不知道令狐乾和王雅娴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弄得王雅娴看到令狐乾,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两个人就是吃饭都不坐到一起,但是令狐默却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令狐默揉了揉眉心,他的眉心之间因为经常皱眉的缘故,已经形成了深深地印痕,令狐默看着手边的文件,将最后一份文件上面签好了名字,这个时候已经早上五点半了,令狐默忙活了大半夜,公司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而白天都在忙活着令狐泽的事情,弄得自己一点的休息时间都没有!

“大少爷,警察来了!带来了搜查令,说是要搜查家里面!”管家敲门进来,令狐默沉默了片刻,换了一身衣服就匆匆下楼了,而楼下的王雅娴坐在沙发上面,只是一天过去而已,王雅娴整个人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憔悴,而且两眼无神,空洞的看着一个地方。

“令狐总裁,不好意思,这是上头下来的命令,不好意思,得罪了!”赵铭说话的时候还是非常客气的,谁让这父子两个人都是那一个样子呢,不说不笑的,脸上面就差写了几个大字了,“生人勿进”!

而王雅娴却像是疯了一样的,突然站了起来,就是手边的手边被打翻了,茶水溅到了裙子上面都是,但是她却不管不顾的,她突然就直接冲上了楼,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赵队长,您随意吧!”令狐默的声音中明显透着疲惫,而且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看起来也是不太好,赵铭就让他们去搜查了。

令狐家很大,所以搜查起来也是非常费时的,这一折腾,就弄到了快十点了,“队长,你看这个!”李耐的手中突然拿着一个密封的透明袋子到了赵铭的面前,赵铭看到这里面的东西时,整个人都是眼前一亮,就像是瞬间被打了鸡血一样,而令狐默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赵铭的神情陡转,心里一沉,这个东西是什么,令狐默不懂,很小,纽扣大小的东西,不过令狐默可以肯定,这个东西对父亲而言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陆陆续续的负责搜查的警察都回来了,别的就是没有什么东西了,还有一些都是涉及到了军部的机密事情的,这种东西他们是碰不得的,“令狐总裁,我们就先告辞了!”令狐默点了点头,看着他们一群人似乎在讨论着什么,不过他们这一次过来,显然不是空手而归的。

令狐默立刻拨通了令狐乾的电话,令狐乾此刻也是忙活了一晚上,这边父亲的事情是焦头烂额的,昨天打电话给一些上级询问那个装备开发的事情,接过惹来了一群臭骂,令狐乾郁闷得要死,真是的,口水溅了自己一脸,烦死了,而之后,关于那个贩毒组织似乎又有了进展,又是忙活了半夜,刚刚准备睡一个小时,等一会儿去警局来着,令狐默的电话就来了。

“大哥,怎么了?”令狐乾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的附近,整个像是炸开了一样的难受,令狐乾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刚刚赵队长派人来家里面搜查了,找到了一个东西,东西不大,纽扣一样吧,很小……”令狐乾此刻脑子更是瞬间就炸开了,他已经不知道令狐默接下去说了些什么么,急匆匆的开着车子就往市区的警局去了。

令狐乾到警局的时候,赵铭正在和一些人商讨案情,看见了令狐乾先是一怔,然是招呼令狐乾先坐下,“下面我们就是要重点调查一下潘树强和何靖他们是否有什么共通之处了,关于定位追踪,因为涉及到了军方的机密,所以这个条线索暂时先不查,根据咖啡厅的服务员的证言,令狐泽在案发之前确实是去过……”

令狐乾只是静静的听着,但是令狐乾怎么觉得这一切都是指向了自己的家呢,令狐乾此刻真的是头疼欲裂。

佟秋练在佟清流走了之后,又睡了一会儿,就匆匆到了警局,刚刚到警局,就从赵铭的手中得到了一个定位追踪的装置,佟秋练观察了一会儿,上面还有血液的残留,佟秋练立刻对上面的血液进行了提取分析,“老师,你说这个何靖的死和令狐司令是不是真的有关系啊?”

佟秋练看了看白少言,“这个我哪里知道,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好好做你分内的事情,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其实佟秋练只不过是想让自己忙一些,这样就可以不去胡思乱想了!

佟秋练中午的时候,正准备回去,萧晨已经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了,佟秋练刚刚出了实验室,就看见了李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佟法医,幸好你在,真是救命啊,要死了,这些都是什么破事啊,真是烦死了!”

“出案子了么?”佟秋练示意白少言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出现场。

“不是什么命案,是令狐司令的夫人在家里面自杀了,已经被送到了医院了,不过现场貌似有点复杂,所以让我们去看一下,真是烦死了,这个令狐家还能安生一点么?”佟秋练一愣,伸手紧了紧身上面的衣服,而白少言也是一愣,就是昨天那个十分嚣张跋扈的女人么?居然会做出自杀这种事情?

这还是那次佟秋练被令狐泽请上车之后,第一次到了令狐家,令狐家本来就是那种十分古朴考究的房子,整个房子看起来就是给人一种厚重感,此刻令狐家更是死寂一样的,“听说是打扫的佣人发现的,已经被令狐总裁送去医院了,现场有点乱!”赵铭比佟秋练先一步到了现场。

佟秋练点了点头,佟秋练到现在对令狐家的布置格局还是十分清楚的,很快就到了王雅娴的房间门口,这刚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道,佟秋练将口罩戴起来,换上了衣服,戴上了手套,门口滴落着一些水渍和血渍,而房间里面也是同样如此,房间里面很乱,床上面都是一些被扔得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整个房间就像是被人扫荡了一般。

佟秋练沿着水渍,进入了里面的洗漱间,而那种浓重的血腥味道也是越来越大了,佟秋练一进去,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一大缸被血染红的血水,在浴缸里面,看起来十分的骇人,强烈的冲击着每个人的感官。地上面毛巾,洗漱用品也是随意的散乱着。

佟秋练走过去,捡起了地上面的一个刀片,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因为在一边,佟秋练看见了那种老式的刮胡刀,因该是那个上面的刀片,因为佟秋练还能看见这个刀片上面一两根黑色的胡渣,而这个刀片上面站着血迹,这个应该就是她自杀的凶器了,而满池的血水看起来真的是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为什么说很凌乱,是因为这边上还散落着一些药瓶,佟秋练将其中的一个药瓶捡起来,上面写着“阿普唑仑片”是安眠药,而且周围还有一些散落的药片,关键是佟秋练在垃圾桶里面,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佟秋练只是出于好奇的将塑料袋拿起来,“啪嗒——”掉下来一个针管,那个针管里面还有药水,佟秋练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只是将针管拿起来,看了看,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这个东西,还没有被用过,这个里面的是什么?

“都带回去检测一下吧,对了,还有这个!”佟秋练将那个黑色的塑料袋也拿了出来,交给了白少言,白少言点了点头,这个现场是够乱的,这人不会是神经病吧,要不然怎么把这里折腾成了这个样子呢。

“老师,这个浴缸里面是不是有东西啊!”白少言指着浴缸里面,好像是漂浮着什么东西,佟秋练只是先拿出了一个试管,去了一些浴缸里面的血水,将试管交给了白少言之后,佟秋练就将浴缸里面漂浮的东西拿了起来,像是一张照片的模样,是底部朝上的,佟秋练叫照片拿了起来,但是当看到照片正面的时候,佟秋练的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老师,这个人是谁啊?我怎么觉着……”我怎么觉着这个人和老师有些像呢,只不过这些话白少言没有敢说出来罢了,因为他已经看见了佟秋练的神情有些异常了。

白少言递给了佟秋练一张手帕,佟秋练没有接过手帕,因为照片已经被水泡过了,上面的人像已经有些花掉了,但是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因为是一个人的大的特写,这个人是自己的母亲,不过这个时候的母亲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左右的年纪,看起来十分的年轻,佟秋练一眼就认得出来。

“佟法医,怎么样了,这个照片是怎么回事啊?”赵铭走过去,当看到照片的第一眼的时候,赵铭也是愣住了,和白少言对视一眼,白少言点了点头,赵铭指了指佟秋练,白少言摇了摇头,他们都不认识照片上面的女人,不过这个人和佟秋练有几分相似倒是真的,而且佟秋练的神色显然有些异常啊。

因为照片已经被水泡过了,赵铭拿着照片去找人专门处理去了,不然的话,招牌上面的东西,一弄就会花掉的,而回去的路上面,佟秋练一直都是一言不发的,直到到了警局门口,“我能见一下令狐叔叔么?”赵铭顿了一下。

说实话,这几天想要见令狐泽的人多了去了,而且每个人都是那种能够把赵铭压死的那种人,所以赵铭就直接不许探视了,但是佟秋练的话,赵铭还真的有些为难了!

“你放心吧,我不是说别的,我是想和他聊一下我父母的事情,和你的案子没有关系的!”佟秋练的嘴唇差点被咬出了血,赵铭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哎——谁让赵铭一直欠着佟秋练的人情呢。

这佟秋练之前帮了自己处理了两起案子,无论是半夜还是什么时候,人家都是随叫随到的那种,再者说,这令狐泽也不是说真的就不能见了,所以赵铭还是让佟秋练去见了。

“那就麻烦你了!”佟秋练看了看窗外,那张照片佟秋练从未见过,家里面原来母亲的照片很多,而每一张照片佟秋练都特别的熟悉,但是这一张,佟秋练却是真的从未见过那张照片,而且她自杀就自杀吧,为什么要拿着母亲的照片呢,佟秋练心里面的疑团越来越大。

佟秋练到警局之后,萧晨正在赵铭本来的办公室百无聊赖的玩手机呢,看到佟秋练自然是一喜,“萧晨,你等我一下,我还有些事情!”萧晨那哥哥咧开的嘴角,瞬间又崩塌了,哎……好吧好吧,你忙吧,我就等着好了。

令狐泽此刻已经别关了二十四小时多了,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憔悴,他的胡子都长出了一些,整个人的除了那一双眸子异常的清亮,别的地方看起来还是显得有些狼狈的,门被打开了,外面的光线在令狐泽看来就显得十分的刺眼了,赵铭走了进来,令狐泽只是看着赵铭,波澜不惊,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引起他的感情变化,对于令狐泽的淡定,赵铭已经领教的够多了。

“令狐司令,有人想来看看你!”令狐泽的脑子中闪过的不过是家里面的那几个人罢了,但是当佟秋练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令狐泽整个人瞬间晃了神。

佟秋练今天一身薄荷绿的长款连衣裙,外面穿了一件米白色的薄毛衣,头发是披散着的,因为是背着光线的,佟秋练的身影和令狐泽记忆中的女人,瞬间重合,令狐泽口中不自觉的叫了个名字,“曼枝!”佟秋练的身子瞬间僵硬!她不知道过去了这么久,令狐泽对于母亲居然还是有着这么深的执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