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8 十几年前的武器研发项目

佟秋练这边结束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佟秋练刚刚走出解剖室,就看见了小易和萧晨正坐在一起不知道在玩着什么,两个人笑呵呵的,这一幕,既是窝心的,同时也是有些刺目的,因为萧寒还在的时候,这一幕经常出现,只是现在显然已经换了一个人了,小易看到佟秋练,笑着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佟秋练的大腿:“妈咪,好迟啊,我都等你好久了!”

“今天下午怎么没有去上学啊!”佟秋练伸手揉了揉小易的头发,小易的头发已经长得挺长的了,她还清楚的记得,小易剪头发的时候,是萧氏的周年庆,那个时候发生的一幕幕,现在还是历历在目的,那个时候的佟秋练,曾经在心里面这么想过,若是时间定格该有多好啊,而这辈子能够得到萧寒这般的疼爱,似乎已经值得了。

但是显然人都是贪心的,得到了一分疼爱,就会想要更多的疼爱,佟秋练苦涩的一笑,而小易已经察觉到佟秋练的异常,伸手拉着佟秋练的手,佟秋练的手微凉,小易的小手热乎乎的,“妈咪,我给你送饭来了啊,嘻嘻,我都有定时拿去热,现在应该没有凉,您赶紧吃饭吧,别饿着我的妹妹!”

“你个小坏蛋,难道你就关心我肚子里面的小妹妹么?”佟秋练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小易会对自己生男孩或者是女孩子,这么的在意啊,而且若是肚子里面的真是个女孩,佟秋练都能够遇见得到,她以后该是能够得到多少的疼爱,萧家已经好几代没有女孩子了,肯定当个宝贝一样的。

“才不是呢,我也很关心妈咪啊,妈咪快吃饭吧,小叔叔,你赶紧让开,你挡着妈咪的路啦!”萧晨摸了摸脑袋,自动的退到了一边去。

而小王和白少言的肚子也是饿的咕咕叫了,两个人刚刚洗了手,回到实验室,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两个人都是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看着小易殷勤的趴在佟秋练的腿边说着什么,而显然这饭菜是没有他们的份的,只是这饭菜未免太香了吧。

“小白,你也在啊,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也在,都没有给你准备吃的!”小易眨了眨自己幽蓝色的大眼睛。

“没事,老师,我们先去食堂吃点东西,您先吃吧,那个材料,您也别动了,等我回头整理!”白少言将一摞资料放在了自己常用的电脑桌前,“小白,我能玩一会儿你的电脑么?”小易冲着白少言笑得人畜无害的。

“没事,你玩吧,别动桌面的文件夹就成了!”白少言哪里知道,小易这种人畜无害的背后,到底藏着什么啊,而佟秋练其实现在心里面挺乱的,不过还是要逼着自己吃东西,身体绝对不能垮下去,因为她还要等萧寒。

萧寒,你到底在哪里,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真的很想你……东西很香,但是佟秋练吃起来却是味同嚼蜡一般的难以下咽,但是为了自己肚子里面的宝贝,她只能逼迫着自己吃饭,佟秋练突然想到,那个时候,怀小易的时候,或许女人怀孕的时候,总是特别的脆弱吧,佟秋练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坚强的女人,但是那个时候她也想要自己的丈夫陪在自己的身边。

而是太后娘娘的一席话,让佟秋练改变了想法:“这个孩子来之不易,你为了这个孩子受了多少的疼痛,并且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难道你真的这般不知道珍惜么?这孩子是上天赐给你礼物,你都不知道珍惜疼爱,当初那么辛苦的受孕,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这个孩子对你来说到底代表了什么!”

佟秋练想了一夜,她知道萧寒不爱自己,而这个孩子和她血脉相连,佟秋练那个时候,即使再苦再累,或者是心里面再难受,都不会逼迫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因为她知道,这个世上面,什么东西都不一定真的属于自己!

男人有可能出轨,有可能不爱你,有可能伤害你,就是最爱你的人,有一天,有可能也是离你而去,但是身体却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所以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好好地善待自己的身子,只有身体不会离你而去,而健康是一辈子的。

小易看着佟秋练正低头吃东西,走到了白少言的电脑面前,直接将电脑打开,然后直接将声音关掉,而电脑并不是什么特别高级的电脑,不过足够小易操作了,当电脑打开之后,小易就直接进入了警局的内部系统,而顾家那边的人则是很快的接收到了从小易那边发出了的信号。

萧寒的面前正放着一台电脑,电脑上面显示的正是此刻令狐泽坐在审讯室里面的画面,审讯室里面就只有令狐泽一个人,“萧寒,你可是真是会利用你的儿子哈,让你这么顺利监视令狐泽,潜入警局的内部系统,这种事情也只有你做得出来,小易怎么答应的啊!”雪伦正在给萧寒检查身体。

萧寒只是抬眼看了雪伦一眼,额……这一身黄色是准备做什么啊,黄色的上衣,黄色的短裤,萧寒的脑海中直接蹦出来了一种水果:“雪伦,你这一身装扮,是准备cosplay菠萝么?”

“啪嗒——”雪伦正在记录萧寒恢复数据的手一抖,手中的笔,直接戳进了纸张里面,雪伦睁大眼睛看着萧寒,他刚刚听见了什么,菠萝,雪伦看看自己的一身装扮,白了萧寒一眼,“识不识货啊,这可是我最喜欢的品牌,今年的最新款好么?我可是专门托人买的,你说我像菠萝,是觉得我比较新嫩可口么?和菠萝一样酸甜可口么?”

萧寒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是雪伦还要冲着萧寒抛个媚眼,萧寒发誓,自己绝对不会有那个意思,这厮曲解别人意思的能力倒是一流的啊,萧寒直接无视雪伦的媚眼,“你想多了好么?你要是菠萝,也是那种没有熟的,咬一口能酸得掉牙!”

“萧寒,原来你喜欢吃嫩的啊,早说嘛!”雪伦说着拿着笔,还娇嗔的戳了一下萧寒的胳膊,萧寒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那种恶心的感觉,直接从胃里面翻腾出来,“我就说嘛,其实你还会喜欢人家的,萧寒,看不出来啊,你还是男女通吃的那一型的,可是……”可是?萧寒知道这个可是之后,肯定没有什么好事的,“可是人家就是喜欢啊!”

“呕——”萧寒丝毫不客气的呕吐了出来,只是没有吐出东西来而已,雪伦咬了咬牙,“哼——真是不解风情,人家不理你了!”雪伦说着扭着屁股就要出去!

“等一下!”萧寒叫住了雪伦,这倒是让雪伦心里一喜,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还装模作样的表现出了一副高冷的模样,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咳咳——怎么样,我可是很忙的,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最近吐得太多了,觉得胃都难受了,给我开点胃药吧!”萧寒的话一出来,雪伦的脸本来是属于那种白里透红的,其实长得还真的是挺好看的,但是此刻却是慢慢的涨红,但是又慢慢的变得苍白!

“萧寒——我不干了!”雪伦说着气急败坏的,跑了出去,顾南笙正好走了进来,迎面就看见了雪伦那个死人妖,气急败坏的走了出去,顾南笙倒是十分的好奇,萧寒到底是做了什么啊,能够把雪伦气得半死的。

“你非礼他了啊,还什么不干了!”顾南笙好笑的看着萧寒,萧寒则是摇了摇头,“我这样子,他非礼我还差不多,再说了,我这个样子,还能欺负他不成!”萧寒一笑,顾南笙看了看萧寒面前的电脑。

“小易倒是速度挺快的哈,不知道令狐泽会说些什么,我看啊,小叔虽然设了个局,但是这个令狐泽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哪里能那么轻易的说出什么东西啊!”顾南笙拉了个凳子坐在萧寒的旁边,两个人都是盯着屏幕上面的令狐泽。

仍旧是昨天的那一身黑色的衣服,审讯室的灯光昏暗,感觉令狐泽整个人要隐没在黑暗中了,他的姿势一直都是一成不变的,倒是耐得住性子。

“问得出来什么,或者是问不出来什么,既然他进去了,那就别想要再出来了!”萧寒的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弧度,而经过了这件事情之后,萧寒对于顾北辰算是有了一个彻底的改观,顾北辰和萧寒的性格当中都有着类似的地方。

但是顾北辰所经历的事情很多,而顾北辰对于人心的琢磨也是更加的透彻,他能够摸准了令狐泽的心思,继而直接将令狐泽送进了警局,说实话,这是在萧寒的意料之外的,萧寒只想着顾北辰能够将何靖解决了,那么这个隐患就算是被除去了,最起码说,萧寒知道的隐患都几乎一一摘除干净了,剩下的几个人,都是可以对其进行直接监控的。

“这一点我们倒是想到了一块儿去了,令狐泽这种人,活的时间够久了,他造孽太多,也是时候偿还了!”顾南笙笑得灿然,那一张雌雄莫辨的脸上面,此刻挂着的笑容,却是让人觉得分外的心惊,若是能够得到他的锁骨,也算是给珊然献上了一个大礼了。

佟秋练拿了资料,和白少言一起刚刚准备去会议室,因为办公室的地方太小了,所以这个案子直接就将阵地转移到了会议室里面,佟秋练还没有进去,就看见了王雅娴从里面急匆匆的走了出来,看到佟秋练,那一双本就哭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佟秋练,佟秋练倒是冷不丁的被王雅娴一瞪,倒是心里一紧。

而后佟秋练仍旧是换上了一副冷清的面孔,而此刻看到王雅娴,佟秋练已经叫不出口什么娴姨了,而王雅娴看到佟秋练,自然也是没有好脸色的,“你俩这里做什么!”王雅娴的声音不小,而外面过道上面的人还是挺多的,所以一时间吸引了很多人都看向这边,佟秋练倒是冷笑一声。

“自然是工作了,难不成来这里旅游么?”佟秋练此刻可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看,凭什么啊,佟秋练本来就不曾亏欠他们令狐家什么东西,而佟秋练又知道自己的父母的死因并不单纯,对王雅娴这种人,自然是没有好脸色的。

而王雅娴倒是第一次被佟秋练如此的呛声,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对于那种一直对自己尊敬有加的人,突然给你来这么一句,王雅娴真的是好半天才回过神,王雅娴此刻的眼睛肿的像是一个核桃一样,而且王雅娴整个人看起来完全没有了以往的贵妇模样,穿的虽然依旧那么的精致,但是身上面的各种搭配明显没有那么用心了。

“你倒是露出了本质了,哼……我好歹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就是这么和我说话的么?”佟秋练真的觉得好搞笑,现在和自己说什么,你是长辈这种鬼话,当我需要你这个长辈的时候,你又在做什么呢,唯恐避之不及,那个时候的事情,佟秋练是忘记不了的。

“是啊,我尊敬你是个长辈,所以你做过什么,我从来都没有什么,就是不想你难做,只不过,我觉得自己做错了,或许有些人一开始就不配做个长辈吧!”佟秋练这一句算是打脸了吧,王雅娴本来心里面就堵着一口气。

昨天对她来说简直是惊魂的一天,先是取药的时候,被令狐泽抓了个正着,而之后,和佟修通了电话,更是心里面窝了一肚子的火,在家里面,还要小心翼翼的,不要被令狐乾发现什么异样,倒是王雅娴此刻才觉得,生个儿子,过于聪明失望。有的时候似乎也并非是什么好事情。

而之后突然警笛划破长空,令狐家门口本来就围了很多的记者,而那些记者突然发现警察来了,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弄得令狐家门口整个乌烟瘴气的,而王雅娴那个时候,整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这做了亏心事了,只要是一点点的动静,都能够让她整个人心如擂鼓,而王雅娴死死地攥着被角,她都不敢下楼,她很担心,这些警察是来抓自己的,自己杀死佟清姿的事情,既然令狐泽知道了,那么就不能保证没有别人知道。

而很快的王雅娴就听见了一群人进了自己的家里面,王雅娴这辈子没有这么的怕过,而之后就听见了一些对话的声音,王雅娴是很想要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却又不敢听,那种反复的忐忑的心情,比坐过山车更加的刺激,王雅娴觉得自己的心脏病都要被折磨出来了?

而随后王雅娴居然听见了上楼的声音,而之后“扣扣——”王雅娴整个人的魂儿几乎都要被吓飞了,因为有人敲门了,“令狐夫人,在么?我是C市青城派出所重案组的队长——赵铭,我有点事情想要询问你一下,能不能麻烦你出来一下!”其实赵铭的语气还是客客气气的那种,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的。

只不过王雅娴此刻脑子里面全部都是“派出所”、“重案组”这两个词,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嗓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愣是说不出话,王雅娴此刻整个人都是飘起来的,而门外的敲门声却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其实这不过是王雅娴的心理作用罢了,这要是她不想出来,赵铭也不可能破门而入的,这个时候令狐默走了过来:“妈,爸出事了,您还是赶紧出来吧!”王雅娴一听到这话,整个人更是像被雷劈了一样,她急忙冲过去,一把将门拉开,令狐默正正在门外,还有几个穿着警服的男人。

王雅娴一把扯过了令狐默,“你刚刚说了什么,谁出事了!”令狐默不说话,而王雅娴此刻已经明白了,自己刚刚并没有听错,令狐泽出事了,不可能的怎么会出事呢,王雅娴摇着头,就要冲到令狐泽的书房,没有人拦着她,王雅娴冲到了令狐泽书房的时候,地上面是碎裂的水晶烟灰缸,而书房里面空空荡荡的!

一道闪电划过长空,瞬间将整个书房照亮,王雅娴此刻的心瞬间沉入了海底,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就像是一碰冷水从头浇下来一样,整个人就像是堕入了冰窖一样的,她似乎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开始轻轻的颤抖,好像是天塌下来一般。整个脑子已经无力思考了。

“妈,你别这样,我们先下楼!”令狐乾此刻从后面走过来,伸手搂住了王雅娴的胳膊,而王雅娴整个人一个激灵,此刻令狐乾的声音在她听来也是那种催命符一般的,王雅娴直接甩开了令狐乾的手,直接转身下了楼。

而令狐乾看着空落落的手,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母亲现在看到自己,会被吓成这个样子,其实赵铭一行人过来就是来询问一下情况的,若是让他们集体去警局,似乎有些不现实,尤其是此刻令狐家正处于风口浪尖的时刻。

王雅娴一想到昨夜的种种,就恨不得上去直接撕碎佟秋练那一幅嚣张的脸,而事实上面,王雅娴也确实这么做了。

白少言快步上前,挡在了佟秋练的面前,“令狐夫人,这里是警局,不是你可以随意撒野的地方,麻烦您让开可以么?”白少言早就看这个人不顺眼了,老师又没有惹着她,她这直冲过来,是准备做什么啊!

“你让开,佟秋练倒是小瞧你了,怎么的,你这是准备插手我们令狐家的事情了么?没有想到你倒是野心挺大的,你说,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在背后搞的鬼!”佟秋练只能摇着头,她现在是疯狗么,看到谁都想要咬一口么?白少言虽然拦着王雅娴,但是王雅娴的手似乎马上就要够到佟秋练了,佟秋练的肚子里面可是怀着孩子呢,不能出一点的差错,只能向后退了一步。

佟秋练向后退了一步,在王雅娴看来,似乎就是佟秋练想要逃跑一般,“佟秋练,你别走,我知道,你肯定是因为当年我们没有出手相救,怀恨在心,你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的恶毒呢!”佟秋练真的是觉得和一个疯妇说话什么的,简直是对牛弹琴。

而此刻令狐默也从会议室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也瞬间明白了什么,走上前,伸手拉住了王雅娴,“妈,我们先回去吧!”令狐默深深地看了一眼佟秋练,只是眸子中书多了一丝别样的东西,自从从令狐乾的口中知道了当年的事情,令狐默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坦然的面对佟秋练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耻,当五年后的第一次遇见佟秋练,到之后自己的纠缠,其实在她看来,自己就是个傻子吧,而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的母亲,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去责备和伤害的人。

“阿默,你别被这个女人迷了心智,这女人就是个祸害,你不能喜欢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本来佟秋练和令狐默之间的事情,知道的人真的不算多,毕竟佟秋练的身世只奥的人就不多,但是此刻所有人都是好奇的看着两个人,目光在两个人的身上面来回的穿梭,而令狐默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不行。

“好了,妈,我们先回去吧,小练,我们先走了!”令狐默说着直接拉着王雅娴就往外面走,令狐默鲜少对人温情,但是对佟秋练说话的时候,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

而此刻两个人的身份又是这么的尴尬,一个是妻子去世不久,另一个则是丈夫失踪,所以那些内心龌龊的人,看两个人的目光倒是多了一些不明的意味。

赵铭也是听见了外面的动静,直接走了出来,“佟法医,你来了,快进来吧!”赵铭连忙招呼佟秋练进来,而白少言则是深深地看了一眼两个人的背景,伸手不自觉的摸了摸下巴,白少言鲜少关注这些家族的东西,不过这些天倒是听老爷子说了不少。

而且听老爷子的口气,这令狐家这次算是在劫难逃了,这令狐家和白家都是举足轻重的家族,所以这次的事情,可以说引起的震动不小,就是白家在这次的事情之中也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佟秋练刚刚进去,就看见里面一群人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脑,似乎在查阅什么东西,“佟法医,有什么紧张么?”其实赵铭知道,因为大雨的缘故,这次的现场能够提取到的证物真的是少之又少的,越是这样子,他的压力越大,尤其是此刻他也是完全不知道,令狐泽到底是清白的,还是不清白的。

这要是清白的,找不到能够定罪的证据,放出去也是无所谓的,但是若是不清白,这证据没了,这事情又是一起冤案,关键是此刻所有人的,可以说全国的视线都是聚焦在这里的,他们必定要拿出决定性的证据,证明令狐泽是有罪或者无罪,不然的话,就是外面的舆论,都能把他给淹了。

“有一些东西,你应该会感兴趣的!”佟秋练这话一出,赵铭就知道铁定有戏,也是十分的激动,等着佟秋练下面即将要说的话。

“你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么?”佟秋练从自己手中的文件中,拿出了一张照片,就是那个定位系统的装置,而赵铭则是有些狐疑的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了照片,完全不知道这个纽扣大小的东西是个什么,尤其是照片上面的这个东西,虽然被清洗干净了,但是赵铭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只能给下面的人了。

这里坐着的人很多,除了警局的人,还有军部的一些人,这令狐泽的事情涉及的面非常广,而军部和警方对这个事情都不可能让步,而双方也不可能将这个事情全盘的交付给某个人,所以就出现在了现在的这个状况了。

照片和大家之前传阅着,大家都是有些迷茫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但是有个人似乎是认出了这个东西,佟秋练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人在看到这个照片时候,神色的些许异常,虽然不太明显,但是很显然这个人是认识这个东西的。

佟秋练直接走过去,到了那个人的面前,感觉到了一团黑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个人才抬起头,入目的就是佟秋练那如同古井一般幽深的眸子,佟秋练的整个人也是面无表情的,但是却散发着强大的气场,那个人只是将照片放下,“你认识这个东西吧?或者说你曾经见过这个东西?”

“我没有见过!”这个人急着否认,但是赵铭已经走了过来,这个人穿着军装,赵铭这边军部的人都是各个部门抽调过来的精英,这个人好像是负责电脑这一块的,强项是侦查方面的,而这个人看起来有些呆,尤其是被佟秋练这清冷的眸子一盯,似乎有些六神无主的样子。

“没有见过?你确定?”佟秋练继续追问,而这个人则是有些支支吾吾的,赵铭果断拍了一下桌子,那笔记本电脑,都被震得弹了一下,那个人咽了一下口水,“你站起来,跟我出去!”赵铭指着这个人,那个人刚刚起身,赵铭直接拖着他的衣领就往外面扯。

“赵队长,这是我们军部的人,你不能这个样子动手动脚的,你……”另一个人站了起来,佟秋练觉得有些无语了,这两个部门之间本来就是对立了,想要他们和平相处的一起共事,还真是有些困难呢。

“就说人是我让带走的,要是你们上头追问下来,告诉令狐乾,是我带走的,还行?”佟秋练的声线仍旧是波澜不惊的那种,说什么话都是一个调调子,那个人自然是认得佟秋练的,因为佟秋练经常出入军区,没有办法,只能让赵铭将人拖走了。

赵铭将这个人不是拖到别的地方,而是一间审讯室,这个人还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似乎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好像是一下子被吓到了一样,瑟瑟缩缩的,看得赵铭一阵心烦:“你还是不是军人啊,能不能有点军人的样子啊!”赵铭完全不懂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军部那帮人看上。

“我是特招进去的,因为我的计算机方面……”赵铭哪里是想听他说这些啊,赵铭直接搬过凳子坐在了他的旁边!

佟秋练和白少言此刻也走了进来,当白少言将门关上的时候,整个审讯室除了那一盏昏黄的灯光之外,就没有别的光亮了,那个人的心里面更加的忐忑了。

而此刻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是我,开门!”佟秋练倒是一愣,这令狐乾来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啊,白少言将门打开,令狐乾就走了进来,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站在了佟秋练的旁边,而那个人本来以为令狐乾是来救自己出火海的,没有想到,令狐乾只是站在一边,沉默不语,而那个人能够感觉到令狐乾的视线也是焦灼在自己的身上面。

“说吧,你在哪里见到过这个东西!”赵铭看着这个人,年纪不大,看起来也是十分稚嫩的样子,那个人低着头,就是不说话,弄得赵铭都想要直接上去揍人了,赵铭叹了口气,“成,你不说是吧,那我们就这样耗着吧,这个案子能不能找到突破口就在你的身上面了,耗着吧……”

而僵持了不到五分钟,就听见了那个人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想被记过,或者是被直接赶出部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个人直接一开口就是这种话,佟秋练看了看令狐乾,而令狐乾则是皱着眉头,难不成这个事情涉及到了军部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令狐乾在军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自然是知道任何有阳光的地方,必然会有阴影投射出来,所以令狐乾自然也知道,不会有那么纯粹的东西,军部有许多的东西,是属于机密的,有的东西,甚至是令狐乾也是触碰不到的,所以令狐乾自然是想到了那个方面,而心里面自然是为父亲捏了一把汗。

“你说吧,你不说的话,你要知道知情不报的后果,一样可以直接将你赶出军部!”令狐乾的话带着固有的威慑力,让那个人心里面难免有胆颤了一下。

“就是我刚刚进入军部的时候,我对什么事情都比较好奇,然后我就无意中进入了一个……”那个人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看令狐乾,他能够看见的不过是个黑影罢了,完全看不清令狐乾此刻脸上面是什么表情。

但是此刻所有人的似乎都已经猜到了这个人肯定是进入了什么不该进入的地方,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生怕令狐乾立刻冲上去,把他给解决了一样的。

“说吧,你看到了什么东西!”赵铭就知道这个小子肯定是知道一些东西,赵铭此刻倒是庆幸了这个人是个特选进入部队的人,不然的话,要是别的军人想要故意隐瞒这种东西,肯定也发现不了他们的。

“我看到了一些部队里面完全没有看到过得一些新式装备,这里面就有你们给我看的那个东西,但是这些东西都是没有研发的,我就是好奇,点开了看了看而已,而且这些东西照片都是黑白的,我也不确定看到的和这个……”那个人最后支支吾吾的,倒是不出声了。

不过大家也算是心知肚明了,出去之后,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不太好的,尤其是令狐乾,脸色黑的很难看,他是没有想过在部队那么军纪严明的地方,居然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不过这个事情倒是真的可以问一下是不是有人知情。

倒是萧寒已经直接看到了他们的视频了,萧寒的眼睛只是盯着佟秋练看,因为光线很暗,不过萧寒还是看清楚了佟秋练此刻的模样,怎么觉得又瘦了一些,我不在的时候,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地照顾自己啊。

萧寒沉默了片刻之后,直接拨通了萧老爷子的电话,此刻的萧老爷子正在享受着悠闲地早晨时光呢,正在垂钓,冷不丁的手机响了,心里面一阵懊恼,真是的,是谁啊,这么煞风景,但是看到了来电显示之后,更是诧异了,这萧寒怎么会想起来给他打电话呢,萧老爷子清了清嗓子:“喂——”萧老爷子的声音低沉浑厚,带着些许的嘶哑。

“爷爷,你在忙么?我有事情请教你?”萧老爷子倒是心里面一乐,这个萧寒居然有事情请教自己,萧老爷子将鱼竿往边上一放,笑了笑,“说吧,什么事情!”

“关于十几年前华夏军部开发了一匹新式装备的事情!”萧寒刚刚说完,萧老爷子的一愣,而萧寒似乎也感觉到了那边的些许异常,等了片刻之后,“爷爷,你还在么?”

“对了,你上上句话说的是什么来着?”萧老爷子拨动着一边的渔具,但是脑子里面却在飞快的转着,这个萧寒怎么会知道那件事情呢?

“上上句?我有事情请教你么?”萧寒搞不懂了,而萧老爷子的心思你最好也别猜,完全不懂这个老头子的脑子里面每天都在想些什么,或者是在倒腾一些什么东西。

“不是这一句,这一句的上一句是什么来着!”萧老爷子重新拿起了鱼竿,怎么到了国外还是不消停啊,真是的,这种事情找他这个已经半边身子埋进土里面的老头子做什么啊,真是的。

“爷爷,你在忙么?”萧寒真是觉得醉了,明明就是请教个事情,多么简单的事情啊,这搞得好像是什么特务机构对暗号一样的,什么前一句后一句的啊,幸好萧寒的记忆力还是挺好的,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是说了一些什么东西,不过接下来萧老爷子说的话,让萧寒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很忙,那就先这样,挂了!”然后萧寒就听见了电话被挂断的声音,萧寒直接愣了几秒钟,谁能告诉他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么?萧寒已经完全无语了,这都是什么事情啊,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你要是直接说不知道,萧寒也就不问了,这倒好,给他玩这出。萧寒难不成还没有能治得住老爷子的东西了么?

萧寒想了片刻,又一次拨通了老爷子的电话,萧老爷子刚刚将鱼竿收起来,被萧寒这么一搅和,哪里还有心情钓鱼啊,直接回家得了,偏生这个萧寒还是不愿意让他安生,电话又来了,萧老爷子直接拒接,但是萧寒反正在养病,没有事情做,这下子倒是找到了好玩的了,干脆一遍又一遍的打着。

萧老爷子实在受不了啊,“萧寒,你个臭小子,你要死是不是,你不知道手机辐射很大么?你不知道你爷爷我没有几年好活的么?你信不信我一个拐棍直接抽死你啊,我是欠了你这个臭小子的债了么,混小子,老爷子我什么都不知道,可以了吧,甭想从我这里听到什么消息!”

“我没有想和你说这个事情,我就是想问你一下,爷爷,我们家已经很久没有办喜事了吧!”老爷子这么一听倒是乐了,这倒是真的,上一次办喜事还是萧寒结婚的时候,而小易的满月酒也只是家里面人庆祝了一下,毕竟男主角不在,这满月酒怎么办的起来啊!

“莫非是萧晨那个混小子开窍了?是不是给我带回来一个姑娘啊,照片,照片……”而此刻雪伦刚巧经过,萧寒直接拿起手机,对着雪伦拍了一张照片,萧老爷子乐呵呵的将刚刚接收到了照片点开,整个人差点石化了!

“爷爷,你看见了么?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啊,是不是长得还不错啊!”而另一头的萧老爷子已经完全风中凌乱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个傻小子性趋向不正常啊,不行啊,萧寒,我们家可能出这样的事情,你一定要把他给我掰回来,我们家可不能出这种事情啊!”萧老爷子简直想要捶胸顿足啊!

“咳咳……爷爷,您先别激动啊!”萧寒其实本来想说的是关于佟秋练怀孕的事情,正巧雪伦进来了,而萧老爷子又说到了萧晨的女朋友的事情,萧寒直接就顺水推舟了,小练怀孕的事情,还是往后压一压吧!

“我能不激动么,真是家门不幸啊,不行,我现在就要订机票,把这个混小子给绑回来,这怎么得了啊,我的老脸该往哪里放啊,真是丢死人了!”萧寒捂着嘴,清清嗓子。

“其实你也知道萧晨从小就怕我,所以……”

“你是他哥,你要对他负责,萧寒,你一定要把掰过来,你知道么?”

“可以是可以,不过爷爷你该怎么感谢我呢!”

“这个嘛……”萧老爷子话音刚落,似乎就已经明白了,这个臭小子是存心在挖坑给自己跳啊!“萧寒,你个臭小子,你居然这么对你的爷爷,你活腻了是吧!”

“当然不是,爷爷愿不愿意说,当然是取决于你的,我不能为爷爷决定,爷爷考虑一下吧!”萧寒说着直接挂断电话,哼……这还不是把刚刚被人挂电话的“一箭之仇”报回来了!不得不说,我们的萧公子心眼真的挺小的!

------题外话------

你们在看到这一章节的时候,我在去学校的路上,呜呜……可怜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