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7 尸体间的共通之处

一大早佟秋练无论是打开什么东西,报纸也好,手机也好,或者是电视节目,铺天盖地的全部都是令狐家的事情,佟秋练干脆就眼不见为净了,坐在落地窗前,看了看外面的天气,这几天的天气一直不太好,佟秋练坐了一会儿,施施就看见佟秋练,直接起身似乎是准备出门离开的样子,“小练,做什么去?”

“你今天有事情么?没事的话,陪我去个地方!”佟秋练拿起了手边的针织外套,佟秋练此刻穿着一身白色的到脚踝的连衣长裙,搭配一件宝蓝色的长款薄外套,整个人的皮肤衬得透明莹白,施施将手中的剧本合上。

“没有什么事情,说吧,你要去哪里!”施施拿起了只是简单地穿了一个套头的薄毛衣加上一个紧身的黑色牛仔裤,看起来休闲清爽,只不过这种小清新的衣服,在她穿了之后,总是带了一些妩媚风情。

仍旧是萧晨开车的,现在佟秋练可是萧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啊,佟秋练想要等到这一胎稳定了之后,再告诉萧家的另外一些人,所以现在萧晨对佟秋练可以说是寸步不离的,萧晨这头脑比较简单,大哥下落不明,一定要好好照顾大嫂啊,也许再过九个月,自己就有萌萌哒的小侄女了。

大早上的,路上面已经开始堵车了,因为是下雨天的缘故,一路上面倒是遇见了一些因为下雨天轮胎打滑而造成的事故,本来半个小时的车程,愣是花了快一个小时,到了目的地,佟秋练的怀里面抱着一束白色的菊花,上面还粘着一些雨水,萧晨下车,为佟秋练撑伞,佟秋练从萧晨的手中接过伞,“你在车里等我吧,我和施施去去就回来,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萧晨有些犹豫,不过佟秋练坚持,他也没有办法,萧晨上车之后,看着佟秋练和施施两个人撑着黑色的雨伞,缓缓地走进了墓园,萧晨看了看周围,一大早的,还是下雨天,周围出气的安静,甚至是静谧的让人觉得心里面有些不自在,因为就是透过大门口,萧晨都能够看见墓园里面的墓碑,整齐划一的。

佟秋练走到了佟齐和赵曼枝的墓碑前面,施施这才知道,佟秋练的父母墓碑居然是葬在这里的,施施弯下腰,将上面落下的树叶拿开,拿起了包里面的一张手帕,将墓碑上面的照片擦拭干净,佟秋练只是静静的看着,将花束放到了墓碑面前,“爸妈,女儿真是不孝,五年过去了,我才发现你们的死亡并不单纯,我真是不孝……”

佟秋练的声音很清冷,施施则是站到了一边,佟秋练絮絮叨叨的说了很久,而突然佟秋练的手机就响了,佟秋练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居然是赵铭的,说实话,佟秋练并不太想参与最近的案子,但是却又想要知道最近案子的进展,犹豫了很久,佟秋练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我是佟秋练!”佟秋练的眼睛只是盯着父母的照片,照片上面的两个人,都是嘴角含笑的,佟秋练微微侧过脸,示意了一下施施,撑着伞,就往外面走。

“佟法医,我想你已经看见了C市昨晚发生的拿起案子了,本来我们也不想要麻烦你的,但是真的不好意思,这个事情恐怕还是需要麻烦你了!”佟秋练也知道,赵铭也不是那种喜欢麻烦人的人,而且两个人一起也算是办了两起案子了,对彼此也算是比较了解的,佟秋练只是应了一声。

“只是这个案子,除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了,您还记得杀死了孙法医的那个何靖么?”佟秋练的脚步滞缓了一下,害的施施差一点直接撞到了佟秋练,佟秋练的脚步顿了一下,而神色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是找到何靖了么?还是说你们现在有何靖的消息了?”佟秋练明显加快了脚步,这墓园不是什么新建的墓园,这石板砖的道路上面,落满了青苔,还是很容易打滑的,虽然去了穿的是平底鞋,但是施施还是有些担心,而施施在听见了何靖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明白了,这是警局找来了吧,倒是速度挺快的。

“这事情您还是先来一趟警局吧,这何靖的案子一开始也是您接手的,所以我们还是先找了你,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要是没有……”赵铭也知道现在佟秋练或许根本就没有心思管这些东西,毕竟萧公子此刻还是下落不明的,赵铭本来打算直接去医院和佟秋练面谈的,但是医院那边说佟秋练昨天刚刚出院了,而赵铭此刻哪里敢去萧家啊。

“没事,我现在就过去!”佟秋练说话的时候,已经上了车子,等到施施刚刚上车,“萧晨,送我去警局!”萧晨看着佟秋练的脸色不太好,一边开车,一边观察着佟秋练的神色。

车子还没有驶入警局的时候,车子里面的三个人已经看见了警局门口,已经围堵了许多的记者,而这些人很多都是冒着雨的,将警局的大门死死地堵住了,车子是完全进不去的,而有一些眼尖的记者突然就看见萧家的车子,因为这车子,萧寒以前经常开,而且这次是到警局。

只能是两件事情,要不就是萧夫人为了萧寒的案子,来警局处理事情,要不就是为了昨天晚上面,令狐司令涉嫌的那一起谋杀案,无论是哪一个,都是足以让他们兴奋的大新闻了,所以一瞬间,所有记者蜂拥而至,将他们的车子团团围住了,若是他们知道此刻施施还坐在车子里面,指不定又要怎么兴奋了。

其实他们来警局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各怀心思的,所以压根忘记了,此刻的警局门口,肯定是围了不少的人,佟秋练直接拿起了电话,给赵铭拨了电话,很快的,从里面就冲出来一群警察,将记者拦在外面,车子才得以缓慢的进入了警局大院之中,而他们三个人下车之后,赵铭又一次看到施施,整个人都觉得有些不好了。

而佟秋练刚刚下车,就发现,今天的警局还真是格外的热闹,因为光是停车位,就找了老半天,而佟秋练刚刚下车,就发现了,警局大院里面停着各种各样的车子,而光是看这些车子的车牌号,几乎都可以断定,来的人都是来头不小的,而警局办公楼的大门口,熙熙攘攘的也坐着不少人,在看到了他们三个人来的时候,都是向着他们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尤其是那些男人,在看到施施那一张妩媚倾城的脸的时候,眼睛都直了,施施则是妩媚多情的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这现在是非常时期,不然的话,指不定又要出现什么围观签名的现象了。

而李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看到施施自然也是眼前一亮:“佟法医,施施小姐,萧二少爷也过来了,赶紧进来吧,外面也挺冷的!”佟秋练走进警局之后,才发现,这里面除了中间那一条只能挤下一个人的过道,别的地方,几乎都是被人占满了,这种阵仗,佟秋练倒是头一次看见,不过想到了令狐家的势力,还有这几年令狐泽的高升,这个样子也是可想而知的。

令狐泽好的话,自然是没事的,那些和令狐泽有关系的人,肯定是高兴地,但是令狐泽若是不好的话,这个事情就大条了,这肯定会牵扯到很多人的利益链条,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佟秋练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昨天晚上陆陆续续的就有人过来了,忙活了一晚上,光是接待这些领导,就费了不少功夫,能把人折腾死!”李耐说着叹了口气,其实在刚刚佟秋练靠近李耐的时候,就闻到了他的身上面的烟味和一些咖啡的味道。

“这不是去办公室的路吧!”佟秋练对他们办公的地方很熟,这怎么走着走着,方向都变了。

“办公室太小了,根本容不下,今天来的那些大佛,所以改在会议室商讨案情了!”佟秋练点了点头,而周围总是经过一些在忙活的人们,警察局里面,充斥着各种议论的声音,和一些打电话的声音,显得十分的杂乱。

李耐直接推开门,那里面直接钻出来一股呛人的烟味,施施直接将佟秋练拉到了身后,“你先别进去,这味道能熏死人!”施施则是大步上前,直接走了进去,那里面正在分析案情呢,这冷不丁所有人看到了施施走进来,都以为在做梦呢,这人是只能在电视里面看见的啊,此刻却是真实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这难不成是出现了幻觉么?

施施则是不管不顾所有人的目光,直接走过去将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外面还在飘雨,风还是有的,很快的,这里面的空气从一开始烦闷,充满烟味,变得有些凉意了,而那些刺鼻的味道,也很快就消散了,施施这才注意到,会议室很大,而分列在两边的,一边是穿着警察制服的,另一边则是穿着军装的,有些楚河汉界的味道,而赵铭和几个警察此刻正在前面的一个展板上面,分析着案子,看到了施施过来,赵铭也就明白了佟秋练来了。

而等到里面的味道散去,佟秋练才走了进来,佟秋练刚刚进来,就被这里面的阵仗吓了一跳,这是在开什么军警研讨会么?这阵仗,两边,剑拔弩张的,气氛十分的尴尬,而且他们之间的那种感觉,就像是要吃了对方一样。

佟秋练一眼就看见了军部那边,坐在最上方的人,居然就是令狐乾,这个时候,难道他不应该避嫌的么?令狐乾也是冲着佟秋练一笑,而赵铭则是直接招呼佟秋练坐下,“佟法医,您坐吧,那个……”赵铭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施施和萧晨。

“放心吧,我等会儿就走,萧晨,车钥匙给我,我先去车上!”萧晨点了点头,施施不留在这里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萧晨爷跟着走了出去,“嫂子,我去外面等你!”佟秋练点了点头。

而门被关上之后,佟秋练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烟灰缸,里面都是落满了烟头,“不好意思,我最近身体不好,不能闻到烟味,麻烦想抽烟的都克制一下自己!”佟秋练的声音清冷,不带丝毫感情,虽然穿得温暖清爽,但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仍旧是生人勿进的那种,佟秋练先是看了看展板上面的几张照片,都是一些现场拍摄下来的照片,照片上面都是一些死者的照片,和现场所采集到了一些证物的照片,之间勾勾画画的,应该在分析内容。

赵铭将一个文件放在了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直接打开文件,上面第一页就是介绍何靖这个人的,这上面的人佟秋练是认识的,佟秋练猛然抬头,看了看展板上面的死者,虽然说五年过去了,这个人的外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尤其是照片拍摄的时候,都是阴雨连绵的,所以照片上面总是有些光线不足的现象的,但是这个死者居然就是何靖。

佟秋练狐疑的看着赵铭,赵铭点了点头,“好了,下面我们继续讨论这个案子,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晚上九点左右,而这个时间段,没有人能够证明令狐司令有不在场的证据,这个作案时间……”

“放屁,什么作案时间,令狐司令怎么可能杀人,再说了,这明明就是这个人自杀好么?和我们司令有半毛钱关系啊!”这种大嗓门,还带着一些嘶哑,不用看也知道是军部的人,佟秋练一抬头就能够看见令狐乾那一张满是担忧的脸,他只是抿着嘴唇,佟秋练似乎觉得今天的令狐乾格外的不一样,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是佟秋练又说不出来!

“你们没有听见我刚刚说的话么?一个个的都给我闭嘴,安静的听,要不就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令狐乾的声音冷的不带一丝的调笑,和他之前说话的语气相去甚远,就是佟秋练都忍不住身体一个激灵,这令狐乾嗓门也是够大的啊。

“那我们继续吧,然后就是这个死者的问题了,因为尸体还在处理当中,具体的死亡原因,还是要等尸检报告出来,我们才能够断定死者的死亡原因,下面我们就来说一下这个死者的问题吧,死者的名字是何靖,年纪……”所有人都很安静,而佟秋练很快的将赵铭给自己的文件看完了。

佟秋练扫了一眼全场,果不其然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何绥的脸色苍白,不像是别人都是看着赵铭,或者是在思索事情,他是低着头,双手死死地扣着手中的水杯,而低垂着脑袋,整个人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而身上面则是散发着一股阴郁之气,哎……等了这么久的消息,最后等到的却只是哥哥的一个死讯,任是谁,心里面都会觉得不舒服的吧。

“很多的分析结果都要等证据和尸体的检查结果出来,所以还是麻烦各位稍安勿躁了!”赵铭最后这话明显是对军部这边的人说的,这会议算是结束了,赵铭擦了擦额头的细汗,特么的,赵铭这辈子都不会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想想都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从昨晚开始,整个人的神经都是高度紧绷的。

不仅仅要负责查案子,加上各个上级都要来进行“慰问”一下,弄得赵铭一个头两个大,比起你之前的所有案子都是耗费心神的,赵铭端了个板凳坐在佟秋练的身边,会议室里面的人都被安排了一些任务,此刻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了佟秋练、赵铭、令狐乾和何绥四个人。

“没有监控系统么?”佟秋练翻了翻报告,上面没有提到监控系统,而且刚刚赵铭全程的案情分析,也是没有提到。

“下雨天的,本来就是画质不清晰,加上周围有的监控,都是完全拍不到这个公园的概况的,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监控,唯一一个咖啡厅,那里面的监控倒是记录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只不过……”赵铭看了看令狐乾,很显然是令狐乾不准说的。

佟秋练倒是好奇的看了令狐乾一眼,“纪记录了什么?既然是咖啡厅这种公共场合,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佟秋练也是好奇,倒是发生了什么,其实杜宇令狐泽出事情,佟秋练的心里面当然是震惊的。

令狐家的人一向都是严于律己的,对别人苛刻,但是对自己更是十分的苛刻,所以这种事情完全就不像是令狐家的风格啊,但是这个案子,最让人觉得无法下手的,自然就是现场的证据实在是少的可怜,这还要归功于,这一场大雨了。

“这个我稍后和你说,你可以负责这次的解剖么?”佟秋练倒是十分的诧异,因为她和令狐乾的最后一次见面,并不算是很愉快吧,令狐乾也知道,自己对他们家是有意见的,这种情况下面,令狐乾居然说要自己负责解剖,佟秋练其实不太想要掺和到这件事情当中的,毕竟涉及的东西太多,而且自己的身体。

“佟法医,我哥的案子一直都是你负责的,所以还是想要拜托你!”何绥说着,居然起身冲着佟秋练深深地鞠了一躬,而何绥一直低着头,佟秋练分明看见了这个粗犷的大汉的面前的地面上面落了一地眼泪,佟秋练叹了口气。

“打电话让小白过来吧,我的身子或许吃不消太长时间的解剖任务!”佟秋练说着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这三个男人又不是笨蛋,都是冲着佟秋练投去了震惊的目光,佟秋练只是冲着他们微微一笑,“这消息你们替我保密,好了,我现在去实验室了,不用送我过去了!”佟秋练说着直接起身,因为萧晨在外面,佟秋练刚刚出去,萧晨将手中的一杯热牛奶递给了佟秋练。

“嫂子,可以回去了吧!”佟秋练喝了一口热牛奶,觉得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陪我去实验室吧,我等会儿有个解剖任务,等小白过来了,你先送施施回去,不然让她等太久了!”一听到解剖,萧晨的眼睛都放光了,而当两个人到了实验室的时候,小王早就接到通知了,立刻欢迎佟秋练过来,而萧晨看到了实验室里面的这些标本和瓶瓶罐罐里面人体器官,整个人都走不动路了。

“嫂子,我能看看这些东西么?”萧晨指了指周围架子上面的所有标本。

佟秋练完全无法理解,萧晨为什么对这些东西,如此痴迷,点了点头,“看吧,别弄乱了就成,把死者的初步的检查报告给我看一下吧!”佟秋练说着走到了一个凳子上面,而小王已经将资料送到了佟秋练的面前。

“死者的死亡时间是昨晚的九点左右,当时我们去的时候,尸体还是有温度的,而且他的身上面除了那一处枪口之外,没有其他的外力作用,身上面大大小小的一些伤痕挺多的,不过都不是最近造成的,也不是致命的,致命的伤口,就是胸口的那一枪,直接集中了心脏,心脏骤停,导致大脑缺氧,继而很快的导致了死亡,不过初步判定是自杀!”小王见文件翻开,上面的记录的信息,明显比赵铭给佟秋练的那份详细许多。

“凶器就是现场找到的那边枪么?”佟秋练的面前出现的是那枪的照片。

“是的,那枪还是握在死者的手中的,死者的手指还是扣在枪里面的,直接看的话,这就是一起自杀的案子,但是因为还是要等尸检结果,不过这令狐司令,好巧不巧的出现在案发现场,估计是脱不了干系的,大晚上的,还下着大雨,能不引人怀疑么?”当时的现场小王也是过去的,因为这几天在弄萧寒事故的案子,所以小王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这刚刚准备睡觉,这一通电话过来,直接就叫去了现场。“关键是这尸体穿着雨衣,这里面的都是水,证据估计都被水冲走了,哎……这尸检也不知道能够发现什么!”

“枪支上面提取到了指纹么?”佟秋练大致看了看资料,就坐在椅子上面,休息一会儿,医生已经叮嘱过了,让佟秋练注意休息,好好的保重身子。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佟秋练自然也是倍加珍惜的。

这边的佟秋练和小王在研究死者死亡时候的一些细节问题,而萧晨则是已经被这里面的一些人体器官所深深吸引了,而最让萧晨注意的还是那一个有着婴儿的玻璃瓮,感觉那孩子就好像是仍然存活在母体当中一般,看起来是那么的安静,萧晨盯着那个看了好半天。

而等一一会儿,白少言就过来了,白少言还是气喘吁吁地模样,身上面难免沾上了一些雨水,“老师,我真是一刻都消停不了,这边论文刚刚完成,还不知道需不需要修改呢,这边电话就来了!”白少言穿了口粗气,萧晨突然就一把将白少言给搂住了,萧晨这个二货,能重死,白少言这小身板,哪里受得了啊。

“萧晨,你丫的,给小爷滚一边去!”萧晨倒是一乐,笑呵呵的看着白少言,然后伸手一把捏住了白少言的细胳膊,“瞧你这个小胳膊,还小爷呢,你的大腿估计就有我的手臂粗吧,啧啧……”

“那又怎么样,那也不妨碍,小爷我是男人的事实!”白少言冷哼一声,不知道怎么的,自己这一段时间已经尽量多吃些东西了,也在忙着健身了,但是实在是收效甚微啊,而且这怎么吃身上面就是不长肉,这能有什么办法呢。

“嘿嘿,这个还是要检查一下才知道的……”白少言看着萧晨那张二货的脸,直接一巴掌拍了过去!萧晨整个人都有些懵,捂着脸十分的委屈,白少言直接将萧晨推到了一边,“一边玩去,别打扰我小爷做事!”

“白少言,你胆子肥了哈!”萧晨从后面就能直接将白少言给扛起来,佟秋练似乎是意识到了萧晨接下来会做些什么,轻轻咳嗽了一声,“萧晨,你该去送施施回去了,我要是回家之前会通知你的!”佟秋练也是萧晨的长辈,萧晨只能瞪了白少言一眼,直接走了出去。

而这边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开始准备解剖尸体了,佟秋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宝宝乖乖的,陪妈咪熬一会儿……因为当佟秋练看见了何靖的尸体之后,也觉得这次的解剖工作估计要持续一段时间了,因为军人出身的缘故,何靖的身上面,伤痕还是挺多的。

佟秋练伸手将盖在何靖身上面的白布掀开,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何靖的整个人呈现出了几个不同的肤色,何靖的身上面白的有些吓人,而且因为被雨水浸泡过得原因,整个人的皮肤显得有些松弛,而且何靖从脖子以上的地方肤色明显不一样,很黑,而且整个人身材十分的瘦削,但是身上面还是可以看得出来长期锻炼的痕迹的。

虽然很瘦,但是无论是手臂还是腿部,都是结实有力的,而且身材看起来十分的紧实,也就是被水浸泡的有些难看而已,而白少言倒是伸手摸了一把何靖的手臂,捏了一下,还真是有肌肉的感觉,为嘛自己这么瘦,都锻炼不出这样的肌肉啊。

佟秋练先是将何靖的整个身子检查了一下,除了那一处枪伤之外,倒是真的没有外力作用后的痕迹,这次负责主刀的是小王,白少言负责打下手,而佟秋练,则是在旁边提点一下,毕竟佟秋练的脚踝也不能够那么长时间的站立,所以佟秋练只是在边上面看着。

小王其实被佟秋练注视,心里面还是有些压力的,因为佟秋练的目光过于严苛了,他几乎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刀了,只是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从受伤的地方开始解剖就行了!你就无视我就可以了,别紧张!”

小王手里面拿着刀子,这要是这能够无视就好了,关键就是无视不了啊,尤其是佟秋练的眸子尤其凌厉,看着你的时候,你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倒是白少言已经习惯了佟秋练这样的目光,专心致志的给小王打下手。

而消亡深呼吸了几口之后,拿着刀,直接划开了何靖的胸口,很快的取出了里面的一枚子弹,“哐当——”一声,放在了一边的一个器皿里面,佟秋练将器皿端过来,拿着一个镊子夹起了子弹,这种类型的子弹,说实话,还是比较常见的,很普通,不算是什么特别的子弹,和孙正的尸体里面取出来的子弹是一样的,这一点佟秋练倒是可以肯定。

而佟秋练只是看了看子弹就放下了,小王和白少言正在专心的研究着何靖的上半身,而佟秋练突然注意到了何靖的脚上面似乎有着一个很特别的伤口,佟秋练走过去,其实这个地方倒是挺少会惹人注意的,脚的内侧,跗骨的位置上面,有一个小的伤口,其实并不是很明显,只是佟秋练坐的地方真好可以观察到何靖的脚而已。

何靖的脚上面大大小小的伤痕更是不胜枚举,而因为他整个脚都是没有什么肉的,所以骨头就会显得十分的突出,佟秋练走过去,摸了摸他脚有脚跗骨的地方,佟秋练对人体的骨骼结构是非常熟悉的,所以对于每一块骨头的位置和形状自然也是十分熟悉的,而这个地方有点硬,却不是骨头!

佟秋练直接拿起了一边的一把刀子,直接将何靖右脚踝的跗骨位置划开了,而出现的东西,却是佟秋练做梦都想不到的,因为这里居然出现了一个纽扣大小的装置,佟秋练拿着镊子将装置取下来,这里面很明显有一块电子,而这个东西,佟秋练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来是个什么的,这是一个定位系统。

而小王和白少言都是一脸崇拜和惊愕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只是观察了一下这个装置,看起来并没有很高级,而且和何靖的皮肤已经粘连到了一起了,说明被移植进去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个上面被取下来的时候,还粘附着一些血肉,看起来有些恶心。

“你们继续,对了,潘树强的尸体在这边么?”这个解剖室就是三个位置,其中一个是空出来的,而有一个则是将全身都盖住了,小王指了指那个被全身盖住的尸体,真是恶心死他了,看到这具尸体,简直能把隔夜饭都吐出来,解剖完了之后,小王那一整天一口饭都不下去,看到别人这几天也是戒掉了荤腥,现在一看到肉,整个开始反胃了。

潘树强的解剖过程,佟秋练是全程观看的,佟秋练倒是没有注意过他的脚踝,而此刻因为何靖的事情,佟秋练倒是想要看一下潘树强的跗骨是不是也有类似的痕迹,佟秋练直接走到了潘树强的尸体那边,没有将尸体整个掀开。

佟秋练因为怀孕的东西,这几天总是觉得有些不舒服,还是别看那么渗人的东西了,只是将潘树强的脚部掀开了起来,上面的皮肤也是被全部剥落了,右脚是没有问题的,左脚……

佟秋练分明看见了一个比较新的伤口,绝对是死前造成的,而且这个伤口,没有愈合的痕迹,说明在这个伤口出现不久,潘树强就遇害了,他的身体还没有来得及愈合伤口,而佟秋练拿着一个很亮的手电,拿着一个镊子,轻轻的将那个伤口的地方扒开,佟秋练几乎可以断定了,在潘树强的跗骨毕竟也是曾经有过定位装置的。

因为在跗骨上面,有一个骨头上面是没有粘附着血肉的,而且那个地方似乎是原来有东西的,只不过东西被取走了,所以留下了一个一个指甲见方的洞一样的地方,佟秋练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面。

小王和白少言的解剖工作还在继续,但是佟秋练的心思却已经飞到了别的地方去了,因为她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最近的所有事情,包括五年前的事情,都像是一张大网一般,本来以为是父亲政敌所为的绑架案,倒是到了这里,佟秋练已经开始怀疑了,这个人和何靖背后的人是一样的。

同样被任何移植过定位追踪的设备,同样的出身,同样的命运,两个人结局同样悲惨,无形之中,已经将许多的事情串联起来了,佟秋练越是不想要回忆以前的事情,但是命运就是这么的残忍,偏要让她总是回忆从前,而每一次的回忆,佟秋练都会发觉一些自己曾经忽略过的东西。

现在似乎已经很明显了,因为摆在佟秋练面前的这两个人,明显是有着共同的主使者的,而这个人,似乎已经全部指向了令狐泽,除了他,佟秋练再也想不到别的人能有这么大的权力,去运作那么大的事情。佟秋练一时心里面还真的很难接受。

此刻的施施并没有回到萧家,让萧晨送自己到了一个地方,顾家的车子就回来接施施去了顾家,而施施一进门,整个人都是傻掉的,顾珊然看到施施回来,“西子美人,快过来啊,快过来,简直是美翻了,有木有……”施施木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傻傻的走了过去,她们的面前是一个所有的女人都会为之着迷的东西。

而此刻萧寒正从楼上面下来,他的轮椅是经过专门设计的,上下楼梯也不是很费劲,而萧寒看了看眼前的东西,显得十分的满意,“萧寒,你确定要这么做么?”顾珊然的两只眼睛都要冒金星了,尼玛,萧寒,你不出手则已,每次出手都这么的一鸣惊人么?小练果然是幸福的。

“当然了,要是没有发生这件事情,我早就这么做了,虽然迟了一些,不过我还是决定这么做!”萧寒笑了笑,萧寒的笑容本来就十分的温柔,萧寒身上面那些细小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脸上面的一些伤痕,也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了,若是忽略他的受伤的腿,萧公子还是那个萧公子。

此刻顾南笙也看见了眼前的这个东西,眨了眨星星眼,“萧寒,你还真是下了血本啊,话说,你确定这么做之后,小练真的能够原谅你么?你可要知道,这些天她一个人真的是很难熬的!”

“我知道啊,难道我这些天就过得很好么?不过这件事情自然还是需要你们帮忙的!”萧寒说着冲着众人一笑,施施这次回来,自然也是为了萧寒一直在密谋的这件事情了,所以所有人自然都是欣然同意的,只是顾珊然热情高涨的,但是她这个肚子,实在是大的有些吓人了。

他们两个人倒是没有去刻意的检查胎儿的性别,这种事情还是之后留给他们自己一个惊喜吧,双胞胎本来就难得,所以两个人也是格外的珍视,这次的事情,顾珊然只需要贡献自己跌脑力就成了,各种需要操作的事情,就不用她费心了。

“你们这是歧视孕妇,我表示抗议,这个绝对不行,这可是大事啊,我坚持参与!”顾珊然不干了,凭什么啊,凭什么你们都参与,要把我排除在外面啊!

“抗议无效!”顾南笙倒是难得的在顾珊然的面前男人一回,所有人都是一愣,顾珊然直接伸脚踢了顾南笙的小腿,这一下子力道倒是不轻,顾南笙的脸色都变了变!

“顾南笙,你丫的胆子肥了啊,老娘的抗议什么时候轮到你驳回了啊,你丫的结婚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我的话就是圣旨,你丫的,记性这么差么?来来来——我们看看一下现场的视频,老娘可是备份了很多的!”顾珊然说着双手撑着肚子就朝着楼上面走,这脚步快的,所有人看着都有些胆战心惊的。

“珊然宝贝,我错了,真的,消消气,你别这样子,生气对肚子里面的宝宝不好……”顾南笙果然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一路上面陪着笑,还生怕顾珊然一个脚滑,自己还等充当下面的垫子呢。

“老娘心情很不爽,所以滚一边去,别来碍眼,真是的,你还真以为当初老娘真的想要嫁给你啊,还不是看你可怜,真是的,老娘当初是怎么了,怎么看上你这个二货啊……”顾珊然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而顾南笙突然回身冲着众人比了个“V”字的手势,所有人也瞬间明白了。

这顾南笙哪里是没有脑子啊,对付顾珊然的时候,这脑筋可是转的比谁都快啊,这顾珊然刚刚还是要死要活的留下来帮忙,这下子倒是好了,自己上楼了,哎……

“好啦好啦,我知道委屈你啦,我这不一直都对你特别好么,我知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但是宝贝,生气真的对宝贝不好,消消气,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什么……”顾南笙仍旧是那一副狗腿子模样众人摇了摇头,这谁到底吃定了谁,顾珊然或许还真的不知道吧。

顾南笙对付顾珊然,那是一捏一个准儿的,只是顾珊然不自知罢了!而顾南笙从来都不喜欢费脑子想事情的,但是顾珊然,从一开始顾南笙发现了自己她的占有欲开始,每一步都是谋心布局,精心策划,而顾珊然自认为是大灰狼,其实她不过是大灰狼眼中披着狼皮的小白兔罢了。

------题外话------

因为明天月初就要出发去学校了,所以今天有点忙,刚刚写出来的章节,要是有些虫子,大家多多见谅哈!

我都是尽量还是维持原来的时间更新,要是大家在早晨没有看见更新的章节,可以晚上刷一次,要是有急事请假的话,我会提前通知大家的,还是特别感谢,这么长时间一直陪伴支持的各位,虽然有人都没有留过言什么的,不过都每天按时追文,真的谢谢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