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6 北辰出手,谋心布局

“顾北辰,你要疯了啊,给我看看你的后背!”施施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连忙伸手推开顾北辰,顾北辰,则是乖乖转过身,施施这才看见在顾北辰的背部,出现了一道印记,都青了,施施不自觉的伸手摸了一下,顾北辰咬了咬牙。

“有点疼!”施施真是想要掐死顾北辰的心都有了,居然还好意思厚脸皮的和自己说有点疼,怎么没有疼死你啊,真是的,“施施,我想你了!”

“白天刚刚见过好么?还有啊,下次别淋雨了,你是傻子么?”施施说着心疼的伸手摸了摸顾北辰的背部,只是在被撞到的伤口附近摸了摸,顾北辰则是很快转过身,那一张脸尤其的妖孽,尤其是此刻在水雾升腾的浴室之中,两个人四目相对,顾北辰的眸子是亮闪闪的,很漂亮。

施施微微起身,在顾北辰的眸子上面印上了一个吻,“北辰,为了我你也要好好善待自己,别做这些傻事!”顾北辰笑着搂住了施施的腰肢,两个人的紧密贴合,施施也感觉到了顾北辰的身体的变化,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其实你的眼睛很漂亮的!”

顾北辰则是直接打横将施施抱了起来,施施伸手环住顾北辰的脖子,顾北辰并没有将施施抱到床上面,而是直接走到了洗手台上面,“萧寒这个洗手台设计的很不错啊!”施施看了看洗手台,有些疑惑了,哪里不错了,不就是一般的洗手台么?

而顾北辰则是笑着吻了吻施施的发间,施施似乎也明白了顾白辰想要做什么,脸微红,在灯光下的颜色尤其诱人!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到处发情啊,不过施施只是搂着顾北辰的脖子,“你要是感冒了怎么办?”此刻的顾北辰是光裸着背部的,看的施施还是有些脸红心跳的。

“没事,等会儿我们一起洗澡,我后背受伤了,所以你别太使劲了!”施施顿时恶寒,这个臭男人,真是的,我什么使劲了啊!

而一番*之后,施施已经浑身没有力气了,顾北辰抱着施施到了床上面,顾北辰是趴在床上面的,因为后背那地方碰到的时候,还真的挺疼的,施施睡了一会儿,幽幽的睁开眼睛,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顾北辰光裸的背部,还有青紫的痕迹,施施叹了口气!翻身下床。

“干嘛去!”施施刚刚背着顾北辰穿上睡衣,顾北辰就直接从后面抱住了施施,施施笑了笑,“我能干嘛去啊,我去找找他们家有没有什么药酒,给你擦擦伤口,已经紫了!”顾北辰点了点头,又重新趴在了床上面。

等到施施回来之后,顾北辰还在睡着,施施则是蹲在床头,给顾北辰擦了擦药酒,不敢太大力的揉,只不过看着还是有些心疼的,施施算是看出来的,顾北辰平时什么话都说不多,但是像是吃定了自己一般的,总是会弄一些事情出来,让自己心疼一番,这男人,真是的……就算是想要刷存在感,也不是这样的吧。

擦好了伤口,施施趴在顾北辰的背上面,吹了吹,直到药水干了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将一个轻薄的毛毯盖在了顾北辰的背部,施施在安心的躺在顾北辰的身侧,顾北辰的是侧着脸的,而此刻施施只是淡淡的看着顾北辰。

施施只觉得他们两个人能走到今天,总觉得很不可思议,毕竟当初相遇的时候,施施说实话,是极力的想要躲避这个男人的,因为她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面的杀伐之气,而且这个男人身上面没有一丝人气,这让施施觉得很不舒服,施施本能的想要逃离。

但是偏偏一次次的相遇,这个男人是霸道的,占有欲很强,有洁癖,还有强迫症,说起来倒是没有什么优点的,而且还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是个十足的魔头了,很多人听到他的名字都会觉得腿软那种,尤其是他整个人那种游离出人世间的气质,更是让人不敢靠近。

但是这个男人却编织了一个大网,牢牢地将自己锁住了,施施伸手摸了摸顾北辰的侧脸,伸手握住了顾北辰的大手,十指相扣,施施安心的闭上了眼睛,而片刻之后,顾北辰睁开眼,看了看施施,才闭着眼睡去。

施施或许这辈子都不知道,根本不是什么误会啊,偶遇啊,什么的,顾北辰是老早就看上了施施了,只不过之前施施名花有主的,他不好下手罢了,这好不容易有了下手的机会了,顾北辰就觉得这是上苍对自己的眷顾,怎么可能轻易的放手呢。

而这一夜,他们是睡得安稳了,但是令狐家却是彻夜通火通明的,里里外外的不是军车就是警车,警笛划过了夜空,几乎响了一夜。

佟秋练第二天醒了之后,在家里面看到了顾北辰,并没有过多的惊讶,“我等会儿回顾家,顺便送小易去上学!”小易在一边撅着嘴巴,明明我不想去的好么?再说了,外面还下雨呢,更不想出门了,心情也不好了!

“今天的头条!你会感兴趣的!”施施说着将一份报纸送到了佟秋练的面前,施施和顾北辰交换了一个眼神,那眼神里面明显说的是“干得漂亮”,顾北辰则是悠哉的喝了一口咖啡,装得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还能有什么自己感兴趣的么?最近的各种事情层出不穷的,佟秋练早就做好的心理准备了,安叔已经送上了热好的牛奶,佟秋练刚刚准备接过牛奶,在看到了那个新闻标题的时候,牛奶直接洒了出来,“夫人!”安叔吓了一跳,连忙抽纸帮佟秋练擦了擦手,佟秋练则是快速的将报纸上面的东西看了一遍,似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东西,又仔细的看了一遍!

“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这样呢,这是怎么回事?”佟秋练不敢相信的看着报纸,又看了看施施,然后看了看顾北辰,顾北辰耸了耸肩膀,“你看着我做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么?”施施倒是快要笑出来了,和你没有关系么?明明是你一手设计出来的好么?

“小练,我就说你会感兴趣的啊,怎么样,是不是很劲爆啊,我说啊,这令狐家也是快要过气了,这网络上面的事情沸沸扬扬的,这才是刚刚开始呢,这又出了一个故意杀人的事情,这令狐泽算是完了!”施施说这话的时候,冲着小易抛了个媚眼,小易则是喝着牛奶,砸吧了一下嘴巴,和我可没有关系,我就是一个小孩子罢了,我什么都不懂得,我什么都不知道。

佟秋练叹了口气,突然觉得一点的胃口没有了,但是因为身体的缘故,佟秋练又不能不吃东西,只能逼着自己吃了点东西,而报纸上面那醒目的黑色标题,还有那几张照片,似乎都在诉说着昨天夜里的不平静,佟秋练哪里知道,外面居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而萧寒看到报纸的时候,自然是十分高兴的,他立刻打电话给季远,要将前段时间搁置的事情提上议程,季远愣住了,呆呆的问了一句:“少爷,您说的是什么事情啊?”

萧寒要是够得到的话,肯定会直接敲破他的脑袋,“就是一开始就制定好的,不是已经定了地点了么?就是那件事情,记得秘密进行!”萧寒的嘴角扬着一丝微笑,季远挂了电话之后,摸了摸脑袋,这事情自己当然是记得的啊,只是少爷现在腿脚不方便的,这个事情要怎么进行啊,算了,这也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情,季远从被窝爬起来,昨天淋了雨,貌似都有些感冒了,季远揉了揉鼻子!

每天必做的第一件事情,当然是浏览新闻了,而看到了今天的头条的时候,季远直接就笑了出来,这个老狐狸,果然是坐不住了,这不过是个局,当时顾北辰的话就是能不能成功,就看他的心定不定了,很显然,令狐泽已经有些坐不住了,这就不能怪我们了啊!

而所有的媒体标题几乎都是一成不变的写着,“司令成为杀人凶手,各方已经介入调查!”所以佟秋练看到这个东西之后,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头脑中第一瞬间,想到的就是这是不可能的,这大雨天的,大晚上的,令狐泽会跑到那种地方杀人么?

吃了饭之后,佟秋练看了看手机,想要拨通令狐乾的电话,将号码翻出来看了好多遍,但是愣是没有拨打出去,只是看了看窗外,这一场雨已经下了一整夜了,还在持续的下着,似乎是在最近的一系列事件应景一般的。

视线倒回到顾北辰出去的时候,顾北辰首先是联系到了季远,季远和顾北辰约了个地方碰面,“什么情况,人呢?”顾北辰一上来就是这么几句话,季远则是稍微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应该是一开始准备暗杀佟修的,但是被佟修发觉了,而之后我们就注意到了这个人,幸好是下雨天,这个人反侦察的意识很强,不过还是留下了一丝蛛丝马迹,现在我的人还在跟着他,这个人还是在那边的公园里面,一直都没有出来!”季远指了指在不远处的一个公园,顾北辰伸手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戒指,眸子中闪烁着危险的光。

“将公园围住!”随后跟着来的车子里面的大汉,立刻出动,速度非常快的将公园整个围住了,而顾北辰直接打开门,一个大汉,立刻下车,帮顾北辰撑着伞,这里的路面是那种水泥路面,靠近路边的地方有些积水,顾北辰有些嫌弃,直接从手下的手中接过伞,直接下了车子。

看了看不远处的公园,季远则是完全是处于一种观望的状态,这个人看起来气场强大,而且浑身带着肃杀,季远则是默默地跟在了顾北辰的身后,顾北辰伸手轻轻地拍掉肩膀上面的滴落的雨水,对这种天气,似乎很不高兴。

他慢慢的朝着公园走去,若是平时,看见这么多的黑衣人,肯定会有人报警的,偏生天夜已晚,加上这个地方本来就偏僻,倒是无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此刻的何靖正在摩擦着手中的枪支,他的手头没有适合狙击的枪支,而刚刚居然惊扰到了佟修,想到这个,何靖就是觉得心头一紧,而心头没有由来的一阵瑟缩,像是有不好的预感一般!

而周围都是雨水拍打树叶的声音,声音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还有一些青蛙的叫声,所以周围杂声比较多,何靖竖起了耳朵,听了一会儿,似乎没有什么声音,但是他总觉得周围的环境有些诡异,难道是自己多心了么?何靖穿着雨衣,身上面落满了一些树叶,而脚上面都是泥土,鞋子已经看不出什么款式了,鞋子上面已经完全被泥巴裹住了。

而此刻顾北辰身边的人已经感应到了何靖的方向,“家主,这个人应该在那个方向!”顾北辰身边的大汉,手中拿着一个仪器,是一个热感装置,上面明确的显示,在顾北辰右手边的方向,有个热源,看热感上面体现的,应该是一个人,而此刻公园周围别说人了,就是一条狗都没有。

夜幕笼罩,给整个C市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而这一夜已经注定了不会很平凡。

何靖刚刚准备起身,伸手将衣服上面的落叶掸去,雨衣发出了一一些悉悉索索的声响,而何靖凭直觉感觉到了似乎有人在靠近,伴随着雨声,何靖很快的将自己隐身在一个大树后面,而随着声音的迫近,何靖听得出来,来的人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何靖躲在树后面,将雨衣的帽檐往下面拉,让自己隐藏在树后面,因为雨衣的颜色是迷彩的,倒是不会引人注意,而何靖安静的等待着那群人离开,这里毕竟是公园,有人走动也是正常的,何靖如是这般的安慰着自己,但是这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之后,何靖突然发现,这群人不动了。

“家主,就是这里了,你需不需要回避一下?”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知道顾北辰的洁癖和强迫症的,就是刚刚走了这大半段路,顾北辰已经低头看自己的鞋子好几眼了,不就是沾了一些泥巴么?哎……有洁癖的话,您就在车子上面待着就成了,下来干嘛呢,给他们也是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好吧!

“既然来了,回避什么呢,那个谁,你也该出来了!”顾北辰伸手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将自己的衬衫上面的钻石袖口解开,伸手活动了一下手腕,而后伸手出去,一边的大汉,给顾北辰递上了一把枪,顾北辰只是看了看手中的枪,将雨伞交给了季远,季远顿了一下,连忙帮顾北辰撑着伞,果然也是因为被萧寒使唤习惯了,季远这态度让顾北辰很是满意。

顾北辰动口袋中拿出了一个手帕,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手枪,然后不知道对准什么东西,瞄了一会儿,周围都是雨声,噼里啪啦的打在叶子上面,其余的就听不到别的声响了,而顾北辰则是眯着眸子,那死水一般的眸子,不带一点的感情,幽深的像是无边的黑夜一般,散发着最摄人心魄的光。

而此刻躲在树后面的何靖,则是一点的动静都不敢发出来,他此刻都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不知道这群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这群人为什么会突然找到自己,但是何靖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一次似乎已经插翅难飞了。

何靖死死地攥着手中的枪,而他现在完全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在顾北辰那群人的身后有路灯,路灯的灯光昏黄,投射下来的影子正好是朝着何靖所在的方向的,但是人影斑驳,树影婆娑,他此刻又是有些心乱如麻的,他只能够依稀分辨的出来,来的人很多,而他想要突破重围,简直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怎么了?还在想怎么出去么?”顾北辰仍旧在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枪,那手枪的颜色是银色的,在夜色下还是十分的耀眼,顾北辰的手指修长纤细,但是肤色倒是和顾南笙有些接近,很白,只不过是看起来不是那种病态的白而已,顾北辰似乎已经有些失去耐心了。

另一边的何靖在不清楚对方到底是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势力之前,秉持着“敌不动我不动”的策略,愣是一动也不曾动过,眸子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一个小草,一瞬不瞬,但是心如擂鼓,他能够感觉到雨衣下面,身上面已经开始出汗了,一滴汗水顺着脸颊慢慢的滑落,直接没入了雨衣之中。

顾北辰直接举起枪,对准了距离他不远的一棵树,瞄准,“蹭——”没有子弹出膛的声音,而是子弹直接划破了树的侧边,然后直接没入了黑暗中,而何靖整个人都是懵的,因为这颗子弹,直接擦过了他的耳朵,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耳朵那边又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这个人枪法很好,而且自己的位置很显然已经暴露了!

顾北辰则是伸手擦了擦枪,已经改过瞄准射击,手枪上面沾了一些雨水,“别躲了,出来吧,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绕弯子呢!”顾北辰的声音就像是雨夜的催命符一般,加上顾北辰的声音里面似乎带着笑声,在这雨夜之中更是显得格外的诡异。

而何靖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伸手摸了摸自己右边的耳朵,很疼,流血了,而何靖直接起身,站了起来,顾北辰嘴角扯起了一抹邪笑,哼……倒是个有耐心的,磨蹭了这么久猜出来,而顾北辰似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摩挲了一下手上面的宝石戒指,在夜色中,幽绿色的宝石,就像是最摄人心魄的宝石。

何靖直接转身,绕过了大树,何靖这才算是完全的看清了面前的人,面前来的人果然很多,一眼看过去,最起码有近三十个人,而为首的男子,一身黑色的西装,手中拿着一把枪,头发很黑,皮肤很白,有些混血的感觉,五官十分立体深邃,十分的迷人,就像是游离在人世之外一般,整个人的气质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禁欲系那种,而且长得精致异常,应该是是何靖看到过的,长得最精致的人了。

但是何靖注意到此刻所有人的手中就是撑着伞的,他可以断定,这些人的身上面都有配枪,但是只有那个为首的男子,手中是握着一把小巧漂亮的银色手枪,而且手中还拿着一块手帕,在轻轻地擦拭着,面无表情!

最让何靖的心里面觉得不舒服的是这个男人的眸子,就算是他长得再精致,穿得再考究,他的眸子就像是死人一般,对的,是死人,在何靖看来,只有死人的眼睛才是这样的,死人何靖见过不少,所以很清楚,死人的眸子才是这般的,没有一丝的波澜,死灰一般,让何靖的心底很不舒服!

“倒是个沉得住气的,难怪能够在孙正家对面潜伏了这么久,这次是什么原因,让你这次这么快的出手呢……”何靖虽然心里面猛地一惊,就是身子都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雨衣的掩盖下面,何靖伸手紧了紧手中的那一把枪,但是何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出手,因为只要他稍微动作一下,这个男人或许就能直接将自己一枪崩了,这个男人的枪法应该很准。

“你猜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顾北辰说着将枪又擦拭了一遍,“其实能够死在我的手里面,你应该觉得很庆幸!”顾北辰说着看了看何靖。

何靖的个子不算是很高,估计并没有一米八,整个人被包裹在大大的雨衣下面,能够看见的不过是半张脸而已,虽然是迎着光的,但是雨衣的帽檐很大,所以遮住了大半个额头,但是这个人的眼睛,很锐利,或者也可以说是很犀利,嘴唇抿着,似乎在克制什么,而顾北辰看见从他的右侧脸颊,有一滴血滑落,红色的!

“我知道今天我是在劫难逃的!”何靖说着直接将手中握着的枪扔在了地上面,枪支就掉落在何靖的脚边,何靖将那把枪,直接踢倒了顾北辰那边,顾北辰只是看了一眼,“就算是我死了,我也得知道,我是死在谁的手上面的话,总不能让我死了也做个糊涂鬼吧!”何靖直接将雨衣的帽檐掀起来,雨水直接灌入了何靖的衣服内,而且打湿了何靖的整个面部。

何靖只是伸手擦了擦脸,“我也当个死人够久了,也是时候真的成为一个死人了,这种行尸走肉的生活,我也活腻了!”何靖似乎是如释重负一般的,看着顾北辰,微微一笑,他的脸上面可以看得出来风霜的痕迹。

根据资料调查,这个人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纪,但是看上去却又四十多的模样,整个脸显得十分的苍老,而且整个人除了那双锐利的眸子,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是死气沉沉的。

“顾家!”顾北辰只是说了两个字,何靖有些疑惑的看着顾北辰,顾北辰的手中的银色手枪,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夺目,“怎么?想不起来,你是军人出身,难不成顾家会不知道么?你们说中的新式武器很多都是经过我们手的,难道我们顾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出名么?”

何靖这才猛然想起了那个神秘低调的顾家,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北辰,似乎不太相信,但是片刻之后,则是释然得一笑,“若是真的是死在顾家家主的手里面,我也是死而无憾了,行尸走肉的生活,我也是活够了!”

“既然活够了,就别这么活着,自己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不过死在我的手里面你是不憋屈的!”顾北辰伸脚踢了踢落在自己脚边的枪,“其实你不觉得你这辈子活得很憋屈么?当兵屡获战功,但是现在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倒也是甘心?”

“应了那句话,好死不如赖活,或许在你们的眼中,我是个懦夫,我选择了一条让你们觉得很羞耻的道路吧,谁让我对这个世界并不是了无牵挂呢!”何靖叹了口气,“其实吧,我本来可以换个身份的,但是却不想那个样子,所以这么多年,我没有住过旅馆,更不曾坐过火车什么的,就像一个鬼魂一样,游荡在C市,我数过C市每条街道一共有多少的路灯,每个夜里都很难熬,这次也算是给我自己一个解脱吧!”何靖释然的一笑。

“你说的牵挂是你的弟弟吧!”何靖一愣,目光陡然变得锐利,顾北辰只是伸手擦拭着那把手枪,“行了,你的这点事情,不够我调查的,而你弟弟已经知道你并没有死,而且还是个杀人嫌疑犯,你觉得你这样子,给你弟弟能带来什么!”何靖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顾北辰,然后快步上前。

顾北辰身边的大汉,直接伸手拦住了何靖,何靖的眸子死死地扣着顾北辰,顾北辰示意拦着何靖的人退下,何靖却止步在了顾北辰的面前:“你到底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们都知道什么!”

“我是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显然你已经入了歧路了!”顾北辰的目光幽深的见不到底,死水一样,但是看着何靖,却让何靖觉得这个人似乎是了解自己的。

何靖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顾北辰所看见的何靖的照片,都是一些参军时候的照片,那时候的何靖,英姿飒爽,整个人器宇轩昂,虽然长得不算出众,但是周身的那种感觉给人就是有朝气,积极向上的,但是此刻的何靖,整个人和路边的乞丐差不多,除了一双过分凌厉的眸子,全身上下都是邋遢不堪。

“是啊,一步错步步错……若是有可能替我给佟书记送给花吧,这辈子我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杀死了佟书记!”何靖说完快步弯腰将顾北辰脚边的枪捡了起来,直接抵在了自己的胸口心脏的位置。

“果然佟齐的死和你有关,是令狐泽指使的么?”顾北辰的话音未落,就听见了一声枪声,顾北辰直接向后退了一步,一滴血喷溅在了顾北辰的鞋子上面。

“对不起,死了还要把你弄脏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苟活了五年,也是时候该走了!”何靖说完,身体猛地向后倒去!倒在了草地上面,捡起了一些水花,而周围因为枪声的缘故,惊起了正在休息的鸟雀,周围的虫鸣蛙叫,似乎都变得大了一些。

“家主,怎么办?”一个人上前,看了一下何靖,确定已经死亡,顾北辰看了看何靖,倒是个忠心的,就是死了都不愿意说出背后的那个人是谁么?是不能说,还是不敢说呢?顾北辰看着何靖的尸体,微微一笑,“我们先撤,派人盯着令狐泽,若是那边又任何动作,立刻报警说这里发生了命案!”

季远疑惑的看着顾北辰,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关系么?顾北辰直接回身上了车子,公园一如既往的平静。

“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顾北辰拿着手袜将鞋子上面沾到的雨水血迹和泥土擦掉,季远点了点头,他却是不知道,“我听说之前那个潘树强身体里面有定位系统,我想这个人的身体里面也是有的,他能够出来暗杀佟修,肯定是受了令狐泽的指使的,若是令狐泽长时间联系不到人的话,肯定会派人出来找的,到时候这个杀人的罪名,自然有人替我们背了!”

季远点了点头,但是还是觉得有些疑惑:“要是他不出现呢,或者说不找他呢?那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那就是看他能不能沉得住气了,经过了潘树强的事情,他或许都能亲自出来?”季远也算是明白了,这事情,完全靠的就是猜测和运气了,不过后来事实证明,这件事情顾北辰做对了,完美的局,设计了令狐泽。

画面切换到,令狐泽和蒋千里两个人到了公园之后,蒋千里按照定位系统,一边找寻着何靖,蒋千里还在拨打着何靖的电话,仍旧是显示打不通的,但是定位系统显示已经在这个附近了,令狐泽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他发现前面有许多比较凌乱的脚印,但是一想到这里是公园,又不是什么荒无人烟的野外,有些脚印也是正常的。

周围安静的有些诡异,除了皮鞋踩踏雨水的声音,就是雨水打在雨伞或者是植被上面的声音,而很快的他们的眼前就出现了何靖的尸体,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想到眼前会出现这样的一幕,蒋千里刚刚想要过去,令狐泽伸手拉着蒋千里,示意他别动,而令狐泽缓慢的走过去,他蹲下身子,将手指轻轻的放在何靖的鼻子前面,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何靖的眼睛睁得很大,雨水直接打在何靖的脸上面。

令狐泽看着何靖握着枪的姿势,是自杀的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令狐泽搞不懂,而潘树强的事情随即出现在了令狐泽的眼前,而突然一阵警笛划破了夜空,蒋千里惊恐的看着令狐泽,令狐泽示意蒋千里先不要出声,因为他们根本不懂警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附近。

“不会是来找他的吧?”蒋千里压低声音,因为下雨的缘故,周围的杂音很多,不过令狐泽开始听得出来,有一群人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令狐泽看了看周围,心里面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握着伞柄的手瞬间收紧,那脸上面煞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而森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地上面的何靖,何靖的眼睛也是睁得很大,死不瞑目,令狐泽握着伞柄手,根根指节分明,捏着伞柄,根根泛白,而她的眼中似乎在蕴蓄着什么风暴一般。

而蒋千里似乎也听见了由远及近的声音,而没有由来的心里面一阵惊恐,他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看了看地上面的尸体,似乎也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看了看令狐泽,令狐泽异常明亮的眸子,一直死死地盯着地上面何靖的尸体:“到了警局,别乱说话!”

蒋千里刚刚点了头,他们已经看见了一群人冲了过来,“不许动,通通将伞放下,把手举起来!”赵铭的话音未落,就透过昏黄的路灯看见了灯下站着的两个人,顿时有如五雷轰顶,而此刻天空一道闪电滑过,瞬间将在场的所有人的脸都照亮。

这边来的警察,都是如遭雷劈一般的,对于看见的一幕,都是不敢相信的,而赵铭却看见了地上面那被闪电照亮的人脸,不甚清楚,不过那个人的身下已经流了一滩血,而那个人睁大的瞳孔,也显得格外的吓人,尤其是在青白的闪电之下,那惨白的脸,更是深深地印在了所有人的心里面。

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接了报警电话,匆匆赶到现场,碰见的居然会是这样一幕,尤其是赵铭,此刻心里面真的是万马奔腾啊,他都能够预见到自己此刻的脸,肯定比被雷劈过更加的精彩,他只是慢慢的走上去,手中的枪还握在手里面,颤颤巍巍的,“令狐司令,你怎么在这里?”

“那你们为什么来这里?”令狐泽此刻就如同被人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很难堪,他这辈子哪里被人这么算计过啊,而现在绝对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污点了,他此刻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凌厉异常的眸子,看得赵铭都有些肝颤了。

“有人报警这里有凶杀案,但是……”赵铭他们都是没有打雨伞的,统一的穿着雨衣,此刻所有人站在原地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是令狐泽似乎已经明白了,自己这一次是被人设计了,在劫难逃了,因果报应这种东西,终究还是来了,“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们,带我上车吧!”其实赵铭的手中除了拿了一把手枪,还带着一副手铐,而此刻令狐泽手一松,雨水瞬间倾泻而下,而雨伞跌落在雨水之中,落满了雨水和泥土。

令狐泽就任凭着雨水落在自己的身上面,他的面色十分难看,只是伸出了双手,“司令!”蒋千里,快步上前,将自己的伞给令狐泽撑起来,赵铭拿着手铐的手都开始微微地有些颤抖了,这他是配合了,可是我不敢啊,不是说赵铭真的那么胆小,只是这人他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而令狐泽则是快步上前,直接从赵铭的手中夺过了手铐,“咔!咔——”两下子直接将自己给拷上了,这下子所有人都是愕然了,“带我上车吧!”赵铭点了点头,他还能说什么,都这么配合了!

“赶紧保护现场!”赵铭伸脚,提了一下一边的李耐,李耐立刻开始着人开始保护现场,因为现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所以保护现场的难度有些大,况且,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证据已经被雨水冲刷走了!

赵铭只是走在令狐泽的身侧,伸手象征性的攥着令狐泽的胳膊,而刚刚出了永远,突然一阵闪光灯扑面而来,几个人都是差点被刺得没有睁开眼睛,而赵铭和一群警察,立刻上前将记者拦在了外面,虽然冒着雨,但是依然不能阻止这些人那一刻八卦躁动的心,而令狐家本来这几日就是处于风口浪尖的,这下子算是直接被推到了公众面前。

而此刻的令狐泽已经很快的上了车子,为了避免等一会儿出现一些别的状况,赵铭只能先将令狐泽押送回来警局,而一路上面,令狐泽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眼睛冷冷的注视着窗外,那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赵铭默默的给自己的局长打了个电话,一开始无人接通,赵铭伸手擦了擦脸上面的水,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赵铭此刻只是看了看坐在后面的令狐泽,这个人要是真的下台了,估摸着整个时局都要动荡很久,最近这出的都是什么事啊。

赵铭又给局长打了个电话,这次终于接电话了,“喂——赵铭你个小兔崽子,你要是没有天大的事情,我明天上班一定要宰了你!”

赵铭的心脏差点被局长的大嗓门给吓了出来,“局长,出事了,死人了!”

“他奶奶的,哪几天没个敏感啊!”说着那边还打了个哈气,“你们先过去保护现场,进行初步的勘查工作不就行了,大半夜的还打电话给我!”局长大人的口气明显不太好,这下雨天的,人总是比较嗜睡的。

“关于令狐家的!”赵铭这话说完,局长愣了片刻,然后瞬间清醒了,他直接从床上面跳了起来,“你再说一遍,特奶奶的,还真是见鬼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局长说着匆忙挂了电话,连衣服的纽扣都扣错了,忙不迭的往外面跑!

赵铭看了看窗外,雨似乎并没有停的样子,而这一夜也注定不安宁了,赵铭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瞥眼看了一眼后面的令狐泽,令狐泽的侧脸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但是整个人坐得笔直,从上车开始这个姿势就从未变过,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生人勿进那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