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5 脱轨的事件,无形的大网

令狐泽和王雅娴两个人回到了家里面的时候,家里面仍旧是一团乱的,蒋千里走过去,手里面拿着一份报告:“还是没有找到最初的传播者,而且刚刚已经有检察机关打电话过来了,现在的情况该怎么办?”

王雅娴一听见检察机关,整个人都呆掉了,他们两个人的手还是紧紧的握在一起的,王雅娴此刻似乎才意识到这次的网络事件,对令狐泽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她只是死死地攥着令狐泽的手,弄得令狐泽都觉得有些疼了,令狐泽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眼中上过了一些冷凝!

“上楼谈吧!”这下面乱糟糟的,也实在不是一个谈话的地方,而令狐泽则是直接将王雅娴的手拨开,还不留情,而王雅娴咬了咬嘴唇,看着令狐泽,令狐泽倒是一愣,这还是令狐泽第一次在她的眼中,看见了这般受伤和无措的神情。

王雅娴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她和令狐泽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密了,就是牵个手而已,都让王雅娴觉得很温暖,但是果然还是自己一厢情愿么?“你也累了,上楼休息吧!”王雅娴愣愣的点了点头,而令狐乾一直在观察着令狐泽和王雅娴,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先是王雅娴神色慌张的出门,而后令狐泽也是什么都不说的,直接走了出去,而之后,两个回来的时候,神色都变得十分的怪异,王雅娴的模样,俨然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令狐泽已经没有心思管王雅娴了,和蒋千里就往楼上面走,直到令狐泽的身影消失之后,王雅娴才叹了口气。

而一抬头就看见了令狐乾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王雅娴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了令狐泽说的话,这个组织正是令狐乾负责的,王雅娴直接错开了和令狐乾的目光,急匆匆的就往楼上面走!

“妈,不吃点东西么?”令狐乾的感觉还是十分敏锐的,这两个人之间绝对发生了什么,而且,这个事情还牵扯到了自己,因为母亲不仅仅是有些怕自己的父亲,看着自己的目光也是有些害怕的,我是她的儿子啊,自己有什么好怕的,就像是做错事情一般,而令狐乾快步上前,就堵在了楼梯口!

“阿乾,怎么了?我觉得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最近烦心事太多了,我想先上去休息一下,晚饭我就不吃了!”最近的事情是有些多,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夫妻保守了许多年的秘密被令狐乾听了去,更何况还有自己和贩毒组织交易的事情,这个事情若是被令狐乾知道了,王雅娴都能够想到,那个时候令狐乾的眼神会有多么的嫌弃自己,而作为一个母亲,这是王雅娴无法承受的。

“那我送你上去吧!”令狐乾说着伸手就搂住了王雅娴的胳膊,王雅娴的身子猛地僵硬了一下,令狐乾这下子算是坚定了,她的心里面绝对有鬼,而且和自己有关。

作为家里面的小儿子,令狐乾和王雅娴的关系一向都是挺好的,而且令狐乾的性格不像是他的父兄一般的冷漠,很多时候都是会逗乐王雅娴的,所以他们母子的关系都是挺好的,像是搂着肩膀这么亲密的动作,王雅娴和令狐默之间是绝对不会这么做,但是和令狐乾之间却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就是这么正常不过的举动,却让王雅娴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妈,你的身上面有点凉啊,而且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啊,连呼吸都急促了,怎么了,被你儿子迷住了啊!见到你自己的儿子,还紧张了不成!”令狐乾调笑的说。

“瞎说什么呢,估计是外面风太大了,有点冷,我先上楼了,你先吃饭吧,不用叫我了!”说着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而令狐乾则是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果然不正常啊,这明显有问题啊,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让父亲那么紧张,怎么母亲看见自己的时候,像是看到鬼一样!

虽然自己被大哥揍得有些惨,不过也不至于吓人吧,令狐乾的目光灼灼,而且脑中不断地转着,他最近很少回家,母亲不至于因为我发现了她和父亲之间的那点事情就怕了自己吧。

此刻的王雅娴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了,到了自己的房间,王雅娴似乎才稍微安心一些,她刚刚坐到床上面,猛地跳了起来,直接冲到门口,看了看门锁,已经锁上了,王雅娴此刻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她颓然的坐到床上面,她的精神已经处于一种高度紧绷的状态了。

自从几天前被佟修威胁之后,王雅娴就很少能够睡得踏实,每天睁开眼睛就是佟修的话,而闭起眼睛,赵曼枝的身影就在她的面前晃动,王雅娴整个人都快要被折腾出神经病了,就因为自己最近精神紧张,才会一言不合和令狐泽吵架的。

而现在所有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王雅娴的预期,现在所有的事情,已经完全不在她一个人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了,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和贩毒组织交易的事情和令狐乾发现,那么自己就真的完蛋了。而刚刚令狐乾的目光,让王雅娴觉得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她似乎能够感觉到令狐乾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自己,让她觉得如芒在背,整个人都觉得不舒服。

令狐泽坐在书房里面,面前是推挤如山的文件,每天要他处理的文件很多,但是令狐泽现在哪里有心思和时间处理文件啊,关于网上面的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开始被更多的人所知道:“不是说已经联系网站,开始做删除处理了么?为什么现在网络上面还是这么多的流言蜚语!”

“我们早就联系那边处理了,但是网上面的这些东西太多了,删除的速度根本比不上这些人发帖讨论的速度,而且有些网站是小网站,根本就联系不到负责人,所以现在……”蒋千里跟了令狐泽五年了,从来没有见到过令狐泽的脸色这么的难看过,这样的令狐泽说实话,就是蒋千里心里面也是有些怕的。

蒋千里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见了一身巨响,他看了看自己的脚下,一个水晶烟灰缸正好碎裂在自己的脚边,令狐泽转动了一下椅子,椅子此刻正对着窗户,外面的雨似乎越来越大了,而且现在已经是八点多了,从这里只能看见令狐家前面的花园中星星点点的灯光,令狐泽此刻才真正体会到网上面的流言蜚语,是真的有那种能力将人推向毁灭。

“行了,你先下去吧!”蒋千里的后背,其实都已经湿透了一大片,而如临大赦一般的走了出去,刚刚下楼就碰见了令狐默,令狐默的脸上面还贴着创口贴,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丝毫不影响他整个人给人的那种压迫感。

“这种事情你处理起来应该是得心应手吧,毕竟你不是第一次处理了!”令狐默就是摆明了在讽刺蒋千里背主的行为,蒋千里的身子一僵,但是也只是一瞬间罢了,只是冲着令狐默一笑,就继续指挥别人开始工作了。

令狐泽看着窗外,想到了在王雅娴出去之前,自己接到的一通电话,上面的号码令狐泽是不认识的,只不过当时网上面的事情刚刚爆发,令狐泽还以为是重要的人,毕竟自己的电话,可不是谁都知道的,“你好,我是令狐泽……”

“呵呵……”那头传来的是一个阴冷的笑声,令狐泽看了看电话,这个人是谁,刚刚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那个人的声音再度响起了,“我知道您现在很想挂电话,但是你确定真的要挂电话么?您就不好奇我有什么事情么?”这个人说话的声音带着轻浮,这是让令狐泽听着特别不舒服的,而且和自己说话的态度也是有点满不在乎的。

“你到底是谁?”令狐泽完全不想和他多费唇舌,自己的事情多着呢。

“令狐乾最近不是在查一个贩毒网络么?”令狐泽手中的笔,停顿了一下,这个事情,是军事机密,除了他们知道之外,很少有人知道的,这个人是从哪里知道的,而且居然找到了自己,“别乱猜了,难道还不明显么?令狐司令,我就是那个你们一直在找的人啊!哈哈……”那边又一次传来了阴沉的笑声,那边的空间似乎有些空荡荡的,所以可以听见一些回声,这让他的笑声显得越发的诡异了。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令狐泽也不是傻子,难不成他说什么自己就信什么么?

“您信不信我没有关系,但是你的老婆信我啊!”令狐泽的笔直接将纸张戳破了,而令狐泽起身站了起来,刚刚准备去找王雅娴,就听见了外面有汽车的声音,这个点谁会出门,他走到窗口,那辆车子是王雅娴的,他们家的车子并不是共用的,毕竟他的车子是配置的,而令狐默则是自己买的,令狐乾的车子也是军部配置的,而这辆车子是王雅娴自己的。

“你在胡说什么,我的老婆怎么会认识你!”但是令狐泽的心里面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笔账了,王雅娴一定有问题!

“不认识么?你知道佟修的女儿,那个在佟清姿是怎么死的么?就是别你老婆害死的!用的可是我们研制出来的最新型的药物哦……”那边的人说话漫不经心的,而且带着一丝轻挑和挑衅,听着令狐泽十分不舒服,但是自己却不能将电话挂掉,只能听着,而佟修和佟清姿的名字蹦出来的时候,令狐泽更是觉得心头的有一团火,正在开始燃烧。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相信你呢!你这么说我就会信么?”令狐泽一边接听电话,一边看着王雅娴的车子慢慢的驶出了令狐家的大宅,心里面突然就觉得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你的老婆现在应该出门了吧,我们约好在XX咖啡店,最里面的靠窗的位置交易,我的东西就粘在桌子底部,令狐司令不信的话,现在可以去看看,不然再去的话,就玩了哦!哈哈……”令狐泽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那边的电话就被直接挂断了,令狐泽看了看已经挂断的电话,直接就冲了出去。

就这样发生了咖啡厅的那一幕,而令狐泽现在想来,这个人分明是故意的,他想让自己知道,现在王雅娴已经被牵扯进去了,而自己也已经知道了,自己却没有举报或者是大义灭亲,那么等到这件事情败露之后,自己绝对也会受到牵连的!

令狐泽不得不说,这个人真的打得一手好牌,将他们一家人整个都卷入了他的罪恶交易之中,但是现在令狐泽已经完全抽不出身了,王雅娴早就已经陷进去了,佟清姿的死亡是事实,这个事情从一开始自己包括整个家族就已经被牵扯进去了!

而令狐泽最担心的事情,不仅仅是这件事情会不会败露,更主要的还是当令狐乾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他到底该怎么接受,如何接受!窗外的雨仍旧在下着,滴滴答答的,而令狐泽只觉得似乎有一张大网想要将自己罩住,而自己此刻却是怎么都无法脱身,那种窒息和压迫感,让他觉得身心都开始疲惫了。

而令狐泽转身看到地上面碎裂烟灰缸,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而佟修在离开了咖啡厅之后,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高度紧绷的状态,他觉得自己刚刚是和死神擦肩而过了,而佟修在一路开车疾驰回家的路上面,脑海中闪过了各种各样的念头,而且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微微的发抖,他的脑子很乱,虽然没有被击中,甚至是他都不知道是谁想要杀死他,但是那种被人偷窥注视,那个人随时随地想要杀死自己,这种感觉他只要稍微想一下都觉得后怕。

佟修回到家之后,连一把伞都没有打,直接就冲回了家里面,佟清流正在客厅等佟修,准备和他说一下最近公司的一些发展情况的,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见佟修脸色苍白,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跑到了楼上面,从门口到楼梯上面都是滴落的水滴,佟清流还没有说什么,就听见了房门被大力关起来的声音。

佟修在关上门的瞬间,那“砰——”的一声关门声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上面,也让他整个人变得平静了一些,他低垂着头,看着雨水滴滴答答的从他的头发上面滑落,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面,形成了一摊水渍。

佟修伸手擦了擦脸上面的雨水,走到了洗漱间,透过洗漱间的镜子,他看见了自己的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就是嘴唇也是发白的有些吓人,眼窝深深地凹进去了,黑眼圈很重,那种感觉,就像是病入膏肓的病人一般,尤其是他的身体现在很瘦,这一段时间的极度消瘦,让他整个人染上了一丝阴郁之气。

现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吸血鬼一样,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病态的白,佟修打开水龙头,朝着脸上面扑了扑水,而稍微平复了片刻之后,佟修才发觉来自身上面的寒意,佟修没有换衣服,没有洗澡,而是直接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王雅娴的电话。

王雅娴本来整个人还是处于一种惊魂未定的状态,而手机开始震动的时候,王雅娴整个人都是一个激灵,她整个人都是呆掉的,电话在包包里面,此刻正在震动,而此刻的电话震动,就像是催命的魔咒,让王雅娴整个人都悬了起来,她祈祷着这个电话可以尽快挂断,电话震动了一会儿,就没有动静了。

王雅娴这才颤颤巍巍的将包包打开,拿出了手机,手机还没有打开,电话又开始震动了,吓得王雅娴差点没有将电话直接从手中扔出去,而电话上面的来电显示,居然是“佟修”!王雅娴定了定神,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要干嘛!”王雅娴尽量压低声音,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因为她自己都能够感觉到自己此刻的声音是微微颤抖的,连带着拿电话的手都开始微微地有些颤抖。

“你说我想干嘛!王雅娴,你是不是准备杀了我啊!”王雅娴整个人脑子都嗡嗡的响着,她不知道佟修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而且佟修此刻的声音明显不正常,不像是平常说话的声音,而是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像是挠心挠肺一般的,而且自己想要杀死他的事情,也只有自己知道啊,就是令狐泽都不知道自己买药想要杀死的人是谁!

佟修是怎么知道的,所以一想到佟修不可能知道自己想要杀死他,王雅娴的整颗心都安定了不少,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复一下,“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怎么把你杀死啊,你又不像赵曼枝,垂死之人,你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要怎么杀死你啊!再说了,我们家最近已经够乱的了,我哪里有心情管你的事情啊!”王雅娴说话的声音,带着固有的趾高气昂。

佟修倒是没有关注令狐家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佟修走到了自己的桌子边上,那里已经放了成堆的报纸了,佟修最近都在想着跟踪王雅娴,哪里有心情关注别的事情啊,佟修走过去的第一张的报纸上面,登载的就是令狐泽的消息,说的就是网络上面的事情。

佟修那惨白的嘴唇,咧开了一个微笑,“这就是因果报应啊,哈哈……谁让你们令狐家造孽那么多呢,这里面的事情已经没有什么是假的吧,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要怎么做!”佟修看着报纸,脸上面划过了一丝阴鸷。

“佟修,网络上面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王雅娴也是知道当年佟齐的事情的,佟修觉得很好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王雅娴,你是不是有病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佟修看着报纸,突然觉得心情就好很多,哼——原来令狐家出了这档子事情啊。佟修似乎都能够想象的出来,此刻的令狐家是有多么的兵荒马乱,而那种幸灾乐祸的心情,让他整个人都觉得身心舒畅,他看着窗外,这因果报应果然还是来了,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罢了。

“你不就是怀疑我和佟清姿的死有关么?你报复不到我的身上面,所以你就想要打令狐家的主意是不是!再说了,这种事情你又不是第一次做了,当年佟齐的事情,你别说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连自己的亲哥哥都可以算计,更别说我们家了,你当初不就是警告我了么!”王雅娴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和佟修脱不了干系。

而此刻的佟修,正在喜滋滋的看着报纸,嘴角扬着喜悦的弧度,“是不是我关系有那么大么?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家准备如何度过这一次的难关呢!哈哈……”佟修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而另一边的王雅娴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心里面真的是很不是滋味,她真的很后悔,当初佟清姿已经都是个疯子了,自己怎么还会找她下手呢,结果造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而此刻在门口已经停留了叙旧的令狐泽,靠在墙上面,眼神中阴郁冷凝,像是结了寒冰一般的。

他立刻叫蒋千里到了自己的书房,蒋千里还在为网络上面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的,“又出什么事情了么?”蒋千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明明外面在下着雨,但是整个令狐大宅却是出奇的闷热难耐。

“联系何靖,务必让他尽快除掉佟修!”蒋千里不知道令狐泽到底是怎么了,前几个小时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的,但是此刻的表情却是十分的决绝的,似乎佟修真的做了什么让他觉得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是蒋千里也不好问什么,毕竟从出事开始,令狐泽的举动一直都十分的奇怪。

“那我马上联系他!”蒋千里觉得跟着令狐泽真的是可以短寿好几年,每天都要面对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平时需要处理应对的各种突发事件也是特别多,而令狐泽爬到了这个位置上面,蒋千里不知道前些年他是怎么爬上去的,但是跟着令狐泽的这五年,蒋千里已经感觉到眼前的男人的冷血和不择手段。

“现在就联系,务必让他立刻做掉佟修!”令狐泽的声音里面带着不容抗拒,蒋千里点了点头,随即拿出了手机,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而电话那头都是占线的声音,蒋千里愣了片刻,又连续拨通了两次,但是都是一样的情况,还是占线,完全打不通,令狐泽的眼睛一直盯着蒋千里的一举一动,蒋千里看了看号码,没错啊,这个电话,他是刚刚才拨打过的,而且何靖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这是怎么回事!

蒋千里额头上面沁出了细密的汗水,他伸手随意的擦了擦汗,又一次拨打何靖的电话,电话那头仍旧是占线的,蒋千里的心里面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尤其是最近各种事情叠加在一起之后,蒋千里更是觉得这所有的事情似乎已经脱离了掌控一般,“一直打不通电话!”

“马上定位他的位置!”令狐泽在潘树强和何靖的身体里面都曾经移植过一个定位系统,所以这也让令狐泽随时随地都可以准确的知道他的位置,蒋千里立刻走到了一台电脑面前,很快的他就进入了一个追踪检查的系统,而输入了关于何靖的信息之后,很快在电脑的上面出现了一张C市的地图,而且在上面有个地方有红色的点,正在闪烁着。

“怎么样?找到了么?”令狐泽已经拿起了手边的一盒烟,抽了起来,而整个屋子本来就比较闷了,只听见外面稀稀拉拉的雨水声音,整个书房里面,都是一股烟味,蒋千里,立刻定位开始缩小范围。

“好像是在某个咖啡店的旁边,不过红点并没有移动,一动不动的,而且周围并没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我们可以立刻派人……”蒋千里的话音未落,令狐泽已经大步走到了蒋千里的身边,将笔记本转过来,正对着自己,上面的那张地方,就是红色的点所在的地方,令狐泽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前几个小时之前,他还不知道这个地方,专门用手机百度过这个地方,而令狐泽的记忆力一向很好,所以当这个地图出现在令狐泽的面前的时候,令狐泽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懵圈的状态的,蒋千里不明白令狐泽此刻脸上面那肃杀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要不要我们现在派人去找何靖!”蒋千里看了看外面,已经不早了,天色早就暗了下去,而且外面的雨还是很大。

“跟我出去一趟!”令狐泽拿起了手边的一件外套,就往外面走,而蒋千里,默默地又看了看定位到的那一张地图,也快速的跟着令狐泽出了门,令狐默和令狐乾此刻正在客厅里面,看着自家客厅里面的人还在处理着网络上面的事情。

就看见了令狐泽和蒋千里急匆匆的出门了,很快的他们就听见了车子的声音,这已经是九点多了,已经很晚了,他们出去做什么?兄弟二人面面相觑,都是不明白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车子是令狐泽在开的,蒋千里此刻手中正拿着手机,手上面也是一个定位系统,“还是没有移动过,就是在刚刚的那个地方!”

令狐泽抿着嘴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靖不可能不无端的打不通电话的,况且为什么他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呢,难不成是那个组织?因为是下雨的缘故,所以路上面的车子不多,就算是有车子,车速都是很慢的,所以令狐泽的车子被挡住之后,心情显得十分的烦躁,使劲的按了按喇叭,蒋千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不明白这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的事情。

很快的车子转了几个弯之后,就到了这个僻静的咖啡店的周围,根据定位系统显示,这人就是在这个附近的,两个人撑着黑色的雨伞,显示来到了咖啡店的门口,“应该是在三点钟的方向!”蒋千里指了指一个方向。

天色已经很黑了,那个方向隐隐约约的有些光亮,但是看得并不是很真切,而此刻咖啡店的门被打开了,对于再一次见到令狐泽,那个服务员虽然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笑着招呼:“先生又来了么?外面的雨这么大,先生要进来坐一下么?”

蒋千里微怔,但是脸上面却是不动声色的,令狐泽居然来过这个地方?蒋千里用眼睛的余光看了看令狐泽,令狐泽的脸色难看得很,“那个地方是哪里?”令狐泽指了指三点钟的方向!

这个服务员对这里的一切自然是很熟悉的,笑了笑,“就是一个公园呗,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是平时的话,这个点还有许多人来这里锻炼或者散步的,今天不是下雨了么?所以没有什么人,平常的话,那个公园到了十点以后都有人的!”服务员笑了笑。

而令狐泽听了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直接撑着伞就往公园的方向走去,蒋千里立刻跟了上去,服务员只是看着两个人撑着伞,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和雨幕之中,伸手抓了抓头发,今天怎么都是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啊。

此刻的施施正在萧家悠闲地喝着茶,和佟秋练聊着天,“小练,你希望你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啊!”施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佟秋练的肚子。

佟秋练只是一笑,伸手摸了摸肚子,喝了口热茶,“这肚子才一个多月而已,是男是女我怎么知道啊,倒是你,我和珊然都怀孕了,你也该加把劲儿了,我回家都已经没事了,而且家里面也有人陪着我啊,你怎么搬过来了,你这样过来,北辰知道么?”

“额……”一想到顾北辰,施施不自觉的伸手抓了抓头发,手中拿着勺子,吃了口甜品,“谁管他啊,再说了,我们两个人又不是什么连体婴儿,需不需要每时每刻都黏在一起啊!”施施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她似乎也能预料到顾北辰会直接来萧家抓人,想想就浑身打了个激灵。

“其实你们这样也挺好的,北辰虽然占有欲挺强的,不过北辰还是挺爱你的!”施施可没有否认顾北辰不爱自己,施施看着佟秋练说着说着,就不自觉的叹了口气,不会是又想到了萧寒那个混蛋了吧,害的施施想说话都要思前想后的。

片刻的沉默之后,佟秋练叹了口气,“我回来之前去警局拿到了关于我父母死亡的档案复印件!”施施抬眼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端着杯子,身上面披了米黄色的毛衣,头发似乎随意披散着的,在昏黄色的灯光下面,显得格外的柔和,就是本来清冷的脸,此刻也被蒙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让佟秋练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温婉。

施施快速的拿起手机,给佟秋练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手指飞动,就将照片很快的发到了萧寒的手机上面,萧寒此刻正等着顾北辰那边的消息呢,手机一响,萧寒就立刻拿了起来,直接打开居然是佟秋练的照片。

佟秋练坐在客厅里面,穿着白色的长款睡裙,像是欧洲风格的那种,领口是刺绣蕾丝,显得十分的精致,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外面披着米黄色的毛衣,双手捧着陶瓷的杯子,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柔和安宁,海藻一般的长发,在昏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柔和,散发着淡淡的光,而佟秋练的皮肤似乎变得更白了,整个人看起来皮肤都有些通透了,整个人似乎又瘦了一些!

萧寒叹了口气,死死地盯着照片,不自觉的伸手抚摸了一下照片上面佟秋练的侧脸,心头一热,再等一会儿,我就回去了……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施施只是从佟秋练的口中知道她的父母的一些事情,但是并没有去深究什么的,但是看到佟秋练的表情,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他们两个人的档案都是有问题的,我的父亲是割腕自杀的,割的是右手的手腕,父亲又不是左撇子,按照正常思维的话,都是习惯性的右手拿刀,但是这个是相反的地方,或许是我多心了,但是那把刀子的情况,也就是父亲自杀的凶器,档案上面像是故意抹去一般,只字未提,还是从别人口中知道凶器是一把刀子!”施施挑了挑眉毛,这倒是真的不合理,按理说现场只要是怀疑和死者相关的东西,都会送去检查,而且记录肯定会被保留下来的。

“然后是我的母亲的事情,母亲是在医院去世的,本来是说的是病故,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警局的档案上面,母亲被发现死亡的时候,氧气罩是被拿下来的,上面不仅仅是没有指纹,甚至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戴过的氧气罩,在内侧肯定是有那些呼出来的气息吧,那个总是有的吧,检查的结果是上面什么都没有,要不是被人擦过了,就是那根本是个新的!”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

施施倒是不知道,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明显是有违常理的啊,“为什么在出现了这么多的可疑信息之后,还是判定为自杀呢,这一点都不合常理吧!”每个案子在出现了疑点的时候,都是要进行反复的推敲的,不可能直接妄下结论的啊,这一点明显有违常理啊!

“所以喽,这一切的事情,并不是我想要乱想的,而是真的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我觉得当年我真的离开的太仓促了,遗漏了很多的东西,也许我爷爷的死也是不正常的!”施施知道在佟家,佟秋练和她爷爷的关系是最好的,若是佟老爷子的死并非病死的话,对佟秋练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两个人聊了半天之后,施施就直接去了萧家的客房,翻来覆去的总是睡不着,想着要不要给顾北辰打个电话什么的,想了半天,还是算了吧,折腾了一天了,施施打了哈气,关了灯就直接睡去了!

刚刚睡着没有多久,就发现自己的床上面似乎有些异样,施施刚刚睁开眼睛,整个人的心脏差点被吓得跳了出来,灯不知道怎么被打开了,而顾北辰此刻就站在自己的床头,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黑色的头发贴在脸颊额头上面,还在往下面滴着水,死水一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自己,像是要把自己的身上面灼烧出一个洞一般。

“你干嘛去了,怎么身上面都湿了!”施施连忙掀开被子,直接下床,而顾北辰向后退一步,指了指地上面的鞋子,施施因为担心顾北辰,光着脚就踩在地上面的,施施又重新穿上拖鞋,走过去,伸手攥住了顾北辰的手。

“湿了!”顾北辰的衣服上面都被水淋透了,这雨水顺着手臂,慢慢的流到了手掌上面,施施瞪了顾北辰一眼,拉着顾北辰就到了洗手间,顾北辰看着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淡淡一笑,任由着施施拉着自己进了洗手间!

施施回身就帮顾北辰解扣子,顾北辰倒是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施施帮自己解扣子,很快的,顾北辰深咖色的衬衫扣子就全部解开了,露出了里面精壮的上半身,上面有水珠还在低落,施施一直都知道顾北辰的身材很好,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怎么把身上面弄得一身水!”

“为了让你心疼!”顾北辰解决何靖的时候,顾北辰的身上面都没有粘上一滴水,但是为了让施施觉得内疚,就故意把自己身上面弄了一身雨水,谁让她故意抛弃自己了呢,施施一听到这话,伸手就直接拍打顾北辰的胸口!

“顾北辰,你有病啊,你找死是不是,感冒了怎么办!”施施直接转身,就开始在浴池之中防水,试了试水温,还是烫一些吧,顾北辰的身上面很凉,看得施施心里面都觉得有些内疚了,这个男人倒是真会玩哈,故意淋雨,顾北辰,谁教你的啊!

顾北辰看着施施的背影,笑了笑,直接走过去,从后面直接搂住了施施的腰,施施吓了一跳,因为顾北辰的身上面还是湿漉漉的,贴上来,施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别闹了,我放水你去洗个热水澡,这里是萧家,你别乱折腾了!”

“我没有折腾啊,我就是想你了!”顾北辰压低声音,那声音充满了磁性,在施施的耳侧响起,这种声音,让施施浑身都有些发颤,该死的,你丫的,声音为毛现在这么好听,而顾北辰已经开始啃施施的脖子了!

施施身上面痒痒的难受,刚刚想要挣扎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栽倒了浴池里面,顾北辰吓了一跳,直接伸手将施施抱在了怀里面,而瞬间翻了个身子,顾北辰整个背部重重的砸在了浴池中,幸好萧家的浴池很深,而且已经放了不少水了,倒是溅起来许多的水花,顾北辰的背骨倒是被撞了一下,顾北辰闷哼一声。

“怎么样,没事……唔……”施施立刻转身,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北辰直接堵住了嘴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