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4 救命稻草?定时炸弹?

萧寒坐在轮椅上面,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电话就响了,“少爷,王雅娴出门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去汇款准备拿药了!”季远的声音不大,夹杂着雨声,萧寒伸手敲打着手边的轮椅。

“也是时候让他们之间狗咬狗了,王雅娴势必会很快的约见佟修,记得拍好照片,还有,派人查一下王雅娴的银行账号,还有关于令狐泽的情况,也密切关注,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季远应了一声,萧寒的腿上面放着佟秋练的近照,萧寒伸手轻轻的抚摸着佟秋练的侧脸,她清瘦了一些,小练,再等几天,再等几天,我就能帮你除去所有的隐患,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雪伦推门进来,“还不上床休息么?你可要小心了,你这腿要是养不好,到了阴雨天的时候,就容易疼的!”雪伦检查了一下萧寒的伤口的愈合情况,在自己的本子上面记录了一下,“等一会儿就要进行输液了,伤口的恢复情况还是可以的!”雪伦看了看窗外的天气,还真是恶劣啊。

此刻的王雅娴穿了一身十分干练利索的衣服,就准备出门,令狐乾此刻正坐在客厅里面,“妈,已经六点多了,外面还下着雨呢,您这是要出门么?”王雅娴只是冲着令狐乾微微一笑,这场雨不过是暴雨而已,此刻外面的雨已经变得越来越小了。

“我出门有点事情,马上就回来!”王雅娴说着也不等令狐乾说什么,就直接拉开门就往外面走!

王雅娴的手机上面刚刚接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银行的汇款提示,提示的消息就是那笔款项此刻已经到了对方的账户中,而王雅娴的手机紧接着收到了一条信息,那上面写的是在某个地方的地址,也注明了,王雅娴需要尽快得去拿药。

王雅娴自己开着车子,因为大雨的缘故,令狐家门口的那些记者,此刻都在躲雨,看到有车子出来,也只是随意的拍了张照片,并没有多做阻拦,所以王雅娴十分顺利的出了令狐家的大门,而王雅娴的车子出去没有多久,另一辆车子已经直接尾随着她的车子,跟了出去,王雅娴的心里着急啊,压根不曾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情况。

那种药本来王雅娴是不太相信的,说什么可以让人变成弱智一般,王雅娴本来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但是佟清姿的事情之后,王雅娴发现,这种药真的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杀死,况且,除了这种方法,王雅娴真的找不到别的方法,可以将佟修这个心腹大坏除去。

季远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季远的手中拿着一个望远镜,他看着王雅娴的车子出来,而后一辆黑色的轿车,就从一个巷子里面开了出来,车速不是很快,但是几乎可以断定,这辆车子是在跟踪王雅娴的,而透过车子的前挡风玻璃,季远居然看到了让他有些意外的人。

“少爷,王雅娴已经出门了,根据银行那边的汇款记录,她已经将一笔款项汇到了境外的一个账户,而随后她就出门了,有一辆车子在跟踪她,貌似是佟修!”萧寒这么一听就乐了,“那我们的计划要不要转变一下?”

“不需要了,继续跟踪吧,有情况再和我说吧!”萧寒挂了电话之后,似乎已经能够预料到了之后的事情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雪伦正在给萧寒配药水呢!

“哎……又是哪个倒霉女人被你算计了啊!”雪伦一边配药水一边感慨,“你和南笙还真的是两种不同的人啊?”

“怎么不同了!”萧寒的心情似乎非常愉悦,因为他似乎都能够预感到今天绝对会上演一出十分精彩的好戏,而C市沉寂了这么久,也是时候热闹一下了,况且,令狐泽欠了那么多的债,也是时候该偿还了。

“南笙本来就是一个死脑筋的人,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只要是他认定了,就对会和你死磕到底的,而且他异常坚信,这世上面的所有东西,他都可以用武力直接解决,他也是这么做的!而你呢,正好相反,攻于算计人心,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雪伦的分析倒是有些道理,萧寒自然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处事风格,只是淡然一笑。

“你说的话,我可以这么理解么,南笙擅长用武力,而我擅长用脑力,这也算是对我的一种恭维吧,我一直觉得自己脑子还是挺够用的!”萧寒这话刚刚说完,手背突然一阵刺痛,萧寒看了看自己的手背,那输液的针已经插进去了,但是并没有看见血液的回流,雪伦直接利索的将针拔了出来!

“不好意思哈,刚刚一时失神,扎歪了,没有扎到血管!这次肯定没有问题的!”雪伦冲着萧寒微微一笑!

死人妖,萧寒怎么可能不知道啊,雪伦这个死人妖,就是喜欢在这种事情上面折腾自己,不敢明着来,就阴着来,萧寒看着自己的手背,已经满是针孔了,“别看了,要不下去我们改扎屁股好了!”雪伦拿着针,冲着萧寒抛了个媚眼,萧寒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这个死人妖。

而雪伦则是眼睛死死地盯着萧寒的下面,萧寒瞪了雪伦一眼,雪伦冲着萧寒一笑,只是安静的帮萧寒开始扎针输液。

王雅娴的车子开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因为下雨的缘故,一路上面行人都很少,车辆更少,只不过下雨天的能见度有些低,车速不快。

雨水打在车窗上面,那种声音,没有一点的节奏,忽快忽慢的,就像是王雅娴此刻的心情一般,心乱如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年轻时候的王雅娴出身名门,家境殷实,父母疼爱,成绩优异,长得虽不是绝美,但是气质出众,也是许多的男生竞相追求的对象,所以王雅娴一直都是端着高高的架子,少女哪有不怀春的呢,偏偏在王雅娴少女怀春的时候,遇见了令狐泽。

令狐泽不像是别的男生一样,很早就参军,这是王雅娴第一次接触军人,她原来的印象中,军人的模样就是铁血刻板,甚至是有些不解风情的,而令狐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言苟笑的,甚至看着你的时候,会让你觉得那种眼神森冷的让你浑身有些发寒,但是王雅娴却在见到了令狐泽第一眼的时候,就被他深深吸引了。

王雅娴总是在有意无意的给两个人制造各种机会,而那期间,她也见到了赵曼枝,赵曼枝和王雅娴不是一类人,不是出身名门,家境也是一般,但是浑身上面那种浑然天成的淡然和温婉,让王雅娴的心里面觉得很不痛快,或许女人的第六感吧,王雅娴在见到赵曼枝的第一眼的时候,心里面对赵曼枝的印象就不好。

而之后她亲眼目睹了,令狐泽对赵曼枝的特别,令狐泽对任何的人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对赵曼枝却不是这样,在赵曼枝的面前,他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温柔,甚至会出现小心翼翼,同样是喜欢着一个人,王雅娴看得出来,令狐泽一直在暗恋赵曼枝。

不仅仅是因为想要得到这个男人,更是因为王雅娴那一颗不甘于输给别人的心,她去求了自己的父亲……往事一幕幕的浮现,王雅娴突然觉得这么多年自己爱的好卑微,但是谁让她就无法自拔的沉沦了呢。

雨势忽大忽小,很快的,王雅娴就找到了短信上面提示的地址,她直接开门下车,这里是一个很小的咖啡厅,王雅娴直接走了进去,咖啡厅没有什么人,王雅娴走到了最里面的位置上面,一个服务员走过去:“夫人,您是预定这个位置的客人么?”王雅娴愣了片刻,点了点头,服务员笑着应声下去了!

王雅娴看了看周围,这个位置周围没有人,王雅娴摸了摸桌子下面,桌子不大,王雅娴很快就摸到了一个塑料包装的东西,内心一阵雀跃,但是王雅娴的表面上面却是不动声色的,而服务员很快的送上了一杯咖啡,“这是您预定的黑咖啡!”王雅娴心里面虽然狐疑,但是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王雅娴看着那杯咖啡,这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啊,王雅娴直接将自己的包包打开,王雅娴今天专门背了一个大一点的包包,王雅娴伸手想要将黏在桌子底下的东西拿出来,但是发现那东西是被一个塑料袋裹住的,而塑料袋被严严实实的沾黏在桌子底部,王雅娴废了好大力气,也就是稍微松动了一下,王雅娴心里面咒骂着这群人。

而心情也越发的烦躁了,她又不能太大动作,怕会让人察觉到一丝异样,其实这店里面压根没有人看她,只不过当人心虚的时候,就会觉得全世界的人似乎都在关注着自己,这或许就是心理作祟吧,不过手肘长时间的这么弯曲,也觉得不舒服,王雅娴刚刚将右手拿上来,准备休息一下,等一会儿再将东西拿出来,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王雅娴的面前。

王雅娴当时整个人都提到了嗓子眼了,浑身猛地一震,她似乎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瞬间变得急促了,她慢慢的抬起头,看到自己面前的人的时候,王雅娴的整个人都差点晕掉了,她的眼前站着的人不是别人,居然是令狐泽!

王雅娴此刻的大脑是停止运转的,她只是呆呆的看着令狐泽,令狐泽的一身黑色的休闲服,头发很短,令狐泽的手臂上面有一些雨水,他的眼神冰冷的像是最凌厉的寒冰,他犀利的看着王雅娴,而服务员走过来,“先生,您需要什么!”

“给我一杯冰水!”令狐泽说话声音尤其低沉,带着固有的嘶哑,在这沉闷的空气中,让人觉得有些窒息,王雅娴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搅在一起,这是两个人吵架之后,他们之间第一次单独的相处,王雅娴似乎都已经闻到了空气中那种让人窒息的味道。

王雅娴拿起了勺子,放在咖啡中搅动了两下,王雅娴似乎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那不锈钢的勺子,碰撞着陶瓷的杯壁,发出了难听的声音,王雅娴连忙将勺子放下,端起咖啡就喝了一口,好苦,王雅娴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你怎么出来了?”王雅娴还是不去看令狐泽,而是抬眼看了看窗外,她此刻的内心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平静的。

她不知道令狐泽为什么会出现,而且这么突然,到这里也是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着她,王雅娴不去看令狐泽,都知道令狐泽此刻的视线有多么的冰冷,令狐泽仍旧不说话,越是这样,王雅娴的心里面越是不安,她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呼吸变得越加的困难。

“先生,您的冰水!”服务员将冰水放到了令狐泽的面前,就很快退下去了,都是因为令狐泽此刻身上面散发出来的那种感觉,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退避三舍,令狐泽则是直接端起了杯子,将杯子里面的水一饮而尽,而后将杯子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面,桌子是玻璃材质的表面,发出的声音很大。

王雅娴整个人一个激灵,只是抬眼看了看令狐泽,整个人的脸色都是惨白的,而王雅娴不自觉的伸手想要摸一下那个药物所在的地方,王雅娴摸了半天,不对啊,刚刚明明就是在这里的,怎么回事?王雅娴的瞳孔都不自觉的收缩,她此刻真的觉得天旋地转,就像是有人直接掐住了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呼吸,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

“你要找的东西是这个么?”令狐泽说着从桌子底下将一个黑色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面,看得出来是一个长方形的东西,外面裹着厚厚的黑色的塑料袋,而王雅娴此刻整个人都是懵的,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令狐泽会知道这个东西,而四目相对,令狐泽靠在后面的沙发上面,锐利的眸子,就像是猎鹰一般,直勾勾的盯着王雅娴,弄得王雅娴的心里发寒。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王雅娴伸手端着杯子,杯子里面的咖啡还是温热的,但是此刻王雅娴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了,抖抖索索的手已经完全端不住咖啡了,她只能将咖啡放下,身子往后面靠了靠,后面是沙发背椅,似乎只有贴着某个东西,王雅娴才能稍微平复一下自己那忐忑不安的心情。

“你说你不知道,那你来这里是做什么,难道不是取这个东西的么?”令狐泽的声音冰冷的像是结了冰,而这一句句的质问到了王雅娴的耳朵里面,就像是催命的咒语,让王雅娴的整个人开始忍不住的轻颤。

她绝对不能承认,绝对不可以,这样的话,令狐泽就会顺藤摸瓜,知道佟清姿的死亡的真相了,他不能保证令狐泽会不会发现赵曼枝的死亡真相,但是就是故意杀死佟清姿,这已经够她吃一辈子的牢饭了,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的家,就会瞬间崩塌,而自己以后的生活就是终日面对铁窗牢笼,只要想想,王雅娴就觉得痛的无法呼吸。

“你不知道……这是你第一次买了么?”王雅娴的身子抖了一下,这猛地震了一下,差点将咖啡打翻,王雅娴不可思议的看着令狐泽,令狐泽则是伸手端着杯子,轻轻的晃动着杯子里面的冰块,冰块碰撞着透明的玻璃杯,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令狐泽的嘴角扬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懂,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王雅娴此刻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思考了,她完全不知道此刻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而令狐泽则是放下杯子,将仍在桌子上面的那个黑色的东西拿起来,王雅娴直接跳起来,直接将东西夺了过去,甚至打翻了面前的哪一杯黑咖啡!

黑咖啡,流了一桌子,令狐泽慢条斯理的将倒下的杯子扶起来,抽了几张面纸,将洒出来的咖啡擦掉,王雅娴当时脑子里面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绝对不能让令狐泽知道这个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而令狐泽只是将被咖啡浸湿的面纸扔掉,然后慢条斯理的擦手,而脸上面仍旧是面无表情的。令狐泽越是这样,王雅娴的心里面越是忐忑,她完全不知道,令狐泽到底是知道了多少东西,而一起生活了近三十年,王雅娴从来没有看透过这个男人。

“你知道阿乾这一年都在追踪一个贩毒组织么?”令狐泽看了看窗外,雨势似乎又大了一些,而王雅娴不明白此刻令狐泽又是扯的哪一出,只是看着令狐泽,“这事情你当然不懂了,也算是军事机密吧,不过现在倒是可以说给你听听!”

关于这父子三人每天都在做什么,王雅娴是完全不知道的,这三个人都是军人出身,保密侦查都学得特别好,自己就算是想要套话什么的,那简直是异想天开啊,她只能静静地听着令狐泽说的话。

“这个组织本部在国外,但是这几年在我国异常活跃,我们已经盯了很久了,而且派遣了许多的卧底进入这个组织,但是这个组织的首领非常的狡猾,到现在我们不曾知道他的确切身份,而这个组织,现在已经不满足于制造销售毒品了,而是将手伸到了军火这一块,而为了扩张自己的领土,他们已经开始研制新型药物了,一种可以摧毁人的智力,也可以让人的器官萎缩,直到这个人死亡为止!”

王雅娴本来不知道令狐泽想要和自己说什么的,但是此刻的王雅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因为在这一刻,王雅娴拿着那黑色的东西,她的整颗心都是不安的,她觉得自己此刻握着不是什么救命稻草,而是一个定时炸弹,而这颗炸弹,随时都会爆炸,让她粉身碎骨。

“你这是准备让我们整个令狐家都给你陪葬么?”令狐泽目光灼灼的盯着王雅娴,王雅娴摇了摇头,她飞快的将黑色的包装袋扔在了桌子上面,看着那东西,此刻的神情,就像是看着什么危险品一般,目光中满是惊慌和无措。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王雅娴还是不相信,为什么事情的发展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尤其是此刻令狐泽目光深沉如水,王雅娴虽然看不透眼前的这个人,但是令狐泽从来不会空穴来风的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而此刻王雅娴似乎才陡然发现,这一切似乎就像一个陷阱,被人挖了坑给她,而她傻傻的就往下面跳了。

“难不成我专门过来,就是专门来和你开玩笑的么?我那边已经够乱的了,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有人想让我们令狐家万劫不复么?你现在这是将令狐家往悬崖下面推啊!”王雅娴怎么可能还不明白,王雅娴觉得有些窒息,而两个人之间的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对了,阿乾……阿乾,知道这件事情么?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绝对不可以,绝对不行……”王雅娴摇着头,整个人的神情都显得有些慌乱,而此刻令狐泽却突然伸手握住了王雅娴的手。

令狐泽这个人虽然很冰冷,但是令狐泽的手掌却是很温热的,他伸手攥住了王雅娴的手,王雅娴的身子突然僵硬,看着令狐泽,“我真的不想的,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你要信我,你要救我,我不想这样的,我真的……”

“你嫁到了我们家,就算是我们之间没有爱情,但是你要是出事了,就意味着我们家也会万劫不复,我不会让让你出事的,现在就跟我回去,被人拍到就不好了!”令狐泽说着直接拿起了桌子上面的那个黑色包装袋,拉着王雅娴就起身要离开。

王雅娴此刻完全是六神无主的,她已经失去了基本的思考能力,本来令狐泽的突然出现,已经让王雅娴整个人都懵掉了,而随之而来,令狐泽的每句话,就像是炸弹一样,炸得她此刻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两个人匆忙的上了车子,季远看了看相机里面的照片,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情,为什么令狐泽会突然出现,而佟修的车子在他们的车子离开之后,才缓慢的开了出来,王雅娴和令狐泽这一幕,在外人看来,就像是普通的夫妻争执,老婆离家出走了,丈夫追了出来,随后两个人和好如初,一起回家了。

但是佟修却不这么认为,他总觉得王雅娴有问题,他从车子上面下来,走进了那边咖啡厅,“先生,您是几位?这边请!”服务员心里面还在奇怪呢,这家咖啡厅本来人就不多,更何况现在还在下雨呢,更是没有人,而且来的这几个人怎么看起来都这么奇怪啊!

“刚刚走的那两个人是坐在哪里的?”服务员愣了一下,指了指最里面靠窗户的位置,正好有一个服务员正在收拾东西,佟修走到哪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啊,他们来这里是做什么,难道说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佟修直接走到了床边坐下,那里正好是王雅娴曾经坐过的地方,“先生,需要喝点什么么?”佟修伸手揉了揉眉心,难道说清姿的死真的和王雅娴没有任何的关系么?难道说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一杯温水吧!”佟修此刻觉得自己真的是身心疲惫了,自从佟清姿出事之后,他的生活完全就是一团乱的,他这几天睡眠质量越来越差了,脑子中老是会浮现出一些曾经自己经历过的一些人和事情,搅得他心烦意乱的,佟修看了看自己仍旧是包扎着的断指,心里滑过了一丝黯然,难道说真的是造孽太多了么!

服务员很快将温水送了过来,佟修看了一眼服务员,突然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服务员的腹部地方有个红色的点在移动,佟修立刻直接蹲下了身子,这是有人准备狙杀自己!

服务员吓了一跳,“先生,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佟修趴在桌子底下,“麻烦您将窗帘拉起来可以么?”服务员的心里面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将窗帘拉上了,季远用望远镜看了半天,“咖啡厅正对着三点钟的方向,立刻去搜查,那人手中有枪,大家注意!”

季远随后就给萧寒打了个电话,萧寒一边听着电话,一边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这一出戏,倒是惊喜不断啊,有人准备暗杀佟修,而令狐夫妇则是为了那药物达成了协议,准备一致对外了,不难想象,能够找人进行狙杀的,这个人绝对和令狐泽脱不了干系,而令狐泽从哪里知道的王雅娴的消息,这倒是需要好好调查一下了!

“尼玛,小叔,我真的觉得我们再不出手,那帮混蛋,就觉得我们顾家真的那么好欺负,这人还真是活腻了!”萧寒突然听见了顾南笙的声音,这声音之中带着一些气急败坏,而随后萧寒的房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人除了顾南笙,还有顾北辰和施施。

“你先找那个狙击手,有消息立刻通知我,没有胜算的话,先别轻易出手!”萧寒说着就挂了电话,看着一脸怒气的顾南笙,顾北辰则仍旧是那一副禁欲的死人脸,顾北辰直接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面,施施则是袅袅娜娜的走到了顾北辰的身边坐下,伸手把玩着顾北辰的手指上面的戒指。

“你们这是怎么了?”吵架的话,也不用专门找我这个病人来吵架吧?我这边还在输液呢?还能不能让我安静的待一会儿。

“就是有个王八犊子,真是,乳臭未干的混蛋,居然现在想要侵吞我们的地盘,是不是嫌活得时间太长了,我正好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这个蠢货,存心膈应我的么?”顾南笙靠在一边的墙上面,脸上面除了不屑就是嘲弄。

“南笙,别生气么?你也说了,这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就让这个跳梁小丑蹦跶几天喽,怕什么,你就安心陪着珊然就好了,这些人交给我们就成了,难不成北辰会眼睁睁看着顾家的地盘被人侵占么?”施施的语气带着不可一世的傲娇,还隐隐的透着霸气侧漏。

“我就是看不惯这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还真的以为自己研制出了那什么药物,就真的不可一世了么?迟早小爷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厉害的!”这下子,萧寒算是听出了一些头绪了,应该就是那个令狐乾一直在追查的贩毒组织吧。

“对了,萧寒,你的行动进行的怎么样了?需要帮忙么?我等一会儿出门去你们家陪小练,你赶紧那个什么何靖的给解决了,到时候你就赶紧回去,真是的,我每天都快要沦为小练的保姆了!”施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顾北辰伸手攥住了施施的手,这不是刚刚才陪了自己一天么?怎么又要走了,顾北辰一想到是因为萧寒看着萧寒的视线都变得有些古怪了。

“已经有消息了,只不过我不想出任何的差错罢了,等找到这个人的落脚点……”萧寒的话音未落,顾北辰直接站了起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顾北辰的身上面。

“你的人现在在什么地方,那个人就在那个附近?找到落脚点?他要是压根没有固定的落脚点,怎么办,今天下雨,也算这个人倒霉,我今天心情不错,把你的人联系方式给我吧!”顾南笙和施施对视一眼,顾北辰是打算亲自出手了,这不正常啊。

萧寒怔愣了半天,还是将季远的电话给了顾北辰,顾北辰拿了电话,走到了施施的身边,直接搂着施施,在施施的嘴边就亲了一下,“要是我等会儿把这个人解决了,今晚你就不用去萧家了吧,我已经憋了好几天了,你怎么的也要补偿我一下吧!”

施施伸手搂住了顾北辰的腰,贴在顾北辰的耳边,吐气如兰,“那就看你表现喽!”施施说着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顾北辰的耳垂,施施感觉到了顾北辰的身子僵硬了一下,这才满意的松开手,在顾北辰的侧脸亲了一下,“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顾北辰只是伸手掐了一下施施的腰,就直接走了出去。

萧寒和顾南笙对这两个人时不时的秀恩爱,已经见怪不怪了,两个人都是看着别的地方,假装看不见这两个人在秀恩爱一般。

而佟秋练此刻在萧晨的陪同下,到了那天给自己打电话的银行,到了那边,那个负责这个保险箱的业务员,对着佟秋练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佟小姐这么长时间已经忘记了呢,还有几天这个保险箱就要到期了,佟小姐知道密码吧?”业务员带着两个人往里面走!

到了后面要经过好几道门,都是有着密码锁的,佟秋练倒是真不知道那什么密码,“你们没有打电话给我之前,我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保险箱,而且现在孙叔叔已经去世了,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密码是什么!”之前来的路上,佟秋练已经打电话给了纪芬,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纪芬收拾了一下东西,离开了C市,回到了自己老家,对于孙正有保险箱的事情,她完全是一无所知的,这一点让佟秋练更加奇怪了。

“没有密码的话,这里面的东西是取不出来的,您先跟我去看看吧,保不准就能想到什么!”而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经过了第三道门了,里面就出现了许多有编码的箱子,怎么佟秋练觉得这家银行的保险箱的布局,有点像是停尸房呢,佟秋练倒是被自己给恶心了一把。

“就是这个了!”那个人指着一个保险箱,保险箱的外面就是一个罗盘型的密码锁,上面标注的是一些英文字母,佟秋练真个人都懵了,要是什么数字的话,那么倒是可以试一下自己的生日什么的,这字母,二十六个呢,而且呈螺旋形,还是两个表盘,真是疯了,这种想要猜到的概率还真是微乎其微了。

“暂时我也想不到什么密码,这样吧,我先续一下这个合约吧,等我什么时候想到了密码,我再来取东西吧!”那个人一听自然是十分高兴的,连忙招呼着佟秋练往外走,而萧晨则是仔细的看着密码锁,还伸手拨动了几下,每拨动一下,都能够听见里面的螺旋之间摩擦的声音。

“什么破密码啊,要是四位数字多好,还能猜一下,嫂子,你的英文名字是什么来着……”萧晨趴在那边,怎么弄都是不对的。

“好了,哪能让你这么轻易的就猜得到啊,行了,我们出去吧!”而且这里冷气开得有些足,因为下雨的缘故,佟秋练身上面披了一件薄外套,但是还是觉得寒气在丝丝的侵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佟秋练伸手摩擦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萧晨立刻将身上面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佟秋练的身上面,佟秋练一回头就看见萧晨在冲着自己傻笑,“嫂子,你可得保重身子,我这皮糙肉厚的,你就不用担心啦!”萧晨刚刚说完就伸手摩擦了一下肩膀,这还真的有些冷。

萧晨虽然和萧寒长得不像,但是萧晨刚刚那一笑,却让佟秋练想到了萧寒,本来来这里取东西,萧寒说要陪自己来的,但是现在只能自己一个人来了,佟秋练伸手摸了摸肚子,医生说只有一个月,要她好好的安胎,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佟秋练自然还是很珍惜的,她还要等着萧寒回来呢。萧寒一定会回来的!

顾北辰走了之后,顾南笙路过他们房间的时候,就发现,施施居然在打包行李,“施施姐,你这是做什么啊,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啊!”这忙不迭的开始收拾东西,是准备干什么去啊!

“当然是去萧家陪小练啊,孕妇在怀孕初期是很容易情绪不稳定的,这萧寒这货现在不能陪在小练的身边,我这个闺蜜自然是要陪在她的身边的啊,对了,你好好照顾珊然哈,别让她乱跑了,那么大的肚子,这么乱跑也是怪吓人的!”施施说着就将梳妆台上面的化妆品整个收到了行李箱里面!

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将化妆品又拿了出来,“孕妇还是少接触化妆品比较好,不带了,对了,北辰回来就说我去萧家了,萧寒回去了我就回来!”顾南笙似乎都能够想象得到顾北辰在知道,施施居然在他刚刚离开就准备逃跑,那暴怒的脸色了!

“你自己和他说,我可不敢,他能直接一脚踹过来!”顾南笙摇了摇头。

“这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必须先走了,seeyou!”施施说着直接拖着行李就往外面走。

顾珊然正坐在客厅里面准备喝汤呢,这几天顾珊然觉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想睡觉,而每天吃饭的时间也变得不定时了,这才刚刚准备喝汤,“西子美人,你这是准备离家出走么?”

“我去陪陪小练,你好好养胎哈,别太想我!”说着给了顾珊然一记飞吻,就拖着行李箱往外面走,顾珊然看了看正从楼梯上面下来的顾南笙,“童养夫,这是怎么回事啊?她和干爹没事吧!”顾珊然疑惑的看着顾南笙!

“能有什么事情啊,瞎折腾呗,到最后还不是被小叔扛着回来了,放心吧,没事的!”顾南笙说着帮忙给顾珊然开始盛汤,顾珊然自然就乐的享受了。

施施此刻开着车子,嘴里面哼着小曲儿,在顾北辰这货知道小练已经出院之后,直接拖着她回来,就直接往他们房间走,施施当时觉得这次是死定了,果然,现在走路的时候,双腿都开始打颤,这厮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么?真是的,以为老娘是什么啊,老娘还不干了,翘家了!

顾北辰在车子上面已经接到了关于施施离开的消息,看到他去的方向,应该是萧家,顾北辰邪魅的扬了扬嘴角,他的手中端着一个酒杯,鲜红色的液体在酒杯中轻轻的晃动,顾北辰轻轻喝了一口。

小野猫,你跑吧,再怎么跑,还不是我的人,你明天要是能下得了床,我就不叫顾北辰!顾北辰的死水一般的黑眸中上过了一丝精光。

顾北辰活了这么多年,之前就想着担负起一个顾家人应该担负的责任,很少为自己考虑什么,但是自从遇见了施施,他才觉得本来灰色的人生有了一丝光彩,他才知道自己的人生原来也是可以变得五彩斑斓的,而施施就像是致命的罂粟花,虽然致命,然是却又让人欲罢不能。

顾北辰的内心很封闭,但是一旦住进了一个人,那个人想要离开也是不可能的,顾北辰这辈子除了对施施,从来不曾对任何东西有过贪念,或许她是一个例外,不过这种意外,顾北辰心甘情愿接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