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3 小练怀孕,风雨欲来

“我是疯了,我是被你们逼疯的,令狐默,你是个混蛋……”令狐乾说着冲着令狐默的门面就是一拳,但是令狐默已经快速的伸手包裹住了令狐乾的拳头,死死地攥住,令狐乾动弹不得,直接抬脚,冲着令狐默的腹部就是一下子,令狐默快速的避开了,两个人一来二去的,令狐默也知道了,令狐乾这次是玩真的。

“阿乾,你冷静一点,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你这一上来是准备做什么!”令狐默一边说着,一边躲避着令狐乾的攻击,但是令狐乾的怒火似乎怎么都消散不下去,尤其是知道了之后的关于佟秋练到令狐家的事情,父亲的事情,令狐乾觉得所有的事情他都迫切的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阿乾,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令狐默往后面闪了闪,令狐乾则是直接将挡在自己面前的凳子全部踢到了一边,脸上面晦暗不明,但是眼神中的怒火,令狐默看的十分清楚,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脸上面刚刚结结实实的挨了几下,现在整个牙齿都觉得松动了,他还真是下了黑手了。

而会议室也就是那么大的地方罢了,令狐默到了后面实在是避无可避了,就直接回击了,这一来二去的,两个人都没有讨到一点的好处,两个人打了半个小时左右吧,到了最后,两个人都是互相将双方牵制住了,但是两个人也是实在没有任何的力气了。

令狐乾看着令狐默本来西装革履的,但是此刻的领带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而且外套也是破破烂烂的,白色的衬衫上面有一些血迹,也有一些泥土的痕迹,自己什么时候擦到他的身上面了么,而本来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也是凌乱不堪,似乎从未看见大哥这般狼狈的模样,令狐乾“扑哧——”一声就笑了。

在令狐乾的印象中,令狐默一直都是他学习的榜样,就是令狐默之后退役了,在军部也是留下了很多的辉煌的记录的,这都是令狐乾想要超越的对象,和一直学习的榜样啊,但是此刻的令狐乾衣衫不整的,脸都被自己揍得肿了起来,令狐乾似乎瞬间得到了一些安慰。

“打够了么?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令狐默伸手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跟我去办公室吧!”说着直接拉开了会议室的门,会议室的门口早就围了一群人了,这里面噼里啪啦的,他们只不过是好奇罢了,只是boss这张脸是肿么回事啊!

“不想工作,现在就可以将辞呈送到我的办公桌上面!”众人顿时立刻散去,令狐乾则是慢悠悠的将地上面的帽子捡起来,伸手拍了拍上面粘上的灰尘,跟着令狐默到了办公室,秘书很快的给令狐乾送上了一杯茶水!

“给我啤酒吧!”秘书看了看令狐默,“我的也换成啤酒!”秘书点了点头。

令狐乾拿起易拉罐的啤酒,直接打开,猛地就是灌了大半瓶,“大哥,在我的心里面,一直都是我学习的榜样,真的,无论是你参军还是之后选择退役,或者是到了现在的经商,说实话,你真的做什么事情,我都是支持你的,在我的心里面,你真的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的!”

令狐默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喝了一口,令狐乾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的感性了,“我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参军是因为父亲家族的压力,退役是因为自己的身体,还有的就是……五年前的绑架事情结束之后,我觉得我已经不具备作战指挥的能力,还有就是我的腿,我哪里是那么完美的人!”

“为什么当年你不收留小练!”令狐乾单刀直入,看着令狐默,令狐默握着易拉罐的手,抖了一下,将啤酒放在桌子上面,拿过边上的一个手帕,刚刚手一抖,啤酒沾到了手上面了。

“是我的软弱吧,那个时候佟叔叔的事情闹得很大,是个懦夫……”令狐默的话没有说完,“啪——”令狐默的脸上面都溅到了啤酒,令狐默也懒得擦了,因为令狐乾,将手中的啤酒,直接摔在了地上面!

“滋滋滋——”啤酒在地上面还在冒着泡,片刻的沉默之后,令狐乾先开口了!

“大哥,别的人说这话我或许信,但是这个人是你,我就不信了,你不是那种人,要是你不愿意做的事情,任何人都逼迫不了你的,我想小练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对你这么失望吧!”令狐默的突然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令狐乾只是看着突然大笑的令狐默!

令狐乾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很多小时候的画面,那个时候他们三个人的关系真的很好,大哥对佟秋练的感情,就是他都看得出来,但是为什么画风陡转,为什么他们的关系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你以为我真的愿意么?你们所有人都不是我,但是所有人都想要为我做主,从开始参军开始,我真的不太愿意去当兵,我知道你是热爱的,但是我并不是,只不过我做任何的事情,都希望尽全力罢了,因为我当时自私的想着,我想要留在小练的身边,你或许都不敢相信当时我有多么的喜欢她!”令狐乾哪里不知道啊,自从绑架的事情之后,令狐默毅然决然的退役,就看得出来了。

或许最难过的并不是身体的伤痛,而是无法面对这件事情所造成的两个人之间的冷漠和无言吧。

“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她,爱着她,所以我更加不理解,你为什么不收留小练,若是当初你收留了小练,这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的,你和她也不会走到这一步的!”令狐乾的控诉,在令狐默听来都是无所谓的,令狐默只是淡淡的一笑。

“没用的,你以为我们的妈妈真的会接受小练么?你想得太天真了,我和她之间,或许很早之前就注定了是走不到一起的!”令狐乾愕然,脑海中瞬间闪过了不好的预感,王雅娴虽然是最典型的贵妇,雍容大方,大度美好,但是这一切不过是表象罢了,令狐乾知道母亲的身上面也有着大家小姐固有的偏执和执念。

“母亲干预了是么?”令狐乾的话没有得到令狐默的否认,令狐乾似乎已经明白了,他只是一笑,“我还以为你真的可以为了小练不顾一切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啊。”令狐乾有拿起了一罐啤酒,直接拉开,又是猛地灌了一个大口,啤酒都直接灌到了脖子里面,他也是毫不在乎,伸手一擦,直接将啤酒猛地放在了令狐默的桌子上面。

“是啊,我也觉得可以不顾一切,但是当妈直接那自己的生命威胁你的时候,你会怎么选择啊,况且,当时的我腿是受伤的,我就是想要带着直接拉着小练去私奔的冲动都有,但是我做不到啊,我走不了啊,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的痛苦!”令狐默说着伸手直接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腿!

令狐乾想到了王雅娴是讨厌佟秋练的,但是怎么都想不到,王雅娴居然会以死相威胁,而且大哥那个时候确实连下床都不能,所有的事情真的是堆到了一起。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那么讨厌小练,甚至是以死相逼,到了最后,她直接警告我,若是和她扯上一丝关系,到时候佟秋练的安危她就不能保证了,我真的不知道当时的自己还能做些什么,那一刻的我,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个废人,是个废人!”令狐默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左腿,但是身体的疼痛,似乎也消磨不掉心里面带来的巨大痛苦。

“因为父亲喜欢的人是小练的母亲!到现在都喜欢,母亲怎么可能允许一个勾走了自己的丈夫女人的女儿进入我们家!”令狐乾的话,简直是晴天霹雳,但是令狐默只是愣了两秒钟,突然就大笑起来!

“那一切都合情合理了,都合情合理了,居然是这样,居然是这样的……难怪她说我们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是啊,不会有好结果的,我特么的,为什么偏偏喜欢上了小练,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我喜欢上了她……”令狐默喃喃自语了一会儿,直接拿起了啤酒,一饮而尽,直接喝了一大罐的啤酒,冰凉的啤酒,但是来没有令狐默此刻的心冷漠!

一直以来这件事情令狐默都是讳莫如深的,他不想提起,也不愿意回想,但是突然被提起之后,令狐默才发现,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从一开始他们就是不可能的,母亲的一切都是假的,这个家都是假的!

“啊——”令狐默直接将手中的易拉罐捏碎,直接摔在了门上面,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算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也是无意中听到了这件事情,只不过也明白了当年的一些事情罢了,大哥还不知道这次在我们家发现的尸体,就是当年绑架案的主谋吧!”令狐默抬眼看着令狐乾,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看到令狐默的反应,令狐乾也就明白了,“小练让我调查这个人,我现在他执行的最后一个任务,父亲是一手的指挥和策划人,这个人档案上面显示已经死亡!”

“什么时候死的,五年前么?”令狐默有些急不可耐了,关于这个人消息自己查了很久,但是却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不是,十几年前就死了,只不过死亡的时间,说实话也是有些凑巧的!”令狐乾本来也没有想那么多,毕竟每一年甚至是每一天在这个世上面死亡的人很多,什么时候死去并不奇怪,但是这个人死亡的时候,和何靖死亡的时间,都同时发生过大事。

“凑巧?伪造死亡证明?这种事情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十几年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么?”令狐默对于这个人可以说是恨之入骨的,只是他现在只是想要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绑架佟秋练和佟清然,这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他们。

“这个人十几年前死亡的时候,C市的沈家,一家三口遇难,无人生还,而前些日子查到了孙正的死亡案子,出现的那个人,也是档案上面显示已经死亡,他死亡的时间,和佟叔叔死亡的时间是同一天,你觉得这是巧合还是人为的!”令狐乾本来也只是顺手查阅了一下他们死亡的时间,结果一查不要紧,居然找到了一些他完全想不到的事情。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主使的?”令狐乾点了点头。

“我不觉得这一切只是一个巧合,只不过我不敢往下面查……”令狐默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而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敲门了,两个人都是瞬间收敛了心神,令狐默轻轻咳嗽了一声,“什么事!”一如既往的冷漠,不带一丝感情。

“总裁,有急事!”令狐默就是知道这个时候还来打扰自己的,肯定是有急事的,“你进来吧!”令狐默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的办公室,这哪里还是办公室啊,整个都是猪窝一样的,满屋子都是啤酒味道。

秘书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这隔音效果那么好,都能听见里面吵吵的声音,果然一进去的时候,一开门就听见了易拉罐的声音,原来是令狐默刚刚扔的易拉罐,因为开门的声音,和地面摩擦的声音,而门被打开的瞬间,满屋子的啤酒味道,地面上也都是黄色的酒渍,小秘书咽了咽口水,就站在门口,也不敢往里面走。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令狐默揉了揉眉心,难不成公司又出问题了么?最近因为新口开发案的事情,整个公司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令狐默觉得自己脑子当时是秀逗了吧,参与这个事情做什么,这个项目投资很大,但是日后的收益自然也是十分可观的,只是最近因为这个事情,整个公司也是忙的要死。

“总裁还是自己打开电脑或者手机看看吧,现在网上面凑传疯了!”令狐乾则是快速的拿出手机,刚刚打开,就看见一个推送消息,点开看了看,整个人都懵了,“大哥,赶紧回家吧,出事了!”

令狐乾说着就往外面走,令狐默快速跟上,而坐电梯的时候,令狐乾给令狐默看了手机上面的信息,“这些都是什么啊,外公曾经威胁过父亲,这都是什么无厘头的事情啊,简直是空穴来风啊,这些人整天无所事事的,就知道瞎揣测这种事情么?再说了,外公早就去世了,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死无对证啊!”

“这件事情是真的,我刚刚和你说的父亲喜欢小练母亲的事情,也是我今天无意中听见的,我自然也听见了,关于父母结婚的真相,当年确实是因为外公威胁了我们家!不然按照父亲的脾气,当时男未婚女未嫁得,他会心甘情愿放弃自己喜欢的人,选择我们结婚么?”令狐乾的话说完,令狐默也不再做声,只是看着手机上面的所有信息!

上面的内容真真假假的,就是令狐默看着都是晕头转向的,只是这个LH姓氏,这不是指名道姓的说明,这个人是父亲么!

“大哥,你觉不觉得,这几天的所有事情都像是有预谋的一样,一件一件的几乎都指向了五年前的事情么?”其实令狐默也是这么感觉的,因为当年佟叔叔出事就是因为一个帖子罢了,所有的流言,好的坏的,都是甚嚣尘上,打得所有人都是措手不及的,而佟叔叔最终在监狱自杀了。

医院里面,佟秋练此刻正拿着一个验孕棒,走进了卫生间,而此刻的顾家,萧寒和小易也正紧张兮兮的盯着监控视频呢,“爹地,你说妈咪是不是真的有了啊,那妈咪是要给我生一个小妹妹了是么?嘿嘿……”萧寒怎么觉得小易最后的这个嘿嘿,这么的让他慎得慌呢。

“这个我怎么知道啊,是男是女可不是我能够决定的!”萧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萧寒是既想要小练怀孕,又不想,因为这种时候,本来是应该他们两个人共同迎接的,但是现在却只有小练一个人,这样的感觉让萧寒心里面十分不舒服,而萧寒又迫切的希望,小练能够怀孕,毕竟自己都努力那么久了,要是一点成果都没有,他心里面也会觉得很失落的。

“爹地你是个骗子,你不是说过,会给我生个妹妹么?我可不要弟弟,我不要弟弟……我就要一个妹妹!”小易突然就耍起了无赖,撅着小嘴,就直接拉着萧寒的胳膊,“爹地,我们之间可是有约定的,你要是耍无赖的话,我现在就去告诉妈咪,你没事,你在顾家……”

“你个小屁孩,居然威胁我,胆子肥了哈!”萧寒说着伸手抱着小易就坐在了自己的腹部,小易则是小心翼翼的,生怕碰到了萧寒身上面的伤口什么的,也就不敢乱动了。

“爹地也想给你生个妹妹的,只是这孩子在你妈咪肚子里面啊,你说我能怎么办啊?”这孩子的性别早就决定了好么?难不成是个男孩子,我就不要了么?不可能啊!

“那行吧,我去求求妈咪好了!”小易无奈的说,萧寒伸手捏了捏小易的小脸,“那个帖子的事情怎么样了啊!”

“原来的帖子我已经删了,现在网上面的都是一些截图或者是别人复制出来的帖子,他们想要查找已经太迟了,我做事你放心好了!”说着小易还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伸手捶了一下萧寒的胸口,萧寒默然,处理好了就成。

此刻佟秋练在卫生间里面,其实她鼓了好久的勇气,这才决定用验孕棒的,因为一想到萧寒此刻不在自己的身边,说实话,佟秋练不是很想再经历一次自己一个人怀孕生产的过程,但是一想到肚子里面有他们两个人的宝宝,佟秋练的心里面还是觉得暖暖的。

“佟秋练,你丫的能不能快点啊,你已经进去快一个小时了,就是一箱子验孕棒你也该用完了吧,何况就是两根而已,你还能快点么,我等的好着急啊!”施施在病房里面转悠了几圈,拿起手机看看也漫不经心的,看看剧本也是不上心,反正一门心思的就等着佟秋练出来呢,而佟秋练倒是好,愣是磨蹭了一个小时。

“快了,你别急啊!”佟秋练将孕棒拿出来,说实话,心里面还是有些忐忑的,颤颤巍巍的愣是就不敢测。

“你丫的在里面绣花呢,不知道我等的很着急么?你要是再不出来,我马上就直接冲进去了,我帮你测!”佟秋练默然,绣花?额……佟秋练看了看周围,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瓷砖,谁有病啊,在卫生间绣花啊!

施施又等了五分钟,刚刚想要冲进去,佟秋练就直接拉开门出来了,施施连忙跑过去,“怎么样,什么结果啊,有没有啊?”

佟秋练点了点头,有些酸涩,又有些甜蜜,而另一头的萧寒则是整个人都是懵的,“耶——我有妹妹啦,我有妹妹啦……”小易一激动,就在萧寒的身上面蹦跶了。

“嘶——”萧寒扯到了一下伤口,这才拉回了一些神智,他看了看监控视频,又看了看小易,“刚刚发生了什么?”萧寒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的,那么的不真实,他刚刚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啊!

“爹地,你怎么断篇了啊,妈咪说她肚子里面有小baby了啊!”小易说完,萧寒只是看着视频里面的佟秋练,低着头,伸手轻轻的在抚摸着肚子,而施施则是在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萧寒此刻的脑子整个是懵的,他只知道小易急忙跳下床,而他只是呆呆的看着电视屏幕,心里面的失落却远远的大于欣喜,因为他很想要陪在佟秋练的身边,但是自己这条腿,萧寒真的很想陪在佟秋练额身边,但是现在还有一个隐患没有排除。

本来潘树强的事情结束,萧寒就想着等自己的腿可以让别人护理了,就是可以不用雪伦每天来照顾什么的,就回到佟秋练的身边,但是事情的调查发现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因为除了潘树强,离奇被死亡的人还有一个,而这个人正是杀害孙正的人,如果他推测不错的话,这个人肯定是令狐泽的人。

若是佟修手中有这样的牌,他是不会冒险再找别人的,直接来个暗杀什么的,就像是杀死孙正的时候一样,不是更好……

想到了暗杀的时候,萧寒也是瞬间想到了什么,立刻叫来了顾南笙,和顾南笙说了自己的想法,“医院周围我早就已经观察过了,并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甚至是可以狙击的地方,况且周围我们早就安排了人了,他不可能有机会下手的!”

萧寒也知道他们对佟秋练保护的很周到,但是这个时候萧寒不在佟秋练的身边,他的心里面总是觉得特别的不踏实,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现在的内心很矛盾,但是自己的腿这个样子,让佟秋练看见,只不过是让她更加的伤心难过罢了。

而佟秋练的身子本来就好的差不多了,加上怀了身孕,佟秋练就打算出院回去静养,安叔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夫人,家里面已经炖了汤,您回去正好可以喝!”安叔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

“先去一趟警局吧,我去那边取个东西!”安叔点了点头,佟秋练刚刚出院之前已经和赵铭通过电话了,佟秋练的车子刚刚停在了警局门口,就看见早就等在门口的赵铭,赵铭的手中拿着一个牛皮纸袋,佟秋练摇下车窗。

“当年的案件资料都在这里了,不过都是一些复印件,您将就看看吧!”赵铭说着将牛皮纸袋交给了佟秋练,纸袋很沉,佟秋练点了点头,“麻烦您了!”

“没事,保重身子!”赵铭看着车子渐行渐远,微微叹了口气,刚刚走到办公室,看见了墙上面贴着的何靖和潘树强的照片,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最近的这些事情怎么觉得越来越邪乎了啊,关键是过了这么久,愣是一点的消息都没有。

令狐乾和令狐默回到家里面的时候,毫不意外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大群的记者,令狐乾的车子是军车,而很快的令狐家的警卫,已经将所有的记者阻隔开了,所以回家还算是顺利,只不过两个人刚刚下车,到了家里面,就感觉到了气氛十分的诡异,令狐家客厅很大,不然当初也不会在令狐家举行宴会了,而此刻客厅变成了一个办公室一样。

很多人,很多都是穿着军装的,忙忙碌碌的,不知道在干什么,而他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面的令狐泽,手中拿着一根烟,始终不曾抽一口,只是点燃,看着烟慢慢的熄灭,而他的对面坐着的是蒋千里,蒋千里的位置是正对着大门的,看见了令狐默和令狐乾,显示一愣。

这两个人此刻都是鼻青脸肿的,明显是刚刚打了一架的样子,令狐泽看到蒋千里的异样,回过头,看见令狐乾的时候,心头一紧,尤其是看见了兄弟二人的狼狈模样,更是心头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将烟头按在了烟灰缸里面,起身,“你们两个人跟我上去!”仍旧是冷血的,不容置喙的。

两个人就跟着令狐乾到了令狐泽的书房,令狐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而他们两个人则是站在他的面前,“你们也看到了网上面的东西了吧!”

“那些东西是真的么?”令狐默没有开口,他只是在观察着令狐泽的一举一动,他觉得这一系列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而且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父亲很陌生。

“你感觉是真的么?五年前的事情你不会是忘记了吧,到最后事情的调查结果出来了,还不是冤案,所以说这背后的人肯定是想要这么把我搞垮呗!”令狐泽说着拿出了一根烟,没有点燃,只是夹在手指间,他也在想着,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五年前的事情他知道是佟修做的。

但是佟修现在还需要依仗自己,他是不会做这样的蠢事,鱼死网破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那么令狐泽就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了,而令狐乾和令狐默两个人面面相觑,也是想到了五年前的事情。

令狐泽混了这么多年,若是说一个树敌都没有的话,似乎说出来都不大有人相信,只不过网上面说的东西,有板有眼的,看起来就像是真的一样,就是令狐家的兄弟看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别说那些不知道的人了!

而令狐泽心里面才开始觉得担心,因为这上面的事情,虽然说遣词造句的方式稍微有些夸张,但是里面的东西绝对部分却是真的,就连自己和王雅娴的父亲之间的事情居然都知道,到底是谁在和自己过不去啊,而就算是找到了军部最好的电脑高手,也是没有找到这个消息的来源,而网络舆论比起五年前,更是厉害,令狐泽突然觉得头疼不已。

佟秋练刚刚回到家里面,外面的天气天空就变得阴沉下来,上一秒还是晴空万里的,但是片刻不到,整个天空就变得昏蒙蒙了,佟秋练坐在窗前,面前是一个小桌子,上面原封不动的放着那个牛皮纸袋,她伸手摩挲了一下牛皮纸袋,心里面开始打鼓了。

此刻外面已经开始刮风了,不过是四五点钟的样子,但是整个天空都笼罩在一团黑云下面,就像是此刻已经完全天黑了,外面的树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佟秋练看了看天空,黑色的乌云,已经完全将晴空遮住,一丝光亮都透不出来,整个大地似乎都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下面,弄得所有人都觉得呼吸都不舒服。

佟秋练拿起啦牛皮纸袋,将里面的资料全部拿出来,里面的资料第一页就是一个人的档案信息,那个人佟秋练无比熟悉,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档案上面详细的记录着出生年月等一些详细的信息,后面的话,就是警方在他的出事的牢房里面进行勘察的具体资料了,因为是复印件,上面的许多笔记字迹显得不是那么的清楚,但是大致的内容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资料的后面,除了一些笔记之外,还有一些当年现场照片的复印件,佟秋练仔细的看着现场的照片,根据照片她就可以看见整个牢房的具体情况,只有一张床铺而已,别的就没有任何东西了,而且从死亡时间的推测到最后尸体被发现,中间大致是隔了两个多小时,别的东西佟秋练都没有看出任何的问题,但是在最后的一个实践报告中,佟秋练仔细的看了好几遍。

首先是大致的一个检查情况,包括尸僵尸斑尸体各个部分的情况,瞳孔的收缩,口鼻有无分泌物,只是一个身子外部的检查,看起来就是正常的自杀情况,倒是没有什么问题,而之后的所有的系统检查,看起来都是有板有眼的,几乎挑不出什么错误的地方,但是到了最后的尸检结论,佟秋练却是认真的看了半天。

死者系利器隔断动脉止血过多死亡,但是隔断的动脉是右手的手腕,佟秋练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电话,拨给了赵铭,“佟法医,怎么了?是不是发现问题了?”

“这个案子我看到后面的办案人员里面有你,我就想说想问一下,当时你是不是参与了这个案子!”赵铭正在看从军部那边找过来的一些资料,就应了一声。

“对的,当时我就是个小警察,跟着我们的队长去过现场,怎么了?”赵铭拿着一个文件夹,将资料压住,走到了窗户边上,外面已经开始狂风大作了,虽说是给炎热的夏季带来了一丝清凉,但是这种乌云压顶的感觉,却让人觉得不是十分舒服,赵铭伸手将窗户关上。

“那你还记得当时的死因么?是割腕自杀?”佟秋练看着资料,眼睛却焦灼在那一张解剖室的照片上面,上面的佟齐身上面盖着白布,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安详,而露出来的右手手腕却是有着一道很深的伤口,目测这么深的伤口,肯定是割到了动脉了。

“是割脉自杀的,上面应该写的很清楚吧,这刀子是他们在监狱做工时候用的工具,当时也是检查管理的疏漏,有什么问题么?”外面的风越来越大,佟秋练和赵铭稍微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而佟秋练将佟齐的资料放到一边,下面的资料不多,是赵曼枝的资料,佟秋练只是粗略的翻看了之后,就笑了笑,佟秋练一直认为母亲的希望原因就是病死的,但是这上面的氧气罩是怎么回事,没有任何的指纹,而且这里面显然大有文章啊,佟秋练冷冷一笑,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不是称职的女儿,而且在警局居然会出现这么无厘头,这么滑稽的记录报告,似乎有人刻意的想要回避赵曼枝的非正常死亡。

“噼里啪啦——”此刻豆大的雨滴倾泻而下,砸在窗户上面,声音很大,佟秋练刚刚放下资料,“妈咪!”小易直接推开门,就直接冲到了佟秋练的面前,笑呵呵的看着佟秋练,“妈咪,听安叔说,你的肚子里面有小妹妹了是么?”

小易睁大眼睛看着佟秋练的肚子,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为什么珊然阿姨的肚子那么大,妈咪的肚子这么小啊!”佟秋练微微一笑,伸手将小易抱着坐在自己的腿上面,“那是因为妈咪肚子里面的小宝贝还小啊,等到肚子里面的宝贝长大了,妈咪的肚子就会变得和珊然阿姨一样了!”

“是么?”小易半信半疑的说,但是眼睛滴溜溜的却是瞥到了佟秋练放在桌子上面的两摞资料,是外公和外婆的资料啊?妈咪终于开始怀疑外公外婆的死因了么?这是一件好事啊,嘿嘿……

此刻的王雅娴就像是热锅上面的蚂蚁,她本来想要直接找佟秋练,但是却被佟秋练直接拒绝了,而佟修这边对自己一直都是紧咬不放,真是烦死了,加上最近和令狐泽的关系急剧的恶化,王雅娴此刻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真是坐立难安,外面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似乎每个人的心里面变得焦躁不安。

而王雅娴坐在房间里面,下面是一群人在商讨着网上面关于令狐泽的事情,王雅娴现在是没有娘家的人,所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令狐泽和自己的两个儿子,但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到底她还是知道的,王雅娴此刻也在脑海中筛选着能够做这件事情的人,居然还知道自己的父亲和令狐泽之间的事情,这个人肯定和他们家很熟。

而王雅娴想了半天,脑海中只闪现过了一个人的影子,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佟修,除了他,王雅娴早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更何况当年的事情,王雅娴也是知道的,佟修既然可以做出污蔑自己亲生大哥的事情,更何况是和他非亲非故的令狐家呢!加上前几日见面时候,佟修居然也知道只是害死了赵曼枝的事情,这个人绝对不能留,王雅娴怎么想都觉得佟修绝对不能留。

王雅娴的手机一直在重复的拨打着一个号码,而拨打了很多次,都是显示的无法接通,弄得王雅娴整个人都心烦意乱的,而在半个小时之后,电话突然通了,“无论多少钱,给我一只药!”

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低沉,他从床上面起身,伸手拍了拍床上面躺着的女人,女人一丝不挂,而在男人拍打了两下之后,立刻从床上面跳起来,抱起了地上面已经被撕毁的衣物,快速的离开了,而很快的就有人进来开始打扫卫生,男人站在窗前,点了一支烟,“令狐夫人还是给原来的账户打上500万吧,到时候我会通知你,在哪里取药的!”

他们上次的交易也是这样的,先汇款,而后王雅娴就在一个偏僻的垃圾桶的旁边发现了那药物,而这一次这个人居然狮子大开口,“上次不就是50万么?为什么这一次会变得这么多,你……”

“令狐夫人,又不是我求你买的,您不要自然有人要,那就先这样了!”说完男人直接将电话挂断,冷冷一笑,整个人都显得阴惨惨的,而电闪雷鸣的瞬间,闪电瞬间将男人的脸庞照亮,他的右脸,从右边的眉脚开始,一直到耳垂的地方,有一道伤口,很长,很深,让他本来还算是俊秀的面庞显得有些狰狞!

而此刻的令狐泽坐在书房,蒋千里则是站在他的面前,“真的已经确定动手了么?何靖随时都可以动手,只不过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和佟修的关系不大!”

“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要的是一个足够爆炸的新闻,能够先分散大众的注意力,这样的话,就足够我筹谋准备将这些东西处理干净了!”令狐泽伸手点了一支烟,“佟家已经翻不了身了,而一个死人的再次出手,势必引起众人的广泛关注,我要的不过是一点时间而已,佟修嘛,他应该觉得高兴,可以成为我的踏脚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