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2 拨开迷雾,真相逼近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好几天,关于潘树强的案子,赵铭这边已经直接陷入了死局,因为在查阅这个人的身份的时候,他们遇到了和何靖一样的情况,这个人的身份信息上面,显示的是这个人已经死亡了,而且已经死了十几年了,但是这个人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死的。

何靖的案子到现在也是悬而未决的,现在又突然冒出来一个潘树强,而且两个人之间有许多的共通之处,他们两个人都曾经参军,都曾经因为一些事情受到了惩处,一个是被直接送进了监狱,一个则是直接退伍了,一个是自杀,一个档案上面没有记录死因,不过在档案上面的这两个人都是死人。

赵铭将这件事情和佟秋练说了之后,佟秋练就觉得这所有的事情,就像是一张大网,似乎很多的人和事,都开始一一的串联起来了。

令狐乾接到佟秋练电话的时候,也是一怔,“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啊?居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要找你帮忙!”令狐乾倒是一乐,佟秋练居然会找自己帮忙,令狐乾伸手翻阅着最近要进行军演的一些资料,手指轻轻的在文件上面点了点。“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算了。”

“怎么的,你这是要向我刺探军情么?要是让我出卖军事机密什么的,这我可真的办不到啊!”令狐乾笑着说。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两个人的资料,他们都是军人出身,警方这边能够查阅到了资料实在是太少了!”佟秋练刚刚说完,令狐乾就怔住了,“一个是你的部下,何绥的哥哥,何靖,另一个就是在你们家发现的那具尸体——潘树强,两个人都是军人出身,所有的信息档案上面都显示两个人已经死亡,但是这两个人此刻却又实实在在出现了,所以,你要是方便的话,能给我查一下这两个人的生平么?”

“这个我得去看一下了,因为他们要是之前参与了一些重大行动的话,也许我都是没有权限调阅他们的资料的,我给你尽量找找吧!”挂了电话之后,令狐乾坐在椅子上面,看着那一摞的资料开始出神了。

能够伪造死亡证明,而两个人的出生有那么特殊,令狐乾直接打开电话,进入了军方的系统,直接输入了其中一个人的名字,还真的有他们两个人的信息,不过也不是很全面,只是记录了两个人入伍的时间,和一些参加过的行动,只不过令狐乾的眸子却突然发现了一丝异样。

在这两个人最后的行动中,那次行动的总指挥,居然都是自己的父亲,令狐乾的脑子里面似乎是突然闪过了什么,直接拿起衣服就朝着家里面走,难不成只是巧合么?父亲参与过的各种指挥行动很多,这两个人或许只是恰好被选中的人而已,但是令狐泽的心里面却觉得有些地方总是不太对劲。

这让他想起了五年前佟家出事之后,父亲居然破天荒的向部队请了一个月的假,父亲从来都是一个工作狂人,很少说会主动请假的,但是那一次却是将前几年所有的假都补上了,甚至都不等部队的批条,就直接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他回来之后,整个人似乎变得更加的不好接近了。

或者说是变得更加的冷漠了,他本来以为是佟家的事情对父亲的刺激太大了,毕竟自己也因为这个事情和父亲闹过,但是过了很久之后,他觉得事情似乎并不仅仅是这样,因为那之后的父亲,步步高升,平步青云。

令狐乾车速很快,很快就到了家里面,而家里面异常的安静,令狐家的人口很少,平常的话,更是鲜少有人在家,一个佣人看见令狐乾,“二少爷,您怎么回来了?”令狐乾有的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回家的,怎么会这个点回来?

“没有人在家么?”令狐乾看了看家里面,突然从楼上面传来了女人的声音,是那种哭喊的声音,那是自己的母亲的,那个佣人显然有些面露难色,“那个,夫人和老爷在上面……”令狐乾挥手示意他直接下去,自己则是放慢脚步,慢慢的走了上去。

越是朝上面走着,就能够听见上面确实是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的母亲,在令狐乾的印象中,自己的父亲虽然性子冷漠,但是和母亲的感情也算是相敬如宾吧,最起码令狐乾长这么大,从来都不曾见过,这两个人为了什么事情红过脸,怎么突然就吵架了。

令狐乾走到二楼的时候,他们的房门是虚掩着的,令狐乾十分迅速的移动到了门边,贴耳在墙上面。

“你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都死了那么久了,为什么你还是对她念念不忘的,是不是得不到的,对你来说就是最好的,而我就是犯贱,没皮没脸的求着你们令狐家娶我的是不是,你既然喜欢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又没有嫁人,你怎么不去娶她,为什么要娶我!”令狐乾的心里面陡然一惊,他们说的这都是什么。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是里面包含的信息量却是很多的,出现了令狐乾并不知道的女人,而且根据母亲的说法,父亲一直都还是喜欢着这个女人的,那么这个女人是谁?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你的心里不清楚么?你们家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难道真的不知道么?”令狐泽的眸子闪烁着凌厉的光,直勾勾的盯着王雅娴,王雅娴则是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因为令狐泽的视线过于骇人了。

“当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王雅娴侧过脸,不去看令狐泽的眸子,因为令狐泽的视线过于凌厉,似乎想要一眼就将她直接看穿一般的。

“当年你们家做了什么难不成还需要我说么?所以啊,当你父亲落马的时候,你就不应该怪我没有出手相救,你应该感谢我当时没有落井下石!”王雅娴的眸子瞬间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令狐泽,她的心里面一直都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城府很深,心思很重,但是她就是喜欢啊,有些感情来得很快,并不是她可以控制得住了的,但是他居然知道当年的事情。

“你全部都知道?”王雅娴的身子都不自觉的看是颤抖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隐藏了多年的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包含着自己最丑陋的一面,而现在这个她自认为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却将她的伤口,直接撕扯开来。

“我自然知道,我知道当年你们家是如何威胁我的父母,逼着我娶你的,当年的令狐家陷入了低谷,而你的父亲就直接拿着我父亲的前程和我们令狐家的命运威胁他,说实话,当时我觉得你们家的人都很无耻,真的!”令狐泽直接坐到了床上面,拿起了一包烟,直接抽出一根烟,就点燃了,整个房间里面很快的就弥漫着一股烟味。

“难怪老爷子去世的时候,连见我一眼都不肯,难道你们家里面的人都不待见我,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做的不好,居然是因为这个!”王雅娴似乎找到了自己一直不受待见的原因,只是苦涩的一笑。

“我自认为到了你们家里面之后,我一直都尽心尽力,我承认一开始为了嫁给你,我是不择手段了一些,但是那还不是因为我爱你么?令狐泽,你为什么这般的铁石心肠呢,那个女人就这么好么?难不成这么多年的感情,在你的心里面,我还不如一个死人么?”王雅娴突然就声嘶力竭的吼了出来,在外面的令狐乾都是听着心里面发紧。

他知道父母是联姻的,但是一直以来两个人都是相敬如宾的,所以令狐乾以为就算是没有爱情了,最起码现在总有亲情了吧,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一切不过都是虚幻的,都是他们装出来的,私下的他们,相处的方式居然是这样的。

“你根本没有资格提她,在我的心里面,你根本无法和她相提并论!”令狐泽的话音未落,王雅娴就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能相提并论,哈哈……”王雅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听得门外的令狐乾心里面也是十分的不是滋味,那种有又哭又笑的声音,在令狐乾听来,真的是比哭的声音还难听。

“在你的心里面她就是天仙是吧,我就是魔鬼是吧……哈哈,没有想到我和你生活了大半辈子,到头来还是比不过一个死人,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丈夫喜欢那个贱人,儿子还喜欢着那个贱人的女儿……你们令狐家为什么总是出一些痴情种啊!哈哈……”王雅娴的话断断续续的,但是令狐乾却是听得十分的清楚。

他的脑子嗡的一声就直接炸开了锅,母亲说,“丈夫喜欢那个贱人,儿子还喜欢着那个贱人的女儿?”令狐乾喜欢的人母亲压根不知道,这件事情也不过只有大哥知道罢了,顾珊然的父母他是不懂的,不过听小练说起过,她的父母似乎早就死了,那么母亲说的那个儿子,只能是自己的大哥了。

大哥喜欢的人不就是小练么?那么父亲喜欢的人,不就是……小练的母亲!

令狐乾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东西,他又听了一会儿,房间里面只有母亲的哭声,父亲几乎不再说话了,令狐乾轻声下了楼,佣人还以为令狐乾要留在家里面吃饭呢,刚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令狐乾已经直接上车离开了。

令狐泽此刻也听见了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他和王雅娴面面相觑,王雅娴擦了擦脸上面的眼泪,令狐泽则是快步的走出了房间,直接下了楼,“老爷,二少爷不留下来吃饭么,怎么匆匆忙忙的就走了!”

令狐泽直接冲到门口,哪里还有令狐乾的影子啊,他听见了么?令狐泽的心里面隐隐的开始产生了一丝不安,而王雅娴出来之后,似乎也意识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是不是被人听见了,“刚刚是谁回来了?”

“是二少爷,不知道回来干嘛的,一句话也不说,又急匆匆的走了!”王雅娴深吸了一口气,不过嘴角却扯起了一抹笑,令狐泽,你不是一向都想要在儿子面前维护你的形象么?我倒是要看看,阿乾知道了你的事情之后,你还能如何做一个父亲,你就不配做一个父亲。

顾家大宅里面,小易正在做一个网站,萧寒坐在轮椅上面,安静的看着小易的小手在电脑上面飞快的动着,“怎么样啊?网站不是早就做好了么?”

“爹地,这种攻击人的网站,当然要做得越隐蔽越好啊,而且,我们攻击的对象可不一般啊,他的手下电脑高手肯定很多的,到时候要是被他们攻破了我的防火墙,这可如何是好啊!”小易说着端起手边的牛奶喝了一口,幽蓝色的大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屏幕,上面都是一连串的代码,萧寒不太懂得电脑这种东西,所以看着的时候,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

“反正用的是顾家的网络和电话,你怕什么啊!”萧寒这话一出,小易立刻抬起头看着萧寒,冲着萧寒嘿嘿一笑!

“爹地,你可真阴险啊,哈哈……”小易说着又倒腾了一会儿,“我要把这个网站,在网上面传播一下,还是选择一些大众浏览的比较多的网站吧,不过你说我要是被抓住了,会不会直接被抓去坐牢啊,想想就觉得好可怕啊!”小易嘴上面虽然在这么说着,但是脸上面明显带着异常兴奋的光彩,手指也在飞速的运转着。

“话说你什么时候发现你在电脑上面有这种天赋的啊!”萧寒伸手揉了揉小易的头发,顺带着捏了捏小易的小脸。

“我小时候爷爷给我买了电脑,具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是不知道啦,不过爷爷说,人活一世,最起码要有项特长傍身吧,不然以后萧家要是破产了,我还能打工养活自己!”萧寒默然,这个老头子还能靠谱一点么?萧家破产这种话也说得出口,还是在一个孩子面前,居然说得出来这种话,这老头子也是够了,真是越老越不正经了。

“放心吧,萧氏有我在一天,肯定不会破产的,这种话你听听就成了!”萧寒简直无语了,还什么一技傍身,也亏他说得出口。

“奶奶也是这么说的,他说爷爷说的话,你就随便听听就成了,只不过我的记忆力太好,总是忘不掉而已!”而小易说着也敲下了最后一个回车键,“搞定了,爹地,你现在可以刷一个各个论坛网站,我已经将我的网页消息置顶了,这些终端想要将我的东西顶下去还得最起码一个小时,到时候这个帖子估计已经火了,哈哈……”

萧寒直接打开了自己的浏览器,这个标题……

此刻的佟秋练刚刚在护士的搀扶下面去了洗手间,施施正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呢,“怎么啦,是不是例假来了啊,需要我去给你买个卫生棉么?”施施看了一眼脸色显得十分苍白的佟秋练。

佟秋练只是表情有些僵硬,护士扶着佟秋练坐到了床上面,佟秋练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啊,施施赶紧走过去,“你怎么啦?出什么事情啦,你不会是月经不调吧!”佟秋练真是想要一巴掌拍死她的心都有了,什么月经不调啊,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佟秋练伸手摸了摸肚子,“我的例假最近推迟了快一周了!”施施看了看佟秋练的腹部,而那个护士则是笑着看了看一脸茫然的施施。

“或许施施小姐可以给萧夫人买个验孕棒!”这平地一声雷的,施施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刚刚听到了什么,验孕棒,不是吧,她僵硬的扭过头看了看眉眼弯弯的护士,又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只是伸手摸了摸小腹。

“刚刚有些轻微出血,不过肯定不是例假!”佟秋练刚刚说完,施施立刻十分严肃的伸手按住了佟秋练的肩膀,佟秋练迷茫的看着施施,施施连忙伸手将佟秋练床上面的东西收拾好,“你这是干嘛啊!”

“赶紧躺下,孕妇需要休息,你先躺下!”佟秋练这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直接被施施按倒在了床上面,佟秋练看了看床边和房间里面的各种花卉,大手一挥,“赶紧的,把这些东西都搬走,这气味太香了,对孕妇不好,还有那个什么……”

“那个,施施啊,我这还没有确定呢,你急什么啊……”佟秋练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对了,验孕棒,我们家还有很多,我立刻让人送过来!”施施说着直接拿起了电话,就要打电话,“不行,我还是自己去买好了,对的,对的,我自己去买……我的眼镜和口罩呢!”

“亲爱的,你能安静下来听我说句话么?”佟秋练突然提高了嗓门,施施已经拿起了包包,看了看佟秋练,“你说!”

“医院里面有,刚刚那个护士,说会帮我那两个的,你只需要坐下来安静的陪我一会儿就成了,你能消停一会儿么!还有啊,我这还没有确定呢,你给我消停一会儿,也别给我到处宣传!”佟秋练说完,施施愣愣的点了点头,“那你现在先做到沙发上面,继续看电视!”施施也乖乖的听话,走到了沙发上面坐下了。

只是不到一分钟,施施立刻从沙发上面跳起来,“不对啊,佟秋练,你为什么可以一个接一个的生啊,为什么我的肚子到现在愣是没有动静啊,难不成是我的男人有问题么?”施施抓了抓头发。

佟秋练则是直接伸手摸了摸肚子,咬了咬嘴唇,萧寒,快点回来吧,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但是你不是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么?若是真的有了,那么你又在哪里呢!

施施握了握手中的手机,刚刚打开,眼睛都直了,“小练,我给你看个新闻!”施施连忙将手机拿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一抬眼,就看见了黑色的加粗的黑色大体标题,“疑似某官员成长史!”这是什么东西啊,佟秋练直接将施施的手机拿过来,“这是什么东西啊?”

“有人在网上面发布的关于令狐泽的升官记录呗,特么的,居然里面还有踩着自己老丈人的事情,这不会是真的吧,这个帖子说的虽然鼻尖隐晦,但是这个LH姓的官员,用脚丫子想都是令狐家好么?总不会是别人家吧,复姓本来就挺少的,而且里面居然涉及到了一些具体的官职和名称,不是眼瞎的人都看得明白吧!”就是因为立面涉及到的很多东西,佟秋练都觉得很眼熟!

“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因为佟秋练深深地知道,网络流言的危害,所以看到这样的东西,佟秋练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而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细看,房间的门瞬间被推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令狐乾,令狐乾满头是汗,手中拿着帽子,直接挥着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目光灼灼的盯着佟秋练,佟秋练被令狐乾看得心里面有些毛毛的。

“可以麻烦施施小姐出去一下么?我有事情和小练单独说一下!”施施看了看佟秋练,这令狐家的人动作未免太快了吧,还是因为别的事情啊,施施有些担心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冲着施施点了点头,施施咬了咬嘴唇,拿着手机,就走了出去。

“有事情就直接按床头的铃就好了!”佟秋练的脚虽然好的差不多了,寻常的走动是没有什么的,但是不能长时间的下地或者是做剧烈的运动,而房间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对于令狐家的人,施施的心里面总是带着一些防备的。

令狐乾开着车子疾驰出了令狐家之后,电话就响个不停,一开始是令狐泽的电话,令狐乾直接将电话挂断,而到了后面,王雅娴的电话也来了,令狐乾则是直接将手机关机,开着车子,将C市绕了一圈,而后直接开车到了佟秋练父母所在的墓园。

令狐乾在他们的墓碑前蹲了一个多小时,只是呆呆的看着两个人的照片,仔细的回想着自己还记得的关于他们两个人的回忆,虽然很多的事情已经很久远了,但是令狐乾还是清晰的记得,他们是十分相爱的,记忆中佟秋练的母亲,温婉贤惠,他们见面的次数也不算是很多吧。

因为他记得,佟叔叔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外地任职的,而阿姨则是跟着佟叔叔一起去了外地,很长时间才会回来一次,但是记忆中的阿姨贤惠大方,对他们也是很好的,而且按照母亲的说法,这是父亲的一厢情愿吧,为什么偏偏喜欢的人会是小练的母亲呢,令狐乾突然觉得令狐家真的是好脏啊。

年少时候令狐乾曾经萌生出了想要逃离这个家的冲动,而现在,这样的冲动又一次萌生了,他觉得这个家里面的一切都让他觉得肮脏,父母的婚姻是交易,而自己的父亲看起来义正言辞的,但是他居然……

令狐乾想了许久,开着车子直接就到了佟秋练的医院门口,犹豫了很久,还是直接上去了,而看到佟秋练的那一瞬间,佟秋练的眸子仍旧是冷冷清清的,但是却十分的干净,令狐乾突然觉得非常的庆幸,庆幸着佟秋练没有嫁到自己的家里面,五年前她和大哥闹翻,他曾经觉得很可惜,毕竟他一直觉得大哥是个足以托付终身的人,但是此刻的令狐乾觉得自己那个家真的是肮脏得很,而佟秋练就像是最纯净的雪莲。

高贵清纯,若是真的嫁到了自己的家里面,或许又是一出悲剧吧,“这么看我做什么,快坐吧,怎么老是站在门口啊!”佟秋练又想到了刚刚看到的那个新闻,她虽然只是草草的瞥了几眼,里面的东西,佟秋练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这事情对令狐家来说绝对不可能是一件好事。

令狐乾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直接将门关上了,走到了佟秋练的床头,定定的看着佟秋练足足有一分钟,“你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所以我们算是从小就认识的吧?”

“怎么说起这个事情了,我们是很小就认识了啊,怎么了?”佟秋练怎么突然觉得今天的令狐乾有些怪怪的呢,而佟秋练越是关切的目光,让令狐乾的心里面越是觉得酸疼,他不知道的这件事情佟秋练知不知道,一向都是自信洒脱的令狐乾,此刻有些迟疑了。

甚至因为令狐泽的事情,令狐乾的心里面都觉得深深地羞恼,佟秋练只是安静的等待着令狐乾开口,难道是那两个人的档案出问题了么?毕竟佟秋练和令狐乾最后一次联系说的就是何靖和潘树强的事情啊。

“对了,你觉得我母亲怎么样?我记得你们之前处的挺好的,她一直想要一个女儿,所以从小到大都很疼你来着,怎么你来之后都没有去我们家玩!”令狐乾说完,就看见了佟秋练的握着手机的手,僵硬了一下,手机都差点从手上面滑落下去,令狐乾身为军人,本来对人的各种表情动作就是十分敏感的,而佟秋练的表情虽然仍旧是那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但是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佟秋练抬眼看了看令狐乾,令狐乾本来对自己都是笑呵呵的样子,但是此刻却是生硬的板着脸,就像是谁欠了他二五八万似的,佟秋练说着摩挲了一下手机,搞不懂令狐乾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又不敢贸然开口说什么东西。

“我现在又不是小女孩了,我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了,加上最近工作挺忙的,没有时间过去而已!”佟秋练说的也没有错,但是令狐乾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在提到母亲的时候,佟秋练的不自然。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五年前我的母亲对你做什么了么?你为什么不找我,不等我,为什么不找我哥,而是自己去了国外,你……”这个问题在令狐乾的心里面已经埋藏了很久了,只不过一直都找不到好的时间询问。

“当你在出任务,我完全联系不到你,你让我怎么找你,你哥……他当时并不想见我吧,毕竟那个时候他已经和佟清然订婚了不是么?”令狐乾闭了闭眼睛,他已经忘记了大哥和佟清然的事情了。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逼得你一定要离开!我回来之后,已经找不到你的人了,我去了佟家老宅,当时已经被锁住了,我找不到你,也联系不到你,你不知道当时我真的是……”令狐乾的话音未落,就直接被佟秋练打断了。

“娴姨和叔叔是怎么和你说的!说我为什么离开?”佟秋练觉得令狐乾现在未免有些可笑了,自己当时什么都没有,在这里就是最亲的亲人都不要自己,而且他现在得语气是怎么回事?

“你到底想要问什么,直接问吧,我们之间也不需要拐弯抹角的吧,直接说吧,你想问什么!”佟秋练调整了一下坐姿,这一段时间在医院养着,佟秋练觉得整个身子都变得懒洋洋的,浑身都不得劲儿的感觉,好像睡觉也会成瘾一般,以前不够睡的,现在是睡不够。

“你和我的母亲关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生疏的!”令狐乾可是清楚的记得,之前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是很好的,甚至是好到了王雅娴想要认佟秋练做干女儿,但是又想到了大哥喜欢小练,这个事情才被耽搁了,但是现在明显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一样了。

“五年前吧!”佟秋练看了看令狐乾,令狐乾微微叹了口气,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所有的事情都变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五年前的那次事情之后发生的,“当时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去你们家里面了,说实话,这是我做得很错误的一个决定!”

“发生了什么!”令狐乾找到很多人想要询问当年的事情,但是知情的人很少,要不就是直接闭口不谈,对当年的事情讳莫如深。

“能发生什么,当时我去你们家只不过是想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罢了,我想着他们就算是不相信父亲,但是你们家肯定不一样的,但是我在你们家门口等了整整一天一夜,虽然没有狗血的出现什么下雨打雷的桥段,但是你知道那种希望慢慢的被磨灭的感受么?本来认为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最后发现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佟秋练的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失魂落魄的从家里面出来的时候,真的是找不到别的人可以求助了,而当时她的身上面只剩下一点点的现金了,她没有打车,还是徒步走到了令狐家,令狐家和佟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走了大概两个小时吧,但是迎接她的是紧闭的大门,而无情的嘲弄。

“佟秋练,你还有脸过来,你父亲做了那种事情,你现在就是人人唾弃的对象,你知道么,我们令狐家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你还不快滚!”说话的人是王雅娴,当时的佟秋练觉得整个脑子都是天旋地转的,她只是死死地攥紧了裙子,甚至都不敢开口反驳什么。

“阿默和阿乾都不在么?我就想要见他们一面而已,娴姨,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这一次或许是佟秋练说话最低声下气的一次吧,但是却丝毫没有换来王雅娴的一丝丝怜悯。

“可以了,说完你就可以滚了,因为你阿默放弃了部队的大好前程,你就是个祸害,你们母女都是祸害,阿默是不会见你的,他已经如你所愿了,和清然订婚了,所以你可以收起你可怜兮兮的面孔了,你可以滚了,离开这里,甚至是离开C市……”在佟秋练的心里面,王雅娴就像是自己的母亲,她和王雅娴相处得时间,甚至是超过了和赵曼枝相处得时间的。

但是此刻如此尖酸刻薄的话,从她的嘴巴里面说出来的时候,对佟秋练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而佟秋练在令狐家门口等了一天一夜,终于是等到了自己想见的人了,而令狐默出来真是和佟秋练说了这么一句话,“小练,你走吧,离开这里……”佟秋练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东西,而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令狐默已经直接转身回了令狐家的大宅。

令狐默是被人推着轮椅出来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而且腿上面还架着东西,佟秋练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令狐默了,而佟秋练没有想到,令狐默居然可以对自己这么的无情。

“这就是无在你们家曾经遭受的奚落,怎么样?还满意么?不过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娴姨不喜欢我了,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是讨厌我的,只不过一直在伪装着罢了!”佟秋练这话一出,令狐乾又不是傻子,加上之前听见的事情,就明白了,佟秋练早就知道了那件事情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父亲……”令狐乾还真的说不出来那件事情,就算是想一想他都会觉得深深的羞耻。

“叔叔喜欢我妈,我之前听我爷爷说起过,不过我只当是玩笑话听听罢了,你也知道了么?这事你怎么知道的!”佟秋练好奇的看着令狐乾,按理说知道这事的人应该不多吧。

“没什么,你好好养伤,那两个人的事情我会帮你问一下的,能够查到的东西也不太多!”佟秋练点了点头。

“对了,你没事的话,上网看看新闻吧!”令狐乾顿了一下,点了点头,戴上帽子,就直接走了出去,压根没有把佟秋练的话放在心上面,而是一路开车,直接到了令狐默所在的令狐集团。

直接绕过了前台,就直接上了电梯,后面的人想要阻拦询问来着,就被人拉住了,“你瞎啊,没有看见,这人是我们boss的弟弟么?这一脸的煞气的,你还敢往枪口上面撞啊,简直是活腻了啊!”

“这人是我们boss的弟弟?亲弟弟么?怎么觉得一点都不像啊!”那人疑惑的说,长得不是太像就算了,这周身的气质都不一样啊,而且这气势汹汹的样子,怎么觉得像是来寻仇的啊,而且连正眼都不带瞅我们的。

令狐乾直接冲到了令狐默的办公室,推开门,没有人,问了一下令狐默的秘书,说是在会议室开会,令狐乾这凶神恶煞的模样,倒是吓坏了小秘书了,秘书带着令狐乾到了会议室门口,令狐乾直接伸脚,直接将门踹开了!

这小秘书怎么觉得整个房间都抖了几下呢,而且这门是木质的,上面居然出现了一丝裂纹,而里面开会的人,显然都是被这一声巨响给吓到了,所有人都是惊魂未定的,心脏都要被吓出来了,“你们都出去!”令狐乾的声音很低沉,但是嗓门却很大。

就像是平时训练士兵时候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浑身带着一丝痞气,也带着一丝煞气,所有人都朝着令狐默看过去,令狐默从一开始就是稳如泰山的坐在椅子上面,虽然心里面有些愕然,令狐乾居然会出现,但是脸上面仍旧是那一副冰山模样。

“你们都出去吧!”令狐默将手中的笔放在桌子上面,兄弟二人遥遥相对,四目相接,令狐默能够感觉得到令狐乾此刻在生气,或许是太了解了,令狐默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司的各个高层,都是慌忙的开始收拾东西,本来会议室的灯是熄灭的,现在打开了,大家才注意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煞神居然是总裁的弟弟!

估计是处理家事吧,都飞快的将东西收拾完,最后出去的人,还十分贴心的将门给带上了。

“到底是什么事!”令狐默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平常的时候,令狐乾都不觉得大哥是冷血的,只觉得这不过是大哥在人前的戴的一个面具罢了,但是此刻听到这种冷漠异常的声音,令狐乾突然觉得大哥很陌生,很冷漠!

令狐乾什么都没有说,踩着军靴,每一步都走的十分稳健,而且十分迅速,而就在距离令狐默很近的地方,令狐乾突然加快脚步,直接冲到了令狐默的面前,令狐默完全躲闪不及,整个侧脸结结实实的挨了令狐乾一拳,这一拳很重,令狐默瞬间就感觉到了牙龈都出血了,整个口腔中都是血腥味道!

而且因为令狐乾的力道太重了,令狐默整个人直接从椅子上面栽下去,虽然用手稍微支撑了一下,但是手肘的地方估计还是青了,就在令狐默还不知道令狐乾这是发什么疯的时候,令狐乾已经快速走到了令狐默的身边,冲着令狐默就是一脚,幸亏令狐默快速的躲闪了过去!

令狐默好不容易找的机会站起来,还没有来得及稳定身形,又是一拳头落到了自己的脸上面!

“令狐乾,你疯了么,你在干吗!”令狐默注意到令狐乾的双目赤红,军帽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面,整个人都是充满着煞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