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1 狗狗想你了,我也想你了

其实赵铭也真的很想找佟秋练回来帮忙的,只不过佟秋练现在在住院,自己忙的都没有时间去看一下就算了,遇到这种问题,就厚颜无耻的去找人帮忙,赵铭还真的是有些无法开口了,小王看着赵铭的脸色变了变,轻轻咳嗽一声,“我就是说着玩玩而已,我自己可以的!”

“我去给你问问吧,最近的事情也是太多了,那个爆炸案的尸体你不是还没有解剖完么?我给你联系一下别人!”赵铭说着掏出了口袋中的香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赵铭吸了一口烟,看着令狐家的别墅!

真不愧是令狐家啊,就是别墅都比别人家的气派很多,只不过这样的大宅,到底又有多少的亲情可言呢,赵铭斜眼看了一眼在一边仍旧在呕吐不止的王雅娴!

王雅娴和令狐泽是出了名的模范夫妻,恩爱有加的那种,但是刚刚赵铭可是看得很清楚,这两个人之间要是有真感情,他直接把头剁下来都成,这令狐夫人可能对着令狐司令是存着点感情的,刚刚她的眼神里面,分明闪过了一丝受伤的神色啊,倒是这令狐司令和一个冰块似的,只不过啊,这女人要是一心认定了一个男人,也没有办法。

赵铭的烟抽了一半,直接将烟蒂踩在脚下面碾灭,“令狐夫人怎么样了?”李耐走过去,“还能怎么样啊,这种尸体,别人做了一辈子警察都不一定会遇到,我这半年倒是形形色色的各种尸体都遇到过了,也是特么的值了!”赵铭则是拍了拍李耐的肩膀,示意他跟着自己去看一下现场取证的进度。

令狐泽到了书房,书房里面还有两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在进行检查,其实令狐泽的书房平常极少有人进来,令狐泽出门的时候,书房更是不许别人进来的,而此刻有两个陌生人在自己的书房不知道在干吗,令狐泽本来心里面就有一股无名的怒火,此刻更是怒不可遏。

“你们检查结束了么?”令狐泽尽量忍着不去砸东西的冲动,而那两个人面面相觑,也知道没有什么好检查的,关键是这令狐泽的神色过于吓人了啊,像个黑面神一样的,看得人心里面就十分的不舒服,尤其是此刻那森冷的眸子,盯着你看,就像是要把你一眼看穿一般,不对,不是看穿,而是像是一把机关枪,恨不得将他们两个人打成一个筛子。

两个人刚刚出去,瞬间将门关上,里面就传来了一阵阵摔东西的声音,两个人面面相觑,摇了摇头,直接走到了别处和同事会合,真恐怖,这令狐司令别的地方就算了,毕竟这样的人也不是他们能够时常接触的,但是他整个人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就十分的不舒服,巨大的压迫感,那种感觉就像是空气中氧气都变得稀薄了,有些呼吸困难的感觉。

令狐泽在看到那两个人出去的时候,对着自己书房的东西就是一段乱砸,到底是谁在后面这么搞我,千万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令狐泽一边想着潘树强的尸体,那种被人挑衅的感觉让令狐泽浑身的毛细血管都开始扩张。

噼里啪啦的砸了一通之后,满地都是破碎的东西和一些文件飞落下来的纸片,在令狐乾面前的是一个破碎的相框,玻璃已经碎了,上面是他们一家四口的照片,此刻衬着那破碎的玻璃,就好像是那照片都变得四分五裂了,而这种东西似乎是在预示着什么,让令狐泽的心里面十分的不舒服。

令狐泽将相框捡起来,将上面碎裂的玻璃都抖落,将里面的照片拿出来,而在这种照片下面居然还有一种照片,这仍旧是一张女人的照片,只不过在这个女人的后面,模模糊糊的有个男人的影子罢了,令狐泽叹了口气,将照片上面的人仔细的抚摸一番,就像是在抚摸着绝世珍宝,眼中的那种留恋和不舍,自然是无以言说的。

佟秋练本来还在研究军部那边的案子,赵铭突然说要见自己,说是有事情找自己帮忙,佟秋练反正没事,正想着找什么事情转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呢,每当无人的时候,或者是自己没事做的时候,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以前和萧寒在一起的许多画面,这种回忆,本来是甜蜜的,只不过此刻回想起来都是苦涩的,佟秋练也不想再想了,自己能做的只能是等着,佟秋练觉得很无力。

赵铭很快就过来了,施施正好出去拍戏了,现在在医院陪着佟秋练的是白少言,这倒是正好,赵铭也不需要回避谁了,“赵队长,是不是又有案子了?是遇到什么问题了么?”

“我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这是我们队里面的人一起凑的钱给你送的一些水果,小小心意哈!”这佟法医,什么东西都不缺啊,看病人还是送水果吧,送鲜花什么的,他们几个大男人的,又不会挑选,也不知道佟秋练喜欢什呢,就直接提了几筐水果过来了,白少言笑呵呵的招呼他们几个人坐下。

在一起工作也是挺久时间了,也算是很熟了,李耐的眼睛贼溜溜的在病房里面转悠,这病房果然是很高级啊,只不过生病额佟秋练,俨然是褪去了在高冷御姐的光环,不像是平常那种高冷的姿态,或者是一身黑色的职业装,看起来冰冷不好接近。

此刻的佟秋练靠在冰床上面,穿着白色的病号服,整个床单被罩也都是白色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着,别在耳后,眼波流转间,似乎带着一些别样的味道,嘴唇有些发白,本来就是十分白皙的皮肤,此刻更是透着病态的苍白,所以给人的感觉是虚弱无力的,一只脚是露在外面的,上面缠绕着纱布。佟秋练的床边,放着红艳艳的玫瑰花,衬得佟秋练的皮肤更加的透白和虚弱了。

“不需要带这些东西的,你们能过来看我就挺好了,都坐下吧!”佟秋练也动弹不得,只能招呼他们坐下,而在一边有个粉色的懒人沙发,沙发边上是一个茶几,上面有透明的茶杯,里面还能看见玫瑰花,而茶杯中也传来了阵阵香味,茶几上面整齐的放着一些化妆品和一些杂志,“那个地方别坐,别的地方你们随意!”

稍微寒暄了几句之后,赵铭就直接切入正题了,“我们刚刚在令狐家发现了一具被人扒了皮的男尸,死的……哎——很惨烈!”扒了皮?佟秋练整个人的头皮都有些发麻了,为什么听到这个事情,佟秋练的脑海中瞬间想到的人,居然是顾珊然呢,不会吧,这小女子又正好在C市,她还怀着孕呢,顾南笙不会让她做这么恶心变态的事情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佟秋练端起手边的水杯,喝了口水,只不过这种尸体,她只要在脑海中稍微想一下,都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们是接到了令狐家的佣人的电话,说是家里面发现了一个具尸体,而且那人声音慌乱,就连呼吸都不平稳,再加上这出事又不是别的人家,是令狐家啊,我们立刻就开车过去了,然后就看见那具尸体脖子上面缠绕着一个绳子,被人从三楼吊下来,像是一个钟摆一样的,悬挂在二楼的位置,很多人看到尸体的时候,当场都吐了!”

赵铭说着先递给了佟秋练一张照片,上面一个绳子的照片,很普通的尼龙绳,没有什么特别的,一般的卖绳子的地方都有卖的,这种东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赵铭有分别递给了佟秋练几张照片!

“尸体还没有解剖,不过尸体已经被凶手用福尔马林泡过了,看来这个凶手各种专业知识十分丰富啊,你看看这尸体,很多地方血管都没有破坏,只是小心的将皮肉分离了,而且手法很娴熟啊,看的我们都是一阵恶寒!”赵铭将现场拍摄到了无论是证据还是尸体的照片都给佟秋练看了一遍。

“队长,我说这个人不是厨师就是医生,要不然还能是什么职业的啊,你看看这手法娴熟的,真是的,我就说让你调查一下令狐家的厨师和家庭医生了!”李耐话音未落,就接收到了赵铭的一记白眼。

“这里是医院,你还能声音再大一点么?”而赵铭的话音未落,一个护士就推门进来了,因为这个楼层几乎没有人住,所以显得十分的空旷,稍微声音大一点都会听得十分的清楚,“声音小一点,病人需要清净!”赵铭立刻赔了个笑脸,护士看了看时间,“萧夫人,过半个小时就到了输液的时间了,需要将时间推迟么?”

“不需要,不影响的,照常就成!”护士点了点头,这萧夫人看着不好说话,其实人还是特别好的,护士贴心的将门关上了。

佟秋练看着尸体的照片,因为面部并没有被损毁,所以佟秋练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人的眉眼十分的眼熟,但是佟秋练却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佟秋练想了半天,愣是没有想起来,细长的眉眼,薄薄的嘴唇,根据身材来看的话,这个人的个子挺高的,身体瘦削,怎么总觉得很眼熟的样子呢,佟秋练想了半天也是没有想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看出什么东西了?”赵铭静静地等着佟秋练的下文呢,有的时候,一个案子若是知道一点点的线索,后面就可以直接顺藤摸瓜了,最怕的就是毫无头绪了。

“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而已,对了,令狐家的监控不是遍布了他们家的各个角落么?难道说监控视频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拍到么?”这样的话未免有些不科学吧。

“要是拍到了,我们也不用愁了,当时令狐家除了佣人,没有一个主人在家,佣人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打扫卫生什么的,难免有动静,谁都不知道凶手到底是什么时候潜入令狐家的,我们早就已经调取了监控录像了,发现这个时间段的监控录像都被人直接替换成了昨天的监控录像了,现在完全是毫无头绪的!”赵铭叹了口气,伸手捏了捏眉头。

这压根就是一点的线索都没有啊,不得不说,这次的凶手很明显是有备而来啊,各种痕迹都处理得非常干净,若是这案子不是他经手的,赵铭估计还会称赞这凶手心思缜密,这到了自己的手里面,可千万不要成为悬案啊!

佟秋练怎么觉得越听越觉得这件事情和顾家有关系呢,等一会儿必须要问一下顾珊然去,这案子越听越觉得有些诡异呢,再说了,为什么不是别人家里面,偏偏是令狐家呢?

怎么看顾珊然和令狐家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吧,佟秋练真是觉得最近的事情怎么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啊,“那这个凶手是真的还挺厉害的啊!没有别的线索么?”佟秋练将照片又重新看了一遍,摇了摇头。

“怎么了?是发现什么了,还是说里面有什么东西引起你的注意了,佟法医,您别摇头啊,您倒是说话啊!”赵铭也是有些急了,这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出现在哪里不好,偏偏是令狐家,刚刚局长已经打电话过来“关照”他了,赵铭能不急么?

“线索太少了,我不知道你们带回去的证据是怎么样的,不过我觉得有价值的东西应该不多,而且尸体看起来除了膝盖和手腕的地方,貌似是受过枪伤,别的地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缺了一个膝盖骨,别的就要看尸检报告了!”赵铭拿过照片,缺了一个膝盖骨?

因为都是血肉模糊的,当时谁注意到这个了啊,这个死者的左腿的膝盖上面有个很明显的血窟窿,看形状像是子弹造成的,而左腿虽然血肉模糊的,不过真的少了东西,“哎……这人有病吧,真是的,还看出来别的了么?”

赵铭又将照片递给了佟秋练,赵铭捏着的地方是死者的面部,大拇指正好将死者的头部按住了,只露出了一个嘴巴,佟秋练的脑子中瞬间滑过了一个人,她飞快的拿过照片,赵铭看了看坐在一边的一群人,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次佟秋练额一些反常,佟秋练拿着手慢慢的的,几乎是有些颤颤巍巍的将死者的头部慢慢的遮住,露出了嘴巴,很薄……

她又用手将别的地方遮住,只露出了他的眼睛,佟秋练突然就笑了,摇了摇头,所有人又一次愣住了,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佟秋练将照片扔在一边,突然又冷笑了一声,这个人也算是她生命中出现的不可磨灭的一个人吧,佟秋练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的,只不过在佟秋练的记忆中,只记得他的嘴巴和眼睛而已!

佟秋练又仔细的看了看他的手,手上面有血,看的不清楚,“这个人我好像是认得的!”

所有人顿时都是面色一喜,若是能够找到尸体是谁,对于整个案子来说,也算是一个突破吧,因为要是将照片和全国的人口信息进行比对的话,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只不过相比较所有人的面露喜色,赵铭心里面一松,这案子总算是有些着落了,刚刚长舒了一口气,就看见了佟秋练握着照片的手似乎在轻轻发抖。

而这个时候施施突然就推门进来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施施的身上面,施施将包包扔给了自己的助理,“你先回去吧,有事情我会联系你的!”那个助理点了点头就直接退了出去!

施施完全无视所有人的目光,而是直接走到了佟秋练的床边,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小练,怎么了,你在抖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施施看了看佟秋练手中的照片,奶奶的,好你个顾南笙,我让你将尸体处理了,你把尸体丢在哪里了啊,这照片怎么会出现在小练的面前的啊!

“我没事!放心吧,真没事!”佟秋练抿了抿嘴角,伸手拍了拍施施的手,这哪里是没事啊,很有事好么?

“赵队长做警察应该很多年了吧!一直在青城派出所么?”赵铭顿了一下,突然就接收到了来自施施的目光,看我做什么啊,我又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快十年了吧,怎么了?一开始那一两年在别的地方,之后一直在青城派出所!”所有人都不知道佟秋练此刻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只能等着佟秋练接下来说的话了。

“不知道赵队长记不记得五年前佟家曾经发生的一起绑架案了,那个时候的佟家应该在C市还是排的上号的吧,赵队长记忆好的话,应该记得吧!”赵铭点了点头,本来是不怎么记得的,这萧寒的爆炸案不是又疑似牵扯到了当年的绑匪了么,赵铭刚刚将当年案子的卷宗拿出来。

这里的警察有些并不是本地人,或者是新来时间不长的,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了,李耐显然也是不知道的,所以所有人看起来都有些茫然,施施则是坐在自己的懒人沙发上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真是的,顾南笙,你不知道小练记忆很好么?应该是想起来这个人是当年的绑匪了,真是的!

施施扶着额头,另一只手默默的给顾南笙发了个信息,那边的顾南笙此刻正和萧寒一起看佟秋练房间的监控视频呢!

“小练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早知道就把脸划花了,真是的!”顾南笙揉了揉头发。

“有些人并不是记忆好不好的问题,有些人或许只出现一瞬间,但是记忆却是一辈子的!”萧寒十分感慨的说了这么一句,顾南笙则是不再说话了。

很快的,施施的手机上面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已经知道了!”施施真是恨不得将顾南笙抓过来就是一顿胖揍,真是的,尸体什么的,就能随便乱丢了么,那次的三个人就是这样的,这次又这样,真是不省心。

“我知道,因为施施小姐那次看了尸体说是发现了埋在人体内的炸弹,我特意将那个案子翻出来看了,但是我们只是负责后期的现场清理,所以知道的事情不多,而且你也知道军部那群人向来和我们的关系一般,所以卷宗上面的资料很少!”赵铭说的话,佟秋练也是认可的,加上自己父亲那个时候身份的特殊,这种事情警局的卷宗上面,自然是体现的比较少的。

“当年绑架的人是我和佟清然!”所有人都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倒是释然一笑,“都过了五年了,我还是记得当年绑架我的那伙人,那个他们唤作‘老大’的人,和我单独呆过,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比较深,应该就是照片上面的死者了!”

赵铭现在更是脑子更是一团乱了,五年前、佟家、令狐家……怎么觉得越想越觉得这背后有什么东西是不可告人的呢,而此刻这一切就像是一团巨大迷雾,赵铭觉得自己是解不开的,毕竟这潭水太深了!

“萧夫人,可以输液了!”护士恰好走了进来,赵铭看了看时间,也耽误佟秋练很长时间了!

“佟法医,您先休息吧,您要是想起来什么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我们这就先回去了?”赵铭说着就起身告辞了。

“要是方便的话,可以将尸体解剖的视频资料给我一份么?不方便的话也没事!”佟秋练真的很想知道,这个人的身上面到底是发生了一些什么,而且一想到五年前的时候,就像是已经结痂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开一样,有些伤口,或许就是为了让你直面你曾受过的苦难吧。

那群人刚刚离开,佟秋练就长舒了一口气,“最近是怎么回事,怎么总是会牵扯到五年前的事情啊!”佟秋练这几天也是被萧寒的事情弄得一团混乱了。

要是萧寒没有出事的话,那么那天晚上,他们就会去找佟修了,为的事情也是五年前的事情,一想到父亲的事情,佟秋练觉得又是一团迷雾,她是丝毫没有一点点的头绪的,而佟秋练刚刚想了片刻,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是小易,“妈咪,我给你带来了海鲜粥哦,超级好喝的!”

“是么?”佟秋练笑着看着小易走进来,而小易的身后居然跟着大人,大人摇着尾巴,突然就加快脚步绕到了小易的前面,跑到了佟秋练的床前,大人现在和病床差不多高吧,这狗狗长得真是快啊,睁着黑黢黢的眼睛,看着佟秋练,佟秋练伸着另一只没有输液的手,摸了摸大人的脑袋。

大人舔了舔佟秋练的手,然后喉咙里面不知道乌央乌央的,不知道是想要叫出来还是怎么的,最后就直接趴在了一边的地上面,安叔跟在小易的后面走了进来,“小易非要把大人带过来陪你,夫人,你怎么样啊?刚刚开始输液么?”

“嗯,麻烦你了,照顾小易就算了,还有萧晨和这两个狗狗!”安叔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只要是少爷也能平安回来,夫人早日出院回家,一家人仍旧和原来一样的话,他就高兴了,他把粥放到一边,“还是等您这瓶水吊完再吃吧!”

“我现在也不饿,小易这几天都干嘛去了,有没有乖乖听话啊!”佟秋练看着已经坐到了自己的床边,晃着小腿,想要逗弄大人,但是大人只是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小主人,然后就直接闭目眼神了。

“当然有啊,我每天都很乖的,嘻嘻,妈咪你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啊,我都好久没有和你睡觉了,都想死我了!”佟秋练失神轻笑,伸手揉了揉小易的脑袋,怎么现在越看小易越觉得和萧寒那么像呢,这一张脸,这眉眼,就是无赖耍宝的时候,都是如出一辙的。

当时生下小易的时候,小易睁开眼的第一眼,佟秋练在心里面是激动地,怀孕的时候,她就在祈祷,希望小易的眼睛能够和萧寒一样,那种幽深的蓝色,深沉的像是大海,纯净的像是最珍贵的蓝宝石,而随着小易长大,小易长得越来越像萧寒了,佟秋练会透过小易想象着萧寒的模样。

那个时候的佟秋练是幸福的,但是此刻的佟秋练看到小易心里面却是说不出来的苦涩,而小易虽然还不懂男女之事,但是他明白此刻的佟秋练虽然在看着自己,但也不是真的看着自己,她在透过自己思念爹地。

“对了,妈咪,你知道么?大人可奸诈了,这个狗啊,真是个典型的狗腿子!”小易这话说完,大人幽幽的睁开眼,看了小易一眼,然后十分不屑的又撇过头,继续闭目眼神了。“怎么了?”佟秋练捏了捏小易那气得鼓起来的小脸。

“我说平时它吃的那些骨头都哪里去了呢,敢情都被它藏起来了!”小易愤愤不平的说道,佟秋练倒是知道有的狗狗是喜欢将骨头埋起来的,只是这个事情要是茶茶的话,她倒是觉得没什么,怎么一向傲娇的大人居然还会做这样的事情啊。

“你怎么知道啊,难不成是被你发现了?”小易的小脸气得圆鼓鼓的,倒是十分的可爱,佟秋练忍不住又一次伸手捏了一下。

“因为大人现在每天都会早早的叼着一根骨头送到你的房间门口啊!每天佣人都会清理出来一根!”佟秋练看了看地上面的大人,大人仍旧是傲娇的闭着眼睛!

萧寒,狗狗都想你了,你到底在哪里啊,你赶紧回来吧,你都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有多么的难熬么?而且……我也想你了……

萧寒看着这一幕,终于将电视关掉了,雪伦也正在给萧寒换药,“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这么有动物缘啊,你们家养的那是什么狗狗啊,看起来黑不溜秋的,一点都不漂亮!”雪伦翘着兰花指帮萧寒换药,对这个人妖说的任何话,萧寒此刻都是免疫的。

“纯种的拉布拉多好么?自己没有文化不认得就算了,什么黑不溜秋的一团啊!嘶——”萧寒突然感觉到了手上的腿上面一阵疼痛!

“sorry,sorry,sorry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小心力气使得大了一些,真是不好意思啊!”雪伦翘着兰花指捂着嘴巴,虽然一脸的歉意,但是萧寒知道,这货是存心的,肯定是故意的,这心眼和针尖一样小啊。

“那你下次给我注意一点!”萧寒恶狠狠地说。

“你是病人,对我这个医生,你就该恭恭敬敬的,要有礼貌知道么?什么没有文化的这种话,就要少说,我要是没有文化,你以为是屠夫给你做的手术了,虽然奴家大学没有毕业……”萧寒身子一僵,他刚刚听见了什么,这个人妖连大学都没有毕业,按照常规的思路的话,高中毕业选专业才能够学医吧,萧寒突然对自己的这条腿的未来产生了一丝绝望!

而雪伦看到萧寒的眼睛突然黯淡了下去,伸手拍了拍萧寒的腹部,萧寒顿时一个激灵,幸好那条受伤的腿已经被架起来了,不然刚刚铁定会碰到,这货刚刚摸了自己哪里啊,萧寒看着雪伦,雪伦冲着萧寒飞了个媚眼,萧寒能说他很想吐么?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一副不想活的表情,你可是有妻儿的人啊,再说了,病人的心情好了,也有利于伤口的恢复和愈合,你可别给我摆着一副死人脸可以不?”雪伦居然直接过去拍了拍萧寒的脸。

“你干嘛啊!”萧寒直接将雪伦的手拍飞,雪伦则是笑呵呵的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了,然后不过嘴巴里面居然在说,“一如既往的滑溜呢!”

萧寒真是觉得够了,“你大学为什么没有念完?辍学么?”萧寒的所有学位证书都是在家里面取得的,正常的大学生活,萧寒并没有真正的体会过,在别人上大学的时候,萧寒已经开始接受家族的企业了。

萧寒并不是那种所谓智商高,处理事情就十分神速的人,很多事情都是在慢慢的摸索中学习经验,慢慢熟练起来的,所以接手公司的那段时间,对萧寒来说,很辛苦,不过萧氏现在的成就,也证明了他当时的所付出的一切是不是值得。

“你也看见了,我这样的人出现在校园里面肯定是被视为异类的!”雪伦指了指自己,雪伦今天一身红配绿,红色的上衣,绿色的短裤,这个装扮,萧寒能说让他想起了西瓜么?萧寒点了点头。

“应该不止是在学校吧,你应该只要出现肯定都会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吧!”毕竟人妖可不是每天都能够见到的呢?

“oh,mygod!萧寒,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的直接啊,亲爱的,求你别打击我么?真是的,我也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的,但是没有办法啊,样貌出众也是没有办法的!”雪伦说着又是给了萧寒一记飞吻,萧寒直接翻了个白眼。

“话说你到底是不是人妖啊!”雪伦一听到这个词立刻炸毛了!

“谁和你说我是人妖了,谁说的,尼玛,老子是男人好么?货真价实的男人,到底是谁在背后这么的诋毁老子来的!”萧寒看着雪伦发飙的样子,默默地在心里面补充了一句,现在倒是像个爷们儿了!

“你要是不信,老子脱给你看!”萧寒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雪伦的手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裤边了,然后有些无奈的走到了萧寒的身边,想要帮萧寒顺顺气,萧寒挥手示意他离自己远一些,雪伦无奈只能靠在了一边的墙上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这么不明显么?老子真的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啊!

“不用脱了,我信了,我信了!”萧寒的脸都被呛红了,这货真是不正常啊,而且自己对他一点的兴趣都没有好么?自己只想着赶紧将伤养好了,然后赶紧出了顾家,这里的人就没有几个是正常的,哎……果然是物以类聚啊!

“你的表情是几个意思啊,是不相信的意思么?不过我虽然大学没有毕业,不过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珊然和顾家吧,他们受伤了,都是我医治的,你就放心吧!”雪伦对着萧寒粲然一笑!

“我就是好奇,他们为什么会找一个没有医师执照的人呢!”这一回换雪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他怎么从来没有听人说过,小练的老公居然是是个毒舌的人,不是一般的毒舌,是很毒舌。

“大学的时候,其实我的技术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但是我是异类,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这样的,我的所有的手术方案,他们都否决了,并且不允许我参加任何的实习参观,说什么我的方案都是草菅人命的,我虽然不能说我是个合格的医生,但是医德我还是有的,草菅人命这种事情我还真的做不来!”雪伦的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后来呢,你就离开了学校?”萧寒知道这中间肯定是各种曲折的,包括现在雪伦能够出现在顾家。

“离开学校之后,我自己开始帮人治病,慢慢的就有了知名度,后来的话,就是珊然找到了我,我当时是拒绝的,不过这个女人真的是……”雪伦突然觉得自己那个挥手真的是豪可怜啊。

“她用什么打动你了么?到底是什么让你动心了?”萧寒倒是很好奇,在萧寒的印象中,顾珊然有的估计就是嗓门和拳头了吧,而且真的不是一般的暴力,也就是顾南笙能够受得了她吧。

“打动我?还真打了我,我当时又不认识他们,他们直接上来就让我去治病什么的,我当然不同意啊,真是的,一大群黑衣人冲上来,就让我去治病,我当然撒腿就跑啊!”萧寒几乎都可以预料到了之后会发生什么,这顾珊然肯定就是五花大绑的也会把他绑着走的啊!

“然后你就被他们五花大绑的绑走了?”萧寒挑了挑眉毛。

“我当然是宁死不屈的啊,但是顾珊然直接就要揍我啊,揍别的地方,那我也就无所谓了,这丫的,直接就朝着我的脸上面揍啊,真是的,我还要靠脸吃饭的好么?”萧寒不再说什么了,而是拿起了一边的文件,看了起来,是啊,人妖嘛,肯定都注重自己的那张脸的啊。

佟秋练在病房里面,很快的就接收到了警局那边的连线,是关于尸体解剖的全程直播,佟秋练只是将电脑放在一边,因为解剖过程很慢,而且小王的动作比较慢,所以过程或许会持续很长时间。

而施施在一边看到了潘树强的尸体的时候,心里面就把顾南笙和顾珊然从头骂了个遍,这尸体未免太恶心了吧,看着都觉得恶心,这两个人,口味真重,佟秋练看了半天,突然她的手机就响了,佟秋练看了看,是令狐默,佟秋练以为令狐默那边有什么消息了,就直接接起了电话。

“怎么了!”佟秋练喝了口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脑上面还在直播的视频,而那边却是许久都没有人说话,佟秋练愣了半天,刚刚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那头传来了一阵很熟悉的声音,“小练!”

佟秋练看了看电话上面的来电显示,确实是令狐默没错啊,怎么说话的人却是王雅娴呢,更何况,王雅娴怎么会想起来给自己打电话,居然用的是令狐默的电话。

“您有事么?”佟秋练的声音冷的没有一丝感情,施施的目光从电脑屏幕上面,转移到了佟秋练的身上面,谁的电话,怎么说话的声音这么的奇怪啊?只不过施施完全听不见电话那头的人到底在说什么,只不过隐隐约约的,知道那边的人是个女人。

“抽个时间,我们见一下吧?”佟秋练倒是觉得有些可笑了,自己和她之间有什么好说的呢,佟秋练沉默了几秒钟,“你若是不想见我就算了,只不过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一下罢了!”

“总不会是要找窝叙旧吧,我记得娴姨曾经和我说过,再也不想和我见面的吧!”王雅娴被佟秋练一堵,但是王雅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关于你爸妈的事情么?”佟秋练挑了挑眉毛,倒是嘴角扯起了一抹微笑。

“你知道什么!”佟秋练伸手摆弄着一边的玫瑰花,伸手将玫瑰花的花瓣轻轻的一片片扯下来,在手中轻轻的揉搓,佟秋练不傻,王雅娴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找自己,在自己家里面出事的时候。

但是当年的事情,伤害的人可不止她一个人啊,为什么那个人的尸体会出现在令狐家里面,不是别人家,难道说五年前的事情和令狐家真的有关系么?

“怎么样,你想知道的话,就和我见一面吧!”王雅娴似乎已经料定了佟秋练会和她碰面一样。语气之中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沾沾自喜。

佟秋练又一次扯下了一片花瓣,“不好意思,我最近没有时间,你要是真的知道什么的话,你可以直接去找警察!”不等王雅娴说完,佟秋练就直接挂了电话,王雅娴此刻也是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面,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气得半死,还是很快的将通话记录删除,将令狐默的电话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面。

“妈,我去问过医生了,您的身子没什么大碍!”令狐默推门进来,王雅娴只是冲着令狐默一笑,脸色仍旧是苍白无力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