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40 钟摆一样的尸体

王雅娴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出门了,而令狐泽在开完会之后,让蒋千里立刻去调查一下潘树强现在在哪里,“出事了,我们在一个工厂那里发现了潘树强的定位系统。”令狐泽本来喝茶的手顿了一下,凌厉的眸子看了一眼蒋千里。

蒋千里将刚刚得到的东西放到了令狐泽的面前,一个小小的像是按钮一样的东西,上面还粘着一些血迹,“我们的人到那里的时候,现场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了,潘树强,应该是被活捉了!”

令狐泽将那个密封透明袋子里面的按钮一样的东西拿起来,“这东西在他的体内有十几年了吧,哼……倒是没有想到会被人发现!”令狐泽的眸子森然,“那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等着他们找上门了,萧寒有消息么?白家,顾家都有消息么?”

蒋千里摇了摇头,令狐泽示意他出去,蒋千里看了一眼令狐泽,就很快的退了出去,门被关上的时候,令狐泽起身走到了一个保险箱那边,输入了密码,“啪嗒——”保险箱就打开了,你们是各种各样的包装盒,而在包装盒的最上面,则是一个相册,令狐泽将相册拿出来,走到了桌子面前。

相册的封面是大朵大朵洁白的茉莉花,相册上面都粘贴着透明的纸,保护得很好,令狐泽将相册打开,上面都是一个人,从小时候,到了少女,到了成年,到了结婚,直至女孩成为女人,成为一个妈妈,照片上面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令狐泽伸手抚摸着最后一张照片,上面是赵曼枝躺在医院的时候,戴着氧气罩,周围的仪器都在运转着,女子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但是那种温婉气质却是与生俱来的。

令狐泽拿起了手边的烟,点燃,火星在昏暗的房间里面,忽明忽灭,令狐泽贪婪的看着照片上面的女子,他还清楚的记得,两个人的初次见面,直至最后一次见面,令狐家的男人,或许都是一个样子,爱上了一个人,就是成疯成魔一般的,令狐泽是这样,令狐默也是这样的。

王雅娴在见到佟修的时候,两个人约定的见面的地方是一个十分幽静的茶室,佟修的手上面还包裹着纱布,两个人坐下之后,许久都不说话,倒是王雅娴看了看时间,“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你找我到底要干什么?”

“你和清姿的死有关么?”王雅娴只是轻笑一声,随手端起了一杯茶,好苦,王雅娴的眉头皱了一下,旋即将杯子放下,“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清姿是死在医院里面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你别开玩笑了,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要先走了,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疯!”

佟修本来也是老狐狸,只不过最近接二连三的打击来的过于突然了,让他看起来苍老了十岁不止,头发都是花白的懒得打理,和之前相比,真是差了很多,佟修只是仔细的观察着王雅娴的一举一动。

王雅娴本来还是以一种十分放松的姿态的,但是当佟修提到了佟清姿的时候,她的神色明显变得有些不正常了,尤其是那双手端着杯子的时候,也是失去了平时的优雅,王雅娴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家闺秀,一举一动都是规行矩步的,而刚刚她居然差点将杯子拿脱了手。

王雅娴拿起手边的皮包就要往外面走,佟修直接上前一步,伸手按在了王雅娴的手上面,王雅娴嫌恶的看了佟修一眼,“你在干吗,你松开!”王雅娴看着佟修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最嫌弃的垃圾一样。

“急什么啊,我的话没有说完呢,还是说你是想要我把这件事情直接和令狐泽说?”佟修的话说完,就松开手,王雅娴抓紧皮包,尖锐的指甲,似乎想要在皮包上面掐出一个洞一样,王雅娴看着佟修,“别瞪我,你不怕的话,直接就走好了,我是无所谓的!”

佟修说着悠哉的喝了一口茶,“这茶真苦啊,不过苦一些好,清醒……”佟修的话未落,王雅娴直接端起了手边的杯子,苦涩的茶水直接就洒在了佟修的脸上面,佟修但笑不语,只是拿起了手边的面纸,慢慢的将脸上面的茶水擦干。

“你别挑衅我,你的眼神真是……”佟修啧啧了两声,“这眼神真是似曾相识呢,你当时杀死了嫂子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女人嫉妒起来的时候,还真是心狠手辣啊,无论你装得多么的高尚,都掩饰不了你那满是血腥的手和你那肮脏丑陋的内心!”佟修的话就是一把刀,瞬间将王雅娴本来伪装的高贵的那张脸,瞬间撕裂。

王雅娴冷哼一声,拿起面纸,慢慢的将手指上面沾到的茶渍慢慢的擦掉,“我可没有你心狠,佟齐是怎么被抓的,你不会不记得了吧,还有佟老爷子,我杀的人和我毫不相关,不过是个贱女人罢了,你呢,你手上面沾的血,可都是你最亲的人!”佟修看着面前这个笑的十分阴险的女人。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这算是两个人这么长时间,第一次撕破脸吧,佟修也是第一次看见,本来一直都是端着贵妇架子的王雅娴,脸慢慢的变得狰狞,佟修对王雅娴的控诉,几乎是完全不在乎的,他只是将擦好的面纸丢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面。

“清姿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王雅娴放在桌子下面的手瞬间收紧,怎么突然就扯到了这个,王雅娴换了个姿势,冷眼看着佟修。

“我还觉得你女儿的死和你有关呢,你可真好笑,你的女儿是自己死在医院里面的,你不去找医院的人,责备他们看护不力,你来找我做什么,真是好笑了!佟修,你是不是也疯啦,可笑至极!”王雅娴冷哼一声,只不过目光和佟修对视的瞬间,立刻就转移开了。

“那样最好了,放心吧,就算是令狐泽知道大嫂的真正死因,也不会和你离婚的!”王雅娴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猛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很大,佟修只是悠闲地帮王雅娴倒了一杯水,也帮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口水吧,你也口渴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王雅娴看着佟修,佟修则是一笑,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漫不经心的晃动着杯子里面的茶水,眼角的余光瞥见王雅娴那气急败坏的脸,果然女人一生气就不好看了,这整个人都变的狰狞了。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现在大家手里面都有这个各自的把柄,我是无所谓的,你大可以将这些事情告诉佟秋练,我无所谓,不过那你可要想好了,你要付出的代价可是你不能承受的,希望清姿的死和你没有关系,不然,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的!”佟修说完,看了看墙上面的时间。

“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马上到输液的时间了,我先走了!令狐夫人,希望你这辈子都能安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面,夫妻恩爱,和和美美……哈哈……”佟修说完,就开始放肆的大笑,直接扬长而去了,而佟修的笑声,就像是魔音灌耳一般的,让王雅娴整个心都躁动不已。

王雅娴直接将桌子上面的东西全部都打落在地上面,“啊——”王雅娴恨不得将桌子整个掀翻,佟修,佟修……王雅娴狠狠地在心里面默念着佟修的名字,你好,你狠,威胁我,我王雅娴长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威胁过自己,王雅娴一个人在里面待了许久。

脑子里面嗡嗡的,也想了很多的事情,从五年前的事情开始,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的,我从来不欠你们的,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佟修,是你逼我的,王雅娴咬着嘴唇,拿起包就往外面走!

萧寒靠在床上面,面前的电视上面,正是佟秋练的正脸,佟秋练此刻正侧头靠在枕头上面,看着窗外,眸子没有什么焦点,空洞的让人心疼,一个医护人员进来,帮佟秋练换药,“萧夫人,忍一下,你的脚踝已经开始消肿了,但是您也要注意保护,千万别太大动作了!”佟秋练点了点头,脚踝处传来阵阵刺痛。

佟秋练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似乎此刻在换药的人不是她一样,忽然一滴晶莹的泪珠就顺着佟秋练的脸颊滑落,吓得护士睁大了眼睛,“萧夫人,是不是弄疼你了啊,我小心一点哈!”

“没事,你继续吧!”佟秋练伸手将眼泪擦干净,萧寒,你是个混蛋,你是个骗子,离开你之后,我怎么变得这么爱哭呢,我已经变成了一个爱哭鬼了怎么办?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一些,等你回来,我知道你一定不会丢下我的,但是为什么一点消息都不给我,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萧寒的手中拿着萧氏这个季度的报表,看着佟秋练的侧脸,真是心疼的厉害,“啪——”手边的文件,直接都被摔在了地上面,满地都是纸片,雪伦在隔壁听到动静,立刻推门进来,看到满地的纸片,微微叹了口气。

“萧寒同志,您现在是在养身子的时候,请保持心情愉悦好么?还有啊,你的监控视频能不能不要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开着啊,小练要是以后知道你这么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盯着她看,肯定会疯的!”雪伦认命的将地上面的纸捡起来,真是的,被一个小鬼威胁了,现在都沦为萧寒的保姆了,也是够了。

“我愿意,我看不腻不行么?”萧寒从雪伦的手中接过文件,“文件的页码不对!”

雪伦都想要揍人,木有木,雪伦死死地瞪了萧寒一眼,萧寒则是将文件递给了雪伦,那意思还不明显么?希望雪伦将文件重新归纳整理,“你丫的,萧寒,你别以为有小易撑腰,你就能这么使唤我,我告诉你,我是你的医生,不是你的助理,你早知道要重新整理,你把东西打乱做什么,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我愿意!”萧寒就高冷的丢给了雪伦三个字,雪伦差点炸毛,但是这萧寒自己现在是动不得啊,真是要命,而且要是和顾南笙一样和自己说上几句就算了,这萧寒在自己说了那么多之后,就丢给了自己三个字,他愿意!

你愿意,你愿意我不愿意啊,雪伦咬着牙,恨不得此刻就在萧寒的身上面咬几口,咬几口都不解恨,真是的,气死他了,但是谁让自己有把柄在小易的手上面呢,雪伦只能认命的被萧寒使唤了。

此刻萧寒的电话响了,居然是父亲,他们两个人倒是挺少打电话的,萧寒示意雪伦出去,雪伦将资料放到萧寒的床边,就关上门走了出去,“喂——爸!”

“你怎么样?死了没?”萧寒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所以说啊,他和父亲,以及太后娘娘处不好的原因就在这里啊,他们居然说萧晨是基因突变的,明明是结合了他和太后娘娘的全部缺点好么?

“我要是死了,你以为你现在在和谁说话啊!”萧寒没好气的说,而那边的人皱了皱眉头,伸手捏了捏眉心,还真是不好交流啊,“你怎么知道我出事的!”

“你以为我真的是每天只知道环游世界么?你和小练但凡是出了一点事情,我这边很快就会知道的,需不需要我去亲自去慰问你一下啊,我也好久没有见到我的乖孙了,这个臭小子,怎么和你小时候一摸一样啊,这走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么?难道不知道我很想他么……”萧寒看着电视,佟秋练已经开始吃饭了,萧寒漫不经心的应一声,只是那边的人却还在喋喋不休。

“萧寒,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在了啊!”那边说了半天,愣是没有听见萧寒的声音。

“这不是在听您说话么?您将完了么?您要是讲完了,我就要说话了!”额……那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行了,你说吧!”

“这都是我的事情,你和爷爷都别插手,我会自己解决的,我只需要知道,动了令狐家,爷爷那边没有关系吧!”男人看了看自己不远处正在钓鱼的萧老爷子。

“没关系,和令狐家的关系很早之前就断了,老爷子不会在意的,你自己看着办就成!”萧寒应了一声,挂断电话之后,男人看着电话,愣了半天,太后娘娘端着甜点走了过去,“我早就和你说了,你就该和儿子多写沟通,这次电话打了多久,超过五分钟了没?”

“四分五十八秒……”男人无奈的看着通话时间最后定格的时间,脸上面都是无奈的神情,看了看太后娘娘,“这孩子到底遗传谁啦,我俩都不这样吧,真是的,我都给他打电话了,他的态度就不能好点么?”

“还能遗传谁了啊,那个呗!”太后娘娘示意了一下老爷子,男人瞬间沉默了,“怎么样,萧寒的伤怎么样了啊,没事吧!”

“应该没事,这小子,刚刚还小练处的不错,大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呢,这小子怎么可能让自己出事啊,就是可怜了小练那孩子了!”男人笑着搂着太后娘娘,在太后娘娘的脸上面就猛地亲了一口!

“估计那小子要是被小练知道了,以后的日子有他受的!”太后娘娘这预言倒是十分准确的,这萧寒以为解决了所有的渣渣之后,自己的好日子就会来的,很显然,不是这样的,佟秋练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他么?

当徐敬尧出现在佟秋练的病房的时候,一推门进去就看见了施施,施施正在专心的看剧本,抬眼看了看徐敬尧,“小练,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徐敬尧只是和施施点头示意了一下,只不过这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佟秋练就选择自动忽略了,“那边有点忙,这才抽出时间过来看看你!”

徐敬尧的手中提了一个篮子水果,坐到了梨佟秋练比较近的一个位置,施施起身将剧本塞进了包里面,“我出去晃一圈,你们聊!”施施说着直接就走了出去,徐敬尧看着门被关上,自嘲的一笑,“连我的声音都不想听见了,倒是符合她的风格。”

“我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就是扭了脚,估计要歇一阵子了,你怎么样,军部的毒品案有进展了么?”佟秋练可不想和徐敬尧讨论施施的问题,她不想掺和是一回事,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也不是她能够掺和的。

“那个组织一直都在蠢蠢欲动,我们得到了可靠消息,那边的老大,似乎已经在境内了!”佟秋练倒是一怔,徐敬尧倒是一笑,伸手拿下无边框的眼镜,伸手揉了揉眼睛,“只不过现在找不到他们落脚的地方罢了,而且最近他们组织的活动比较频繁,这事情或许施施知道的比较多!”

施施此刻就站在门口,嘴巴里面嚼着口香糖,哼……你的消息倒是灵通了,我就是知道的多,和你有关系么?倒是可笑了。

“是么,对了,师哥,你不是早就订婚了么?怎么还不结婚啊!”佟秋练漫不经心的提了一句。

“这个案子结束的吧,这案子拖拖拉拉的弄了一年多了,放心吧,到时候你的红包肯定少不了的,记得包个大大的红包就成了!”徐敬尧不戴眼镜的时候,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侵略性很强,安一丝丝的狂野气息,总是让佟秋练觉得有些不舒服。

“肯定啊,如果你能把欠我的红包补上的话!”萧寒在另一边,听了佟秋练这话,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一回身居然发现顾北辰站在门口,这厮每次出现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只是,这顾北辰的眼睛有些奇怪啊!

顾北辰那死水一般的眸子,淡淡的扫视了电视上面的人几眼,就看向了萧寒,“感觉怎么样?”只是这冰冷的语气,却是是来慰问的,怎么觉得像是要把自己冻死啊,顾北辰那死水一般的眸子又一次看向了电视。

“你和这个人很熟?听说是小练的师哥!”萧寒不过是匆匆见过这个男人一次,这个男人的眼神让他很不喜欢,像是要直接看到他的心里面一般,萧寒不太喜欢这么直接的注视,尤其是这个男人的嘴角总是带着一丝笑,和他的笑容不同,他的笑容总是让你觉得,你的一举一动似乎他都是懂的。

“见过一次,不过不熟!”顾北辰说着就直接离开了,萧寒搞不懂了,这又是搞什么啊,萧寒突然想到了徐敬尧刚刚说的话,什么连声音都不想听见了,不会这么狗血吧,施施的前男友!

“萧寒同志,换药的时间到了!”雪伦走了进来,看了看电视,就开始先帮萧寒检查身子,只不过雪伦可是不敢随便吃萧寒的豆腐了,那个小屁孩子的威胁声音,还在他的耳边不停地回想。

“这个人你认识么?施施的前男友?”雪伦压根不想看这个渣男一眼,而雪伦的表现显然是十分明显的,顾北辰那种死人眼,萧寒是看不懂他在想什么的,倒是雪伦表现得很明显,雪伦在一边帮萧寒配等一会儿要挂的点滴的药水。

“不是前男友,是前未婚夫,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然后就是最狗血的剧情,男的看上了一个灰姑娘,抛弃了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然后呢,就是麻雀想要飞上枝头的狗血剧情了,很恶俗吧,他和施施的关系就是这样的!”雪伦帮萧寒换上了药水!

“倒是真是够恶俗的!”萧寒倒是不懂,居然还绕了这么一大圈子,不过萧寒倒是很好奇,那个灰姑娘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能够从施施的手里面抢走男人,而且萧寒和施施的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

但是施施虽然看起来和佟秋练算是两个不同性格的女人吧,一个内敛清傲,一个张扬肆意,但是两个人能够学习法医,都是那种十分理智理性的人,而且施施看得出来个性张扬不羁,整个人对事物的把控欲也是很强的,这样的女人会让男人觉得压力大,但是也是特别有魅力的。

“那个灰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萧寒看了看雪伦,雪伦则是正在本子上面记录萧寒今天的用药情况和恢复的情况,抬眼看了一眼萧寒。

“就是白莲花那种呗,没事就哭哭啼啼的,真是烦人,而且心机很重,哎……男人嘛,总是吃软不吃硬的多,而且山珍海味吃多了,想要尝一下糠咽菜的味道,这也没有办法啊!而且施施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面,施施是太自信了,不过施施最后也潇洒的放手了,现在跟了家主,不是也很好么,就是家主其实是个醋坛子……”雪伦贼兮兮的说。

“咳咳……”门外传来了顾南笙的声音,雪伦一回头,整个人的魂都吓飞了,“那个,家主……”真是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啊,雪伦此刻真是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顾北辰的视线简直能冻死个人。

“明天我要看见我们帮里面最新药物的研究报告,你先下去吧!”雪伦简直想要撞墙的心都有了,真是要死了,雪伦灰不溜秋的立刻逃了出去。

“怎么都过来了?”萧寒看着顾南笙,顾北辰仍旧是一副死人脸,顾北辰怎么可能给萧寒好脸色看啊,真是的,因为你的事情,他可是要好久不能搂着施施睡觉了,而且一想到自己早就和施施说了,他们一起出去旅游干嘛的,施施就说工作很忙,让他等一会儿,等一会儿,顾北辰忍了,只是现在施施为什么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有一个……顾北辰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仍旧没有!那脸上面的冰霜又凝结了一层。

“那个人的尸体我们送人了,你猜我送给了谁?”顾南笙可压根不想自己处理这个人的尸体,虽然不费力气,只不过这要是利用的话,就利用的彻底一点吧。

“不是佟修的话,就是令狐泽!不过令狐家守卫森严,你们要是将一个具尸体运过去似乎有些困难吧,应该是送给佟修了吧!”萧寒的话说完,顾南笙不高兴了。

“你还记不记得令狐家之前的宴会上面,佟清然被蛇咬的事情?”萧寒看着顾南笙笑得贼兮兮的脸,不用想了,“你别小看我好么?”

“那你是把尸体送给令狐泽了?”萧寒看着顾南笙,顾南笙冲着萧寒挑了挑眉毛,点了点头,“你倒是厉害啊,怎么进去的啊?”

“在严密的防守都会出现薄弱环节的,我们顾家特工可是很多的,潜入令狐家就是搬张床出来都不成问题,更别说是运一个尸体进去了,嘿嘿,真是期待,令狐泽看见了潘树强的尸体的时候,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应该会和便秘一样吧!”顾南笙说着就开始大笑,萧寒和顾北辰互相看了一眼,直接无视顾南笙,视线都集中在了电视上面。

徐敬尧从病房出来的时候,施施已经快速闪身,躲进了一边的房间,徐敬尧看了看空荡荡的走廊,空气中还飘洒着若有似无的香气,徐敬尧自嘲的一笑,直接大步走向了电梯,而施施在听见了电梯打开关门的声音之后,并没有直接出去,而是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电梯下去已经一分钟了。

果然走廊上面又传来了皮鞋清脆的声音,而电梯门又一次打开,继而关上,施施这一次才从房门里面出来,“有些招数玩多了,就不好玩了!”

佟秋练看了看走进来的施施,“怎么了,你俩又开始往小偷和警察的游戏了?真是无聊!”施施耸了耸肩膀。

“别说的我好像很愿意和他玩一样,就是懒得看见他而已,再说了,我又不是傻子,这种事情玩一次就成了,再说了,我现在压根懒得看他一眼,有时间看他,不如多看看我们家北辰喽!”施施这话说的另一头的顾北辰心头一阵激荡,这小妖精,亏你还记得我,还知道想着我。

“行了,知道顾北辰是你们家的!”佟秋练无奈的一笑,只是笑容里面却带了一丝苦涩,施施又一次恨不得呼自己一巴掌,真是的,这还真是个地雷,动不动就能踩一下,哎……萧寒的动作能不能快一点啊,小练再这样子,以后也有你受的。

令狐泽在回去的路上面,接到了蒋千里的电话,“怎么回事?”因为除非是令狐泽打电话找蒋千里,其余的时候,蒋千里都是很少联系令狐泽的,更别说蒋千里会主动的电话给令狐泽了,所以令狐泽才会觉得有些奇怪。

“夫人今天和佟修见面了!”令狐泽伸手摩挲了一下手边一份军演报告,“暂时还不知道谈话内容,不过两个人似乎是不欢而散的,不知道佟修在打什么算盘!”

“我知道了,继续盯着吧!”令狐泽说着挂了电话,佟修这人虽然不笨,但是若是想要和自己玩的话,还是嫩了一点,令狐泽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只是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好说的,佟修应该还在烦恼潘树强的事情才对,居然有闲情逸致找王雅娴,而这个女人最近也是奇怪得很,也需要好好调查一下了。

令狐泽伸手捏了捏眉间,怎么觉得最近的许多事情整个都堆积在一起了呢,而且到现在潘树强是被谁带走了,萧寒?应该不会的,萧寒若是能够这么做,现在就应该出现了,而不是让一个奶娃娃去公司主持大局,白家?白家是有是个实力,只不过白老爷子应该不会这么做的,没有理由,最后剩下就是那个神秘的顾家了!

萧寒和顾家都是让令狐泽有些头疼的,因为能够查到的东西不多,所以令狐泽不知道他们的深浅,更是觉得有些头疼。

令狐泽的车子还没有驶入家里面,“首长,门口停放了许多的警车,不知道怎么回事?”前面的司机说了,令狐泽则是示意司机下车去看看,而司机之后就带着赵铭走了过来,令狐泽摇下车窗,说实话,赵铭对令狐家的人,心里面还是有些抵触的。

之前因为佟清然的时候,已经和这个令狐司令的秘书打过交道了,真是蛮横的可以啊,完全就是不可一世啊,没有办法,谁让你就是个芝麻绿豆的小警察,你要是惹得人家不舒服了,人家可以直接把你踩死呢,所以啊,只能陪着笑喽。

“令狐首长,不好意思啊,因为你们家佣人报案,说是在你们家里面发现了一具男尸,所以我们这才过来的,现在正在里面调查取证,可能不太方便您车子的通行!”令狐泽直接推门下车。

令狐泽的个子也是挺高的,赵铭的身高一般,还不到一米八,而令狐泽却是一米五以上的,踩着军靴,穿着军装,就是目光扫射过来的一瞬间,都给人很大的压迫感,赵铭只能退到一边,令狐泽显然对于家里面被这么搜查,心里面十分不舒服。

“我们家的监控设备难道查不到嫌疑人么?你们这样是准备我把我们家翻过来找证据么?”令狐泽说话不带一丝的感情,而且声音低沉嘶哑,给人的感觉自然是压力巨大的。

“监控视频被人恶意入侵了,那一段时间播放的是昨天那个时间段的视频!”赵铭说完,令狐泽插在口袋里面的手瞬间收紧,他的脑子里面第一个想到的人居然是萧寒,因为他想到了萧寒曾经直接闯入过令狐家,在那么多持枪守卫的情况下,极其嚣张的将佟秋练带走了,每每想到这个,令狐泽都觉得萧寒简直是在挑战自己的极限。

而且之后家里面的监控视频出现了维持十几分钟的空白,也是被人恶意入侵了,难道说萧寒根本没有出事么?应该不可能吧,若是没有出事,他藏着掖着又是怎么回事,大可大大方方的寻仇来啊,令狐泽也是不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

从令狐家的正门到里面的别墅,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天气有些燥热,赵铭跟在令狐泽的后面,忍不住擦了好几次的汗水,真是的,真是军人出身,这天气这么热,愣是一句话都不说,走路还那么快,光是这背影也是够挺拔的啊,哎……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C市最近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么?

令狐泽大步往前走,十几分钟后,就到了别墅门口,令狐家本来就是那种古色古香的建筑,但是此刻看见自己的家里面的大宅,令狐泽可是完全高兴不起来啊,这人不是死在别的地方,而是被人送三楼的窗户拴着,挂在了二楼,就像一个摆钟一样的,来回的晃动着,关键是这人,除了那一张脸,浑身都是血肉模糊的,身上面一点皮肉都看不见,极其恶心,就像是那种腐肉一般的,看着渗人。

令狐泽就算是自控力再强大,看到了这种情形,整个人也觉得不好了啊,更何况,那尸体停在二楼的位置,恰好是自己书房的窗户的位置,赵铭再一次看到尸体,强忍着没有吐出来,真特么的恶心,这凶手是变态吧。

所谓的扒皮这种事情,他们不过是听说过罢了,真正的,倒是第一次见到,这凶手也真是够凶残的啊,不过幸好还留了一张脸,不然要是寻找尸源的话,估计又要废上一番功夫了。

“尸体我们会很快弄下来的,只是还在调查取证阶段,所以会稍微耗费一些时间!”在尸体摇晃的时候,令狐泽看见了那个人的脸,令狐泽的瞳孔突然收缩,整个人的身子都僵直了,赵铭和周围的人以为令狐泽是被吓到了,毕竟真的挺吓人的,只不过这尸体是被处理过的,倒是不滴血了,要不然肯定更加恐怖,所以对于令狐泽表现出来的异样,所有人都没有怎么在意。

这个人是潘树强,虽然说令狐泽每天要见的人很多,或者说他带过的兵很多,每天都需要面对很多不同的面孔,但是潘树强,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这个人当兵的时候,身体素质就特别好,要不是后来因为感情用事,现在肯定混得不错,而这个人也是自己还在寻找的人,而此刻这个人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而死状居然是这个样子的,怎么能让令狐泽不激动啊!这简直是*裸的挑衅啊,令狐泽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啊,但是看到了潘树强这副模样出现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很诧异,而且很激荡。

“你可回来了,真是吓死我了!”令狐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王雅娴突然就扑到了令狐泽的怀里面,令狐泽此刻简直是心乱如麻,他必须好好整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所以对于伪装模范夫妻这种事情,令狐泽现在真的是没有经历,所以令狐泽毫不留情的直接推开了王雅娴,王雅娴踩着三四厘米的高跟,虽然不高,但是还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我去换衣服!”令狐泽说着大步往前走,而李耐正好在旁边,扶住了王雅娴,李耐疑惑的看了看令狐泽,果然是家族越大,这里面的水就越深啊,哪里有多少真情在啊,“夫人,您没事吧,估计首长是太紧张了吧,毕竟家里面出了这样的事情!”赵铭试着安抚王雅娴。

王雅娴则是看着令狐泽消失在大门口的背影,抬头看了看像是钟摆一样悬挂着的尸体,一个没有忍住,又一次吐了出来,“呕——”赵铭对着李耐使了个眼色,李耐立刻招呼一边的女民警,立刻扶着王雅娴到了另一边,真是的,就不能消停一下么,已经够乱的了!

这萧寒的车祸还没有一点的头绪,而且居然扯到了五年前的案子,那个案子,不是警局接手的,是军部直接处理的,只不过后来发生了爆炸,警方是负责处理善后的,所以当年的卷宗记录的内容不够多,赵铭能够找到的蛛丝马迹也不多,所以因为这个事情,赵铭已经很头疼了,而现在令狐家的这个案子,也是毫无头绪!

这尸体很明显是别人运过来的,但是监控视频也是毫无头绪,已经在调取周边街道的监控视频了,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可疑的车辆进出记录,不过赵铭觉得希望不大,毕竟这人能够破解进入令狐家的监控,更别说街道的监控视频了!

看着那具悬挂在二楼的尸体,这死的也未免太惨了吧,这到底是杀死了他妈,还是杀死了他爸啊,用得着这么对待一个人么?不过最近出现的各种诡异的尸体也是够多了,也不差这一个被剥了皮的尸体了,只不过真的有些恶心罢了。

尸体很快的被放了下来,放到了担架上面,小王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尸体,“队长,还是等回去尸检吧,这尸体我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小王虽然是新来C市,不过之前也在别的地方从事了许多年的法医工作,还真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尸体!

而且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味道,那种味道他们也算是比较熟悉的,这个尸体果然是被处理过了!

“没事,带回去吧,尽快解剖!”赵铭示意他们将尸体盖住,真是的,太特么恶心了。

“应该很快的,这尸体已经被福尔马林处理过了!回去之后就可以直接解剖了,只不过能不能给我找个助手什么的,我有点……”小王吞吞吐吐的,赵铭有些急了,“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婆婆妈妈的!”

“我有点怕!”众人恶寒,虽然这尸体是有点恐怖,你是法医啊,什么样的没见过啊!怕毛线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