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9 你欠的债,还清了么?

施施是被誉为有着妖精的面孔,魔鬼的身材的,但是此刻的潘树强看着施施,只觉得心里面一阵发颤,“别怕,你别乱动啊,伤口裂开了,我可不会缝合的!对了,差点忘记了,刀子没有拿!”说着施施有扭头回去拿了一把刀子!

然后潘树强就看到施施直接将自己的裤子一下子撕扯开来,左腿的关节地方一个很明显的血窟窿,血还在不断地往外面冒,施施啧啧了两声,“其实身体看着还是比较健康的,我那里缺了膝盖骨的标本,幸好右腿的膝盖骨比较完整,等一会儿我就取走了,我最喜欢新鲜的东西了!”

潘树强整个人都入坠冰窖,这种冰冷的感觉从脊椎去一直蔓延到了四肢百骸,而左腿的膝盖处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他能够听见骨头摩擦硬物的声音,“不好意思啊,刀子下去有点深了!”施施抱歉的一笑,只不过这表情里面没有多少的歉意罢了。

潘树强已经明白了,他们就是在故意折磨自己的,他只是冷笑,自己居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而且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施施直接将镊子戳进了伤口里面,悠然自得晃动了几下,潘树强的整个人身体都开始发颤,双腿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身子靠在冰凉的墙壁上面,只觉得头皮都是一阵发麻。

镊子在皮肉里面游走,刺骨钻心,潘树强想要咬着牙齿,发现就是咬牙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这份疼痛,施施似乎是玩够了,“叮——”子弹掉落的声音,潘树强看见了一枚子弹滚落在地上面,而此刻施施的手机正好响了,施施看了看潘树强,拿起了手边的一块布子擦了擦手,就直接塞进了潘树强的嘴巴里面。

“小练,怎么了?我马上就回去?”施施靠在一边的墙上面,而潘树强在听见了这个呢称的时候,整个身子都震了一下,“我就是回来拿个东西,你想吃什么我等会儿带给你就成了……嗯嗯,我马上就回去……”

施施挂了电话,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珊然,便宜你了,我得去医院了,这人渣就留给你收拾了,记得我的膝盖骨,别的你随意,对了,最好能问出来关于五年前的事情!”潘树强此刻哪里还联想不到啊,这群人是那个女孩身边的人。如今的那个眼神倔强的女孩,已经结婚生子了,倒是生活美满。

顾珊然冲着施施挥了挥手,然后挺了挺肚子,刚刚准备拿起手边的手术刀,顾南笙就带着一群人直接推门进来,“珊然宝贝,这么血腥的东西,你还是别沾染了,我会让人处理的!”

“处理你妹啊,好不容易等到西子美人走了,我可不管,我早就说好了,我可是之前就想好了,要是抓到那个混蛋,非要把他的皮都扒了不可!”顾珊然眼中燃烧着炽热的光,潘树强突然觉得顾珊然的长相似乎有些面熟,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而此刻潘树强嘴巴里面的东西已经被取了下来,从腿上蔓延的钻心疼痛,让潘树强整个脸都变得惨白!

而脑子中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了一个场景,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顾珊然,顾珊然也注意到了潘树强的异样,看着潘树强,这一看,潘树强整个人就像是见了鬼一般,整个人的脸色都面如菜色,不是那种因为疼痛,而是因为震惊。

“童养夫,我有这么吓人么?明明还是美若天仙的啊?虽然不如西子美人啦!”顾珊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顾南笙搂着顾珊然,亲了亲顾珊然的侧脸,“当然啊,在我眼里珊然宝贝是最好看的!”

“你叫珊然……”潘树强此刻整个人都是懵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哈哈……造孽啊,造孽啊……哈哈……哈哈……报应来了,是报应啊,报应来了,终于来了,来讨债了……”潘树强突然这般的癫狂,让顾珊然和顾南笙面面相觑,然后两个人都是有些茫然,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怎么疯疯癫癫的啊。

“我是叫珊然怎么了?”顾珊然摸了摸肚子,真是的,鬼吼鬼叫的,吓到宝宝怎么办啊?

“你是沈家的人,沈家的人回来报仇啦,回来报仇啦……哈哈……孽缘啊,孽缘……报应来啦!”潘树强这话说完,顾珊然的身子僵硬了半分钟,直接走过去,伸手直接直接扯住了潘树强的衣领,眼睛中迸发着寒意,“你刚刚说了什么?”

顾珊然几乎是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这个人认识自己?难不成,当年的事情这个人有参与么?当年的事情顾珊然调查的很清楚了,但凡是活着的人,顾珊然都一个不留的几乎全部都解决了,现在冒出来的这个人又知道什么。

潘树强只是一个劲儿的笑,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嘴巴里面一直在呢呢喃喃的说着什么孽缘啊,报应什么的,而顾南笙走过去,只要是牵扯到了沈家的事情,顾珊然就回很容易情绪激动,顾南笙走过去,伸手握住了顾珊然扯住潘树强衣领的手,然后慢慢的将顾珊然的手扯下来。

“好了,别激动,我们先去坐一会儿好不好!”顾南笙的声音温柔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但是顾珊然的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潘树强,一点都不离开,似乎想要将这个人牢牢地刻在心里面,而潘树强在笑完之后,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老了一般。

本来身子就是干瘦的,此刻但是眼睛中却带着一丝凌厉之气,但是此刻的眼睛充满了溃败和一丝歉疚,他看了看顾珊然,“你是沈家的人没错吧!”顾珊然的眼睛几乎可以吃人,她在等着潘树强接下来的话。

“那次的行动我是参与的人之一!”顾珊然直接冲过去,冲着潘树强的脸上面就是一巴掌,很重,潘树强很难想象一个女人的身体里面居然可以蕴藏这么巨大的力量,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牙齿断了一颗,此刻的嘴巴里面都是血腥味道,“呸——”潘树强吐了一口血水出来。

整个地下室此刻都弥漫着一股浓重血腥味道,而潘树强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我这辈子做错了很多事情,那件事情是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只不过当时自己太傻了,别人说什么自己就信了!”

“背后的人是令狐泽!”顾珊然的话说完,潘树强就睁大了眼睛,看着顾珊然,顾珊然这话并不是询问的语句,而是一种肯定句,而潘树强则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顾珊然,而顾珊然心里面的疑惑也是得到了解答,顾珊然还生怕自己报复错了人,没有想到居然还真是他,顾珊然走到了一边的凳子那里坐下,顾南笙立刻示意手下的人去端个水过来。

“你这么惊讶的看着我,我不是蠢货,再说了,你们当时做的那一切就真的天衣无缝了,五年前的绑架事情,也是你做的吧!”顾珊然直接端着手下送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她刚刚明显感觉到了肚子传来了一阵刺痛,顾珊然这才连忙坐下了,还真是不能太激动了,顾珊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

潘树强只是一笑,“若是死在你的手里面,我也认了,我欠了你们家的!”而顾南笙直接走过去,冲着潘树强的脸又是呼了一巴掌,顾南笙的眸子冷冽,但是转身的瞬间,又是那个无赖得甚至有些无耻的童养夫。

“是啊,你欠了我们家的,你要是愿意就说一下吧,当年的沈家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或者说你怎么伪造的死亡证明?”潘树强对于顾珊然这种洞察能力,也是一惊,似乎在回想着什么,继而不可思议的看着顾珊然。

“当年的那些人都是你杀的?”潘树强看着顾珊然,顾珊然悠闲地喝了一口茶,然后挑了挑眉毛,“他们可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你也不遑多让啊,现在还不是被关在这里了?那些人踩着我们家登上了高位,升官发财,过着富足的生活,我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怎么了?不过分吧!”当年沈家的事情盘根错节,涉及的人很多,而那些人多年后,不是政界名流,就是商场精英,哪个都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但是一开始那些人的失踪或者是被害,潘树强完全没有将这些事情和沈家联系到一起。

“你在复仇?”潘树强看着顾珊然,或者是是沈珊然,她已经不是那个在危险发生的时候,只会尖叫痛苦的小女孩了,现在的顾珊然,完全都是一副女王的模样,睥睨着自己,自己仿佛就是蝼蚁一般,自己本来就是蝼蚁啊,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么活着么?

“那些欠我的,欠了我的父母,欠了我们沈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只不过这个复仇的线拉的比较长罢了!”是啊,十几年了,从自己第一次杀人开始,到现在,手上面已经不知道染了多少鲜血了,“你是如何伪造的死亡证明的?”

“我本来是一个特种兵!”潘树强的话锋一转,顾珊然也没有打断,只是静静地听着,不时喝口水,只不过顾珊然想要手刃令狐泽的心情也更加的迫切了。

“一次执行任务中,我出现了失误,被开除了,而那次的任务我失去了我的爱人……”那个女人的眸子倔强,临死的时候都在死死地盯着自己,那眼神中没有埋怨,没有怨怼,还有着一丝释然,潘树强深深吸了一口气,“作战计划的失误,让我不得不亲手结束了我爱人的生命!她的眼神和五年前我绑架的佟家小女孩很像。”

“所以当年你没有对小练动手,是因为她的眼神很像你故去的爱人?”顾南笙开口询问,看不出来啊,这男人居然还是个痴情的人。

“有一部分吧,不是绝大部分,那件事情之后,我就隐姓埋名了,我不想被以前的事情打扰,但是令狐首长找到了我,让我完成一项任务!”一听见令狐这两个字,顾珊然只觉得喝口水都难以下咽,父母死得那么惨,而那个最大的仇人,此刻还在逍遥法外,顾珊然怎么能保持好心情。

“你的任务就是杀死我们一家三口是么?”顾珊然的话说完,潘树强只是看了看顾珊然,明显是承认了。

“但是说的是你们涉嫌了重大的案子,必须执行暗杀,而我是最好的人选,我当时一心寻死,想着要是这次执行任务,就这么死了,也是好的,但是后来我才发现,你们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我疑惑了,我不懂你们到底是涉及了什么,而这些并不是我能够过问的!”是啊,军人的天职就是绝对的服从,绝对的贯彻领导所下达的一切任务,而但是的潘树强,哪里还能想那么多啊!

“当然啊,我们本来就是平民,只不过是挡了令狐泽的路罢了!”顾珊然冷哼一声,想到了当年的事情,顾珊然觉得自己放下了,但是每次想起,心里面难免激荡,但是她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一些,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不能激动,冷静……

“那之后,他许诺了我们每个人美好的前程,甚至说可以为我们换一个身份或者,我就说想让他为我换一个身份,所以你们查到的我,肯定是死人,我现在的身份也是假的!”潘树强说完,似乎是心里面的一块大石头就落下了!

他这辈子所有的错误都是从这件事情开始的,而之后他每天都是借酒消愁那种,他以为换了一个身份之后,自己就真的可以摆脱了以前的生活,但是很显然他错了,有些事情是永远都摆脱不了的,那些事情深入骨髓,午夜梦回,沈家的人惨死的景象总是会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他努力的说服自己,这一家三口是该死的,但是潘树强却无论如何都忘不掉他们那种震惊的眼神,那种惶恐不安,那种恳求放过的眼神,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旋着,让他怎么都挥之不去,而之后的种种迹象表明,潘树强都觉得当年的事情完全是一个局,自己已经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五年前的绑架又是怎么回事?也是令狐泽找的你么?”顾南笙倒是没有给潘树强多少时间去回忆以前的事情。

“是他联系我的,不过和我接洽的人是佟修!”顾南笙和顾珊然面面相觑,潘树强看到他们两个人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你们也不敢相信吧,我也不敢相信,居然会有人出钱让我绑架自己的女儿和侄女儿,倒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明白他这么做,是要干什么,后来我才明白!”

“你明白什么了!”其实顾南笙和顾珊然都已经知道了五年前的事情和佟修是有直接关系的,只不过,从潘树强的嘴巴里面说出来肯定有事不一样的,因为当年的事情,被绑架的人可不止佟秋练一个人啊,还有佟修的亲生女儿啊。

“佟修的女儿喜欢令狐默,令狐默喜欢佟秋练……”顾珊然翻了个白眼,这个事情需要他说么,“他们要的并不是我弄死佟秋练,而是让佟秋练对令狐默失望而已!”

“这倒是一步好棋,这令狐默选择了救佟清然,这怎么说,小练的家人心里面都是有些堵堵的,就算是知道令狐默这么做是逼不得已,或者是被迫的做出的无奈之举,但是谁不是人生父母养的,没有谁那么的大度的,佟齐和赵曼枝的心里面肯定有疙瘩,这令狐默和佟秋练的未来算是被彻底堵死了,佟修走这一步原来是这个目的啊!”顾珊然冷笑一声,这一招玩得居然是心理战。

“但是这事情应该就是令狐泽默许的,他难道也算计到了令狐默会退伍?”毕竟令狐家世世代代都是在军队发展的,令狐默若是留在军中,对令狐家来说绝对是一把很大的助力。

“这个估计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吧,我觉得他是在为佟齐朝着出手最准备吧,若是令狐默对佟秋练不死心,到时候父子反目成仇也是必然的!只不过没有想到令狐默可以为了这件事情直接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吧!”顾珊然和顾南笙面面相觑,果然是老狐狸啊,居然可以算计到这么远。

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阻止自己的计划,硬生生的逼着令狐默离开了佟秋练,顾珊然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肚子,“先出去吧,我需要静一下!”顾珊然一群人出去之后,潘树强整个人都是颓然的,只不过笑了笑,他现在就想着谁能给他来个痛快的,但是自己丢下的一个个消息似乎都过于大了,他们需要消化。

顾南笙回到了萧寒的病房,萧寒面前的电视上面正好是潘树强地下室的画面,“你都看见了吧,令狐泽当真是老狐狸,算计了所有人,自己倒是摘得干干净净的,其实我有私心来着,我想借你的手除掉令狐泽,他也是珊然的仇人,只不过现在我似乎有些等不及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既然他这么的喜欢算计的话,我就让他尝尝被人算计的滋味好了!”顾南笙绝对不是那种喜欢玩心计的人,但是纵横商场这么久的萧寒,却是喜欢玩弄人心的好手,他摆弄着手中的遥控器,“放心吧,令狐泽我是不会放过的,这折磨仇人最大的乐趣,并不是一枪解决了他,也不是*的折磨,精神垮了才是最好玩的,不是么?”

顾南笙轻轻咳嗽了一声,这萧寒是不是魔怔了啊,小易已经回去了,要不然萧寒这样子还不吓到小朋友啊,顾南笙点了点头,萧寒出手是最好的,不然顾珊然肯定吵吵着要亲自动手。

“少主,不好了,少夫人直接冲去了那个人的地下室,说是要将那个人扒皮拆骨……”顾南笙点了点头,因为萧寒此刻的电视上面,已经出现了顾珊然的身影,顾珊然居然传了一身透明的雨衣,让人将潘树强抬到了一边的一张桌子上面。

潘树强则是闭着眼睛,那细长的眸子,此刻已经敛去了所有的光泽,整个人也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他整个人是趴在这个桌子上面的,桌子四个角都有皮带,而不出他所料,他的手脚很快被捆住了,皮带很紧,他压根动弹不得,而桌子上面不是完全干净的,上面满是血污,带着刺鼻的味道。

潘树强想要咬着牙,但是嘴巴除了说话,连咬牙齿的力气都没有,而两个大汉,直接将潘树强的身子上面的衣服全部扒光,萧寒轻轻咳嗽了一声,“你们家的顾珊然的口味很重啊!”顾南笙靠在墙上面,心里面却在狠狠地咒骂着潘树强。

潘树强此刻身子是光着的,趴在桌子上面,而顾珊然从一边的桌子上面拿起了一把刀子,伸出手指轻轻的试了一下,潘树强看着顾珊然朝着自己走过来,突然心如死灰的心开始剧烈的震颤。

那种本来的惧怕瞬间席卷全身,“不好意思,我实在忍不住不下手,别乱动,不然剥下来的皮会不完整的!”潘树强以为这个事情就是顾珊然说着玩的,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是想来真的。

“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那种尖刀刺入皮肤,滚烫的鲜血喷溅出来的感觉,我真是爱死了,不知道你爱不爱呢!放心吧,只要你别乱动,我会很小心的!”顾珊然笑得像个魔鬼。

“你确定要让一个孕妇做这种事情!”萧寒说实话,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心里面都有些发凉。

“她不做的话,心里面更难受,就让她做呗,又不是第一次了!”顾南笙是心疼顾珊然,不过这段路顾南笙除了陪着她,还是陪着她,所有的事情也应该有个了解了,到时候就把她带回去,好好安胎。

潘树强感觉到了那冰凉的刀在自己的脊背上面游走,潘树强很瘦,趴在床上面几乎可以清楚的看见脊背上面的脊椎骨节,顾珊然的刀在他的脊背上面游走,似乎在寻找下手的地方,而冰凉的刀片,触碰着冰凉的肌肤,潘树强的整个心都悬了起来,整个人的呼吸都开始紊乱了。

那种恐惧是本能的,即使觉得自己足够的冷静和强大,潘树强还是忍不住的开始颤抖,顾珊然拍了拍潘树强的后背,“别乱动啊,否则我很容易出错的!”

顾珊然将匕首移动到潘树强脊椎处,刀子慢慢插入一毫米,血慢慢渗出来,随后半蹲,右腿后撤,胳膊用力朝着潘树强的脑后一划。所有的动作很快,一气呵成,当时的潘树强是感觉不到什么疼痛的,但是也就是片刻的功夫!

“啊——”潘树强的声音简直快要震破顾珊然的耳膜了,顾珊然抿了抿嘴角,还算是满意,“堵住他的嘴,影响我的心情,我是孕妇,禁不起吓得!”

而潘树强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整个划开,那种血肉和空气接触带来的刺痛感,锥心刺骨也是不足以形容的,此刻……现在,对于潘树强来说就是地狱了。

而后的顾珊然,哼着一首儿歌,慢悠悠的看着已经被刀锋分成两半的脊背,然后再用刀子慢慢的分开肌肉和皮肤,顾珊然就像是在玩一般,悠闲自得,而周围的人都是纷纷低头侧目,不去看这血腥的一幕,很快的一块皮就摊在一边,而后面已经是血肉模糊了,可以清晰的看见那脊椎骨和血肉,鲜血不住的往外面冒。

潘树强又不会死人,他只是浑身上下没有力气罢了,他想要叫喊,嘴巴却被堵住了,后背的疼痛一寸一寸的,撕裂的疼痛,让他险些昏厥过去,他现在憎恨自己意志力和忍耐力的顽强,他巴不得此刻就被疼死,偏生却不能如他所愿!

“割到血管了,真扫兴,剩下的你们来吧,对了,把膝盖骨取出来!剥下的皮记得摆好了!别弄乱了!”顾珊然大手一挥就直接离开了,而所有人面面相觑,这个工作貌似有点难度。

而此刻萧寒看着这场景,差点没有直接吐出来,而顾南笙则是直接开门走出去,不出意外地在厕所看见了,正在呕吐的顾珊然,顾南笙倒了杯水,走过去,给顾珊然漱漱口,“童养夫,我是不是疯了啊,我的心里面真的堵得很难受,我快要疯了!”

顾珊然趴在顾南笙的胸口,顾南笙小心的搂着顾珊然,毕竟顾珊然的肚子里面还有孩子呢,顾南笙轻柔的帮顾珊然的脸上面沾到了一丝血迹擦干净,然后吻了吻顾珊然的眼角,“没事的,很快一切就会结束了,都会结束的!”

顾珊然点了点头,只不过这种杀人的刺激快感,似乎都无法消除此刻顾珊然心里面那蓬勃而出的怒火,而心里面的洞似乎越来越大,顾珊然觉得自己很累,她不想成为复仇的工具,但是自己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童养夫,我是不是很快就会变成杀人机器了啊!要是当初救我的人不是干爹,我现在或许已经放弃复仇了!”偏生遇到的人是顾北辰,顾北辰向来崇尚有仇必报,而顾珊然越是调查父母的死因,心里面的恨意越是膨胀,就像是一个气球,而此刻她觉得这个气球快要膨胀到极限了,快要炸了。

“不是的,你是我的老婆,我的妻子,我明媒正娶的夫人,以后你会是我们孩子的母亲,你会成为一个好妈妈……”顾南笙说着,顾珊然忍不住就哭了起来,顾南笙此刻脑子中都是一片空白的,他伸手帮顾珊然擦了擦眼泪,“宝贝别哭,你这样我会心疼的,我们不是说好了么?在我们的东西出生之前,你都要保持好心情的么?”

“东西?什么东西,你丫的顾南笙,我都和你说过了,我们的宝宝小名不用你来取,什么东西啊,你给我滚,你要把老娘气死么?”顾南笙只是陪着笑,半搂着顾珊然,伸手握住了顾珊然的手。

“本来以为就一个宝宝的,叫东西怎么了,要不一个叫南北好了!”顾珊然立刻满头黑线,这二货能不能再抽风一些啊,谁家的小孩叫东西南北啊!

“你可以滚了!”顾珊然瞪了顾南笙一眼,顾南笙则是笑着搂紧了顾珊然,“好了,要不一个叫东东,一个叫西西好了!”顾珊然不想说话了,这货为什么对东西这个词这么的情有独钟呢,果然不是个东西!

佟修坐在客厅里面看着电视,不停的跳台,完全是心不在焉的,而此刻楼上面的人已经将不要的东西准备搬出去了,“令狐夫人真是好人啊,总是时不时的来看小姐,只不过小姐……哎……”

佟修看了一眼正在闲聊的两个人,那两个人看到佟修,只是悻悻地一笑,“佟先生,我们先把东西拿出去丢了!”

“你们说令狐夫人经常过来么?”佟修起身看着两个人,他们两个人点了点头,“先生那一段时间很忙,令狐夫人经常过来,而且都会和小姐呆很久,令狐夫人确实是好人!”两个人说着就抬着东西走了出去。

而佟修则是一下子将电视遥控器摔在了地上面,电池都被甩出去了,王雅娴是好人,要是好人的话,当年怎么会狠心的将嫂子杀死,这女人心狠手辣的,会好心的来看清姿,更何况,自从宴会的事情之后,王雅娴对他的两个女儿都是爱理不理的好么?

总不会是因为清姿出事了之后,她就母爱泛滥了吧,不可能的,佟修的脑子里面忽然就滑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直接拨通了令狐乾的电话,令狐乾正在办公,“叔叔,怎么了?有事么?”

“我就是想知道,清姿的尸检结果到底是怎么样的,真的不是自然地死亡么?”令狐乾用笔戳了戳纸张。

“具体的情况我不能详细的告诉你,不过是非正常死亡就是了,叔叔放心吧,我们已经有目标了,肯定不会让清姿白白死掉的!”但是佟修却在心里面冷哼一声,要是查到了你妈头上面,你还会这么理直气壮的和我说么,或者是查到了佟秋练的头上面,佟修越想心里面的疑惑越大。

令狐泽正好不在家,佟修直接叫了司机就去了令狐家的大宅,而王雅娴此刻正在家里面悠闲自得给花浇水,心情自然是十分愉悦的。

佟秋练在病房里面看着令狐乾送过来的资料,当施施看见了那三个被抓住的人的时候,眼神不自觉的闪烁了一下,这三个人倒是命大,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死,佟秋练将那三个人的照片直接递到了施施的面前,施施则是装着不明白的看了佟秋练一眼!

“你这是干嘛啊,姐姐我虽然喜欢这种重口味的东西,但是这三个人流着哈喇子什么的,不符合姐姐的口味!”施施将照片又推到了佟秋练的面前。

佟秋练则是玩味的看着施施,那眸子幽深,怎么这眼神和顾北辰那个混蛋有得一拼啊,衣服死人脸,死人眼,真是的,施施则是撇过头看别的地方,佟秋练则是一笑,“行了,徐师兄已经和我说了,这三个人和你们顾家有关!”

“什么叫我们顾家,我现在还不是顾家的人好么?”施施挑了挑眉毛,只不过心里面早就自己把自己当成了顾家人罢了。

“好了,说吧,这三个人是经过你的手的吧!”施施笑了笑,看了看佟秋练,“别笑着看我,我又不是北辰,不吃你这一套,我又不是男人,收起你这一套,老实交代吧!”

施施叹了口气,“这三个人是经过我的手,我从他们注射的东西里面提取到了药物的残留,和我们的药物不一样,不过药效都是差不多的,应该说是加强版吧,只不过这事我也懒得调查,谁知道南笙就把人丢给了令狐乾了啊!”

“你看看这个!”佟秋练将佟清姿的尸检结果交给了施施,施施接过报告,施施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药物是要成形了么?她是被谁注射的,他们组织的手不可能这么这么长的啊,居然伸到了这里,倒是胆子够大的啊!”

“我也不懂,不过能够接触到佟清姿的人,我想来想去都找不到合适的人!”佟秋练叹了口气,“这种药十分的霸道,让我的感觉,就像是一种怪物一般,一旦注射之后,就会附着在人的身体里面,她的所有的器官都衰竭了,这种药不仅仅是像之前的那种仅仅是侵蚀大脑了!”

施施走过去,将那三个人的检查报告拿过来,这三个人被注射的时间更长,但是身体的器官并没有出现明显的衰竭现象,“你是说这种药被改良了?”

“因为这个药物之前的话,是认为必须长期注射的,但是谁会长期给佟清姿注射这种药物啊?”佟秋练皱了皱眉头。

“或许现在已经初步成型了,只要一个针管,就可以全部搞定了呗!”施施默默地将所有的东西都看了一遍,用心记了一些自己认为比较重要的东西。

王雅娴等了一些日子,没有任何的消息传过来,心里面也慢慢的变得踏实了一些,而突然接到佟修的电话,王雅娴皱了一下眉头,不过说话的声音,仍旧是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怎么了?有事么?”

“听说在清姿生病的时候,你经常来我们家,看望她?”王雅娴手中拿着剪刀正在修建盆栽,因为佟修的话,一时失神,“咔擦——”一声,剪坏了,王雅娴将剪刀往边上一扔,虽然不知道佟修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是心里面还是不踏实,尤其是牵扯到了佟清姿的问题之后。

“她好歹叫我一声娴姨,我去看看不过分吧,怎么说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总是有感情的,不是么?我可不是你,冷血到可以对自己的哥哥出手……”佟修攥着衣服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这件事情从未有人提起,她居然知道!

“行了,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抽个时间见一下吧,我有事情想要问你!”王雅娴自然是不想见到佟家的任何人的,所以直接就拒绝了。

“我最近比较忙,所以可能抽不出时间了!”王雅娴伸手摆弄了一下自己面前的盆栽,真是难看的要死,不知直接扔了好。

“若是我说想和你讨论一下我那死去的大嫂的事情呢?你要是没有时间的话,我可以直接找令狐泽讨论,我想他应该会特别感兴趣吧!”佟修的话带着尖细的嘲讽,王雅娴的身子都整个僵直了,又是这件事情,怎么又是赵曼枝,为什么她就不能离自己的生活越远越好呢,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搅乱自己的生活。

“怎么样,想好了么?我的耐心有限!”佟修现在手里面握着王雅娴的把柄呢,可不怕她不答应,佟修悠哉的翘着腿,脸上面满是惬意的笑,“需要我再给你一点时间考虑么?只不过我怕我等不及了,就想把大嫂的事情原封不动的告诉你丈夫了……”

“时间地点你定!”王雅娴咬着嘴唇,嘴唇都要被咬出血了,而那边的佟修则是笑着,心里想着,你早这么爽快不就好了,用得着浪费我这么多时间么?

而挂了电话的王雅娴,直接将电话摔在了地上面,所有的佣人只是低头不说话,对于家里面的这个女主人这时不时的变脸,他们已经习惯了,王雅娴死死地咬着嘴唇,拿起了被扔在一边得剪刀,冲着那一个盆栽,就是一通乱剪,看到绿叶被剪得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面的时候,王雅娴的心里面划过了一丝畅快!

佟修,佟修……王雅娴在心里面默念着佟修的名字,手上面的动作却是一刻都不停的,直到那盆盆栽已经被剪得没有地方下手了,王雅娴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剪刀放到一边,揉了揉手,刚刚用力过猛,现在觉得手都有点酸疼了。

“赶紧收拾了,碍眼!”王雅娴说完,佣人就赶紧过去将东西收拾起来,这满地的绿叶,还有已经光秃秃的盆栽,王雅娴似乎觉得心里面的怒火被发泄的差不多了,端着杯子喝了口茶,心里面已经开始盘算该如何对付佟修了。

王雅娴想了半天,直接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令狐夫人,有何贵干?”

“那种药还能再卖一支给我么?”王雅娴说完,那边就传来了低低的笑声,那笑声十分的诡异,似乎是带着回声的,“这次我出高价!”

“令狐夫人,现在查的很严,我再联系你吧!”说完男人就直接挂了电话,王雅娴看着挂断的电话,心里面更是升起了无名怒火,他以为他是谁啊,我还求着他了么,真是的!

“为什么不卖给她,反正又不第一次了?”黑暗的屋子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

“我要等着她求我,哼……这女人要是不急着用,肯定不会找我的,放心吧,她还会找我的,对于这种女人,我还有别的用处呢,令狐泽的老婆,还是令狐乾的母亲,若是令狐乾知道自己的母亲居然牵扯到了这个案子,你猜他是大义灭亲呢?还是助纣为虐,倒是一出好看的伦理大戏!哈哈……”屋子很空旷,这男人的笑声在屋子里面回荡着,十分的诡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