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8 童养夫出手,绑匪被抓

小易在看过了佟秋练之后,刚刚到了地下停车场,就看见了正靠在车门口的顾南笙,小易看到顾南笙,一个招呼都没有打,直接就自己打开车门,坐上了车子,顾南笙摸了摸鼻子,怎么的,被嫌弃了么?

“臭小子,我是你爹地的救命恩人,你不知道感谢我,你刚刚是给我脸色看了么?”顾南笙说着就捏了捏小易的小脸,小易冷哼一声。

“你们都是坏人,明明知道爹地没有事情,你们却瞒着我们,看着妈咪那么伤心,你们都是坏人,你会受到惩罚的!”顾南笙只是笑着揉了揉小易的头发,小易这小嘴撅得高高的,不过倒是惹得顾南笙心情大好!小易稍微一想就知道,施施阿姨肯定也知道爹地没事的,敢情就瞒着他和妈咪了么?

很快的车子就行驶到了顾家大宅,而小易刚刚进去就看见了挺着大肚子的顾珊然,小易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这才多久没有见啊,为什么她的肚子就这么大了,“小易过来啦,你爹地在楼上!”小易怎么觉得顾珊然有些怪怪的,若是平常的话,肯定是直接冲过来捏住自己的脸的啊,这要是自己不求饶的话,肯定不会罢手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啊!

“珊然阿姨,你的肚子里面是小baby么?”小易走过去,走过去的时候,幽蓝色的大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顾珊然的肚子,走路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似乎是生怕吓到顾珊然肚子里面的小宝贝一样,顾珊然看到小易这紧张兮兮的模样,笑了笑,招呼小易过去,小易连忙走过去,顾珊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小易居然学着顾珊然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珊然阿姨,你肚子里面是妹妹么?”顾珊然“扑哧——”一笑,其实过一阵子就可以去查一下胎儿的性别了,对于顾南笙和顾珊然来说,男女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若是一男一女那不就是完美了。

“还不知道哦,怎么样,小易是不是想摸一下?”顾珊然刚刚提议了一下,小易就惊喜的睁大了眸子看着顾珊然,然后咽了一下口水,“真的可以么?我会很小心的,不会吓到小妹妹的!”

顾珊然失笑,怎么还惦记着妹妹啊,“来吧,小心一点就没事!”顾珊然说着拉着小易的小手就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小易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顾珊然,眼中满是惊喜,“珊然阿姨,以后你无论你生的是弟弟还是妹妹,我都会好好疼他们的!”

顾珊然一笑,这些日子或许是怀孕的缘故,顾珊然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辉,而且整个人看起来柔和许多,顾南笙走过去,有些醋意的搂着顾珊然,对着顾珊然的侧脸就猛地亲了两口,“要是累了就上去休息会儿!”

因为是双胞胎的缘故吧,这肚子就像是被吹起来的气球一般的,大的很快,而且顾珊然整个人也是越来越嗜睡了,虽然能吃能睡,身子却是没有胖起来,反而是有一些消瘦了,看得顾南笙又是一阵心疼。

“好啦,我都知道的,你带小易先上去吧,萧寒等好久了!”顾南笙点了点头,小易牵着顾南笙的手,上了楼,“南笙叔叔,爹地受伤是不是很严重啊,应该没事吧!”顾南笙只是笑着不说话。

只是两个人刚刚到了房门口,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你给我滚开,你要干嘛,你再这样子,我就要告诉珊然,你给老子滚开,你在摸哪里啊……”很明显是萧寒的声音,顾南笙一听这话脸都绿了,而小易则是好奇的看着顾南笙,一脸的疑惑,顾南笙则是捂着脸,你妹的,雪伦,你又去调戏萧寒了。

“别这样,你要这么乱动对你的身体不好的,呵呵……放心吧,我会好好疼你的!”雪伦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嗓子被什么东西捏起来一样,尖细的,小易咽了一下口水,这里面到底是在干嘛,爹地被人欺负了么?这人为什么要疼爹地啊,既然是疼爹地的话,爹地为什么感觉那么的痛苦呢,到底是在干吗啊。

“你给我滚开,我是腿受伤了,又不是身上面,你给我……”“吱呀——”门被小易推开了,而此刻的床上面,萧寒躺在床上面,左腿是被吊起来的,上面打着石膏,而雪伦则是跪在床上,那双手此刻正在给萧寒解扣子,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雪伦的整个脸都绿了,他连忙跳了下来。

“小易宝贝,你怎么来了啊,我好想你啊,宝贝,好久不见了……”雪伦说着就咬给小易送上热吻,小易直接伸手挡在雪伦的面前,表示拒绝,雪伦的脸立刻哭出了一种十分委屈的表情,“小易宝贝,好久不见了,你就不想我么?真是的,奴家可想你了……”

“你刚刚在对我爹地干嘛!”小易看着雪伦,雪伦轻轻咳嗽了一声,眼神有些游离,小易却是走到了萧寒的床头,看了看萧寒的腿,然后一点点慢慢的将萧寒被雪伦解开的扣子扣上,“爹地,你怎么能被死人妖强了呢!”

“那个……绝对不是的,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说要给我检查身子的!”萧寒说着伸手揉了揉小易的头发,而小易的视线则是盯着萧寒受伤的腿,看了看雪伦,“我爹地的腿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啊?”

“半年左右吧,放心吧,我的技术你还信不过么?”雪伦对着小易的表情居然带了一丝讨好,萧寒虽然和雪伦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也算是大致清楚了,这雪伦应该是顾珊然的人,别人的话,都是不怎么听的,顾北辰很少出现,不过雪伦看到顾北辰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眼,完全是躲着走的那种,倒是遇到小易这表情有些耐人寻味了。

“你要是再对我爹地动手动脚的,我就把你的裸照发到网上面!”小易这话一出,雪伦立刻面如菜色,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虽然没有什么看头,不过你要是无所谓的话,我就无所谓啦!”

“别啊,我以后除了上药肯定不会碰他了!”只是雪伦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萧寒,那眼神就像是错失了什么东西一样,看得萧寒心里面十分的不自在,而顾南笙直接拖着雪伦走了出去,房间里面立刻就剩下萧寒和小易两个人!

“小易……”萧寒刚刚想要和小易说会儿话,小易就转过头,只是看着萧寒受伤的腿,因为萧寒虽然受伤最严重的是左腿,但是脸上面,身上面也有细微的伤痕,看的小易心里面十分的难受,小易咬了咬嘴唇,那眼眶瞬间就红了,小易连忙伸手擦了擦眼泪,萧寒伸手从后面将小易捞到了床上面,因为萧寒的腿还被架着,所以动作幅度不能太大,小易也不挣扎,就直接被萧寒捞到了怀里面,只不过不愿意面对萧寒罢了。

萧寒低头吻了吻小易的发顶,“是爹地的错,让你们担心了,别怪爹地,爹地现在这个样子,真的不敢回到你妈咪的身边!”小易吸了吸鼻子,回过头看着萧寒,两个人互相看了片刻,小易就直接趴在了萧寒的怀里面,呜呜的哭了起来!

“爹地,我以为你出事了,我和妈咪都好担心你,你怎么可以骗我们,妈咪都昏过去了,我好担心啊,妈咪好吓人,你为什么要这样,我们都那么担心你……”萧寒只是深吸了一口气,或许真的是经历了一些东西之后,小易和萧寒都才明白,虽然说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血浓于水是割断不了的,而此刻小易的控诉更是让萧寒心如刀割。

若是小练知道真相的话,估计自己的下场会更惨吧,萧寒虽然在心里面这么想着,但是又想着,自己腿都断了,小练心软,肯定会原谅自己的,只不过萧寒很明显想错了。

“好了,宝贝别哭了,是爹地的错,爹地不应该这样做的,只是我不这么做的话,那群人知道我没有死,肯定会卷土重来,到时候也会波及到你和你妈咪的,爹地也不会故意的,别哭了!”萧寒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小易的后背,小易已经不哭了,只是小身子还是在不断地痉挛着,似乎是刚刚哭得太伤心了。

“我都知道,可是我调取了案发时段的监控录像,为什么没有看到爹地,爹地是早就不在车子里面了么?”小易看着萧寒,萧寒伸手揉了揉小易的脑袋!

“货车那么大,我跳车的时候,被它挡住了而已,不过要麻烦小易查一下跟踪我的车子了,因为很有可能是跟踪我的那伙人干的,而且那伙人五年前也许绑架过你妈咪!”这下子小易的浑身一个激灵,怎么扯到了妈咪,这群人真是胆大包天了。

小易冷哼一声,揉了揉鼻子,因为哭得太久了,此刻鼻子有些不通气儿,“放心吧,我等会儿就去查,我对妈咪说过,会保护妈咪的,我也要保护爹地!”只不过是个不到五岁的小屁孩儿罢了,但是萧寒心里面还是很激动的。似乎有股暖流流过。

萧寒想起了太后娘娘曾经对自己说的话,“萧寒,我和你爸没有给你足够的爱,所以你看似温暖,实则冷漠,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可以给你温暖的人,而那个人就会成为你生命中的阳光!”萧寒当时是不屑一顾的,但是此刻萧寒却觉得太后娘娘说的话,似乎都十分有道理,佟秋练和小易不就是他的阳光么?

而顾南笙很快送来了电脑,小易直接就在一边开始操作了,这些监控视频此刻都被转送到了警察的手里面,只不过小易昨天晚上调查视频的时候,都做了备份,倒是省得再去攻击警局的网络系统了。

昨天晚上,小易这是专注的研究萧寒的车子,根本不曾想过,会有人跟踪萧寒的车子,这下子从头开始查的时候,倒是有了意外的收获了,“这辆车子是半路尾随的,而且到了事故快发生的时候,在一个四岔路口,下了XX大道,我现在在追踪这辆车子的去路……等一下!”

因为这边的监控似乎都被人做了手脚,画面明显都被人打乱了,明显监控视频系统那个时候是被人入侵了,那辆车子的行驶诡异很明显有问题。

顾南笙正坐在小易的身边,这货果然速度很快嘛,画面定格在了一帧画面上面,从车子里面被抛出了一个东西,很小,看不太清楚,“南笙叔叔,这东西看样子像是烟头,麻烦你派人去这里找一下了!”

“亲爱的,估计都被环保工人打扫走了吧!烟头这东西也太小了吧!”画面此刻都是在一帧帧的播放,烟头落下的地方是护栏外面,草丛中,边上正好是路灯,小易看了看顾南笙,顾南笙嘿嘿一笑,“我马上派人去找,立刻派人去找!”

而很快的就查找不到这辆车子的去处了,出现的最后一个地方居然是个比较荒凉的郊外,而且这边已经没有监控视频了,小易将电脑搬到了萧寒的面前,“爹地,这车子就在这里消失了,让顾叔叔派人去找一下么?”

“会不会打草惊蛇啊,还是说我直接派人将这里一锅端平?”萧寒倒是很喜欢顾南笙最后的这句话,小易也是举双手赞成!

“南笙叔叔,求你直接将那伙坏蛋抓起来!”小易伸手抱住了顾南笙的大腿,顾南笙揉了揉小易的小脑袋,“放心吧,我出马,还从未失手过!”

顾南笙坐在车子里面,刚刚和顾珊然通了电话,顾珊然本来执意要跟着过来的,但是顾南笙担心这伙人既然会在人体埋下炸弹,这安全隐患就有问题啊,顾南笙可不想让顾珊然冒这个险,而此刻顾南笙的脸上面完全没有一丝的笑意,只是伸手把玩着手中的一把枪,拿着手帕将枪擦拭了一番,嘴角噙着所有似无的笑,十分的诡异。

“少主,前面是一个早就废弃的工厂,我们怎么办,直接突击进去么?”顾南笙挑了挑眉,和五年前的人应该是一伙的吧,怎么找的地方都是一样的,废弃工厂,倒是一个很适合躲藏的地方啊。

顾南笙的脸上面都是玩味的笑,只是此刻的顾南笙早就敛去了平时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脸上面满是肃杀,而且那嘴角扬起的弧度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嗜血,“别急,先包围了,这老鼠既然已经知道藏身之处了,现在要做的自然就是等着老鼠自己跑出来了,我们在外面守着,去外面点上火,熏一下,这群老鼠应该就会出来了!”

手下的人一听立刻就开始行动了,而此刻在工厂的人,已经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了,但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动作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老大,怎么回事?是不是警察已经找到我们了?”其实他们加起来不过三个人,加上死去的那个人,也不过是四个人罢了。

而此刻他们都是面面相觑,那个唤作老大的男人,只是透过那已经破损的玻璃看了看外面,外面停了一排车子,“这不是警方的人,也不是军方的人!”潘树强细长的眉眼,掠过了一丝不安,因为这样的排场和阵仗他从来不曾见过,这群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也不知道,只不过看得出来来者不善。

难不成是萧寒那边的人,萧寒不是已经失踪了么?难道不是?佟秋练不会有这样的本事的,况且佟秋练在住院,只见过令狐默而已,令狐默更不可能搞出这种动静,所以潘树强心里面疑惑,但是脸上面却是没有什么表情的,只是他的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瘦削,瘦瘦的身子包裹在一件黑色的衣服里面,长裤长褂,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怪异,尤其是在这种炎热的天气下下面,就是穿个短袖都觉得热,更不用说是这种深色系的长袖衣服了。

而范树强眼睛细长,鼻子不高,还有点塌,嘴唇很薄,那种长相给人一种十分尖酸刻薄,尤其是那右脸颊有一道伤口,伤口很深,而且不是那种深深凹进去的,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是多了一些诡异,让人看着十分的不舒服,他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里面的唯一个号码。

在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佟修吓了一跳,直接将电话接了起来,“你是怎么回事啊?不是和你说了,最近还是别和我联系了么?”而此刻在顾家的小易和萧寒正在监听着佟修的电话,“爹地,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是他买凶杀人么?”

“先别说话,听一下!”萧寒其实是比较想知道,佟修之前到底做过什么,或者是五年前做过什么,所以对他,迟迟都没有采取行动。

“别联系了?是啊,是不用再联系了,我现在被包围了,不知道是谁的人,要是我被抓了,佟修,你逃不掉的!”说着那人对着电话发出了一种阴惨惨的笑声,这男人说话的声音本来就有些沙哑,此刻的笑声更是低沉的让佟修浑身都不舒服,佟修此刻脑子有些乱,不知道是谁的人,难不成是萧寒……佟修完全不确定萧寒的生死。

“你这么说的话,我现在也是救不了你的啊,我们不过是银货两讫的交易罢了,我出钱你办事,现在我们没有关系,你别联系我了!”佟修说着就想要挂断电话,直接死了倒是干净,这样的话,就没人知道自己和这件事情有关了,死了一了百了!

“佟先生,等一下,五年前的事情你不会不记得了吧,我可告诉你了,就那种爆炸都没有把我炸死,我也是命硬的人,你是不是想我直接死了干净啊,佟修,既然我们早就是一条船上面的蚂蚱了,我要是死了,你也别想独活,哈哈……哈哈……”说话潘树强直接将电话摔碎在地上面!

而佟修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了电话被挂断的声音,佟修心里面闪过了一丝恐慌,直接照着电话拨回去,但是电话已经无法拨通了,“特么的,混蛋,当年怎么没有把你直接炸死!”

因为佟修一方面想要这个人直接死掉算了,但是一方面又十分担心,若是这个人被抓住的话,这个人会不会说出自己,毕竟他是亡命之徒,但是自己不是啊,这个人可以不要命,但是自己不能不要啊,一想到这个人很可能被活捉什么的,佟修就坐不住了,但是自己对这个人完全不了解啊,也不知道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个人!

况且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找谁,他脑子中瞬间上过了一个人,直接拿起手机,颤颤巍巍的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而令狐泽此刻正在去开会的路上面,一听见手机响了,看了看是佟修,心里面虽然诧异,不过还是接起了电话,“喂——”令狐泽压低了声音,低沉嘶哑的声音,虽然听着给人压迫感,但是此刻却是佟修可以抓住的唯一稻草。

“你要帮我!”佟修的声音有些轻颤,令狐泽挑了挑眉毛,伸手不自觉的敲打着膝盖,神情中带着一丝不屑,这明明是两兄弟,一个人可以对我的对手,而另一个呢,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

“怎么了?”令狐泽的声音依旧是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就像是陌生人一般,没有寒暄,没有客套,直入主题,冷漠异常。

“萧寒的事情是我做的!”佟修刚刚说完,令狐泽敲打着膝盖的手指停顿了几秒钟,其实令狐泽猜想得出来,这件事情和佟修脱不了干系,不满萧寒的人不少,但是这么没有脑子的人却是不多,佟修算一个。

“然后呢,你现在怎么了?”佟修肯定是遇到了什么自己完全解决不了的问题才会找自己的,不然的话,这事情他肯定到死都不会说的,这事情反正和自己没有关系,令狐泽完全是懒得插手,谁想好好地去给他擦屁股啊,自己事情做不好,让别人抓着把柄,我又不是你爸妈,没事在你后面给你收拾烂摊子。

“现在我雇的人被人围住了,你能帮我找到么?”佟修这话说完,令狐泽倒是在心里面嗤笑一声,有病吧,你雇的人被人抓住了,让我给你找是什么意思啊,这不就是告诉别人这件事情和我有关么?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有到那种程度吧。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的人我去哪里帮你找啊!”佟修一听,立刻有些急了。

“这个人我知道,你也知道,就是五年前的那次绑架案的主谋,你可以不帮我,只是若是这一切的事情被你儿子知道,知道他逼不得已放弃佟秋练,是因为你的策划,你觉得……”令狐泽手指猛然收紧,令狐泽这辈子都是想要操控一切的那种人,被人威胁这种事情倒是头一次遇到,令狐泽眯着眸子,眼中满是肃杀,佟修,你是活腻了吧。

“我会帮你找的,我还有事,先挂了!”令狐泽说着直接挂断电话,佟修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心里面仍旧是十分的不踏实,因为他知道令狐泽这个人的心狠手辣,当年能够那么的设计自己的儿子,现在就能够设计自己,佟修越想越不踏实,但是这事情他却是完全无能为力。

此刻的废弃工厂,顾南笙在车子里面,十分玩味的看着工厂的唯一出口,因为别的出口已经被他派人堵死了,这群人想要出来的话,只能从这里出来,不过这伙人倒是能耐得住,他们释放的气体都是一些刺鼻难闻的,这群人倒是受得了,顾南笙的脸上面饶有趣味的一笑。

不过只不过是五六分钟的时候,里面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前排的一个大汉看了看顾南笙,顾南笙则是一笑,“打爆车胎!”就在车子开出来不到三秒钟的时间,顾南笙就看见了四个车胎被齐齐打爆的声音,顾南笙直接推门下车。

潘树强本来是打算强行突围出去的,但是很显然这伙人是摆明了在戏耍他们啊,潘树强知道自己这次是凶多吉少了,这伙人明显来者不善,而且武器装备都十分精良,刚刚他完全没有听见枪声,就只听见了轮胎爆炸的声音,然后就感觉到了车子左摇右晃,然后车身整个下沉,就动弹不了了。

坐在后面的两个人,明显没有潘树强的冷静,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慌了,他们怀里面抱着枪,颤颤巍巍的,“老大,怎么办,我们是不是死定了啊!”潘树强对他们的生死并不关心,就和五年前一样,他已经在他们所有人的体内埋下了一炸弹,五年前他就是这样,踏着他们一个个的尸骨逃出去的。

潘树强是准备故技重施的,但是很显然这次他错了,军人是在乎每个人的人身安全的,就算是暴徒也不会轻易说开枪击毙,但是顾南笙嘛,就是完全不管不顾的,所以潘树强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下车!”潘树强直接让他们下车,而潘树强下车的时候,直接引入眼帘的就是顾南笙了,因为周围成排的车子都是黑色的,而且他们统一着装都是黑色的,倒是顾南笙一身米白色的休闲服,而且他的气质就是那种懒散的,不过眸子却异常的犀利,带着玩味,潘树强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他在玩自己。

这里树木比较多,其实比较适合隐蔽,潘树强不知道周围到底有多少人,看样子今天想要出去是难上加难了,而且顾南笙就靠在车子上面,口中含着一个棒棒糖,皮肤白皙的就像是生病了一样,没有什么血色,而嘴唇却是嫣红的,那种浑身散发出来的煞气,让潘树强有些心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和你们应该不认识吧!”潘树强的脸上面仍旧是面无表情的,只是眯着眼睛将周围打量了一番,不着痕迹的,这些顾南笙都看在眼里,只是顾南笙懒得理会罢了。

“我们是不认识,佟秋练和萧寒你总认识吧!”潘树强只是看着顾南笙,顾南笙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把手枪,又一次拿出手帕细细的将手枪擦拭了一番,“其实吧,我最近家里面有喜事,按理说是不宜见血的,只不过你们实在烦人!”

顾南笙最后的话带着一丝狠戾和不耐烦,然后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拿起枪,微眯着右眼,仍旧是消声的手枪,潘树强只觉得左腿的膝盖一疼,低头看的时候,左腿的膝盖上面已经有了一个血窟窿,在往外汩汩的冒着血,潘树强直接伸手将膝盖按住,他看着顾南笙,这个男人很不简单,他几乎没有瞄准!

“你到底是什么人!”潘树强只觉得膝盖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他只能咬着牙,直接从衣服上面撕扯下来一块布,直接就进行了简单的包扎,而顾南笙只是眯着眼睛看着潘树强,这个男人的一系列的举动,倒是有点意思哈,倒是有点像是经过了严格训练的军人一般!

顾南笙接触的军人挺多的,国外的雇佣兵更是接触的很多,所以潘树强就是包扎伤口这样的动作,顾南笙就能够分辨的出来,“你是军人出身吧,现在是被雇佣杀人?”

潘树强饶是心理素质再好,也是身子僵硬,瞳孔不自觉的收缩,看着顾南笙,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的,而顾南笙已经从他的反应中看得出来自己猜的没错了。

“你若是想要和五年前一样的故技重施,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可不是令狐默,还在乎你的死活,你死了倒是干净,我还懒得把你带回去,话说你身后的两个人知不知道他们的体内是有炸弹的啊?”顾南笙这话一说出来,潘树强身后的两个人,本来就被这阵仗吓了一跳。

他们不过是想要发一笔横财罢了,还想着回去娶妻生子呢,可不能白白的死在这里,而且他们一听顾南笙的话,两个人的脸色大变,潘树强确实说给他们装了东西在腿上面,但是没有说是炸弹啊,说是什么定位系统,可以随时随地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而且现在他们被包围了,看到这种阵仗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慌了,周围完全没有退路了,两个人只能是狗急跳墙,想要往回跑,潘树强一看这两个人想跑,直接就拿起了枪对准了那两个人的腿部,哼……既然不能活着出去,那就拼个鱼死网破好了!

“砰——”那两个人听见枪声,整个身子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面,“啪——”的一声脆响,两个人同时回头,就看见了潘树强右手出现了一个血窟窿,血还在滴着,地上面是一把掉落的手枪,两个人又不是傻子,自然是明白了,刚刚潘树强想要杀了他们,两个人不停的往后退,这还没有退几步,突然两个人就感觉到了整个人被人勒住了,口鼻瞬间被一个东西捂住了,三秒不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而两个大汉,只是看了看潘树强,就像是拖拽着什么垃圾一样的将两个人拖了下去,潘树强猛地回头,发现顾南笙正朝着自己走过来,顾南笙的只是张嘴含着棒棒糖,“行了,和我回去吧,你还少受点皮肉之苦!”

但是潘树强却直接朝着顾南笙冲了过去,顾南笙示意周围的人别动,就在潘树强的一个拳头挥过来的时候,顾南笙直接侧身躲了过去,而潘树强直接来了一个扫堂腿,顾南笙的身子轻盈,直接跃到了另一边,这一来二去的,潘树强愣是没有碰到顾南笙一根头发。

而关节处的疼痛越发的明显了,加上手腕处的枪伤,潘树强渐渐地变得有些体力不支了,顾南笙直接绕到了潘树强的伸手,一记刀手,直接将潘树强击昏了,“没意思,带回去吧,注射点药物,别让他自杀了!”顾南笙说的药物不是别的什么药物,只不过是那种让人浑身无力额药物罢了。

性子刚烈的人顾南笙看得多了,这些人寻死觅活的,也是烦人,顾南笙上车之后,就直接给萧寒打了个电话,萧寒也和顾南笙说了一下令狐泽的情况。顾南笙微眯着眸子,这老狐狸,还真是狡猾啊,自己的儿子都算计,是不是因为已经想要佟齐了,所以想要直接斩断自己的儿子和佟秋练的关系?

不得不说,这个人确实是心狠手辣,而且老谋深算,珊然宝贝,放心吧,你的最后一条锁骨链很快就会好的。

“爹地,这个人太坏了!”小易愤愤不平的说道,萧寒只是笑着揉了揉小易的头发,“好了,别生气了,这事情,你还是先别告诉你妈咪,我还想看一下,狗咬狗呢!”

“狗咬狗?”小易立刻想到了这几天家里面的茶茶和大人,不知道怎么的,总是在打仗,“狗咬狗不就是一嘴毛么,有什么好看的。”

“那就要看看是什么狗了!”萧寒笑了笑,也是时候让佟修之后,自己的女儿到底是为什么死的了,萧寒立刻给季远拨了电话,季远立刻会意,此刻还在佟家的护工收到了季远的信息之后,抿着嘴,似乎在想着什么。

佟修看了看时间,已经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但是自己一点点消息都没有,佟修已经拨了无数次的电话出去了,令狐泽那边是显示在忙,没有时间接电话,而潘树强这边电话也是一直打不通的状态,佟修此刻真的是心乱如麻,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应该找谁,而人在这种情况下面,总是会胡思乱想的,佟修直接翻身下床,想要走一下,缓解一下自己郁结的心情。

佟家现在的佣人不多,倒是医护挺多的,佟修慢慢的走着,在路过了佟清然的房间,房间已经被锁死了,佟修只是叹了口气,而之后就是紧挨着佟清姿的房间,里面悉悉索索的传来声音,佟修看着房门是虚掩着的,就直接走了进去,里面是几个人正在收拾屋子,“你们在做什么!”

“老爷,少爷让我们把屋子收拾一下!”其实佟清姿的屋子早就不是那种少女闺房了,反而像是病房那种,佟修只是走过去,看了看被打包好的东西,都是一些绳子带子,或者是针管之类的,看的佟修鼻子直冒酸。

而此刻潘树强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是强烈刺目的白炽灯,他眯着眸子,这里很矮,不过两米左右的样子,顶上是白炽灯,照的人眼睛酸涩,他微眯着眸子,想要扭动一下身子,发现自己的双手此刻被绑在了墙上面,而且自己的脚也是被分开绑住,整个人没有一点点的力气,整个姿势呈现一个“大”字,贴在冰冷的墙壁上面。

“哒哒哒——”是高跟鞋的声音,他抬眼看着唯一的一扇门,房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妖娆性感的女子,这人就算是他亡命天涯这么久,也是认识的,因为到处都是她的广告,而此刻这个女人一身黑色的紧身衣,玲珑曼妙的身材,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她只是走到了他面前,看了看,美目之中蕴含着的光是那种带着炽热的。

潘树强心里面疑惑,他难道是在做梦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使劲的动了一下双臂,手腕摩擦着镣铐,传来了阵阵疼痛,而且膝盖和手腕受伤的地方,疼痛感也慢慢袭来。

“你真是有福了,我来给你把子弹取出来!”施施说着走到一边的一个桌子面前,好像很艰难的在选择什么,而潘树强在扭动了几下身子之后,就发现了异常,因为自己浑身几乎使不出力气,只能滑索稍微动一下,潘树强似乎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眼睛死死地盯着施施。

施施的手指十分的漂亮,她细长圆润的指尖慢慢的拂过面前的一个个工作,终于停下了,拿起了一个镊子,那个镊子比平常用的大了一倍不止,施施笑着看着潘树强,“放心吧,不会弄疼你的!”

施施的话音未落,门又一次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女人容貌清姝脱俗,只是眸子中带着怒气,“施施,我说了,我自己动手就成了,你跑来凑什么热闹啊!”

“亲爱的,孕妇切忌动怒,这么血腥的事情当然我动手比较好啦,放心吧,你先坐一下!”潘树强注意到了后进来的女人肚子明显凸出,是个孕妇,而且他脑子里面瞬间就联想到了把自己抓来的男人说忌血腥的事情,他就想到了和这个女人有关。

“我不管,老娘手痒了,你折腾完了就该我了!”顾珊然直接一屁股坐在一边的凳子上面,施施翻了个白眼。

“你还能注意一下你的胎教么?希望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以后千万不要像你,那还得了,还不翻了天了,每天老子老子的叫!”施施对于顾珊然已经是无语了,一个孕妇出来闹腾什么啊。

而潘树强看到施施慢悠悠的将那个镊子放到了一个玻璃器皿中蘸了几下,他视力很好,加上光线很强,他分明看见那玻璃器皿上面贴着的是“工业盐水”,潘树强的心里面立刻涌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看着施施拿着镊子就朝着自己走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