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7 往事不可逆,命运的嘲弄(下)

里面的绑匪,完全都是一种有恃无恐的模样,毕竟他们的手上面有人质,但是佟秋练却觉得总是有地方不对劲,而她和佟清然两个人就像是待价而沽的商品一样,而这群人则是看着自己和佟清然,嘴角都扯着一抹讽刺的笑,佟秋练深吸了一口气,此刻的她觉得特别的无力,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令狐默会怎么做。

“选好了么?选好了的话,我们就会放了其中的一个人!”那个唤作老大的人说完,令狐默抬眼看着那两个模糊的身影,只是模糊的背影,根本就完全分不清楚谁和谁的。

“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现在你们只要放了人质,肯定可以得到宽大的处理!”这种选择明显就是一种变相的在为难令狐默啊,令狐默完全不懂这个绑匪现在不提别的条件,居然直接开口让他选择。

而那边只是传来了那个绑匪放肆的大笑,“哈哈……这个选择很难么?你要是不选择的话,我现在就让我的兄弟把这个两个人给办了!”那边的声音传来之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啊——你们放开我,放开……啊——”令狐默心陡然一紧。

那边传来了佟清然的叫喊声音,令狐默看着窗户上面的两个人影消失了,令狐默的整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面了,“放开我,你们要干嘛啊,放开我……求求你们放开我,令狐大哥,救我,救救我……呜呜……”那边只是传来佟清然的声音,一直没有佟秋练的声音!

其实这边完全就不是令狐默想的那么回事,这群人不过是继续在佟清然的身上面开始泼洒红酒白酒罢了,只是佟清然这叫声,真的是,佟秋练对这个女人的智商真的是好捉急啊……蠢得可以了。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哦……对了,我们这边有炸弹的,你们可别贸然行动啊,哈哈……你选一个吧,黄色衣服的,深蓝色衣服的!”说完不等令狐默说话,电话就被直接挂断了,佟齐走过去,“阿默,绑匪怎么说,还是不放人么?”

“可以先放一个,只是我现在……”佟修一听这话就急了,这令狐默是喜欢佟秋练的啊,要是佟秋练被放出来了,那自己的女儿怎么办,佟修立刻走过去,直接抢过了令狐默手中的电话,想要将电话拨过去,但是电话完全不通,“怎么回事,不行,一定要先把清然放出来,你一定要说把清然放出来……”

佟修不停的摇晃着令狐默,令狐默只是不作声,他只是看着厂房,这边已经在做准备随时突击的准备了,但是这个计划却不能实施了,因为绑匪说他们那边又炸弹的话,这个消息先不说是真是假,他们不能冒这个险啊,这帮劫匪死不足惜,但是佟秋练和佟清然呢,令狐默眉头深锁,而因为关系到佟秋练,他的心里面此刻就是一团乱麻。

而此刻令狐泽则是将令狐默拉到了一边,“让清然出来吧,这孩子从小的胆子就小,估计在里面时间长了,我怕她身体没有出问题,心里面就出问题了,小练这孩子从小就坚韧,心理承受能力也强,再说了,这帮劫匪本来要抓的人也是佟秋练,你要是真的选择了佟秋练,这群人也不见得会将佟秋练放了,毕竟这是他们能够制衡我们的筹码!”

令狐泽的分析固然是有道理的,此刻的令狐默心头一团乱麻,听了令狐泽的话,只是沉默不语,但是他的心里面已经做好的打算了,若是真的救不出来小练的话,他就跟着小练一起去了也是可以的,既然这么想了,令狐默心里面就有了打算了。

此刻在厂房里面,老三本来就是脾气暴躁的,佟清然的那种哭喊声音让他心乱如麻,他直接走过去,冲着佟清然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而佟秋练嘴巴被堵住了,只是蹲在墙角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我想你的相好的,会救的人是她!你觉得呢?”那个老大坐到佟秋练的边上,佟秋练看了看他,也不能说话,只是眼神却是透着疑惑。

“你不信么?你和她是姐妹对吧?”佟秋练点了点头,若是说血缘关系的话,她们是姐妹,只不过是互相敌视的姐妹罢了,“我猜若是有一个逃跑的机会的话,你会给她吧!”佟秋练不懂这个人再说什么,而很快的佟秋练就明白了!

因为这个人居然给她们松绑了,“刚刚我让下面的人做决定,现在我把这个机会丢给你们了,这里有一把刀,怎么样,你们谁要是其中的一个人把对方杀死了,活着的那个人就能出去,我保证不拦着!”佟秋练觉得好搞笑,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而那个人对着佟秋练一笑,“哐啷——”一声,将刀子扔到了地上面,那意思就是让她们自己决定了。

“你是变态么?你以为我们是你的宠物么?你想干嘛就干嘛,真是好笑了!”佟秋练压根就不信这个人的话,就冲着这伙人眨都不眨眼的杀了自家司机的时候,佟秋练就知道这群人根本就是亡命之徒,现在他们被包围了,想要出去简直是异想天开,对于亡命之徒而言,手中有两个人质,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放走其中的一个么?他们会放过任何一丝能够逃生的机会么?

“我本来就是变态啊,怎么样,你们谁要是杀死了对方,我就让那个人出去!”佟秋练摇了摇头,但是佟秋练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就听见了刀子被捡起来的声音,佟秋练的心瞬间凉了一半,回过头就看见了佟清然居然颤颤巍巍的将刀子拿在了手里面。

这个刀子并不是那种在市面上面看见的那种刀子,而是那种一个刀刃,下面是用胶带裹起来的,这刀子应该是他们自己弄的,佟清然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但是刀锋的位置确实对着佟秋练的,佟秋练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一幕,她只是看着脸上面已经满是污垢的佟清然,佟清然咬着嘴唇,那嘴唇都在颤抖,拿着刀的手微微颤抖。

“别怪我,别怪我……”佟清然的嘴巴里面念念有词,而此刻那个劫匪却直接走过去,直接从佟清然的手中夺过刀子,就在两个人都不知道这个人要做什么的时候,这个人居然将刀子塞进了佟秋练的手中,佟秋练似乎都能够感觉到那刀柄上面残留的温度,佟秋练看了看这个人,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杀了她,我就放了你!”那个人指着佟清然,佟清然整个人都僵硬了,佟秋练看了一眼佟清然,佟秋练的眼神本来就是那种波澜不惊的,像是古井一样幽邃,佟清然平时不敢和佟秋练对视的,此刻在佟清然的眼中,佟秋练就像是在索命的阎罗一般,佟清然的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面。

“不要,小练,不要啊,我求求你了,不要杀我,我还是你的堂姐呢,求求你了……”而佟清然的这般模样,只是惹得周围的人一阵轻笑,这个女人当真是恶心到家了,这样的女人死了倒是好。

佟秋练看着跪在地上面恳求自己的佟清然,心里面就像是被人狠狠地踩了几脚,让她整个人的喘息都觉得困难,佟秋练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完全不像是看起来的那么的无情,片刻之后,佟秋练只是紧了紧手中的刀子,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盯着佟秋练!

“想好了吧,想好就动手吧,哦,对了,我们有枪,你要是乱来,你们俩现在就都活不成!”唤作老大的人话音未落,佟秋练立刻感觉到了有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腰间,而同时一个人的枪也直接对准了佟清然,佟清然整个身子锁在一起,可怜兮兮的看着佟秋练,就像是路边可怜的乞儿。

“我们中间只需要死一个,那么另一个就能够活着出去么?”佟秋练看着那个人,那个人伸手摆弄着手中的一把枪,那细长的眸子中满是玩味,而此刻他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令狐默的电话,“喂……你想好了么?选择谁?”

一秒钟之后,那个人就直接将电话挂断了,然后笑着看着佟秋练和佟清然,“他已经做出选择了,现在该你们选择了。”

“你就是个骗子,一开始我们说那边不做选择让我们做选择,现在那边做选择了,你还要我们选什么!”佟秋练看着那个人,这个男人心肠真的是很恶毒啊,但是此刻他们双方都是没有任何的主动权的!

“我就是个坏蛋啊,你和坏蛋说什么条件啊,不过你们放心吧,我说过放你们其中一个人出去,若是你们选择的是同一个人的话,我就让你们其中一个人出去!”那人把玩着手中的枪,“快点吧,我的耐心有限,其实你是他喜欢的人,你只要杀了眼前的人,我就放你出去怎么样!”

佟清然立刻急了,直接想要冲到佟秋练的身边,被拿枪指着她的男人一下子扯住了,“你再敢乱动一下,我现在就一枪崩了你!”佟清然立刻不动弹了,只是眼泪汪汪的看着佟秋练。

而佟秋练似乎此刻心里面有了打算了,她只是看着手中的刀子,伸手在刀锋上面一划,指头上面立刻出现了一个血痕,有血珠直接冒了出来,很锋利,“想好了么?想好就选择吧,我想你对下面的男人不是没有感觉的吧,现在就是考验你们的时候了,如果你们选择的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么我就让那个人出去,你觉得他是会选择你还是她呢?”

佟清然此刻心里面却是狠狠抽动,她自私的想着令狐默应该选的是自己吧,但是自己要如何才能对佟清然下手呢,而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佟秋练忽然将刀间对准了自己,就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刀口已经直接刺入了佟秋练的腹部,“啪啪——”唤作老大的人开始鼓掌!

而佟秋练因为刚刚太用了,双手的手心都被刀锋割到了,因为这个刀柄不过是一些胶带裹住的,所以稍微用力,胶带都能被割破,所以佟秋练此刻不仅是腹部疼痛,就是双手都觉得特别疼。

而佟秋练将刀子拔出来,丢到一边,“哐啷——”佟秋练只是伸手捂着腹部,“放她走吧!”

“放心,我一向信守承诺的,不过你们挺有默契的,都是选择的她,对了,你确定外面的男人爱你么?”佟秋练只是一笑,不作声,只不过心里面还是很不舒服吧!

“那我可以走了么?”佟清然指着自己,似乎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而佟清然的这种欢呼雀跃在佟秋练的眼中,就像是致命的毒药,阿默选择了她,没有选择自己,佟秋练说不出心里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似乎有一种释然,但是过后却是深深的失落。

“是啊,你可以走了,大门在那里!”唤作老大的人指了指一个方向,佟清然此刻完全都是处于一种十分亢奋的状态,那种感觉就像是从地狱一瞬间到了天堂,尤其是知道了令狐默选择的人居然是自己,佟清然完全是不敢相信的,而看着佟清然跌跌撞撞跑出去的背影,佟秋练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腹部的疼痛还在不断地袭来!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可怜啊,小姑娘,并不是你对人家好,别人也会同等的对待你的,小姑娘,看清楚了么?到了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你要是对别人仁慈的话,到头来受伤的人就是你自己,行了,你出去吧,我说你很像一个人,我不会杀你的!”佟秋练睁大眼睛看着这个人,这个人只是指着大门的方向。

这一切佟秋练更是不懂了,这个人好奇怪啊,不过自己都已经这样了,就算是这个人直接在后面给自己一枪的话,也不过是个死!

佟秋练捂着腹部,慢慢的朝着大门的方向走过去,而身后的男人看着佟秋练的背影,真是个倔强的女人,就连背影都是那么的倔强,这样的女人注定这辈子要背负很多,不肯低头,那么的倔强,这样的女人是容易成功的,但是内心所承受的东西也是其他女人所不能承受的。

外面的人都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静静的等着里面的动静,很快的他们就看见了里面走出了一个人影,而慢慢的走进的时候,令狐默的心猛地颤了一下,因为出来的人果然是佟清然,而令狐默这一刻已经后悔了!

因为此刻的佟清然身上面满是污垢,而且头发凌乱,身上面滴滴答答的不知道滴着什么东西,狼狈的模样,简直让人有些认不出来,脸上面也是满是污垢,裙子什么的也是乱七八糟的,令狐默此刻只能祈祷佟秋练真的没事情,而佟清然在看见令狐默的时候,简直像是看见了救星。

一身军装的令狐默,英武帅气,站在那里虽然皱着眉头,但是令狐默本来就是性子冷的人,佟清然直接加快脚步,直接跑过去,直接将六抱住了令狐默,令狐默直接是愣住了,“呜呜……令狐大哥,你终于来救我了,小练差点杀死我,她差点杀死我……”

所有人都愣住了,而令狐默抬头的瞬间看见了里面正走出来一个人,令狐默本来想要安抚佟清然的手,瞬间僵硬了,因为佟秋练本来浅黄色的裙子上面满是血迹,整个人像是经历了一场厮杀一般,佟秋练的脚步很慢,似乎拖着什么沉重的东西,佟秋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嘴角突然就扯出了一丝笑,那种微笑就像是看透一切一般,令狐默整个心都瞬间跌入了谷底!

“小练……”令狐默的声音低低的,佟清然却是死死地抱住了令狐默,“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所以你才选择了我……”

“小练!”看到佟秋练出来,佟齐自然是欣喜的,佟秋练此刻却微微转过身,留给了众人一个背影,因为佟秋练再也控制不住了,她也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或许是因为看见了佟齐,或许是看见了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佟秋练的眼泪立刻决堤而下,佟秋练伸手擦了擦脸上面的眼泪,转过身,依旧是那个坚强的佟秋练!

佟齐直接冲开了所有人的阻拦,跑过去,直接抱住了佟秋练,“没事了,没事了,爸爸在这里,没事了……”佟秋练轻轻点了点头。

“爸,我受伤了,找人给我包扎一下吧!”佟齐这才注意到佟秋练伸手捂住的地方,似乎还在往外面渗血,佟齐的心立刻黄了,一向都是冷静的佟齐,处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在此刻他不过是父亲,一个普通的父亲,此刻面对受伤的女儿,自然是手足无措的,而佟秋练此刻脸上面也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

“来,我扶你过去!”佟齐搀着佟秋练就往外围走,因为此刻的绑匪还在里面,既然人质都已经出来了,那么下面要做的事情就是可以直接突击进去了,只不过因为对方说身上面有炸弹,所以现在还不能说贸然的进去。

令狐默伸手将佟清然推到了佟修的身上面,疾步走到了佟秋练的身边,“你受伤了么?哪里,我看看……”令狐默说着就直接上前,伸手拉住了佟秋练手,佟秋练只是看了看令狐默,轻轻地将令狐默的手拨到了一边,“不用了,爸,我们先过去吧,你还是在这里指挥现场吧!”

佟秋练虽然平时对他说话也是冷冰冰的,但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那种冷漠之中还是带着些一丝熟稔的,令狐默一直觉得佟秋练对自己是特别的,但是刚刚佟秋练的口气之中明显带着冷漠和疏离,难道说是因为自己刚刚选择了救佟清然,所以……

“小练,我刚刚……我不是……”令狐默本来就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人,若是让他一下子长篇大论的开始煽情,他还真的做不到!

“阿默,赶紧的,这边要开始拟定计划了……”令狐泽叫了令狐默一声,佟秋练只是看了看那边相拥而泣的佟清然和佟修,佟清然只是冲着佟秋练一笑,佟秋练突然觉得佟清然笑得十分的诡异,那种笑容里面带着胜利者对于弱者的嘲讽,佟秋练不懂,为什么佟清然会露出这样的笑容,明明刚刚脱险啊!

哼……若是因为令狐默的选择的话,大可不必,佟秋练从来都没有对令狐默产生过什么男女之情,其实佟秋练有想过自己要是和令狐默一辈子的话,或许相敬如宾一辈子也是不错的,只不过当时的佟秋练还不懂什么是爱。

而佟秋练也不懂不久之后遇见了萧寒,居然可以让他付出那么多,五年的暗恋和等待,而且是在最好的年华里面。

佟秋练刺中的地方其实伤口不太深,检查了一番之后,先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处理,这里位置比较偏远,120的急救车也正在过来,佟秋练的伤口在紧急处理之后,暂时没有什么大碍,“爸,你要是担心的话,去那边看看吧,我没事的,救护车应该很快就到了!”

“那你乖乖先坐一会儿,爸爸等一会儿过来!”佟秋练点了点头,伸手死死地攥着身上面的大毛巾,似乎安静下来之后,佟秋练才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但是身体的疼痛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提醒佟秋练,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而佟秋练只是空洞的看着车子的某个位置,眼睛没有任何的焦距,双手死死地攥着毛巾,完全不顾双手上面还粘着血迹和污垢,而佟秋练的耳边却传来了络绎不绝的枪声,瞬间将佟秋练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佟秋练咬了咬嘴唇,但是片刻之后,突然一声巨响,佟秋练都能够感觉到自己乘坐的车子抖了一下!

佟秋练连忙下车,只看见工厂那边传来了滚滚浓烟,佟秋练的心跳立刻加快,“爸爸,爸爸……”佟秋练立刻冲进了人群,而一个士兵直接将佟秋练拦住了,“佟小姐,前方的危险还没有解除,您不能过去!”

“小练!”佟秋练刚刚想要说什么,后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佟秋练回头就看见了自己的母亲,或许在这一刻的佟秋练是脆弱的,而赵曼枝在看见了佟秋练之后,眼泪就唰唰的往下面掉,“你这孩子,怎么样,你受伤了么?严不严重啊?怎么还不去医院啊?”

“没事的,妈,就是爸爸还在里面,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其实佟齐并没有在里面,只不过爆炸之后,烟尘特别多,能见度很低,而当烟尘散去之后,佟齐已经很快来到了她们母女身边,一家三口的团聚,自然是无比激动的,而另一边看着他们的令狐泽则是掐灭了手中的烟,眼睛灼灼的盯着赵曼枝,赵曼枝似乎是感觉到了令狐泽的注视,抬头看了一眼,冲着令狐泽一笑,令狐泽的身子僵硬了一下,随即回以微笑,只是赵曼枝只顾着询问佟齐的情况,无暇顾及令狐泽。

救护车来了之后,他们一家三口并没有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去了医院,等到佟秋练的伤口重新上药包扎之后,这边才知道令狐默被一个飞过来的硬物贯穿了左腿,并且导致了大腿骨险些骨裂,刚刚被送进了医院的进行包扎,就算是令狐默选择了救佟清然,于情于理他们也是要去看看的。

当他们到那里的时候,令狐默的病床前已经围满了人,尤其是佟清然趴在床头简直是哭成了一个泪人,而令狐默在看见佟秋练之后,激动地想要坐起来,只是身体没有支撑点,只能说了一句,“小练,你怎么样?”

“佟秋练,你还有脸来,你差点杀死我你知道么,你这个祸害,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被绑架,才会连累到了令狐大哥,你这个祸害,你给我滚……”佟秋练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佟清然已经发疯似的,一阵指责,伸手就要冲着佟秋练的脸上面呼一巴掌。

而所有人似乎都已经对佟清然说的话产生了一些联想,比如说佟秋练想要杀死佟清然。佟秋练似乎已经从每个人耐人寻味的表情中读出了一些什么,佟秋练只是淡然一笑,上期一步,想要将脸凑过去一般,佟秋练的眸子冷酷,佟清然不曾想佟秋练会直接上前,倒是自己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你要干嘛!”佟清然吼了一句。

“我能干嘛啊,你说我要杀了你,谁能证明啊,再说了,受伤的是我,难不成是你,我是傻子么?我会在杀你的之前把自己先捅了?”所有人都盯着佟秋练的腹部,“我知道你喜欢阿默,现在你不是应该很高兴,阿默选择了你,祝你幸福,我的堂姐——”

佟秋练说完直接就转身离开了,这或许是佟秋练说过最尖酸刻薄的话了,她压根就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真的可以做到舍己救人,她做不到,或许之前她会想着佟清然是自己的堂姐,血缘关系在这里呢,但是这个堂姐何曾将自己当成堂妹呢!

“小练,小练……”令狐默是愣了片刻之后,才终于回过神的,挣扎着要下床,王雅娴一看这架势不得了了,而医生护士都在这里,急忙想要将令狐默按住,但是令狐默毕竟是当兵的,这力气很大,而且令狐默直接将注射液拔掉,将手背上面都划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你们放开我,小练,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们放开我!”令狐默的声音很大,佟秋练没有走远,她只是靠在墙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赵曼枝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肩膀,“小练,阿默只能选择一个人,这件事情不能怪他,你不能说因为这一件事情就直接……”

“她喜欢阿默,妈妈,我不喜欢阿默,只是你们喜欢而已!”赵曼枝和佟齐却是属意令狐默做他们的女婿,但是这次的事情虽然说不能怪令狐默,只不过是情急之下的选择,但是做父母的,心里面不介意也是不可能的。

“没事,妈妈尊重你的任何选择,我相信你以后会遇见一个第一眼就能住住进你的心里面的人,当你第一眼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就是他了,我们小练也会遇见这样一个人的!”赵曼枝伸手搀着佟秋练,佟秋练但是只是应了一声,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或许都不会爱一个人,只不过命运却不这么认为。

“啪——”令狐泽直接上前给了令狐默一巴掌,令狐默看着令狐泽,眼中迸发出了一丝寒意,“你这样算什么,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子,你是想这辈子都变成一个瘸子么?你给我好好躺下,医生,他要是在乱动,直接注射镇定剂!”

“爸,我几年前做任务的时候,已经对这些麻药镇定剂免疫了,你不会忘记了吧!”令狐默的讽刺和呛声,让令狐泽的气不打一处来,两个石头,硬碰硬,下场肯定不会好的。

“你们这是干嘛啊,儿子受伤了,你就别闹了!”王雅娴立刻上前扯住了扯住了这对父子。

而之后的事情,佟秋练跟着父母搬出了老宅住了一段时间,令狐默就是回家养伤都咩有再见过佟秋练一面,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是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现在镜头还是切回到佟秋练所在的病房,“当时那伙人我们只找到了三具完整的尸体,两具缺了双腿的尸体,六个人的话,确实是少了一个,只不过这么多年,这个人一直未曾出现,所以是死是活,没有人知道!”令狐默坐在病房里面,若是事情倒回五年前,就算是自己选择了佟秋练,也许她也不一定和自己在一起吧!

爱上她,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是一个错误,只不过自己仍旧是沉浸在梦中,难以自拔罢了。

“直觉告诉我这次的事情那个人有关!”佟秋练口中的那个人倒是让施施和令狐默都提起了兴趣,“我现在回想之前的事情,这个男人心理素质很好,受过良好的训练,在中国的话,若不是特工,就肯定是军人出身,受过情伤,深爱他爱人,冷静、冷血、冷酷……喜欢玩弄别人,喜欢操纵一切!”

施施挑了挑眉毛,这么说的话,这个男人一天不除,小练的人身安全还是得不到保障啊。

“我知道了,我会让人注意的,你的身体好些了么?”令狐默还是最关心佟秋练的身子,“放心吧,萧寒会没事的!”

佟秋练点了点头,只不过那笑容显得有些勉强,硬生生的从苍白的都有些发干的嘴角扯出了一抹微笑,而令狐默走了之后,施施又一次送上了一碗粥,“亲爱的,你已经快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吃一些吧,你这样下去,萧寒没有回来,你的身子垮了怎么办啊?”

佟秋练接过粥,吃几口之后,直接趴在床头,就吐了出来,施施连忙端过温水给佟秋练,真特么的混蛋,萧寒,你丫的,给我利索一点找到那个混蛋,不然那个混蛋没死,小练的身子就不行了。

而萧寒这边也刚刚听完了佟秋练说的关于五年前的事情,萧寒深吸了一口气,居然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事情当时对人任何人来说都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

“其实吧,这令狐默也是够可怜的,你说吧,这本来选择了佟清然,和小练共生死也是挺好的,只不过这个绑匪给他们都摆了一道,直接放了人,这绑匪还真是玩得一手好牌啊,摸透了所有人的内心!”其实若是佟秋练没有被放出来,令狐默英雄救美什么的,这还真有可能佟秋练就直接以身相许了。

“那又怎么样,到最后还不是伤害了小练,不过这令狐默就因为这事情退役了啊,倒也真是可惜了!”光是看令狐默当时的军衔,这要是混得好的话,现在肯定比令狐乾混得好啊。

“听说是那次受伤之后,就留下后遗症,每到阴雨天的时候,就会发作,这样的身子其实有些不方便执行任务了,尤其是那之后又和他老爹闹翻了,这就直接退役了,这里面的别的东西,我就不懂了,这种事情也只有人家当事人知道了!”顾南笙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无可奈何。

“那监控那些你们查的怎么样了啊!”萧寒说完,顾南笙用一种十分奇怪的视线看着萧寒!

“你丫的,萧寒,你们家有个很好的资源你不用,查监控用电脑这种,你就直接找小易啊,找我们做什么,有个这么好的资源不去用!”萧寒倒是疑惑的看着顾南笙,顾南笙这下子笑了。

“你不会不知道你儿子是个电脑高手吧,比我们这边的所有手下的都厉害,我觉得你这事吧,瞒着小练还行,这小易鬼灵精的,肯定很快就会发现这里面的不寻常了,怎么样。要不要通知你的儿子啊!”萧寒只是觉得自己似乎也不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小易总是会给他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比如这次的萧氏大会。

小易此刻蹲在会议室已经开始打哈气了,“各位叔叔伯伯,说完了么,可以轮到我说话了么?”这群人七嘴八舌的,这架势就像是要没完没了了,所有人此刻都盯着小易看。

“我也知道各位是为了萧氏好,虽然爹地暂时不在,但是萧家并不是没有人的,刚刚想要换董事长的,你们可以在你们面前的股权让渡书上面签字,我会按照市场价三倍的加个买下你们的股票,你们要是觉得不够,价钱可以商量,到时候你们想办公司自己做董事长都可以!”

小易的话说完,整个会议室都很安静,萧氏这块肥肉,就是在萧寒的手里面,也不知道股票涨了多少了。

“我们就是想在萧公子没有回来之前,找个人暂时顶替一下萧公子的位置……”这人的话音未落,小易拿起面前的文件,“砰——”的一下子摔在了桌子上面,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

“我爹地的位置是谁想坐的就能坐的么?文件就在你们的面前,会议结束之前,签字的可以直接去拿支票,没有签字的,以后别再叽叽歪歪了!”小易明显是耐心用尽的样子,然后直接将文件打开,里面是最近萧氏的一些业务,这些就由季远代劳说明了。

而后面所有人都很安静,因为所有人的视线都是集中在面前的那一份文件上面,他们本来以为大家说了那么久,不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么,没有想到小易和萧寒居然是同样的人。

听取所有人的意见,做自己的决定!

而会议后面所有人基本都没有说话,小易则是乐得清闲,这群人果然是贪心不足,一听说要让渡股权,一个个的就变成了缩头乌龟了,这萧氏的股权绝大部分都是落在了萧家,这些人手里面都是零星的股份,萧家这几年已经在外面的散股进行收购了,他们在萧氏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过,不过要是让他们放弃萧氏这块肥肉,无疑是在割他们的肉啊。

小易是从萧氏后面的过道直接出去的,直接就去了医院了,而路上面居然接到了顾南笙的电话,小易一听见萧寒的消息,整个人差点没有跳起来,但是一想到妈咪昨天的失魂落魄,小易心里面就又不高兴了。

“小易宝贝,爹地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作案的人没有抓住,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安然无恙,肯定会直接卷土重来的,现在就是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将那伙人找出来,你明白么?我很爱你们,所以爹地不会丢下你们的……”

“换药了……”雪伦扭着腰肢走了进来,萧寒立刻捂住电话,示意雪伦的声音小一些,雪伦耸了耸肩膀,直接走过去帮萧寒换药,而小易已经听见了,萧寒刚刚拿起电话,喂了一声,“爹地,你受伤了么?严不严重啊,你怎么样了啊……”

“放心吧,爹地没事,你乖乖照顾你妈咪,回头我让南笙去接你,我们见一下,有事情和你说一下!”小易应了一声,但是心里面还是比较忐忑的,受伤了么?

小易一直觉得自己对萧寒的感情不如对佟秋练来的深沉,但是在听见了萧寒受伤的消息,小易的眼泪居然就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了,尤其是萧寒最后说了一句,“小易,爹地很想你们!”

挂了电话,季远透过后视镜就看见这小少爷居然在偷偷抹眼泪,季远自然能够猜得出来电话里面的内容,少爷没事就好,小少爷不过还是个孩子,有些激动也是正常的,小易擦了擦眼泪,就吸了吸鼻子,可不能让妈咪看出来,不然妈咪又该难受了。

小易看着电梯刚刚到了佟秋练所在病房,电梯的门刚刚打开,电梯门口就是令狐默,小易自然认得这个人的,令狐叔叔的大哥麽,爹地的情敌,而令狐默也是认得小易的,只不过这孩子和萧寒长得如出一辙就算了,这脸上面挂着的笑容怎么也那么的类似啊。

“我的爹地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别想趁人之危,别打我妈咪的主意!”小易说着哼了一声,傲娇的扭头就走,季远只是和令狐默点头示意,“令狐总裁别介意啊,小少爷就这个脾气,您走好!”季远说着就直接追上了小易,令狐默摇了摇头,这孩子若是长大了就是第二个萧寒吧,趁人之危?令狐默无奈的摇了摇头,坐了电梯直接下楼了!

------题外话------

《宠妻之法医也经商》

尹夏从小的梦想是成为法医。

最初是为了识骨寻踪,最后是为了毁尸灭迹。

一技之长,多多益善。

最后她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医。

上面派人下来查案,她作为协助。

她睁大着眼睛佯装无辜:谁说凶手就不能查案了?

不懂搜集线索的助手不是好助手。

尹夏大声报告蛛丝马迹。

不懂处理痕迹的凶手不是好凶手。

尹夏默默擦掉证物上的指纹。

最后却抓着还温热的心脏,朝着那派下来的男人纳闷道:你怎么还没找到证据抓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