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6 往事不可逆,命运的嘲弄(上)

令狐默一路上面一直都是加速的,交警一会在后面追了很久,而令狐默的速度又是特别快的,因为令狐默的心里面着急啊,一想到五年前的事情,他的心里面还是耿耿于怀的,前面遇到堵车的时候,令狐默就是使劲的拍打着喇叭,恨不得现在就立刻飞到了医院。

昨天从令狐乾的口中知道了佟秋练的状况之后,令狐默其实去医院晃了一圈,进了医院问了一下佟秋练在哪个病房,就在楼下面痴痴地占了几个小时,抽了几根烟,一直看着佟秋练的窗口,佟秋练的灯光几乎是亮了一夜的,令狐默在楼下站了许久,看着满地的烟蒂,令狐默叹了口气。

或许是曾经当过兵的缘故,令狐默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棵松树一般的挺拔,纹丝不动,随后开着车子在医院周围绕了几圈之后,直接回到了公司。

令狐默到了医院的时候,透过外面的玻璃,可以清楚的看见佟秋练的脸,令狐默突然觉得有些胆怯了,因为这一切似乎直接将令狐默推到了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天气本来就挺热的,令狐默的额头已经出汗了,但是医院的冷气开得很足,或许是加上令狐默本身有些紧张的缘故吧,手心居然有些微微冒冷汗了。

施施注意到了门外有人,走过去将门打开,两个人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其实施施在心里面腹诽,倒是来的挺快的啊,看样子是超速过来的,这男人倒是够痴情的,小练这傻孩子倒是遇见的,都是痴情的。

“阿默……”佟秋练看了看令狐默,令狐默的眼睛将佟秋练从头至尾扫射了一遍,然后视线落在了佟秋练已经肿起来的脚踝上面,“我那里有当兵说完时候剩下的药酒,对这种扭伤效果很好!”令狐默的视线接触到了佟秋练那种有些苍白的脸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刺痛得难受。

“不用了,本来也没有什么大碍的,你坐吧,就是有点事情想要和你说!”施施指了指在一边的凳子,施施看了看佟秋练,“需要我回避么?”佟秋练摇了摇头!

“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不过之前懒得提起!”而这一句懒得提起,让令狐默的心里面顿时荒凉成了一片,令狐默只能露出了一丝苦笑,这件事情自己也不想提起,原来大家的想法一直都是一样的啊。而施施则是坐在一边,而佟秋练和令狐默都没有注意到施施的手机一直开着通话的模式。

“这次的事件你也听说了吧,就是萧寒的车子和一辆装着燃油的车子撞在一起了,当场就发生了爆炸,萧寒现在还是生死未卜,找不到人!”提到萧寒,佟秋练的手不自觉的开始颤抖,佟秋练双手紧握,拿起了手边的一杯温水,慢慢的喝了一口,似乎想要平复一下心情!

往日越是甜蜜,现在的佟秋练心里面就有多么的痛苦,因为所有的甜蜜,此刻都变成了见血封喉的毒药,每一次的想起,都会让佟秋练觉得像是被凌迟一般,佟秋练后悔自己回国,后悔踏进了萧寒的生活,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了,佟秋练直觉告诉自己,这件事情不是萧寒惹来的麻烦,而是和自己相关,但是和自己相关的人,此刻都在哪里呢,有几个得到善终的呢。

“你的意思是那个货车司机体内就有炸弹么?”施施不得不说,令狐默确实是很敏锐的,几乎不需要说什么,他就能够明白这个事情的经过,对于令狐默这样的男人,施施还是觉得有些欣赏的,冷血却又柔情。

只不过在错的时间遇见了自认为对的人罢了,而一朝沦陷,就是一世哀愁!

“嗯,没错的话,炸弹也是被埋在腿里面的,那个货车司机的双腿小腿都被炸飞了,和那个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佟秋练说完,令狐默就沉默了,确实是一模一样的。

现在就是直接倒回五年前……

那个时候的佟秋练还在上学,本来这一天是佟家规定的家庭聚会的时间,佟老爷子这一辈子就生了两个儿子,也就是佟齐和佟修,但是两个儿子却是志向完全不同的,而因为佟齐是从政了,所以佟齐二十多岁就开始在外地工作,佟秋练是一直跟着佟老爷子一起生活的,这很自然的,佟老爷子对佟秋练就十分喜欢。

因为在两个人的心里面,就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而佟老爷子从来没有对佟齐或者是佟修的孩子偏心过,只不过佟修因为公司的问题,和佟老爷子闹翻了,就带着自己的一家人搬出了大宅,这之后除了佟老爷子规定的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是每个佟家人必到的家庭聚餐之外,其他时候走动都是很少的。

而这一日就是家庭聚餐的日子,佟清然非要拉着佟秋练出去买东西,佟秋练本来是不想去的,毕竟两个人的感情本来就不好,佟清然好像是故意的一样,偏要拉着你自己出去,佟老爷子觉得佟秋练一直在家里面,出去转转也好,也就欣然同意了。

而上了车子没有多久,两个人就言语不和,又闹掰了,所以两个人并没有去什么商场,而是直接将车子掉头,准备回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突然就冲了出来,差点直接撞在了她们的车子上面,车子陡然刹车,两个女生都吓了一跳,而就在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从车子上面下来的五六个人,直接就拉开了他们的车门!

“砰——”佟秋练和佟清然的两个人都睁大了眼睛,因为其中的一个绑匪,拿着枪,对准司机的脑袋,那鲜血瞬间喷溅在车内,而她们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情啊,整个人都是傻掉的,佟秋练只是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一幕,而身边的佟清然则是“啊——”捂着耳朵,发出了一声尖叫。

佟秋练只觉得因为枪声,整个耳朵都是嗡嗡的声音,整个人都是木掉的,而有血迹还喷溅在了佟秋练的脸上面,佟秋练伸手擦了一下,看了看手指头,血还是温热的,而司机的身子则是被直接拖了出去,两个绑匪直接坐到了车子的后座,“别叫——再叫就一枪崩了你!”

一个绑匪拿着枪指着佟清然的腹部,佟清然瞬间收声了,只是小鸡啄米一般的点着头,而佟秋练则是看了看这突然上车的四个人,两个在正副驾驶位置上面,而另外两个则是坐在她和佟清然的身边。

佟秋练今天破天荒的穿了一件浅黄色的裙子,上面星星点点的沾上了一些血迹,而佟秋练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腰间,那冰凉的触感,佟秋练的整个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心跳都不自觉的加快了,所有的绑匪头上面都带着黑色的头套,只能看见嘴巴和眼睛,而佟秋练能够感觉到她身边的劫匪的滚烫的气息就在自己的耳边,佟秋练简直觉得恶心的要死。

“呜呜……你们要干嘛啊,你们要钱的话,我有很多啊,求你们放我走吧!”佟清然说着将包包拿出来,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的都倒了出来,现金不多,不过卡倒是挺多的,她身边的劫匪只是拿起了其中的一张卡,冷笑一声,“这点钱想要打发我们,说吧,你们谁是佟齐的女儿……”

“是她,是她,是她……”佟清然突然伸手就指着佟秋练,佟秋练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虽然说这是事实,但是佟秋练此刻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捶打了一下,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困难了,佟清然的眸子睁得很大,那眼睛带着愤怒,似乎想要直接杀了佟秋练一般,“是她,你们想要找的人是她,你们放了我吧,我保证什么都不说!”

“闭嘴!臭娘们儿,吵死了!”佟清然身边的绑匪,说着直接就一把抓起了佟清然的头发,“啊——”佟清然尖叫了一声,眼中的泪水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呜呜……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你们想要多少钱都可以,求你们放过我……求求你们了,你们要抓的人不是我,不是我啊……”

“你再说一句话,老子直接崩了你,贱人!”那男人说话的语气很粗鲁,而且动作也是十分粗鲁的,扯着佟清然的头发,就将佟清然往前排的车子座椅上面撞了几下,佟清然的头发上面还戴着发饰,这水晶的发饰正好能撞到头顶,疼的佟清然泪水和鼻水一起都流了出来,“呜呜……”佟清然却是死死地咬着嘴唇,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老三,不过是个臭娘们儿,看把你气的,行了,让她闭嘴就行了,吵死了!”说话的是坐在佟秋练身边的男人,佟秋练其实是被刚刚佟清然那猛然转身指着自己的的举动吓到了,她一直知道佟家的姐妹讨厌自己,但是没有想到佟清然居然都没有想过自己的生死。

或许这件事情是她将佟清然牵扯进来了,但是佟清然却是丝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推进了火坑,想到了这里,佟秋练只是一笑,而绑匪都是没有想过,佟秋练到现在为止,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就是一声尖叫都没有!

“老大,我知道了,这有钱人家的小妞就是麻烦!”那男人说着居然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脱下来自己的一只袜子,那种臭味,瞬间弥漫在了整个车厢,佟秋练形容不出来,就像是那种晒干的死鱼的味道,而佟清然使劲的摇着头,但是换做老三的男人已经直接将袜子塞到了她的嘴巴里面!

佟清然闻到这股味道的时候,简直是想吐,但是当这股味道充斥着自己嘴巴和四肢百骸的时候,佟清然觉得整个的脑子都瞬间懵了,那种味道就像是瞬间直冲她的大脑,让她整个脑子此刻都停止了运转!

“你他娘的真特么的恶心,你要熏死我们啊!”前面一个男人开口,然后稍微打开了一些车窗。

“老四,将窗户关起来!”说话的还是佟秋练身边的男人,佟秋练微微别过脸,就看见了身边这个唤作老大的男人,老四很快的将窗户关上了,而整个车厢都是那种臭味,佟秋练离得也很近,真的差点没有吐出来。

这个唤作老大的男人,眼睛是那种深棕色的,眼睛细长,眯着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看着就带着一股阴森和诡异,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而嘴唇也是很薄的,佟秋练微微低头就看见了这个人的虎口地方有一些薄薄的茧子,看样子拿枪并不是新手,这群人是老手!

想到这种可能,佟秋练的心瞬间凉了半截,而佟秋练侧头看了一眼叫做老三的男人,老三正好换了只手拿枪,这个老三虽然说话的时候狠了一些,但是明显并不是老手,这群人到底要做什么,而且说要的是自己,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父亲惹上了什么人,遭到了别人的打击报复么?

“你是佟秋练?”说话的是老大,声音就在佟秋练的耳边,佟秋练点了点头,佟秋练能够感觉到那人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脸上面游离,而佟秋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的手忽然就触碰到了佟秋练的侧脸。

佟秋练惊恐的身子都僵硬了,不自觉的想要远离他,但是另一边就是一直在抽泣的佟清然,佟秋练完全是退无可退的,只能感觉到那人微凉的指尖,从自己的侧脸,滑落到了自己的鼻尖,然后是嘴唇,而那人忽然一笑,伸手就捏住了佟秋练的下巴,逼迫着佟秋练和他对视,而四目相对。

佟秋练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充满了一种佟秋练说不出来的东西,不过肯定不是好的东西就对了,“佟齐倒是生了一个好女儿,长得多好看啊!”男人的手又一次滑过了佟秋练的侧脸,这一下子,突然就摸到了佟秋练的脖子地方,看样子,像是要继续向下的感觉,佟秋练的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

“老大,这样的美人儿,不如也给我们玩玩好了!哈哈……”前面的一个人说完,整个车厢就充斥着一股怪异的笑声,那样的笑声,让佟秋练的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一动不敢动,佟秋练不过是一个刚刚二十的小姑娘,就算是平时冷静异常,但是这种时候还是紧张的不行!

尤其是这种笑声,这几个男人*裸的眼神,那种眼神,就好像此刻的佟秋练是赤身*了,佟秋练死死地咬了咬嘴唇,而那个老大,突然就靠近佟秋练,附在佟秋练的耳边,“你求我的话,我就让他们放过你!”

佟秋练简直恶心不得行,就好像有千万条虫子在自己的身上面爬过一样,瘙痒的不行,但是却又碰不得,那种挠心挠肺的感觉,简直让佟秋练有些抓狂。

“你们要抓的人是我,她的死活我不管,要是我现在咬舌自尽,你们觉得你们这一次的计划还能成功么?”佟秋练的话让坐在他身边的男人蓦地一笑,那男人直接扯过佟秋练的头发,直接将佟秋练按到了自己的面前,两个人的脸挨得很近,头皮传来的疼痛让佟秋练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只是眼神却还是那么的幽邃和冷静。

这一点是让这个唤作老大的人十分不舒服的,作为劫匪,他做过的生意不是就这一单,而每一次做让他觉得兴奋的就是这些被绑架的人发出的那种尖叫声音,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正常的人,他越是听见这种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音,他的心里面就越觉得满足,而此刻的佟秋练,从头至尾都是面无表情的,那种冷静让他觉得异常的不爽。

而拉扯佟秋练的头发,才从这个小姑娘的脸上面看到了一些别的表情,这才让他的心里面得到了些许的满足。

“就算是你死了,我觉得你的尸体应该也挺值钱的吧,还是说,你觉得你的尸体我们随便糟蹋一下,你的家里人也是无所谓的呢?”那人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丝寒意,佟秋练毕竟还涉世未深,那种恐惧的感觉,瞬间蔓延到了佟秋练的四肢百骸,只不过从小养成的习惯,佟秋练已经习惯了用一副冰冷的面具面对所有人了,所以佟秋练的眼神仍旧是冰冷的。

“恶心!禽兽!人渣!”佟秋练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三个词,而她的头发仍然是被这个人拉扯着的,佟秋练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头皮都开始发麻,而且似乎都能够听到自己的头发被扯断的声音,佟秋练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的声音。

那人松开了佟秋练的头发,看到了另一边的佟清然,佟清然现在眼睛下面是黑乎乎的一团,明显是化妆品脱落了,而且鼻涕眼泪什么的,整个混在一起,看起来有些恶心,而且嘴巴里面还塞着一个臭袜子,那人嫌弃的冷哼一声。

“同样是佟家的人,这差别也是挺大的!”佟清然只是瑟缩的身子,佟秋练能够感觉到在自己身边的佟清然整个身子都是在颤抖的,那种恐惧是身子不由自主的,完全不受控制的,佟秋练伸着手,想要拉住佟清然的手,好不容易扯住了佟清然的手,佟秋练的手本来就是微凉的,而此刻佟清然的手凉的有些吓人。

不知道是怎么的,其实前一刻,佟秋练的心里面还是埋怨佟清然的,但是佟秋练还是轻轻握住了佟清然的手,但是佟清然却突然一把掐住了佟秋练的手,“嘶——”佟秋练完全还猝不及防的,佟清然突然就用她尖细的指甲,直接掐进了佟秋练的手心,绑匪察觉到了异样,直接将佟秋练的手扯过来,也看清了这两个人在下面的动作。

“你个贱人,还不消停,老子等会儿就让你没有力气折腾!”而那个老三的嘴角突然就露出了一丝淫笑,佟秋练和佟清然两个人都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两个人都是瞬间不寒而栗,只不过佟清然表现得更加明显一些罢了。

很快的车子到了一处废弃的工厂,面包车在前面开了进去,而他们的车子跟在后面,因为工厂空空荡荡的,车子的声音在里面显得有些大,很快的佟秋练就听见了前面的车子刹车的声音,而他们的车子也很快停住了,前面的两个男人先下车了,而后是她身边的老大,他下车的时候,伸手直接抓着佟秋练的胳膊,就将佟秋练一下子扯了下来,而后从一边拿起了一个手铐直接将佟秋练的双手反手铐住了,然后直接将佟秋练推到了一边,佟清然也是和佟秋练一样的待遇,只不过两个人离得比较远!

佟秋练也看清了这个工厂是个废弃的工厂,而这群人一共是六个人,这里地上面有洒落的吃剩下的东西,而桌子上面有几副扑克牌,有烟有酒,看起来十分的凌乱,只是最让佟秋练整个人彻底身心都透心凉的是。

耳边传来了一些男女的呻吟的声音,佟秋练虽然没有经历过人事,但是她又不是什么三岁小孩子了,总不会以为是一男一女在打架吧,而佟秋练微微侧脸,就看见了在一边有一台电视机,里面正在放着录像带,而画面简直是不堪入目,佟秋练微微咽了下口水,只是低着头不去看,而佟清然的视线正好可以看见那台电视机,佟清然的整个人都是木掉的!

“老大,那个妞儿我们不动,这个妞儿我们总能玩玩吧!”那群人指了指一边的佟清然,佟清然的瞳孔瞬间收缩,整个人都不好了,佟清然使劲的扭动着身子,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是她现在站不起来,身子找不到支撑点,站不起来,只能拼命的扭动着身子,而且佟清然穿的是连衣裙,在扭动的时候,那超短裙就在地上面蹭来蹭去的,很快就露出了大腿部位。

惹得周围的几个男人都直勾勾、*裸的眼神看着佟清然,佟秋练心里面都替她着急,真是疯了,你乱动什么啊,你没有看见你这样这群人越激动么?

“清然,你冷静一点!”佟秋练吼了一声,佟清然的嘴巴里面还塞着东西,只是看着佟秋练,突然就一边哭着一边摇头,眼神幽怨的看着佟秋练,那眼神似乎想要把佟秋练啃噬干净一样的,佟秋练从来没有在任何人的眼中看到过这样的眼神,她整个人都懵了,她恨自己!

“冷静,那你先跟我进去吧!”那个老大突然就一把扯住了佟秋练的胳膊,拉着佟秋练就往里面走,佟秋练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回头看了佟清然,佟清然突然就笑了,那种释然的笑,让佟秋练简直心如刀绞,看着佟秋练的眼神也变得越发的冷漠,佟秋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砰——”是铁门被关起来的声音。

佟秋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身子已经重重的被甩在了一张木板床上面,生硬的木板,撞击着佟秋练的骨头,佟秋练觉得整个脑子有一瞬间都是懵的,因为身子就像是要散架一样的难受,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感受身上面的疼痛,那人扯着一张凳子就直接坐到了床边,佟秋练是半躺在床上面的,而男人的视线正好可是俯视佟秋练,佟秋练的眼神倔强,而男人的眼神冷血。

“真的不怕我把你那个了……”那人的声音变得有些温柔,和在车子上面的不同,那人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手腕,佟秋练想要闪躲,那人却死死地攥住了佟秋练的手腕,佟秋练挣脱不得,只能倔强的看着这个男人,而佟秋练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手腕被手铐划出了伤口,一道道的,现在触碰起来还是疼得难受。

“很疼么?”佟秋练有些愕然,因为这个人的声音突然就变得十分的温柔,就是本来细长的眸子,此刻似乎也装满了柔情蜜意,而佟秋练此刻也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整个手都是十分粗糙的,似乎是长期拿枪的缘故,因为佟秋练的身边许多当兵的人,令狐家的两兄弟,所以佟秋练直觉感觉这个人的出身绝不简单,而且似乎他的身上面也带着一丝杀伐之气。

佟秋练不回答,那男人也不说什么,只是看了看佟秋练,“你的眼神和她很像,一样的倔强!”佟秋练完全懵了,这人再说什么,难道说因为自己像某个他认识的人,所以他准备放过自己么?

而那个男人没有说话,只是起身站了起来,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盒烟,佟秋练此刻浑身都疼,像是被什么东西碾压过一样,佟秋练直接将身子的重量放在床上面,默默地开始打量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此刻站在窗户边上,仍旧是戴着黑色的面罩,不过男人大概是一米八左右,体格健壮,而且站在那里很挺拔,那种感觉很明显这个人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劫匪,冷静从容!

他默默的点上了一支烟,抽了一会儿,这种香烟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佟秋练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那男人回头看了佟秋练一眼,吐了个烟圈,佟秋练皱了皱眉头,不说话,她不知道此刻这个人的心里面在想什么,佟秋练只是安静的等着这个男人的动作。

而就在两个互相看着对方的时候,外面突然就传来了佟清然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音,和一群男人的笑声,佟秋练的整个脸都瞬间煞白了,她是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慢悠悠的将烟抽完,然后扔在了地上面,香烟还在冒烟,男人伸脚将烟捻灭,慢悠悠的,不急不慢的,似乎心情不错,而佟秋练听着门外的声音,整个人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怎么了?要是我不把你拉进来,现在外面的人就是你,还是说你现在也想出去感受一下!”佟秋练此刻喉咙完全发不出声音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说自己也想出去么?难道自己要像是圣母一般的,现在维护佟清然么,或许佟清然也不会领情吧,而且佟清然将自己指出来的时候,那种嫌弃和决绝,那种眼神已经深深地定格在了佟秋练的心里面。

“你看看,到了这种时候,人还是自私的吧,况且我看那个女人一点都不在乎你,你又何必在乎她呢,放心吧,弄不死她的,他们有分寸的!”男人笑着又重新坐在了凳子上面,又开始抽烟了,佟秋练只觉得自己的眼前都是一片迷雾,那种呛人刺鼻的味道,真的是很难闻。

佟秋练只是皱了皱眉头,那个男人却只是看着佟秋练,一言不发,抽了半包烟左右,而佟秋练一直都能够听见佟清然传出了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声,过了不知道多久,佟秋练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的时间观念了,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了,那男人才起身,直接将佟秋练从床上扯了起来,佟秋练的一条腿都有些酸软了,那男人伸手直接扯住了佟秋练的胳膊,算是给了佟秋练一个支撑吧,佟秋练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这个男人的拉扯下走了出去。

但是外面的场景似乎并没有佟秋练想的那么的不堪入目,只不过佟清然蹲在墙角,身上面的衣服都还在,只不过身上面多了一些屋子,茶水,酒水什么的,这群人并没有把她那个,只不过是把她当猴耍了,佟清然不自觉的长舒了一口气。

而唤作老大的男人,将佟秋练推到一边的时候,顺手拿起了手边的电话,“佟齐,想要你女儿活着回去,你就乖乖的退出这次的选举就成……那个人啊……”那男人看了看一边的佟清然,“在的,是有两个女人,放心吧,等这次的选举结束,我们就会放你的女儿回去了!”

佟秋练这才想起来,这段时间,父亲很忙,忙着参加选举,而竞选的就是书记一职,这件事情难道说是父亲的政敌所为,这群人还真的是丧心病狂啊!

此刻的佟家早就已经乱成一团了,佟齐和赵曼枝是刚刚从外地赶回来的,一回来就听说了自家的司机死在了离家不远的一个路口,而车子连带着佟秋练和佟清然都一起失踪了,这让他们夫妇两个人能不着急么?

本来陪在佟秋练的身边就不多,现在佟秋练居然会因为自己出了事情,佟齐的心里面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大哥,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解决啊,我们报警吧,警察会帮我们把人质救出来的!”佟修心里面也是着急的啊,佟清然被抓走了,这毕竟是两个女孩子,这匪徒要是把她们……只要一想到这个事情,佟修心里面就来火,你就好好的待在外地不就好了,偏偏要回来,回来就算了,还连累我们家的人,真是烦透了。

而此刻令狐泽一家也赶了过来,令狐默和佟齐的关系一向不错,听说佟齐要回来,特地向部队请了假,准备回来陪一下佟齐,说起来也是有私心的,毕竟令狐默喜欢佟秋练的事情,大多数的人都知道,而讨好未来的岳父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但是一回来就听说了佟秋练出事的消息,令狐默的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叔叔,这个事情要是警察介入了,难免会惹来一些记者,你这事情也是关于这次选举的,不如交给我们军部好了,我们效率也高!”令狐泽也十分赞成,这事情尽量将危害降到最低。

“而且被绑架的是两个女孩子,这事情传出去也是不好听的,你们觉得呢!”令狐泽这话算是说道点子上了,这毕竟有两个女孩子啊,都是到了适婚年纪的,这个事情传出去的话,肯定是不好听的,面子上面也不好看的,所以所有人都同意了,将这件事情压到最低。

而根据监控录像和一些调查,他们很快就锁定了他们的所在的工厂,而在观察了一番之后,令狐默是负责指挥的,而此刻的佟齐又一次接到了绑匪的电话,而绑匪则是直接要求和令狐默通电话,令狐默怔了一下,这个绑匪怎么知道自己的。

而令狐默接过电话之后,那边就传来了女人哭泣的声音,令狐默的心一阵收紧,只不过很快的就听出了这个声音是佟清然的,不是佟秋练的,内心稍微平静了一下,“我想听一下佟秋练的声音!”令狐默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而这个绑匪的手机是开的扩音,佟清然一听见是令狐默的声音,整个人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的。

“令狐大哥,令狐大哥,我是清然啊,我是清然啊,令狐大哥救救我,救救我,这里好可怕……”佟清然一边哭一边说,倒是惹得这个唤作老大的人一阵轻笑,“行了,别叫了,人家说了,想问一下佟秋练的安危,不是你的,真是的,这女人也是够烦人的,我要是男人,我也一准不会喜欢你!”说完周围的人发出了一阵哄笑。

而此刻的令狐默则是在静静的等着,那个人将手机拿到了佟秋练的耳边,示意佟秋练说话,佟秋练看了看这个人,细长的眸子中带着一丝狠戾,“阿默——”令狐默听到了佟秋练的声音,虽然有些有气无力,不过安全就好,令狐默悬在心上的一颗大石头此刻也终于落下了。

“小练,你怎么样,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啊,等着,我马上就去救你……”令狐默还在一大通的说着,但是绑匪已经将电话拿了过去,佟清然幽怨的视线瞬间射向了佟秋练,明明就是那一副死人脸,凭什么得到令狐大哥的喜欢啊,凭什么啊,虽然我长得没有你好看,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令狐大哥的啊,凭什么你就能够得到令狐大哥喜爱,而我就不能呢!

这个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两个人里面有你喜欢的人吧!”名唤老大的人示意剩下的绑匪将两个人的嘴巴全部堵起来,佟秋练只是任由着他们摆弄,因为她知道若是像佟清然那样的话,只会让绑匪更加兴奋,或者是生气,而最后受罪的人还是自己,这样得不偿失,所以佟秋练一般都是不作声的,不像佟清然这个脑残,只知道鬼吼鬼叫的。

“你要做什么!”令狐默似乎感觉到一丝异常,因为这个人说话的时候,似乎是在预谋什么,而且此刻的令狐默已经听不见佟清然的哭喊声音了,只是听见乌央乌央的声音不断的传来,肯定是被堵住了嘴巴了,“你有什么条件就直说吧,你现在被包围了,其实你们能不能出的去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投降的话,对你们或许可以宽大处理。”

“宽大处理?我既然敢做这样的事情,就不会怕这个,再者说了,能不能出的去也不是你说的算的!”这个人说话的声音,简直是嚣张至极,而且令狐默的心里面记挂着佟秋练,这心里面难免着急,本来十分冷静的人,此刻被这个劫匪撩拨了几句,似乎那种无名的怒火就蹭蹭的往上面冒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想要什么就直说吧,或许这也就是你死前的垂死挣扎了!”令狐默死死地盯着工厂的位置,而就在几秒之后,突然在废弃工厂的窗户上面出现了两个人影,隔着脏乱的玻璃,完全看不清是谁,而且是背影,只能依稀分辨出来一个穿着黄色的衣服,一个穿着深色系,深蓝色还是黑色令狐默就看不清了。

“看见了么?这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你喜欢的人,你选一个吧!”男人笑着看着两个人,佟秋练此刻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因为她看见了玻璃很脏,能见度很低,哪里能看得出来谁是谁啊,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罢了!

“如果我选择了一个,另一个会怎么办?”令狐默死死地攥着手机,而佟修和佟齐此刻都是直直的盯着窗口,这两个人也不知道今天各自的女儿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啊。

“另一个嘛,自然是我们兄弟享用喽!”男人笑得十分的猥琐淫荡,而佟秋练和佟清然互相看了一眼,嘴巴里面发不出声音,但是分明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恐惧!佟清然一直摇着头,刚刚自己被这群男人围着又是倒酒,又是拨水的,佟清然觉得自己想死的都有了,还好令狐默来了!

但是一想到令狐默很有可能会选择佟秋练,而舍弃自己,佟清然的心里面就像是一团乱麻一般的难受,而此刻的佟秋练,心里面也是一团乱,她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该如何想,她和佟清然其实都是对半的机会,但是私心告诉佟秋练,她想要活着,毕竟不是白莲花一般的圣母,况且若是真有机会逃出去,佟清然会救自己么?应该说她或许巴不得自己此刻就死掉吧。

而外面的令狐默则是陷入了一种漩涡之中,其实他喜欢佟秋练,但是佟清然却也不能不救。

所以令狐默死死地盯着工厂那里,握着电话的手死死收紧,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到了这里之后,面对的不是枪战,不是谈判,而是选择,当时的令狐默丝毫不知道,这次的选择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次伤害!

或许是命运的嘲弄,或许是上天的故意,一切都已经不可逆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