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5 现场尸体,活人炸弹

而下面的所有人都开始交头接耳了,小易只是悠哉的看了看手边的文件,而季远则是十分神速的递上了牛奶,而且送上了一个盘子,里面装的是饼干,小易拿了一块饼干,刚刚咬断,清脆的饼干碎裂声音顿时在安静的会议室响起来。

会议室里面安静得几乎都可以听见呼吸声,而各位持有股份的董事们面面相觑,都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小易则是悠哉喝了口牛奶,像是故意的一样,还“吧咋吧咋——”的砸了一下嘴巴,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舔了舔粘上牛奶的嘴角,“怎么样,有结果了么?还是说你们有人选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终于有个人站了起来:“萧氏是我们共同看着成长起来的,现在萧公子不在了,群龙无首,萧氏的股票一直在下跌,难道我们不该找一个对策么?而目前最好的方法就是重新推选一个总裁,暂时代替萧公子的位置,毕竟公司还要继续,现在群龙无首的,下面的人心里面肯定也是惶惶不安啊!”

应该是你的心里面惶惶不安吧,小易斜眼看了那个人一眼。

继续吃着饼干,翘着小腿,一脸天真的看着这个已经中年谢顶的男人,那一脸的天真无邪,真的是让人想要掐死他冲动都有,这么严肃庄重的场合,为什么一定要让这个乳臭未干的奶娃娃指挥呢,尤其是这个奶娃娃偏生和萧寒还长得*成相似,这笑起来的样子更是十足像萧寒。

这里的所有人心里面都是抵触萧寒的,毕竟萧寒看起来温润如玉,实则腹黑凶残,小易伸手敲了敲桌子,疑惑的看了看刚刚发言的中年男人,“说完了么?还是说还要继续?有什么话您就一次性说完吧,免得到时候说我打断您的说话,说我不礼貌!”这个男人的脸瞬间白了。

因为在萧寒入主萧氏的时候,这个人就曾经说过萧寒打断他的话,继而说萧寒不尊敬长辈什么的,得到的却是萧寒的一通反击,“我承认你的年纪可以做我的叔叔,但是长辈就应该有个长辈的样子,倚老卖老什么的,在我父亲那里或许有点用,但是在我这里一点用都没有,所以,您要是继续倚老卖老……不好意思,我们萧氏不欢迎你!”萧寒说话的时候带着玩世不恭,但是眼神凌厉,所以他只能悻悻地坐下了。

“这个伯伯,要是说完了就请坐吧,在座的叔叔伯伯爷爷,想说的就先说吧,你们说了,我才能知道你们想要表达什么啊!”小易仍旧是悠哉的吃着饼干喝着牛奶,那模样就像是在度假一样。

“现在群龙无首,难道说萧公子一天没有消息,我们就要一天在这里等着么?公司那么多的项目在运行,肯定是需要一个总指挥的人啊,要不就让老总裁出山也行,要不就另选总裁!”小易挑了挑眉毛,老总裁?难道说的是爷爷么?爷爷那种人,巴不得当个甩手掌柜呢,再说了,爹地的事情那边还不知道呢。

“就是说啊,我们这些人肯定也想萧氏能够蒸蒸日上啊,但是现在股票下跌,你让我们这些人能不着急么?”

“虽然说我们平时参与的事情不多,但是这一心为公司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啊,我们也是萧氏一员啊,自然是希望萧氏越来越好的,只不过现在你们萧家有点青黄不接的感觉,所以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如果说萧家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先找一个人做上总裁的位置,萧家在萧氏仍然是最有发言权的,这一切不是还要萧家的同意么?”

……他们还在说着,而小易只是漫不经心的吃着东西,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其实小易已经将刚刚所有说话的人自动分成了两对了,一边是站在萧家这边的,坚定的要求等萧寒回来或者是萧家的人做主,而另一边则是要求改朝换代了。

小易还真是觉得这些人是不是脑残啊,萧家把持着萧氏七八十的股份,这些人现在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么?小易只是冷静的看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着,而季远看了看小易,自己听着心里面都着急了,这小少爷是准备做什么啊,愣是不说话,任由着他们争执,这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啊。

而佟秋练这一夜未合眼,刚刚翻了个身,浑身都像是僵硬了一般的难受,施施走过去:“怎么样?脚疼不疼了,我让护士来给你换药吧!”佟秋练的脚底都是一些细碎的伤口,而扭到的脚踝,此刻已经肿成了一个包子一般。

“没事,还行,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情!”佟秋练微微挪动了一身子,想要坐起来,但是因为双脚不能乱动,所以只能靠双手撑着,有点不得劲儿,“别乱动,我给你将床摇起来一些,什么事情你说吧,我能做的就能帮你做!”

“就是我想让你帮我去警局看一下!”佟秋练这话刚刚说完,施施也就明白了。

“不用了,那个在车子里面的人肯定不是萧寒的!”萧寒你丫的,你做的好事,你妹的,你妹夫的,要疯了,小练这可怜兮兮的小眼神自己根本就无法拒绝啊,再说了,我去警局干嘛啊,解剖尸体么?真是够了,明明知道你没事,我还要去警局跑一趟么?

“不行么?”佟秋练只是反问了一句,施施只是对着佟秋练一笑,她能不能说不行啊!显然不能啊,施施只是伸手拍了拍佟秋练攥着自己的手。“我让小白过去好了,他对那里比较熟!”佟秋练似乎刚刚想到什么,伸手就想要摸手机,才发现手机昨天被白少贤摔坏了,只有一张电话卡躺在桌子上面,佟秋练叹了口气。

而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了,白家兄弟走了进来,白少贤的手中提了一个白色的袋子,“嫂子,给你新买的手机,最新款的,各种功能都特别好,算是给你赔罪啦!”白少贤将袋子放在了佟秋练的手边,佟秋练当然也不会客气的,谁让昨天她把自己的手机摔坏的啊,佟秋练将里面的盒子拿出来,是一个十分精致的白色包装盒,光是看包装就知道这里的手机价值不菲。

“你会不会买的太贵重了,我平时用手机的地方不多,不需要特别好的手机!”因为这包装看起来也是十分高档的,佟秋练突然觉得自己昨天敲白少贤的竹杠,是不是不太好啊。

“嫂子,现在都是这种手机,再说了,谁的手机功能用的那么齐全啊,这个手机和萧寒的那个可是情侣款!”白少贤刚刚说完,就恨不得自抽嘴巴,真是要死了,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但是佟秋练只是抿了抿嘴角,没有说什么,只是将盒子打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个白色手机,还真是情侣款呢,只不过现在用情侣款有什么意义呢!

“小白,你等会儿和我去一趟警局吧!”施施坐到佟秋练的床边,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头发,将佟秋练鬓边的碎发别到耳后,在施施的心里面,佟秋练一直都是妹妹一般的人,所以说看到佟秋练这般模样,施施心里面非常不舒服,“放心吧,我等会儿就去看一下,别担心,萧寒肯定没事的!小练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了!”施施的最后一句话是对着白少贤说的,两个人的眼神短暂的交汇,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而此刻在顾家别墅里面,萧寒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手机,和佟秋练刚刚拿到手的就是一模一样的情侣款,很快的萧寒的手机上面就接收到了一条短信,“东西已经送到!”萧寒没有回复,而是抬眼看着一直在循环播放的一段视频,就是佟秋练在现场的视频,萧寒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死死地盯着佟秋练那已经流血的双脚!

佟秋练的皮肤白皙干净,而且因为佟秋练从事的工作是法医,所以她通常都是十分的讲究个人卫生的,但是此刻的佟秋练头发凌乱,而双脚沾满了尘土,砂石,尤其是那红肿的脚踝,看得萧寒整个心都碎了!

小练,再等一会儿,等一会儿我就能够见你了,萧寒看了看自己被架起来的左腿,真是恨不得将那群人直接撕碎了。

而顾南笙直接推门进来,萧寒立刻将电视关掉,顾南笙早就看见了,“又在看啊,改天我在小练的病房里面给你装个针孔摄像头好了,解一下你的相思之苦,这是刚刚调查回来的最新的资料,终于知道在五年前发生的那次事件了!”

“什么事情!”萧寒狐疑的看着顾南笙,顾南笙则是直接将手中的东西全部交给了萧寒,萧寒将牛皮纸袋打开,里面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怪怪的味道,萧寒皱了皱眉头,看了看纸袋里面的东西,刚刚接过来的时候,就感觉里面的东西貌似是照片,此刻打开,里面果真是照片!

“看还把你嫌弃的,这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东西装起来好几年了,自然是有些味道的,不过这东西可是好东西,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令狐默当年为什么退役么?为什么佟秋练和令狐乾的关系那么好,为什么偏偏就和令狐默的关系不好么?”萧寒抬头看了看顾南笙。

“我有这么想知道这件事情么?”萧寒其实还真的是特别想知道,他直接将所有的照片全部都倒在了床上面,首先引入萧寒眼帘的就是一张令狐默穿着军装的照片,萧寒将照片拿起来,或许是长时间被保存在密封牛皮纸袋的缘故,照片显得有些老旧,不过倒是丝毫不影响观感。

而这个时候的白少言开着车子,载着施施已经到了警局,施施戴着一个大大的黑超墨镜,而且还戴着一个口罩,长长的及腰卷发,洒落在脸颊两侧,她的整张脸此刻都是完全看不见的,两个人直接走进了警局里面,虽然大热天的,包裹的这么严实有些奇怪,但是警局这地方毕竟不是什么好地方!

一些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人,会这样遮着自己也是正常的,只是白少言还是第一次和明星这么接近,一路上面开车都是有些颤颤巍巍的,这可是全世界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啊,而且离得近一些,白少言几乎都能闻到施施身上面的那种若有似无的香气。

佟秋练的身上面是缺少了女人的柔美和娇羞,而施施却是将女人的这点东西发挥到了极致,就是在打电话的时候,那动作都比别人要优雅很多,只不过这个对话内容么……

“怎么了?只不过一夜而已,是不是就想我了?……你个没心没肺的,等我回去了,就等着我收拾你吧……那先这样了,先挂了!”最后施施还对着电话亲了一口,弄得白少言听着面红耳赤的,还不是因为施施说话的声音过于妩媚了!

这白少言就是一个没有谈过恋爱的愣头青来着,平常的话,就是一般的女人都很少接触,每天接触的人就是白家的几个老爷们儿了,要不就是佟秋练这种,丝毫没有女人味的,剩下的就都是死人了,这本来对女人就很少接触的人,偏生就碰上了施施了。

施施就是举手投足都是万种风情的那种,而且完全是那种丝毫不顾及的散发着自己的荷尔蒙来着,两个人到了赵铭的办公室,这里的办公室普遍的隔音效果不太好,尤其是此刻办公室的门还是虚掩,这就听见了李耐的那个大嗓门!

“我都说了,具体的情况我们会下发通报的,请你们别再打电话过来了!”说着就是“砰——”的挂断电话的声音,然后电话的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喂——你好,这里是C市警局,青城分局,你们有……我都说了,这件事情暂时还不能确定,萧公子有没有事情我们还不清楚!”说着又是挂断电话的声音!

而一秒钟过后,电话又一次响了,“个奶奶的,老子就不信了,他妈的!”这话音未落,就听见了里面摔电话的声音,白少言将门推开,首先看见的就是被摔在地上面的座机电话!

“李耐,你要死是不是,这个电话的费用从你的工资里面扣,这已经是你摔坏的第三个电话了!”赵铭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看到白少言还有他身后的女人的时候,所有人都是错愕了一下。

因为他们对佟秋练还算是熟悉的,但是这个女人显然并不是佟秋练啊,因为佟秋练什么时候穿过这么性感妖娆的裙子啊,黑色的裙子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这让几乎每天都是和男人相处的民警,此刻都是两眼放光的盯着门口的女人,而施施则是十分大方的走到了赵铭的面前,伸手摘下了口罩和眼镜。

而施施的出现,对于广大男同胞来说的话,这无疑是个深水炸弹啊,各个男人的眼中立刻都是露出了一抹精光,而视线就再也没有从施施的身上面移开过,都是直勾勾的盯着施施看,而施施则是完全无视这些人的视线,走到了赵铭的面前。

“您是这里的管事的?”看得很明显啊,赵铭在这里是单独的办公桌子,而别的人都是桌子拼凑在一起的,施施看了看房间,有些凌乱,有一个墙上面挂着昨天的事故现场的照片,还有当时找到的两具尸体的照片,一个是从萧寒车子里面的最后拖出来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是一具烧得完完全全的焦尸了。

而另一具尸体则是被爆炸甩出去的装着燃油的货车司机的尸体,虽然说浑身上下,也是没有一处是好的,但是最起码这张脸还是能看见的,只不过让人有些不寒而栗的就是这个司机的那双小腿没了,而现场似乎并没有找到司机的双腿,所以现场拍摄的照片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别的照片就都是一些现场救援或者是火被扑灭之后现场的照片,施施直接走过去,将墙上面那个司机被甩出去的照片拿在手里面,赵铭立刻走过去,“那个……施施小姐,这里的东西你不能随便乱动!”赵铭说着就想要将施施手中的照片抢过来,而施施则是一个侧身,赵铭的手堪堪滑过照片,施施已经到了另一边!

施施手中拿着照片,笑着看了看赵铭:“我也不是你能随便乱碰的,我的身上面每个部位都很值钱的,别乱碰啊!”施施笑得妩媚,赵铭简直有些头疼,他怎么忘记了,这些有钱人一向难搞。

“那施施小姐,到这里是准备做什么?要报案的话,可不是这里!”赵铭的话音未落,李耐直接从自己的抽屉拿出了一本杂志,拿着笔直接跑到了施施的面前,“施施小姐,能不能给我签个名?麻烦你了,就签一个就可以了……”

赵铭这才发现,除了他,办公室里面其他人的手里面都是捧着不是杂志就是照片的,而且门口此刻也围满了人,赵铭直接走过去,将门关上,“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们到底要做什么,你们再这样,一个个的就立刻给我卷铺盖滚蛋!”赵铭这一声怒吼只吓到了白少言而已,白少言整个身子一抖,其实他也想去要签名来着,不过车子里面的照片已经有签名了,这趟浑水他就不参与了!

施施一只手拿着照片,另一只手则是直接接过了李耐手中的笔,李耐的眼睛此刻都放光了,直勾勾的盯着施施,这施施简直就是人间绝色啊,近看更是发现完全是360度无死角啊,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好看,之前网上面还有人说什么,施施的这张脸就是靠得PS修图和后期特效!

特奶奶的,都见鬼去吧,完全是无死角好不好,近看更没有一点点的瑕疵啊,赵铭直接扒开人群走过去,直接就朝着李耐的后脑勺扇了一下,“奶奶的,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们都给老子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去,可不是让你们追星的!”

而李耐完全不受影响的那种,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施施看,完全是一种魔怔了的样子,施施则是挑衅的看了一眼赵铭,拿着李耐的杂志,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李耐喜滋滋的抱着杂志,而周围的人明显都有些蠢蠢欲动了。

“要签名的话,或需要等一下了,我到这里主要是想看一下昨天事故现场的两具尸体的,不对,应该说是那具焦尸,能不能麻烦您行个方便!”施施冲着赵铭莞尔一笑。

“这个当然行!”“不行!”赵铭的这两个字“不行”!很快的被一群热火朝天的“可以的”欢呼声盖过去了!

“都给我安静!”赵铭吼了一声,施施无奈的揉了揉耳朵,这个男人真是太暴力了,而白少言趁着这个空档,直接挤了进去,特么的,要不要这么的严实啊,白少言好不容易挤进去,差点又被挤出来。

“赵队长,施施姐是受了老师的委托过来的,您就行个方便吧!”白少言的话说完,赵铭挑了挑眉毛,看了看施施,这样的花瓶来这里又是要做什么,纯粹是来捣乱的好么?

而且整个办公室此刻又想起了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听得赵铭都心力交瘁了。

“我和小练是一个教授手里面出来的学生,我是她的师姐,虽然说我现在从事的职业和我的职业并不相符,但是您不能怀疑我的职业素养啊!”施施这话一出,除了白少言,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惊讶状。

这两个职业完全是天差地别好么?完全无法将这两个职业联系起来啊,而且谁能想象施施穿着白大褂,手里面拿着刀子,解剖尸体的场景啊,简直是毁三观的场景有木有啊,而赵铭则是愣了片刻,“你不信的话,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小练核实!”

施施说着直接坐在了一个凳子上面,风情万种的撩了一下头发,“对了,这件事情麻烦你们给我保密喽,这是我的秘密来着……”施施说着冲着这里的人抛了个媚眼,大家都是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而赵铭狐疑的拿着手机,准备拨打电话,赵铭刚刚转身拨电话,这群人就立刻上来大献殷勤了,这美人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啊。

佟秋练也是个美人,但是佟秋练性子太冷了,不怎么说话,而且站在那里,那就是冰山上面的雪莲啊,看看就成了,你要想接近啊!还不冻死你,况且萧公子还在那里呢,谁敢接近啊,这萧公子三不五时的就来宣誓主权什么的,就连令狐默那时候不是都被萧公子气得牙痒痒的么?

“麻烦你们安静一会儿,我看会照片,可以么?”施施对着他们一笑,立刻乖巧的和什么似的,赵铭简直要疯了,为什么自己的手下要这么的听一个女人的话呢,而电话此刻也拨通了,赵铭一边听着电话,一边看着施施,眼中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到后面完全不敢相信。

赵铭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看施施:“跟我过来吧,我带你过去!”赵铭这话一出,整个办公室都沸腾了,都争先恐后的想要一起过去!“都给我在这里好好思考案子,看你们都很有活力嘛,今晚加班!”

赵铭说完办公室里面一片哀嚎之声,施施只是又重新将口罩眼睛戴好,跟着赵铭就走了出去,后面的人看着她的背影,都觉得万种风情,而施施离开之后,办公室里面针对李耐那一本唯一被施施签过名的杂志,展开了异常激烈的争夺战。

“其实我们虽然还没有对尸体进行进一步的解剖,这具尸体肯定也不是萧公子的啊,关于萧公子的下落,我们这边也正在组织人进行寻找,只是暂时真的没有什么消息!”赵铭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两个人到了实验楼!

施施的心里面怎么可能不清楚啊,这萧寒现在就在顾家啊,你们去哪里找啊,她来这里也不过是为了给佟秋练一个心理安慰罢了,若是不过来,估计小练的心里面肯定还是惴惴不安的吧。

很快的就到了白少言十分熟悉的办公室,只是现在里面已经有别人入主了,赵铭推开门:“小王啊,尸体检查的怎么样了?”

小王就是那个新来的法医,小王看到白少言还是打了个招呼的,只是这个人有是谁啊?额……还有着若有似无的香味,确定来对地方了么?“尸体就是刚刚检查了一下,昨天晚上做好的处理,马上就可以准备解剖了!”

“解剖室在哪里?”施施看到这个办公室里面的东西,说实话是有些兴奋的,毕竟当时选专业的时候,也是按照自己的兴趣选择的,施施的眼前一亮,所有人没有回过神的时候,施施已经大步走到了一个柜子面前,那柜子上面陈列着各种各样的人体器官的标本,施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她面前的一个玻璃瓮里面,装着一个还没有怎么成形的婴儿,被泡在特制的药水里面,那模样就像是安静的待在母体里面一样,施施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外面的玻璃容器,“这个好漂亮!”所有人愕然,白少言记得这个应该是厉媛媛肚子里面的那个孩子啊,白少言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好恶心。

施施眼睛发着光,那模样就像是饿狼见到了肉一样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施施立刻摘了眼镜,似乎还想要透彻的了解这个东西一般,而小王看到居然是施施,也是目瞪口呆,这可是自己心里面的女神啊,难道自己眼睛花了么?小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啊,就是施施啊!

“队长,这是施施么?是施施么?你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施施居然在我的办公室里面!”小王兴奋的扯住了赵铭的胳膊,赵铭直接掐住了小王的胳膊就猛地掐了一下,这力道可是不轻啊,小王一声尖叫,也拉回了施施有些走神的心。

“怎么样?解剖室在哪里,我能去看看么?”施施冲着小王一笑,因为看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施施的心情也变得非常好,而小王看到女神这一笑,简直是神魂颠倒啊,连忙点头!“这边,这边!”

赵铭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一起过去了,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了两具尸体躺在那里,身体大半部分是遮着白色的布的,施施直接走到了那具已经完全烧焦的尸体那边,一伸手直接将上面的白布整个掀掉,里面的人只剩个人形了,哪里分得出来什么和什么啊!

施施大致看了看,“这人身高不过是一米七左右,明显和萧寒不符,小练真是瞎担心,这死的也是够可怜的啊!”施施叹了口气,走到了另一具尸体面前,也是直接就掀开了盖在上面的白布,小王此刻哪里还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啊,话说为什么女神掀东西的动作都是如此的帅气呢,果然是女神啊。

这具尸体的双腿已经完全没了,只剩下半截大腿了,施施只是看了看这个人的脸,上面有一些被东西划破的痕迹,只不过尸体被粗糙的清理过,估计是爆炸的飞溅物吧,因为这个人被甩出去了,所以身上面虽然有被灼烧的痕迹,但是并不是很多,估计死亡的原因还在腿上面吧!

施施仔细的看了看双腿,伸手拿起了一边的镊子,不知道在那个断裂的地方倒腾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施施将灯光往这边照了一下,然后从大腿的里面突然就抽出了一根铁丝,上面还带着黏着的血肉,施施将铁丝放在托盘里面,看了看,又看了看赵铭,“现场有发现什么爆炸物的痕迹么?”

“有爆照物爆炸的痕迹,只不过没有找到任何的爆炸物,你的这个……”赵铭指着托盘里面的那根铁丝,疑惑了半天,怎么会平白无故冒出这样的东西啊。

“估计是人肉炸弹呗,把炸弹放置在人的体内,虽然东西不大,不过威力不小,估计这双腿是直接被炸弹炸飞的!”施施耸了耸肩,“东西看完了,我就该走了,小法医,解剖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看看他的体内有没有类似的东西喽!”

而赵铭的脸色却不是太好,因为人肉炸弹,这么残忍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头一次听说是在五年前,佟家……怎么又是和佟家扯上关系了,赵铭叹了口气,而施施则是十分敏感的察觉到了赵铭的神色并不是那种和白少言、小王一样的,惊讶或者是震惊,而是似乎陷入了一种极度的不安之中,那表情告诉施施,人肉炸弹绝对不是她想的这么简单,或者说对他来说并不简单!

而这个事情在施施再一次见到佟秋练的时候,又一次得到了印证,“放心吧,我都看过了,一个尸体是货车司机的,有头有脸的,就是双腿小腿都被炸飞了,也是够惨的,话说我怀疑他的双腿里面被安置了炸弹,这双腿才被炸飞的,倒是够可怜的,另一个身高就一米七,萧寒总不会被烧焦了,骨头都缩水了吧,放心吧,你家萧寒肯定没事的!”施施笑了笑,但是再看佟秋练的表情时,发现了不对劲。

“怎么啦,都说没事了,你这幅死人脸是给谁看啊!”施施伸手推了推佟秋练。

“人肉炸弹,就是将炸弹埋在人的体内,你说的是埋在双腿里面是么?”施施愣了一会儿,这怎么的,那个警察听到这个分析也是这副似乎联想到什么的表情,而小练现在也是这个样子,该不会这里真的有什么弯弯道道吧。

“应该是的,我就说那个人的腿里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一样,结果取出了一个铁丝,那东西,我没有好意思当场说,车子里面或者是案发现场绝对不会出现那么细的铁丝的,倒是一般的炸弹里面经常出现,我可不会看错的!那东西自从我跟了顾北辰,就经常见到,不会认错的!”施施十分肯定的说。

其实佟秋练压根不会怀疑施施的专业水准和专业素养,只不过她不太相信罢了,她做了法医也有一段时间了,经过她的尸体也有很多了,涉及到的各个危险组织也很多,再者和顾家关系密切之后,佟秋练都不曾听说过这类案子!

没有想到再一次听说,居然又是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又一次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没有想到我这辈子居然还能遇见那伙人第二次……”

“那伙人?第二次?”施施一听这话都不对劲啊,佟秋练拿过手机,直接拨通了令狐默的电话,令狐默其实一直在担心佟秋练的身子,只不过自己又实在找不到好的理由,而佟秋练的这通电话打来,令狐默的整个人的心跳都加速了!

他看了看电话,仔细的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确定是佟秋练打过来的之后,这才按下了接听键,“喂——”令狐默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和平稳,不让佟秋练听出什么异样,其实佟秋练哪里关心他这个那个啊!

“关于五年前的那伙绑匪有线索了,我在某某医院,你过来一趟吧,我想和你说一下这件事情……”“啪嗒——”令狐默的手机一下子掉在了地上面,佟秋练那边只是听见了一阵杂音,佟秋练将手里拿的远了一些,而令狐默则是快速的将手机从地上面捡起来。

“我立刻过去!”两个人并没有说些别的,就直接挂了电话,令狐默伸手按着自己的曾经受伤的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表情却是异常的凝重,尤其是那本就凌厉森冷的眸子,此刻更是凌厉异常,五年前的许多的事情又一次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令狐默伸手抓着桌角,手上面的青筋突突的直跳,令狐默拿起手边的车钥匙,就一个劲儿的往外面冲。

而在病房挂了电话的佟秋练,则是坐在床上面,目光似乎有些呆滞,施施有些无奈了,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而此刻在顾家,萧寒看着床上面的一摊照片,照片很杂乱,不过萧寒还是很快的找到了一张有佟秋练的照片,这是一张在车子里面所拍摄的照片,显然是偷拍的那种,角度不是很好,佟秋练坐在车子里面,身上面披了一个很大的毛巾,整个人几乎是蜷缩在一起的,而双手死死地攥着毛巾,那微微露出来的指甲里面都是血污!

五年前的佟秋练,看起来和现在的差别并不大,不过那个时候的头发并没有长发及腰,而是,而是只到肩膀的位置而已,头发十分凌乱,堪堪遮住了半张脸,而露出来的那一点的侧脸,嘴角居然都是流着血的,而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被人打过一般,看的萧寒的心脏都是一阵紧缩。

像是呼吸困难一样,萧寒仔细的看着照片,那上面的佟秋练就是死灰一般,而外面似乎是人来人往的,人很多,但是佟秋练却是无动于衷的那种,只是呆呆的看着什么地方。

萧寒快速的将所有的照片都看了一遍,他的眸子微闪,因为在一张照片上面,居然是佟清然扑倒在了令狐默的怀里面,而照片抓拍到的恰好是令狐默愕然的模样,而在照片的一个很小的角落,萧寒看见了佟秋练的背影!

或许是相机聚焦的问题,那个背影很模糊,但是萧寒就感觉这个人是佟秋练,而照片上面的佟清然死死地抱住令狐默,萧寒默默地摇了摇头,而别的照片都是一些军官或者是一些政府要员的,不过画质都不太好。

顾南笙走过去,将其中的一张照片拿出来,上面是佟秋练被一个女人抱在怀里面,而身边的男人轻轻的拍打着佟秋练的背,萧寒去墓园看过佟齐和赵曼枝的照片,一眼就认得出来这是佟秋练的父母,“当时被绑架的人是小练和佟清然!”

“为什么负责营救的人是军部,这种事情按理说警察带着谈判专家也是可以的吧!”这种情况不过是针对一般的情况罢了,而这次的绑架显然并不普通。

“因为绑匪身上面有炸药,而且这个案子牵扯到了佟齐,这是政府高官,自然是要谨慎处理的,再者说了,听说也是令狐默自告奋勇的,只不过这个事情中间出了一些问题,也直接导致了小练和令狐默的关系破裂了,对了,我还听说了一个八卦……”顾南笙笑得贼兮兮的,萧寒完全无视顾南笙,只是又一次拿起了那张佟秋练坐在车子里面的照片,因为即使面如死灰,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掉过一次眼泪,只是表情木然的让人心疼。

“喂——真的是八卦,关于小练的,你听不听啊,真是的,好心好意和你说,你丫的,吱一声还行啊?”萧寒只是抬头看了顾南笙一眼,就接着看照片。

“你这人真不好玩,你们夫妇都一样的不好玩,真是的,你不想听我还一定要告诉你呢,听说当时佟秋练虽然和令狐乾订婚了,不过佟齐属意的女婿却是令狐默,要是没有这件事情,你猜猜现在小练和谁在一起!”顾南笙想要从萧寒的脸上面看出一丝别的表情,但是很显然他失望了。

“你丫的真的不要点都不好玩,真无聊,我和你说吧,根据调查的情况,五年前的事情是这样的……”其实萧寒在听见佟齐是准备将小练许配给令狐默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很不舒服的,那个男人比自己哪一点好了,哼……

------题外话------

再次呼吁一下哈,想要加群的亲们,注意啦,姣姣早就建群了哦,群号在留言板是有的,带520小说呢称过来就可以啦,我在群里等着大家哦,欢迎过来调戏扑倒……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