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4 车祸真相,人妖医生

顾南笙推着萧寒的轮椅就往回走,而此刻的走廊空荡荡的,只有刺目的白炽灯,照的萧寒的脸色也是惨白的,萧寒伸手直接攥住了自己的腿,看着自己打着石膏的左腿,萧寒心上面的那种怒火,简直可以燎原了!

要是被他找到背后主使的人,定让他们生不如死,萧寒温润的脸上面满是肃杀。

顾南笙推着萧寒的轮椅,坐着电梯直接到了地下停车场,顾南笙看了看萧寒,“怎么样,我扶着你还是公主抱,或者是背你上车?”顾南笙这一个“公主抱”出来,萧寒的脸都绿了,我只是骨折,又不是真的残疾人,萧寒凌厉的眸子直接将顾南笙扫射了一遍,顾南笙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你们现在全部转过身!”顾南笙示意手下都转过身,顾南笙示意萧寒自便,萧寒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玩这个轮椅这种东西,这无论怎么转都是不行啊,特么的,自己还能被一个轮椅难住么?萧寒皱了皱眉头,好不容易将轮椅挪到了车门边,发现……这车门是往外拉开的啊,自己必须让开位置才能将车门打开啊,这可真是麻烦死了!

“萧寒同志,你已经浪费了十五分钟了,请问你什么时候才能将车门打开,坐上车子啊!”顾南笙背对着萧寒,萧寒此刻要是方便,真的能一脚踹到顾南笙的屁股上面,这厮还能再嘲笑自己一下么!

“帮我开车门!”顾南笙立刻转身!对着萧寒一笑,那完全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那种啊,“对着我笑成这样做什么!”

“放心吧,我对珊然宝贝,那可是一心一意的,绝无二心,我这一颗心可是日月可鉴啊!”顾南笙帮萧寒的轮椅往后拉了拉,一个大汉,将车门打开,就恭敬的站在一边,“怎么样,需要我抱你上去不?”

“我自己来!”萧寒就是不想让这个死人妖抱自己上去,经过今天白天的事情之后,萧寒的整个三观都已经有些受到了质疑了,但是萧寒此刻浑身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双手撑在轮椅上面,发现轮椅居然开始往后滑了,顾南笙示意大汉抵住轮椅的轮子,萧寒简直觉得这辈子再也没有现在这般难受,深深地无力和挫败感瞬间席卷了萧寒的心头。

“行啦,我抱你好了,反正我俩都是男人,怕啥,我都不介意的!”顾南笙说着直接一只手穿过萧寒的腿弯处,一只手穿过了萧寒的背部,直接搂在了萧寒的胸部的位置,萧寒整个人都不好了,而顾南笙则是十分迅速的将萧寒抱上车子,抽手离开的时候,居然还在萧寒的腹部摸了一把!

萧寒整个人都是石化的,表情是凌乱的,身体是僵直的,这厮确定性趋向正常么,而萧寒此刻恨不得将被顾南笙碰过地方,都统统割掉,萧寒怎么样都觉得不舒服,尤其是那最后被顾南笙摸了一下的腹部,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小练,我是要为你守身如玉啊,这个禽兽居然……

“萧寒,身材不错啊,看不出来啊,难怪你做手术的时候,雪伦一直说你的身材一级棒呢!”一想到这个雪伦,萧寒简直能把昨天吃的饭都呕出来,不对,应该说去年过年时候的年夜饭都能吐出来,特么的,还能给他找个正常的医生么?为什么是那种死人妖啊,简直是要呕死了!

“你别一脸要死不死的样子成不?要不是珊然发话,你以为雪伦会出手救你么?放心吧,会还你一个比之前还要健康的腿的,别担心,雪伦的技术是出了名的好!”萧寒担心的完全不是技术不技术的问题好么?而是这个男人为什么在自己做手术的时候吃自己豆腐呢?萧寒只要想到那个死人妖的手在自己的身上面游离的时候,萧寒都恨不得将这层皮都扒下来!

“他的性趋向该不会不正常吧?”萧寒试探性的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话!

顾南笙诧异看着萧寒,“难道你看不出来么?”萧寒能说他看得出来不正常么?倒是还是想要得到顾南笙的亲口证实,顾南笙揉了揉头发,“明显不正常好么?”萧寒整个人都颓了!面如死灰!

“你这个死人脸是怎么回事啊?你是有家室的人,雪伦还不会饥不择食和你那个的……咳咳……”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顾南笙轻轻咳嗽了一声,“再说了,雪伦要是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珊然会直接把他踹死的,放心吧,谁让你是小练的家属呢!”萧寒靠在座椅上面,叹了口气,今天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啊!

不过萧寒此刻心里面也是十分庆幸的,庆幸当时佟秋练没有和自己一起,不然的话……真的保不准会出什么事情,“对了,这件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暂时还没有什么线索,不过应该快了,你别急,小练那边有施施陪着,加上萧家和顾家的保镖,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放心吧!”萧寒点了点头,要是他们没事就好了,只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出现在佟秋练的面前啊!

萧寒一直想要自己在佟秋练的心里面是那种完美的形象,但是这腿……萧寒摇了摇头,随着麻药的效果渐渐退去,腿上面的痛感也越发的明显了,萧寒只能咬着牙,努力地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而车祸发生时候的一幕幕也在萧寒的脑海中逐一呈现……

萧寒在和佟秋练分开之后,很快就接到了季远的电话,说是有人跟踪了他的车子,萧寒当时脑子里面蹦出来的第一个画面就是佟秋练被佟清姿挟持的画面,萧寒直接让他们密切关注佟秋练的一举一动,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的,立刻向他汇报,而萧寒此刻的脑子里面,就是生怕佟秋练出什么事情。

而没过多久季远的电话又一次来了,说是那群人现在的跟踪目标是自己,萧寒倒是有些疑惑了,谁的胆子这么大,居然会想要跟踪自己,萧寒只是想着跟踪,却不知道,后面一场更加惊天的阴谋正在等着自己。

因为萧寒压根没有想过,这群人不是单纯的跟踪,而是想要将自己置之死地,而萧寒在知道佟秋练应该不会出事之后,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就想说打了电话给顾南笙,而此刻的顾南笙正陪着顾珊然在花园散步呢,根本就没有带手机!

萧寒打了几次根本就无人接听,叹了口气,而此刻的车子已经行驶到了XX大道了,这个时候的人流不算多,而萧寒正在低头准备给佟秋练打一个电话!

“少爷,前面的车子有点不对劲啊……”萧寒抬头看了看,因为有一辆大货车正在迎面朝着他们驶来,而且速度很快,这里因为地处繁华地带,所以有限速的,而那辆车子显然是已经超速了,而且居然还是一个装着燃油的车子,关键是这个车子已经完全压过了中间的黄线,直接冲进了他们的行驶车道!

司机立刻调整了方向,但是那辆车子也跟着调整了方向,而此刻萧寒似乎意识到了似乎今天的事情有些诡异,而此刻的顾南笙刚刚回到房间,看到来电显示,正好给萧寒回了个电话,“怎么了?一大早就打电话!”

“我被人跟踪了,而且现在有一辆车子似乎是想要朝着我的车子撞过来……”萧寒示意司机将车子放慢,“你等一会儿,我等一下再联系你!”

而就在萧寒还没有挂断电话的时候,那辆火车突然加速了,那司机躲闪不及,“赶紧跳车!”萧寒吼了一声,迅速的拉开了车门,而那个司机似乎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踩了刹车,但是司机刚刚想要跳车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安全带还系在身上面,但是这手慌脚乱的,愣是无法将安全带解开!

“我让你跳车!”萧寒又吼了一声,那司机死命的拉扯着安全带,但是安全带却是丝毫的纹丝不动,就是她的手上面也扯出了一丝血痕,而眼看着火车就要撞过来了,“少爷,您赶紧跳吧,赶紧的——”司机冲着萧寒吼了一声!

萧寒拉开车门,车速虽然不快,但是车子的边上并不是什么平地,而是一个矮矮的护栏,萧寒咬了咬牙,直接就跳了出去,而左腿直接撞到了护栏上面萧寒似乎都听见了自己的骨头和那护栏撞击的声音,他几乎都能够感觉到骨头碎裂的声音,而就是短短的一瞬间,萧寒的整个身子已经直接甩在了一边的草地上面,但是草地上面架着路灯,那左腿的小腿部分,又一次撞击到了护栏,萧寒的整个脸都紧缩起来!

而还没有来得及伸手捂住受伤的腿,就听见“哄——”的一声巨响,抬头的瞬间就看见了两辆车子相撞,那瞬间释放出来的热量,让萧寒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透过手指缝看到那冲天的火光,而且带着燃油刺鼻的味道,萧寒看着那不断燃烧的车子,那心里面的怒火,就和此刻的现场一样,而满天的浓烟滚滚,四处散落的汽车碎片,萧寒看了看自己的左腿,肯定是骨折了,因为左腿的小腿骨已经严重的扭曲变形了,此刻完全动弹不得。

而顾南笙在听见了那一声巨响之后,整个人都愣了一秒钟,迅速的定位萧寒的手机位置,“立刻跟我去XX大道,萧寒出事了,珊然宝贝,联系雪伦,让他尽快过来,他不是在研究那个新型药物么?现在就在C市,估计萧寒受伤了!”

顾珊然呆愣了片刻,立刻拿起了手机,而顾南笙赶到的时候,很快就发现了萧寒的位置,而此刻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加上萧寒是在栏杆外面有点距离的地方,人们的视线此刻都被这场爆照吸引了,加上浓烟滚滚,谁都不敢靠近,萧寒倒是很意外,顾南笙此刻会出现,不过萧寒心里面还是感激的!

“怎么样!受伤了没?”顾南笙蹲下身子,立刻注意到了萧寒的左腿,立刻叫了两个大汉,将萧寒直接抬上车子,“你忍一下,我们会立刻带你回去,我们帮里面的医生是全球最顶尖的医学专家,放心吧,对了,小练没有和你一起么?”

萧寒突然伸手就拉住了顾南笙的手,而萧寒只要动一下,那身体就会传来一阵剧痛,尤其是左腿,那种钻心的疼痛,似乎一阵阵的往他的脑子里面钻,萧寒只能强忍着痛苦,拉住顾南笙的手,“别告诉她,千万别告诉她!”

顾南笙看着萧寒此刻的额头上面都是汗水,点了点头,看了看萧寒的裤腿,铁灰色的西装裤左腿,已经被鲜血染成了黑色,“赶紧开车,立刻联系家里面,准备手术!萧寒,你再忍一下,你要是出事了,小练会痛不欲生的,这珊然宝贝也不会给我好果子吃的!”

萧寒此刻只能说庆幸那个时候给顾南笙打了个电话,不然的话,第一个发现自己的人,如果不是顾南笙,若是别的人,或许现在自己还真的不能够保证能够安全了。

车子很快的行驶到了顾氏大宅,萧寒是被担架抬着出来的,顾家的人基本都在,“是谁的胆子这么大,妈的,真是活够了,要是被老娘发现是谁,非要活活扒了他的皮!”而顾珊然此刻说的是一时的气话,但是之后,顾珊然确实真的这么做了!

“赶紧抬进去吧,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雪伦也已经在手术室了!”顾北辰看着萧寒痛苦的神色,飞快的转动着手中的戒指,眼睛幽邃。

施施快速的按下了手边的一个东西,萧寒完全没有看清,而整个顾家的楼梯,居然开始平移了,而很快的,本来楼梯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门,施施快步上前,将门推开,萧寒咽了一下口水,扯了扯一边顾南笙的衣服,“该不会是她主刀吧?”萧寒指了指施施!

施施回头看了萧寒一眼,风情万种的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你想让我主刀也是可以的,我无所谓啊,不过要是你不介意被福尔马林处理一下的话,我是无所谓的!”施施说着就往里面走,而入目的就是一些穿着白大褂的人在走来走去的,而其中一个穿着粉色的上衣,白色的短裤,居然还拖着一双拖鞋,萧寒顿时心里面涌现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那个人的背影看着不高,也就一米七八左右吧,施施的个子高挑,净身高也有一米七了,穿上个高跟,和那个人几乎是差不多的,而那个人穿的十分的粉嫩,还扎着一个辫子,背影看起来十分的瘦削,但是萧寒分明看见了……

那个短裤下面的小腿上面满是腿毛,萧寒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某国的人妖,不过这个手术貌似做的不够彻底啊,萧寒的心里面突然有些抵触了。

“雪伦,你可算来了,你到了这边都去哪里了啊,总见不到人!”顾南笙走过去,那人立刻转身,直接就搂住了顾南笙,就在萧寒还没有看清楚那人的时候,那人已经猛地直接捧住了顾南笙的脸,对着顾南笙的脸就是“啵啵——”亲了两口,这下子萧寒才看清楚,眼前的人压根就不是个女的,也不是什么变性人,而是一个男的,只不过长得也太娘气了吧!

“南笙——”雪伦翘着兰花指,伸手就捏住了顾南笙的下巴,“你是不是想人家了啊!”萧寒简直想吐了,萧寒看了看施施,施施完全是无视这个人妖的,已经开始让他们准备手术的东西了,而雪伦此刻则是伸手搂住了顾南笙,“还不都是珊然这个小魔女,不然人家早就见到你,我就知道你肯定想奴家了,是不是啊……”

“你能正常一点么?”顾南笙伸手一下子将这货推开了,但是一秒钟后,雪伦又立刻粘了上去,顾南笙直接躲开了!伸手擦了擦脸上面的口水!

“雪伦,你丫的,能不能不要分泌这么多的口水啊!脏死了!”顾南笙擦了擦脸,“赶紧的,准备手术吧!”

“我们好不容易相见,难道你就不想我么?”雪伦眨着眼睛,看着顾南笙!

雪伦是那种典型的外国人的长相,眼睛是深灰色的,而且五官十分的立体精致,典型的娃娃脸的长相,而且嘴唇很薄,还是那种粉嫩的颜色,整个脸也是白白润润,水水嫩嫩的,还真是一个人妖脸!

“雪伦,我找你是让你勾搭我的丈夫的么?”顾珊然突然出现在门口,雪伦立刻远离了顾南笙,而且双手举起,“你再碰我的男人试试看,我就剁了你的手!”

“珊然宝贝,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这货居然偷袭我!”顾南笙指着雪伦,雪伦无奈的耸了耸肩!

“珊然,可不是这样的,我们是两厢情愿的,你情我愿的,可不是我偷袭的!南笙那么厉害,我这小身板也偷袭不成啊,他要是想偷袭我的话……”雪伦笑着居然捂着嘴开始偷笑了,所有人都是一阵恶寒,然后雪伦十分娇俏的冲着顾南笙有比了一个兰花指,“什么偷袭不偷袭的,南笙想要的话,我肯定配合啊,什么位置我都接受!”

所有人都是做呕吐状!

“行了,别贫了,赶紧的吧,这是小练的丈夫,你给我悠着点儿,要是出了什么岔子,老娘保证,小练不把你扒皮拆骨,老娘也会把你扒皮拆骨的!”顾珊然说着拉着顾南笙就往外面走!

而雪伦似乎是刚刚才注意到萧寒,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萧寒看,冲着萧寒一笑,萧寒只觉得天昏地暗,为什么他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呢。

雪伦换上衣服,戴上手套,拿了一把刀子,就把萧寒的左腿的地方的裤子整个用刀子剪开,露出了萧寒那精致紧绷的大腿,“呦吼——”雪伦吹了个口哨,“身材不错啊,应该经常锻炼吧!”雪伦说着在萧寒没有受伤的右腿上面摸了一把,然后笑得贼兮兮的,萧寒能说他被人非礼了么?救命啊——

而接下来更让萧寒觉得恶寒的一幕发生了,这货居然拿着剪刀,优哉游哉的将他的衣服整个剪开了,然后那双手就在他的身上面来回的游离,嘴巴里面都是:“真棒啊,这腹肌……这胸肌……这肱二头肌……这……”萧寒此刻完全动弹不得,因为手术进行的是局部麻醉,并不是全身麻醉,但是萧寒此刻完全已经是无力的状态了,只是脑袋确实异常的清醒的,这货的眼睛明显在发亮有木有!

“我一直觉得家主的身材是最棒的,你的身材也不错啊,完全可以和那些练健美的相比了,不错啊,小练很有福嘛!啧啧……还挺滑的,这小脸长得也不错,和南笙是不同的味道的,很合我的口味……”

尼玛,我合你妹的口味啊,我明明是个正常人好不,你能不能别乱摸了啊,“萧寒是吧,我是雪伦,就是你的主刀医生,放心吧,既然是珊然吩咐的事情,你又是小练的丈夫,放心吧,我是不会勾搭有妇之夫的,我还是有节操的人,你别一脸要死不死的样子行不?很影响我的心情的啊!”

这货果然不正常,萧寒想错了,能够和顾南笙和顾珊然混在一起的人,哪个是正常的啊,这个死人妖,难不成你非礼了我,还要让我对你笑呵呵的么?我还真的是做不到啊!

而萧寒得左裤腿被剪开之后,所有人这才倒吸了口凉气,这骨头很明显的断裂骨折了,而且断裂的地方在小腿的中间部位,骨头已经直接折了,可以很明显的看见骨头断裂的痕迹,雪伦伸手摸了摸萧寒小腿骨断裂的位置!

“幸好你遇见的是我,不然你这伤,最起码要卧床大半年,这要是去医院打了钢板进去啊,还得两三年才能将钢板拿出来,放心吧,半年之后你肯定能好的,那我们就可以开始手术了!”因为局部麻醉的缘故,萧寒已经失去了痛觉,只能感觉到雪伦的手术刀切开了自己皮肉的声音,而雪伦的眼中明显闪过了一丝兴奋的光芒。

萧寒能够听见那手术刀划破肌理的声音,也能听见自己的骨头发出的声音,萧寒此刻只能静静的等待着手术结束,而手术的时间并没有萧寒想象中的那么短,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雪伦喝了几口水,“放心吧,我手术的时间一向很长,不过效果比起医院的医生好了不知道千百倍,我可不是那么轻易操刀的人,遇到我是你的福分!”雪伦说着还伸手摸了一下萧寒的脸。

萧寒的脸此刻只能用面如死灰来形容,对于这货时不时的,来吃一下豆腐的行为,萧寒已经完全免疫了,萧寒只想着赶紧脱离苦海,而且萧寒的心里面还在惦念着佟秋练和小易,他们应该都收到消息了吧,也不知道此刻的他们怎么样了,是不是很担心呢。

可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没有办法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啊,萧寒深吸了一口气,只能够安静的等待着手术的结束。

此刻外面的顾家所有人都在看着电视上面的直播,“童养夫,这事情很明显是人为啊,要是小练当时也在车子上面,这后果可不难想象啊,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人到底是谁?令狐家的还是佟家的人,胆子倒是很大啊!”顾珊然一边看着报道,一边义愤填膺的说!

“好了好了,这不幸好小练没事么?别生气哈,生气对你的身子不好!”此刻的顾珊然虽然穿着宽大的衣服,但是也掩盖不住那微微隆起的肚子,顾珊然伸手摸了摸肚子,点了点头,“只不过是觉得这些人未免太嚣张了一些,还真是没有把萧家看在眼里啊!”

“等着吧,萧寒这人看起来温温润润的,其实是睚眦必报的,这人讨不了好果子吃的!”顾北辰伸手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戒指,那幽绿色的宝石折射着动人心魄的光芒,“我觉得这事情倒是不像令狐家的做法。”

“令狐家的老狐狸知道萧家的盘根错节,就是萧寒和白家的关系,和我们的关系,令狐泽也不会动手的,况且这也不像是他的一贯作风啊!”施施的分析倒也是正确的,这令狐泽向来深谋远虑的,“况且现在身居高位,若非真正能够威胁到他的人,他是不会轻易动手的,爬得越高跌的越惨,这种道理他应该明白的!”

而顾珊然倒是破天荒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上了楼,顾南笙也跟了上去,顾珊然直接打开了抽屉,里面各式各样的盒子中间,有一个盒子是那种青铜色的,然后上面还镶嵌着一颗巨大的红色钻石,鲜红的颜色,简直和鲜血的颜色一般,顾珊然伸手摸了摸盒子,顾南笙则是轻柔的从伸手抱住了顾珊然,“怎么了?又想起原来的事情了!”

“有的时候我总在想,坏人为什么活得那么的潇洒,那么的肆意呢,而好人却往往的薄命多灾的,比我的父母,小练的父母,我选择了走上复仇的道路,而小练却未必知道自己的仇人,想想或许真的是共同的遭遇很类似,我们才走到了一起吧!”顾珊然说着将盒子打开,里面只有一个红色的绒布,没有别的东西!

“放心吧,令狐泽活不了多久了,很快的,你的最后一根锁骨链就可以完成了,放心吧,恶人自有恶人磨!”顾南笙说着轻轻的吻了一下顾珊然的脖子,伸手抚摸了一下顾珊然的肚子,顾珊然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了,每当看见顾珊然的肚子,顾南笙的心里面都会不自觉地涌起一股幸福感!

这种感觉是他在没有认识顾珊然的时候,从来没有体会过的,顾家家族大水深,明争暗斗更是从来没有停止过,这也是顾北辰和顾南笙一直以来在外人的面前都是一副冰冷模样的原因。

萧寒出了手术室之后,就直接被推到了楼上的一间客房,很干净的屋子,不过也十分的华丽,顾家的风格就是那种有些偏欧美的风格,各种摆设和装饰也都是偏欧美风的,萧寒到了另一张床上面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乏力的,“怎么样?没有问题吧,怎么还打上石膏了!”

“别质疑我的专业素养,这样好得更快,放心吧,没有问题的,最近这段时间必须坐轮椅,不许随意走动,就算是自己觉得能够走动了,没有我的批准也是不能走动的,逞强的后果我不负责,尽量戒骄戒躁,饮食方面的话,珊然会注意的,我就不啰嗦了,还有吃药方面,必须按时按点的吃药,我可不想把我的一世清誉毁在你的手上面……”雪伦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萧寒压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有小练的消息么?”萧寒看了看顾南笙。

顾南笙端了个椅子坐到床边,“小练去了现场,当场昏厥过去了……”萧寒一听整个人都坐不住了,刚刚想要起身,雪伦立刻按住了萧寒,“亲爱的,别乱动,你是想一辈子都坐轮椅,还是走路一瘸一瘸的啊!”萧寒立刻停止了动作,只是手却死死地攥住了顾南笙的衣服,顾南笙轻轻的拍了拍萧寒的手背。

“放心吧,没事的,白家的兄弟,小易,萧晨都在的,施施马上也过去了,没事的,不会让她出事的,我们已经开始对她进行严密的监视了,她的安全绝对没有问题的,只是她现在只知道你生死未卜,要不要我们通知……”顾南笙的话音未落,就已经被萧寒直接打断了!

“我想来一回引蛇出洞,况且这个时候……”自己若是不在的话,或许有很多的毒蛇也会露出自己尖锐的獠牙吧,而现在这个时候正是自己好好地一一看清这些毒蛇的时候,也瞬间将潜伏的危机全部清理干净!

只不过一想到自己早就计划的一切就要这么泡汤了,萧寒心里面还是十分的不是滋味的,本来计划好了,校园暴力的案子结束之后,就计划着一家三口能够出去玩一圈的,连地点都已经订好了,居然出了这个事情……

第二天的天一亮,季远就早早的到了顾家,安叔此刻在家照顾小易,佟秋练那边,施施毕竟是女人,照顾起来也是比较方便的,所以安叔只是定时去照看一下而已,“安叔!”季远一夜没有合眼,因为得不到少爷的任何消息,而这边的小易却让封锁消息,暂时不准将萧寒的消息传到国外,季远已经派了很多人开始追查了!

线索却是那种突然中断的,似乎是有人刻意的抹去了一些东西,而季远在心里面坚定,少爷肯定不会出事的,而现在没有消息,不就是最好的消息么?

小易揉了揉眼睛,穿着睡衣就从楼上面下来了,“季叔叔,来得好早啊,昨晚没有睡好么?黑眼圈好重!”小易其实一开始也是睡不着的,但是一想到爹地不在了,自己就是家里面唯一能够撑起这个家的男子汉啊,就逼着自己睡觉了,萧晨这个二货,已经自动被小易忽略了。

“小少爷,您先吃饭啊,我已经都安排好了,我们等会儿去公司就可以直接开股东大会了!”季远站在一边,而此刻肿着一张脸的萧晨从楼上面下来了,“咳咳……”小易刚刚喝下去的水,差点喷出来,“咳咳……”但是小易已经被华丽丽的呛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萧晨瞪了小易一眼,直接去冰箱拿了一些冰块,敷一下脸,萧晨本来觉得萧寒什么时候都是压着自己一头的,心里面对萧寒那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啊,但是此刻萧寒出事了,萧晨却觉得心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的难受,所以昨晚回来之后,趴在床上面就哭了半宿!

萧晨昨天晚上可以说是哭着睡着的,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眼睛都睁不开了,整个都肿了起来,不知道怎么的,脸都感觉肿了一圈的样子,害的萧寒现在就是说话的时候,都觉得整个脸是疼的,难受的要死,而且本来就不大眼睛,因为浮肿的缘故,显得更小了,这脸倒是大了一圈,小易一看见萧晨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

“脸好疼,真是的……”萧晨坐在饭桌上面,使劲的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睛疼的实在是难受,萧晨拿起杯子喝了口水,他自己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脸整个大了一圈,真是难受的要死。

“小叔叔,我等会儿去公司,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小易一边吃早餐一边询问萧晨!

萧晨一只手拿着冰袋在敷脸,另一只手则是端着杯子喝水,“怎么了?你去公司做什么,是不是公司出事了?”其实萧晨学的是专业是金融专业,只不过萧晨实在是对管理公司提不起兴趣,而萧寒完全还无师自通的那种,公司给大哥打理真是再好不过了。

“公司出了点问题,你要是去的话,正好还能充当我的保镖!”萧晨默然了,让他去公司居然是因为这个问题,萧晨揉了揉眼睛,似乎敷完冰袋才觉得舒服一些,想着大哥不在了,小易这芝麻点的小孩子都知道要去公司了,自己作为萧家的二少爷,怎么能呆在家里面呢。

“我跟你一起去吧!”小易点了点头,这萧晨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比较正常的,一说话的时候,就直接暴露了他的二货本性,这充当一下保镖,还能够威慑一下别人的,要是真的管理公司,还是算了吧。

而此刻的萧氏大厦的门口,早就围满了一圈的人,季远出现的时候,记者立刻蜂拥而至,而萧氏的保镖,立刻将记者完全隔离开来,“麻烦各位记者将闪光灯关闭一下,对闪光灯对孩子不好!”这所有立刻将闪光灯关掉了,因为这话一出,所有人似乎也明白了,今天来的人应该是萧寒的儿子——萧易了!

小易出现在的镜头前面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这一次却是在萧氏动荡的时候,一个不满五岁的孩子,到底能够做什么呢!

而首先下来的人却是萧晨,萧晨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很大的黑超,看着倒是有些唬人,也就是看着唬人而已,这要是眼镜拿下来之后,不知道要笑死多少人呢,萧晨转过身,伸手出去,小易牵着萧晨的手就走了出来!

小易今天一身黑色的小西装,那幽蓝色的眸子和萧寒如出一辙,冷眼扫视了一圈的记者,“走吧!”小易的声音是那种听起来还是十分稚嫩的童声,但是丝毫不影响此刻小易的那种酷劲儿!

“昨晚据悉萧氏会临时召开股东大会啊,我们期待已久的萧夫人并没有出现,出现的是萧公子四岁多的儿子,我们很期待这次股东大会之后,萧氏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我们共同期待吧!”萧寒躺在床上面,突然看到出现的小易的脸,萧寒心头一热,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做的决定了,引蛇出洞自然是好的,但是他们孤儿寡母的,他怎么就忘记了,董事会的那帮老狐狸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虽然有季远在,但是萧寒还是有些不放心,只能希望小易在老爷子的调教之下,能够青出于蓝吧。

而此刻的萧氏的会议大厅里面,很安静,但是所有人都等着门被打开呢,里面做的人都是中年以上的男人,而且一个个的都是目露精光那种,而他们到这里的时候,每个人的桌子上面已经备好了股权让渡书,在看到这个文件的挥手,所有人都是黑着脸的,毕竟当时通知是通知了,但是萧氏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谁愿意放弃萧氏的股份啊!

再说了,这就算是萧寒不在了,萧家也是有人的,只不过这帮老狐狸现在想要把这个权利死死地攥在自己手里面罢了!

而门很快就打开了,小易率先走了进来,小易冷眼扫视一圈所有的人,这些人他昨天晚上已经全部都看过资料了,所以这里的所有人小易几乎都是认识的,偶尔有几个看着面熟,若是没有重点记住的,估计也不是那种要特别关注的人吧,小易慢悠悠的坐到了原本属于萧寒的位置上面,而所有人的视线此刻都紧迫的盯着小易,小易直接伸手,季远立刻递上了一份文件!

“怎么?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是萧氏理所应当的接班人,难道我坐在这里你们有意见么?”小易这话一出,有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好看了,因为这句话似乎是似曾相识的,那个时候上初出茅庐的萧寒,在他们的面前也是这般的不可一世,这么的嚣张,如此的无力,而现在居然已经轮到他的儿子了!

“若是没有意见的话,那么这次的股东大会就由我召开了,首先要讨论的自然是关于萧氏董事长人选的问题了!”大家都没有想到小易一上来抛出来的问题居然就是这个,而所有人面面相觑,似乎都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难不成就直接说他们想要将萧寒换下去么?

小易慢悠悠的伸着小手轻叩桌子,发出了清脆的“哒哒哒……”的声音,“季叔叔,给我一杯牛奶吧,顺便带些饼干,感觉这些叔叔伯伯需要考虑很久,我觉得我需要吃点东西打发时间!”一群人的脸瞬间就绿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