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3 车祸爆炸,萧寒失踪

“怎么了?怎么接了电话就一直不说话,难道说你现在有案子要出任务么?”一个红灯的路口,萧寒关切的拉着佟秋练的手。

“孙叔叔留了一个保险箱给我!”萧寒显然也没有想到,孙正居然会留了这么一手,萧寒只是握了握佟秋练的手,“好啦,明天我陪你去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就行了,别乱想了!”佟秋练怎么可能不乱想呢,这一系列的事情明显很不正常啊!

“嗯,我知道!”佟秋练只是勉强的从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给佟秋练,但是车子在道路上面行驶,很快的佟秋练就发现这个方向不对劲啊,因为这个方向明显不是去佟家的方向啊,而是去佟家老宅的方向!

“萧寒,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佟秋练看着萧寒,萧寒只是一笑,“这么晚了,我觉得还是明天一大早带你去找佟修比较好,现在嘛……我们回家!”回家?可是这个方向……

这个地方佟秋练很熟,毕竟是她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啊,这里住的人很少,所以越往里面开,里面的人更少,只有昏黄的灯光,而人影倒是一个都没有看到,更别提什么车子了。

佟秋练并没有多说什么,而车子停稳之后,佟秋练发现停靠的地方真是佟家的老宅,而此刻出现在佟秋练面前的佟家老宅是焕然一新的,就好像是五年前的一样,不对,应该说比起五年前更新,佟秋练下车,只是呆呆的看着已经刷得焕然一新得大门,伸手摸了摸,还有浓重得油漆的味道,似乎是刷了不久!

“你什么时候弄得?”佟秋练伸手摸了摸铁艺的大门,里面的隐隐约约的还有灯光,萧寒直接将铁门推开,伸手拉着佟秋练就往里面走!

“什么时候弄得重要么?进来看看吧!”萧寒笑着拉着佟秋练,往里面走,而佟秋练惊讶的发现,本来是锁着的大门,此刻是打开的,而且里面微微透着光亮,佟秋练看了看萧寒,萧寒点了点头,佟秋练将门推开,里面的陈设几乎和自己离开的时候是一摸一样的!

“你怎么?”佟秋练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一切,因为这一切过于熟悉了,但是也过于陌生了!

“咨询过佟清流了,怎么样,和以前是不是几乎一样的!”萧寒看着佟秋练慢慢的走进了房间,佟秋练慢慢的抚摸着房间里面的每一样东西,虽然看得出来有些东西是新的,但是佟秋练还是觉得萧寒的这份心思,已经让佟秋练觉得无比动容了。

“房子被你买下来了?”佟秋练询问萧寒,萧寒则是从后面直接抱住了佟秋练,两个人慢慢的在房间里面走着,而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来,两个人的影子是浑然一体的。

佟秋练抚摸着一边的一个躺椅,“这是爷爷最喜欢喝茶聊天的地方,以前我也坐过,不过也挺怕被爷爷发现的!”萧寒搂着佟秋练,仔细的听佟秋练讲述着这个房间的一切,各个摆设给她留下的各种回忆。

萧寒觉得这个晚上两个人的距离又一次拉近了,几个亿的地皮算什么,能够换她倾心一笑,在萧寒看来才是最重要的。

“怎么样?楼上的房间我也找人重新布置了?我还没有看过你的房间呢!”萧寒说着对着佟秋练的耳朵吹了口气,佟秋练的耳尖瞬间泛红,佟秋练总觉得萧寒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有些用心不纯的感觉,而且萧寒的身子似乎有些热了。

“有什么好看的,我们明天再来看好了,现在先回家!”佟秋练说着急忙转身,萧寒是能让佟秋练直接转身离开的么,一把将佟秋练搂在怀里面,四目相对,萧寒俯身吻了吻佟秋练的眼角,佟秋练的眼角有些红红的,看的萧寒一阵心疼。

“我们可以回家了么?”佟秋练看着萧寒,只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有些酸疼,佟秋练的内心刚刚是特别乱的,因为各种东西都是一下子抛了过来,砸得佟秋练整个人都是晕头转向的,而萧寒此刻的眸子中只有自己的倒影,不知道怎么的,佟秋练觉得特别的踏实和满足。

“你的房间在哪里……”萧寒微微俯身,缓慢的靠近,两个人的额头抵着额头,佟秋练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萧寒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面,而佟秋练只觉得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此刻都是张开的,而萧寒的眸子紧紧的锁住佟秋练,一瞬不瞬的,幽蓝色的眸子就像是最纯净的蓝宝石,似乎要把佟秋练吸进去一般!

“二楼最左边……啊——”佟秋练的话音未落,萧寒直接将佟秋练打横抱了起来,下意识的,佟秋练就抱住了萧寒的脖子,“我们不回家么?”

“以后这里也是我们的家!”萧寒笑着佟秋练就往楼上面走,佟家的许多家具建筑都是实木的那种,就是楼梯上面也是铺着实木的地板,踩在上面发出的声音比较低沉,佟秋练在心里面懊恼,真是的,刚刚怎么就傻傻的把自己的房间告诉萧寒了呢!

而二楼的走廊灯光幽暗,随着有声音的迫近,感应灯就慢慢亮了,将整个二楼的走廊照亮,萧寒大步往佟秋练的房间走去,房门并没有关起来,这是佟秋练时隔五年第一次进入自己的房间,也是萧寒第一次进入佟秋练的房间。

房间明显已经焕然一新了,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玻璃门,透明的紫色纱帘后面可以看见一个摇椅和一个小桌子,还可以看见阳台上面的各种植物,而房间十分的整洁简单,一个墙上面是那种内置的书架,一张很大的书桌,几个错落的沙发,而萧寒直接将佟秋练放到了床上面,这才发现整个吊顶的天花板上面居然是那种幽蓝色的星空图案!

“你要干嘛……”佟秋练的话音未落,萧寒已经直接压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夜风吹来,带来了一些凉意,而佟秋练此刻已经心力交瘁了,只是默默地抱住了萧寒……

一番*过后,萧寒亲了亲佟秋练的额头,而佟秋练则是已经沉沉的睡去,萧寒靠在床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佟秋练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萧寒已经不在了,佟秋练揉了揉头发,刚刚准备起身下床,发现在床头放着一个盒子,佟秋练狐疑的将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把钥匙,这种型号的要是佟秋练不可能不记得的,这是家里面的钥匙,而钥匙下面有一张纸,“第一年的七夕礼物!”佟秋练摇了摇头,居然还想着这个事情呢!

佟秋练洗漱一番下去之后,萧寒已经坐在客厅里面开始看报纸了,而里里外外的有佣人在走动,餐桌上面已经摆放好了早餐,“醒了?吃点早餐吧,我等会儿陪你去佟家!”佟秋练点了点头,似乎一夜过后,佟秋练的此刻的心情也平复了一些。

但是这一切似乎并没有他们预想的那么的顺利,因为佟秋练刚刚接了电话,说是那边正在为新型药物的事情召开会议,希望佟秋练能够参加,萧寒则是还在忙活着新口开发案的事情,所以约好了晚些时候再去找佟修。

这一切来得比较突然,佟秋练只能急匆匆的坐上司机的车子,车子一路上面都在放着电台,而佟秋练则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在本市的XX大道,发生了一起车祸,暂时不清楚发生车祸的具体原因,根据现场的监控视频,这辆车子貌似是萧氏总裁——萧寒的车子,具体的境况我们还不得而知,消防员和120急救车此刻已经赶赴现场,最新的报道……”佟秋练的脑子嗡的一下就大了!

“夫人……”司机也是被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手中抓着包,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明明刚刚才见过面啊,刚刚还是好好地,萧寒温热的嘴唇碰触自己的触感,佟秋练现在还记得十分的清楚,怎么可能好好地就出事了呢,佟秋练完全不相信,但是此刻的佟秋练,似乎全世界所有的声音都已经听不见了!

“去XX大道,赶紧掉头回去……”佟秋练伸手攥住了司机的衣服,司机连忙点头,只不过现在他们走的是单行道,要想掉头的话,还得找个路口出去啊,这一眼看过去,哪里是个尽头啊,佟秋练此刻脑子已经完全失去了运转,她慌忙的将包包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手机,我的手机呢……

佟秋练将手机打开了,快捷键的1就是萧寒的电话,佟秋练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按下了1号键,在一秒钟过后,突然冒出了冰冷的机器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cannotbeconnectedforthemoment,pleaserediallater……”佟秋练的心瞬间掉落到了谷底,怎么回事,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佟秋练此刻真的是心如擂鼓,她不断的拨打着萧寒的电话,但是每一次都是冰冷的机器女声,“能不能再快一点啊!麻烦你快点!”司机心里面也着急啊,这个事情也不是着急的事情啊,这少爷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这夫人总不能也跟着出事吧,所以司机还是在尽量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加快速度朝着XX大道行驶!

很快的,就到了XX大道了,这是一条贯穿了整个C市的一条主干道,平时车流量很多,而此刻整个XX大道,都是拥堵的,而他们的车子此刻正被堵在了车流之中,前进不得,也后退不得,此刻零零星星的有些人在车流之中穿梭,司机连忙摇下车窗:“大哥,不好意思,问一下,这什么时候才能通车啊?我们有急事!”

“你们急,我们也急啊,这前面不是出了车祸了么?已经封路了,这车子还在燃烧呢,估计要等事故处理好了,才能通车,等等吧!”而佟秋练则是直接打开车门,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就径直的往前面跑,这司机吓了一跳,连忙下车,但是下车的时候,佟秋练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佟秋练此刻已经完全听不见周围嘈杂的声音了,只有早晨离开的时候,萧寒笑着对自己说:“我下班去接你,乖乖等我!”骗子,萧寒,你这个骗子,你还让我等你,那你现在在哪里啊,你让我等你,你这个骗子,你怎么能骗我呢……

佟秋练想着想着,这么多天的朝夕相处一幕幕的在佟秋练的脑海中浮现,佟秋练已经习惯了萧寒的存在了,他的体贴和关心,他的无微不至,就像是细雨缠绵,暖入她的心里面,不会的,老天不会待我这么不公平的,不会的,萧寒,你绝对不能出事,绝对不能……

“啊——”佟秋练跑过去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撞了多少人了,别人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佟秋练,而很多人已经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这些日子网络媒体纷纷报道的萧夫人,名动界内,惊才绝艳的女法医。

“嘶——”佟秋练的鞋子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崴了一下,整个人瞬间重心不稳,佟秋练连忙扶住了一边的的一辆车子,伸手摸了摸脚踝,好疼,佟秋练将鞋子脱了下来,揉了揉脚踝,“需不需要休息一会儿,你的脚好像扭到了……”一个中年的妇女从一辆车子上面下来,佟秋练此刻头上面已经满是汗珠了,就是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也是显得有些凌乱,碎发贴在额前,显得十分的狼狈!

“不用了,谢谢!”佟秋练直接脱下鞋子,就往前面跑,越往前面跑,脚踝的刺痛感就越强烈,而心里面的那种忐忑和不安就越发的明显,有一瞬间佟秋练几乎都不敢往前走,她想要再拨打一次萧寒的电话,但是她发现自己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出来,佟秋练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的人都是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盛夏的早晨,太阳已经升起来了,而这里的地面是柏油马路,此刻的地面已经开始升温了,佟秋练此刻身上面都是细汗,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还是继续往前走,这不是跑了,因为前面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似乎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着什么,佟秋练的整个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只要是听见带萧寒两个字的,无论是谐音还是什么,佟秋练的心脏就会猛地震颤一下。

佟秋练微微抬头就能够看见黑色的烟在前方不远处升起,佟秋练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伸手拍了拍胸口,手指触碰到挂在锁骨间的戒指,佟秋练伸手摸了摸戒指,萧寒,你千万别出事,你要是出事了,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你别出事……千万不要,你不是还说我们要生个女儿的么?我的身体好了,我们可以再要一个女儿的,只要你好好地,我们可以有很多的孩子,萧寒……

佟秋练缓慢的往前走,而或许是有人认出了佟秋练,许多人都纷纷给佟秋练让开了一条路,佟秋练慢慢的走进,里面的人声鼎沸,不知道在说什么,而当佟秋练的眼前出现了那一辆烧毁的车子的时候,瞳孔一阵收缩!

车身有半个是包裹着火焰的,而一边的消防员此刻正在组织灭火,但是光是看这个车身的框架,和萧寒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佟秋练的整个人都是懵的,而越靠近,越能感受那来自车子的灼热!

“小姐,不能靠近了,这里就已经是警戒位置了,再靠近会有危险的!”一个小伙子伸手拉住了佟秋练的胳膊!

“不会的,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明明刚刚才见过啊……”佟秋练摇着头,试图再往前一步,而周围的两个小姑娘也纷纷上前,拉住了佟秋练,“放开我,不会的,我要去看看,我要去看看里面是不是他,不会的……你们放开我!”

“这里面就算是有人都被烧成灰了,这么大的火……”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佟秋练的整个身子都瞬间瘫软在了地上面,整个人都感觉天旋地转的!

佟秋练在昏过去的前一秒钟,看见一个人朝着自己跑过来,幽蓝色的眸子显得格外的亮眼。

小易和萧晨、白家兄弟跑到佟秋练身边的时候,佟秋练已经直接昏死过去了,“妈咪,妈咪——”小易摇晃着佟秋练,但是佟秋练此刻已经完全无法回应小易了,急得小易眼泪都在眼框里面打转了。

白少言连忙走过去,伸手试了试佟秋练的脖子,“没事的,应该是晕过去了,赶紧送医院吧!”萧晨一听连忙将佟秋练打横抱了起来,就往一边的停在应急车道的车子上面走,因为白家的缘故,所以车子可以在C市畅通无阻。

小易看了看现场,一辆装着燃油的货车,还有一辆则是和爹地外形几乎一摸一样的车子,“小易,我们先送你妈咪去医院!”白少贤将小易抱了起来,小易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趴在白少言的肩头,咬着嘴唇,死死地盯着事故的现场,爹地,你绝对不能出事,你还说要给我生个妹妹呢,你怎么能出事呢,绝对不可以……

小易想着想着,眼泪就夺眶而出,伸手抹了一把眼泪,倔强的眼睛仍然是死死地盯着那火光冲天的现场,但是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往下落,小易只是死死地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哭出声音,而白少贤伸手拍了拍小易的背部,“放心吧,我认识你爹地这么久,你爹地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出事呢!放心吧……”

只不过此刻的白少贤心里面也在打鼓,因为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发现萧寒的一点消息,而这种时候,似乎每一分每一秒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白少言看着小易那倔强的眼神,心里面也是酸涩的很不是滋味,他看着佟秋练从一贯的冷情,到现在的还能和自己开开玩笑,看着她冰封的心一点点的融化,看着她的脸上面慢慢的有了笑容,难道一切都要回到过去,不!回不到过去了,只能是走向更加灰色的未来。

而此刻正在电视机前面看着新闻报道的佟修,晃动着手中的遥控器,嘴角扯出了一抹邪笑,你们若是不找人的话,只能我自己动手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佟修看了看手机,上面只有几条银行短信的转款记录,一笔是三十万的,而另一笔则是三百万的!转账的时间……

第一笔三十万的是昨天晚上汇出去的,而这三百万则是刚刚汇出去的,不一会儿,就收到了银行的提示信息,显示说您的转账已经成功了,佟修看着电视,拿起了手边的一个苹果,一口咬下去,汁水瞬间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而他的嘴角则是扬着若有似无的笑。

不一会儿,他的手机就响了,佟修看了看来电显示,冷哼一声,直接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完全无视自己的手机接二连三的来电显示,反而是开始啃着苹果,直到新闻报道上面出现了佟秋练的身影的时候,佟修顿了两秒钟,眼中闪过了一丝狠厉的光,佟秋练,你个小贱人,你居然没有死!

这次你能幸运的逃过一劫,可不代表你每次都能够这么幸运啊,萧寒死了,我倒是要看看,能有几个人能护着你,我要用你的血去祭奠我死去的女儿,这是你欠我的,是你欠我的!

佟修的手指用力,直接掐进了苹果里面,汁水都顺着他的手指流到了被子上面了,他也浑不在意,只是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屏幕,严重迸发出了骇人的光,而此刻的手机闪了一下,是一条短信。

佟修拿起手机,是汇款的那个号码:“做掉佟秋练,另加200万!”佟修眯了眯眼睛,现在的佟秋练身边这么多的人,哪里是那么容易下手的,万一要是被抓住了,这要是供出自己的话,那么五年前的事情暴露了可怎么办!

“我再联系你,暂时别动!”佟修发了短信之后,靠在床头,手机没有再响过,但是佟修阴沉着眸子,冷哼一声,直接将手中的苹果扔到了地上面,摔得稀巴烂,而这一个大动作,扯到了另一只手上面的伤口,那断指的疼痛,似乎还在提醒着佟修,自己的女儿变成了一个疯子,而他心里面的憎恨更是与日俱增。

此刻的佟秋练刚刚醒过来,只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佟秋练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妈咪,妈咪你醒了么?妈咪……吓死我了!”小易正在一边操作着一台电脑,听到动静立刻跑了过去,而佟秋练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扫视了一下四周。

这里是医院,什么东西都是雪白的,或许是vip病房的缘故,这里的配置十分的齐全,佟秋练揉了揉太阳穴,安叔、萧晨、少贤。小白、小易……然后佟秋练又定定的将所有人扫视了一遍,而所有人似乎都已经知道佟秋练在找什么了,只是低着头,开始沉默不语,小易立刻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小易的手很小,两个手都不能完全的包裹住佟秋练的手。

而萧寒却能将自己的手紧紧的攥在手心里面,“妈咪,你是不是哪里疼啊,还是说你饿了,你昏过去五六个小时了……”佟秋练皱着眉头,感觉到了从脚踝处传来的丝丝疼痛,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了看一边的窗户,虽然拉着窗帘,但是看得出来此刻太阳已经很毒了!

而安叔看到佟秋练醒了,激动的抹了一把眼泪,连忙出去叫了医生进来,医生只是常规的给佟秋练做了一下检查,“没什么事情了,注意休息,扭到的脚有些严重,这些日子就被下床了,好好休息!”医生说完就很快离开了。

“萧寒呢?”佟秋练刚刚开口说话,发现自己的嗓子嘶哑的很厉害,喉咙的地方很干,像是要冒火一样的难受,小易连忙乖巧的递上了一杯水,佟秋练喝了半杯水,才觉得喉咙舒服不少,但是所有人都是没有回答佟秋练的问题,“萧寒不在么?”

“那个嫂子……”萧晨看到佟秋练居然痴痴的问了一句萧寒不在么?萧晨第一次在佟秋练冷若冰霜的脸上面看到这么脆弱的一面,白少贤直接扯住了萧晨,萧晨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佟秋练看了看小易,“你爹地呢?你爹地还说要去军区接我的,他找不到我肯定会担心的,怎么办,我的手机呢,我的手机怎么不见了……”

白少言乖乖的将佟秋练的包包递了上去,佟秋练直接将包里面的东西翻出来,拿出了手机,就拨通了萧寒的电话,但是里面仍然是无法接通的状态,“是不是信号不好啊,怎么打不出去啊?你们谁的电话借我一下?”

“嫂子,萧寒现在是生死未卜,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你别这样……”白少贤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

白少贤和佟秋练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佟秋练在外人面前都是一贯的强势冷静,现在的佟秋练似乎是在极力的隐忍着内心的痛苦,她似乎是不愿意接受眼前的事实,只是一个劲儿的拨打着萧寒的电话,电话那头冰冷的机器女声,一遍遍的在重复着相同的话,而佟秋练却是不断地拨,那种无措看得所有人都心疼。

“妈咪,你别这样子,爹地也不想看见你这个样子的!”其实小易的心里面又何尝不难受呢,只不过刚刚白叔叔说了,你若是在你妈咪哭了,只会让你的妈咪更加难过的!

“我就是在帮你找爹地啊,萧寒说过,会去接我的,他还没有骗过我,他不会骗我的,他等一会儿肯定要打电话过来的,我不能再拨了,一会儿萧寒打不进来怎么办……”佟秋练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小易的脑袋,“我没事啊,我不是在帮你找你爹地么?”

可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佟秋练那勉强扯出来的一丝微笑,有多么的苦涩,“妈咪,你别笑了,别笑……”小易看着都心疼,那和萧寒如出一辙的幽蓝色的大眼已经蓄满了泪水!

而白少贤实在是看不过眼了,直接走过去,从佟秋练的手中夺过手机,“砰——”一身摔在地上面,就是里面的电话卡都被甩出来了,“你在干吗!”佟秋练怒目看着白少贤!

白少贤则是深吸了一口气,“佟秋练,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冷静理智的女人,但是现在的你让我太失望了,萧寒是生死未卜,你能不能振作一点,你知道外面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看么?萧寒是生是死,我们都还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是给谁看啊,你这么颓废,你让小易怎么办,难不成这个世上就你失去了丈夫!”

佟秋练咬了咬嘴唇,“难道我就一定要那么的理智,那么的冷静么?难道失去了最亲的人,我就连脆弱一下的机会都不能有么?你们会不会太残忍了,我只是一个女人,是有血有肉的女人,不是机器,更不是没有温度的尸体!”佟秋练冲着白少贤吼了一句,看到摔碎的手机,佟秋练直接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而手背一阵疼痛,佟秋练看着还在吊水的手背,直接伸手将针拔掉,透明的药水直接甩了一地,而手背上面也在冒着血珠!

“嫂子!”“妈咪!”几个人都同时喊了一声,而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令狐乾一身铁血的军装出现在了病房门口,直接走进去,“吧嗒——”几声,令狐乾低头,居然是一个破损的手机,而令狐乾也注意到了病房的异样,因为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是集中在他的脚上面,而令狐乾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的时候,佟秋练已经直接扑了过去!

令狐乾下意识的伸手直接接住了佟秋练,“你干嘛这个时候过来,被你踩碎了,你给我滚开!滚开——”佟秋练直接甩开了他扶住自己的双手,一个劲儿将令狐乾往外面推,而令狐乾向后退了几步,佟秋练直接“噗通——”一身跪在地上面,伸手就要把所有的手机碎片都捡起来,萧晨过去想要将佟秋练扶起来,但是佟秋练却一下子甩开了萧晨!

倒是白少贤直接走过去,一下子将佟秋练刚刚捡拾起来的手机碎片一脚就踢飞了,“你到底要干嘛!”佟秋练直接推搡着白少贤!

白少贤蹲下身子,伸手扶住佟秋练的两个肩膀,佟秋练则是低着头,“你真的觉得这个事故只是一个意外么?这么凑巧,偏偏出事故的是萧寒,要是今天你也坐在那辆车子里面,你觉得这个事情就是单纯的意外!”

佟秋练抬头看着白少贤,眼中有一丝迷茫,白少贤叹了口气,“嫂子,我们都相信萧寒会没事的,因为爆炸波及的范围很大,另一个司机是被震出去的,而萧寒的车子里面也只有一具尸体而已,所以……”

“萧寒真的没事么?你说真的么?”佟秋练伸手握住了白少贤的手,白少贤则是示意一边的令狐乾,两个人将佟秋练搀扶着坐到了床上面,而她的脚底又一次开始渗血了,安叔连忙又去叫了一次医生。

而佟秋练此刻只是坐在床边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护士进来想要把地上面的手机零件收走,“等一下!”佟秋练的声音有些嘶哑,她清了清嗓子,“麻烦你把手机卡给我!”

护士愣了一会儿,将地上面的手机卡捡起来,交给了佟秋练,佟秋练看了看白少贤,“记得赔我一个手机!”白少贤愕然,点了点头,而佟秋练冲着小易招了招手,小易的眼眶红红的,刚刚佟秋练的样子真的是吓到了小易了,小易慢慢的挪过去,佟秋练伸手拍了拍小易的脑袋。

“刚刚是不是被吓到了,妈咪不是故意的!”小易一听这话,直接就扑到了佟秋练的怀里面,佟秋练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脑袋,“妈咪太害怕了,所以……”

“没事,我和妈咪一起等爹地回来,爹地一定会回来的,他还没有给我生个妹妹呢!我陪妈咪一起等……”小易的每句话,几乎都刺痛着佟秋练的心,佟秋练的眼眶蓦地一红,轻柔的拍了拍小易的脸,点了点头。

“所以以后我会保护妈咪的,绝对不会让坏人欺负妈咪的,要是谁欺负妈咪,等爹地回来了,我就告诉爹地,爹地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小易的眼睛居然瞪了白少贤一眼,白少贤真的是冤枉啊,那会儿佟秋练那个样子,简直有些不正常啊,他也是没有办法啊,这怎么还被嫉恨上了。

佟秋练的眼眶红红的,但是她的心里面此刻却是一团乱麻,是啊,白少贤分析得也不无道理,这一切来得过于突然了,也过于凑巧了,佟秋练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起了佟修的面孔,几乎是下意识的,主要是佟修这一家人在佟秋练的心里面似乎已经是和这一类事件挂钩了!

佟秋练刚刚回来没有多久,就在墓园遭遇了截杀,而之后的佟清姿明目张胆的跑到了自己的家里面,而佟秋练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了在五年前的一件事情,真是的,怎么好好地会想起那件事情呢,佟秋练有些失笑。

而令狐乾站在一边,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和萧晨、白少言一起,像个二愣子一样的站在一边,而医生又帮佟秋练的脚踝处换了药,脚底的部分又重新做了包扎!

而关于萧寒车祸的报道这一天之内传的沸沸扬扬的,佟秋练在病房里面,白少贤已经吩咐任何人不得将这些消息说给佟秋练,所以佟秋练完全不知道,外面的各种流言,简直是甚嚣尘上,而且关于萧氏的各种揣度也是越来越多!

小易此刻坐在电脑面前,电脑上面显示的正是萧氏这一天的股票情况,已经明显有了下降的趋势,而季远站在小易的身侧,看着小易皱着眉头,这表情和萧寒几乎是如出一辙的,“小少爷,怎么办?需要采取措施么?”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公司?难不成爹地不在了,那群人就准备造反了么?”小易切换了一下桌面,上面出现的是萧氏各个股东的名字和一些照片信息,萧寒当时入主萧氏的时候,手腕十分的铁血强势,所以这些人完全是敢怒不敢言的那种,现在萧寒失踪了,这群人就开始躁动了,小易一个个的将这些人的名字记住了他们的缺点和弱点,这些东西萧寒的电脑里面一直很齐全。

“那我立刻通知他们!”季远看着小易,小易思考事情的时候,和萧寒是极其相似的,再加上*成相似的脸,简直是萧寒的缩小版!

“让他们准备好股权让渡书,若是实在不想待在萧氏,我们愿意花钱将他们的股份买下来,本来就是些小蚂蚁,爹地不把他们碾死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面,还真的倚老卖老了,换董事长?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坐在这个位置上面!”季远伸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

我的少爷啊,你赶紧回来吧,小少爷这哪里是你的翻版啊,简直比你好恐怖好么?这威胁人的话,简直是无师自通啊,季远几乎都能够猜想的出来,明天小易出现在股东大会上面又会引起怎么样的一场震动。

“行了,你回去吧,明天记得来接我,我要先去公司,然后还要去看妈咪!”小易这完全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啊,而且这冷峻的模样,少爷这么大的时候,貌似都不会这样子吧!

等到季远离开之后,小易飞快的从自己的房间将自己的小电脑搬了过去,而后两台电脑都同时打开,指尖飞动,很快的在电脑上面就出现了爆炸时候的监控视频,但是事情发生的过于突然了,爆炸的时候,这个监控摄像头都震动了一下,然后就是滚滚浓烟,压根看不见车子里面是否有人飞了出去,小易叹了口气!

这可怎么下手啊,爹地到底在哪里啊,迟迟没有消息,一个人总不会平白无故失踪吧,小易又调取了多个路段的监控视频,从一开始萧寒和佟秋练出了佟家老宅开始,一路上面都是没有问题的,爹地也确实没有中途下车,难道爹地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么!

佟秋练趴在床头,施施此刻正在房间里面陪着佟秋练,施施开着一台小台灯,在研究剧本,而佟秋练则是背对着施施,张嘴咬着手指,身子在微微的颤抖,萧寒,你一定要回来,我会等你的,和小易一起等你!

施施看着佟秋练那颤抖的背部,心里面也是十分心疼,但是却不能开口安慰,佟秋练的自尊心有多强她知道,况且这个事情总要有一个消化的过程,这一段路没有人能够帮助她,只有她自己!

佟秋练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浸湿了枕头,却又死死地咬着手指不敢哭出声音,白少贤说的没有错,没有人可以替你勇敢,替你坚强,你只能学着自己勇敢,外面想要看笑话的人那么多,我绝对不能倒下,绝对不能!

而此刻在病房门口出现了几个人影,施施抬头看了看,皱了皱眉头,示意他们离开,而坐在轮椅上面的男人,腿上面打着石膏,伸手抚摸了一下病房上面的玻璃,小练,等我回去!我会马上回到你的身边的,那些人渣我会一个不留的帮你清除干净的,这些天估计要辛苦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