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2 白老太爷,冤假错案

当他们去一个店里面拿了礼物之后,就直接开车去了白家,白家真的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家族,不像是萧家、令狐家,或者是佟家,真是远离了繁华地带的那种,白家反而是坐落在距离繁华地段比较近的地方,远远就看见了前面一个大门,门两侧是有持枪的警卫把守的,而里面远远看过去就是一条马路,然后两侧全部都是高大的松柏,看起来绿树成荫,而周围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这里在C市简直就是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

“我怎么不知道白家居然是在这个地方的啊!”因为这个地方地处繁华地段,按理说佟秋练在C市也是从小长大的,怎么不知道这里居然能隐藏着这样一个地方啊。

“白家的祖屋是这里的,这里的一大片都是白家祖上就传下来的,之后的话,虽然白家不在C市发展,不过这块土地是被保留下来的,没有卖掉,前些年白老爷子退下来之后,就住到了这里!”萧寒说话的时候,车子已经稳稳地停在了大门口!

萧寒摇下车窗,警卫看到是萧寒,就立刻放行了,“萧公子请进吧,大少爷已经吩咐过了,您可以直接进去!”萧寒点了点头!

佟秋练看着这些持枪上岗的警卫,“怎么了?需要这么严格的盘查么?”

“想见白老爷子的人很多,白老爷子脾气古怪,有时候见面什么完全是看心情,况且,这少贤和少言两个人都到了适婚年纪了,你觉得对白家虎视眈眈的人,能放过白家这条大鱼么?”这一点佟秋练倒是可以理解了。

这白少贤以后肯定是坐镇白家的,白家的关系虽然看起来盘根错节,但是却牢牢的占据着整个政坛的半壁江山,而白少贤人长得不错,又是年少有为,自己开了公司,这想要通过白少贤进入白家的人,有很多的话也是很正常的。

大门缓缓打开之后,首先就是那条十分僻静的小路,这里已经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只能听见这个季节应有的蝉鸣和鸟啼,还伴随着一些植物的清香气息,瞬间扑面而来,似乎来到这里整个人的心情都愉悦了不少。

而车子行驶了大约十分钟这样,他们看见了在绿树掩映下的白家,而白家的建筑真的是出乎了佟秋练的意料之外,就是小易也是眼睛睁得很大,因为白家并不是那种多层式的洋楼,居然是那种一层式的建筑,而且是那种灰色砖瓦砌成的,看起来古色古香,红色的大门,外面是高悬的对联,和两头巨大的石狮子。

门口的台阶很高,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房子听说是也是很早之前修建的,之后的几次翻新都是在原来的基础上面的,白家好像是祖上开始就是世代为官的,所以这高门大户说的就是这种吧!”

“好高啊!”小易看着这高高的台阶,眼中满是茫然,因为他不懂为什么台阶要建的这么高,其实萧氏大厦的台阶也很高,就是给人一种庄严肃穆之感吧,而且一般开车都是可以从台阶侧边直接到萧氏大门口的,小易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高的台阶。

“在政坛的人都讲求高升之意,而台阶很早之前就有进阶上升的寓意,以前的衙门什么的,都是要讲求一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寓意的,显示自己地位的崇高,所以就会把台阶建的高高的,懂了么?”萧寒抱着小易下了车子,小易就直接赖在了萧寒的怀里面,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此刻大门缓缓的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唐叔!”萧寒冲着出来的中年男人一笑,按个名为唐叔的男人则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萧公子快请进吧,萧夫人和小少爷也赶紧进来吧,夏天傍晚外面还是很热的,里面比较凉快!”中年男人笑眯眯的,笑起来的时候两个眼睛都眯到了一起了,看起来格外的亲切!

而且长得十分的富态,肚子圆滚滚的,或许是夏天的缘故,看的比较明显,而他们三个人慢慢走上台阶,越往上走,佟秋练就觉得白家真的是那种底蕴深厚的家族,就是台阶边上都是刻着一些她看不懂的花纹的,而她的心里面也是油然而生一股肃穆之情。

进入了红色的大门之后,里面的建筑才真的是让佟秋练打开了眼界,入目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植物,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仿佛在一瞬间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而往前走,周围的陈设也是精致了,还有很大的鱼塘,里面远远的就可以看见很多红色的观赏性的鱼类,小易立刻眼睛放光了,“妈咪,那些鱼好漂亮啊!”

萧家是没有鱼的,而就是在国外的萧家大宅里面虽然有鱼塘,不过那里面养的可不是这种很漂亮的鱼,都是萧老爷子养着准备钓上来吃的。

“小少爷若是喜欢的话,等会儿捞几条让您带回去!”唐叔已经很久没有和小孩子相处过了,这好不容易家里面来了个小客人,自然是显得格外高兴了。

“唐叔,小孩子一时兴起罢了,您别放在心上面!”萧寒说着抱着小易就往前面走,小易巴巴的看着池塘,佟秋练倒是伸手捏了一些小易小脸,“喜欢的话,改天陪你去买一些鱼回来养着就成了,看你还不高兴了!”

佟秋练发现自从和萧寒住在一起之后,小易这种小孩子的天性似乎暴露的越来越多了,以前的时候很多时候都像个小大人一样。

而白家的主建筑看上去就是那种十分古朴的,但是门开了,里面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全部都是现代化的东西,入目的就是深灰色的毛毯,但是他们三个人整个愣住的是,这是要举行联欢会么?这屋子上面全部都是气球,这也就算了,这全部都是小孩子的零食和玩具是怎么回事啊,而他们刚刚进去,就看见了一身深紫色唐装的白老爷子!

“白爷爷!”萧寒叫了一声,“白爷爷!”佟秋练跟着萧寒叫了一声,白老爷子点了点头,但是眼睛却是直直的盯在小易的那张和萧寒几乎神似的脸上面,小易的长相虽然还是偏东方人,但是毕竟是混血儿,看上去十分的精致,五官十分的立体,而且眼睛很大,就这么看着白老爷子。

“太爷爷好!”小易笑眯眯的冲着白老爷子一笑,白老爷子直接冲过去,“来来来……给太爷爷抱抱!”

佟秋练直接愕然,用不用这么直接啊,直接就冲了过来,而萧寒则是笑着将小易交到了白老爷子手里面,“孩子有些重!”毕竟白老爷子岁数也不小了,虽然看起来是精神矍铄的,但是这老人家嘛,身体总是一日不如一日的。

“太爷爷,我自己可以下来走的,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嘻嘻……”小易说着直接下了地面,伸手牵起了白老爷子的手,白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小易,果然还是小孩子讨人喜欢,自己家里面的那两个臭小子,长大之后真是一点也不好玩了。

“太爷爷,你们家真好看!”小易大大眼睛滴溜溜的在面前的一盘糖果上面转悠,白老爷子拿起一个糖果,递到了小易的面前,“其实我比较喜欢草莓味的,不过菠萝味道也是可以接受的!”白老爷子手中的正好是菠萝味的,白老爷子立刻会意,直接换了草莓味的!

“小易!”佟秋练瞪了小易一眼,小易接过糖果,剥了糖衣,送到了白老爷子的嘴边,“这是给太爷爷的,我最爱的味道,太爷爷一定也喜欢的!”唐叔立刻上前,“您的身子……”

“没事,一块糖而已!”白老爷子刚刚想要吃,小易已经直接将糖果拿开了,“太爷爷,您不会和我的太爷爷一样,不能吃糖吧,那就不能贪吃啊,别学我的太爷爷,总是喜欢偷吃!”

“哈哈……”白老爷子笑着摸了摸小易的脑袋,一想到那个老头子居然会偷吃糖,白老爷子的心里面就觉得想笑。

快要吃饭的时候,白少贤和白少言就回来了,所以白家今晚吃饭的时候,显得格外的热闹,但是热闹了之后,白老爷子觉得深深地蛋疼了,因为就在他最爱吃的红烧肉被端上来之后,小易放下筷子,噔噔噔的跑过去,“太爷爷,这个东西,这么油腻,对你的身体不好,在我们家,太爷爷都是一个星期吃一次的!”白老爷子头疼了,可是这里不是你们家啊,这是我家啊。

“咳咳——”白少言刚刚喝了口水,差点没有忍住吐出来,结果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还把自己给呛到了。

白少贤和白少言都是低头憋着笑的那种,这道菜是每天必备的,白老爷子对别的菜都一般,这一道红烧肉可是必备啊,这老人家了,有个三高什么也是正常的,所以家里面也是和白老爷子提了许多次的意见了,但是别的菜就算了,这道菜可是一直雷打不动的出现在白家的餐桌上面的。

白老爷子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悻悻地一笑,“那个,我每天都有喝清肠茶的,这个没事啦,难道你不喜欢吃么?”白老爷子的笑容显得十分勉强,又想着讨好小易,但是又舍不得这一盘红烧肉。

“我喜欢啊!”小易眨了眨眼睛,只不过佟秋练对小易的饮食一般都是控制的,因为小易太喜欢那些甜食了,糖果冰淇淋更是他的最爱,而红烧肉因为萧老爷子的三高,在萧家都是一年都吃不到十次的。

“我也爱吃,难得你来一次,所以就做给你吃了啊!”白老爷子这说谎话的功夫简直是无耻啊,居然骗小孩子!

小易看了看那盘红烧肉,“那好吧,那这盘菜是专门为我做的?”小易眼睛盯着那盘红烧肉,眼睛贼溜溜的转着,嘴巴里面的唾液已经开始分泌了。

“对啊,我知道你喜欢吃,你看,我们家那么多的糖果和玩具也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为了红烧肉,白老爷子也是不怕丢人的,直接就开始漫天扯谎了。

“那好吧,麻烦这盘菜端到我那边吧,反正是是我准备的!太爷爷不会介意吧!”这小易的位置距离白老爷子有些远,虽然菜放在那里伸手是可以够得到,但是这老是在一个小孩子的面前夹菜,这老脸实在是没有地方放啊!然后白老爷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盘最爱的红烧肉被放到了小易的面前,而面前立刻被换上了一盘芹菜,白老爷子现在的脸都能和芹菜有的一拼了。

而一顿饭下来,其实白老爷子还是心情愉悦的,毕竟小易也是个开心果来着,而吃了饭之后,小易在客厅玩耍,有白少言陪着,剩下的几个人就直接到了白老爷子的书房。

书房并不在这个主建筑之中,从这里的后门出去之后,就是一处独立的小房子,长廊上面架着常青藤,一行人走进了书房之后,唐叔就给他们斟了茶,就关门走了出去,而此刻的天已经黑了,外面可以听见蝉的叫声,而此刻的书房则是十分安静。

整个书房也是十分古朴的那种,可以闻见墨水的香味,而书桌上面架着一排的毛笔,而书架上面很多的古典名著,就是他们现在坐的凳子也是梨花木的,而茶杯则是旧式的青花瓷的杯子,佟秋练将茶杯捧在手心,将盖子打开,浅绿色的茶水,中间悬浮着几片茶叶,在青花瓷的杯子中显得十分的好看。

“佟家的丫头,我和萧家的老头子是旧识,我就叫你小练好了,你过来写几个字吧!”白老爷子自从坐下之后,就一直在研磨,而整个房间都是一股淡淡的墨香。

佟秋练点了点头,萧寒倒是不懂,佟秋练居然会写毛笔字,佟秋练走过去,“那我也就叫您一声爷爷了,这墨还是我来研吧!”白老爷子点了点头,直接退到了一边,佟秋练稍微到了一些边上的茶水进去,这墨香混杂着茶水的香味,瞬间在房间弥漫开来。

而佟秋练看了看面前的一排毛笔,选择了一只呈紫黑色的毛笔,白少贤的眸子一亮,这可是老爷子最爱的一支笔了,“小练,为什么选择这支毛笔?”白老爷子坐在一边悠闲地喝着茶。

“这也是我爷爷生前喜欢的一种毛笔——紫毫笔!是取野兔项背之毫制成,因色呈黑紫而得名。我国南北方的兔毫坚劲程度不尽相同,也有取南北毫合制的。兔毫坚韧,谓之健毫笔,以北毫为尚,其毫长而锐,宜于书写劲直方正之字!”佟秋练笑了笑,而白老爷子则是点了点头!

佟秋练将比放在清水里面浸润了一下,萧寒完全是不懂这些东西的,疑惑和白少贤开始咬耳朵,“这不蘸墨水,弄清水做什么啊?”

“额……毛笔不能直接蘸墨水,一般都是要方法是先以清水将笔毫浸湿,随即提起,也不可久浸,以免笔根的胶化开。之后将笔倒挂,直至笔锋恢复韧性为止,大概要数十分钟。笔保存之时必须干燥,若不经润笔即书,毫毛经顿挫重按,会变的脆而易断,弹性不佳。”白少贤解释了一番,这白老爷子一向是喜欢书法的,一向标榜自己是文人骚客那一类的!

这萧老爷子就是一个大老粗,你让他那笔写字,简直是在要他的命啊!

佟秋练只是简单地写了四个字“宁静致远”!白老爷子走过去,看了看字,又看了看佟秋练,“小丫头学习多久了?这字写的不错啊?”

白少贤倒是挺少听自家的老头子夸人的,走过去,看了看,白少贤是自小跟着白老爷子学习书法的,“嫂子学习的是刘墉的字?”佟秋练点了点头。

“历代名家很多,我最喜欢的还是刘墉的!”佟秋练的态度不卑不亢,而且就是落笔提笔也是一气呵成的,白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让他们回去坐下了,佟秋练只是看了看白老爷子,想要开口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你们这次来是想问什么?关于佟家的么?”白老爷子还在端详着佟秋练的字,眼中满是赞许。

“白爷爷,我就是想问一下,关于我爸爸的事情!”佟秋练说完白老爷子就抬头看了佟秋练一眼,佟秋练的眸子就像是一股古井,深沉的像是看不到里面的东西,但是此刻的佟秋练神情显得有些忐忑,萧寒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让佟秋练安心一些。

“你的父亲是佟齐,我和他见过几次,倒是不错的孩子,你和他有些相似!”白老爷子对佟齐的印象还是停留在了五年前,“那是我们国家开始扶持的最年轻的一批书记了,我对他印象深刻,当时我们还说他的前途无量,以后定能够升至高位的!”

佟秋练抿了抿嘴角,自从父亲开始慢慢地升官之后,她和父亲相处的时间久变得越来越少了,因为工作繁忙,直到父亲被调回了C市之后,一家人才算是可以团聚了,但是好景不长。

“当年的案子,你就不曾去公安局查一下么?”佟秋练愣住了,这个她倒是没有想过,因为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而佟秋练很快就离开了C市,去了国外,而到了那边,也极少关心这边的消息,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

白老爷子看到佟秋练的神情就猜到了一些,白老爷子从一边的书架上面拿出了一张请柬,直接递给了佟秋练,请柬就是那张最朴素的包装,外面居然是白色的菊花,而上面居然是“追思会”三个字!

佟秋练疑惑的看了看白老爷子,白老爷子点了点头,佟秋练这才将请柬打开,而里面的内容,人名。佟秋练只觉得脑子嗡嗡的开始抽痛了,而手一松,那请柬瞬间掉落在了地上面,萧寒弯腰将请柬拿起来,看了看内容!

“这是什么,我父亲的追思会?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佟秋练完全无法消化面前的这个事实,萧寒伸手攥住了佟秋练的手,佟秋练看着萧寒,“这个事情你也知道?”

“全国的人都知道!”佟秋练摇着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她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白少贤,白少贤只是低头沉默不语,心里面却把萧寒骂了个半死,你丫的,这么大的事情,敢情你一点都没有和嫂子说啊,这是专程来我们家找老头子来了啊!

佟秋练将视线转移到了白老爷子的身上面,白老爷子喝了口茶,“案子一年后被平反了,所以当年的涉案人员全部都被平反了,政府应该通知你了吧,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当时还有一笔补助是只能家属认领的,而且当时所有的补助都发放完毕了,你不知道么?”

佟秋练此刻的脑子都是嗡嗡作响的,平反?那个案子居然是个冤假错案,但是这么长时间却没有人告诉自己,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人告诉自己,所有人都瞒着自己,佟秋练完全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

“萧家小子带你过来,估计就是怕你不接受的吧,而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这个案子当年已经告破了,并且是认定是冤假错案,你的所有家人的死亡或许都有不为人知的原因,你可以去试着查一下,我想当年你选择这个职业的时候,多多少少是和你的家里人有关的吧!”

“不会的,不可能,案子怎么可能是错的呢,不会的……我不信,你们都骗我,都骗我……”佟秋练说着直接起身,一边摇着头,嘴巴里面还在喃喃细语,直接抽身就开门跑了出去!

“白爷爷,我先去看看……”萧寒说着追着佟秋练就往外面走!

“爷爷,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是不是太突然了啊,毕竟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父亲这个案子……”白少贤突然心里面有些担心。

“那孩子的眼神坚毅,所为字如其人,这孩子不会被打击到的,放心吧,而且这件事情再过不久,媒体就会开始大幅度的报道了,她迟早会知道的!”白老爷子坐在椅子上面,喝了口茶,“注意一下令狐家的动向!”

“您是怕令狐家对嫂子……”白少贤点到即止。

“有那个老头子在,令狐家不敢动她,只不过小动作的话,令狐家一直不少,当年的佟家,沈家,哪个不是煊赫一时的大户,现在还不是都是门庭冷落,沈家则是连老宅都没了,令狐家欠的债够多了,也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透过窗户,能够看见外面的乌云慢慢的遮住了月光,但是很快的,乌云散去,月光重新铺洒在地面上。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高处不胜寒啊——”白老爷子叹了口气,“好了,我们去前面看看小易吧,我实在是喜欢这个孩子,少贤啊,你和萧寒的岁数相差不多,你看看人家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白少贤默然,安静的跟在白老爷子的身后。

而此刻的白家一个房间里面,小易立刻将电脑和别的设备关掉,“小白,傻不愣登的干嘛呢,太爷爷要过来了,还不出去!”白少言愣愣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的电脑,明明还是那台电脑啊,怎么到了小易的手上面就变成了一台可以监听别人说话的设备呢,不过想想那时候在令狐家,小易熟练的操作电脑的场景,白少言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只不过刚刚听到的消息让白少言和小易都是一时有些难以消化,而小易咬着嘴唇,有些担心佟秋练,有爹地在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只不过小易光是听着声音似乎就能够感觉到佟秋练的无助,小易重新回到客厅,漫不经心的拿着玩具,满脑子都是佟齐的事情,小易完全忘记去查一下佟齐的事情了,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弯弯道子啊。

“怎么啦?不好玩么?”白老爷子一回来就看见小易垂着头,似乎已经对这些玩具失去了兴趣了。

“我本来就不是三岁小孩子了,这些玩具简直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好么?”小易指着地上面的一堆玩具,都是一些积木什么的,简直是不华丽。

佟秋练跑出去之后,很快就被萧寒扯住了胳膊,佟秋练使劲的想要挣脱,但是萧寒却是死死地抓着佟秋练,佟秋练死死地盯着萧寒,那眼眶都红了,但是却强忍着泪水,萧寒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嘴唇,“别咬了,我看着心疼……”

佟秋练却一口直接咬住了萧寒手指,萧寒整个人瞬间一个激灵,那种疼痛从手指直接蔓延到四肢百骸,说实话,从小到大,萧寒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咬过,佟秋练咬的很重,萧寒只是松开了另一只一直钳制着佟秋练的手,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头发,那眼神温柔得简直能够把人溺毙在里面。

而佟秋练却是始终没有松口,似乎想要把这么长久以来,压抑的情绪全部都宣泄在这里一般,直到佟秋练尝到了血腥味道,那腥甜的味道,瞬间刺激到了佟秋练,佟秋练这才松口,看了看萧寒,萧寒仍旧是笑着看着自己,那温柔的笑容,让佟秋练本来强忍着泪水瞬间决堤而下!

佟秋练一下子扑进了萧寒的怀里面,而萧寒看见佟秋练哭的时候,她能够宣泄自己的情绪,萧寒自然是高兴地,这种事情憋久了,佟秋练的心理肯定会出问题的,宣泄出来的话,会好一点,但是看到哭成泪人的佟秋练,萧寒的心里面就像是被人抽打一样的难受!

佟秋练趴在萧寒的怀里面,那滚烫的泪水几乎就像是止不住一般的,一滴一滴的直接熨烫着萧寒的心,萧寒此刻才真正明白,原来有的人的泪水,他真是承受不住的,萧寒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背,而佟秋练的双手死死地抱住萧寒,咬着嘴巴,就是这种时候了,还是不想让自己过于难看。

“哭出来就没事了,哭吧!”萧寒宽慰的话,换来的只是佟秋更加肆虐的泪水,毕竟一切过于突然了。

萧寒原本以为佟秋练是知道佟齐的事情的,但是时间长了,萧寒才发现,佟秋练根本就是对佟齐的案子一无所知的那种,更有甚者,佟秋练几乎不知道,这个案子的最终结果是怎么样的。

而所有人对于这个案子都是三缄其口的,毕竟这也算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也是因为所有人都以为佟齐后继无人,所以这个案子在定性之后,一直都是很少被人提起的,当萧寒看到佟齐的墓碑的时候,萧寒心里面的震惊绝对是很大的,他不知道佟齐居然有孩子,而这个人居然是自己的老婆。

那个案子还没有开庭之前,父亲已经死了,而之后爷爷、母亲……一个个亲人都远离自己,对于佟秋练来说,这个案子到底是对是错,是真是假都已经无所谓了,因为这个案子对佟秋练造成的伤害早就已经无可挽回了,所以说她懦弱也好,脆弱也罢,她选择性过滤掉了关于这边的一切消息和报道,却不知道居然遗漏了这么重要的消息。

“萧寒,我这个女儿是不是很不称职……”佟秋练有一段时间甚至是埋怨过自己的父亲的,她甚至真的怀疑自己的父亲真的做过那样的事情,所以五年之久,佟秋练都不曾回来过,若不是这次的军方的要求,或许佟秋练都不想踏上这个伤心的故土。“我埋怨过父亲,我觉得他很不称职,他作为父亲不称职,作为领导更不称职,但是现在我觉得一切都好可笑,居然一切都是错的……”

“这都不是你的错……”萧寒半搂着佟秋练,周围异常的安静,安静的能够听见夜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音,“这件事情并不是你的错,当年的事情或许有太多我们仍然不知道的内情了!”

佟秋练的脑海中,一一浮现了佟修,令狐乾,蒋千里,孙正……的脸,而这些人就像是编制了一张大网,现在这种大网已经将佟秋练网络在中间了,佟秋练觉得这一切都过于突然了,猝不及防!

“这就是你让我来见白爷爷的原因么?”佟秋练抬头看着萧寒。

萧寒则是低头,心疼的帮佟秋练擦了擦眼上面的泪痕,“我觉得这件事情需要一个能够让你信服的长辈来说,或许这样你能够更快的接受这个现实,接受你的父亲的死,或许就是你的爷爷和母亲的死都并不是正常的死亡!”

“你说我的父亲并不是单纯的自杀……”佟秋练的脑海中猛然划过了一个事情,那是自己在调查何绥的哥哥,也就是枪杀了孙正的凶手——何靖的时候,发现何靖的监狱,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两个人同时是自杀的,这里面难不成又是蕴藏着什么她根本不知道的事情么?

而那群人为什么要杀死孙正呢?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难道说……孙叔叔的手里面真的有什么东西么?

“不行,我要去问一下叔叔,我要去佟家……”佟秋练说着就要往外面走!萧寒伸手握住佟秋练的手,将佟秋练的手紧紧的包裹在自己的手心里面,“我陪你去……”

佟秋练点了点头!萧寒只是上前一步,伸手帮佟秋练擦了擦眼泪,“怎么能这一副样子去见他呢,在我的心里面,佟秋练一直都是清高的人,就是大敌当前都不会让人看出任何一丝破绽的人……”

“原来我在你的心里面就是这样一个面如表情的人么?”佟秋练的话音未落,萧寒俯身吻了一下佟秋练的额头,轻轻一吻,而继而那嘴唇就落到了佟秋练的眼睛上面,佟秋练微微闭上眼睛,萧寒能够感觉到佟秋练的睫毛在轻颤。

而此刻在一个小房间里面,两个穿着警卫衣服的男人尴尬的站在一边,而在监控视频前面的坐着四个人,白老爷子伸手直接捂住了小易的眼睛:“少儿不宜哈,少儿不宜……”

“哼……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再说了,这有什么啊!”小易撅着嘴巴,而一边的白少贤和白少言则是看得津津有味,“萧大哥为什么还不亲下去啊,等得好着急啊!”白少言无奈的跺了跺脚!

“呦呵,你到底还见过什么比这个还不得了的东西啊!”白少贤伸手捏了捏小易的小脸,小易伸手护着脸蛋,真是的,这群大人怎么就喜欢捏自己的脸呢,太坏了,很疼的,这小孩子的皮肤本来就很好,而小易的又因为有混血的缘故,所以更是比别的孩子更白!

在白少贤看来就像是上好的瓷器一般的,就是想要摸一把,只是在白老爷子的眼里面,这小易的脸蛋,就像个白面馒头一样的,软糯可口啊……哈哈!

而白老爷子松开手的时候,小易发现所有的监控屏幕上面,已经找不到萧寒和佟秋练,小易心里面暗叫不好:“爹地和妈咪人呢?”小易有仔细地将所有的监控视频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人。

“他们先走啦,今晚你就陪我这个老头子吧!哈哈……”白老爷子在心里面放肆的大笑,真是想要什么来什么,这小屁孩这么好玩,多留两天才好!

而到了晚上的时候,小易坐在白老爷子的床上面,白老爷子就挨着小易坐着,他们的面前就放着一台电脑罢了,而屏幕上面的却是萧老爷子,“太爷爷,你都不知道,爹地妈咪居然把我丢下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真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小易撅着嘴巴!

“哎呦,这个萧寒真是的,怎么能把我们小易留在白家呢,真是的!”萧老爷子瞪了一边的白老爷子一眼!

“哎呦,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怎么着,你的曾孙子陪我一晚怎么了,怎么了?你现在的表情不会是吃醋的表情吧?哈哈……你个老头子,你居然会吃我的醋!”

“是啊,我现在都要被醋给酸死了好不好,那是我的曾孙子,凭什么陪你啊,你以为我的曾孙子是什么啊,三陪啊!”

“哎呦,你还蹬鼻子上脸了,今晚他还就和我睡了,怎么了?有本事你现在就飞回来了,有本事你现在立刻出现在我家里面啊,你就留着点力气多吃两口饭吧,你的曾孙子今晚我包了,哈哈……”

“你个白老头子,你自己的孙子不争气,不结婚给你们白家繁衍后代,你霸占着我们家的小易是怎么回事啊?你这种就是典型的自己没有,嫉妒我,你别不承认,睡一晚上又怎么了,难不成还能跟你姓么?这照样还是我们家的曾孙子,不是你们家的,你有时间就好好催催你的两个孙子,让你能够早点抱上曾孙子!”

……小易则是在一边伸手指着小脑袋,哎——本来想找太爷爷诉诉苦的,这结果这两个人,一会儿三陪,一会儿还什么我今晚被谁包了……哎——两个人的岁数加起来都快要两百岁了,这个样子真的好么?

对于这两个人的种种行为让小易这个孩子都看不下去了,小易打了个哈气,试图说两句,但是这两个人居然已经开始扒陈年旧账了,小易叹了口气,哎……我还是睡吧,让他们两个人几乎开“茶话会”吧。

而此刻的萧寒和佟秋练正开着车子去佟家的路上,一路上面佟秋练只是看着窗外,一言不发,这两天的事情实在是有点多,而从晚开始的那段录音,佟秋练的心里面就像是如鲠在喉一般的难受,自己的父亲可是叔叔的亲哥哥啊!她真的很难想象说叔叔会是害死父亲的凶手。

那个时候雇凶想要伤害佟秋练的人,佟秋练曾经想过是任何人,但是却从来怀疑到佟修的身上面,就算是当年佟修将她赶出了佟家,佟秋练只认为,叔叔是因为父亲给家族抹黑了,所以才将自己赶出去的,而自己那个时候渴望离开这个伤心地,自然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若是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叔叔又在这件事情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或者说,这件事情他到底参与了多少。

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浏览器,输入了自己父亲的名字,而引入眼帘的消息仍然是那个时候传的沸沸扬扬的事件,直到翻到第二页,才慢慢地开始有了一些关于案子平反的报道,但是很显然这些已经不为人所关注了,人们关心的是这个官员如何的*,如何的坏了,但是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又有几个人是真正在乎的呢?

而此刻佟秋练的手机突然来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显示的归属地是C市的,佟秋练疑惑了一下,因为这个号码知道的人不算多:“喂——”

“请问是佟秋练佟女士么?”那边是一个十分亲切的客服小姐的声音。

“我是,怎么了?”佟秋练的声音淡漠的没有一丝感情。

“你好,我们这里XX银行,这里有一个保险柜是您的,我们想要问一下,您是否要好继续租用我们银行的保险柜呢……”佟秋练愕然了,保险柜,自己什么时候有过什么保险柜啊,而萧寒看了看佟秋练,“骚扰电话么?”

“我没有在银行租过这种东西啊?”佟秋练疑惑的问。

“虽然不是您租用的,不过这上面有您的信息,本来的租用人是孙正孙先生,我们暂时联系不到他,只能联系您了……”佟秋练的脑子嗡的一下又炸了!

------题外话------

推荐一篇法医文《宠妻之法医也经商》

尹夏从小的梦想是成为法医。

最初是为了识骨寻踪,最后是为了毁尸灭迹。

一技之长,多多益善。

最后她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医。

上面派人下来查案,她作为协助。

她睁大着眼睛佯装无辜:谁说凶手就不能查案了?

不懂搜集线索的助手不是好助手。

尹夏大声报告蛛丝马迹。

不懂处理痕迹的凶手不是好凶手。

尹夏默默擦掉证物上的指纹。

最后却抓着还温热的心脏,朝着那派下来的男人纳闷道:你怎么还没找到证据抓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