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1 所有器官的全部衰竭

车子缓慢的驶入了军区,佟秋练没有和徐敬尧说任何一句话,就大步往军区里面走,而路上面居然偶遇了似乎是刚刚训练结束的何绥,何绥本来就被晒得黝黑的皮肤,现在似乎更黑了,满身满脸的汗珠,整个人比之前显得精壮许多,何绥看到佟秋练只是一笑,伸手抹了一把脸上面汗!

“佟法医,好久不见,昨天见到你,也没有打招呼!”何绥冲着佟秋练一笑,何绥对佟秋练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防备的状态,只是冲着佟秋练笑得十分朴实。

“佟法医,我哥哥的案子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线索啊?”何绥挠了挠头发,这周围有的军官看到何绥难得的露出了一点不好意思的模样,都纷纷吹口哨,调侃一下,“一边去,滚蛋!”何绥冲着自己的战友吼了几声!

佟秋练是那种即使什么都不说不笑,站在那里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的那种,和何绥和佟秋练接触过,知道佟秋练其实完全不像是看上去的那么的冰冷,内心十分的柔软,而且何绥几乎没有和女人单独说过话,这不自觉的就有些羞怯了,只是这脸红的不太明显罢了,反而被一群战友给耻笑了。

“暂时还是没有什么线索的,放心吧,那边有线索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放心吧,我先去工作!”佟秋练说着就直接往实验室的所在的楼层走过去!

佟秋练刚刚换了衣服到解剖室,发现佟清姿的尸体居然不在,就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就看见了几个军区的法医推着佟清姿的尸体刚刚过来,“尸体处理了这么久么?”现在是晚上五点钟!

“尸体还是有些僵硬的,我们给她的大脑做了一下断层扫面,这是出来的图片!”一个人将一个图片交给了佟秋练,黑白的图片上面,可以看见是一个人的大脑,因为骨头什么是白色的轮廓,但是这大脑很明显不正常啊,因为正常的大脑通常都是将充斥着整个颅骨的,但是这个图片上面,佟清姿的大脑却已经萎缩了一半,而且局部地方还有阴影,不懂具体是什么东西,这还要等尸检的结果了。

“老师,尸僵过去要二十四小时,明天再解剖吧!”因为一开始定的还解剖佟清姿的大脑,现在看样子,似乎整个大脑都出现问题了,佟秋练也想看看,别的地方是不是也出现了不正常的现象,就点了点头。

白少言刚刚送佟秋练回家,小易正和萧晨在玩什么五子棋,萧晨的来上面已经满是墨汁了,“这是在干吗!”萧晨委屈的看着佟秋练。

“嫂子,小易欺负我,说什么和我玩五子棋,输的人就用毛笔蘸着墨水在脸上面画一道,为什么我都画到脖子了,我愣是没有赢过他一回?”佟秋练看了看两个人的妻子,萧晨是白色的,小易是黑色的,五子棋这个是佟秋练小时候也玩过的,佟秋练只是瞥了一眼棋盘!

“小叔叔,我们说好不准请外援的,妈咪,你赶紧上去换衣服!不准帮忙小叔叔!”小易一看佟秋练盯着棋盘看,心里面就有些不安了,生怕佟秋练说什么!

佟秋练微微摇了摇头,这个萧晨的脑子是不是长歪了啊,这明显的自己都要赢了,怎么都没有看出来呢,“我不帮忙,萧晨你加油哈!”萧晨的脸上面已经满是墨水了,冲着佟秋练哭丧着脸!

“大嫂,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这有要输了啊!”萧晨简直想哭啊,为什么自己会被一个五岁不到的小侄子这么欺负啊!

“我真的帮不了你!我先上去了,你们玩的差不多了,就去洗一下!”小易点了点头,冲着佟秋练笑得灿烂,“妈咪,这智商是硬伤,你救得了小叔叔一次,救不了第二次的,哈哈……”

佟秋练刚刚上楼,还没有推开房门,就听见了卧室里面传来了一阵对话的声音,居然是令狐乾的声音,令狐乾怎么会在自己家里面呢,明明自己离开军区的时候,令狐乾刚刚回去没有多久啊,佟秋练刚刚想要推门进入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想起,佟秋练的身子瞬间僵硬了,是佟修的声音!

这不是什么别的东西,是一段录音,而佟秋练静静站在门口,而随着对话的不断深入,令狐乾的声音消失了,而佟修和另一个人打电话的声音想起来了,“孙正”、“大哥”、“佟秋练”的字眼也随之出现了,而这对话内容,几乎不用佟秋练怎么猜测,都可以听得出来是什么!

“当初你们就说好了,会让人杀了佟秋练,永绝后患的,现在好了,她居然回来了,还害死了我的两个女儿,这个仇我不能不报,你们必须给我杀了佟秋练,孙正都杀了,就让那个人再杀一个人就行了,反正之前也杀了大哥,就连他的女儿也一起杀了吧,若是佟秋练知道自己和大哥都在同一个人的手上面,或许还会高兴一点呢!”佟修的声音有些急促,甚至是焦急的,但是每一句话,佟秋练都听得十分的清楚!

佟秋练直接推门进去,萧寒愣住了,萧寒此刻坐在凳子上面,手中捧着一本书,那拿手机里面正在不断地传来佟修的声音,四目相对,佟秋练眼中有震惊,有愤怒,更有不一种不可思议,因为她完全没有想到萧寒会背着她居然开始监视佟修了,佟秋练只觉得自己似乎是陷入了一种深渊之中,让她逃不掉的一种感觉!

而一种欺骗感也在佟秋练的心里面慢慢的弥漫开来,而她想到了又一次萧寒问她是不是怀疑过自己的父母的死因的事情,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萧寒,眼中满是质疑,“什么时候开始的!”

佟秋练的声音冰冷,而这些天两个人的感情可以说是突飞猛进的,而萧寒已经很久没有在佟秋练的眼中看到过这么冷冽的目光了,而且带着一些质疑,那种眼神就像是在怀疑萧寒背着她做了什么事情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久久的对视,谁都没有退缩,而手机里面的音频文件,很快就结束了,萧寒将手机关掉,直接走到了佟秋练的身边,伸手想要握住佟秋练的时候,温热的指尖刚刚触碰到佟秋练冰凉的手背的时候,佟秋练就直接向后一步,直接拉开了和萧寒之间的距离,“什么时候开始的?”

“佟清姿的事情之后!”萧寒又一次上前,伸手想要握住佟秋练的手,佟秋练又一次甩开了,萧寒有些受伤的看着佟秋练,而佟秋练别过眼睛,不去看萧寒的眼睛,萧寒的眸子似乎有一种魔力,能够将佟秋练所有的倔强和固执都消弭干净。

萧寒直接上前,直接将佟秋练堵截到了墙上面,佟秋练退无可退,只能抬眼看着萧寒,“你要做什么!”

萧寒俯身直接咬住了佟秋练的嘴唇,是的,不是亲吻,而是咬住,佟秋练吃痛出声,想要挣脱,但是萧寒却死死地将佟秋练箍住,佟秋练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萧寒身上面的这种自己完全无法抗拒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悬殊,在佟秋练此刻的心里面只觉得十分的挫败,萧寒的嘴唇已经游离到了佟秋练的脖子处了,而萧寒的人就是那种想要故意让佟秋练感觉到疼痛的样子,模样有些凶狠。

佟秋练伸手抱住了萧寒的脖子,“萧寒,我疼……”佟秋练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伸手死死地抱住了萧寒的脖子,萧寒顿了一下,伸手将佟秋练抱在了怀里面,“萧寒……我好疼……”

萧寒轻轻的拍打着佟秋练的背部,而佟秋练将头埋在萧寒的脖颈处,小声的抽泣起来,萧寒心里面一阵揪痛,亲了亲佟秋练的头发,“别哭,哪里疼……”

“哪里都疼,好疼……”佟秋练脆弱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而萧寒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安抚着佟秋练,直到感觉到佟秋练的身子慢慢的由紧绷变得放松,萧寒才拉着佟秋练坐到了床边,双手捧着佟秋练的脸,佟秋练的眼睛不是很红肿,但是看得出来有哭过的痕迹,“呵——”

萧寒居然轻笑出声,惹得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你笑什么,是不是看我哭你很高兴!”

“没有啊,怎么可能啊,心疼都来不及呢!”萧寒轻吻了一下佟秋练的额头,虔诚的让佟秋练心颤,佟秋练伸手攥住了萧寒的衣服,“你什么时候知道我们家的事情的!”

“佟清姿的事情之后,我就派人监视佟家了,五年前的变故那么的突然,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么?你的父亲可是我们上头省里面的书记啊,你真的觉得是那么容易被人赶下台的,而且这一切都很突然不是么?”萧寒看着佟秋练。

“我想过,我去国外的时候,有人追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事情不会这么的简单,但是我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和叔叔有关,我嫉恨叔叔,是因为在我们家出事之后,她的无情和决绝,我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很小生活在爷爷的羽翼之下,突然失去了所有人庇护,而唯一的亲人却离我而去,我找不到任何的依靠,那个时候顾家也经历着变故,我不想联系珊然,然后我就认识了你!”佟秋练说的很简短,但是萧寒也不想深究,只是点了点头。

“之前孙正的事情,我住院的时候,和他聊过一次!”佟秋练惊愕的看着萧寒,因为自己回来之后,虽然说要去孙叔叔家里面做客,但是因为种种缘故,自己没有去成,但是萧寒什么时候居然和孙正见过面了,佟秋练震惊的看着萧寒。

“简短的聊了几句,不过那个时候就有人监视他了,你知道都有谁么?”萧寒这么问,佟秋练倒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叔叔?”佟秋练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萧寒点了点头,佟秋练紧锁眉头,还真的是叔叔,那么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令狐家,应该是令狐泽的人!”佟秋练再一次不可思议的看着萧寒,轻轻一笑,“怎么可能呢,令狐叔叔虽然说当时没有对我们施以援手,但是他和我们的父母是多年的好友了,怎么可能参与五年前的事情呢,再说了,令狐叔叔对我妈妈……”佟秋练的瞳孔不自觉地收缩,似乎是已经找到了合理解释了,而萧寒疑惑的看着已经身体僵硬的佟秋练,关切的伸手握住了佟秋练有些微颤的手。

“令狐叔叔的初恋女友是我妈妈!”这个消息就是萧寒都不知道,但是他只是知道令狐泽和佟氏夫妇是多年的好友,但是这中间居然会牵扯出来一段三角恋,萧寒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的,况且这件事情完全被抹得干干净净得,就是白少贤都没有和自己说过,令狐泽居然是喜欢佟秋练的母亲的。

“听说当年令狐叔叔和爸爸都很喜欢妈妈,妈妈是个孤儿,当时是爷爷资助她上大学的,之后妈妈就到了远航上班,也就认识了我的父亲,而继而也认识了令狐叔叔,但是不久之后,令狐叔叔就和娴姨结婚了,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还是爷爷偶然和我提起的!”萧寒是见过佟秋练的母亲的,和佟秋练有五成相似,不过看起来是个十分柔和的女人。

就是墓碑上面的照片,看起来也是个十分温婉的女人,嘴角微扬,作为人妻和母亲的话,肯定是个贤妻良母,而且这样的女人是那种看着十分舒服的那种,而令狐泽是那种性子很冷的那种人,若是喜欢上佟秋练的母亲,这也是说得过去的。

“但是这也构不成令狐叔叔对我们家落井下石的理由啊,毕竟这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佟秋练还是觉得这中间有很多的事情是难以理解的。

“但是这之后令狐泽升官了不是么?”佟秋练压根不懂这个事情,令狐泽是什么时候升官的,佟秋练根本不懂,因为佟秋练那个时候已经出国了,对国内的事情,为了避免触景伤情,所以一直都不去接触!

“总不会是因为打下了一只‘老虎’,立功了吧,况且我父亲的案子,根本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佟秋练想起当年的事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激动的!

“好了,别激动,或许当年的白老爷子会知道一些事情,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拜访他,他或许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现在你去洗个澡,然后我们下去吃饭,不然小易和萧晨等急了!”萧寒说着推搡着将佟秋练推进了洗漱间,而就在听见了里面哗啦啦的水声的时候,萧寒拿起了手机。

白少贤此刻正在家里面吃饭呢,听见手机响了,愣了一下,因为这是自己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不多,而此刻坐在上首的白老爷子看了一眼白少贤,“接吧!”

白少贤按下了接听键,“怎么回事?”白少贤知道萧寒不会无缘无故的打自己电话的,尤其是在佟秋练和小易回来之后,这货有了老婆妻子,哪里还记得自己啊,倒是挺少下班之后约自己出去了,平时的话,偶尔两个人还能出去喝个酒聊个天,现在只能白少贤自斟自饮了!

“明天我想和小练拜访一下白老爷子,你安排一下吧,不行的话,就和我说!”白少贤不自觉的看了一眼白老爷子,白老爷子锐利的视线正好和白少贤对视到了,白少贤轻轻咳嗽了一声!

“嗯,我会和他说的,先这样吧!”白少贤挂了电话,看了看白老爷子!

“说吧,萧家那小子找我做什么!”果然是老狐狸啊,这白老爷子大半辈子都是在官场度过的,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啊,更何况白少贤这个小崽子做的这么的明显,很明显萧寒找的人是他。

“因为佟家的事情吧!”白老爷子人就是稳如泰山一样的喝着粥,应了一声,“爷爷,你这嗯了一声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让他来见我的意思,跟了我这么久,怎么这么不了解我啊!”白少贤简直想哭,这能摸清你的心里面在想什么啊,“对了,萧老头子老是和我说他的孙子多么可爱,让萧寒把他的儿子也带来,也让我见见,这孩子到了C市这么久,难道萧老头子都没有让他们来拜访一下我么?真是的,这些孩子都不知道我老人家很孤独的么?”

白少贤低头吃饭,这老头子要是能一直绷着就算了,这三分钟不到,铁定崩坏,这敢情是想要见一下人家的宝贝曾孙啊,萧寒还不知道自己能够见到爷爷是托了小易的福吧!

白少言刚刚回家,就发现了家里面的气氛有些异常啊,这白家除了老爷子回到了C市养老之外,就是这白家的两兄弟了,就是白少贤和白少言的父母都是在别的城市的,平时这个白家还是比较冷清的,毕竟就是一个白老爷子罢了,而且这个老头子脾气有一些古怪,想要巴结白家的人多了去了,但是白老爷子能够的上的却不多。

但是这又是做什么啊,这家里面这么多的气球和玩具是怎么回事啊?这白少贤的公司设计的方面比较多,玩具也是有涉及的,加上白少贤的一脸的彩色,白少言居然脱口而出:“大哥,你公司要倒闭啦,把玩具都拉回家!”

“一边玩去,没你的事儿!”白少贤手里面正拿着一个球,为什么每次一打气就破了呢,白老爷子躺在摇椅上面,伸手指挥着佣人把家里面装饰呢,这又是气球又是玩具的,白少言紧张兮兮的走过去:“大哥,你不会在有了私生子了吧?”

“让你一边玩去了,你才有私生子呢!”白少贤没好气转过身去,继续研究着气球!

“总不会是私生女吧,我喜欢女孩子!”白少言小心翼翼的说,然后看了一眼悠哉的白老爷子,没有反应啊,怎么回事啊,“大哥,那你这是干嘛啊?我们家里面没有小孩子啊!该不会你真的偷偷地……”

“你丫的还能闭嘴么!”白少贤直接从沙发上面跳起来,白少言被吓了一跳,“我们家没有小孩子,萧寒家里面有啊!”

“我知道啊,那和我们家有什么关系啊!”白少贤真的是被白少言的智商所深深的折服啊,白少贤有的时候和萧寒说,萧晨这种二货能够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的,还觉得自己的弟弟稍微聪明一些,现在看来一样的二,一样的傻!

“明天萧寒一家来做客!”白少贤都无语了,白少言这才愣头愣脑的点了点头。

而此刻的萧氏夫妇躺在床上面,仰面望天,“萧寒,你说这些都是真的么?我怎么觉得我还是在做梦一样呢,我真的很难想象令狐叔叔、还有我自己的亲叔叔,能够对我们家这样子,我真的是觉得很难接受!”

“所以说这件事情虽然我事先知道了一些,我也旁敲侧击的问了你,我不知道你知道些什么,所以我也一直没有敢和你说什么,就是怕真的接受不了,毕竟你虽然和佟修这一家决裂了,但是和令狐乾的关系挺好的啊!我很怕这整件事情会牵扯到整个令狐家……”而萧寒知道佟秋练经过了那次的事情,受伤很深,他是想要等这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再和佟秋练说,没有想到居然被佟秋练撞破了!

“但是我的父亲是自杀的啊,妈妈是因为病重自杀,孙叔叔确实是被人暗杀……”这也是佟秋练一直以来很少怀疑说自家的事情是被人一手策划的,若是说真的怀疑的话,也是之前的关于佟齐的一个帖子罢了,就是这一个东西,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

萧寒此刻都不知道该不该和佟秋练说,佟齐的死因他查不到,因为各个档案都是全部封存的,而白少贤查了这么久,也是完全没有一点的线索,还是等到明天去白家再说吧,白老爷子或许更有说服力吧,今晚就不再刺激她了!

萧寒一个翻身,直接将佟秋练压在身下,“干嘛啊,我这几天太累了,今晚能不能就放过我啊?”

“不能!”萧寒说着直接封住了佟秋练还想要说什么的嘴巴,而佟秋练的片刻失神,也让佟秋练不再去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佟秋练双手抱着萧寒,“萧寒,爱我吧……”等到自己真的累了,或许还能够睡个好觉!

萧寒的眸子精光闪过,直接将佟秋练身上面的衣服全部撕扯开来,而今夜的佟秋练格外的配合,而萧寒则是要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两个人都精疲力尽,萧寒抱着佟秋练简单的洗了个澡,看着在自己的怀里面沉沉睡去的佟秋练,吻了吻佟秋练的额头,佟秋练嘤咛了一声,伸手抱住了萧寒的腰。

萧寒一笑,伸手将佟秋练的头发别在耳后,“放心吧,我都在的!”其实佟秋练并没有睡着,她只是往萧寒的胸口蹭了蹭,她想要靠近萧寒,萧寒的身上面很温暖,或许只有这样佟秋练才觉得自己真的可以依靠萧寒,“安心睡吧!”萧寒搂紧佟秋练,相拥而眠,似乎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睡意,直到夜深了,两个人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因为佟秋练必需先去军区一趟,所以只能和白家越好晚上过去吃饭,毕竟佟秋练也不懂这解剖起来到底要多久,佟秋练刚刚到军区,白少言已经到了,“老师,您今晚要去我们家啊,我们家的老头子,脾气很古怪的,你可要小心了,老头子很恐怖的!”白少言一边进行消毒,一边开始穿衣服。

“是么?”佟秋练心里面疑惑,因为这个白老爷子,是真的出了名的脾气古怪的,只是佟秋练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奇怪了,毕竟白少贤和白少言的脾气还是很好的!

“本来就是啊,反正您今晚要是过去了,您就知道了!”白少言帮佟秋练后面的衣服带子系上,两个人走到了解剖室,佟秋练一边戴着手套,一边看着佟清姿的尸体,心里面还是有些怪异的。

因为她和佟清姿也算是一起长大的吧,虽然说两个人的感情一直不太好,但是现在面对着佟清姿的尸体,佟秋练的心里面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的,尤其是现在佟清姿躺在这里,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衣服的,佟秋练知道佟清姿瘦的不成样子了,但是现在佟清姿躺在这里,佟秋练才算是真正的看清楚佟清姿到底是瘦到了什么程度了。

整个人的身上面似乎已经没有多余的脂肪了,整个都是皮在抱着骨头,尤其是明显的就是从锁骨下面开始,到肋骨的地方,那骨头根根都可以看得十分的清楚,而整个腹部都是明显的塌陷下去,整个腹部似乎已经完全没有了别的填充物了,而到了盆骨的地方,那盆骨似乎要戳破皮肤直接出来了,看得也是所有人一阵心惊,而双腿更是消瘦得像是火柴棍一般的。

白少言已经架好了摄像机,这里还有军区的一些法医过来观摩,所以一共有五个人,他们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看着佟秋练的举动!

佟秋练的解剖的第一个方面自然是从佟清姿的头部开始了,因为要将佟清姿的颅骨打开,所以不可能是光靠刀子的,而这一项是由白少言完成的,白少言手中拿着是可以用于开颅的电气钻,现在的钻一般都有自我保护设计,钻透颅骨后会自动停止,操作正确的情况下是不会伤及颅内组织的。

很快的佟清姿的头骨那边就被打开了,而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是集中在佟清姿的头部,所有人都是瞬间屏住了呼吸,而佟秋练走过去,灯光打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清晰的看见佟清姿的脑部已经萎缩的很厉害了,而且颜色有些不正常,而佟秋练检查了一下佟清姿的脑部,发现在昨天检查的图片上面的黑色的阴影部分的脑部已经整个萎缩成了一块,所以在成像上面,就是黑黑的一块。

“左右脑的萎缩情况不一样,左脑的萎缩更严重一些!”佟秋练看了看佟清姿的脸,仍旧是嘴角带着笑的,而在这种情况下面,就显得格外的诡异了。

佟秋练下一步则是来到了佟清姿的口腔之中,虽然说“眼球突出眼中,瞳孔充血比较严重,但是别的地方暂时没有什么问题!”

佟秋练拿起了手边的一把刀,伸手敲到了一下佟清姿肺部,观察一下佟清姿的喉咙,佟清姿瘦的连本来女生看不出来的喉结,都变得十分明显,佟秋练直接拿着刀子在佟清姿的身上面比划了一遍,然后从佟清姿的喉管处,直接从喉管地方,直接切割到了胸部的地方,而佟秋练几乎都没有感觉到刀子碰到肉的感觉,一刀子下去,不像解剖别的尸体,可以感觉到血肉,这刀子下去佟秋练已经感觉到了佟清姿的骨头。

而所有人也已经看见了那森森白骨了,佟秋练大致的看了一下佟清姿的整个肺部的情况,“肺部积水严重,而且肺叶出现了脓肿!”

“肺脓肿?这是怎么回事啊?肺脓肿是多种病原菌引起的肺部化脓性感染,早期为肺组织的感染炎症早期为肺组织的感染性炎症,继而坏死、液化、形成脓肿!临床特征为高热、咳嗽、咳脓臭痰。”白少言一边说着,一边翻了翻最近精神病院对佟清姿出现的症状的记录情况,“这些肺脓肿的临床特征并没有啊!”

“或许是那种药物的并发症吧!”佟秋练其实也并不清楚,而接下来要做的只能是监察一下别的器官有没有出现一些别的症状了!

所以在检查了佟清姿的肺部之后,佟秋练接着直接划开了佟清姿腹部,而不出意料的,佟清姿的所有的器官都出现了一些并发症,而且每个器官都出现了衰竭的现象,佟秋练居然在佟清姿的尾部没有见到任何的食物残渣!

“听说她很久不能自己进食了,失去了咀嚼的能力,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喂食的流食,或者有些时候是直接输送营养液,胃里面没有东西也是正常的!”白少言在一边解释道,佟秋练点了点头!

这一次的解剖一直持续了很久,佟秋练出来之后,已经两点多了,“佟法医,一起去吃饭吧,刚刚打电话,令狐上校让食堂那边给我们留饭了,一起先去吃饭吧!”佟秋练正在洗手,点了点头!

所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佟秋练就和他们一起去了食堂了,这不对本来就没有什么雌性生物,不是有人说这不对啊,就连蚊子都是公的,连个母蚊子都没有,这正好是军队开始训练的时候呢,今天的佟秋练因为晚上面要去白家,所以可以的穿的漂亮了一些。

所以今天佟秋练穿的一身浅绿色的长裙,腰上面缠着白色茉莉花图样的腰带,脚上面是白色的细带高跟鞋,头发是披散着的,看起来干净清爽,尤其是走在一群男人中间,显得格外的显眼,弄得这些人不训练,眼睛老是在佟秋练的身上面乱瞄!气得教官直接让他们开始绕操场开始跑步!

结果这群人跑到了靠近佟秋练这边的时候,居然唱起了军歌,这佟秋练倒是仍旧是一脸的淡定模样,这弄得白少言倒是有些不淡定的,整个面红耳赤啊,像个小媳妇一样的,“白少言,你能不能像个爷们儿一样啊,你脸红的屁啊!”说话的是令狐乾手下的一个兵,和他们还算是熟悉吧!

“我不是爷们儿是什么,难不成是娘们儿么!”白少言涨的面红耳赤,真是的,这些人简直是讲不通道理,就知道欺负自己,烦死了,我明明是纯爷们好么,这些人干嘛老是喜欢调戏自己啊!

白少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用了调戏这个词,“要不改天你给我们检查一下好了!”那群人说完又是还是哈哈大笑,白少言狠狠的瞪了那群人一眼,真是的,这些军痞!

佟秋练一边吃饭,其实脑子里面还在想着刚刚佟清姿的尸体解剖的事情,她是碰到过这种器官衰竭的尸体,但是这种从头至尾几乎能够衰竭的器官倒是头一回见到!

佟秋练匆匆吃完东西,就直接冲到了令狐乾办公室里面,而此刻的令狐乾正在安排着接下来他的一次军事演习,看到佟秋练进来,只是放下了手中的笔:“怎么了?是不是尸体解剖有进展了?”

“关于被关起来的那三个人的资料我能看一下么?”令狐乾点了点头,从一边的一个书架上面找出了一个文件,递给了佟秋练。

“这里面是他们自从进来之后,每天的所有的日常,包括进食状况都有详细的记录,你可以慢慢看!”佟秋练应了一声,拿了文件就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里面,白少言正在对刚刚的解剖进行详细的备注和记录。

“老师,她为什么会失去咀嚼食物的能力啊?这也太奇怪了吧!”白少言一边整理资料,一边问佟秋练。

“脑部的损毁,让她连基本的生活能力都丧失了,咀嚼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项而已,而且还有咬指甲吮吸手指的举动,似乎已经直接退化到了幼儿时期,咀嚼其实是人类的本能,这个药很霸道啊!”佟秋练的手边放着的是前一段时间在酒吧里面发现的那个死者的解剖资料。

而手边的是那三个人的详细的报告,这里面就说到了这三个人来这里的时候,给他们的身体做过身体检查,检查说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身体上面的伤口很多,又被人关押虐待过迹象,因为手脚上面那个时候已经有戴过手铐脚铐的痕迹了,而且脑部发育异常,不过他们对任何的事物都失去了辨别能力……

“但是这个佟清姿的身上面到处都是针孔,这活着也是够受罪的!”白少言无奈的感慨了一句,因为白少言此刻正在编辑资料,佟清姿被记录在档案上面的资料照片还是她正常时候的照片,笑眯眯的,娇俏可人,这没有出事之前也是个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谁能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候,一个人居然可以发生这么大改变呢。

而佟秋练其实此刻对佟清姿的感情是复杂的,因为知道了佟修很可能参与了对付自己父亲的行动,佟秋练现在只想着能够快一点天黑,早一点见到白老爷子,这样的话,自己就能够了解多一些当年的事情了!

刚刚三点多一些,萧寒就打了电话过来,问一下佟秋练忙完没有,要先去买点东西再去白家,佟秋练出了军区的时候,就看见了萧寒的黑色的轿车,车窗摇下来,就看叫小易冲着佟秋练挥手:“妈咪,你快点啦,快点……”

佟秋练心下疑惑,这个点小易难道不是应该在上学么?佟秋练刚刚上车,小易就送了佟秋练一个香吻,额……这个油头又是怎么回事?不用想了,一定是安叔的杰作,小易冲着佟秋练一直在笑,“怎么了?有什么话要说么?”

“妈咪难道没有觉得我今天特别帅么?”佟秋练刚刚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摸一下小易的脑袋,但是这一个油头,佟秋练还真的是很难下手啊。

“我们小易一直很帅啊!”佟秋练笑着捏了捏小易的小脸,“对了,准备买什么东西过去啊?白老爷子好东西应该不少!”所以这送礼还真的是不好送,一般的礼物能不出手,但是这怎么说也要迎合白老爷子的心意吧!

“我已经和爷爷打听过了,这白老爷子平时就喜欢养花下棋,我已经订了一副白玉棋子,等会儿我们取了直接去白家就成了!”佟秋练知道萧寒做事情每次都会提前把许多的事情做好,只不过这种事无巨细的关心,让佟秋练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好好地做一个妻子,早出晚归的,有时候半夜还要把萧寒拖起来,这军区的事情要是结束了,还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爹地,太爷爷说,白家的太爷爷有老年痴呆是不是真的啊!”萧寒的脚差点将刹车踩成了油门,“太爷爷说,因为他太想要曾孙子了!”

“别听你太爷爷胡说,你这话要是让白家的太爷爷听了可不得了!”萧寒真是对家里面的这个老顽童无语了,这么大年纪了,说话还能不能带点把门啊!

“爷爷和白老爷子认识?”佟秋练倒是没有听说过,但是听这父子二人的口气,似乎还比较熟悉的那种。

“认识大半辈子了,只不过爷爷是军人出身,这白老太爷是从政,两个人早就不对盘了,所以啊,在白家生了第二个男孩之后,爷爷就逼着爸妈再生一个,不然你以为萧晨是哪里来的啊!”佟秋练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萧晨和萧寒居然差了八岁这么多,敢情着萧晨还不是爸妈愿意生的啊!

“两个人斗了大半辈子了,这小易就是爷爷现在向白老太爷炫耀的资本,所以这次专门让我带上小易过去,说是怎么着也要见着一次活的!”佟秋练默然,加上之前白少言和自己说白家的老太爷脾气古怪,佟秋练的心里面居然开始打鼓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