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30 被提起的往事和故人

在佟家一件光线比较好的房间里面,佟修此刻正躺在床上面,他的一只手裹着纱布,而且整个人似乎在这段时间消瘦了很多,看起来整个人都清减了不少,就连本来的满头乌发现在都是有着参差的银丝了。

“叔叔的头上面也有白发了!”令狐乾坐在佟修对面的一张凳子上面,而他的身后站着他的随行官,王怀安,王怀安就是那种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

“本来就老了,本来会定时染头发,现在你看看我们佟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懒得弄头发了,况且,你看看我这个样子,哎……”佟修叹了口气,似乎看见令狐乾这种朝气蓬勃的人,佟修今天的心情算是好了一些的。

因为佟清流从来不会给他一个好脸色,而知道了佟清姿去世的消息之后,佟修也显得十分的淡然,因为这个女儿基本上也是废了,就算是住院什么的,也不是在熬日子,与其活得这么的痛苦,不如真的直接死了也是一种解脱,所以对于佟清姿的去世,佟修是那种十分坦然的接受的。

“叔叔的身体还好,应该要好好的保重身子才行!”令狐乾也算是佟修看着长大的,虽然说有些事情令狐乾的心里面对佟修有些隔阂,但是看到一个从小看到大,都是以一种十分硬朗健康示人的人,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他的心里面不是特别舒服,尤其是令狐乾长期在部队,对外面的东西知道的本来就不多,而这些消息几乎是同一时间砸向了令狐乾的。

“保重身子又有什么用呢,我不像你的父亲,有你和阿默两个好儿子,我和清流……哎!”令狐乾这才想起来自己到了佟家这么久,似乎都没有见到过佟清流,不过令狐乾就是见过佟清流的次数也是不多的,他对佟清流的印象比较多的还是在佟家老宅的记忆!

“清流没有回来么?这已经快中午了?”令狐乾看了看墙面上的时钟,已经快十一点了!

“估计在公司处理事情吧,现在佟家也就是剩下他一个人了,他不扛起来谁扛起来啊,对了,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吧,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佟修只是一笑,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佟修那放在被子下面的手,却是死死的收紧,似乎是在惧怕着什么的样子。

“是关于清姿的事情!”令狐乾刚刚说完,佟修那被子下面握着的手也瞬间松开了,整个身子也瞬间放松了下来,靠在靠枕上面,微微叹了口气,想到了自己的断指,似乎还是难以接受自己的女儿变成这个样子!

“叔叔,放心吧,不是关于别的事情,您别紧张,这事情涉及到一向军事机密,我不能和你明说,不过这个事情也许和清姿的死亡有关,也许清姿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我想让你同意我们给清姿的尸体进行……”令狐乾的话还没有说完,佟修似乎已经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清姿的疯癫很可能是人为造成的?”佟修显然有些激动,“嘶——”扯到了手上面的伤口,疼的佟修的整个眉头都皱在了一起,令狐乾赶紧上前,“叔叔,您别激动,这一切只是我们的猜想罢了,这一切还是要等您的决定!”

“你的意思是让我同意尸体的解剖?”令狐乾点了点头,这种事情都是要经过家属同意的!

佟修思索了片刻,他也觉得佟清姿的疯癫,明显十分的突然啊,肯定不会是自己突然疯了的,因为在王喜的事情之后,佟清姿明明有和自己说过,不过是装疯罢了,怎么好好地就疯了呢,果不其然,佟修又一次将焦点集中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

都是因为她,要不是因为她,清姿怎么会疯了呢,为什么要把清姿送到精神病院呢,就是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清姿才疯了的!

说实话,佟清姿的疯癫还真的不是自然疯了的,都是施施和顾珊然给吓得,只是她们两个人觉得还没有开始吓人呢,佟清姿就疯了,这也不能怪她们来着,还有啊,那个让她死亡的却是也不是疯癫,和那种药有直接的影响。

“清姿都死了,我虽然想让她走的安静一点,但是如果她的死因真的有问题的话,我觉得清姿也是走不安稳的,所以你们调查吧,我不介意!我都同意!”令狐乾点了点头!

令狐乾又和佟修闲聊了几句,就直接离开了,而直到佟修听见了楼下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直到车子已经驶离得完全听不见声音之后,佟修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完全没有备注、但是已经烂熟于心得电话,“你们为什么不动手杀了佟秋练!”

“佟秋练我们现在动不了,萧寒那边我们已经很忌惮了,现在又出来一个神秘的顾家,我们现在无法动佟秋练!”那边的声音也是没有一丝感情的,但是却让佟修无名的来火!

“当初你们就说好了,会让人杀了佟秋练,永绝后患的,现在好了,她居然回来了,还害死了我的两个女儿,这个仇我不能不报,你们必须给我杀了佟秋练,孙正都杀了,就让那个人再杀一个人就行了,反正之前也杀了大哥,就连他的女儿也一起杀了吧,若是佟秋练知道自己和大哥都在同一个人的手上面,或许还会高兴一点呢!”佟修说话的时候显然已经十分激动了。

那边许久的沉默,佟修以为他挂断了电话,又看了看电话,还是在通话中的,“你听见我说了么?杀了佟秋练,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

“不仅仅是你一个人在担心,我们也担心啊,但是佟秋练我们现在下不去手,萧寒和顾家都暗中派人保护着,而且现在军方的人也在护着她,你让我们怎么动她!”那边的人叹了一口气,“佟修,你要沉得住气,佟秋练现在完全威胁不到我们,你能不能沉得住气啊!”

“你们一直让我沉得住气,但是现在我的女儿一个个的死了啊,都是二十多岁啊,你让我沉得住气,你们要是不做的话,我自己搞定……”“啪——”那边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手机就被佟修直接摔在了地上面,没有碎,但是屏幕裂出了一条丑陋的裂缝。

而此刻在门外一个人已经听了很久,他按下了录音键的暂停键,此刻正在远航的季远手机上面突然就接收到了一个文件,看到署名之后,季远想都没有想,直接将文件发给了萧寒,而就是这样一个文件,即将揭开,尘封了五年的一个秘密,也揭开了一段尘封已久的过往,当往事被揭开的时候,或许是鲜血淋漓的,或许是直戳人心的,但是却是活生生的存在过的,让人不得不面对。

此刻在远航,佟清流正坐在首席听着下面的人作报告,小易则是坐在佟清流的腿上面,玩着pad上面的拼图游戏,“等一下,你们计划有漏洞啊,这一季度的报表本来就是不很详细,你们只是列举出了好的一方面,坏的方面就没有说,你们这样是不对的!”小易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作报告的中年男人!

这个男人已经不是第一个被小易批评的人了,显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小易看了看这个男人,“大叔,五十多了吧,没事,还有时间慢慢学习!别急哈,擦擦汗……空调温度可以调的低一些,叔叔阿姨都流汗了!”

能不流汗么?被一个不满五岁的小屁孩批评,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批评!

“佟经理,这是公司的高层会议,这个……”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佟清流了,佟清流看了看小易,然后疑惑的看着那个人,“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对啊,有什么问题么?我妈咪是佟秋练,是这个公司的最大股东啊,我妈咪就我一个儿子,这以后的股份是不是都是我的啊,那我能不能为公司以后的将来发展提一下意见呢?大叔——”小易甜腻腻的说着,眨巴着星星眼看着这个人!

那个人只能坐了下去,还能说什么,这根本不能得罪这个小祖宗嘛,小易看到这个人坐下,还像模像样的和佟清流说:“舅舅,你要和我学学,知道不?不然会被人欺负的!”佟清流失笑,敢情这小子是怕我被人欺负么?这是来给我撑腰了么?

佟清流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啊,“好了,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吧,下午再继续,好了,中午想吃什么,舅舅带你吃好吃的,好不好?”

“什么好不好的,想带我去吃就走啊,什么好不好的,哄小孩子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不吃这一套的,我觉得最近炸鸡什么的蛮好吃的!”佟清流愕然,正好出门看见守在门口的季远,季远耸了耸肩,表示小易从来都是这样的!

“嗯嗯,我也觉得炸鸡很好吃,正好我们口味一样呢!”佟清流本来岁数也不大,这很快就跟上了小易这个小鬼的节奏了!

小易默默地在心里面给佟清流加了分,果然孺子可教也啊,很好,不错,很合本小少爷的口味,哈哈……要是佟清流此刻知道小易心里面所想的,估计会直接昏倒吧!

而此刻的佟秋练和萧寒正坐在车子上面准备回家,萧寒的手机就放在车子前面,突然就震动了一下,“好像有信息!”佟秋练看了一眼萧寒的手机,上面写的是“季远”,“季远的短信,你等会儿红灯了再看看吧!”

“也许是小易的事情,你打开看看吧!”佟秋练点了点头,居然是个文件,“好像是你的公司的东西吧,是个文件夹,算了,你的手机我也不想弄,等会儿回头了你自己看吧!”萧寒点了点头。

这一段时间因为校园暴力的时间,让人们对于学生这样一个群体持续保持很高的关注度,令狐家这个时候也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之中,令狐乾刚刚回到家里面,将外面的军装脱掉:“阿乾啊,最近部队没事情么?怎么会回来吃中饭的啊?怀安也来啦,来来……赶紧坐下!”

王雅娴自从知道了佟清姿去世的消息,心里面的一块大石头,似乎也瞬间落地了,这些天王雅娴一刻都睡不安稳,她恨自己没有直接买个能够快速毙命的药物,就算是知道佟清姿的情况一天天的恶化,但是对于她来说,这一切仍然是十分煎熬的,她很怕佟清姿又会突然说些什么东西出来。

佟清姿去世了,那么她的秘密,就可以直接石沉大海了,不会有人知道赵曼枝这个贱人是如何死的了,既然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那么就让这件事情伴随着佟清姿的死亡再一次长埋入土吧!

“就是回来处理一些事情!”令狐乾说着揉了揉眉心,因为他总觉得佟清姿死亡的事情似乎和那种药是脱不了关系的,况且佟清姿和那些人是完全都扯不上关系的啊,这事情未免过于诡异了一些吧!

“你这孩子,就是喜欢强迫自己,什么事情都别急,你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吧,看你的黑眼圈这么重,正好过来一起吃饭,怀安啊,你也做!”王雅娴笑着招呼王怀安坐下,“谢谢夫人!”

而这个时候从楼上面下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自然是令狐泽,令狐泽一身军装,看起来格外的铁血干练,而他的身后则是一身铁灰色西装的蒋千里,两个人似乎在说着什么,令狐泽说着,蒋千里只是点了点头,似乎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令狐乾会回来:“怎么回来了?”

“难不成我连回家的权利都没有了?”令狐乾喝了口茶,不意外的一个东西瞬间向自己飞过来,是令狐泽手边的一个装饰性的花瓶,令狐乾侧头直接躲开了,花瓶“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面,花瓶瞬间碎成了很多片!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这要是被砸到了,肯定不流血也要紫一块的,令狐乾则是笑着看着令狐泽:“干脆在我出生的时候就砸死我好了,看把你气的!”

“谁允许你这么和我说话的!”令狐默现在看到令狐乾这种玩世不恭的笑脸,就会瞬间想到了萧寒长驱直入的闯进了自己的家里面,直接带走佟秋练的事情,他这辈子还没有被一个小辈这么的挑衅,而令狐乾的冷冽的视线,直接扫射到了蒋千里的身上面,蒋千里早就已经习惯了,只是冲着令狐乾微微颔首。

“你先走吧,有事情我再和你联系!”听了令狐泽的话,蒋千里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这一家人有多么的不待见自己,蒋千里是清楚的,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令狐泽刚刚坐下,令狐乾只是翘着腿,完全是一副军痞的模样,这令狐乾本来在不对也是军中一霸,极少有人敢惹他的,这王怀安跟了令狐乾这么久,自然知道这令狐乾总是这一副样子了,但是令狐泽却是怎么都看不惯,尤其是这个儿子,似乎就是和自己反冲一样,不像家里面的任何人,反而是带着一点玩世不恭,就算是在军中屡立战功,令狐泽心里面还是觉得不舒服。

“你能不能做好了,这是饭桌,不是你的办公室!”令狐泽拍了一下桌子,桌子上面的茶水都差点被拍了出来,王怀安吓得赶紧站了起来,两位首长大人啊,吃个饭能不能消停一些啊,这不是王怀安第一次见识到这种画面了。

其实本来他们父子的关系还是很好的,但是五年佟家的事情之后,两个人的关系瞬间恶化,现在还好一点,王怀安还记得那次的任务时间比较长,与世隔绝了几乎两个月,当他们回来的时候,令狐乾马不停蹄的就赶回了家里面,但是那个时候,也就是现在的佟法医已经消失不见了,而令狐乾直接冲到了家里面,直接质问令狐泽!

“小练她们家是怎么回事,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其实王怀安当时还不是令狐乾的随行官,他们一行人是比较担心令狐乾才跟过来的,因为这次的任务比较危险,令狐乾受伤了,令狐乾现在是脸色苍白,而且他们一群人整个就是一群野人,衣服破烂,胡子拉渣的,令狐乾更是满脸的胡子,上面还有着油彩,他们一群人这样出来招摇,没少被人围观。

“你这是在质问我么?”令狐泽也是阴沉着脸!看着令狐乾的打扮,也知道是刚刚出了任务回来,“你现在应该待在部队,你回来做什么!”令狐泽显然有些诧异,但是脸上面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冷静。

“佟叔叔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别说你不知道,小练呢,小练在哪里!”令狐乾直接上去伸手就直接攥住了令狐泽的衣服,令狐泽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了,而所有人立刻上前将令狐乾架住。

但是当时的令狐乾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任凭着那些人怎么拉住令狐乾,令狐乾都想要找令狐泽问个明白!

“你还有一点军人的样子么!佟家的事情不是我们能管得,你现在给我回去,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令狐泽伸手扯了扯被令狐乾抓的都有些变形的衣领了,而王雅娴当时是被拦着的,这父子两个人看样子就像是要打起来一样。

“最好佟家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令狐乾看着令狐泽的军装,那松枝绿色肩章底版上,缀有金色枝叶和三颗金色星徽。“不要让我知道你的这身军装,和佟家有什么关系!”

“啪——”令狐泽直接就给了令狐乾一巴掌,令狐泽也是从小兵一步步爬上来的,这一巴掌下去,这力道也是很重的,只是令狐乾的脸上面还有着厚重的油彩,看不出来这一巴掌上去有多重,但是令狐乾却吐了一口血水出来,在洁白的地板上面显得格外的刺眼!

“你就是这么和你老子说话的嘛!”令狐泽这说话的语气明显带着训练自己兵的意思了,令狐泽的头脑的青筋都是突突的直跳!

“这件事情我会自己调查的!我们走!”说着令狐乾就直接背着东西就大步流星的走出了令狐家的大宅,“首长,我们也走了!”令狐乾手下的兵和令狐泽道别之后,也是逃也似的准备离开,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屁啦啪啦的摔东西的声音,还有令狐泽的嘶吼声音,令狐泽的声音带着沙哑,在空荡的大宅里面显得十分的骇人!

所以现在都能够坐在一张桌子上面吃饭,和之前相比也算是有进步了,“你知道佟家又出事了么?”

其实军部的事情,令狐泽的这种高层,稍微打听一下都是可以了解的,而令狐乾似乎想用这样一件事情试探一下令狐泽!

“清姿死了嘛,现在报纸都报道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令狐泽端着杯子喝了口水,漫不经心的说。

“她的死或许不那么单纯,我们这边已经介入了!”令狐乾的话音未落,就听见!

“哐啷——”一声,所有人一转头,就看见了王雅娴低着头,而她的脚边是碎裂的瓷碗和刚刚做好的饭菜直接洒了一地,就连汤汁洒在了脚背上面也是浑然不觉,令狐乾走过去,“赶紧过来收拾一下,妈,疼不疼啊,这种事情你以后就别做了,给我看看你的脚!”令狐乾扶着王雅娴坐下,而一个佣人已经快速递上了医药箱!

就连王怀安都过来看一下了,但是令狐泽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只是死死地盯着王雅娴,王雅娴现在是整个头皮都发麻的那种,她的心跳的非常快,而看着令狐乾的发顶,王雅娴突然觉得悲从中来,眼泪就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妈,怎么了?是不是太疼了,怎么都哭了!”很快的令狐家的家庭医生就到了,令狐乾则是直接坐到了王雅娴的身边,一边宽慰着王雅娴一边看着医生帮王雅娴包扎伤口,“妈,怎么了啊,怎么好好地哭什么,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抹些烫伤膏就成了!”

“没事,没事,刚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王雅娴说着一抬头就看见了已经站在自己身侧,一直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令狐泽,虽然说夫妻三十多年了,王雅娴其实已经习惯了令狐泽的目光了,但是此刻的王雅娴心乱如麻,而令狐泽的的视线,此刻让王雅娴真的是如芒在背啊。

好不容易等到令狐乾和王怀安走了,佣人扶着王雅娴刚刚躺在床上面休息一下,令狐泽就大步的走进了房间,“哄——”的一下子将门关起来了,王雅娴的整个人心跳陡然加快,简直是头皮发麻,王雅娴将手放在被子里面,只是看着别的地方。

“你的这种反常表现,我看到过两次!”令狐泽的声音森冷,不带任何的感情,现在的两个人放佛已经不是那种相濡以沫了三十多年的夫妻,反而像是一对陌路人,而令狐泽对王雅娴说话的态度,完全就像是在对待一个陌生人,这般的生疏,让王雅娴额心头一紧。

“你和我这么说话的态度,我也看过两次!”王雅娴抬头看着令狐泽,令狐泽虽然年过五十,但是或许是锻炼加上最近养生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多岁,而且看起来仍旧是英姿飒爽的,刚毅的不带一丝表情的轮廓,但是却也是致命的吸引人,令狐默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是百分之*十遗传了令狐泽的。

“第一次是在我和你说曼枝去世的消息的时候!”令狐泽靠在墙上面,突然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盒烟,一个打火机,点上了一支烟,居然就在王雅娴的面前抽了起来,这也是王雅娴五年之后第一次看见令狐泽抽烟,而这个女人的名字就像是魔咒一样的,死死地缠绕在王雅娴的心里面!

就像是一股藤蔓一般的,缠绕在王雅娴的心里面,勒得王雅娴突然觉得呼吸都觉得困难了,而在听见了那个女人的名字的时候,更是整个人的身子都僵硬了,但是王雅娴也是从小就受过良好的教养的,她被子下面的双手死死的攥住了自己的衣服,但是表面上面还是装的十分的镇定。

“你第一次这么和我说话,也是在她去世的时候!”王雅娴从来都不愿意提起这个女人,就连名字都不想要提起,因为只要提起来,似乎就是在揭她的伤疤,王雅娴出身名门,从小到大只要是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就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而当她第一次强烈的想要得到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因为令狐泽!

“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心里面还在嫉恨曼枝,我一直以为你很大度的!”令狐泽的话说完,只换来了,王雅娴的轻笑。

“难道我的丈夫心里面一直住着一个别的女人,我还要十分大度的承认么?我为什么就不能嫉恨这个女人呢,凭什么能够同时得到两个男人的喜欢呢,她结婚了,为什么还要再来勾搭你,凭什么,凭什么,我的儿子还这么的喜欢她的女儿,这是不是老天故意在折磨我!”因为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明显是站在佟秋练那边的,而另一个,虽然结了婚,但是心里面对佟秋练人就是恋恋不忘的。

令狐泽的烟抽完了,烟蒂掉落在地上面,令狐泽只是拿脚,慢慢的将烟蒂碾碎,而他的嘴角突然就扬起了一丝弧度,这样的弧度或许我们称之为他笑了,而这样的笑容在王雅娴看来实在是刺目。

“当初我就和你说过,我可以给你一切,但是我的心,这辈子,你都别想得到!”令狐泽的声音冷漠的像是机器一样的。

“是啊,我早就知道了,你的心早就随着那个女人一起埋在地下了!”王雅娴每次说到那个女人总是咬牙切齿的,凭什么那个女人就可以得到令狐泽的心,而自己努力了这么久,却什么都得不到。

“佟清姿的事情最好和你没有关系,我先出去了!”令狐泽说着像是一阵风一样的离开了,而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烟味,王雅娴微微松了口气,任何威胁到自己的人都该死,凭什么我得不到的东西,你能够得到啊!

佟秋练在到军区的时候,首先见到的并不是佟清姿的尸体,而是随着徐敬尧到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车子是从军区出发的,走的地方也是小路那种,一路上面颠簸的十分厉害,而很快到了一处房子处,房子比较陈旧了,像是军部旧时的营地,看起来很久了,但是佟秋练刚刚下车,就发现这里居然四周都是有人把守的,而从屋子里面会传出一些嘶吼的声音。

只能够分辨的出来是男人的声音罢了,佟秋练疑惑的看着四周,荒草丛生,而且周围都是一些树木什么的,估计周围也就是这一个房子了吧,“里面的是什么人?”其实佟秋练本来以为是他们抓住的间谍什么的,但是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啊,怎么把人关在这种地方呢,部队是有专门关押囚犯的地方啊。

“进来就知道了!”而徐敬尧在打开门的一瞬间,佟秋练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道,而整个房间没有任何的隔间或者是什么,几乎说你一进去就可以将整个房间的所有的东西一览无遗,而房间里面有两个士兵,一看到徐敬尧,立刻起身行礼,徐敬尧只是对着他们微微颔首。

佟秋练的右手边就是这两个士兵休息的地方,两个凳子,一张桌子,边上有水壶什么的,而佟秋练的左手边则是三个笼子,里面关着的分别是三个男人,三个男人的脸已经基本是分辨不出来本来的面目了,而他们的身上面也是满身的血污。

当他们看见佟秋练的时候,似乎是看见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对着佟秋练就开始呜呜啊啊的说这话,但是那张开的血口里面,佟秋练没有看见舌头,佟秋练心里一惊,他们身上面的伤口有的是新的,但是很多都是比较陈旧的,而且他们的四肢都是被铁索锁住的,一动的话,铁索摩擦着栏杆,就会发出那种刺耳的摩擦声音!

而那些铁笼子的地上面都是一些血迹,斑斑点点的,有些是颜色比较新的,但是大多数是那种比较陈旧的,颜色已经变成了黑红色,或者是已经是黑色了,整个屋子就只有一扇窗户,窗户上面还贴着厚厚的遮挡物,所以整个房间的光线很暗,当一个士兵将门关上之后,整个房间就笼罩在了一边昏黄的灯光下面,气氛格外的幽邃,而他们嘴巴里面呜呜的声音此刻也显得格外的唬人。

“舌头为什么没了!”佟秋练走过去,这三个人虽然嘴巴里面吱吱呀呀的,但是却说不出任何的东西,而且嘴巴里面满是血污,也看不出什么,手脚上面都是新伤覆盖在旧伤口上面,一层一层的,而这些人的眼睛却是格外的透亮的看着佟秋练,就像是在看着最新奇的事物。

他们在这里关押和很久了,每天见到的颜色都是绿色黑色,而佟秋练这一身蓝色的衣服,在这里也算是鲜艳的颜色了,这群人很明显是属于神智不正常的那群人。

“因为怕他们自杀!”徐敬尧走过去,“这些人是前一段时间在江边发现的,应该是被注射了那种新型药物的缘故,所以现在都是智力严重的退化,而且心理年龄已经退化到了三岁的小孩子还不如!”

佟秋练也观察到了这群人有的人看着自己居然在笑,伤口还在流血,但是居然对着自己笑得出来,而且笑得十分的诡异,“这群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江边,难道没有查出来么?”

“痕迹已经被擦得干干净净了,不过我们怀疑是顾家做的!”佟秋练虽然心里面诧异,但是还是在观察着这三个人的情况,身上面的破烂,而明显身上面的伤口比脸上面的陈旧,脸上面的伤口应该是最近才新添上去的,而且看上去像是自己抓挠的结果。

“为什么说是顾家!”佟秋练看着其中一个人,因为这个人的手臂上面居然出现了一个残缺的纹身,因为手臂被抓烂了,纹身是残缺的,但是很明显是有的。

“那个组织我们盯了很久了,这三个人不出意外就是那个组织的人,而且经过我们的卧底的证实,其中一个人手臂上面的蛇形纹身,就是那个组织混到一定的地位才会有的标致,而那个组织不会将这样的三个人扔到江边让我们发现的,唯一的指向就只能是顾家了,而且顾家也是那个组织不敢轻易招惹的对象!”小姐要解释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们为什么还要怀疑顾家参与了这个新型药物的研制,他们可以将这三个人毁尸灭迹,不让你们找到任何的线索,你们又为什么叫矛头指向了顾家!”这三个人的事情,佟秋练是不知道的,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和那个组织有关的话,为什么有直接将矛头对准了顾家呢!

“因为我查到了这个药物最初的源头是从顾家流出来的!”徐敬尧靠在一边的墙上面,而佟秋练在听了这话的时候,再结合自己对徐敬尧的了解,真的是想给他拍手称快啊!

“徐师兄还真的是对人心了解的很透彻呢,你知道顾家并不想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肯定会想找到方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或者是顾家直接帮你们直接将那个组织端了,或者是顾家能够给你提供一些你不知道的内幕,无论结果是什么,你们都是只赔不赚的,不是么?不得不佩服师兄,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算计人心呢!”佟秋练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徐敬尧,就转而继续打量这三个人。

“可是顾北辰显然不会如我所愿,他只是给我一份这个药物从开发到研制停止的一个过程说明,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我是看不透的!而且我还有意外收获!”所谓的意外收获,自然是看见了两年多未见的施施了。

佟秋练一边观察着这三个人,这舌头被割下来的时间貌似不是很长,“其实很多事情并不需要算计的,人的感情就是这样的!”

直到两个人上车准备回军区,两个人都是说什么话,而当车子开到半路,徐敬尧突然开口:“你和施施一直有联系是不是?”

佟秋练只是一边和萧寒发着短信,一边回答说:“你们本来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一个是犯罪心理学的专家,一个是我们法医学专业的鬼手,你们两个人要是珠联璧合,也算是一段佳话,但是你们两个人分开了,对我来说,你们两个人都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要偏袒谁,也不想成为你们感情中的传声筒!”毕竟两个人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所以你就算是知道我一直在找施施,就算是你一直知道她在哪里,甚至是知道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都一声不吭?”佟秋练放下手机,有些疑惑的看着徐敬尧,那眼神带着一些质问,徐敬尧看得出来。

“你知道又能怎么样,解除婚约的人是你,和别人在一起的人是你,单方面和她分手的人是你,抛下她的人是你,让她成为你们家族笑柄的人是你,所以呢,还有什么好说的,既然大家都各自找到了合适的归宿,就没有必要再过多的牵扯了!”而徐敬尧第一次从一向冷漠的佟秋练的眼中,看出了埋怨和责备!

徐敬尧怎么能忘记了,在大学的时候,她们两个人一个教授手底下的,关系最好了,施施怎么可能真的不和她联系呢?

“我只是觉得顾北辰不适合她而已,而且她的家族是不会同意的,顾北辰强势冷血,看他铲除对手的手段就知道了,在黑道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这样的人不适合施施!”徐敬尧叹了口气,就连开车的速度都放慢了。

“适不适合不是说出来的,你们两个人青梅竹马,还被学校评为‘最佳情侣’,最后还不是惨淡收场,只要他们两个人觉得合适就行了,施施的家族同不同意也不是我们能够考虑的,再说了,徐家和施家因为你单方面悔婚已经不联系了吧,你也不能左右他们家人的想法啊!”这倒是实话,哪个家族能够承受被人掌中掴巴掌的耻辱啊!

“我只是关心一下她而已,毕竟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了,而她现在已经变得让我不认识了!”徐敬尧看着车子,眉头深锁。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当众悔婚,施施或许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哪个家族敢娶一个被你们徐家抛弃的女人啊,顾北辰爱她,她爱顾北辰,这样很好!”徐敬尧没有说话,因为那个时候他确实为施施考虑的不多,而施施在成为明星之后,徐敬尧只能在屏幕上面看着她或者清纯动人,或者明艳照人,或者多情妩媚!

她在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每个角色都是丝丝入扣,让人欲罢不能,但是自己却已经成为她生活中无关紧要的龙套了,或许是这种巨大的落差,让徐敬尧的心里面一直都是耿耿于怀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