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29 重操旧业,女王范儿

第二天刚刚起床,佟秋练和小易刚刚洗漱完下楼,就看见萧寒阴沉着脸坐在一边,而萧家居然出现了一个从来不曾出现过的人——佟清流!

佟秋练看见佟清流心里面虽然诧异,不过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让小易去萧寒的身边:“怎么过来了?有事么?”佟秋练走过去,佟清流其实到了萧家,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不受待见,萧寒完全就是一副死人脸,哪里还有平时的风度翩翩的萧公子的样子啊,而萧晨则是顶着一个鸡窝头,跑下来,拿了点吃的,又直接飞奔上楼,完全是无视佟清流的,所以气氛很是尴尬。

“她去世了……昨天夜里!”佟秋练刚刚坐下,愣了片刻,也明白了佟清流说的是谁了,佟秋练只是叹了口气,“今天早上精神病院的人才发现死在了病房里面了,葬礼你会出席么?”

佟秋练犹豫了片刻,佟清然葬礼上面的闹剧,佟秋练还是记忆犹新的,也正是那一场葬礼,将佟清姿整个人推入了无底绝望的深渊,说实话,佟秋练并不想和佟家再有什么牵扯了,因为按照她对佟修的了解,佟修肯定会把很多的事情,直接赖在她的头上面的!

“算了吧,葬礼我还是不参加了,你来还有别的事情么?”佟秋练即使感觉佟清流还是有别的话想要和自己的说的,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这是公司最近的一些变动还有一些业务,你虽然没有参加公司的活动,但是你毕竟也是远航最大的股东,这些东西你有知情权的!”佟清流将一份文件放到了佟清流的面前的桌子上面,佟清流只是瞥了一眼,而小易一边嚼着面包,一边走过去,拿起了文件,有模有样的看了起来。

“吃东西去,小孩子看什么!”佟清流说着就要将文件拿过来!

“妈咪,你这是在歧视我么?你不能因为我的智商高就歧视我啊?”小易的智商确实比较高,在国外给孩子做一些智力测试是比较稀松平常的,更何况萧家对小易更是给予了厚望的,几乎每年都会给小易做一些智力测试,佟秋练直接无语了,完全无视小易!小易则是爬上沙发慢悠悠的看着文件!

小易看文件的时候十分的认真,这侧脸和萧寒几乎有九成的相似,只是小脸还是有些婴儿肥的,不然两个人就像是一个模子看出来的一模一样。

“我对这些也不懂,你完全没有必要送这些东西过来,最近你也很累,不用管我的,公司最后发展的怎么样,我都不会过问的!”佟秋练虽然还是很疑惑,为什么爷爷会把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留给自己,但是既然现在公司是在佟清流的手里面的话,佟秋练还是比较放心的。

“可是这个明明有问题啊……”小易拿着文件就平摊在了两个人的面前,佟秋练和佟清流都是一怔,“这个啊,明明还有问题,不然公司会亏大了的,怎么说也有妈咪的股份,舅舅,你可不能将妈咪的公司给亏没了……”

“舅舅?”佟秋练是佟清流的堂弟,又不是佟秋练的亲弟弟,怎么叫上舅舅了,不过佟清流似乎很高兴,笑着看着小易,佟清流其实笑起来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孩子,笑起来很温暖,很阳光,“哪里错了,指给舅舅看看吧……”

“就是这个地方……”小易居然和佟清流就开始讨论起来了,佟秋练完全是无法搭上话,乖乖的退到了一边,其实若不是佟清流对佟秋练一直有着不一样的想法,佟清流倒是真的和佟秋练的亲弟弟一样,叫舅舅也行,现在这样佟秋练也是乐见其成的。

“小易怎么这么聪明啊!”佟清流说着揉了揉小易的脑袋,小易对佟清流说不出来讨厌还是喜欢,小易曾经在一张照片上面看到过佟清流,那上面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还有一对中年夫妇,而身边站着的就是佟秋练和这个人了!

而那一对中年夫妇,小易已经确定了就是妈咪的父亲母亲,也就是自己的外公外婆,而这个人既然能够和他们一起合影,那感情应该还是不错的。

“当然聪明啊,遗传的好啊!”小易撅着嘴巴,嘚瑟得不行,萧寒本来对佟清流的印象不好,也是因为佟清流看着佟秋练的视线过于的*裸了,但是似乎是经过了家庭的巨变,第一次看见的阳光少年,此刻脸上面已经有了成熟男人的味道,而且看着佟秋练的眼神已经没有了*裸的*了。

“一起吃了饭再走吧!”现在的佟家可以说已经支离破碎了,佟清流回去只是面对一个阴晴不定的佟修,还要顾及一个危机重重的公司,已经有很久没有好好吃饭了,他倒是很意外,一直看自己不顺眼的萧寒居然会邀请自己留下来!

“那就留下来吃点东西再走吧!”佟秋练也邀请佟清流留下来,佟清流点了点头,但是鼻子却是觉得酸酸的,尤其是小易伸手拉着佟清流就往饭桌上面走,小易的手温温热热的,还肉肉的,瞬间融化了佟清流的心。

吃了饭,季远给萧寒送来了最近要批注的文件,因为佟秋练放假的缘故,萧寒最近也是没有进过公司,季远一进门就看见小易居然和佟清流头靠着头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小少爷啊,您这能看得懂这些东西么?

“舅舅,我能陪你去公司么?我想去观摩一下!”小易心里面已经打起了自己的一个小算盘,而佟清流倒是一怔!

“今天周末,你就好好在家玩吧,公司没什么好玩的!”但是小易却显得不高兴了,直接伸脚踢了一下一边的一个装饰品,佟清流倒是一愣,这小屁孩的脾气倒是挺大的,佟秋练走过去,“去那边面壁思过去,谁给你养成的这个少爷脾气啊,别人不顺你的意,就发脾气么?”

“堂姐,算了,小孩子么?”佟清流也对佟秋练改了口,这一点让萧寒十分满意,季远看不懂了,这家今天又是准备闹什么啊!

“妈咪,你太坏了,你现在只要爹地,都不爱我了!哼——”小易说着双手掐腰冷哼一声,佟秋练顿时失语了,这小屁孩,每次都是这么点的借口,他还能说点别的么?

“他想去玩就去吧,季远,反正你没事,跟着一起去吧!”季远简直欲哭无泪啊,我的少爷啊,您老人家不去公司说我没事,您就没有看见过我累成狗的样子么?

萧寒就是故意想把小易支开的,这不是没有人好办事么?嘿嘿……正好弥补一下昨天晚上面的损失,萧寒已经在心里面开始谋划了。

所以当小易跟着佟清流去玩了之后,萧寒的视线变得越发的*裸,佟清流直接无视萧寒,进了厨房,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一阵清香的味道,萧寒走过去,发现,佟清流居然在炖汤,萧寒伸手搂着佟秋练的肩膀:“你终于知道疼你老公了么?话说我不喜欢葱姜的,你为什么放这么多?”

“这是给珊然的,珊然好像开始孕吐了!”萧寒搭着佟秋练的手,是拿下来不是,不拿下来也不是,佟秋练无语的看了一眼萧寒,“再说了,你哪里需要滋补啊?”

“补肾啊!”萧寒几乎是脱口而出的,佟秋练只是一笑!

一边搅动着锅里面的汤,一边笑着说,“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肾亏!”萧寒愕然,直接从身后抱住了佟秋练,“你干嘛啊,我在炖汤呢?”

“你在怀疑你老公么?嗯?”他们两个人身子靠的很近,而佟秋练已经感觉到了萧寒的身体变化!

“别闹了,炖汤呢,我和珊然约好的,别闹了……”萧寒不干了,他这明明在做正经的事情啊,什么让自己别闹啊,当自己是小易啊,居然拿哄孩子的语气和自己这么说话,但是萧寒只是趴在佟秋练的脖子处,狠狠地吸了一口,“嘶——”佟秋练感觉到了脖子处一阵疼痛,心里面暗叫不好。

“你做吧,我去外面等你!”萧寒看着佟秋练脖子处自己的杰作,心里面乐开了花,佟秋练却在心里面将萧寒骂了一遍,真是的,他就是不想自己见人是吧!

而此刻跟着佟清流到了公司的小易,打量着眼前的这幢大厦,萧氏的大厦在C市应该是最高的建筑了,相比之下的远航显然逊色不少,而且这幢楼看得出来有一定的历史了,而大楼正上面写着“远航国际”!四个大字,大字苍劲有力,“这是爷爷写的,爷爷那个时候写了一手好书法!”佟清流解释了一番,那不就是妈咪的爷爷写的么?是挺好看的。

而他们出现在远航国际的大门口的时候,立刻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首先就是因为小易了,小易穿着浅蓝色的短袖衬衫,白色的短裤,一双黑色的小皮鞋,干净清爽,而头发不长,看起来十分随意的顶在脑袋上面,但是整个人却十分的呆萌,而他们的身后跟着可不是萧氏萧公子的特助么?

很多人都在纷纷猜测,这远航难不成要被萧氏吞并了?萧氏财大气粗,而且势力很大,在萧氏的面前,远航还真的是有被吞并的危险。

小易则是牵着佟清流的手慢悠悠的走进了远航的大楼里面,关键是在三个人的后面,居然跟着一只黑色的狗,三个人都进去了,门口的守卫直接将大人拦在了门外:“这是谁的狗,公司不准带宠物,这是谁家的狗啊?”

大人则是悠闲地伸了个懒腰,慢条斯理的在大门口晃了一圈,小易回头看到大人被拦住了,“难道大人不能进来么?”小易眨着星星眼看着佟清流,佟清流笑了笑,“行了,让那条狗进来吧!”

“是!”守门的保安立刻让开了路,但是大人却直接蹲在了大门口,愣是不动了,小易叹了口气,走过去,蹲在地上面:“大人啊,可以进来了!”

大人睁眼看了看小易,谁让你刚刚不要我的,我才不想进去呢,有本事你求我啊,所以大家很快就看见了这萧家的小少爷对着一条狗正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讨好的话,过了几分钟,傲娇的大人,才幽幽的站起了身子,抖了抖身上面的狗毛,伸了伸自己的狗爪子,伸着爪子,在小易的手臂上面敲了两下,小易这才起身,走到了佟清流的身边,大人这才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

“这条狗的脾气也是够大的啊!”佟清流说的是实话啊,哪家的狗脾气这么大啊!

“哎——都是被爹地惯得,没有办法!”小易无奈的耸了耸肩,那模样好像对萧寒已经彻底无语了,佟清流倒是不懂,萧寒居然还有这种癖好啊,其实呢,压根不是萧寒惯得,萧寒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明明是小易自己惯得!

这边佟秋练已经炖好了汤,刚刚准备出门,居然接到了令狐乾的电话,难不成是因为佟清姿的事情么?不能吧,令狐乾也是很讨厌佟清姿的啊,关键是佟秋练已经很久没有和令狐乾联系过了,令狐乾毕竟是当兵的,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可以联系得到他的,佟秋练狐疑的接起了电话,“喂——我是佟秋练!”

“又要麻烦你了!出事了!”令狐乾的声音带着一丝怅然,佟秋练怔了一下,难不成又是那桩牵扯到了那个贩毒网络的案子?不期然的,佟秋练想起了施施对自己说,让自己尽量别插手这个案子,加上令狐乾已经很久没有找过自己了,所以佟秋练以为这个案子已经快接近尾声了!

“怎么回事?”佟秋练还是觉得怪怪的,毕竟徐敬尧都来了,按理说,这个案子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我怀疑佟清姿的死亡和那种药有关,你应该也知道那种药一开始的是从顾家流出来的吧!”令狐乾说完,佟秋练倒是心里一凛,令狐乾已经和顾北辰和顾南笙见过了吧,现在和自己这么说是这么意思?难不成是在威胁自己么?

“那你是什么意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和顾家有没有关系,和我的关系很大么?”佟秋练伸手摆弄着手边的保温桶。

“我自然是没有这个意思的,小练,你可真敏感,我就是想说,这个案子既然你也比较熟悉,我也不想麻烦别人,而且你回国最主要的是协助我们这边办理这个案子吧,而且这次死的人比较特别……”佟秋练倒是差点忘记了,自己首先回国的第一件事情倒是真的是协助军部处理这个案子来着,警方那边太忙了,倒是忽略了这边。

“死的人是谁……”佟秋练叹了口气,看样子是不能消停了!

“佟清姿!”“啪嗒——”佟秋练手一僵,手边的保温桶直接白打翻在了地上面,萧寒上楼换衣服刚刚下来,走过去将保温桶拿起来放好,幸好质量很好,汤汁没有洒出来,“怎么了?”萧寒看着佟秋练的脸色一阵青白,关切的问道。

令狐乾自然是听见了萧寒的声音,“在精神病院,我等你过来!”说着令狐乾就直接关了电话,而徐敬尧看着令狐乾挂了电话,“怎么样?过来么?”

“还不懂,不过能够处理这个案子的,除了小练,我真的想不到别的人了!”令狐乾站在窗口,这里正好可以精神病院后山,“这个案子已经跟了这么久了,真是够了!”

“其实除了小练也有人可以做这个案子,只是这个人我们请不动罢了!”徐敬尧说着叹了口气,这倒是令狐乾第二次从这个看起来放荡不羁的徐教授的脸上看到这种无奈和挫败的表情,第一次就是在顾家看见施施的时候,难不成……

“那个人不会是施施吧……”令狐乾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徐敬尧微微一笑,“令狐上校还真的是敏感呢,就是她!”令狐乾一怔,完全无法和施施和法医这种职业联系起来啊,这怎么可能呢,一个是享誉国际的大明星,生活在聚光灯和大家的掌声之下,而另一个则是拿着刀子,游走在血肉之间的法医,“她是小练的师姐,她们两个人是大学认识的!”

“怎么就当明星去了呢!”令狐乾摇了摇头,所以说这人的际遇啊,你还真的不能说,就像是大哥一样,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娶到佟秋练,而自己的一辈子肯定也是奉献给了军队的,但是现在却在经商,所以啊,很多事情并不是一定会按照你规划的那个样子,按照既定的轨道行走的。

萧寒和佟秋练上了车子之后,“先去顾家吧,待会儿去精神病院!”萧寒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佟秋练的脸色这么的难看,萧寒似乎明白,定然是发生了什么让佟秋练一时难以接受的事情。

佟秋练刚刚到了顾家,施施今天的一场戏临时取消了,正在家待着呢,佟秋练将汤送给了顾珊然之后,拉着施施就走了出去,“亲爱的,什么事情啊,这么猴急!”施施笑着有些不淡定的佟秋练,“难得见你这么激动啊!”

“你是不是和我说过那个组织的新型药物其实还只是半成品?”施施点了点头,这都扯到了什么事情上面了啊。

“怎么了?据我们了解是这样的,因为他们组织还在不断地找人试药来着,肯定不会是成品的啊!”施施疑惑的看着佟秋练,“怎么说到这个事情上面了?难不成那边又找你了?我和你说了,这件事情你要是能推了就尽量推了,这事情后面肯定会很麻烦的,牵扯到接过国家,还有那个组织,也是盘根错节的,他们不懂你和顾家的关系,我怕你……”

“我知道,但是这件事情似乎不是我想摆脱就能够摆脱得了的啊!”麻烦事,谁又想要掺和呢,佟秋练叹了口气!

“不会是徐敬尧那个混蛋吧,是不是他让你参与的,那个混蛋,我去把他揍死!”施施说着想要撩起衣袖,突然发现自己穿的是无袖的,施施轻轻咳嗽了一声,“那个……是不是他找你的,那我直接找他就成了,这个案子我也可以参与的!”

“和师兄没有关系的,你俩还是少联系的好,及时这次死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我的堂妹,所以啊,这药品还是半成品,似乎已经流出来了,你说这能不让人怀疑么?我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陷进去了,哪里能这么容易抽身啊!”

施施倒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子,施施思索了一下,拉着佟秋练就往里面走,拿起了一个小坎肩,“我和你一起过去!”

“你疯啦,你这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国际巨星,著名演员歌手西子美人,居然是个法医,你是怕你的粉丝不幻灭么?”佟秋练摇了摇头。

“没事,我什么样子他们都是爱的,再说了,我和你一起也很正常啊,我和萧氏有合作,和萧氏的老板娘有联系也很正常吧,我们一起怎么了?放心吧,我就是去看看而已!”施施说着拉着佟秋练就往外面走,而萧寒直接被她们扔下了,萧寒无奈的看了看顾家的吊顶,真是的,这女人带走自己的老婆之前,还能和自己商量一下么?

“萧寒,施施姐就这样,你别介意哈!”顾南笙一边喂顾珊然喝汤,一边宽慰着萧寒,萧寒直接坐在沙发上面,你当然不介意啊,又不是你的老婆!

而当施施的车子停在了精神病院的门口的时候,已经被全副武装的士兵给拦住了,“这里暂时不能进去,请回去吧!”

试施施摇下车窗,那士兵很显然是认识施施的,而周围本来就有很多围观的人,瞬间都围拢了过来,佟秋练直接将施施的身子拽过来,摇下车窗,那小哥是认识佟秋练,毕竟佟秋练有一段时间还是经常出没在他们驻地的。

“原来是佟法医,您来了啊,放行——”佟秋练点了点头,和施施两个人摇上了车窗,施施无奈的耸了耸肩,“看样子,你的这张脸也挺好刷的么?”

“好刷?刷什么啊?”佟秋练问完,施施一个大的甩尾漂移,车子稳稳地停在了一个停车位上面,而两边都是车子,空位比较小,所有人都看得呆呆的,这技术,是真心赞啊!

“佟秋练,你能别活在原始社会么?现在的社会看得是颜值好么?简单地说就是你的美丑来的,算了,和你说不通,下来吧!赶紧进去吧!”而令狐乾这边已经接到了外面的消息了,看了看徐敬尧,徐敬尧倒是一笑,“令狐上校,您再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会觉得你是爱上我了的?”

令狐乾冲着徐敬尧翻了个白眼,“施施和佟秋练一起过来的!”不期然的,令狐乾看见徐敬尧翻着资料的手顿了一下。

而施施一身火红的吊带长裙,随性的穿了个小坎肩,大波浪的卷发,施施下车,下意识的撩了一下头发:“施施——施施……”佟秋练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景,外面果然有人开始尖叫了,施施冲着外面的人点头挥了挥手,还送上了一个飞吻。惹得外面的人又是一阵尖叫。

而佟秋练一身水蓝色的连体裤,显得干练清贵,头发盘在后面,一丝不苟,和施施简直是形成了两个极端,一个就是最艳丽的玫瑰,一个就是最清高的雪莲,但是两个人站在一起,却是分外的养眼,“好了,进去吧,你以为是你的粉丝见面会么?”

“我还真没有在精神病院开过粉丝见面会,下次可以考虑一下,应该有人来的吧!”佟秋练失笑出声,无奈的摇了摇头,施施则是过去直接搂住了佟秋练的胳膊,“亲爱的,别这样嘛,你那个表情是在嫌弃我么?”

“难道不明显么?”佟秋练说完,施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两个人进去的时候,佟秋练已经看见了令狐乾的随行官,王怀安了,王怀安对于施施的到来,似乎并不太惊讶,“佟法医,施施小姐,你们来了,跟我上去吧!等你们很久了!”佟秋练点了点头,倒是施施看了一遍正冲着自己两眼放光的精神病院的护理人员,冲着她们又是一个飞吻。

“北辰知道你随时随地抛飞吻么?”佟秋练刚刚说完,施施这手刚刚放到了嘴唇边上,瞬间僵硬了,她似乎都能够感觉到那个男人生气的时候的样子,不自觉的笑出了声音,“估计刚刚在门口的画面他已经全部看见了吧,我已经在劫难逃了!”

“这倒是真的,你就等着明天下不来床吧!”施施愕然,直接按住了佟秋练的肩膀,仔细的看着佟秋练,“你不会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吧!”

“你才被附体了,说什么呢!”佟秋练直接拍开施施的手,真是的,还能不能正常并且愉快的交流了啊!

“你以前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以前这种话都是顾珊然这丫头才会说的,看样子萧寒对你影响还是很大的么?能让你这丫头说出刚刚的话,说吧,从实招来,是不是萧寒床上面特别的生猛啊,哈哈……”佟秋练真想说,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完全不认识她!

三个人很快到了三楼,刚刚到了三楼,她们就看见了正站在走廊上面的令狐乾和徐敬尧,徐敬尧在看见施施的时候,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抿了抿嘴吧,什么都没有说,倒是令狐乾走过来,“来了啊,进去吧,佟清姿就在里面!”

佟秋练点了点头,和施施一起跟着令狐乾到了一个病房的门口,病房里面十分凌乱,但是不是那种打斗的痕迹,而是一个人自己发疯时候掀翻弄乱的那种,而佟清姿整个身子呈现出了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死在了床上面,整个身子几乎都是蜷缩在一起的,右手的手指还被含在嘴巴里面,整个人的表情,似乎都是那张极其愉悦的表情!

头发凌乱,露出的肌肤上面都是青紫的痕迹,就算是没有青紫的痕迹,那皮肤青白没有一丝的血色,那骨头几乎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整个人像是皮包骨一样的被包裹在了病号服下面,尤其是露在外面首先引入佟秋练视线的双脚,整个瘦的不成样子,这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应该有的状态么?

白少言看见佟秋练进来,笑着放下了手中的相机,“老师,您可来了,等您好久了,施施师姐好!”

“你这孩子,虽然说我知道我年轻但是你喊小练老师,叫我师姐,硬生生的给拉低了一个辈分啊!”白少言愕然,自己哪里想过这么多啊。

“好了,别逗他了!怎么样,现场勘察过了吧!”因为现场有些地方已经做过标记了,看得出来已经勘查过了,白少言点了点头。

“其实现场并没有什么值得勘察的,因为这里就佟清姿一个人,而且这里的所有的凌乱的东西都不像是两个人造成的,应该是她自己弄的吧,听说她到了夜里就经常性的发疯,所以压根没有人注意,护理人员都是第二天才过来清理一下房间的,今早发现她已经死在自己的病房了,这里只有一扇门,而且根据监控,没有人进来过!”

“为什么不给她注射镇定剂什么的,这样不就不会发疯了,还有啊,她为什么没有被绑住或者是采取一些别的能够控制住她的措施!”施施快速的打量了一下现场。

“听说她已经对镇定剂免疫了,好像是佟家的人要求的,不想让她被关住还要被束缚,谁都想不到她会死在这里吧!”白少言解释了一番,佟秋练和施施都大致了解情况!

施施直接戴上手套,伸手摸了摸佟清姿的身体,“尸体的死亡时间大致是凌晨的两点钟到三点之间,尸体的整个身子已经出现了僵硬的现象,但是尸体的腹部还没有出现僵硬的现场,腹部是最后僵硬的地方,而这种现象会在十二个小时后消失,现在是早晨九点多,所以推测死亡时间是两点到三点之间!”

令狐乾和一边的几个军官都是愕然的看着施施熟练地在检查着佟清姿的尸体,施施十分淡定的检查着佟清姿眼耳口鼻,将她的手指从口中拿出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像是口臭一般的味道,施施咳嗽了一声,真是的,这群人平时都不给她刷牙的么?

这个女人就连镇定剂都免疫了,谁敢靠近啊,施施看了看她的指甲,右手的五个指甲都有被咬断的痕迹,施施有拿起了佟清姿的左手,情况是一样的,“咬指甲,吮吸手指,这些似乎都只有小孩子才会做,而且似乎已经没有了疼痛的感觉了!”

因为佟清姿的身上面青紫的痕迹很多,很多看上去已经有些陈旧了,“看面部表情,这个很有可能和那个药物有关,不过具体的一定要看一下的脑部有没有发生萎缩的现象了!家属同意尸检么?同意的话,再过十二个小时,等到尸僵的现象过了之后,就可以准备时间了!”

施施说话是那种完全不带一点的停顿的,不给任何人喘息的空闲,而许多人已经被施施这种检查尸体的干净利落的处理方式震慑到了,施施直接将手套脱掉,扔给了一脸呆傻的白少言,“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

“你不该掺和这个案子的!”徐敬尧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居然就是这个,施施只是一笑。

“如果我执意掺和呢?”施施上前一步,冲着徐敬尧就开口说,而令狐乾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因为他一瞬间似乎感觉到了施施身上面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寒意。

“你是为了他?”这个人明白的人知道是顾北辰,但是不明白的人,此刻就像是雾里看花一样的,因为施施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是演员歌手,但是此刻施施的一系列的举动下来,他们的感觉就像是在看了一出戏一般的,似乎施施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充满了美感的!

而施施和徐敬尧光是看着看着的时候,两个人真的是十分的般配!一个是桀骜不驯的犯罪心理学方面的教授专家,浑身上面都是迷,而且那种举手投足的野性美,而施施就是那种烈焰玫瑰那种,浑身都是刺,却偏偏有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魅力,但是所有人似乎都能够感觉到这两个人之间不寻常的关系。

尤其还有那个“他”。施施挑了挑眉毛,“我就是为了他又怎么样?还有啊,这种事情,你们就别扯上小练了,我不想她掺和到这种事情当中!”

“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徐敬尧一笑,那眼睛后面的眸子中射出了冷冽的光,脑海中划过了那个让他完全看不透的男人,难道短短几年的时间,你就这么的对他死心塌地的?

“我也不想这件事情将顾家牵扯进来!你们要是搞定家属之后,就联系我,我负责解剖,这事情由我定了……”施施刚刚拉着佟秋练准备出去,瞬间有缩了回来,佟秋练疑惑的看了看外面,这一看不要紧,之间顾北辰一身黑色的西装,手指轻轻的转动着手指上面的戒指,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脸上面看不见一丝的表情。

“好死不死的,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施施暗骂一声。

“顾先生,又见面了?好巧!”徐敬尧倒是不曾想过顾北辰居然可以直接冲破了军方的包围圈,而且是在他们几乎完全没有差距的情况下,已经到了他们的身边了,这个男人是真的深不可测。

而令狐乾此刻心里面也都是震惊的,因为他侧目看了看楼下,楼下自己的人几乎都已经被替换了,令狐乾大步上前,但是被两个黑大汉拦住了,和何绥王怀安则是立刻上前,这架势自己马上就要大干一场的架势,“我的人呢!”

“都在医院的后山睡着呢,放心,我不会蠢到在你的地盘杀人的!”顾北辰的脸是妖孽禁欲的那种,若是单看这个人,完全是那种不应该生活在尘世的人,偏生这样的人却又是世界头号的军火商,涉及着全球几乎所有的罪恶交易。

“北辰,你怎么过来了?”小练拉着不情愿的施施走出来!

顾北辰看到施施,脸色更不好了,这寒意就是别的人都感觉到了,施施往后缩了缩。

“怎么?不敢见我?过来!”顾北辰最后的话就像是命令一样的!

“凭什么我过去,你过来!”施施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说完,伸手打了打自己的嘴巴,这张臭嘴啊,果然,顾北辰直接直接推开了挡在自己的面前的令狐乾等人,直接走到了施施的面前,佟秋练立刻闪到了一边,施施暗骂佟秋练不讲义气!

“我过来了,你想说什么!”顾北辰走过去,施施立刻想要逃离,但是顾北辰已经强势的将施施搂在怀里面了,“我过来了,还有什么要求!”

“我就想你现在别出现,我想私下将这个事情解决的!”施施抬头看着顾北辰,装着楚楚可怜,伸手扯了扯顾北辰的领带,“我也不想你为了这件事情操心来着,而且他们有扯上小练了!”

“顺其自然好了,我们顾家虽然不想惹事,但是绝对不怕事!”顾北辰的话似乎像是一种警告一般的,是啊,顾家一直低调行事,是不想要惹上什么麻烦的,但是顾家却绝对不是怕事的那种。

“什么事情都顺其自然好了,这事情既然小练无法置身事外,你就别强求了!”顾北辰这话有很多的意思啊,似乎这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尤其是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和那一身的杀伐之气。

顾北辰冷眼看了一眼徐敬尧,直接搂着施施就往外面走,“等一下,小练,你不和我们一起走么?”

“不用了,我等一下!”佟秋练还是想这个案子自己处理,毕竟这个案子之前就是自己的,而且这件事情为什么牵扯到了佟清姿,这也是佟秋练无法理解的,按理说,佟清姿和这个案子应该是没有一点联系的啊,为什么会有人给她注射了这样的一个东西呢!

“现在尸体也不能解剖啊,还僵硬着呢,萧寒还在我们家呢!”佟秋练这才想起来自己居然把萧寒忘在了顾家了,萧寒不会生气了吧,貌似自己出去的时候都没有和他打招呼的吧!

“那……阿乾,师兄,我们就先走了……”这弄得佟秋练真是尴尬的要死啊,这顾北辰搂着施施倒是走得不带走一片云彩!

“没事,你先走吧,我们处理一下这里就行了!”徐敬尧对佟秋练还是十分的客气的,佟秋练点了点头,就跟着他们一起走了出去!

关键是佟秋练刚刚下楼,一个黑大汉走过来:“萧夫人,您请上车,我们送您回去,家主和施施小姐有别的事情!”佟秋练倒是好奇他们能有什么事情啊,估计就是什么下不来床的事情吧,佟秋练耸了耸肩,直接上了车子!

“顾北辰,你干嘛,你松开我,你干嘛啊……”施施一上车就直接被顾北辰压在了身底下!

“你说我想干嘛啊,等会儿你就知道了!”顾北辰说着就开始扯施施身上面的衣服!

“顾北辰你变态,你混蛋,你流氓……”

“我还有更变态,更混蛋,更流氓的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