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28 各种秀恩爱

然后当天晚上,萧寒接到了顾南笙的电话,也是很疑惑,这好好的,要请客吃饭是怎么回事啊,萧寒接了小易就直接到了顾家大宅,尼玛,这是在干吗,这全部都是红色的绸缎,弄得张灯结彩的,这门口的红毯是怎么回事啊?

“爹地,我们这样会不会太不庄重了啊!”小易看了看身上面的校服,白衬衫黑裤子,不过还配着一个小领结,肩上面还背着一个小书包,萧寒这是条纹的POLO衫,黑色的裤子,牵着小易就往里面走,特么的,为什么里面还有彩旗?这是准备做什么啊!

“萧公子,您里面请!”萧寒点了点头,牵着小易越往里面走越觉得这气氛越发的怪异了,这顾家本来就是人不多的那种,但是萧寒发现今天往里面走,都是看到一些形形色色的人,而且都是统一着装的黑色西服,这天气这么热,这些人难道不热么?而且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的从他们身上面扫过去。

“爹地,这是干嘛啊……”小易也是被这奇怪的阵仗吓了一跳。

而门外传来了一些动静,所有人都回头看过去,只见施施一袭鹅黄色的裹胸晚礼服,裙摆拖得很长,头发是那种欧洲的复古盘发,上面别着一个精致的发卡,露出了晶莹透亮的肌肤,整个妆容十分精致,没来就绝美动人,此刻更是瞬间吸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施施拉了拉裙摆,心里面在咒骂,“这衣服果然是中看不中用,丫的,顾南笙,你最好是有大事,不然看老娘不直接劈了你!害得我直接冲片场过来,衣服都没有换!”

而萧寒和小易对视一眼,都不懂接下来该做什么,施施走过来,“小易,我的裙子拖着走路很难受!”小易立刻笑着跑过去帮施施拖着裙摆,这狗腿的模样,简直是和大人有的一拼了。

这谁让在顾家,施施就是那个金字塔顶端的人呢,顾北辰在顾家是家主,自然是说一不二的那种,而施施能够影响顾北辰,自然是顾家最大的,小易自然要讨好一下了。

“你不会也是接到了南笙的电话吧,我刚刚从片场回来,衣服都没有换,累死我了!”萧寒这就可以理解了,因为施施此刻的妆容确实还是比较浓的!

几个人刚刚打开门,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住了,尼玛,这又是怎么回事,满地的都是婴儿用品,这下子好了,完全无处落脚,尤其是施施,这裙子,简直是寸步难行啊,“顾南笙,你最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有个好消息我要宣布一下,等小叔回来我再说,你们先进来!”顾南笙穿着一件围裙,正在厨房帮顾珊然做吃的,自从顾珊然怀孕之后,就变得十分的挑剔,顾南笙这个妻奴就开始学着下厨了。

“等北辰回来?你确定他回来之后,不会直接先把你暴揍一顿么?还有啊,你丫的把这里堵得死死地,让我怎么进去啊!”顾南笙看了看满屋子的东西,然后看了半天!

“你们从这里,然后那里,这里……”顾南笙指了指这边,又指了指那边,尼玛,是能走过去,只是全部都是S型的,然后顾南笙冲着他们眨了眨眼睛,“这样不就可以过来了么?对了,小心一点,别碰坏了我的东西!”

顾南笙的话音未落,施施听了这话,绝对不能忍啊,就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施施直接撩起了自己的裙子,“撕拉——”一声裙摆直接被撕成了两半,而小易的手里面正好拿着那被私下来的半截,施施直接将脚边的东西挪到了一边,大步往前走,那架势像是要去把顾南笙给揍死一样。

顾南笙向后退了两步,但是此刻的施施已经走到了顾南笙的面前,伸手直接抓住了顾南笙的衣领:“你还会给我指路了?你自己怎么不去走啊?”

“施施姐,别激动啊,消消气,生气就不美了!”顾南笙伸手拍了拍施施正攥着自己衣领的手!

“顾南笙,胆子很大么?那手是你能摸的么?”顾南笙顿时打了个激灵,因为顾北辰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和萧寒握了一下手,并没有多余的寒暄,因为他再看见了客厅的样子之后,脸上面都满是肃杀之气,对于这种有洁癖和强迫症的人来说,这简直不能忍啊,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阵阵凉意!

“来人,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搬出去,一件不留……”顾北辰的声音似乎带着隐忍的怒气!

而此刻佟秋练和顾珊然正好从楼上下来,因为施施开了一条道,小易直接就跑了过去,“妈咪……”佟秋练笑着看着跑过来直接抱住了自己大腿的小易,伸手摸了摸小易的小脑袋,因为佟秋练最近比较闲,所以有很多时间陪着他,小易自然是很高兴的。

“小叔,医生说,珊然宝贝,肚子里面的是双胞胎,哈哈……”除了佟秋练,所有人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顾珊然的肚子,顾珊然脸皮厚,但是这个时候,似乎这个时候也害羞了,而施施则是直接走过去,伸手摸了摸顾珊然还是有些瘪的肚子!

“你这肚子里面居然有两个?”施施明显不相信啊,“你这肚子瘪瘪的,里面居然有两个?”

“怎么了?羡慕不?”顾珊然冲着施施挑了挑眉毛。

“挺好的,要你你自己养一个,另一个给我养养好了……”顾珊然和顾南笙直接石化,而顾北辰只是直接走过去,看了看施施身上面那一身不华丽的衣服,“孩子我们自己会生,你羡慕他们做什么!”

“才不是羡慕,就是觉得她的肚子这么瘪,哪里是有两个小孩的肚子啊!”其实施施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有些酸酸的,萧寒看了看顾珊然,心里面也是酸酸的,转而将目光集中到了佟秋练的身上面,佟秋练狐疑的看着萧寒,他看着自己又在想什么啊?

回到了萧家之后,佟秋练这阵子正好闲下来,所以就躺在床上面,看一些自己以前想看的书,充充电,萧寒洗了澡从浴室出来,只是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萧寒在佟秋练的面前晃了两圈,佟秋练愣是一眼都没有抬,萧寒有些挫败了,看了看的腹部,八块腹肌,完美啊,还有着手臂的肌肉,怎么看都是完美的啊,她还能看自己一眼么?

“小练,你在看什么……”萧寒掐腰站在佟秋练的床头,佟秋练看着书,伸手摸了一下床头,摸了一支笔,在书上面划了划。

“《青少年的犯罪心理》,怎么了?有事么?”萧寒看着佟秋练这模样,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珊然怀了双胞胎!”萧寒轻轻咳嗽了一声。

“对啊,怎么了?”佟秋练还在认真的看书,似乎在思考什么,抬头看了萧寒一眼,“不冷么?要不要穿个衣服,或者我把空调的温度调得大一点?”

“那个,已经九点多了,你不觉得你不应该看书了么?”萧寒摸了摸鼻头,佟秋练这一脸的呆萌无辜的模样,弄得萧寒都觉得自己像是个禽兽了,不管了反正是自己的老婆,禽兽就禽兽吧,萧寒刚刚准备将佟秋练扑倒的时候,佟秋练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

“是不早了,不看了!我先下去吃点东西……”佟秋练对萧寒已经很了解了,这货现在这样样子,自己要是不逃的话,会被这厮吃得精光的,佟秋练冲着萧寒一笑,放下书,快速的穿着拖鞋,越过萧寒就往外面走!

萧寒愣了一秒钟,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快步跟上,就在佟秋练准备打开门的一瞬间,一双手直接从佟秋练的侧边伸了过来,直接按住了门,佟秋练低头沉默,速度好快,要死了,今晚又逃不掉了!

佟秋练回过头冲着萧晨悻悻地一笑:“怎么了?我就是想要去吃个东西而已!”

萧寒却瞬间迫近了佟秋练,低头注视着佟秋练,幽蓝色的眸子像是有魔力一般的,盯着佟秋练看得时候,佟秋练觉得心跳有不自觉地加快了,萧寒的头发湿湿的,有水珠从发间滑落,滑过了萧寒邪魅俊逸的侧脸,滑落在了锁骨上面,顺着锁骨直接滑落在了胸口,慢慢的向下,萧寒只是看着佟秋练的视线一直下移,直到那滴水珠直接没入了白色的浴巾里面!

“你该穿衣服了!”佟秋练虽然说话的时候是面无表情的,但是脸确实红的厉害,身材真的很好呢,佟秋练每一次看到都会不自觉地心跳加快。

“我觉得我先吃饱了才有力气穿衣服!”萧寒微微低头直接含住了佟秋练圆润的耳垂,佟秋练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不小心扯掉了萧寒围在腰上面的浴巾,佟秋练心里面哀嚎,明明我不是故意的啊,这个东西本来就是要掉的!

“我不是故意的!”佟秋练小声的说,萧寒却只是笑着附在佟秋练的耳边,轻轻呵着气,“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也想要了……”佟秋练咽了一下口水,萧寒直接上前,佟秋练瞬间身子都僵了!这货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穿!

“别把眼睛睁得这么大的看着我,还是你比我还急……”急你妹啊,佟秋练动也不敢动,而萧寒则是慢慢的从佟秋练的耳垂,耳廓,侧脸,眼睛,鼻尖,慢慢的向下,而手也开始不安分了!

“你居然不穿衣服!”佟秋练恨恨的说了一句!

“怎么了?反正等会儿也是要脱得,免得麻烦……”萧寒直接将佟秋练打横抱了起来,佟秋练则是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你要是喜欢闭着眼睛,我等会直接找个东西把你的眼睛蒙上好不好?我们还没有试过呢?”

佟秋练吓得直接的睁开了眼睛,“我不是……真的……我……不是……”佟秋练的舌头差点都打结了。

“看把你吓得,我们就常规办事就行了!”萧寒冲着佟秋练笑得邪魅,常规……办事!佟秋练的身子此刻已经被萧寒放平在了床上面,只能微微叹了口气,哎……

第二天佟秋练刚刚醒来,这段日子,佟秋练的生物钟已经调整的比较好了,佟秋练刚刚醒就发现一个有力额手臂正横在自己的腰上面,佟秋练翻了个身,萧寒此刻闭着眼睛,佟秋练嘴角微扬,伸手摸了摸萧寒的脸,萧寒则是伸手一把将佟秋练搂进了怀里面,“昨晚折腾了大半夜,累死了,今天迟点起来好不好?”

萧寒说着将头埋在佟秋练的胸口蹭了蹭,佟秋练心里面一阵恶寒,想要折腾的人是他吧,现在还可怜兮兮的模样给谁看,昨晚还那么生猛来着……佟秋练想着脸上面就觉得火烧火燎的。

“不是说好了,今天陪小易出去玩的么?你不会忘记了吧!”萧寒这几天忙着新口开发案的事情,早就把这个小屁孩的话抛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去了。

“迟一点也可以啊……”萧寒的话音未落,他们两个人就听见了“格拉格拉——”的东西扒门的声音,萧寒猛地抬头,睁开了眼睛,直接披了件睡袍,示意佟秋练将被子盖好,直接打开门,一个黑色的东西,直接扑进了萧寒的怀里面,萧寒下意识的伸手就抱住了大人,大人和茶茶这一段时间长大了很多!

而小易手里面正牵着茶茶,对着萧寒微微一笑:“爹地,不好意思哈,你应该睡醒了吧?我们说好今天出去玩的,妈咪起来了没?”小易这虽然说着歉疚的话,但是脸上面可是丝毫没有一点的愧疚啊!

“你带着它们下去,我和你妈咪等会儿就下去!”萧寒就知道,一大清早的,这种扒拉门的声音也只有大人才做的出来!

佟秋练和萧寒刚刚下楼,就看见了顶着熊猫眼的萧晨一边打着哈气,一边揉着头发从楼上面下来:“大哥,大嫂,你们这是准备出门么?”萧晨这种二货,本来是反应比较慢的,但是今天这一家三口是亲子装啊,有木有啊!

小易一身蓝白相间的短袖衬衫,一个蓝色的小短裤,一双黑色的小皮鞋,关键来了,这一头锃亮的堪比民国时期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啊,这锃亮的油头,从发际线开始一直往后面梳,萧晨只想知道,这是用了多少的定型发胶啊,感觉都能够在上面照个镜子了,萧晨确实也这么做了!

“小叔叔,干嘛呢!我的发型有木有很酷啊,安叔给我弄得!”这下子众人算是明白了,安叔弄的啊,不过小易的小脸蛋有七八成是遗传了萧寒的,本来就长得十分的精致,弄了这个头发依然十分的帅气!

而佟秋练和萧寒都是同样的白色上衣加蓝色裤子,看得萧晨心里面十分的不舒服,“你们一家人出去玩了,那我怎么办啊?我怎么觉得我想是外人呢!”

“你本来就是外人啊,在家好好玩!”萧寒拍了拍萧晨的肩膀,萧晨都想直接哭死,而小易更是直接跑到萧晨的面前,“小叔叔,我要是看到好吃的……”萧晨的眼睛瞬间一亮,“我会拍照给你的!”萧晨的脸顿时垮了!

最让萧晨受不了的是,当这一家三口出门的时候,后面的茶茶和大人,居然也穿着蓝白相间的衣服,尼玛,这狗都能和他们一起出去玩了,为什么他就不能,大人还十分傲娇的看了萧晨一眼,弄得萧晨差点抓狂,为什么都要暑假了,我还有这么多的作业啊,为什么啊!

萧家这一家三口出现在百货商场的时候,前后并没有什么保镖什么的,就像是最普通的一家三口,萧寒握着佟秋练的手,而小易则是双手拿着他的冰淇淋,不停的伸着舌头舔着冰淇淋,这夏天吃冰淇淋简直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啊!

而萧寒则是路过一楼的一家金银装柜,看中了一款玉饰的吊坠,佟秋练看了一眼:“这个我工作也不方便啊,就不用了吧!”

“我又不是买给你的,我是准备买给小易的!”萧寒说完,佟秋练顿时默然了,好吧,是她自作多情了,小易舔着冰淇淋,呆萌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看了看那款玉饰:“爹地,说实话,有点老土来着,不适合我!”

佟秋练捂着嘴,轻轻咳嗽了一声,萧寒则是直接让人将东西包好了,他们一路过来,倒是惹来了许多人的围观,只不过都是一些不敢上前的人罢了,偶尔也有人会拿出手机拍照,毕竟这一家三口出现还是十分养眼的。

三个人刚刚到了一家服装店,还没有走进去,迎面就走过来两个女人,打扮的十分的张扬妖娆,看到了萧寒,那是瞬间眸子都一亮啊,“萧公子……”两个人的声音甜甜糯糯的,倒是十分好听。而且都是一头瀑泻而下的乌黑秀发,穿着衣服倒是不便宜,只是这身上面倒是透着一股风尘之气。

而且两个人的目光在佟秋练的身上面停留了好一阵子,弄得佟秋练十分的不舒服,“萧公子,您也逛街么?”一个女人直接走过来,似乎想要将佟秋练挤开的样子,小易直接走过去,伸手拍了拍那个女人裸露在外面的大腿!

那女人自然是认得小易的,冲着小易微微一笑:“大妈,你的下巴尖的都能戳到我了!”那女人瞬间脸色一变,“还有啊,麻烦您离我们远一点,空气都有些浑浊了!细菌好多来着……臭死了!”小易说着还露出了一股十分嫌弃的模样。

“小易,你怎么说话的,怎么能这么和这个姐姐说话呢!”佟秋练说着假装生气的拍了一下小易的小脑袋,“就算是人家整容失败了,你也不能说人家的下巴要戳到你了啊,再说了,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了,怎么能叫人家大妈呢,还有啊,说实话也要看场合的,惹得姐姐不高兴了,还不快给姐姐赔礼道歉!”

众人默然,而小易则是极其不情愿的说道:“这位姐姐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说实话也能伤害到你,这是不好意思啊!”众人对这对母子的互动已经是看的醉醉的了!

“你们的劳动合同就到今天为止了,回头我会让人将违约金赔偿给你们的,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萧寒说话的声音不带什么感情,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但是萧寒伸手握住佟秋练的手,佟秋练只是伸手甩开萧寒的手,牵着小易就往店里面走!

而服务员热情的开始为佟秋练推荐衣服,佟秋练暂时还不太想看见萧寒,随意拿了一件衣服就直接走到了更衣室里面,而萧寒眸子闪过了一丝精光,快速的闪身,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直接闪身进入了更衣室,“你进来做什么!”

佟秋练冷着脸,这个男人未免太不要脸了吧,这是女式更衣室好不?而且“吧嗒——”一声,这厮居然将门给锁起来了,佟秋练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拿着衣服挡在胸前,“你到底要干吗,还不快点出去!”

萧寒则是大步向前,直接将佟秋练逼到了墙角,这个更衣室很大,除了和门正对的墙是一面贴着暗花墙纸的墙壁之外,其余两边都是镜子,佟秋练直接退到了墙角,而萧寒则是直接压了过去,伸手撑在佟秋练的侧脸旁边,“你生气了?”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啊!估计又是你公司旗下的哪个小明星吧!”因为两个女的长得都还不错,而且穿着打扮也还可以,况且若是公司职员,也是很难消费得起这样的地方的,所以佟秋练就猜想估计是哪个小明星吧,况且佟秋练压根不关注什么娱乐八卦的,也不认识这些人。

“生气了?”萧寒不回答佟秋练的问题,而是轻浮的伸手挑起了佟秋练的下巴,佟秋练怎么觉得这厮越来越不正经了,佟秋练伸手打掉萧寒的手,萧寒则是伸手直接捏住了佟秋练的下巴,俯身低头,直接含住了佟秋练的嘴唇。

“喂——唔……”佟秋练双手想要将萧寒推开,萧寒则是双手直接抱住佟秋练的腰,直接将佟秋练的身子按向了自己,“放开啦……你干嘛啊……”这里是更衣室啊,你以为是在家里面么?

一想到很多人在外面,或许能够听见这里面的动静,佟秋练的心跳就不自觉的加快了,更是用力的推搡着萧寒,“小练,难道你不知道,你越是反抗,我越是想要征服你么?”萧寒湿漉漉的吻已经从嘴角,蔓延到了耳垂,佟秋练的身子有些酥麻,不自觉的伸手抱住了萧寒的脖子,萧寒忍不住心里面窃喜。

“征服你妹啊,赶紧出去,外面都是人呢!”佟秋练心里面真是又气愤有羞恼,简直想要直接将萧寒这厮揍一顿不可!萧寒一听佟秋练都爆出口了,笑着直接将佟秋练搂进了怀里面!

“放心吧,我还没有那种当着众人表演的*,我们晚上回去再继续好了……”萧寒附在佟秋练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如愿以偿的看到了佟秋练的耳尖慢慢的泛红。

“扣扣——”外面传来的敲门声,让佟秋练身子一凛,萧寒看着这个向来宠辱不惊的小女人这般模样,就像是受惊的小绵羊一样,佟秋练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萧寒,似乎是被吓到了一般。

“爹地,妈咪,你们进去已经十分钟了,什么衣服要你们两个人合力穿十分钟啊……我的冰淇淋都吃完了!”最后一句话比较重要,冰淇淋已经吃完了,所以不能等了。

“我等会儿再给你买,你在门口守一下!”小易一听乐了,佟秋练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萧寒,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啊,真是这张脸都被丢光了!

“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再等一会儿,放心吧,那些姐姐不敢过来的,你们等会儿记得给我买个草莓味的冰淇淋就行了!”佟秋练觉得无语了,她是傻了还是疯了,居然和这两个人一起出来买东西。

“那我们要不要继续……”萧寒看着佟秋练有些恼羞成怒的脸,真是还想要再继续逗逗她。

“出去吧,我换个衣服!”佟秋练说着推搡着萧寒,让萧寒出去,萧寒则是无力耸了耸肩膀,知道这兔子被逼急了还会咬人呢,更何况佟秋练呢,萧寒还是乖乖走出去了,佟秋练关上门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萧寒刚刚出去,就看见了正坐在一边的小易,正逗弄着茶茶呢,小易抬头看了一眼萧寒:“爹地,你要不要把你嘴巴上面的口红擦一下吧……”萧寒这才找了一下镜子,刚刚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嘴巴上面居然吃到了一些口红,萧寒伸手擦了擦嘴角,还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似乎是在回味什么!

萧寒本来就是长得好看,这动作弄得周围的一众少女两眼顿时冒金星,“爹地,你太恶心了!茶茶,你说对不对!”茶茶十分给力的叫了两声,而大人则是打了个哈气,摇着尾巴坐在一边闭目养神了。

“那你等会儿让你妈咪给你买冰淇淋去啊,反正我恶心!”萧寒这话说完,小易直接狗腿子似的,跑到了萧寒的身边,伸手扯了扯萧寒的衣服,“爹地,我就是说着玩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呗,好不好……”

萧寒蹲下身子,这小易的嘴巴上面还粘着一点刚刚吃冰淇淋留下的印子,“怎么就几分钟不见,你把自己折腾成了小花猫了啊!”萧寒拿着面纸帮小易擦着嘴巴,佟秋练换了衣服出来就看见这样的一幕,说实话,萧寒和小易的感情越来越好,这是佟秋练乐见其成的,只不过每次看到这一幕,心里面总是有些酸涩罢了。

“妈咪,这个衣服好看啊!”小易是正对着佟秋练的,萧寒回头就看见了穿着一身裙子走出来的佟秋练。

裙子是齐肩的设计,整个裙子以白色为底,边上滚着浅绿色的刺绣图案,裙摆是百褶型的设计,裙子到了佟秋练的膝盖,露出了精致的小腿,将佟秋练整个人的气质映衬的像是空谷幽兰一般的清丽脱俗,萧寒倒是挺少见到佟秋练穿短裙的,而此刻露出了那像是白玉一般细腿,让萧寒顿时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爹地,你饿了!”小易指着萧寒!

“我哪里饿了!”这才十点多钟而已,吃完早饭也就过了没有多久啊,自己哪里饿了!

“那你咽什么唾沫,我都听见了,你咽口水的声音!”小易说完,萧寒沉默了,佟秋练乐了,萧寒小易抱了起来,冲着小易的屁股就是狠狠地打了一下,“小屁孩懂什么啊,别胡说!”然后父子两个人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佟秋练看。

佟秋练指了指身上面的衣服,“好看么?”父子两个人同时点了点头,佟秋练微微一笑,那一低头瞬间露出的一丝娇羞,似乎就像是盛夏最耀眼的一朵白莲,清新脱俗,见之忘俗。

但是当佟秋练转身要去吧衣服换下来的时候,萧寒的脸黑了,因为这衣服的后背才是重点有木有啊,那白色的蕾丝设计,一直从齐肩的地方,呈现倒三角的样子,一直拖到了腰部,佟秋练里面穿的是白色的内衣,看的也是一清二楚,萧寒恶狠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都是女的,“那件衣服同样的尺码,包起来直接送到萧家!”

“爹地,那衣服妈咪穿出去真的好么?”小易疑惑的看着萧寒,萧寒自然知道这衣服是穿不出去的,但是两个人的时候穿还是可以的。

所以当佟秋练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卧室里面居然多出来许多东西,有衣服的,有首饰的,有鞋子,有包包的……这些都是比较正常的。但是佟秋练从一个黑色的包装袋里面居然倒出了一些别的东西!

佟秋练伸手将东西捏了起来,这个几根带带子是怎么回事,而从那个黑色的包装袋里面拍哦下来一张纸,是个发票,上面明确的写着,这是一套内衣……佟秋练看着这几根带带子,萧寒,你丫的,这是给你穿的内衣么?

而萧寒刚刚从从外面进来,就看见佟秋练手里面捏着的东西,顿时跑了过去,悻悻地从佟秋练的手里面将东西给扯了过来:“这个东西怎么送到了这里来了!”

“难不成应该送到你的办公室?你自己yy?”萧寒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这小易的毒舌可不是遗传他一个人的,佟秋练要是想要讽刺谁,也是很毒舌的。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说,这个东西……不是我买的,真的不是我买的,是他们送的!”萧寒指着手中的内衣,佟秋练一把将衣服扯过来,直接塞进了那个黑色的包装袋里面,“真的不是我买的,是他们送的,我一整天都和你在一起,怎么可能买到这种东西呢……”

而不期然的萧寒的手机响了,萧寒刚刚拿出手机,脸色一变,有些尴尬,佟秋练伸手示意萧寒将手机交出去,萧寒犹豫了几秒钟,但是佟秋练的眸子过于冷冽,就把手机交了出去,佟秋练看着来电显示,居然是顾南笙,佟秋练狐疑的按下了接听键,也顺便按下了免提键!

“萧寒,我的东西收到没有啊,我跟你说,这套内衣,在欧美可流行了,小练的身材不错,其实……”

顾南笙没有说完,萧寒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佟秋练的丝丝寒气,萧寒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悻悻地看着佟秋练,而电环那头滔滔不绝的说了半天的顾南笙才发现萧寒似乎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话。

“萧寒,是不是被我的礼物震慑到了哈,哈哈……你不用太感谢我哈,我就是觉得好东西应该和好兄弟分享啊,哈哈……”好兄弟?佟秋练倒是不知道,萧寒什么时候和童养夫这个二货扯上了关系了,难道是自己最近太忙了,居然不知道这两个人居然勾搭到了一起?

“怎么能不用谢呢,我代表萧寒谢谢你哈!”佟秋练说这话简直是咬牙切齿的,而那边顾南笙沉默的看了看手机,确定拨出去的电话是萧寒的手机,顿了几秒钟,顾南笙毅然决然的挂了电话。

而萧寒在听见了手机被挂断的那一刻,就看见佟秋练直接将手机扔到了床上面,双手环胸看着萧寒,“说吧,你和顾南笙没事的时候都在捣鼓些什么……”

“也没有什么,就是这个……那个……”萧寒嘀咕了半天也是灭右手出个所以然来,而萧寒今天晚上注定是睡不了自己的床了!

“爹地,你能别挤着我么?我的床很小的,你和小叔叔去睡……”小易被萧寒紧紧的楼在怀里面,小易表示强烈的抗议啊,“爹地,你是不是被妈咪赶出来了啊?”

从背后抱着小易的萧寒嘴角抽搐了一下,“谁说的,我就是觉得我们父子应该多多交流一下感情罢了,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被你妈咪赶出来了,我是自己要求过来和你睡得!”

“是么?”小易狐疑问了一声,但是心里面却已经认定了,肯定是萧寒被佟秋练赶出来了,小易直接蹦了起来,“那我去和妈咪睡吧,妈咪不要你,又不是不要我……”然后萧寒这一夜,就躺在小易的小床上面,这脚还是露在床外面的,这个床太小了点啊,哎……萧寒无奈的长叹一声。

而顾南笙在挂了电话之后,似乎都是有心事重重的样子,顾珊然看了看顾南笙:“童养夫,你干嘛呢,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啊!”

“这么明显么?”顾南笙指了指自己的脸,顾珊然重重的点了点头,顾南笙无奈的咂了咂嘴巴,“我貌似真的做了一件坏事,估计萧寒会恨死我的!”

“我就喜欢听这种事情,说吧,你做了什么么?”顾南笙本来还是有些沮丧的脸,在一听说顾珊然对这个有兴趣,立刻来了兴致了,直接爬上床,爬到了顾珊然的身边,“我和你说,就是我买了一套……”

顾珊然听完,直接乐了,“他们两个人就是太死板了,真是的,你干的不错!”顾南笙则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珊然的胸部,顾珊然直接一巴掌拍了过去,“你丫的,看哪里呢,信不信老娘挖了你的眼睛啊!”

“不是的,我就是听人说,女人在怀孕的时候,某个地方会二次发育来着,我就想说想看看你的那个地方是不是也在二次发育?”顾南笙冲着顾珊然一笑!

顾珊然毫不犹豫的一脚踹了过去,“你丫的,给我滚蛋,老娘心情不好,今晚不用你侍寝了……呕——”顾珊然的话音未落,突然就从胃里面涌出了一股想要呕吐的感觉,顾珊然直接用手捂着嘴巴,直接冲进了洗漱间,顾南笙也赶紧冲了过去!

伸手轻轻的拍打着顾珊然的背部,“珊然宝贝,怎么样啊?有没有好一点!”顾南笙说着去外面赶紧倒了一杯温水,让顾珊然漱漱口,顾珊然怀孕已经十二周了,佟秋练当时孕吐比较早,一个半月的时候就有反应了,顾珊然还以为自己不会有孕吐,还向佟秋练炫耀来着,这居然第二天就孕吐了!

顾珊然有些虚脱被顾南笙扶到了床上面,刚刚躺下没有几分钟,那种感觉又一次涌了上来,这折腾了大半夜,两个人才沉沉的睡去,第二天两个人都是顶着一个熊猫眼出现在了早餐的桌子上面。

施施好笑的看着两个人,“这刚刚过了头三个月,你俩不会折腾了一宿吧!”顾南笙整个脑子都是晕的,抬头看了看施施,微微点了点头。

“折腾到了三点多才睡,等会儿再回去睡会儿,珊然宝贝,你吃点东西,免得等会儿更难受了!”施施疑惑了看着顾珊然也是一脸的颓色,这昨天还是精力充沛的,怎么好好地,感觉不像是因为那个折腾了一宿啊!

佣人很快就送上了吃的东西,而见天早上恰好是鲜鱼片粥,其实味道十分的鲜美,顾珊然刚刚闻到那个味道,直接捂着嘴巴,就往洗漱间冲,顾南笙立刻也跟着冲了进去,然后就传来了一阵呕吐声音,顾北辰和施施面面相觑,敢情是开始孕吐了啊!难怪两个人都这么憔悴了!

“把所有的东西换一下,最好是能够防止孕吐的!”顾北辰只是稍微吃了一点,拿着帕子擦了擦嘴巴,“你再吃点?”

施施直接放下了勺子,因为和佟秋练相识的时候,佟秋练很快就怀孕了,所以施施跟着佟秋练,学会做生姜牛肉粥,对孕吐还是有效果的,施施看了看时间,去片场的时间还早,“我给珊然做点吃的,你要是有事情要处理就去吧,我等会儿自己去片场就行了……”

“我等你!”说着顾北辰直接拿起报纸,就做到了沙发上面,等到顾南笙扶着已经虚脱的顾珊然出来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施施听到动静,拿着勺子就走了出来,“别睡,吃一点再去睡,吃点东西也能缓和孕吐的,我给你的册子你都没有看么?”施施的语气虽然有些冷硬,但是还是带着关切的。

“我哪里知道孕吐的反应这么迟啊!”顾珊然的脸色有些苍白,看得顾南笙真是肉疼啊!

“行了,再等几分钟,我的粥就好了,吃点再去休息!”顾珊然点了点头,冲过去抱着试试就是一阵猛亲!

“你丫的刷牙没啊,一股味道,我等会儿要去片场的!”施施怎么觉得自己的身上面都是酸腐的味道呢!

“没有啊!嘻嘻……”顾珊然冲着施施一笑,施施直接翻了个白眼,要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