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27 人心难测,尘埃落定

而这里的事情,赵铭也就听杨曦说过了,杨曦打着去宿舍看望高筱岚的由头,进入了宿舍的六楼,而且直到到了这个现场,电饭锅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这次用了之后,突然断电之后,电饭锅就直接坏掉了,而地上面的尸体还是安静的躺在地上面,肢体是零散的,水龙头还在滴水!

用杨曦自己的话来说,这画面对她来说就有很强的刺激性的,那种感官和精神的双重刺激,让她不自觉的想起了关于四年前的很多事情,水龙头还在滴答滴答的流水,将地面冲洗像是一片血海,但是水还很少,杨曦没有任何的保护自己的措施,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包里面有买了准备回去做实验的铁丝,杨曦就用铁丝将洗漱间的门锁死了。

杨曦那个时候心里面既紧张胆怯,但是也带着一丝兴奋和激动的,她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心里面就是既紧张又兴奋,而四年前杨子予的跳楼死亡的一幕,又一次浮现在了杨曦的面前,白色的裙子,赤红的鲜血,还有周围充斥着很多的尖叫声音!

以前这样的场景,杨曦每每午夜梦回,都会被惊醒,但是这一刻的杨曦是无比的淡定的,还带着一丝丝兴奋,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打了兴奋剂一样的。

杨曦下楼之后告诉她们两个人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并且杨曦告诉媛媛,等到他们放假,就带着媛媛去做人流手术,因为仲文轩死了,若是被人发现的话,媛媛迟早也会被牵扯出来的,这肚子里面的孩子本来也是留不得的。

而当时的高筱岚和厉媛媛都是属于之后才想起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两个人都是过了一夜之后才惊觉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所以着急忙慌的找了杨曦过来!

当时的两个人已经做好了被杨曦训斥的打算了,但是杨曦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让她们两个人保守秘密,而有了一个所谓的长辈提点,让她们两个人也觉得心里面踏实不少。

“说一下厉媛媛为什么会跳楼吧!”因为别的事情,都是可以询问杨曦的,对这个孩子,赵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那事情过了两天之后,莫凝找不到仲文轩,就怀疑又是媛媛搞得鬼,所以就在熄灯之后,阿姨都睡了之后,将我们带到了厕所里面……”这也就是那个时候校园暴力事件了,也是这件事情这一系列的案子才一件件的被牵扯了出来,“然后我们醒了之后就是在医院了!”

高筱岚在诉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似乎是在极力的隐忍着很大的痛苦一样,尤其是她的身体居然在轻微的颤抖,而且整个人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不正常了,这件事情似乎给高筱岚留下了很大的阴影,所以高筱岚在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觉得眼角的伤口都在隐隐作痛了,而说话的声音也在忍不住的微微颤抖。

“厉媛媛跳楼之前有和你们说过什么么?还是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和厉媛媛接触过,但是按照高筱岚的叙述,厉媛媛的性格应该和高筱岚不一样的,而且能够做到将仲文轩杀死,心理建树应该是不错的,到底是怎么引发了她的跳楼呢?

而且既然这件事情杨曦说会帮忙解决了,厉媛媛没有理由跳楼吧,所以这也是很困扰所有人的事情。

“因为媛媛的妈妈,发现了媛媛怀孕了,她的妈妈很生气,就打了她,问她是谁的孩子,但是媛媛死都不说,所以和阿姨吵了几句……阿姨当时还打了媛媛,所以媛媛哭得很伤心。”似乎已经不需要高筱岚再说些什么了,因为大家似乎已经明白了厉媛媛为什么跳楼了,不是被自己逼死的,而是受不住自己最亲的人的目光。

“我和媛媛说要不我们就告诉阿姨吧,是哪个坏蛋把你给那个的,但是媛媛说不可以……”高筱岚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很激动了,几乎是吊着嗓子的,情绪似乎有些失控。

“为什么不可以?”赵铭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的平缓一些,同时也给高筱岚一个缓冲的时间。

“因为仲文轩已经死了啊,要是这件事情闹大的话,那么肯定有人要开始找仲文轩的,到时候的话,我们做的一切事情就都会败露了,不可以的,绝对不行啊!”高筱岚摇着头,眼中满是泪水,那种无措和慌张,也让所有人为这两个女孩的无知而扼腕叹息。

“好了,你别激动,喝点水!”赵铭给高筱岚递上了一杯水,高筱岚只是哭着接过水,而那口水还没有喝下去,已经全部都吐出来了,似乎是悲伤过度的缘故,让她现在的整个身体都是处于一种完全吃不下东西的状态。

“那孩子死前肯定很难过吧,自己最亲的人,不是安慰受了委屈的自己,而是在打她,似乎已经将她定罪了,认为她是个不检点的女孩子,对于一个已经压抑了很久的孩子来说,这样的指责过于沉重了!”佟秋练看着已经在审讯室哭成一团的高筱岚,而厉媛媛的死,在高筱岚的生命中,注定要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难道自己的女儿还不了解么?”白少言只是觉得可惜罢了,毕竟都是这么年轻的生命。

“或许当时她的母亲也是手足无措的,她不懂为什么自己十五的女儿会怀孕吧,而我们的社会对这些事情从来都是缺少宽容的,若是发生了一起强奸的案子,被大肆报道的人肯定都是被害者一方,倒是挺少有人关注这个犯人的,我们是在用我们自认为的同情和怜悯,将他们一步步的逼到了深渊!”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而看着审讯室里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高筱岚,心里面除了悲凉,还是悲凉了!

是啊,大肆的新闻报道,和网友的疯狂转载,看起来是在控诉着所有的事情,是在指责那个施暴者,但是这么大篇幅的重复报道,对于受害者的家属或者受害者来说,或许又是另一重的折磨吧。

高筱岚招供之后,整个案子似乎就变得异常的顺利了,而佟秋练的工作也是告一段落了!

根据杨曦的叙述,莫凝的案子,是她一个人所为,只不过后来被高筱岚发现了自己湿透了,准备扔掉的衣服,才被高筱岚发现了自己做的事情,而之后的章茜,就是两个人合伙杀害的。

章茜是在准备回家的时候,被高筱岚叫到了厕所里面的,因为那个时候章茜心里面有些害怕,因为莫凝和仲文轩的事情,她这几天睡不好吃不好!

但是面对着高筱岚的挑衅,她还是去了,并且是独自一个人,她认为高筱岚而已,自己就能够解决了,而在操场上面,杨曦联合高筱岚将她的尸体吊在了树上面,并且弄出了像是在祭拜厉媛媛的模样。

而红色衣服,完全是杨曦自己的主意,因为这天恰好是厉媛媛的头七,这让她想到了自己的朋友,杨子予死的时候,那雪白的衣服被染红的模样,她就想着他们死的时候也应该是一身血红的,而之后他们只是躲在一边,并没有回到宿舍,因为当时的宿舍大门已经关起来了。

而随着有人发现章茜的尸体,也惊动了管楼的阿姨,宿管阿姨开门出来看情况的时候,他们趁着宿舍里面学生的躁动跑回了宿舍,而那些换洗下来的衣服,现在还被锁在值班室里面,因为杨曦回去之后,校长特别允许杨曦可以在宿舍陪伴高筱岚,他们两个人是单独住在值班室里面的,这也给杨曦的作案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而校长的案子是让所有人最无语的了,因为……杨曦一直都觉得自己杀对了人,那是因为在杨曦打电话给校长,说了当年的事情的时候,校长居然说现在就要见自己,这才出现了两个人同坐一辆的情况,校长说有东西要给她看,杨曦正愁没有地方杀了他呢,所以就跟着他到了办公室里面。

杨曦到了校长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傻掉的,因为在校长的办公室里面,弥漫着一股糜烂的味道,而这种味道杨曦是清楚的,尤其是现场这高筱岚衣衫不整的样子,更是让杨曦整个人都傻掉了,杨曦摸了摸藏在包里面的那把尖刀!

“你这个禽兽,你到底对我妹妹做了什么!”杨曦尖叫着,秦志波其实自己也是蒙圈的状态的,他本来是打算是回家的,高筱岚来找自己,两个人聊了一会儿,高筱岚居然主动的开始脱衣服什么的,而自己半推半就……

杨曦锐利的眸子从校长的身上面瞬间转移到了高筱岚的身上面:“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给我把衣服穿好了!”

高筱岚穿上衣服,跟着杨曦到了外面的走廊,走廊里面没有灯,黑灯瞎火的,走廊尽头的窗户照射进来的一些路灯的光亮,让高筱岚可以清晰的看见杨曦脸上面愤怒的表情,“表姐——”

“啪——”杨曦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打了高筱岚一巴掌,高筱岚捂着脸,咬着嘴唇看着杨曦,“表姐,我……我,就是想要……”

“你想要干什么,你说啊,你想要干什么啊,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我说过,这是我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的,不需要你帮忙,你现在给我滚!”杨曦指着一处楼梯,就让高筱岚立刻滚!

高筱岚捂着脸,咬了咬牙,似乎是鼓起了很大勇气,“表姐,你已经忍了这么久了,现在你也该明白了吧,这个校长就是一个衣冠禽兽,你可以把他……杀了——”高筱岚靠近杨曦,这最后的两个人说出来,让杨曦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

“你为什么变成这样子了!难道就是因为之前的事情么?”因为之前两个人合谋已经杀了这么多的人?

“不是的,我就是想要表姐清楚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表姐,既然都杀了这么多人了,为什么还要放过他一个呢,难道你就真的不想报仇么?”高筱岚此刻的表情是狰狞的,狰狞的让杨曦都觉得有些可怕!

“怎么发生关系的?”杨曦都不想看高筱岚,只是伸手又一次摸了摸包里面的尖刀。

“男人都是经不起引诱的不是么?表姐,这次结束我们就收手行不行,这个人你绝对不能放过!”而杨曦在看见高筱岚身上面的青紫的时候,再一次下定了决心!

所以当杨曦再一次进入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只是慢悠悠的将自己的鞋子脱了,放在一边,然后就开始宽衣解带了,既然你这么喜欢女人的话,就注定你要死在女人的手里面了!

“你在做什么啊!这件事情我会负责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个我当时……”校长的表情很焦虑,他不懂此刻的杨曦到底是要干嘛的。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对我表妹做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么?”杨曦直接冲过去!而校长一直向后退,直到身子被抵在了办公桌上面!

杨曦心里面一阵恶心,而校长那个时候也是十分的尴尬,“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校长那个时候是懵的,而杨曦已经直接想要将校长按在了桌子上面了,校长此刻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开始挣扎,而眼睛也是这个时候被打落的!

两个人还在进行着搏斗,而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啪嗒——”是眼镜碎裂的声音,两个人都是被吓住了,同时回头,看到就是高筱岚一张惨白的脸,“表姐……”而杨曦毕竟不是第一次杀人了,瞬间一狠心,直接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刀子,直接冲着校长的就捅刺起来,“你就是禽兽,你该为子予偿命……”

杨曦永远记得校长在听见了杨子予的名字的时候,那种诧异,然后校长睁大了眼睛,却放弃了抵抗,杨曦哪里想得到别的,“筱岚,赶紧走,找个地方躲起来,赶紧走……”高筱岚木木的点了点头,就直接小跑着离开了,而杨曦看见了校长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迹象,这才注意到整个办公室都是喷溅型的血迹,她注意到走廊里面高筱岚的脚步声越来越小,她就放心了。

“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吧,筱岚,就让所有的一切都停止在这里吧!”所以杨曦自己报了案子,而高筱岚则是躲在了一个厕所里面,她听见了警笛的声音,还有人来人往的声音,她只是抱着双腿躲在厕所里面,完全不敢说话,不敢吭声,她以为杨曦已经逃走了,却不知杨曦已经被抓了!

而赵铭在调查监控的时候,也发现了高筱岚真的是没有回过宿舍,因为办公室是和教学楼连着的,中间有天桥,不知道高筱岚是什么时候进入的办公楼,不过高筱岚确实没有回到过宿舍就对了,而且在他们宿舍的锁起来的柜子里面,赵铭知道了两件血衣,根据检测上面的血迹是章茜的,而且在高筱岚的柜子里面找到了一把刀子,上面还残留着一些仲文轩的DNA!

最让所有人心里面不舒服的是,在他们将高筱岚送去检查身体的时候,证明她和校长的那一次似乎也不是高筱岚的第一次,而根据高筱岚的说法,其实她的第一次也是给了仲文轩的,只是她本来就是性格内向的那种,厉媛媛受辱了会和高筱岚说,但是高筱岚却是怎么都无法说出这么可耻的东西!

所以在厉媛媛杀害仲文轩的时候,高筱岚是无无反顾的做了帮凶了,这其中虽然有为厉媛媛愤懑的成分,现在想来的话,或许更多的是高筱岚自己处于对仲文轩的一种报复和宣泄吧,而这种压抑了很久的报复的心里,只不过是在仲文轩那里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而为多得是体现在了对校长的问题上面。

在帮高筱岚做心理分析的分析,也知道高筱岚的心里面已经出现了问题了,而且性格出现了不稳定的因素,情绪也很不稳定,起伏波动很大,需要接受心理方面的治疗!

逼迫杨曦做出选择,让杨曦最终还是卖出了那一步,也是那一步让姐妹两个人的命运都不可逆转,跌入深渊!

这么看的话,这一个系列的案子,算是成功告破了,但是所有人的心里面却并不高兴,因为这一切的开始就是个错误,而造成这一系列人的不幸的命运的就是那个四年前的禽兽,但是他们现在却无法找到这个人的任何的线索。

就在这种时候,警局迎来了一个人,一个女人,穿着一身得体的洋装,戴着墨镜,披肩长发,挎着一个单肩包,看起来十分的洋气,她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走进了赵铭的办公室:“我找这里管事的!”

赵铭此刻还在排查当年能够符合作案条件的嫌疑人,对于这个不速之客,赵铭面露不喜之色,“这里是重案组,你要是来报案的,麻烦外面登记!”

女人直接将眼镜摘了下来,轻轻扯起了嘴角,一边转动着眼镜,一边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四下打量了一下整个办公室,“我是宋凝……”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而宋凝则是叹了口气,对这群人也是无语了。

所有人只是看着宋凝,然后面面相觑,似乎没有人对这个人有任何的印象,所以大家的脸上面都是露出了一种茫然的神色。

“我是宋凝,当年603宿舍,出国的那个人就是我!”宋凝这话一出,整个办公室都是鸦雀无声的,而赵铭则是翻出了已经被冷落了很久的一份关于当时603宿舍住的人的照片,确实是宋凝,虽然变化有些大,但是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怎么了?不像么?我只是垫了个鼻子而已!”宋凝说着起身走到了赵铭的面前,“让我见见杨曦吧!”宋凝已经从关慧的口中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所以才急匆匆的赶来的,“让我见见杨曦,她不是在警局么?”这个宋凝看起来是那种直爽泼辣的人,这个603宿舍倒是什么样性格的女孩子都有。

“你回来只是见她的?”赵铭可不认为这个女人的突然回来会这么的单纯。

“让我见她一面吧,她就算是死了也不能让她做个糊涂鬼吧!”宋凝这话明显是话里有话啊,她当年是知情的人!宋凝只是冲着赵铭点了点头。四年前的犯罪嫌疑人的排查,工作量很大,赵铭现在只能希望这个宋凝真的知道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情况!

而宋凝见到杨曦的时候,不是在警局,而是监狱里面,杨曦的长发已经被剪了,穿着蓝白相间的囚服,脚上面还挂着叮当作响的脚铐,走过来的时候,宋凝立刻激动的想要冲过去,因为是赵铭安排的,他们是在一个房间见面的,但是必须有狱警在场的那种,赵铭伸手拉住了宋凝,冲着宋凝摇了摇头。

杨曦再看见了宋凝的时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宋凝,而本来大大咧咧的宋凝在看见杨曦的时候,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落,赵铭递上了一张面纸,宋凝气呼呼的扯过面纸,赵铭无奈的挠了挠头发,真是的,脾气真大,好可怕,以后谁敢娶这样的女人啊。

“宋凝……你……来啦!”其实杨曦很想说,你这是准备送我最后一程的么?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冲着宋凝一笑,现在的杨曦看起来虽然说比之前瘦了很多,憔悴了很多,但是眼中的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所有的倔强和愤怒,反而是带着一种释然的,或许是已经接受了所有的一切吧。

“你傻啊,你个疯子,当年我就和你说了,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冲动啊,你这个疯子!”宋凝冲着杨曦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你个疯子,你傻吗?你好不容易考上的学,你们家好不容易出了你一个大学生,叔叔阿姨辛苦供养你,你怎么就非要走上了这条路呢,你个疯子,你说你对得起谁啊……”

“宋凝,探视是有时间限制的,你准备骂到时间结束么?”杨曦只是淡然的冲着宋凝一笑,却让宋凝瞬间泪如泉涌,杨曦想要伸手帮宋凝擦擦眼泪,但是她的双手上面也有手铐,异动起来就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音,“别哭了!”

杨曦的手粗糙温热,宋凝明显是那种富家小姐那种,当杨曦粗糙的手触碰到她的皮肤的时候,送行真的是绷不住痛哭失声。

“杨曦,你就是一个蠢货,你到底在干吗,我就和你说过,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子,毁了自己!”宋凝擦了擦眼泪,杨曦只是冲着宋凝一笑,那眼中满是释然。

“我没有后悔过,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别为我难过了!”杨曦看着打扮的时尚洋气的宋凝,想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她只是没有想到多年未见,再次相见,居然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看你过得好就行了,我还以为那件事情之后,你受了很大的打击呢……”

杨曦的话没有说完,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宋凝突然就离开了凳子,“噗通——”一声就给杨曦跪下了,这一下子所有人都是愣住了,包括杨曦,但是一边的狱警不准杨曦乱动,而赵铭立刻走过去,想要将宋凝拉起来,但是宋凝却是一下子甩开了赵铭的手,抡起巴掌冲着自己的脸就是“啪——啪——啪……”的抽了几下!

“你这是干嘛啊!”杨曦大吼了一声!

宋凝抬头看着杨曦,入目就是杨曦的手铐脚铐,宋凝的眼泪顿时溢满了眼眶,“我们宿舍那么多人当中,我才是最懦弱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当年我明明知道……”宋凝的话音未落,杨曦直接不顾一边的狱警的阻拦,直接冲了过去,直接按住了宋凝的肩膀,俯视着宋凝。

“你刚刚说了什么,你知道什么……”杨曦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那种震惊,甚至是比知道校长并不是那个禽兽的时候,更加的震惊!

“我知道侵犯了子予和邓悦的人是谁……呜呜……”宋凝跪在地上面,双手死死地攥着裙子的下摆,使劲的攥着,身子微微的在颤抖,死死地咬着嘴唇,大朵大朵的泪花不停的往下落,而杨曦直接是愣在了原地,直到被狱警拉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

“你说你知道?你都知道?”杨曦还是不敢相信,那表情显得有些木然,似乎很难消化刚刚听到的东西。

“对!”宋凝轻轻嗯了一声,然后抬头看着杨曦,跪着爬到了杨曦的脚边,伸手握住了杨曦的手,赵铭示意一边的狱警先别过去,所有人都是静静地在等着宋凝接下来会说的话,而宋凝则是看着杨曦,“杨曦,你别这样子,我也不想的,我当时也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办啊……”

“所以你就出国了?什么都不说,就这样把这个烂摊子留了下来,你什么时候知道那个人是谁的?”杨曦看着宋凝,那眼神很复杂,似乎很愤怒,但是却又带着一丝不舍和心疼。

“知道了子予被人侵犯我就猜到了那个人是谁了……”所有人都是一愣,这是怎么回事?而杨曦更是不相信,一直摇着头,似乎不敢相信宋凝说的话。

“怎么可能呢,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在一起的,一起给子予买饭,一起找她,都是在一起的啊,怎么可能呢……”他们宿舍的女生感情挺好的,很多时候都是大家腻在一起的,怎么可能说这么大的事情,就只有宋凝一个人知道呢,所有人的心里面也都是同样的疑问。

“因为被侵犯的第一个人不是子予……”宋凝哽咽着,似乎有些事实已经呼之欲出了,杨曦不敢相信的看着在自己的面前哭成了泪人的宋凝,眼神空洞的像是完全失去了焦距!

“子予不是第一个人?”杨曦重复着宋凝的话,宋凝使劲的点着头,身子微微的有些颤抖,她紧紧的握住杨曦的手,宋凝的家境不错,而杨曦因为一直在勤工俭学的缘故,所以手上面显得有些粗糙,宋凝在哭,就是妆容都已经哭花了。

“因为我才是第一个!”宋凝的话说完,就开始嚎啕大哭,而杨曦则是整个人如遭电击一般的呆愣在了原地,任凭着宋凝怎么嚎啕大哭,似乎都已经唤不回她的一丝丝理智了,她的脑子现在就像是被轰炸机轰炸过一样的,整个脑子都是“嗡嗡——”作响,完全没有办法思考。

“因为我才是第一个啊,子予不是第一个,我才是,可是我不敢和你们说,我害怕你们嫌弃我,害怕你们看不起我,我真的害怕啊!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脏,我都觉得自己好恶心,我都嫌弃自己,我好怕啊……”宋凝说这话的时候,死死地攥着杨曦的手,就像是攥住了那最后一根的救命稻草,“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干净了,我已经很脏了,杨曦,我不敢告诉你们……”

宋凝过了十几分钟,杨曦才神说反握住宋凝的手,“那个人是谁?”既然不是校长的话,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你说,是谁!是谁做的!”杨曦最后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那种歇斯底里,似乎是从心地里面呼喊出来的声音,震得所有人都是头皮发麻,心头发紧,赵铭则是紧紧的握着手中的警官帽子,咬着嘴唇,似乎能够感觉到当时宋凝的捂住和现在杨曦的愤怒!

“是我们的班主任!校长的侄子——秦海洋!”宋凝在说出这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是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宋凝的嘴巴里面蹦出来,重重的敲打在了所有人的心上面。

“是他……”杨曦突然失声开始放肆的大笑,“是他……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哈哈……都错了,都错了,哈哈……”狱警连忙将宋凝拉开,伸手按住似乎想要挣脱束缚的杨曦,杨曦只是木木的被狱警按在了凳子上面,还在拼命的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哈哈……”

那种放肆的大笑,肆无忌惮的泪水,还显得有些稚嫩的面孔,都在冲击着所有人的感官,“宋凝,我们都是傻子,我们都是傻子……”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一点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所有的一切了,要是我当初勇敢一点的话,子予和邓悦也不会出事,而你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杨曦,求你别笑了,求你别笑了好么?”杨曦这么的肆无忌惮的疯狂大笑,让宋凝简直是心如刀割啊!

“我们都错了,我恨了四年的人居然是错的,而那个真正的禽兽,我居然一直把他当成我前进路上面的领路人,难怪他对我们宿舍格外的照顾,你走了之后,对我和关慧都格外的关注,我还以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好人,现在想想,他就是在弥补他犯的罪吧……”杨曦似乎冷静了许多,安静的坐在凳子上面!

剪得齐耳的短发干净利落,但是也让人更加清晰的可以看见那苍白的脸庞,还有那一双无助的瞳孔,嘴唇发白,整个人就像是个死人一样的苍白无力,眼泪却像是已经不受控制一般的仍旧是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原来是他啊,居然是他……我真是傻啊,以为他是个好人,我真是傻得可以……”

“杨曦,都怪当初的我太懦弱了,都是我的错……”宋凝说着就在自己的脸上面打了几巴掌,“我的错啊……”

“那当时子予的事情之后,他找我们谈话,是不是那次的时候,邓悦就被……”杨曦实在是说不出来那几个字,只是看着宋凝那一已经哭得红肿的眼睛,宋凝点了点头。

“那天之后我总想问一下邓悦,然后那次上体育课的时候,我就找机会和邓悦说了一下,当时邓悦似乎是被吓坏了,而体育课的时候,别的同学又开始指责邓悦,什么那些闹鬼的事情,都是邓悦搞出来的,邓悦当时是看着我的,她是看着我的,然后就开始疯狂的大笑……”那之后的事情杨曦都知道,因为他们是看着邓悦疯了的,眼睁睁的看着邓悦在自己的面前疯了的。

“我真的不不能在这个学校待下去了,我就和爸妈说了宿舍的事情,他们就帮我办理了出国的手续,这么多年我过得并不好,我拼命的学习拼命的做别的事情,但是午夜梦回,子予,邓悦……还有那个禽兽的脸,就不自觉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真的很难受,我不敢回来,我怕见到你们,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宋凝肩头埋在双腿之间,坐在地上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时间快到了!”狱警的表情是冷漠的,因为这样的事情她看得太多了,监狱里面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的悲欢离合,这里面有大彻大悟的人,也有死不悔改的人,但是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过眼云烟一样的,眼前的这一幕,只能让她留下一声叹息!

或许生活就是各种的错过和无奈交织在一起,结局可能是好的,但也可能是不好的,但是生活还在继续,或许只有时间才能够冲淡这一切吧!

“不怪你,宋凝,你也是受害者,我很高兴,你现在回来了,在我要走的时候,还能见你最后一面,你知道么?小慧怀孕了,我好希望看一眼她的孩子啊?但是我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做她孩子的干妈了吧,你替我问候她一声吧……”宋凝点了点头,完全不敢抬头看着杨曦。

宋凝和赵铭一行人出了监狱大门的时候,夏天的阳光很烈,瞬间铺泄下来,似乎想要驱散所有人心里的阴霾,但是所有人的心情仍旧是格外的沉重。

宋凝到了警局叙述了自己被自己的班主任性侵的事实,也是一次考试之后,宋凝被叫到了办公室谈话,事情就那么发生了,宋凝叙述的过程很平静,似乎在说着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似乎这件事情和她并不相关一样。

赵铭很顺利的逮捕了秦海洋,因为这几日秦海洋也是备受煎熬,四年前的事情,他本来以为一切都过去了,但是在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之后,他似乎预感到了一些事情,所以终日惶惶不安,在警察找到了他们家的时候,秦海洋在吃饭,一点反抗都没有,只是说了一句,“你们终于来了!”

似乎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没有逃没有跑,只是他的妻子一个劲儿在拉扯着警察,一个劲儿的哭喊,完全不懂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赵铭简单的解释了之后,他的妻子那种表情是震惊的,“你个混蛋,她们还是孩子,和我们的女儿差不多大的孩子啊,你怎么下的去手的啊……”

离开他们家的时候,赵铭注意到在客厅的墙上面挂着一家三口的照片,那女孩子依偎在这对夫妇的怀里面,巧笑嫣然,赫然穿着第一高中的校服。

而到了警局,秦海洋对自己做的事情都是供认不讳的,这给案子的侦破带来了很大的便利,这个案子看似就这么结束了,但是留给所有人的思考却是不止如此,在社会上面掀起了一股讨论的热潮。

而校园暴力事件的所有参与者的家长,联合发了一份申明,是道歉声明,但是舆论的声音并没有因为这份道歉而得到一点点的平息,或许这种事情留给人们太多的思考和反思了吧,而之后针对学校周边的兜售的各种零食商品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整顿。

而所有人也终于见到了那种高筱岚口中所谓的“止咳水”,几乎每个小卖铺都有卖,而佟秋练在对这些“止咳水”的成分进行了检测之后,发现这里面的主要的成分是磷酸可待因和盐酸麻黄碱。

“磷酸可待因属于中枢性镇咳药,一般用于无痰的干咳,具有镇咳和镇痛功能!”佟秋练停顿了一下,将检查的结果交给了赵铭,“其作用强度为吗啡的四分之一,能起到兴奋呼吸中枢神经的作用,大量服用会产生快感和幻觉,出现晕眩、心跳过速等不良反应,长期饮用会上瘾。与鸦片、海洛因等毒品相似。盐酸麻黄碱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吧……”所有人都是点了点头,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常听说的东西!所以大家都比较熟悉!

赵铭看着报告,深吸了一口气,“麻黄碱是制毒品和摇头丸的原材料,长期,大量服用也易上瘾。”赵铭看着办公室里面刚刚缴获的成箱的止咳水,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案子结束之后,仲文轩、莫凝和章茜的家长都过来各自将孩子的尸体领回去了,而校长的尸体却一直停在停尸房里面,一直没有人来认领,直到教育部那边在网上面发布了对于秦志波去世的哀痛的讣告,他们的家里人这才将他的尸体领回去。

那些孩子的葬礼是统一举行的,受到了家长的邀请,所以警局这边,赵铭和一些参与了案子的警察也都过去了,而佟秋练和白少言也跟着过去了,三个墓碑,上面都是孩子纯真无邪的笑脸,都还是那么的稚嫩。其实在C市未成年的孩子去世,是不举行什么仪式的,一般都是直接火化,但是这一次他们留下点东西,同时也给这些家长留下一个念想吧!

而佟秋练刚刚回头的时候,似乎看见了厉媛媛的父亲和她的奶奶,这个老人家佟秋练还是很有印象的,佟秋练伸手抵了抵赵铭,赵铭回头看到了他们,只是走过去,而这几个家长之间的见面,似乎出其的冷静,没有发生他们想象中的冲突或者是争执。

厉媛媛的父亲怀中抱着三束白菊,慢慢的走过来,而人群自觉地为他们让开了一条路,厉媛媛的父亲,看起来比前些日子看上去更加的憔悴了,他只是慢慢的走过去,将一束束的白菊,放在了三个墓碑前面,然后定定的在每个墓碑前面鞠了三个躬!

“我们已经撤诉了,孩子都走了,争这些也没有意义了……”厉媛媛的父亲和奶奶说了这几句之后,就转身离开了,佟秋练清楚的看见,他们的苍老和憔悴,眼泪都含在眼睛里面了,却是强忍着没有掉下来,而这边的所有的人只是看着他们慢慢消失的背影,莫凝的母亲忍不住痛哭失声,继而有些人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佟秋练抬头看了看天空,因为来的时候天还是蒙蒙亮,而此刻的东方的天空慢慢已经开始泛红,火红的朝霞晕染了天空,整个天空都是红色的,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面,似乎就像是每个人此刻的内心,尽管痛心疾首,但是生活还要继续。

而葬礼结束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的喷薄而出,照耀整片的大地,而新的一天也即将开始了,警局新的法医也已经过来了,佟秋练就赶到了警局进行一些工作方面的交接工作,但是似乎看似风平浪静的一切,但是却偏又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心里难安的事情。

佟秋练坐在车子上面,新来的法医是个男的,快三十的样子,看上去挺老实的,话不太多,不过专业素养还是可以的,白少言专心的看着书,因为在每日每夜的写毕业论文,而去了则是阴沉着脸,一行人很快到了精神病院!

到精神病院的时候,佟秋练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新来的法医检查了一下尸体,“是自杀的!”所有人的脸上面,都是哀痛。

“邓悦或许一直都没有疯吧,那天我给她扎头发的时候,我说已经抓住了坏蛋了,以后就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邓悦了,结果第二天……”邓悦是咬舌自尽的,但是死前脸上面还带着一丝笑容。

之后听说邓悦并没有举行什么仪式,她的父亲将她的尸体匆匆火化之后,直接埋在了医院的后山上面,和那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埋在了一起!

而之后关于校园暴力性侵的话题长期占据着报道的头版头条,社会的反思与宽容也在进行着,或者这件事情给人们会留下更多的反思和思考吧!

“小练,我好紧张啊?怎么办?”这天顾珊然找佟秋练陪她一起去产检,专门避开了顾南笙,顾珊然死死地攥住了佟秋练的手,佟秋练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顾珊然的手,倒是挺少能够见到顾珊然这么紧张的。

而到了检查的时候,顾珊然直接攥住了佟秋练的手:“那个,小练,我觉得我还是明天再过来检查吧……”

“那我可陪不了你了,明天周末,人家医院很多医生都不上班的,再说了,我和小易约好了,明天陪他出去玩!赶紧的吧,排队都排了这么久了……”所有人都是对她们投去了好奇的目光,因为天气这么热,这两个人居然戴着口罩,都怪校园暴力的结束之后,居然有报道对佟秋练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弄得佟秋练现在算是出了名了!

“难道不能过几天来检查么?”顾珊然居然打起了退堂鼓!

“亲爱的,你这肚子刚好十二周,第一次的B超检查就是12—16周,要不改天你让南笙陪你来也行,反正我是无所谓的!”顾珊然咽了一下口水!

“顾珊然!”门被打开了,一个护士,叫了一声,顾珊然瞬间一个激灵,半推半就的被佟秋练推了进去,“先把衣服先开吧……”顾珊然沉默了,医生指了指一边的床,示意顾珊然躺上去,顾珊然十分乖巧听话的躺了上去,将衣服的下面掀开,双手死死地抱住腹部!

“这位太太我们要给你的腹部涂上耦合剂,要进行检查了,您放松一点……”顾珊然木木的点了点头,而涂上了粘粘的液体之后,顾珊然觉得整个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位太太,放松一些,超声透不过气体,这是消除皮肤和探头之间的气体的,没事,您别紧张,第一次进行孕检么?”

“嗯!”顾珊然本来也是很能说的人,医生似乎对这种紧张的孕妇也是习以为常了,笑了笑,就开始进行检查了,“孩子发育的还是挺好的,别担心,额……”医生顿了一下,顾珊然的心脏都要停止了,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恭喜啊,您好像里面的是双胞胎……”顾珊然此刻简直有如五雷轰顶一般,一千只的草泥马在顾珊然的心里面呼啸而过,不会吧!

顾珊然是像僵尸一样木然的走出去的,佟秋练连忙将顾珊然扯到了一边,直接从顾珊然的手中拿过了B超,咦——“这里面怎么……珊然,你不会怀的不止一个孩子吧!”因为这个时候的孕检,就可以看得见里面是一胎还是多胎了!

“我貌似怀了双胞胎……”顾珊然这话说完,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尖叫,突然一边的拐角发出了一声尖叫,佟秋练和顾珊然对视一眼,两个人双双扶额,就知道顾南笙这货肯定会跟来,这丫的,不丢人会死么?

顾珊然那看见顾南笙那厮冲着自己跑过来的时候,直接捂脸转身直接离开,“珊然宝贝,你别走啊……”尼玛,我不走还等着你呢,没有看到别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们么?

------题外话------

这个案子到这里算是结束了,自己感觉后面写的不太好,大家多多包涵吧,我真的尽力了!(抹眼泪中……)

推荐两篇文:

《溺宠之重生萌妻超大牌》

【本文1v1男强女强,宠文无虐,现代重生娱乐圈,全新故事,欢迎跳坑。】

《盛娶天后之Boss太毒舌》

【关于租赁男票】

许诺瞪了他一眼,转身欲走却被他扯住手臂,他低头瞥了一眼手表抬头道:“我陪你演了二十分钟,你应该支付我一百二十万。”

许诺挣脱出手臂,咬着呀,“你别得寸进尺,别说一百二十万,就是二十万我也不会给你,像你这样压榨人,你爸妈知道吗?”

唐君昊伸手扶额,一脸的无辜,“这世道混口饭不容易,尤其像我这颜值暴表的人,时刻谨防像你这种公然揩油的人,所以,我爸妈自然是知道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