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26 案情明朗,姐妹情深

杨曦整个人都是木掉的,她只是呆呆的看着赵铭,但是赵铭已经直接将那一份报告放在了杨曦的面前:“当时厉媛媛走得比较突然,当时我们虽然对她的尸体进行了一些解剖检查,但是我们并没有将她的信息录入在当时系统的DNA资料库中,所以这件事情一直都没有发现!”

“谁的身上面不会粘上一些别人的头发呢,再者说了,女生掉头发是很常见的事情,每天早上起来梳头发也会掉一大把也是常有的,你们难不成就要凭借这一根头发丝,说明问题么?”杨曦的低着头,手指不停的在扣着自己的衣服,显得局促不安,尤其是说话的时候,完全不敢正视赵铭的眼睛,只是看着别的地方!

身体似乎在不自觉的逃避一些什么,但是眼神的闪烁,和肢体的语言,似乎已经出卖了她。

“是啊,是不足以说明什么,仲文轩的死亡时间是在厉媛媛之前,而是在厉媛媛被打住院之前,你认识厉媛媛么?貌似是认识的吧!”赵铭直接坐在审讯的桌子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杨曦。

“我们认不认识,和你们有关系么?再说了,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到底认不认识呢!”杨曦这完全是煮熟的鸭子嘴硬。

“是啊,我们是不知道,但是有人知道啊,当时两个人在送去医院的时候,因为你在C市上大学,所以你是第一个赶到的,而当时的医生护士,都可以证明,你们是并没有经过高筱岚的介绍,你就已经和厉媛媛到了招呼了,并且还十分关心她的身体状况,那种表现比你对高筱岚还要殷切!”赵铭说完,杨曦只是不做声,眼睛游离的看着别的地方。

“那又能说明什么呢,媛媛和筱岚处的好,我认识也是很正常的吧,再者说了,我关心一下媛媛的身体又怎么了,她的父母当时还不在,我当时也算是媛媛的长辈了吧,关心一下她的身体无可厚非吧!”杨曦不知道赵铭现在在问这一切到底是想要说明什么,但是她又不敢多说些什么,只能是顺着赵铭的话接下去,说多错多的道理她是知道的。

“是无可厚非的,只不过你的过于殷勤,让护士和医生都是印象深刻的啊,而那次的群殴事件,厉媛媛受伤的程度并没有高筱岚严重,高筱岚差点就失去了一只眼睛,而你对厉媛媛却是那么的殷勤,这很奇怪吧!”是啊,是有一点违反了人的基本感情!

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受到了情感的支配的,不可能说真的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或者厌恶一个人的。

“有什么好奇怪的,媛媛的家人当时都不在现场,我照顾一下也很正常吧!你们真是想太多了!”杨曦讥诮的一笑,赵铭也不在乎,因为他们手中的证据已经足够多了,足够多到能够让撬开杨曦的嘴巴。

“是啊,本来是稀松平常的,但是如果说你知道了厉媛媛怀孕的话,这个解释起来是不是更加合乎逻辑呢!”赵铭又一次向杨曦丢下了一颗深水炸弹,杨曦的身子僵硬了一下,不仅仅是赵铭看的十分的清楚,就是处于隔间的,别的民警都看得十分的清楚,人的身体反应往往是最诚实的。

“你在胡说什么,媛媛怀孕了?不可能的,她还是个孩子啊,怎么可能怀孕呢,你们真是可耻,居然编造这种谎言来欺骗我!”杨曦的手在腿上面摩挲了几下,最后还是双手放在一起,交叠着,但是手指却在不断地乱动,似乎是有些局促不安。

“我们在你的家里面找到了一张药方的购物清单,上面显示的是,在厉媛媛死前不久,你曾经在药房买了两只验孕棒,你要怎么解释!”杨曦有些好笑的看着赵铭。

“赵警官,现在的男男女女都是食色男女,我就是和别人做一点那个事情也是很正常吧,没有做好措施,例假推迟了,我买个验孕棒不犯法吧,真是好笑了!”其实本来赵铭也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的,还是结合了那次杨曦去医院进行身体检查的时候,那份检查结果一对比才发现问题的。

“是啊,现在的孩子都比较开放,尤其是打了大学之后,这种事情本来也是稀松平常的,但是……”赵铭将杨曦在医院的那份检查报告,放在了杨曦的面前,这几次的赵铭给杨曦看的所有的东西,都让杨曦觉得有些窒息,她完全不敢去看,眼神游离的看着别的地方。

“不想看的话,我就说给你听好了,因为我们在秦志波的办公室里面,发现了欢爱留下的东西,所以我们才会带着你去医院检查的,检查的结果说,你并没有在之前做过任何的性行为!”这个事情杨曦是知道的,但是赵铭随后说的话,又一次让她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医生说,你还是个处女,这个事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你告诉我,哪个处女需要用到这种东西——”赵铭将那个报告砸在了地上面,赵铭的声音陡然提高,在空荡而且十分的空旷的审讯室里面传来了些许回响,每一下子都敲在了杨曦的心口。

杨曦此刻的都能够听见自己剧烈的呼吸声音,是那种比杀人的时候,更加急促的心跳声音,杨曦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此刻连空气都静止了,安静的杨曦可以听见赵铭因为气急而急促的喘息声音,而一边负责记录的民警也是被下了一跳,安静的屏住了呼吸,慢慢的等着。

“没有人规定处女不能买这种东西吧!”杨曦的声音细若蚊蝇,但是赵铭还是听清楚了,赵铭直接俯身,视线和杨曦起平,赵铭的眼中有怒其不争的愤怒,也有一丝为这个女孩的不值。

“你就是这样一步步的将自己逼死的!”杨曦不说话,而赵铭则是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翻开了这几天调查的结果,“你说头发可以粘在身上面,这一点我不否认,也许我的身上面也有我的队友的头发,但是这根头发,只能是和厉媛媛比较亲密的人才会粘上吧!”

“我没有否认我和媛媛是认识的……”杨曦已经知道整件事情已经瞒不住了,但是即便是心如擂鼓,她还是不想说出真相。

“这根头发是高筱岚带去的!”赵铭的话说完。杨曦猛地抬头,瞳孔一阵收缩,使劲的摇头,但是此刻的所有人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了,这个高筱岚绝对参与了仲文轩的案子,也许也参与了别的案子,反正绝对不像是他们看起来的那么的单纯,也不像他们看上去的那么的单纯。

“不是,不是筱岚带进去的,不是的,是我,是我带进去的,我……”

“不是你,案发之后的第二天你才到了学校看望过高筱岚,并且在女生宿舍逗留过一些时间,我们有监控视频的,别狡辩了,仲文轩的案子,你算是帮凶,但是绝对不是杀死仲文轩的凶手!”杨曦死死地咬着嘴唇,因为这种铁证如山,杨曦完全辩驳不得,嘴唇都咬出血了,而且放在腿上面的手,微微地开始轻颤。

“仲文轩是厉媛媛和高筱岚杀死的,你不过是负责了善后而已!”赵铭的话说完,杨曦都是一言不发,兴许是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吧!

沉默了好半天,杨曦都是低着头的,而赵铭和另一个负责记录的警官都是在安静的等着,而他们分明看见,滴答滴答的眼泪不停的从杨曦的眼中落下来,直接落在了杨曦的腿上面,将她的裤子整个打湿了,而杨曦的肩膀开始不自觉的耸动,看样子是压抑了很久的样子,而从她的口中也在不断地传来呜咽的声音,赵铭和那个警官面面相觑,都是安静的等着。

过了十几分钟,杨曦在慢慢的停止了抽泣,抬头看了看赵铭,“赵警官,我表妹还是个孩子,她……”

“放心吧,你现在只需要和她说让她坦白一切就行了,也许法官会减轻她的刑法的,毕竟还不未满十六周岁,倒是你……”其实这么多的案子,手段都是很凶残的,杨曦又不是未满十六周岁的孩子,这个案子判下来的话,很可能……

“我在大学是辅修过法学的,量刑的标准我都是知道的,我也知道是逃不掉的,所以你们也不用为我觉得可惜或者是什么的,这些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罢了!”杨曦说着释然的一笑,“不过我突然觉得心里面有些轻松,这些日子,我虽然故作镇定,但是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杀人的时候,我是激动地,甚至说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但是之后我又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没有人拉我,而我只能随着它一起沉沦,一起沉沦!”

“你和你表妹说几句话吧,这孩子嘴硬,或许你能开导她一下子!”赵铭说完,杨曦点了点头。

而赵铭出了审讯室的时候,轻轻的叹了口气,这几起案子总算是有着落了,只是那个四年前的性侵了杨子予和邓悦的禽兽到底谁呢,总不能说逮着一个可疑的人都要提取他们的生物样本吧,这显然是不现实的,而且四年过去了,他们完全是那种无从下手的,因为一点的线索都没有。

佟秋练一大早起来,就看见白少贤居然一大早就出现了自己的家里面,佟秋练最近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佟秋练在心里面暗骂了萧寒几句,“嫂子,一大早就过来了,真是打扰了,这是我送给小易一些吃的和玩的!”佟秋练看了一眼放在一边的一大摞东西,这足足比小易的人都高。

这白少贤难道说也是被顾南笙附体了,怎么都是这么大手大脚的,而小易此刻已经拆开了其中的一个玩具,正坐在地毯上面玩呢。

“没事,吃了没?没有吃饭的话,就一起吧……”白少贤自然就笑着应了下来,而此刻萧寒正从楼上面下来,手中拿着一份文件,“那块地的资料都在这里了,你看着办吧!”

“我知道,放心吧!”佟秋练只是看着两个人打着哑谜,这两个人又在捣鼓什么啊,关键是佟秋练也不关心这些,自然是不过问的。她完全不知道,昨天夜里她被萧寒折腾的精疲力尽之后,萧寒接过一通电话,萧寒那个时候就躺在床上面,佟秋练则是趴在萧寒的身上面,萧寒一只手不断地缠绕着佟秋练的头发,一只手接着电话。

“令狐总裁,想好了么?是不是你也觉得这个交易很合算……”萧寒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令狐默自然听得出来,看了看墙上面的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令狐默因为新口开发案的事情,最近都忙得比较晚,完全忘记时间了。

“萧公子是已经睡了么?倒是我忙得忘记时间了,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令狐默说着客套话,拿起了手边的西装外套,就往外面走。

“也不晚,我这也刚刚运动完……”萧公子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熟睡的侧脸,佟秋练稍微动了一下身子,萧寒伸手拍了一下佟秋练裸露在外面的背,将被子往佟秋练的身上面拉一拉,“不过还真是有些累了,小练有些时候有些缠人……”

令狐默刚刚准备按下电梯的手,顿了一下,手指僵在那里,愣是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而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萧寒的笑声,“真是的,明明是说案子的事情,我怎么和你说到这个了,明天吧,明天我派代表去你的公司,签一下协议书吧,这事就算是成了,你看怎么样!”

萧寒就是故意的,最近他可是被刺激到了,这顾南笙有事没事就开始在朋友圈里面晒顾珊然的照片,萧寒只想着尽快有一个小宝贝,这每天都在辛勤的劳作,刚刚运动完是有些累的,正巧令狐默的电话就打来了。

“那就这样吧!”令狐默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按下了电梯的向下的按钮,此刻的令狐集团人还是很多的,毕竟boss加班,他们总不能提前走了,而就在电梯被关上的一瞬间,秘书看见了一个手机被直接摔了出来,直接砸到了一边的墙上面,“砰——”的一声,整个碎成了个几片,就连屏幕上面都出现了不止一个裂纹!

而整个空气都像是被凝固住一般的,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这boss平时已经够吓人的了,这谁的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惹boss。

这天晚上面,令狐默是一路飙车回家的,那一路上面的脸色就没有变过,像是要把人冻死一样的难看,车子很快就到了令狐家,令狐默仰面靠在车子的座椅上面,微微叹了口气,自嘲的一笑。

令狐默,你是傻子么?你的理智都哪里去了,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孩子都那么大了,你的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人家夫妻做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的么?你这是在吃哪门子的干醋啊,真是疯了!你是疯了……

而挂了电话的萧公子,显然是十分开心的,亲了亲佟秋练的脸,直接搂着佟秋练满足的睡觉去了,而佟秋练完全不知道萧寒已经背着她无数次的刺激过令狐默了。

佟秋练只是觉得萧寒和白少贤神神叨叨,不知道两个人在研究什么罢了,佟秋练刚刚吃了早餐,就准备去警局了,而此刻在萧家的外面居然聚集了许多的记者,“嫂子,有记者报道,说是你们最近那几起案子,似乎是有进展了还是怎么回事啊?估计是这些记者想要问问你情况吧!”

当佟秋练到了警局明显比往常迟一些,而她似乎感觉到了警局今天的气氛似乎有些不一样了,首先不一样的就是大家的表情了,而见到了白少言,佟秋练算是明白了,原来是杨曦终于松口了,而赵铭也在第一时间向外面通报了案子的一些情况,避免群众还在为这个案子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和担忧。

因为最近但凡是家里面有孩子的家长,几乎没有人是不担心的,生怕自己的孩子出点事情,赵铭这样也算是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了。

“那杨曦说了现场出现的第三个人是谁了么?”佟秋练已经拿到了关于昨天赵铭送来了的高筱岚和那个宿管阿姨的唾液和指纹的检测报告了,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啊。

“是高筱岚!”白少言说完佟秋练就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只是看着白少言,白少言耸了耸肩膀,“老师,您别这么看着我,这是杨曦自己承认的,第一个案子是厉媛媛和高筱岚做的,而高筱岚太害怕了,所以就告诉了杨曦,而杨曦正好也想借着这个事情对校长实施报复行动吧,所以帮她们善后了!”

“那之后的几起案子,就是杨曦和高筱岚两个人一起做的?”毕竟在佟秋练的印象中,高筱岚就是那种连说话都会害羞的女孩子,就是和自己对视似乎都不敢的样子,难道说当时是因为心虚么?

“应该是吧,赵队长正在审问高筱岚呢,估计这个案子也快结案了,就等着找到四年前的那个禽兽了,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一点的线索都没有,也是够烦人的!”白少言一边在写自己的毕业论文一边说。

“但是第一现场其中的一个凶手难道不应该是左撇子么?”佟秋练一直以为杨曦就是出现在现场的凶手。

“高筱岚也是左撇子,好像是遗传一样的,他们家族里面的左撇子还是挺多的,只不过因为写作业做试卷什么的不方便,所以高筱岚也是左右手,似乎都是可以随意握笔写字的,只不过没有左手那么的流利而已!”佟秋练点了点头,不过心里面似乎对这样的一个结果还是难以接受的,居然是她!

其实昨天在知道了那根头发居然是属于厉媛媛的,佟秋练的心里面就滑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似乎就是直觉吧,她觉得所有的事情和高筱岚有关,但是佟秋练排斥这样的一个结果,毕竟又是一个处于花季的孩子。

而此刻在高筱岚的审讯室里面,高筱岚的眼睛上面的纱布已经被摘了下来,上面可以看见清晰的缝合的伤口,而伤口已经拆线了,只不过上面涂着黄色的药膏,还是可以清晰的看见那缝合的伤口,她惊恐的抬头看见被打开的门,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

毕竟还是个孩子,已经在这里关了十几个小时了,无论是身体或者是精神似乎都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了,一个足以让她崩溃的临界点,她瑟瑟缩缩的看了一眼赵铭,然后就是低垂着头,头发直接遮住了她的眼睛,让人看不清她此刻脸上面的神情。

“还是什么都不说么?你确定么?”赵铭拉开了凳子,凳子刮蹭着地面弄出了不小的动静,而且在空荡的房间,显得格外的诡异,高筱岚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所让赵铭头疼就是高筱岚这种人了,杨曦是那种虽然之前不说什么话,但是不涉及案子的东西还能和你聊几句,但是高筱岚就是那种闷在心里面的那种,打死都不说话的那种,感觉气氛一瞬间就变得十分的尴尬。

“你的表姐有一段话让我们带给你,你看一下吧!”赵铭的话音未落,高筱岚就抬头看了赵铭一眼,那眼中带着渴求,其实赵铭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高筱岚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心智都不成熟,很多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或者在做些什么,而一个好的引导者这个时候就显得十分的重要了,偏偏高筱岚遇到的是经过了四年前事情的杨曦。

赵铭将一个电脑放在了高筱岚的面前,高筱岚的眼中是闪着光的,她自从到了警局之后,整个人都是木掉的,不说话,不吃饭,甚至连一口水都不想喝,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其实赵铭曾经想过让她们姐妹见一面的,杨曦正好提出了有几句话要和高筱岚说,也正好迎合了赵铭的心思。

很快的电脑的屏幕上面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高筱岚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的表姐了,“赵警官,可以了么?”这是杨曦在询问赵铭的录制的情况,赵铭只是点了点头,就退出了画面,而画面上面的杨曦脸上面还有一些红印,那是被赵铭打的,而眼睛哭得红肿的像是两个核桃,但是还是勉强的给高筱岚挤出了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挂在杨曦的脸上面,让高筱岚瞬间泪崩!

“表姐……呜呜……”高筱岚突然就就失声痛哭了,赵铭叹了口气,递上了几张面纸,而高筱岚似乎是突然看见了自己一直以来信赖的人,此刻却是狼狈不堪的模样,巨大的落差让她内心就是被什么揪起来一样的难受,高筱岚似乎是突然强忍了这么多天的不安和惶恐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哭声就是在外面的人都能够听得见!

高筱岚这几天几乎都是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情况下面度过的,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让这个十五岁的孩子已经承受不了,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压力,“筱岚,我是表姐,你现在好不好……”高筱岚只是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看着视频,眼睛一眨不眨,似乎不想错过杨曦的一丝一毫的表情。

“有没有好好吃饭啊,你的身子还没有恢复,一定要记得好好吃饭,别饿着,你要是饿着,我会心疼的……”杨曦说话的时候,也是忍不住开始放声痛哭,而高筱岚看着杨曦哭了,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的,完全停不下来。

“筱岚,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真的,为你做任何的事情,都是表姐心甘情愿的,因为我不能看着你被人欺负啊,我曾经幻想过,等我哪天结婚了,筱岚你能够成为我的伴娘,我真的这么想过,但是现在我很担心,我不在了的话,筱岚……”杨曦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这一对姐妹就隔着镜头,倾诉着各自的内心。

“不会的,不会的,我要和表姐永远在一起……”高筱岚哽咽的几乎说不出来话,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自己的手,似乎是生怕自己不咬住自己的手,自己就会直接失声痛哭。

“筱岚,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赵警官什么事情都知道了,你把所有的事情好好和赵警官说说,没事的,放心吧,什么事情都有表姐在呢!”杨曦擦了擦眼泪,似乎想要给高筱岚留下自己最好的一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筱岚,你是个乖孩子,你的路还很长……”

似乎这句话已经隐射了很多的东西,高筱岚本来就是一个敏感内向的孩子,一听到这话,似乎就已经明白了什么,她直接跳起来,就要往外面走,两个和赵铭一起进来的警察直接将高筱岚按在座位上面,“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不是的,不是的……该死的人是我,该死的人是我啊……不是表姐,和表姐没有关系的……”

高筱岚使劲的挣扎着,别看高筱岚看起来十分的瘦弱,但是挣扎起来还是十分有力气得,两个警察还是用了一些力气才将高筱岚按在了板凳上面。

“筱岚,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傻孩子,表姐最错的事情,就是拉着你一错再错,并且害死了媛媛……你们都是好孩子,你要记住,你们并不比任何人卑贱,欺负你们的是坏人,你们不应该觉得卑怯,你们没有错,所以好好抬起头,好好生活,好好学习……”高筱岚越听越觉得杨曦这番话,像是临终时候的遗言,更是悲从中来!

“筱岚,你不欠任何人什么,他们没有理由看不起你们,所以不要自卑,你们是最勇敢,最乖的孩子……”杨曦说着声音哽咽的几乎无法说话,而录像也是一度中断了,画面有一分多钟是静止的,因为杨曦哭的完全说不出来话,整个声音都是哽咽的,无法发出一个完整的音符。

“筱岚,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什么想说的就和赵警官说,他是好人,放心吧,表姐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表姐求你好好地活下去,真的求你了……”而录像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而后面的画面几乎都是杨曦静止的画面,她只是将头埋在腿间,画面上面只能看见她不断地耸动的肩膀。

而高筱岚则是一直看着画面,但是眼睛的泪水已经将她的整个脸都打湿了,而现在都不擦了,只是死死地盯着画面,“我错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嘭!嘭!嘭……”就在所有人猝不及防的时候,高筱岚突然就对着桌子猛地磕头,桌子上面一盏昏暗的台灯,还有电脑,后面的两个民警连忙拉住高筱岚,“放开我,放开我,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而那盏昏暗的台灯此刻已经被撞到了地上面,赵铭连忙将台灯拿起来,放到了桌子上面,“好了,这是你表姐想要和你说的,如何选择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赵铭见电脑合上,高筱岚立刻怒火中烧的看着赵铭,赵铭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高筱岚,高筱岚整个身子都在抽动着,整个人止不住的痉挛,似乎是情绪过于激动了,结果就在和赵铭对视了几秒钟之后,直接将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赵铭立刻让他们将她的身子放平,赵铭蹲下身子,试了一下她的鼻息,还好没事,赵铭伸手使劲的掐着高筱岚的人中,掐两下之后,高筱岚的整个脸都皱了起来,赵铭连忙将高筱岚扶起来,高筱岚幽幽的睁开了眼睛,人中处的疼痛让高筱岚的整个人都紧缩起来,让她的脸变得像是个老太太,整个皱在一起。

“起来坐着吧!”赵铭和另一个民警扶起高筱岚坐在凳子上面,“你确定你记住你表姐和你说的话了么?你自己好好想想,你要是真想自杀,就先想想你的表姐!你们在这里看着,我先出去了!”赵铭说着就往外面走,高筱岚直接叫住了赵铭!

“赵警官……”高筱岚的声音哽咽,连一串完整的话都不说来,只是有一种带着死灰和无措的眼神看着赵铭,赵铭只觉得心脏都被揪得疼,杨曦的那番话,赵铭是听了两次了,每一次就是他都觉得鼻子酸酸地,为她们觉得可惜,惋惜,同时又觉得很痛心,恨不得将他们揍一顿,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你先休息一下,我等会儿再过来!”而高筱岚,嗫嚅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口。

而赵铭再次回到审讯室的时候,高筱岚的情绪已经稳定了很多,而此刻听说了这件事情的佟秋练和白少言也在隔间围观这次的审讯内容,赵铭将屋子里面的灯光调的亮了一些,高筱岚整个脸都有些浮肿,而那个眼睛缝针的伤口,因为高筱岚刚刚过于激动,伤口整个拆点裂开,已经叫了医生给那里重新做了缝合的,此刻或许是麻醉的药效还没有过,高筱岚的右眼几乎是死人一样的!就是眼皮都不能抬一下。

“想好了么?想好了我就开始问话了!”赵铭看着高筱岚,尽量放平自己的语气,别吓到高筱岚,而高筱岚只是怯怯的点了点头。

“老师,我还是不相信,她会杀人,你看看她,这个样子,估计杀只鸡都觉得困难吧!”是眼前的少女年纪过小,而且过于柔弱了,以至于在案件的调查期间,几乎没有人会想到把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面。

“别说话,仔细听吧!”佟秋练双手环胸,静静的等着高筱岚开口。

“事情要从我发现媛媛怀孕开始,那之后我们都很害怕,我们不敢找莫凝,就直接找了仲文轩,但是……”高筱岚的双手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衣服,那样子,像是要把衣服扯破一样的,那般的撕扯,整个人的表情都是那种愤怒的。“媛媛没有和我说,在仲文轩来女生宿舍的时候约见了仲文轩,结果那次在宿舍,仲文轩又把媛媛……”

这就是之前的笔录中高筱岚曾经和他们提过的仲文轩曾经两次强迫厉媛媛的事情,赵铭只是点了点头,示意高筱岚继续说下去。

“媛媛一直和我说,那个禽兽说,我们要是敢把这件事情告诉老师,他就把媛媛怀孕的事情告诉所有人,告诉所有人就说是媛媛勾引的他,这个禽兽威胁我们,我们没有办法……”高筱岚说着眼睛又开始不断地流泪,但是这一次显然比刚刚平静了许多。

“我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表姐,表姐就给媛媛买了验孕棒,结果真的怀孕了,媛媛那个时候就想着不如直接跳楼死了好了!但是表姐就说让我们别冲动,媛媛但是很激动,她觉得很害怕,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就是表姐都不知道当时该怎么做,就让我们先回学校,她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高筱岚此刻说话还是比较平顺的。

“那么既然这样的话,你们为什么有去将仲文轩杀了呢,这其中到底还发生了什么!”这中间肯定是发生了事情的。

“因为莫凝觉得媛媛勾搭上了仲文轩,其实媛媛根本不敢见仲文轩,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不过是仲文轩在莫凝的面前多提了仲文轩几句罢了,所以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被揍,而有一天,媛媛突然就流血了!”应该是因为遭受了剧烈的撞击,肚子受不了的吧。

“我们都吓死了,但是只是留了一点血,表姐给媛媛带了药,说是她会联系学校,说明情况的,但是媛媛已经等不及了,她说她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她说她每天每夜都很怕肚子里面的孩子被人发现,所以在仲文轩再一次到了女生宿舍的时候……”

“你们约了他,去了六楼?”赵铭看着高筱岚的情绪有些激动了,因为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了,所以打断了高筱岚的话,高筱岚只是点了点头。

“我们在学校边上买了止咳水!”止咳水,赵铭和一边负责记录的民警面面相觑,似乎都不太明白止咳水是个什么东西,而外面的人似乎也不明白,怎么扯到了止咳水,“他们说止咳水里面有毒品的成分,喝多了会让人昏迷的,我们知道他们那群人几乎都喝这种东西的,而且很便宜的,外面有很多卖的!”

赵铭的身子僵了一下,止咳水?居然有这种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在仲文轩的血液里面检查出了一些迷药的成分,若是有毒品的成分的话,到时可以解释的!”佟秋练解释说,所有人只是点了点头。

“仲文轩到了六楼之后,因为没有人,所以他准备对媛媛为所欲为,媛媛,就给他拿了止咳水,仲文轩很高兴的喝了一瓶,但是媛媛又给她喝了很多瓶,直到他直接昏倒了地上面!”高筱岚的声音有些微颤。

“所以媛媛叫我上楼,我们将她抬到了洗漱间,媛媛突然就拿出了刀子直接将他的头给割了下来,我吓坏了,媛媛当时的表情很可怕,她只是将头颅踢到了一边,然后给力我一把刀!”高筱岚的叙述有些断断续续的,不过大体的意思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她说她想要将这个男人五马分尸,然后我们就模仿着古代的五马分尸,将他的四肢……”高筱岚的手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赵铭伸手按住了高筱岚的手,高筱岚瑟缩的看着赵铭,那眼中满是无措,“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我们都知道!接着说吧,说出来就没事了!”赵铭安抚性的拍了拍高筱岚的手背。

“媛媛居然去值班室里面找到了一个电饭锅,她将仲文轩的头直接扔了进去,然后就……”高筱岚的不仅仅是声音颤抖,就是声音都开始颤抖了。“地上面好多血,都是血,电饭锅还在冒烟,我们在那里待了很久,指导听见楼下的阿姨说,快熄灯了,我们两个人才吓了一跳!”

“之后我们就开始洗手,洗脸,就想着将身上面的东西都洗干净,而几分钟过后,突然就熄灯了,我们宿舍是整幢楼断电的那种,我们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而且突然就听见了‘哐啷——’一声,我们两个人吓得差点叫了出来!”

然后我们两个人趁着阿姨在一层层查楼的时候,我们就跑回了自己的宿舍,宿舍的人都睡了,让我们两个人安静一点,我们两个人赶紧拿了东西,偷偷摸摸的去了洗漱间,冲了个澡!

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就这样杀死了一个男孩,而那个男孩,居然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死的也是很可悲的。

“那天夜里我们都没有睡好,但是我们都不敢上去看看,因为那把刀被我拿回去了,我把它锁在柜子里面了,好可怕,到处都是血,好多血……”高筱岚的身体开始轻颤,即使赵铭按着她的手,也能够感觉到来自这个孩子的惶惑不安。

“然后你就叫了你的表姐?”赵铭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高筱岚点了点头!

而所有人都是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的感觉,轻松说不上,反而沉重感再度袭来!可以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或许是有同情,或许有怜悯,或许还有一丝愤慨!

------题外话------

推荐小伙伴一篇文《权宠病态萌妻》:

传闻那个男人阴狠狡诈冷血无情,是地狱里爬出来的一只恶鬼,人见人抖擞鬼见鬼犯愁,人称活阎王。

但顾曲幽这只短命鬼偏不怕!偏要惹他!

直到摸了老虎屁股,肚子里多出一只小老虎,她才恨自己有眼无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