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25 一切都错了,案子的转机

但是当佟秋练第二天到了实验室的时候,正好那边的检测员,将那个杨曦屋子里面搜出来的内裤上面的生物检材,和秦志波的生物检材的对比报告送了过来,佟秋练一边喝茶一边泛着报告,她看到了什么,佟秋练猛的起身,茶水都洒落了,白少言正在一边写东西,看到佟秋练这么大的动作,心里面也是一阵诧异!

什么事情能够让一直处变不惊的老师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啊,“老师,怎么了?报告出问题了么?还是说检测不出来生物检材!”毕竟这是杨曦自己保留的东西,也不是专家保存的,时间久了,有可能检测不出来的。

“不是的,对了,杨子予的父母不是过来采集过DNA了么?”佟秋练一问,白少言点了点头,从一边拿出了一份报告,“这是杨子予的父母采集的血样报告,和那条内裤上面的血迹进行的比对结果是争取的啊,这是杨子予的内裤,应该没错的!”

“但是这个上面的生物检材却不是秦志波的,完全不吻合!”佟秋练叹了口气,将报告摔在了说桌子上面,差点被打翻的茶水溅到。

“不可能的啊!怎么会不是呢!”白少言连忙将报告拿过来,仔细的翻看着,确实是不吻合的,白少言也是惊愕的睁大了眼睛,“老师,会不会是弄错了啊?”

“怎么可能弄错了呢,我们就送了两份样本过去,这事情错了,都错了……”佟秋练叹了口气,从白少言的手中拿过报告,就往往外面走,白少言立刻追上了佟秋练,佟秋练直接冲到了赵铭的办公室里面。

此刻的赵铭的办公室里面正做着一个中年的男人,男人土黄色的皮肤,脸上面都是沟壑,看起来年纪偏大,但是佟秋练却莫名的觉得有些熟悉,赵铭见到佟秋练,示意佟秋练先到一边等一下,“所以你们收了钱就没有和学校再联系过?”

“嗯,校长和我们说了,这件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们家是乡下的,这种事情要是被乡里乡亲知道了,不是说一阵子就算了的,估计会被人指着后脑勺说一辈子的,反正赔钱了,所以……”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小,佟秋练似乎已经猜到了这是邓悦的家长了,看起来十分质朴,不过和那些家长相比,起码老了十岁不止。

“难道当时你们没有追究你的女儿是被谁欺负了么?”赵铭真的快要被他的迂腐气死了,难道真的以为这样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么?那个禽兽一天没有收到严惩,对邓悦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学校不知道,还说我女儿的行为不检点,说是我女儿自己搞大肚子的,说我们没有教育好女儿!哎……”那男人说着,往里面深陷的眼窝中留下了一滴眼泪,他只是拿着干瘪手擦了擦眼泪,“哎……女儿疯了,完全没有办法证实这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啊!”那男人说着声音都开始颤抖,就是那单薄瘦弱的身子都微微地有些颤抖。

“行了,李耐,先扶他下午休息一下,我等会儿派人送您回去!”赵铭微微叹了口气,说实话,让他去揭开别人的伤疤,这种事情他做着觉得心里难受。何况眼前的人看起来虽然有些无知愚昧,但是却是真的心里纯良的。

等到她出去之后,佟秋练将报告放在了赵铭的桌子上面,“根据检测,内裤上面的生物检材并不是秦志波的,一切都错了!”赵铭一怔,立刻开始看报告,然后颓然的坐在椅子上面,“一切都错了,错了……”

赵铭直接拿起报告,直接冲到了一边的拘留室,门被打开的时候,刺眼的光线射进去,杨曦拿起一只手遮挡了一下,已经几天没有见到阳光的杨曦,觉得眼睛有些酸涩,只能微闭着眼睛,看到进来的是赵铭,身后跟着几个警察,而佟秋练也跟着走了进来,怎么来了这么一大群人,通常来的人不会超过三个人的。

赵铭将报告摔在杨曦的面前,“你怀疑是校长玷污了杨子予,所以你实施了对校长的报复行为是么?”杨曦只是冷笑。

“难道你们不是已经找到了证据了么?他就是个禽兽,败类,人渣……”杨曦一提到校长,几乎就变得十分的激动,“啪——”赵铭直接走过去,甩了杨曦一个巴掌,杨曦整个人都是懵的,她的一只耳朵甚至有些耳鸣了,嗡嗡的作响,而所有人此刻都是屏住了呼吸,似乎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等着。

杨曦讽刺的一笑,她一只手是被手铐拷在凳子上面的,杨曦只能伸出另一只手擦了擦嘴角,她能够感觉到嘴巴里面的血腥味道,她只是冷冷的笑着,面无表情的看着赵铭,四目相对,赵铭看到了杨曦眼中的讽刺,而赵铭的眼中似乎满是愤怒,那种愤怒让赵铭的手上面都是青筋暴起。

“那个,队长……”一个民警生怕赵铭这脾气一上来,又把杨曦给揍了,这是违反规定的啊,但是赵铭却一把甩开了那个小警察的手,一拳头直接砸在了这桌子上面,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佟秋练只在心里面默默地念叨了一句,估计是流血了吧。

“怎么了?你们若是打算护着这个禽兽的话,我也不介意,反正他都死了,这就足够了!有本事你再打我啊,我会告你虐待的!”杨曦吐了口血出来,她能够感觉到嘴巴里面的牙龈都出血了,弄的嘴巴里面满是血腥味道。

“你还以为我不敢么?你去告我啊,去吧!”赵铭说着另一只手一挥,对着杨曦的另一边的脸又是一下子,这下子可好了,对称了,这赵铭下手也是很重的,杨曦两边的脸颊迅速红肿了起来,而且嘴角已经破裂,渗着血!

“队长,您别激动!”两个民警立刻架住了赵铭,但是赵铭本来就是为了这个案子,熬夜了很久,眼睛中早就充斥着红血丝了,现在愤怒的像是要吃了人一般的,只不过杨曦似乎早就已经无所畏惧了,只是淡淡的看着赵铭,嘴角都是讽刺的笑。

杨曦只是拿着拇指擦了擦嘴角,好疼,“打死我好了,反正我活着也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你的父母生你养你,供你读书,就是让你为了这种事情去滥杀无辜的么?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是不是都读到肚子里面了!”赵铭冲着杨曦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而杨曦则是丝毫都不示弱,“我对我的家人是有愧疚,但是这是我的事情,这件事情我绝不会后悔的,不会后悔的,我不过是做了一件我一直想做的事情罢了,这个人渣作为一校之长,居然强奸女学生,难道说这就不可耻么?难道他不该死么?”

杨曦的话音未落,赵铭直接拿起文件,摔在了杨曦的脸上面,杨曦的头发整个被打散了,凌乱的黏着脸上面,“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你自己看看……”

“我做什么,不就是杀了几个禽兽么?这些人或者简直是污染空气,他们早就该死了,他们都是该死的!”杨曦扯动着手铐,那模样就像是要跳起来一样,走过去立刻将她按住了,杨曦挣扎不开,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凳子上面了,但是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赵铭,“我知道,你们怕这种事情造成恶劣的影响,所以你们肯定不想别人知道的,我都知道的!”杨曦冷哼一声,“你们都是一样的!”杨曦还连带着看着佟秋练一眼。

“你知道你杀错人了么?”赵铭直接将凳子搬过来,坐到了杨曦的面前,和杨曦的视线齐平,杨曦错愕了几秒钟,继而一笑,“你知道你杀错人了么?”

“那几个学生也是该死,就知道欺负人,我杀错谁了……”杨曦似乎已经认定了,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那眼中的倔强,让所有人都觉得无奈。

“我们已经将你们交给我们的内裤拿去检测了……”赵铭顿了一下,从地上面将那个文件捡起来,文件已经散落成了一张张的纸,几个警察也帮忙将所有的文件捡起来,赵铭拿出了其中的一张最后的鉴定结果的纸放在了杨曦的面前,杨曦又不是不识字的,她当然认得最后的这几个字,不相符!

“这是什么……”杨曦伸手指着那份文件,声音都在颤抖,而她的指尖也是微微地有些颤抖,似乎不明白赵铭为什么要给她看这个东西,只是空洞的看着赵铭,而她的整个身子止不住的开始轻颤,“这到底是什么,是什么……”

“内裤上面的生物检材和秦志波的对比结果,这就是最终的结果了,你自己看吧,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赵铭突然提高音量,而杨曦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那份报告,使劲的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这个样子,为什么,不会的……啊——”杨曦突然情绪失控的想要挣开束缚,但是民警却死死地将杨曦按住!

“什么不会的,这就是证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这就是你做的好事,你看你都做了什么!”赵铭疾声厉色的说,使劲的拍了一下桌子,但是此刻的杨曦情绪十分的激动,她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她只是摇着头,睁大了眼睛,看起来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你们骗我,你们一定是在骗我的,不会的,怎么可能不是他,不会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杨曦摇着头,嘴巴里面一直在念叨着,而且整个身子居然开始微微地有些颤抖了,就算是坐在那里身子也开始瑟瑟发抖,似乎是下意识的那种,完全失去了一贯的冷漠,她伸手按在了腿上面,似乎是想要止住自己的颤抖的身子,但是身子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杨曦伸手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双腿,“骗我的,都是骗我的,你们都是骗子,都是骗子……啊——”杨曦突然就开始大喊大叫起来,看起来着实有些疯癫。

“人都死了,我们也没有必要说维护他什么的,这就是最终的结果,哎——当初你们为什么不报警呢,为什么要自己独自消化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呢!”赵铭叹了口气!

“啊——”杨曦突然大喊了一声,那种撕心裂肺,就像是从心里面呐喊出来的,弄得所有人的心里面都很不舒服,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音,强烈的冲击着所有人的耳朵和内心,“呜呜——”接着一直都是将自己伪装的冷漠无情的杨曦,就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大家面面相觑,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事情的发展会变成这个样子,所以所有人都只能是长叹一声。

佟秋练默默地走过去,伸手摸了一下杨曦的头发,佟秋练的手是微凉的,杨曦抬头看了一眼佟秋练,杨曦的两个脸颊已经红肿起来,可以清晰的看见那手指印,嘴角还流着血,佟秋练从口袋中拿出面纸,坐在赵铭坐过的凳子上面,小心的帮杨曦嘴角擦了擦,那眼泪的酸涩,浸染到了嘴角,格外的疼。

但是无论是怎么样的疼痛,杨曦都感觉不到了,因为她此刻是麻木的,她只是呆呆的看着佟秋练,眼中的那一抹倔强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茫然无措,“我错了……”

“无论这个人是否真的穷凶极恶,总有法律会制裁他的,任何东西无法凌驾于法律之上,就算是你对他如何的恨之入骨,他最终会难逃法律的制裁的,而绝不应该死在你的手上面,你已经在把自己活生生的变成了你口中的禽兽人渣了,你口口声声说着别人的事情,可否想过你的行为又给多少的家庭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呢?”杨曦只是一个劲儿的哭。

慢慢的她的情绪似乎得到了一些缓和,本来还在颤抖的身子也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但是眼睛却哭的红肿了,而且还在止不住的打嗝。

“说一下吧,那个一直和你一起作案的人是谁?”赵铭坐在一边,杨曦抬头看了看赵铭,“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杨曦的声音带着沙哑,而且整个人看起来哪里还能联想到原本的那个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女大学生啊。

“你别瞒着,我们已经确定了现场有第三个人,我倒是看看你能够瞒得了多久!”赵铭说着直接就推门出去了。

佟秋练只是安慰了杨曦一会儿就跟着出去了,“佟法医,这么说的话,那么强奸了邓悦的那个禽兽,岂不是也是别人了,妈的,这都是什么事情啊,真是要疯了?”

“对了,之后他们是怎么把孩子处理掉的!”因为他们说邓悦的肚子已经隆起了,那么这么说的话,最起码是怀孕三个月之后的事情吧,加上邓悦比较瘦,被关起来之后,营养各方面也是跟不上的,这样的话,也许显怀的时间还要往后推迟,也许是四个月的时候。

“找人来医院做的人流,听说都能看得见孩子的性别了,是个男孩,埋在医院的后山了!”赵铭叹了口气,“我去看看邓悦的父亲离开没?”

“医院的后山还在么?”佟秋练这话一出,赵铭直接就呆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佟秋练,眼中满是震惊,因为佟秋练可不会平白无故的问这样的问题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她这是要做什么,赵铭眼中满是震惊。

“害死三四个月的时候才会显怀,而这个时候孩子的骨骼已经开始发育了,要是能够从婴儿的身上面提取到一些东西的话,我们就知道那个禽兽是不是同一个人了!”赵铭想了一会儿,似乎有些为难,毕竟这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这个尸体是否被保存了下来。

“我去和她的父亲商量一下吧!”佟秋练点了点头,就先回实验室了,很快的她就接到了来自于赵铭的电话了,佟秋练和白少言很快的收拾东西就出发了。

“老师,最近这都是什么事情啊,居然要去找一个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孩子的尸体,我也是觉得醉醉的!”是啊,这已经是最近第二次做这个事情了,一次是因为孙正的案子,而这一次则是因为一起校园暴力的案子。

而他们一行人刚刚到了精神病院的门口,就碰见了正从里面走出来的佟秋练,佟秋练并不是像是之前的那种阳光帅气的打扮,反而是一身帅气的西装,他看到佟秋练显然十分的激动:“小练!”佟秋练倒是有些意外居然在这里能够碰见佟清流,不过想到了佟清姿,似乎就明白了。

“你最近还好吧?”佟秋练看到佟清流的第一感觉就是他瘦了,其实佟秋练并没有多么的讨厌佟清流,相反的,还是带着一点喜欢的,毕竟像是自己弟弟一样的孩子啊,虽然说一直不愿意叫自己堂姐,但是这种血脉亲情是割舍不断的,佟秋练看到佟清流这么短的时间变得这么的成熟,心里面还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佟清流的岁数和萧晨是差不多的,但是因为有萧家长辈的爱护,加上萧寒的庇护,萧晨整个就是一个二货,完全不懂什么叫做疾苦。

“就那样吧,你这是……”佟清流看到这一群人的阵仗,心里面已经有了猜测了,“你忙吧,我们有时间再联系好了!”佟秋练点了点头,看着佟清流上了车子,似乎就连看着侧脸都觉得成熟了许多。

而佟清流此刻坐在车子上面,透过反光镜看着佟秋练慢慢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面,心里面涌起了一阵酸涩,父亲说的对,自己是帮凶啊,帮凶啊,但是他若是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她还能对自己这么好声好气的说话么?恐怕不能把……

“去公司吧!”佟清流嘱咐了一下司机,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风景,佟清流觉得心情格外的沉重。

而案子居然牵扯出了四年前学生自杀的案子,而看着一个个的鲜活生命在自己的面前消逝,他们似乎都能够感觉到他们当时的那种无助,而下了车子之后,他们直接到了医院的后山,在邓悦的父亲的指认下面,他们知道了埋葬那个还未成形的孩子的地方。

那是一棵树的下面,邓悦的父亲抹了一把眼泪,“这棵树当时还没有这么高的,我们就想着找一棵树,这孩子走了也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希望他下次能投个好人家,别投在我们这种人家!”邓悦的父亲叹了口气。

而赵铭已经只会几个民警开始挖土了,很快的他们就在下面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坛子,上面还有封条,上面划着一些东西,但是因为时间久远了,加上被腐蚀得缘故,封条的颜色都变了,而且变的残缺不全了。

“也不怕你们笑话,这孩子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我就请了人来超度了一下,或许有些迷信吧,不过也算是求一个心安吧!”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两个民警,小心的将坛子搬了上来,而此刻的佟秋练和白少言已经在树下面铺上了一块干净的白布,坛子被搬上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看着邓悦的父亲。

都是希望邓悦的父亲能够回避一下的,但是邓悦的父亲只是叹了口气,转过了身子,佟秋练将上面的仅有的一点封条扯下来,慢慢的将坛子上面的盖子解开,一股腐臭的味道立刻蔓延开来,很多人都忍不住的捂住了口鼻!

而邓悦的父亲,直接坐在了地上面,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包劣质的香烟,慢慢的抽了起来,从佟秋练的角度看上去,邓悦父亲的背影单薄的可怜,像是被风一吹就会倒一样,但是佟秋练知道这个看起来瘦弱的男人,或许就是整个家庭的支柱了,虽然看起来或许瘦弱不堪,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的。

“老师,这个东西,怎么弄啊……”白少言附在佟秋练的耳边窃窃私语,佟秋练伸手滴了白少言一下,示意他别说话,因为坛子里面黑不溜秋的,但是在阳光的折射下面,能够看见的就是里面腐烂的一滩东西了,简直是有些让人作呕,许多人都是赶紧背过了身子!

佟秋练则是将坛子倒过来,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一边的摆布上面,里面不仅仅是流出了一些腐肉,还有一些黑黑的水,散发着让人作呕的恶臭,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白少言更是被恶心的不行了。

其实这种东西,佟秋练也是第一次看见,佟秋练微微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一边的工具,慢慢的将倒出来的东西扒拉开来,都是黑乎乎的一团,但是很快的他们看见了一些相对来说有些成形的骨头,而且还找了一些指甲一样的东西,佟秋练只是将东西封存带回去,就将所有的东西都归置到了原来的地方了,很快的他们就将那个坛子重新的掩埋起来了。

而邓悦的父亲没有跟着他们一起离开,而是坐在那里一个劲儿的抽烟,地上面已经落满了烟蒂了,他们走远了回头看过去,他还是在抽烟,脸上面的表情晦暗不明,在烟雾缭绕中,那张脸显得越发的苍老了。

“老师,这个提取的东西真的有用么?”白少言一想到刚刚看见的东西,真的觉得能把这几天吃的东西全部给吐出来,那种身体不自觉的反应,谁都控制不住,并不是说对这个夭折的孩子的不尊重。

“胎儿在怀孕三四个月的时候骨骼已经开始发育了,四个月的时候甚至都可以看见了性别了,所以邓悦的父亲说是个男孩的话,那么这个孩子在母体中骨骼肯定已经发育了,虽然不完整,但是还是可以作为证据提取的!”佟秋练解释道,但是整个车厢来面虽然开着冷气,但是每个人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似乎怎么都不舒服。

佟秋练把东西拿去实验室,就开始进行去研究了,而这边和杨曦只要是相熟的人,已经全部都被叫来警局问话了,一些是杨曦的大学同学,问过之后,大多数都是没有作案动机,或者是根本没有作案时间的,所以直接排除掉了一大波的人。

而剩下的人,居然剩下了高筱岚和那个女生宿舍楼里面的宿管阿姨了,赵铭将两个人分别交到了审讯室,高筱岚一个劲儿的在发抖,问什么话都是不说,然后都是瑟瑟缩缩的模样,一个劲儿在抹眼泪,弄得所有人面面相觑,都觉得自己怎么像是在欺负一个小姑娘啊,这孩子小,又经历了那么一次事情,你要是再威胁恐吓什么的,他们还真的做不到。

而那个宿管阿姨,也是一问三不知的那种,这弄得赵铭几个人办案子的时候,总是感觉有些束手束脚的。

但是他们两个人的防范意识倒是没有杨曦那么强,所以赵铭十分快速的将带着两个人唾液和指纹的杯子交给了佟秋练,而佟秋练这边关于这个未成形的孩子的DNA的检测结果也是已经出来了!

“和校长还是不一样,不过和杨子予内裤上面的生物检材的DNA样本倒是一模一样的,说明这个人是他们比较熟悉的人,并且这两个孩子在被侵犯之后,并不敢说出这个人是谁,这个人肯定是会让她们觉得恐惧或者是觉得不敢得罪的那一类人,赶紧排查一下当年学校符合这种特征的男生或者是学校的领导吧!”

佟秋练戴着手套,从赵铭的说中接过杯子,并且在上面写上名字,“有值得怀疑的嫌疑人了么?”佟秋练将被子上面的指纹和唾液进行了采集。

“目前能够符合所有的案子的犯罪嫌疑人,就只有高筱岚和那个宿管阿姨了,不过宿管阿姨的作案动机貌似不太明显,所以高筱岚的嫌疑最大了!”赵铭叹了口气,“关键是现在高筱岚也是一问三不知,弄得我们十分的被动啊,这孩子眼睛上面还缠着纱布呢,看着也是着实可怜,弄得我们连大声说话都不敢!”赵铭说着叹了口气。

“其实你可以适当的用一些手段,适当的去诱导一下杨曦,毕竟杨曦并不知道和她一起作案的人已经在警局了,你干嘛不去诈一下她!”佟秋练这话一说出来,赵铭立刻眼睛一亮,自己怎么刚刚就没有想到呢,赵铭立刻飞奔了出去!

“老师,我刚刚发现了一个问题,您过来一下,那根头发已经找到了匹配的DNA了!”佟秋练立刻走过去,和白少言一样,在看到了这个比对结果之后,佟秋练的脑子真的是嗡的一下子炸开了,和白少言面面相觑,两个人的眼中都是震惊。

其实到了这个份上面,佟秋练甚至都已经觉得那根头发,或许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遗留在现场的,也许是以前的学生的,但是此刻看到这个比对结果,两个人的心里面都是觉得凉嗖嗖的,说不出来什么样的滋味。

“这个DNA的数据库是全国联网的,每时每刻几乎都会有更新,我就是闲来无事就点开比对了,结果……”本来是是一件让人十分欣喜的事情,但是两个人的脸上面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那表情哪里有一点找到犯罪嫌疑人的一点点惊喜之色啊。

眼看着也快下班了,佟秋练直接将对比结果打印出来,拿给赵铭,而赵铭此刻正在审讯杨曦,佟秋练到的时候,似乎才刚刚开始的样子,“杨曦,其实事情已经很明白了,你们完全是杀错了人找错了方向,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在做无谓的抵抗,这样对你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

“我已经说了,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们到底还想要问什么!”杨曦的脸上面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了,似乎原来的复仇是支撑她的一股动力,她以为她找对了人,报了仇,即使知道自己面临的将会是生命的代价,但是却是无怨无悔的,但是此刻这一股动力突然被抽离了,杨曦只觉得自己的生活一片的灰暗,自己诅咒愤恨了四年的人,居然都是错误的。

这让她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是崩溃的,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了,“杨曦,你要知道,我们迟早会知道和你一起犯案的人是谁的……”“嗡嗡——”赵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赵铭看到是佟秋练的短信,划开手机,上面只是寥寥的几个字而已,不过赵铭心里面已经有数了。

“其实你要保护的人,此刻就在我们的警局里面,是实话,你真的没有必要为她隐瞒了,早点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对你对她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杨曦只是抬头看了看赵铭,嘴巴嗫嚅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始终没有开口,“你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就成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难不成你还想要隐瞒什么么?”

“就是我一个人做的!”杨曦仍旧是一口咬定只有她一个人,赵铭只是摇了摇头,显得十分的无奈。

“你又何必苦苦撑着呢,你要知道,你们都是逃不掉的!我们走,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话,随时叫人!”赵铭说着拿着手机,就径直的走了出去,而杨曦的嘴巴嗫嚅了半天,愣是半个字都没有吐出来,看得所有人都是心里面着急,却也只能是干着急罢了。

赵铭出来之后,就找到了佟秋练,佟秋练将报告交给了赵铭,赵铭则是瞬间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点了点头,赵铭又重新将报告上面的字每个字,每句话都重新看了一遍,没有错啊,确实是自己看到的东西,“这个已经可以确认了么?”

“不会错的,再者说了,这天底下的事情可以巧合,但是绝对不会出现这么巧合的事情的!”赵铭也明白自己说的话有些多余,赵铭点了点头,“那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还有那个四年前的禽兽,你们抓紧时间调查吧,有怀疑的对象就通知我们去采集生物检材就行了!”

赵铭点了点头,似乎还是不敢相信的看着手中的对比报告,李耐有些疑惑了,什么样的东西啊,这队长看完,怎么觉得整个人都不对劲的样子,李耐十分轻松的从赵铭的手中抽出了那一张纸,看到这上面的结果也是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队长,特奶奶的,这都是什么事情啊,这闹得是什么啊?”

“眼睛睁这么大,干什么啊,这不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么?不会看啊!”赵铭直接抽回了纸,其实心里面也在犯嘀咕,这都是什么事情啊,弄得神神叨叨的。

“队长,这不会是见鬼了吧!”李耐小跑着跟上去,“章茜的那个现场,还有头七的那个……”李耐没有说完,赵铭就一巴掌拍了上去,李耐捂着头,“队长,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啊!”

“滚犊子,一边去,我还不能打你啦,什么头七不头七的,你要是信这个,干脆直接找个算命的来给我们算算得了,看看要不要做个法事什么的啊,特么的,这世上面要是有鬼我就直接撞墙好了!”赵铭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算命的?算命的能做法事么?”李耐刚刚说完头上面又挨了赵铭一下,“队长,我真的会被你打笨的!”

“奶奶的,你这个脑子就没有聪明过一回,真不懂当年你是怎么考上的警官学校的,简直是丢人,特么的,好死不死的还分到我的手下面,老子真后悔当年怎么看上你的!”赵铭当时确实是第一眼就看中了李耐了,李耐当年毛头小子一个,傻不愣登的冲着自己一个劲儿的傻笑,当时赵铭就觉得这个小子看起来踏实本分,是个可塑之才,很老实,是啊,黑不溜秋的,就冲着赵铭露出了两排洁白的门牙,肯定是老实本分啊!

这相处了赵铭才知道,他不仅仅是看着憨厚,老实,这脑子啊,还有点不好使,弄得赵铭都想把他塞回娘胎里面回炉重造。

“当年特长生不是有加分么?我这不是有体育特长么?”李耐冲着赵铭憨憨的一笑,赵铭顿时默然了,好吧,他怎么傻得和这货在这里讨论这种东西啊,真是傻得可以了。

而佟秋练刚刚约了佟清流下班之后碰面的,他们见面的地方就是一个简单的咖啡店,比较简单那种,而且人比较少,还是比较幽静的,“我们很久没有坐在一个桌子上面,这么聊天了吧?”佟清流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

“爷爷去世之后吧,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了!”佟秋练用勺子搅拌着面前的杯子,一杯果汁,里面有些果粒,在勺子的搅动下面起起伏伏的。

“是啊,爷爷去世之后,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难道一出去就碰见了萧寒了么?”关于这中间的曲曲折折的事情,佟秋练并不打算和佟清流细说,只是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过程已经不重要了不是么?只要现在结果是好的就行了。“萧寒对你挺好的,你们会幸福的!”

佟秋练倒是有些诧异,佟清流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按照前几次见面佟清流对佟秋练的占有欲的表现,明显是超出了正常的姐弟的那种感情,尤其是佟清流看着她的目光,和令狐默几乎是别无二致的。

“你最近长大不少!”佟秋练说的是实话,但是佟清流听着心里面却在发酸,是啊,能不长大么?这是现实逼着自己再长大啊。

“不然怎么办呢?爸爸虽然出院了,但是这种手术也不是小手术,所以一直在家里面静养,定时的打针吃药,而且前段时间还是靠安眠药才能入睡的,现在正在家里面调养呢,偌大的公司,我不出面,谁出面,不过你这个最大的股东,现在还不露面,也是说不过去的,公司现在正困难的!”佟清流说话的语气带着调侃!

“我压根就不是什么经商的料,公司交给你挺好的,以前爷爷也说,你挺有经商头脑的!爷爷不会看错人的!”佟清流低头看着手中的果汁,似乎想到了以前的很多的事情。

而此刻的警局忙的几乎是人仰马翻了,毕竟时隔四年了,当年的有些领导还是老师什么的在学校的还方便一些,有些已经离职了,或者是调派到别的地方了,要将这些人全部叫过来问话,光是电话都要拨几十通。

“杨曦,我们不会随便来问你什么事情的,通常我们都是找到了证据才会来问你的,这些案子到底是你一个人做的,还是几个人做的!”赵铭一点都不客气,这对高筱岚不能疾言厉色的,对杨曦还不行么?

“我都说了,就是我一个人!”杨曦看着赵铭,赵铭经历了,杨曦的眸子从冷漠到激动,再到现在的面如死灰,这一切都让赵铭的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算了,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我们在仲文轩的犯罪现场提取到了一根头发,你猜猜是谁的?”赵铭的话音未落,就惹来了杨曦的轻笑。

“是女生都有头发的,而且头发很容易掉的,这不是很正常么?”杨曦反唇相讥!

“是啊,很正常,而且在洗漱间这种地方更正常,但是我们偏偏提取到了一根比较特别的头发!”杨曦仍然是不屑的冷笑着,“赵警官,麻烦您别绕关子了,一根头发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如果我说是厉媛媛的呢!”杨曦整个人如遭电击!

------题外话------

今天双更哈,新的章节在晚上八点左右发,追文的亲们注意了哦!

推荐一篇小伙伴的文!

重生之黑萌影后小涩妻

作者:凝玉雪儿

关键词:【宠文】【养成】【1vs1】

【豪门】【明星】【军婚】

男主外表温柔暖男,其实腹黑无比,绝非善类。

女主前世豪门千金,企业女强人,身不由己。重生后对仇人狠辣无情,自我保护,看似情场老手,实则单纯专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