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24 现实的冰冷与残酷

佟秋练这一夜睡得比较昏沉,毕竟太累了,整个身子都是软的,但是这一夜却有很多人是没有睡好的,几乎是彻夜未眠的那种,而其中就包括赵铭这一行,去精神病院看望邓悦的民警。

他们其实去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这个地方,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上一次是因为佟清姿的事情,所以大家对这个地方也不算是完全陌生的,但是当他们说想去看一下邓悦的时候,前天的护士只是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们,因为赵铭他们也是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件的,护士一边在前台让他们做一下登记,一边走到了一个柜子面前。

是有两个护士值班的,其中的一个护士去拿钥匙了,而另个一个护士则是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们!

“怎么了,看着我们做什么,我们是正宗的警察,又不是什么人贩子,你们这么看着我们是什么意思啊?”李耐觉得莫名其妙了,这精神病院本来就是多是疯子那些的,刚刚进来就觉得这里寒碜碜的,怎么这些小护士看自己的目光也这么奇怪呢!

“没什么,各位警官等一下!”那个护士笑了笑,只是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

打开了柜子,柜子里面的都是用挂起来的一串串钥匙,而这些钥匙上面都贴着数字,应该是房间的号码什么的,护士拿了一串钥匙,和一边的护士说了什么,两个人的神情似乎都不太自然!嘀嘀咕咕的,这让他们一行人也觉得这事情是不是有些蹊跷来着,还是说她们本来就是这么奇怪的啊!

这个时候的精神病院显得格外的安静,尤其是一楼,但是到了二楼之后,似乎隐隐约约的就能够听见一些模糊的声音了,而且声音都比较怪异,听着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而且能够听见一些敲打床铺和门的声音,这里用的是统一的木门,似乎还有一些东西划拉着木头发出那种刺耳的声音,在这种空荡走廊里面显得格外的渗人,尤其是这里一眼望过去几乎白色的墙壁和白色的瓷石,给人的感觉十分的不舒服,墙壁上面白净的几乎没有一张图片或者是宣传画。

“邓悦进来多久了啊?”赵铭决定向这个小护士问一下邓悦的情况,而那个护士看了一眼赵铭,护士是走在他们前面的,一身白色,就连皮肤看起来都是格外的白皙,像是许久没有见到阳光一样,手中拿着一串钥匙,走路的时候,要是之间的互相撞击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声音。

这些要是是挂在一个统一的铁质的环状物上面的,上面标注着楼层,而每个钥匙上面都有着类似房间好的标签,有的标签是白色的,有的则是已经泛黄了。

小护士微微叹了口气,“我来这里工作已经五年多了,工作一年多的时候,这个孩子被送过来的,不过这个孩子也是可怜的孩子,年纪还这么小,而且好像是受打击过大了,病情一直没有好转!”护士叹了口气,“倒是真的可惜了,她的家里人扔了一笔钱在这里,除非是要交钱了,不然几乎不会过来的,这么多年了,来看她的人不多!”

“学校方面难道没有来过么,探视或者是慰问什么的?”一边的一个民警已经开始做一些笔录了。

“来过啊,但是邓悦家里人不让他们进来,这孩子在学校出了这样的事情,一辈子算是毁了,这家里人不让见也是正常的,再说了,那些禽兽,怎么能对一个孩子做这种事情呢!”这话说得一干民警心里面有些打鼓了,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啊。不就是疯了么?但是这个护士的口气,好像还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而且“禽兽”这个词貌似用的太重了一些吧,因为此刻他们所掌握到的证据来说的话,这个邓悦是因为受不了被同学诬赖成为恶作剧的嫌疑人,才会疯了的,孩子心智不成熟,说话没轻没重的,也是情有可原的,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了禽兽了,而且这个护士说得咬牙切齿的!

“这孩子年纪小,出了这样的事情,所有人的心里面肯定都不好过的!”李耐在一边附和着,李耐就是个大老粗,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这个护士说话的一场,禽兽?似乎事情有些奇怪啊!

“就是这里了,邓悦刚刚打了针,没什么攻击能力,不过邓悦已经疯了,你们也问不出什么东西的!”其实门上面都有个小的玻璃窗户,透过窗户,赵铭看见一个扎着马尾的女人缩在墙角,手里面还抱着什么东西!护士将钥匙插进了钥匙孔里面,“啪嗒——”一声,门就应声而开,护士先走了进去,他们也跟着走了进去。

入目的房间都是满眼的白色,床单被子都是白色的,而整个房间除了一张床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东西了,还有在一个角落的安装的摄像头,似乎是在监视着这里面人的一举一动!

护士看到赵铭的视线一直盯着那个监控摄像头,将钥匙别在腰上面,“这里的病人有的时候发疯的话,真有可能做出一些自残的举动什么的,我们医院人员有限,不可能做到每个病人都能够兼顾得到,所以我们就安装了这个东西,都是争得了家属的同意的,我们不会做那侵犯人权的事情的!”

毕竟这种监视行为,往大了说是可以构成犯罪的,不过这些病人已经没人任何的民事行为能力了,这种方法虽然看起来有些不人道,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啊……别怕,别怕……妈妈会保护你的!”声音很小,但是所有人的都听见了,赵铭注意到邓悦的怀里面抱着一个布娃娃,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然后一个劲儿的往墙角缩,死死地抱着娃娃,“别怕,别怕……”

邓悦的眼神睁得很大,不能说她的眼睛很大,而是因为脸十分的干瘪,而且惨白的脸上面,那一双大眼睛也显得格外的显然,只是眼珠子虽然十分灵活,但是却显得呆板没有任何的生气,所谓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啊,这窗户都关起来了,可见此刻的邓悦给人的感觉就是了无生气的。

以前档案上面看见的女孩,虽然模样是那种普普通通的,或者说淹没在人群中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但是那双眼睛还是带着一丝固有的生气,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潮气蓬勃的。

“邓悦,别怕,他们不是坏人啊!”护士走过去,伸手摸了一下邓悦的头发,或许是长期营养不良的缘故,邓悦那一张本来就不太出色的脸蛋,此刻更是变得感受,因为长期不见阳光,所以脸色很苍白,而头发也是变得枯黄,明明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但是看起来却有三十多岁,而且露在外面的手臂也是干瘪的没有一点肉,手肘地方几乎都可以看见那棱角分明的骨头,外面就包裹着一层皮而已。

邓悦瑟缩的想要避开护士的触碰,似乎想要把自己的身子都缩成一团的样子,极力的想要避开所有人的触碰,护士也是无奈的看了一眼赵铭。

“我知道宝宝怕……宝宝别怕……妈妈会保护你的!”邓悦笑着拍了拍手中的布娃娃,护士无奈的看着赵铭一行人,“她流产之后就变成这样子了,我都说了,你们来这里也是没用的!这个孩子已经这么可怜了,你们就不应该再来打扰她了,让她安安静静的待着吧!”

所有人此刻的表情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如果说硬要形容的话,只能说她们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流产?怀孕?而那个护士看到他们这么惊讶,倒是有些奇怪了。

而此刻所有人的心里面真的是万马奔腾啊,他们刚刚听见了什么东西,他们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但是互相看了看之后,确定不是自己幻听了,而邓悦则是轻轻的哼起了歌,一边晃动着手中的布娃娃!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摇蓝摇你快快安睡……睡吧睡吧被里多温暖……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爸爸的手臂永远保护你……世上一切幸福的祝愿……一切温暖全都属于你……”从邓悦的嘴巴里面轻柔的唱出了摇篮曲,声音有些嘶哑,但是却并不妨碍此刻邓悦想要表达的东西,她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看着手中的布娃娃,似乎就是在看着最珍贵的稀世珍宝一般!

“难道不是抓住玷污了邓悦的禽兽了?那你们来这里干嘛啊!”护士的话让赵铭回过神,赵铭看了看在一边哄着布娃娃的邓悦,示意护士和他们出去,而落了锁之后,赵铭拉着护士到了一边,“邓悦是什么时候怀孕的?”

护士整个人眼睛都大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赵铭,继而一笑,“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情况啊,你们是不是警察啊,我都怀疑你们的警官证是假的了,什么时候怀孕的,你们都不了解情况,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啊!”

“只是我们了解的情况和事实有些出入,所以我们才来调查的,邓悦到底是什么时候怀孕的?”赵铭的神色紧绷,因为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邓悦早就疯了,哪里知道自己怀孕还是什么的啊,还是一次一个护工帮邓悦清洗身子,和我们说邓悦的肚子似乎有些大了,你们也看见了邓悦挺瘦的,来的时候虽然没有现在这么瘦,不过身上面也是没有什么肉的,我们叫叫了几个资历比较深的忽视过来,几个有经验的护士一看就知道是怀孕了!”而赵铭一行人面面相觑,都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护士一看这群男人都是一副呆傻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的家里人知道之后,只是请了医生过来给她做了流产手术,这之后,邓悦似乎是知道了自己有过孩子,就经常像是刚刚那样子!”护士叹了口气,“你们要是抓住那个禽兽,一定要把那个禽兽枪毙了,简直不是个东西,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真是该死……”这个护士还在咒骂着,但是赵铭等人面面相觑,所有人的心里面更加难受了。

因为这个案子已经一波三折了,从最开始校园暴力,现在继而出现了校园性侵案子,然后出现了有未满十六周岁的女生疯了,怀孕堕胎……整个事情似乎已经是完全不受控制了。

所以一行人回去之后,心里面都是觉得分外的沉重,见过邓悦之后,这件事情非但没有随着解决,反而更是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这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也是让他们觉得有些窒息。

第二天一大早,佟秋练刚刚下楼,就发现今天格外的安静,这才猛地想起来,小易和萧晨被丢在顾家了,佟秋练赶紧给顾珊然拨了个电话,“妈咪,你可算打电话来了,妈咪,你太坏了,为什么要把我丢在这里,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啊,呜呜……”小易一听见佟秋练的声音,就直接委屈的哭了,弄得佟秋练的心里面一阵酸涩。

“别哭,妈咪不是故意的,妈咪再也不会这样了,乖乖在那里待着,妈咪马上就去接回家好不好?”这小易平时也是不哭的孩子,这一下子哭了,弄得佟秋练的心里面就是被东西抓挠一般的难受。

“妈咪,你太坏了,珊然阿姨说了,你就是被爹地的美色蒙蔽了,所以你不要我这个儿子了,你真是太坏了,太坏了,哼——”小易这一连串的话扔过来,佟秋练直接懵了,而小易等了半天那边愣是没有动静,“喂——妈咪你还在么?”

“还在!”佟秋练轻轻咳嗽了一声,萧寒刚刚走外面晨练回来,因为是夏天的缘故,所以萧晨虽然是穿着长裤,但是身上面只穿了一个背心,一转身,佟秋练就看见了萧寒的后背居然有直接的抓痕,额……难道自己昨晚下手这么重?

“妈咪,你快来接我吧,你再迟一点过来,你就看不见你儿子了!”小易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而小易挂了电话之后,悻悻地对所有人一笑,因为此刻的顾家十分的安静,施施和顾北辰坐在餐桌的一头,而顾氏夫妇包括萧家的两位则是坐在另一头,“小易,盘子里面的东西洒出来了!”小易这才注意到自己盘子里面事物的酱汁弄在了桌子上面,小易连忙拿着纸巾擦了一下,尴尬的冲着顾北辰一笑。

“还有啊,我们家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住几天怎么了?”顾北辰一边优雅的吃着早餐,一边看着小易,小易只觉得头都大了,吃个饭也这么多事,还让不让人活了。

“没有啊,我只是等会儿要去幼儿园,校服还在家里面呢!”顾北辰示意了一下,几分钟过去之后,一个黑大汉拿着一身校服走到了顾北辰的身边,所有人都是低头吃饭,顾北辰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沉默、沉默……

而小易再看见了那一身自己尺码的校服的时候,吃下去的那口饭差点没有直接喷出来,真是的,效率能不能不要这么高啊?

“这不就有了,等会儿我送你上学,我会和你爹地妈咪说的,他们应该会很乐意的!”其实顾北辰想要送小易上学,完全是心血来潮,因为听说了佟秋练的身体状况,顾北辰心里蛮自然也是十分高兴,所以心情好了,自然就想要做一些别的事情了!

小易在心里面哀嚎啊,他可不要啊,但是环顾四周,所有人都是低头沉默不语,小易觉得自己就是傻,还真的以为有人能为了他反抗顾北辰么?

所以在不久之后的车子上面,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小易,领结歪了!”“小易,鞋子上面有灰尘!”“小易,小孩子要坐有坐相!”……“小易!”在顾北辰又一次开口的时候,小易直接回了一句,“我什么都没有做,都特别好!”

“嗯,你到学校了!”顾北辰一笑,和顾南笙笑起来的时候不一样,如果说顾南笙笑起来是妖孽的话,这顾北辰这种禁欲系的男人一笑,简直有颠倒众生的嫌疑,只不过,小易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个早上吃的东西都消化的差不多了吧,“那北辰爹地,我先去学校了,再见!”小易说着故意的一下子蹦到了顾北辰的腿上面,亲了顾北辰一下,好像是为了故意膈应顾北辰一样。

而小易下车之后,顾北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微微一笑,要是以后自己能和施施有个孩子的话,应该也会和小易一样可爱吧,或者只会比小易更可爱!

其实顾北辰想多了,要是他知道这生下来的小克星那么的厉害的话,他是打死都不会要那个孩子的,可爱?这种词语在那个克星会说话的时候已经和他无缘了!

佟秋练刚刚到了警局,白少言就神秘兮兮的和佟秋练分享了关于邓悦的情况,佟秋练自然也是十分的震惊的,“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啊,怎么会这个样子啊?”

“不懂啊,他们说请了邓悦的家人过来,还有当时他们班的班主任和一些学校领导来了解情况什么的,不过具体的情形我是不懂的,杨曦到现在也是没有开口,所以只能等着看看能否问出什么线索了!”白少言将这几天的一些检测报告交给了佟秋练。

“关于那个纸巾上面的杨曦的DNA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和将章茜捆绑在树上面的绳子上面的血迹是一摸一样的,不过和仲文轩现场发现的头发丝还是不匹配,所以只能断定说章茜死的时候杨曦是在现场的,杨曦大学的专业是化学,似乎也能将她和莫凝的案子联系到一起,但是仲文轩的案子……”

“已经可以确定在秦志波死亡的现场出现了第三个人,所以我们也可以推断出其他的案发现场也可能有第三个人!”佟秋练一边看着报告一边说,这个案子似乎疑点重重,很多的地方都是不吻合的。

佟秋练刚刚坐下来准备研究一下别的东西,赵铭就直接推门进来了,赵铭的精神看上去有些萎靡,但是眼睛中却折射着意思异样的神采,佟秋练拿下了口罩,难道说案子出现了新的进展?佟秋练注意到了在赵铭的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将袋子交给了佟秋练!

“什么东西!”佟秋练拿过袋子,将袋子打开,里面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而袋子的封口也是那种看起来有些陈旧了,因为是用绳子绑起来的,而这个绳子看起来已经有一定的时间了,而且像是鞋带的样子。

“在杨曦家里面找到的,里面应该是五年前杨子予的内裤!”佟秋练的眼前立刻一亮,直接将袋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是一条纯白色的内裤,上面还有卡通图案,看得出来是个小姑娘会喜欢的款式,而上面有一些痕迹斑点,还有血……虽然已经干涸的有些发黑了,但是佟秋练还是一眼就认得出来这个是血迹。

“我马上就检测!”佟秋练立刻就开始着手准备将东西进行检测了,因为这里正好也留存着秦志波的生物检材的样本,检测起来也是很方便的。

而佟秋练将东西送去检测之后,回来居然发现赵铭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而茶几的桌子上面散落着两盒烟和一个打火机,“我这里禁止吸烟的!”佟秋练指了指一边的个告示牌,赵铭点了点头。

“我就是不想出去,外面太烦了,简直是乱了套了!特么的,谁把消息散播出去的,这弄得记者都来追问当年的事情是不是因为校长性侵造成的,奶奶的,气死了!”赵铭居然爆了这么多的粗口,佟秋练只是给赵铭倒了杯茶。

“邓悦的家长怎么说的这件事情!”邓悦怀孕的事情,他们家里人要是知道的话,肯定是去找校长理论的啊,这个禽兽是谁难道还不清楚么?

“他们说校长没有否认,给了他们一大笔钱,他们拿了钱之后,就没有再去找过校长,应该是私下达成了协议了,关键是现在邓悦疯了,而她的家长似乎根本不愿意说这件事情,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这个证据上面了,希望能给我们带来好的消息吧!”赵铭叹了口气,脸上面满是挫败,从来没有一个案子,在抓到了凶手之后,会让他们觉得这么的挫败的,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那个杨曦招供了?”不然的话怎么会找到这个东西!总不能说他们已经直接去把杨曦住的地方整个搜查一遍吧!

“不算是吧,我们和她说了案子的进展,也说明了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校长就是那个实施侵害的人,光凭你们的证言证词是没有用的,然后她就说在她家里面的某给地方有这样的东西,我们就去了,她说是当年杨子予换下来的内裤!”赵铭叹了口气,“关于现场第三者的事情,问她的时候,她表情十分的不自然,虽然不说话,但是那个人应该是存在的!”

“杨曦身边的人排查的怎么样了啊?”佟秋练一边在电脑上面打报告一边问赵铭。

“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这个案子也是够烦的!”赵铭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有什么结果的话,你们随时联系我!”佟秋练点了点头。

“老师,这个案子结束了,你一定要给我放假,我都好多天没有回家了,已经熬不住了!”白少言无奈的摇了摇头。

“放心吧,这个案子结束,我就和赵队长说我们不在给警局办案了,听说上面的派下来的新的法医也很快就会到的!”佟秋练不自觉的想起了孙正,那个案子现在也是毫无进展的那种,没有人知道那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何靖到底在哪里,也不知道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佟秋练晚上回到家,就看见了小易正在客厅里面玩拼图,看到佟秋练过来,直接扭过头,显然是有些生气了,“真的生气啦?我可是准备你的做可乐鸡翅来着,你看,家里面没有可乐,我都买了可乐回来……”一听见吃的东西,小易立刻两眼放光看着佟秋练,但是小脸还装着一脸的不情愿。

“等你做好了,我再看看要不要原谅你!”小易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佟秋练笑着上楼换了衣服就准备下来给小易准备吃的。

刚刚进了厨房没有多久,就被人一把抱住了,萧寒抱着佟秋练,就在佟秋练的脖颈处蹭了蹭,“你不累么?要不给厨师做就好了!”萧寒使劲的吸了一口佟秋练身上面的味道,不是那种浓郁的脂粉味或者是香水的味道,带着一丝化学药品的味道,萧寒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对这样的味道觉得迷恋。

“行了,上去换衣服吧,等会儿吃饭了,小易都生气了,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么?都是你昨晚做的好事!”佟秋练一边在动作着一边和萧寒说话。

“对啊,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生气了么?”两个人同时回头,就发现小易双手叉腰站在厨房门口,那小脸气鼓鼓的,直接冲过去,一把将萧寒拉开,自己伸手抱住了佟秋练的大腿,“爹地你出去,妈咪是我的!你这个坏蛋,肯定是你把妈咪掳走的,居然把我丢下了,太坏了!”小易一只手抱着佟秋练的大腿,一只手开始扒拉着萧寒,让萧寒出去!

“好啦好啦,是你的还不行么?”佟秋练倒是意外,萧寒今天居然没有和小易唱反调,但是萧寒却快步上前,靠在佟秋练的耳边说了一句,“晚上还不是我的!”佟秋练顿时手上面的铲子一抖,差点直接从手上面掉出去。

这个男人真是没得救了,佟秋练只是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脑袋,“乖乖去外面等着,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小易冷哼一声,似乎对佟秋练也是十分的不满,迈着小腿就跑到了外面去了,这让佟秋练不自觉的回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的母亲也是在家这么做饭的,佟秋练蓦地一笑,自己最近还真是有些多愁善感呢。

而此刻在顾家别墅里面,可没有萧家现在的气氛这么好,顾北辰和顾氏夫妇此刻就坐在沙发一边,而另一边则是坐着徐敬尧和令狐乾,令狐乾的目光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扫向顾珊然,这一点让童养夫大人十分的不爽,信不信本少爷戳瞎你的眼睛啊,眼睛往哪里看呢。

徐敬尧仍旧是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倒是十分的斯文,只不过他和顾家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大家对彼此还是比较了解的,顾珊然手中拿着一个托盘,上面都是酸枣,那一口下去,这大厅安静的似乎都能够听见她咀嚼东西的声音,顾珊然只是漫不经心的吃着东西,这气氛真是不利于消化。

“那件事情难道顾家主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么?”首先打破这个僵局的是徐敬尧,徐敬尧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多多少少心里面还是有些犯嘀咕的,毕竟两个人年纪相仿,但是眼前的人却是掌控了大半个地球军火的军火商,下面涉及的各个别的方面的生意更是多不胜数,只不过太年轻了一点。

“我不懂你们为什么要把这事情安在我们的头上面,说实话,我对你们的办事能力和办事效率真的表示怀疑!”顾北辰说话的声音森冷,像是没有一丝的感情,就是每个字之间都是没有任何的起伏的那种,似乎从他说话方面,你很难判断得出来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但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顾家不是么?”徐敬尧微微一笑,就是因为看不透眼前的这几个人,所以徐敬尧觉得整个顾家都十分的神秘,而顾北辰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呢,倒是不愧于顾家最年轻的家主。

“我们不否认这个新型的药物和我们帮派有关,但是这个药物我们几年前就不研究了!”顾北辰指了指桌子上面的资料,令狐乾直接拿起了资料,上面是记录这个药物的从一开始研究到最后停止研究的各个方面!

“你们的意思是,你们的生产研究早就停止了?”这次说话的是令狐乾,这顾北辰没有开口,顾南笙就直接开口了,这两个人要是单独放在一起,还真的能直接打起来,这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虽然顾珊然并不觉得这两个人算是情敌,毕竟不就是令狐乾的一厢情愿么?

但是顾南笙不这么认为啊,所有只要是觊觎顾珊然的人都是他的情敌。

“不是停止生产研究,我们压根还没有投入生产,这个药物的药性不稳定,所以我们在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就停止研究了,不过是某个躲在阴暗处的老鼠,居然窃取了我们的成果吧了,你们若是找不到人,我们不介意帮你们一把的!”顾南笙这是*裸红果果的挑衅啊,明显是在讽刺他们办事效率。

令狐乾凌厉的视线直接射向了顾南笙,顾南笙则是搂着顾珊然,一脸挑衅看着令狐乾,“童养夫,这个吃完了?”顾珊然咂了咂嘴巴,指着面前的托盘,顾南笙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跑进了厨房。

“我们顾家做事不需要这么畏首畏尾的,毕竟你们也奈何不了我们是么?还是说你们想看着世界大乱?”可不是么?这要是顾家散了,等于说打破了世界现在军火方面的平衡,这又要开始重新的划分地盘了,估计没有个十几年不是消停的,顾珊然这话说的虽然是实话,但是却带着一丝威胁和挑衅的意味。

而这个大厅的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压抑,而突然大门就打开了,所有人的视线都瞬间集中在了打开的门上面,施施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走了进来,进了大门就将黑色的风衣脱掉,里面是一件起那黄色的小礼服,而且她的头发被拉直了,画着清纯的妆容,看起来就像是个天真的小姑娘一般,而徐敬尧在看见了施施的时候,直接起身站了起来。

施施显然没有想到家里面今晚仍旧是这么的热闹,她将风衣脱下交给了一边的佣人,“这么热闹啊?讨论什么机密呢?”施施伸手理了理头发,直接坐到了顾北辰的旁边的沙发上面,而徐敬尧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施施。

施施则是大方的任由着徐敬尧打量,而令狐乾心里面也是一惊,虽然他不怎么关注娱乐八卦,但是施施她还是认识的,但是此刻本来只应该出现在电视上面的人,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关键还是在这种情况下面,居然和顾家有关系,这怎么能不让令狐乾的心里面一惊呢,而关键是徐敬尧貌似是认识施施的。

“看够了没啊?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不过我们都是有家室,你这样盯着我看,真的好么?”施施抬眼看了一眼徐敬尧,直接端起了顾北辰喝过的杯子,喝了一口水,虽然是抬头看着徐敬尧,但是施施的气场还是女王一样的,丝毫没有在气场上面输给徐敬尧,徐敬尧则是大步跨过桌子,一把拉住了施施的手腕!

但是施施速度更快,直接避开了徐敬尧的接触,而顾北辰则是伸手搂住了施施的肩膀,“徐教授,怎么了?你准备做什么,这可不是你的未婚妻了?”

特么的,这简直是是个晴天霹雳有木有啊,这施施居然是徐敬尧的未婚妻,呸呸呸——不对,是前未婚妻,令狐乾觉得这个世界有点玄幻有木有啊,顾南笙此刻已经从厨房出来了,手中端着蜜饯,拉着顾珊然坐到一边看戏,这可是年度最狗血的戏码!

什么前未婚夫啊,还是个现在有家室的前未婚夫,还有现任的男朋友啊,这要是不打起来,简直对不起他们这些看戏的人啊,顾氏夫妇在一边是看的比较乐呵的。

“难道不是了?我连问候一下的权利都没有了么?”徐敬尧看到施施是比较震惊的,只不过自己掩饰的比较好,“你现在和他在一起?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

“我知道啊,我们在一起很久了,不过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人?”施施伸手悠闲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指甲,透明的指甲上面镶嵌着几朵粉嫩的小花,看起来格外的好看,施施只是看着指甲,似乎对徐敬尧说的话有些漫不经心,徐敬尧的眉头深锁,那种样子,就像是看到什么怒其不争的人一般。

“我这是为你好,你和他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徐敬尧这话说完,顾北辰不高兴了,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徐敬尧,顾北辰的眸子本来就是深沉的像是死人一般的波澜不惊,而此刻似乎在蕴蓄着什么风暴一般。

“我想天底下最没有资格说这种话的人就是你吧!”施施站起身子,施施的个子很高,还穿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她只是微微上前,视线几乎是和徐敬尧平视的,而两个人的身子靠的很近,近得似乎都刻意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施施冷笑一声,“怎么了?还有什么话想说的,我的前……未婚夫!”

施施的声音柔媚的像是能够滴出水的那种,那种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魅惑,似乎一丝丝点点的都能够渗透到人的心里面,尤其是此刻施施伸手直接挑起了徐敬尧的下巴,“怎么?是不是突然发现我还是最好的,怎么办呢?我不爱你了啊……”

徐敬尧伸手想要握住施施的手,但是顾北辰突然起身,直接将施施拉近了自己的怀里面,“你变了!”徐敬尧的话,惹来了施施的大笑,施施即使是放肆的大笑也是美的,这样的绝色尤物,似乎做什么东西都是那么的美,举手投足间似乎都带着惑人的风情。

“我们有多久没有见过了?”施施算了一下,“大概两年多了吧,人都会变的,何况是我这种被你抛弃的人呢,我当初和你说,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会到场祝贺的,怎么?她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抢到了你,怎么没有和你提结婚的事情啊!”

施施这句话里面透露出了许多的信息,令狐乾完全无法将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一个是国际巨星,另一个则是名满业界的犯罪心理学的专家,最年轻的教授,这两个人居然是之前是未婚夫妻?

“你以前很乖巧的!”徐敬尧只是淡然一笑,似乎也觉得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些可笑,只是回到了沙发上面坐下,“那我上去换个衣服,等会儿下来再陪你!”施施说着就要往楼上面走,顾北辰直接将施施按在了沙发上面,对准了施施的红唇,狠狠地掠夺,施施只是咯咯地笑着,令狐乾侧过头,唉呀妈呀,这也太豪放了吧,这么多人呢!

顾氏夫妇自然是看得开心了,难得看见顾北辰这么的不淡定,而徐敬尧只是看着两个人,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慢慢收紧,那看似波澜不惊的脸上面,其实内心却是波涛汹涌的!

“好了,这么多人呢!”施施伸手推开了顾北辰,看到顾北辰的嘴唇上面沾了一些粉色的唇彩,顿时一笑,拿出了面纸,细细的将顾北辰嘴唇上面的唇彩擦掉,那眼神分明是带着无尽的爱意的,“原来你的爱这么的廉价么?”

徐敬尧的话刚刚说完,顾北辰刚刚想要发作,施施,按住了顾北辰,而是抬眼冷冷的看了一眼徐敬尧,“是啊,我的爱是很廉价,那又怎么样?和你没有关系吧!”施施说完,轻轻吻了一下顾北辰的嘴角,嘴角扬着妩媚的笑,袅袅娜娜的上了楼。

顾北辰看了看徐敬尧,伸手转动了一下手上面的戒指,戒指的幽绿色的宝石折射着神秘的光,“该说的我们都说了,我来华夏只是来看朋友罢了,不想被别的事情骚扰了,所以你们若是查不到的话,我们可以帮你!”

“我们先告辞了!”徐敬尧说着拿起了那份文件,就往外面,令狐乾也只能跟着徐敬尧离开了。

“我还以为会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呢,真是可惜了,童养夫,我们也上楼吧!”顾珊然无奈的说着。顾南笙眸子上过了一丝精光,“好啊,我们的宝宝也需要休息了!”令狐乾的脚没有踏出顾家的大门,整个人的身子都僵住了!

令狐乾僵硬的转过头,顾珊然此刻正被顾南笙搂在怀里面,顾南笙的眸子对上了令狐乾的,似乎碰撞出了一些火花,这个男人的有多么的狠戾,令狐乾是清楚的,而且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顶着一张雌雄莫辨的妖孽的脸,但是令狐乾可是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男人的狠戾和决绝。

而坐上了车子的男人,此刻内心似乎都不太平静,“你喜欢顾珊然?”顾家的人徐敬尧都所有了解,令狐乾只是靠在座椅上面,没有说话,“这个女人不适合你?”

“什么适合不适合的,喜欢上了能怎么办?”令狐乾淡然一笑,“很多人说过我们不合适了,我心里清楚!”

“顾珊然的狠戾你不懂!”徐敬尧说着从手机里面翻出了一些照片,递给了令狐乾,令狐乾狐疑的接过手机,手机上面不是别的,都是一些照片,死的人各种各样的,年轻女人,中年男人,各种各样的,但是每个死者脖子下面都是血肉模糊的,似乎都同时缺损了什么,“这是什么?”

“这是从十几年前的警方的就一直高度关注的一起连环凶杀案,死者看起来不相关,实则都是有联系的,这个我就不多说了,关键是死者全部缺损了锁骨,也就是这个凶手将所有人的锁骨全部取走了!”令狐乾也不是那种没有见过血的毛头小子了,只是点了点头,不明白徐敬尧为什么说到了这个问题。

“我们怀疑是顾珊然做的,但是我们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手法干净利落,死者的身上面找不到任何的线索!”徐敬尧从令狐乾的手中接过手机。

“既然没有任何的线索,你为什么会怀疑是她做的,什么事情都是要讲求证据的吧!”令狐乾一笑,他知道顾珊然的伸手了得,若是她真的做了这种事情的话,那还真有可能能够抹掉所有的证据。

“死的人都和C市已经消失的沈家有关,我们怀疑顾珊然就是在十几年前的一场事故中死去的沈珊然,或许你会觉得有些荒谬,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系列的事情和她脱不了干系!”

沈家?这个令狐乾是知道的,沈家原本也是辉煌一时的大家族,但是却突然没落了,而沈家的人也都相继失踪或者是死亡了,几年前还闹得沸沸扬扬的,但是很快的这件事情就被时间冲淡了,毕竟没有人会长期关注一个已经完全消失的家族。

“这也只是你们的猜测而已吧,毕竟你们没有证据!”令狐乾看着窗外,但是心里面已经有了打算了。

“沈家的老宅是被顾南笙买走的!”徐敬尧不介意让令狐乾看清顾珊然的真面目,令狐乾只是一笑,不再说什么!但是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挠心抓肺的一样难受,难道说真的是这样么?不仅仅和黑帮有关系,居然还是连环杀手么?令狐乾自嘲的一笑。

顾北辰刚刚上楼,施施刚刚洗澡出来,看到顾北辰,只是冲着顾北辰一笑,“谈完了么?”

顾北辰直接走过去,伸手直接将施施拽了起来,施施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整个人身子腾空,就直接坐在了梳妆台上面,而顾北辰则是强势的将施施的双腿分开,架在了自己的腰上面,“怎么了?这么急?”

“啊——”施施的话音未落,顾北辰直接埋在施施的胸口咬了一口,“别留下印子,我明天还要拍戏呢?”

顾北辰哪里顾得上这些,直接埋头就啃了起来,顾北辰的攻势很猛烈,而施施只能双手抱着顾北辰,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啧啧——小叔未免太凶残了吧,这动静!”顾南笙和顾珊然刚巧路过门口,就是隔音效果这么好的地方,偏生这两个人的动静太大了一些。

“干爹果然还是很生猛的,施施很幸福啊!”顾珊然说着粲然一笑,眼中满是狡黠的光,而且那眼神还有些贼兮兮的,似乎很想进去观摩一样。

“难道我不行么?”顾南笙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自己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说别的男人生猛,顾南笙立刻不高兴了,强烈的表示抗议啊,他明明每次都很努力的好么?

“你很好,只不过老娘这辈子就你一个男人,不好的话,也只能将就一下了,这能有什么办法呢,你说对吧!”顾珊然说着还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拍了拍顾南笙的肩头,“行了,睡觉去吧!”顾珊然说的很无奈,顾南笙趴在顾北辰的门口听了一会儿,貌似动静小了一些,顾南笙看了看手表,“这么长时间?果然是耐力持久……”

------题外话------

亲爱的们,你们要是有评价票什么的,就赏赐给我吧,投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勾选【五星】,爪机点【经典必读】,要是不想投也没事的,但千万不要点错给低分啊!

还有事情要宣布,明天不出意外是双更!

明天双更!明天双更!明天双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第一更正常时间,二更的话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所以追文的亲们注意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