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23 禽兽一样的萧公子

所以说很多的事情当你不知道真相的时候,你不知道现实居然会这么的残忍,佟秋练不知道居然在学生自杀的事件背后居然会牵扯出来这么多的东西,她似乎能够感觉到她们当时几个女孩子在宿舍讨论着这一切事情的无助,那种迷茫,那种慌乱,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而她们没有丝毫的反抗的余地。

佟秋练回到实验室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似乎都不太好了,白少言正好刚刚将从校长的办公室带回来的证物进行了整理,就看见佟秋练神情失落的走进来:“老师,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啊?”

佟秋练摇了摇头,直接走进了最里面净手的洗漱台,用手掬了一下水,直接扑在自己的脸上面,凉水带来的刺激感让佟秋练稍稍回过神,白少言看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只是给佟秋练递了一条毛巾,佟秋练长长的叹了口气,“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可恨之人往往也有可怜之处的!”

白少言不懂了,老师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而佟秋练一边开始穿戴衣服,一边将刚刚的事情大概的复述了一遍,白少言听得一愣一愣的,居然不是单纯自杀,而是因为遭受了性侵之后,受不了打击这才选择绝望的跳楼的啊,而那个邓悦居然背后也是有事情的,而且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校长,居然是个斯文败类,特么的!

亏自己刚刚给他处理尸体的时候还一边扼腕叹息了,敢情压根就是活该啊,这都是什么世道啊,简直是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女孩子真的需要好好地学会保护自己了。

佟秋练走到了秦志波的尸体面前,人都死了,佟秋练自然不会说因为这个人是个穷凶极恶之人,就对他的尸体怎么样,毕竟这点专业素养还是要有的,对于尸体而言,肯定都是一视同仁的,不会戴着有色眼镜的,佟秋练走到了秦志波的尸体面前,他的身上面还是伤口还是比较集中的。

主要的伤口都是集中在腹部,以至于腹中的一切脏器,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受损,而且有的脏器已经直接裸露在了外面,看起来有些渗人,佟秋练检查了一下他的瞳孔,嘴巴,舌头等各个方面,并没有发现别的异常的地方,似乎就是直接被利器刺死的。

看到他腹部的这种情形,似乎所有人都可以想到当时的情况,杨曦是有多么的疯狂的,秦志波的身上面已经检查不出别的外伤了,背部有一些刮痕,像是被指甲剐蹭留下的,佟秋练和白少言对视一眼,因为他们已经从赵铭的口中得知,杨曦之前没有什么做过任何的性行为,那么这个指甲的痕迹又是哪里来的。

若不是的话,在现场找到的秦志波的生物检材也是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的,似乎这个案子也是有疑点的。

尸体的解剖工作进行的异常的顺利,而之后佟秋练看了看正放在台子上面一双鞋子,应该是杨曦的鞋子,现场的情况是这双鞋子十分整齐的放在一边的,杨曦本身也是光着脚的,那么如果不是进行那种行为的话,杨曦又为什么要脱掉这一双鞋子呢,而且是有条不紊的放置的,似乎现场的证物和杨曦当时所经历的事情有出入啊!

而另一个证据的发现,更是让整个案子都变得扑朔迷离了,因为佟秋练正在研究秦志波的镜片,镜片是碎掉的,上面粘黏着一些鲜血和泥土,似乎是被鞋子踩过的,按照镜片破损的程度,肯定是受了比较大的那种外力,但是佟秋练发现一个问题……

杨曦的鞋底没有血迹,不是杨曦的鞋子造成的,而现场散落的校长的鞋子,虽然上面有泥土有血迹,但是鞋底的纹路和镜片上面的痕迹是不吻合的,因为粘着血,所以印出了一些鞋底的纹路,但是和现场发现的两双鞋子没有一丝丝的吻合!

“老师,都检查过了,确实和任何一双鞋子都不吻合,而且按照这个镜片破碎的程度,鞋子上面很可能是粘着玻璃碎片的,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白少言也觉得很奇怪,这到底又是哪里出问题了。

“因为现场还有第三个人,这个镜片是那个人踩碎的,而那个人杨曦认识,并且很熟悉,所以杨曦在保护那个人,难怪从开始被捕到现在一句话都不说,因为说多错多,一旦被人发现一丝破绽,那个人就会完全的暴露了!”佟秋练的话说完,白少言愣了片刻,突然觉得浑身一个冷战!

“也就是说现在还有凶手在逍遥法外,老师,您说这个人会不会继续再作案啊……”毕竟除了校长被杀有迹可循之外,别的人都是除了都是坏学生之外,是那种丝毫没有任何联系的人。

“也不能排除这个情况,我去和赵队长说一下!”佟秋练刚刚到重案组的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正准备出门的赵铭一行人,“你们要出去?”难不成这就是直接去找邓悦去了?

“嗯,准备去精神病院看一下邓悦!”赵铭看着佟秋练手中拿着文件,但是看了看手表上面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傍晚了,他怕去的迟了,那边不会让他们进去探视,“事情很急么?不急的话,等我回来……”赵铭看着时间,估计等一会儿佟秋练该下班了,“要不就把报告放我桌子上面吧,我等会儿回来直接看也成!”

“说起来也简单,就是我们在秦志波的案发现场找到了一些第三者的线索,也就是说那个现场不时只有两个人,应该还有别人,你们查案子的时候,重点排查一下杨曦周围的人吧!”佟秋练这几句说完,就把文件直接交给了赵铭,“这里面是详细的一些报告,你们看一下吧!”

佟秋练一天下来也没有好好地休息一下,这刚刚回到家里面,就觉得今天的气氛有点奇怪啊,这不刚刚进门,就看见了正在自己的家里面吆五喝六的顾珊然,“小练,你可回来了,我等你好半天了!”顾珊然说着冲着佟秋练挥了挥手,佟秋练无奈的摇了摇头,等等……

“小易,你这个是什么衣服啊?”佟秋练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儿子,居然撅着嘴巴,蹲在墙角,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这一身白衣蓝裙子是怎么回事啊,不过小易长得很漂亮,这一打扮倒是真像个小姑娘,“噗——小易,你哪里来的这种衣服?”

“是她逼我穿的!妈咪……他们欺负我!”小易说的自然是顾珊然和顾南笙了,而此刻的顾南笙端着一盘水果,从自家的厨房走出来,这弄得怎么好像自己家一样啊,“是他们逼我穿的!”小易撅着嘴巴,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的。佟秋练连忙把小易抱起来,小易顺势搂住佟秋练的脖子,“妈咪,赶紧把这两个人赶走!”

“珊然阿姨肚子里面有小宝宝了,所以你要多担待一下!”小易难过的别过脸!

“小易宝贝,你那么生气干嘛,又不是裙子,是当下最流行的裙裤好么?裙裤!真是的,多fashion啊,真是的,懂不懂欣赏啊,这可是我专门给你买的!”顾珊然说着还冲着小易抛了个媚眼,小易想死的心都有了,明明是他们把自己按住强行给自己穿的!

顾珊然就像是个女王一样的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着小易,那眼神就像是小易也是什么可口的美味一样!

“行了,你现在头三个月是很关键的时候,没事你就在家安心养胎就成了,出来乱跑什么啊!”佟秋练说完,顾南笙在一边使劲的点着头,十分的赞同,顾珊然一记冷眼扫过去,顾南笙立刻停止了动作,“顾南笙,要死啊,不知道老娘这种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心情愉悦么?”

“嘿嘿,我哪里敢气你啊,你确实是需要心情愉悦,嘻嘻……”整个一个狗腿子的样子,小易直接捂脸,表示自己已经看不下去了,一个男人活到这个份上也是够了。

“你还能好好的做做胎教么?别每天老娘老娘的挂在嘴巴……”佟秋练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以后要是生个儿子就算了,这脾气性格霸道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这要是真的生了个女儿,这可怎么是好,这世上想要找到第二个童养夫也是不容易的。

不过顾珊然的眼睛贼溜溜的就一个劲儿的在小易的身上面乱转,“小易宝贝,你说我要是生个女孩的话……”

“那就是我妹妹啊!妹妹……”小易眨了眨星星眼,顾珊然直接坐到了小易的旁边,伸手搂住小易的肩膀,靠在小易的耳边,“小易宝贝,怎么能是妹妹呢,你可是我们预定的啊……”

“才不是,我是施施阿姨预定的!”小易立刻脱口而出,顾珊然的脸立刻僵硬了,伸手捏了捏小易的小脸,“你小子倒是会找靠山啊!”

“怎么了?找我还不行么?”佟秋练一回头,差点将嘴巴里面的一口水喷出来,施施穿着一件略微有些紧身的衣服,但是这个肚子,怎么像是吹了皮球一样的,这么大,感觉像是有七八个月的那种,偏偏她还伸手扶着腰,这弄得怎么像是怀孕了一样啊!

“咳咳……”顾珊然这一口东西没有咽得下去,差点被噎着,“西子美人,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施施直接掀起裙子,特别豪放的从裙子下面拿出了一个布包,上面还有一个带子,似乎是绑在身上面的,顾南笙和小易赶紧别过脸,这女的太豪放了,“姐姐下面是裤子好么?真是的,以为姐姐下面是真空的啊,再说了,小易宝贝,你看看也没啥,你小的时候我们还一起洗过澡呢!”

小易只是伸手捂着脸,这还是那个国际巨星么?为什么这么豪放啊,谁和她一起洗过澡啊,不过小易的小耳朵还是微微有些红,施施直接走过去,捏了捏小易的耳朵,“你个小屁孩子,还知道脸红!”

“才没有,明明是你不知道检点!”小易说着直接穿了鞋子就跑上楼,真是的,妈咪的朋友怎么都这么奇怪啊,简直是要把我带坏啊!

“行了,你这是闹得哪一出啊?”佟秋练指了指施施手中的一个布包。

“就是拍戏需要罢了,姐姐我没有生过孩子,导演需要我演得逼真一点,我只能那个布包学习一下喽,还是蛮辛苦的!”施施说着一把就将布包扔到了一边,顾珊然伸手直接捂住了肚子,她怎么觉得施施扔东西的时候,眼睛是盯着自己看的呢?难道说是自己的错觉么?

“对了,小练,你和我出来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说!”施施看了看一直眯着眼睛,笑嘻嘻的盯着自己的安叔,还有萧家的一大群仆人,拉着佟秋练就走了出去,夏天的晚上风吹过来还是有些燥热的。

“怎么了?你们今天都过来了?我白天忙的焦头烂额的,这几天弄得自己都没有睡好!”佟秋练伸手摸了摸额头,也顺带着揉了揉眼睛!

“佟秋练,你看看你,再看看我!”佟秋练看了看自己,衣服貌似有点随意了,不过也还过去吧,头发也是一丝不苟的,也还行啊,施施看到佟秋练的呆萌模样,直接伸手给她额头弹了一下。

“佟秋练,你才多少岁啊,你看看你,年纪比我小,眼袋比我大,黑眼圈比我重,皮肤比我差……”施施说着伸手捏了一下佟秋练的腰,“你丫的还有腰么?萧寒怎么没有嫌弃你啊!”

“我的腰明明挺好的啊!”佟秋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腰,明明还好啊!

“作为女人你都不知道好好地保养一下自己么?这次的案子是你负责的么?还把你忙活的要死要活的!”佟秋练微微咽了一下口水,“我们这次过来,是想说给你检查一下身体的,正好帮里面有医生过来,也省的你去医院检查,被人拍到还以为你怀孕了!”

佟秋练只是伸手摸了摸肚子,点了点头,所以在萧寒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面居然空无一人,“少爷,夫人、小少爷和二少爷都去顾家了,这是留给您的饭菜,您看……”萧寒看着一桌子的两个菜,怎么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呢,而大人则是欢快的摇着尾巴开始去自己碗前面吃东西了。

“嗯,我知道了!”萧寒直接开车就直奔顾家,这自己刚刚从公司回来,老婆孩子,连带着弟弟都被人拐走了!

而这边的佟秋练正躺在一个屋子里面,屋子里面摆放着各种精密的仪器,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女人穿着白色的大褂,正坐在床边,而佟秋练则是躺在床上面,双腿是弯曲着的,在腰附近一个帘子直接将佟秋练的视线阻隔开了。

而床头,施施双手抱胸,只是安静的在看着,佟秋练能够感觉到有东西从自己的下体探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冰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而那个医生只是看着边上的一台仪器,神情专注,只不过是几分钟而已,佟秋练觉得自己的心陡然跳动的十分的厉害,这种冰冷的东西,让她直接回到了那次的婚前检查。

佟秋练当时还不知道萧寒是排斥这场婚礼的,萧家是专门的医生团队来负责婚前检查的,而之后太后娘娘的脸色似乎就十分的难看了,她只是和那个医生交谈了很久,继而问了佟秋练一句这样的话:“你知道你不能生孩子么?”

但是这句话,对于满心欢喜的佟秋练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她的身子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面,任由周围的人人来人往,太后娘娘还有别人说些什么,佟秋练似乎都听不见了,她原本以为遇到了萧寒,就说明她的厄运就可以结束了,但是她错了,这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她太天真了!

“萧夫人……”佟秋练静坐了快一个小时了,突然就冒出了这一句话,让太后娘娘直接愣住了,因为快要结婚的缘故,而且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一开始佟秋练都是叫自己阿姨的,现在已经改口叫萧妈妈,怎么突然叫萧夫人了,“我配不上他,我明天就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吧!”

本来来国外也不是佟秋练愿意的,父亲走之前已经托人给她找好的学校,也给她留下了一笔钱,所以佟秋练就算是离开了萧家也是完全可以养活自己的,而太后娘娘则是伸手直接按住了佟秋练的肩膀,“小练,你看着我……”

“萧夫人,我不能耽误他,我还是走吧!”佟秋练只是对着太后娘娘苦涩的一笑,“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况且我们根本也不是什么门当户对的,本来不是很合适的!”

“胡说,你是萧寒带回来第一个女人,怎么就不配了,再说了,也不是什么绝症,也就是你的卵子发育不成熟罢了,还是有办法的!”太后娘娘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肩膀,“这个不能怪你,刚刚医生说了,你这次的受伤,导致子宫受损,所以导致你的卵子发育不成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恢复,不会想要怀孕的话,会有点困难……”

“发育不成熟?”佟秋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似乎那子弹穿过的地方还是有些隐隐作痛,而佟秋练的心里面就是被秋风刮过一般的苍凉。

“你如果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有办法让你怀孕的,但是你要吃点苦了!”太后娘娘拉着佟秋练坐下,“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大排卵针或者吃排卵药,可以促进它的成熟,只不过你要受罪了!”而此刻的佟秋练其实整个人都是呆掉的,因为她此刻的脑子里面全部都是关于自己的不能生孩子的一系列的事情。

但是之后佟秋练开始在医生的安排下面,开始定时的注射排卵针,然后就是各种检查,吃药,有的时候甚至会出现一些恶心呕吐的副作用,有一段时间佟秋练的体重都开始逐渐的消瘦了,但是最让佟秋练觉得身心俱疲的,那个时候自己期待了很久的婚礼。

“小练,你最近瘦的,定制的婚纱都撑不起起来了!”太后娘娘对佟秋练这个样子很是心疼,若是萧晨那种没心没肺的人,稍微遇到点事情就会开始大呼小叫了,偏偏佟秋练就算是疼死了都不会吱一声的那种,弄得萧家上下都十分的心疼这个孩子。

而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只是萧寒一直黑沉着脸,让佟秋练心里面难免有些失落,而之后佟秋练在门口听见了萧寒和太后娘娘的对话:“妈,什么女人都可以,为什么还是个不能怀孕的,我娶她回来难道说就是一个摆设么?还说我只需要娶一个花瓶回来就行了!”

“又不是不能生孩子,再说了,这个人不是你……”

“行了,都无所谓了,反正我今晚还要去华夏,晚上的飞机,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儿媳妇,你就留在身边好好地照顾好了,反正本来也是你们要求的,我是无所谓的!”佟秋练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浑身冷的一直打颤,尤其是腹部开始有了一阵阵的抽痛,那种疼痛一直蔓延到了双腿,双腿就像是被人碾压过一般的难受。

佟秋练双手扶着墙,她身上面的婚纱还没有脱下去,璀璨的碎钻,此刻在昏暗的楼道灯光下折射着依旧耀眼的光芒,但是此刻的佟秋练心里面仿佛堕入了冰窖之中,双腿开始无力的打颤,不行,她要逃离这里,她不能待在这里了,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自己的救命恩人,居然被自己拖累了!

“你走可以,你必须把东西留下!”太后娘娘之所以大家都戏称为太后娘娘,那是因为太后娘娘十分的强势!

佟秋练听见了男人的冷笑,这种讽刺的笑,就像是一根根利刃一下一下的戳着佟秋练的心脏,“我会的,我就想看看如今的科技有多么的高明,你们就折腾吧,看看能不能给我折腾出一个儿子出来!”

“你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太后娘娘的声音也是一贯的强势。

而佟秋练的双腿打颤,双手还要死死地抓着婚纱的裙摆,不能踩到,半边身子靠在墙壁,缓慢的移动着,每走一步,她似乎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往下沉一分,她的脑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只是想着尽快的逃离这个地方。

而就在佟秋练刚刚走到楼下的时候,那腹部一阵剧痛,天旋地转间,佟秋练仿佛听见了别人叫她的声音,但是她的眼睛最后定格的,是萧家那盏巨大的水晶灯上面,而她的耳朵是在嗡嗡作响的。

太后娘娘和萧寒听见动静下楼的时候,看见的一幕也是让他们心里面一惊,因为萧晨已经直接抱起了佟秋练正往外面走,而大厅的乳白色羊毛地毯上面,残留着一只水晶鞋,一点血迹。

佟秋练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就是太后娘娘的来呢,太后娘娘是那种长十分的雍容华贵,是那种典型的贵妇,而此刻的太后娘娘却更像是佟秋练的母亲,一脸的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小练,你醒啦,乖孩子,醒了就好……”太后娘娘说着俯身在佟秋练的额头印上了一个吻。

太后娘娘的嘴唇微凉,但是佟秋练却觉得这个吻异常的灼热,灼热的让她的眼睛酸涩,差一点眼泪就掉下来了,“好孩子,醒了就行,正好鸡汤还是热的,你起来吃点东西,我就是这阵子忙糊涂了,忘记了最近是你的排卵期,是不是很疼啊?医生说你的身体已经可以受孕了……”

因为就算是打了排卵针,也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看一下成熟的卵子是否真的能够正常的受孕,佟秋练只是嘴角抽了抽,没有说什么,只是很安静的从太后娘娘的手中接过了鸡汤,对于佟秋练的安静,太后娘娘已经习惯了。

“对了,为了保证怀孕的成功率,人工授精可以么?”佟秋练拿着勺子的手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只是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别的地方,“小练,那个……萧寒公司有事情,所以没有来陪你,其实……”

“其实我觉得我真的不适合萧家,萧妈妈,你何必为了我这样一个残缺的女人做这么多呢,不值得的!”佟秋练苦涩的一笑,“你们的谈话我都听见了!”

太后娘娘微微叹了口气,“我们很喜欢你啊,我们想让你留在萧家啊,萧寒是没有和你相处,不知道你的好,所以才会这样的,等你们有了孩子,以后你们会更好的,相信妈妈可以么?”太后娘娘看着佟秋练,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头发,“孩子,是做妈妈的自私,我想要给我的儿子最好的一切!”

“可是显然我并不是最好的!”佟秋练这段时间也知道了萧家的实力,完全可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名媛淑女,自己这种真的不配!

“你在我的眼中就是最好的,这些日子,我都看得清楚了,你喜欢萧寒是么?”佟秋练朱鹤寺低着头,不吭声,“没有哪个女人会为了一个不爱的男人吃这么多的苦的,是啊,比你好的或许真的有,但是比你爱萧寒的或许是没有的,我想给儿子找个好的媳妇也不行么?”

佟秋练不做声,自己哪里是爱,佟秋练完全不知道如何才是爱一个人,“其实我和他爸对萧寒是有很多的愧疚的,因为我们俩太向往自由自在了,所以萧寒这孩子,或许也是个不懂爱的,别看他笑嘻嘻的,其实内心很孤独的,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你们在一起会幸福的,况且你们已经是夫妻了,我们萧家的男人一辈子只会娶一个女人的!”

“但是……”佟秋练真的觉得没有必要把她绑在萧家,毕竟萧寒是真的可以找到更好的,“或许有一天他会遇见一个人他爱的人!”

“我的儿子我的心里面清楚,他是一个不懂得爱的人,或许你也不懂,但是我相信你会教会他的!”太后娘娘的话,说实话,佟秋练是心动的,毕竟那个时候的萧寒对于佟秋练而言,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而之后的人工授精,各种繁琐的检查,身体的不适,佟秋练都一一忍受过来了,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无论是佟秋练还是萧家都是十分感恩的。

而此刻又一次面对着冰冷的机器,许多的事情都一齐涌上了心头,佟秋练的心里面真的是百感交集,“恭喜萧夫人,您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医生的话幽幽的传来,而佟秋练的整个脑子嗡的一声,满脑子都是医生的这几句话。

“已经确定没有问题了么?”施施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妩媚的笑容。

“放心吧,本来就是因为受伤造成的创伤,现在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恢复得很好了,若是准备好了怀孕的话,一定要好好地养身子!”医生又叮嘱了几句,而佟秋练和施施出去的时候,似乎都是呆愣的。

而萧寒本来在楼下等着,依靠到佟秋练这一脸的呆滞,连忙跑过去,“怎么了?”佟秋练只是看着萧寒,突然就哭了起来,弄得萧寒完全是措手不及的,只能搂着佟秋练,无论是萧寒说些什么,佟秋练只是趴在萧寒的怀里面呜呜的哭着,着看的所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顾珊然冲着施施使了个眼色,施施给了一个顾珊然放心的眼神,顾珊然自然就会意了,“小易,等着吧,你妈咪不久就会给你生个小弟弟了……”

“我才不要弟弟,我和爹地都商量好了,我要妹妹!”小易撅着嘴巴!

这可把所有人都逗乐了,哟——这生孩子的事情,不经过生孩子的人,你们父子两个商量个毛线啊。

萧寒听见了他们的声音,轻轻拍了拍佟秋练的肩膀:“这不是好事么?怎么还哭上了?”萧寒伸手捧住了佟秋练的脸,一点点的帮佟秋练的眼泪擦干净,但是佟秋练看到萧寒,似乎多年的委屈一下子都涌了上来,“怎么还哭啊?”

“要不你们私下解决一下,小练这么多年也是不容易的,你可得好好安慰!”顾珊然一边吃着酸角一边说,“我是个孕妇,你别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影响我的心情,你俩出去私聊去!”

萧寒直接搂着佟秋练就往外走,小易刚刚想要追上去,施施从后面直接将小易抱了起来,“小屁孩,你跟去干嘛啊,人家夫妻俩的事情,你掺和什么!”

“我是他们的儿子,难道不能参与一下么?”小易翻了个白眼!

“现在儿子不重要!”施施一笑,搂着小易就坐到了沙发上面,“对了,我刚刚听谁说,你说你被我预定啦?果然是有觉悟啊,挺好,挺好……”小易华丽丽的囧了,我就是找个借口而已,居然刚刚逃脱了虎口,又进了狼窝,苍天啊!

而门外的两个人,此刻的姿势是这样的,佟秋练靠在墙上面,低头抹眼泪,而萧寒一只手撑在佟秋练的脸一侧,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面,只是眼睛灼灼的盯着佟秋练,弄得佟秋练整个脸都微红,因为佟秋练此刻的嘴唇已经有些肿了,还有点破皮了。

“你再哭,我就亲你!”萧寒说话的时候是带着笑意的,佟秋练只是咬咬牙,伸手将最后的一滴眼泪擦干净,看着萧寒,“我连哭的权利都……唔——”话音未落,萧寒又一次直接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佟秋练看了看周围,很多人呢,这顾家的保镖因为顾珊然怀孕的事情,比平时多了一倍不止,这到处都是人呢。

“你干嘛!”佟秋练伸手捂住了嘴巴,嘴唇都有些肿了,明天可怎么见人啊!

萧寒只是将头靠在了佟秋练的脖子上面,“因为高兴啊,我错过了很多,你怀孕,生孩子,坐月子,我都错过了,还好我还有机会!”佟秋练简直无语了伸手推了推萧寒,萧寒则是直接伸手搂住了佟秋练的腰,两个人的身子瞬间贴合在一起,佟秋练伸手抵在了萧寒的胸口,四目相对,她似乎已经感受到了萧寒身上的灼热。

“还好老天对我们还算不错!”萧寒搂着佟秋练,只是紧紧的搂着,本来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但是佟秋练偏偏感觉到了这厮在自己的身上面蹭来蹭去的,“你还能别到处发情么?”

“我又不是对谁都这样子,我们快点回家吧,回家方便!”萧寒说着打横就把佟秋练抱了起来,直接走到了自己的车子那里。

“你禽兽啊,小易和萧晨还在顾家呢,你放我下来!”但是萧寒直接将佟秋练扔在了车子的副驾驶,然后直接锁上门,等到自己上车之后,直接开着车子就扬长而去了!

而此刻的小易和萧晨完全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自己的亲身父亲,和亲哥哥抛弃了,小易正在楼下玩,而萧晨则是在楼上观摩施施的作品,也不是什么作品,施施解剖尸体喜欢留下一点东西,所以在一个房间里面你几乎可以看见人体的各个器官标本!

关键是某人摸着其中的一个脏器,幽幽的说:“这仿制的超级逼真呢?”额……逼真你妹啊,这是真的好么?只是萧晨不知道罢了!若是他知道自己摸到的真人的器官,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了。

“萧寒,你不用这么禽兽,小易在顾家我不放心!”当然不放心啊,这顾家有几个正常人,一个泼辣的魔女,虽然怀孕了,也不安生,一个宠妻如命的,还有一个完全就是除了美貌美貌,还是美貌的女人,小易在那里能过得好么?况且,他们应该不会把小易送回来才对!佟秋练根本不放心啊。

“放心吧,你家的儿子还能被人欺负了去么?难得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我都等了很久了!”额……等了很久?佟秋练默然,他的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你还能想点别的么?你都在琢磨什么啊!”佟秋练无奈的看着窗外,而心里面从一开始的不敢相信,到现在的一丝丝的窃喜,因为她也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佟秋练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回去你就知道了!”萧寒的车子刚刚停稳,还没有开进车库,萧寒就直接将车子熄火了,佟秋练还没有反应过来,萧寒已经下车将佟秋练一下子扯了出来,是的,是扯出来的,萧寒的手很热,佟秋练似乎已经明白了下面会发生什么,“那个,解剖完尸体,我今天还没有洗澡?”

“我不介意!”萧寒恶狠狠地说,而就在两个人进门之后,“砰——”门被关上了,而佟秋练的身子瞬间就被萧寒压在了门上面,不是他们的房间门,而是大门,佟秋练咽了一下口水,“要是我连手都没有洗呢?”

萧寒直接拿起了佟秋练的手,伸出舌头就舔了一下佟秋练的手指,酥麻的感觉瞬间遍布了佟秋练的全身,“你脏不脏啊?”佟秋练想要将手缩回去,但是却动弹不得。

“不脏啊,因为我还要……”萧寒说着直接将佟秋练托了起来,佟秋练的双腿自然地环住了萧寒的腰,萧寒直接吻住了佟秋练裸露在外卖弄的锁骨,“我们回房间,回房间,会有人的……”

“放心,没有人敢来的!有好几个地方我都想试试了……”佟秋练慢慢的才明白,萧寒说的这是什么话。

大门口,厨房,客厅,沙发,浴室,最后才是床上……佟秋练觉得整个身子都要散架了,轻飘飘的,她趴在萧寒的身上面,完全是有气无力地那种,而佟秋练的这个样子,极大地满足了萧寒的自尊心,萧寒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背,有些细汗,“明明是我出力,你为什么也这么热!”

“你可以滚了!”佟秋练伸手推了推萧寒,但是实在没有力气从萧寒的身上面挪开,而萧寒一个翻身,直接将佟秋练压在了身上面,“这个案子结束,我们出去放松一下,听说人心情愉悦了,可以增加受孕的几率!”

佟秋练只是翻了个白眼,她现在就是说话都觉得费力,这厮是怎么回事啊,难道都不累么?“我很累了,我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我们睡吧?好么?”

“你睡吧,反正不用你出力!”佟秋练愕然,然之后自然又是一室旖旎!

但是此刻的小易坐在顾家的沙发上面,撅着嘴巴,看着时间,“小易宝贝,你还没有认清事实么?你妈咪和爹地不要你了,来吧,来我这里,我会好好疼你的……”顾珊然说着冲着小易一笑,小易顿时遍体生寒!

“才不会呢,他们肯定会来接我的!”小易远离顾珊然!

“老娘和你说了两个多小时了,你丫的,童养夫,抗上去,绑在床上面,真是的,老娘还不信了,今晚你就要跟老娘睡!”顾南笙得令之后,立刻朝着小易走过去,“珊然宝贝,你注意胎教!”

“我知道了,小易宝贝,放心吧,我会好好疼你的,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抬上来吧!”然后小易就被顾南笙直接抗在肩上面直接上了楼,小易都想哭了,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啊,救命啊,救命啊……小易只能在心里面哀嚎!

------题外话------

这章稍微过渡一下,然后集中写案子的情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