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21 自投罗网的犯罪嫌疑人

赵铭这边本来就是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了,因为就在刚刚杨曦被放出去了,明明就是派人跟踪的,但是刚刚经过了C市最繁华的闹市区,就发现人没了,这刚刚准备部署警力去找杨曦,一边安排人手去调阅相关的监控视频,找一下杨曦的去向,但是很显然,老天并不想他们就这么安生的度过这一夜。

释放杨曦,其实对于赵铭来说,本来是打算暗中对她严密布控的,但是很显然他们低估了这个女孩反侦察的能力,因为刚刚离开了警局,这个女孩就很快的摆脱了警方监控,这边赵铭刚刚骂完了几个民警,突然就接到了电话,说是校长被人杀死在了办公室里面!

赵铭直接骂了几句脏话,特么的,难不成这次那个人下手的对象居然是校长么?真是够了,还有这个杨曦,她是不是疯了,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很可能暴露了,居然自投罗网,自己打电话报警,有没有搞错啊!

佟秋练这边也是睡得正沉呢,突然就被一阵烦躁的手机铃声吵醒了,佟秋练嘤咛了一声萧寒直接翻身拿起了电话,看到了来电显示是赵铭,直接按下了接听键:“喂——佟法医,麻烦您赶紧过来一下,这里是第一高中!”

“嗯!”赵铭一听是男人的声音,立刻就明白是萧寒,直接愣了一下,特么的,难道打扰别人的好事了,赵铭说着使劲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哈,萧公子,麻烦您让佟法医赶紧过来一趟!”

“谁啊?”佟秋练起身揉了揉太阳穴,这被萧寒折磨了大半夜,刚刚睡下,怎么电话就来了,佟秋练起身的瞬间,完全忘记了自己被萧寒折磨的浑身酸软,就连衣服都没有穿起来,萧寒一瞬间眸子变得幽深起来。

佟秋练只是揉了揉太阳穴,直接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这腿刚刚落下去的瞬间,才惊觉自己居然没有穿衣服,“把你眼睛闭起来!”佟秋练的话音未落,突然整个身子一轻,整个身子就被萧寒腾空抱了起来,“喂——你干嘛啊!”

佟秋练伸手就想要把自己的身子遮起来,只是这哪里遮得过来啊,萧寒只是笑着扯了一块浴巾遮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赶紧梳洗一下吧,赵铭说第一高中又出事了!”佟秋练只是眨了眨眼睛,这还真是一刻都不能让人消停了。

“还不放我下去!”佟秋练踢了踢腿,萧寒只是笑着抱着佟秋练到了洗漱间,等到佟秋练忙完出来的时候,房门口已经整齐的放好了一双鞋子,佟秋练只是一笑,穿上鞋子刚刚准备出门,就靠见萧寒靠在门口打了个哈气,那天萧寒靠在椅子上面睡着的事情,佟秋练心里面已经觉得很过意不去了!

“走吧!”萧寒牵着佟秋练的手就外面走,入夜之后总是显得格外的安静的,佟秋练刚刚到了车子旁边,就发现了旁边有个东西在拱自己,佟秋练低头发现是大人,大人和茶茶还是个小奶狗的时候,是放在屋子里面的,大了之后,就放在屋子外面了,佟秋练刚刚打开车门,大人一下子就跳上了车子。

萧寒和佟秋练都没有开口说什么呢,大人已经直接跳到了后面的座位上面趴着就闭上了眼睛,佟秋练耸了耸肩,“好了,有它陪你也行,赶紧的吧,不然等会儿赵队长又要急死了!”萧寒只能点了点头。

到了学校的时候,几乎和那天的案子是一样的,学校的门口同样是围了很多的人,佟秋练刚刚过去就看见了正在门口接自己的李耐,李耐的神色很怪异,看起来很不自然,门口的警戒线将看热闹的市民和一些赶来的记者隔绝在了外面。

萧寒跟着佟秋练走进了学校里面,而大人则是摇着尾巴打着哈气跟在后面,那表情十分的不情愿,但是还是乖乖地跟了上去。

“这次难道又是学生么?”佟秋练跟着李耐一直往学校里面走,学校里面只有一些昏黄的路灯在亮着,看起来格外的安静,若是没有那些围观的市民的话,走在这样的学校里面倒是觉得有些怪异的。

“不是,这次是第一高中的校长,特么的,谁能想到,这次她下手的目标居然不是学生呢!奶奶的,更诡异的事情其实在这里!”李耐的话音未落,佟秋练的瞳孔不自觉的睁大了,因为就在学校的这个办公楼的下面,她看见了被几个民警扣住的杨曦,她怎么在这里的,难不成……

一开始印入佟秋练视线的是杨曦的一双脚,因为穿的是裙子,所以脚踝是裸露在外面的,她的脚上面都是鲜血,或许是因为走动,沾上了一些别的东西,但是脚背脚趾头上面都是血,在那双本来白净的脚上面显得格外的刺目。

“这丫头刚刚被释放,我们跟着她的人就跟丢了,这个案子还是她自己报的警,特么的,真是的,奶奶的,真是见鬼了,这丫头是活得不耐烦了么?”可不是么?按照一般人的心里的话,刚刚被警方定成了重点的怀疑目标的话,肯定是想方设法的想要打消警察对自己的怀疑啊,这居然明目张胆的杀人报警,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而杨曦只是蹲在地上面,脸上面身上面都是那种喷溅型的血迹,似乎已经在昭示了这个案子一定是她做的,这身上面的血迹总是骗不了人的,“萧寒,你在下面等一下吧,我怕大人跟上去破坏了现场!”萧寒其实也没有打算跟上去,本来就不是他该进来的地方,再说了,看看边上这女孩的身上面的血迹,似乎就可以猜到这个现场有多么的惨烈了,大半夜的,就别做这种倒胃口的事情了。

杨曦的头发是凌乱的,本来都是扎成马尾的头发此刻就像是稻草一样的凌乱的散着,不过那一双眸子似乎是染着鲜血一般的,看得人心里面有些发怵!

“嗯,我在下面等你,你先上去吧!”萧寒说着微微低头在佟秋练的额头印上了一个吻,萧寒长的本来就是十分的好看,混血儿的幽蓝色的眸子更是让他整个五官看起来深邃且迷人,而且萧寒通常都是嘴角带着笑的,这让他给人的感觉十分的舒服,而佟秋练虽然清傲,但是却长得十分的美艳,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像是花瓶一样的女人。

“嗯,那我先上去了!”佟秋练只是弯腰摸了摸大人的头,“大人,你麻烦你照顾萧寒了!”大人舔了舔佟秋练的手,萧寒顿时恶寒,我什么时候需要一条狗照顾了,但是大人却像是听懂了佟秋练的话,伸着爪子把拉了几下萧寒的脚。

佟秋练刚刚上楼,萧寒就找了一个凳子坐下,正好是面对着杨曦的,大人则是在这个大厅里面溜达了一圈,到杨曦的面前,居然是坐下了,就这么呆愣的看了杨曦几眼,杨曦的双手是被绑在身子后面的,动弹不得,但是大人这种眼睛看着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毛毛的,大人看了一会儿,伸着狗爪子打了个哈气,就摇着尾巴走到了萧寒的脚边,趴着就开始闭目养神了。

“我们也是被吓死了,尼玛的,胆子真是大了,还有这种不怕死的,光是前面的几个案子,她就足够枪毙的了,居然还敢自己打电话报警,这姑娘我也不懂她的心里面,到底在想着什么了!”李耐叹了口气,“这现场也是一个比一个惨烈诡异,真是烦死了,最近怎么都是这么多操心的案子呢!”

说实话,佟秋练的心里面和李耐是一样的,就算是犯罪嫌疑人就在现场,但是这个凶手只有二十出头,还是个小姑娘,正值大好的年纪呢,但是这几起案子的情况不出意外地肯定是死刑的,毕竟手段过于残忍,而且杀的还都是未成年人,手段极其凶残,她完全无法将这样的一个小姑娘和变态杀手联系在一起,但是偏偏……

所以就算是知道了凶手,代表着这个案子算是几近成功了,但是所有人的心里面仍然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一般的喘不过气来:“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的表妹被那群孩子揍了么?”

“或许还有原因吧,不过我们暂时,还不得而知具体的原因,杨曦的嘴巴很硬!”杨曦的嘴巴是很硬,只是这一次的铁证如山,她是逃不掉的,但是所有人的心里面疑云似乎更重了,因为这一切过于超乎他们的预期了,而且后面死的人不是他们想的是个学生,居然死的人是那个校长。

佟秋练还没有到门口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刚刚到了门口,就看见了门口围着一圈警察,看见佟秋练过来都是纷纷让出了一条路,这人群刚刚散开佟秋练就看见了在地面上面残留的脚印,上面已经被白少言做了标记了,佟秋练还没有走进去,就看见了正对着她的窗户上面满是喷溅型的血迹,在透明的玻璃窗户上面显得格外的显眼,尤其是那些鲜血有的还在慢慢的滑落,落到了下面洁白的墙壁上面。

而校长被杀的地方是在他的办公桌子上面,赤身*,这也是让佟秋练觉得不可思议的,她是怎么都不会想到,死状会是这种样子啊,她穿上了工作服,走进去,白少言正拿着相机给现场拍照:“老师,您可算是来了,我最近都要被折腾的神经衰弱了!等这案子结了,我就回家住,一天的好觉都不能睡,我快要疯了!”

因为最近在忙着论文的事情,白少言本来就是已经焦头烂额了,这三不五时的出案子就算了,还是这种大半夜的,真是搞得他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佟秋练只是伸手拍了拍白少言的肩膀,走到了校长的尸体边上,校长的腹部整个已经被刺得血肉模糊了,而且身上面都是被利器划开的痕迹,他的身体的器官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了,难怪李耐说凶残呢!

佟秋练检查了一下死者的眼睛嘴巴等各个地方,“死亡的时间应该就是在一个小时左右,尸体还有温度,死亡的原因是大出血!”这个校长长得本来是很圆润的那种,这出血量也是很可观的,看看四周喷溅的血液就看得出来了。

校长的衣服是被放在沙发上面的,佟秋练走过去,居然在沙发上面看到了男子的生物检材残留,佟秋练示意白少言过来采集证物:“这又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有那个东西?这深更半夜的,难不成……”

佟秋练还在这里发现了几根头发丝,看这个头发的长度似乎是杨曦的!而且那边还有一双女式的鞋子,是那种整整齐齐摆放在一边的,并不是说很凌乱地那种,鞋子还是很干净的,毕竟远离校长被刺死的地方。

而校长的鞋子则是凌乱的在桌子的下方散落着,应该是挣扎的时候弄掉的吧!

“按照杨曦的说法是校长想要强暴她,她是失手杀人,不过我看啊,这事情蹊跷的地方多了去了,首先就是这个杨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根据保安的话,这杨曦是校长自己开车带过来的,而且根据监控视频啊,这两个人明明是一起走到了这幢大楼里面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威胁胁迫的事情!”赵铭在一边,微微叹了口气。

佟秋练继续检查了一下现场,现场除了血迹之外,就是地上面的一排血脚印了,白少言已经将脚印做了标注,大概有十多个,一直到了走廊上面,然后就是慢慢消失了,在尸体的边上就是一把匕首,佟秋练戴着手套将匕首拿了起来,上面有着明显的指纹,佟秋练将刀子放到了密封袋里面,周围似乎就没有别的东西了,除了一些搏斗的痕迹之外。

但是这次的现场似乎留下的东西有点多,有的现场会为没有证据而发愁,但是杨曦的这个作案总让人觉得有些怪异,校长的尸体呈现的状态,就是那种受惊过度的那种,而且眼睛瞪的很大,本来架在鼻梁上面的眼睛也是碎了一地,躺在尸体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佟秋练蹲下身子将眼镜捡了起来,上面有东西!

现场因为被血迹喷溅的缘故显得有些凌乱,但是仔细的查找起来,其实有价值东西倒是不太多,等到校长的尸体被运走之后,他们才发现,这个办公桌子边缘还在滴答滴答的滴着血,看着也是有些渗人的。

而此刻的赵铭的手中拿着的正是校长的手机,他在翻找着校长的电话和短信记录,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这里面和杨曦的通话记录居然会这么的频繁,这两个人明明是不合的啊,难道说是背着自己私下里面又进行了什么调解么?

而佟秋练居然在校长的抽屉里面找到了同样是四年前的东西,是一份四年前得毕业生名单,但是里面居然夹着一张报纸,和那天在宿舍六楼看到的那张报纸是同一张,整个版面都是报道了四年前的杨子予的自杀案子,为什么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莫名的指向了四年前呢!

佟秋练将东西给了赵铭,赵铭看到之后也是一顿,厉媛媛头七那天发生的诡异事情又一次浮现在了所有人的脑海中,而厉媛媛头七那天穿着红色衣服的章茜,也在一起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脑海中,真是见鬼了!

“或许我们该调查一下当年的事情了,马上查一下学校里面和那个自杀的女生住在同一个寝室的人都有谁!”赵铭说完,两个民警也是开始去查了,这个东西估计学校都是有存档的吧,只不过现在学校没有人,想要通知学校的管理人员过来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难不成这事情和四年前有关?这个杨曦和那个自杀的女生不会有什么关系吧,还都是姓杨的!”白少言一边在勘察现场,一边漫不经心的说,“不过这个杨曦不也是第一高中毕业的么?这要是认识了也不奇怪吧!”

这倒是,只不过大家从来没有将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还是那次的厉媛媛头七的恶作剧,校长透露了之后,所有人才明白在当年的事情发生后,居然还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而且还导致了一个学生精神失常,不过学校能够将事情瞒得这么的密不透风,也是有本事的!

佟秋练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回去,今天比那次的红衣尸体用的时间少,毕竟不需要寻找第二现场什么的,出去的时候也已经是四点多了,佟秋练下楼的时候,大人就突然跑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只是摸了摸大人的脑袋,萧寒已经靠在椅子上面睡着了,大人则是叫了两声,连同对面的杨曦和几个警察也被吵醒了。

“回来啦,今天比较早,总能回去睡个回笼觉了吧!”萧寒靠在佟秋练的身上面就打了个哈气。

“佟法医很幸福呢,你们这种人怎么会了解我们的的痛苦呢,什么面子和实力是自己挣得,没有吃过苦的人,又怎么能够体会我们这种人的心酸呢!”杨曦的突然开口,不仅仅是萧寒,就是佟秋练也是一怔。

“就算是出身好一点,但是我也是吃过苦的,我也经历过那种在街头无家可归的时候,我也经历过彷徨无助的时候,我也曾经怨天尤人,想过为什么这个世界要这么残忍,但是只要找到了自己活下去的动力了,我发现一切的困难都是不难的,难的是你自己的心,你永远都觉得世界不公平,但是这个世界对谁又是公平的呢?”

“你永远都不懂在我们无助的时候,我们无力求救,我们甚至就是喘一口气都会让人觉得是污染了口气,你不曾感受过这个世界的阴暗面,你自然不懂我们当时的无视和彷徨,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杨曦吼了一声,弄得大人冲着杨曦就是叫了两声,黑亮亮的眼珠子显得格外的透亮。

“我只想和你说,我经历过的比你多,经历了大喜大悲,大起大落,阴暗面是存在的,你既然这么的讨厌这个社会的阴暗面,你又为何将自己变成了这个社会的阴暗面呢!”佟秋练的话让杨曦刚刚想要说出来的话,直接哽在了喉咙里面,看着佟秋练,那双眸子里面的情绪很多,有彷徨无助,也有一丝不知所措。

佟秋练刚刚想要走过去,萧寒伸手扯住了佟秋练的胳膊,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自己过不好就来怨天尤人么?佟秋练只是给了一个让萧寒放心的神色,就走了过去,因为杨曦的双手被绑在了后面,所以完全还动弹不得,只能扭动着身子。

佟秋练伸手拨开了杨曦面前的碎发,露出了本来还算是清秀的脸,拿出了一张面纸,帮杨曦脸上面的血迹擦了擦,但是有些血迹已经干了,粘在杨曦的脸上面,“其实,就算是命运对你不公平,也不是你可以随意报复别人的借口!”

“我只是觉得法律为什么不能为我们伸冤,法律保护的难道都是那些富人么?”似乎最近社会上面也在讨论这个事情,什么法律是专门保护富人的,因为高昂的律师费很多时候都会让穷人望而却步,难道说当初的高筱岚选择和解的原因,也是因为出不起律师费么?

“恶人总会有人收他的,你何必为了坏人断送了自己大好的前途呢!”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起身就准备离开了,就在踏出了办公楼的那一瞬间,身后传来了杨曦低低的哭泣声音,萧寒握着佟秋练的手,感觉到了佟秋练的手指微微地颤抖,佟秋练只是沿着头,看着天空,四点多的天空已经有些微亮了,而现在能够看见的不过是那一颗启明星罢了!

佟秋练只感觉到自己的眼角酸酸的,或许是似乎有过一些类似但不相同的经历吧,佟秋练突然觉得刚刚在自己的面前的女孩是那么的可怜,尤其是刚刚佟秋练撩开了她的头发的那一瞬间,那双眼睛中的那种茫然无助,似乎就让佟秋练一下子想到了五年前的自己!

被佟家赶出来之后,她能够联系的人寥寥无几,而令狐乾当时正在外面执行任务,根本找不到人,而她再去令狐家的时候,居然遭到了驱逐,那种无助,让佟秋练几近崩溃的边缘,一直都是衣食无忧的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明白了什么叫做“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这句话的意义。

萧寒突然停下脚步,就这么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则是侧过头,因为他不想让萧寒看见自己的眼中蕴蓄的泪水,萧寒却是强势的将佟秋练的身子掰过来,逼迫着佟秋练看着自己,“看着我!”

佟秋练别过头,不去看他,萧寒直接伸手捏住了佟秋练的下巴,逼迫着佟秋练看着自己,“看着我……”萧寒这次的声音十分的温柔,佟秋练只是微微抬头看着萧寒,萧寒直接上前就将佟秋练眼角的泪水吻去了,“所有的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她应该为自己负责的!”

“我只是觉得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而已!”佟秋练的眼前杨曦的那双眼睛总是挥之不去,一直在她的脑海中萦绕着,而五年前的种种事情也在佟秋练的脑海中回放着,一点点的让佟秋练的整个身子都忍不住开始轻颤。

萧寒叹了口气,搂住了佟秋练,“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我在这里!以前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你只要记得现在你有我!”萧寒最懊恼的还是自己似乎无论如何都查不清楚当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虽然是震惊全国的案子,但是能够查到的资料却是寥寥无几的。

大人在一边看着,若有所思的走过去,舔了舔佟秋练裸露在外面的脚脖子,佟秋练低头就看见大人那黑亮亮的眼珠子,微微一笑,伸手将大人抱了起来,大人直接将佟秋练的脸都舔了一遍,“大人果然还是会疼人的!”

茶茶就是属于有些没心没肺那种,不过整天跟着小易倒也是十分的乖巧的,而大人这条狗虽然懒散吧,不过倒是很通人性的那种,似乎能够感觉到你的悲喜哀乐一般的,这让大人在萧家还是很得宠爱的。

“难道我不疼你么?”萧寒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大人,毕竟佟秋练忙了几个小时了,大人也是越来越重了,佟秋练无语,这男人最近老是和一条狗吃醋,这习惯实在不好。

而因为昨天晚上救护车直接到了佟家,也让佟家在这一天占据了版面的头条,佟秋练坐在车子上面,“佟家二小姐疯癫咬人,咬断亲身父亲两只手指!”佟秋练看到这条新闻,心里面真的是说不来的滋味,而且照片上面还附带着他们去医院的照片,照片上面的佟修一脸的痛苦神色,拿着毛巾包裹着手,而那毛巾上面似乎已经被鲜血给渗透了。

而另一张照片则是几个男子架着佟清姿的照片,照片上面的女人整个人都是瘦骨嶙峋的,似乎只剩下一副骨架了,或许是太瘦了的缘故,整个人的脸几乎都是凹陷下去的,而两侧的脸颊凹陷下去之后,她的颧骨就显得异常的突出了,而眼球也是异常的突出,看起来就有些吓人了,整个人的身子虽然包裹在衣服下面,但是通过这群人架着她的手臂,那干瘦的像是火柴棍一般,佟秋练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说佟清姿疯了之后,做过的疯癫事情挺多的,还咬过医生呢,这样的人已经不适合留在家里面,这个佟修的胆子倒是挺大的,这不出事了么?”萧寒嘴巴上面虽然在这么说着,但是他的手机在几个小时之前收到了季远发来的短信,内容很简短,就是“事情成了”!不过萧寒已经会意了。

“看样子还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啊!”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佟秋练哪里知道,这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都是萧寒这厮,一手策划的好么?

而此刻的医院也是已经被很多的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了,经过了五六个小时的手术,佟修才被推出了手术室,佟清流已经赶过来处理一些事情,毕竟佟家现在能够出面也只有他了,佟清流看到佟修被推出来的那一瞬间,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触动的,毕竟这个人也是自己的亲身父亲。

佟修的面部已经疼的整个紧缩在一起,因为要手术的地方只是手掌,所以医生只是给佟修打了局部麻醉而已,毕竟全身麻醉对人的身体是有一定的伤害的,而佟修此刻巴不得自己是被打上了全麻,因为这样他的头脑中就不用一遍遍的在回想着刚刚经历过的那动魄惊心的一幕了。

当佟修感觉到了手指的剧痛的时候,一睁开眼睛,就是佟清姿那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毫无血色,青白的脸上面可以看见骨头棱角,而她头发凌乱,眼睛睁得很大,冲着自己笑得十分的诡异,而她的嘴巴里面含着的……

就是他的手指!这种视觉和精神上面的双重冲击让佟修忍不住的惊叫出声,整个人的脑子嗡的一下子都炸开了,脑海中都是佟清姿的那一张脸,惨白的,毫无血色的,青白色的,嘴巴上面还在滴着血,那里面含着的血肉模糊是自己的手指头,关键是还冲着自己笑得阴惨惨的,让佟修现在只要想起来就浑身发毛。

而手术持续了快六个小时了,佟修感觉不到那只手的任何知觉,脑海中全部都是在回想着佟清姿的脸,也在回想着最近发生了所有的事情,他不懂就是短短几个月的时候,为什么自己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会瞬间变得分崩离析!

而佟修的脑海中突然就闪过了当年佟秋练离开佟家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佟秋练走的很决绝,就是一句狠话都没有撂下,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那一双像是古井一样幽深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自己,那种眼神像是要把自己看穿一样,没有说什么,就连东西都没有带走多少,走得干净利落,这样的佟秋练多多少少还是让佟修觉得不安的。

你若是大吵大闹就算了,但是偏偏不吵不闹,而那种眼神之中的锐利完全是沿袭了老爷子了,佟修很触这种眼神,有的时候会觉得被佟秋练看得心里面毛毛的,佟修被推出去的时候,在看见了佟清流的那一瞬间,佟修突然眼睛酸酸的,那种感觉他形容不出来,他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见过佟清流了,但是这一刻,佟修突然觉得心里面很圆满。

而佟清流也是没有见到过佟修这么憔悴过,本来因为佟清然和佟清姿的事情,佟修就已经显得很憔悴了,而这么多天未见,似乎又瘦了一圈,佟清流心里面也是很奇怪,自己居然会注意到佟修有没有瘦。

而佟修被推进病房之后的第一句话,有一次让佟清流刚刚对佟修产生的那么一点感情瞬间烟消云散了,“你姐姐呢?”佟清流简直无语,早就和他说了佟清姿就送去精神病院就行了,他也知道佟修肯定是舍不得的,毕竟关于什么精神病院虐待病人这样的传闻也是很多的,只不过留在家里面总归是不合适的。

而现在幸好是送医院即使,这断指还能够接得上去,要是迟一点时间,估计这手指想要接上去都难。

“精神病院!”佟清流只是扔下这一句话,“会有人照顾你的,我先走了!”说着就往外面走,佟修想要叫住佟清流,但是嘴巴张了张,佟清流已经消失在了门口,佟修叹了口气,是不是他造孽太多的缘故,所以现在老天都在惩罚自己啊,真是造孽啊,佟修此刻的心情就像是被人泼了无数的凉水一样,冰冷刺骨!

其实此刻的佟清流正靠在病房门口的墙壁上面,只是有些呆愣的看着一个地方,他的脑子是空空的,但是心里面却是很酸涩的。

而手臂上面的麻药已经快要过去了,那种钻心的疼痛让佟修的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也顺着他的额头往下面掉,所谓的十指连心啊,手指的疼痛可谓是钻心的,而此刻这种病床前的无人照看,更是让他觉得悲凉到了极点。

萧寒的车子停在了一出废弃的大宅的门口,宅子很大,铁艺的大门,上面已经布满了蛛网和灰尘,远远的可以看见在绿树掩映下面的大宅,佟秋练走下车子,萧寒将车子停好,就跟了上去,或许是灰尘太多,佟秋练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萧寒走过去,直接牵住了佟秋练的手,而大人则是慢悠悠的摇着尾巴,走的很慢,其实大人饿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给他吃饭呢!

佟秋练和萧寒走了进去,入目的就是各种的植被,但是杂草灌木已经丛生了,但是单单是看着周围的一些陈设,似乎都带着一些古典的韵味,看得出来房子的主人还是十分有品位的,而且越往里面走,发现里面的各种设施都十分的齐全,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完全就是另外的一番味道了。

“我的所有的记忆几乎都是关于这里的!”但是佟秋练却到了C市这么久,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这里的回忆太多,而最让佟秋练记忆深刻的反而不是那些美好的回忆,儿时五年前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似乎因为杨曦的事情,很多的事情都在佟秋练的脑海中重新被提起。

萧寒只是打量着这个佟家老宅,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因为杂草丛生,看起来十分的荒凉,只是透过这些似乎可以看见以前的佟家是多么的风光,佟秋练走到了大门口,门是被锁上的,佟秋练推了几下,毫无反应,“似乎已经被关起来了!”

“那就算了,我们先回去好了!”佟秋练看了看眼前的这座大宅,微微叹了口气,警局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处理呢,也实在没有办法在这里耽搁,只能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这里。

而刚刚将佟秋练送回了警局之后,萧寒就直接拨通了季远的电话,“查一下,本来佟家的大宅是登记在谁的名下的,我到了公司要知道结果!”季远直接从床上面蹦了起来,我的少爷啊,这才六点多啊,上班就八点了,你还能给我吃个饭的时间么?

季远直接穿了衣服,立刻就派人开始查资料了,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这名字的户主居然几经周折,当萧寒看到了调查结果的时候,都是忍不住一笑,这房子本来是登记在佟老爷子名下的,后来直接过户给了佟齐,但是当佟齐死后,这房子居然直接过户到了佟修的名下。

但是现在这个房子既不在佟修的名字下面,也不在佟家的任何人的名字下面,居然是在令狐默的名字下面,“是在佟清然结婚的时候,转移到了令狐默的名下的!”

萧寒只是坐在椅子上面,不停的转动着手中的笔,为什么会在令狐默的名字下面,难不成令狐默觉得小练会因为这套房子和他联系么?还是说他是觉得他能够用这套房子接近小练?无论是什么原因,萧寒现在的心里面都是非常不爽的。

萧寒直接拿起电话,拨通了令狐默的电话,令狐默刚刚到办公室,看到居然是萧寒的电话,眉头皱了一下,本来因为皱眉有了深深地眉间,此刻似乎显得越发的深邃了,“喂——”令狐默哪里能知道萧寒会主动的电话给他啊。

“听说佟家的老宅在你的名下!”令狐默正在批阅文件的手顿了一下,“萧公子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你出个价吧,我要那栋房子!”令狐默只是轻笑一声,他没有想到为了这栋房子来找自己的第一个人,不是佟秋练,居然是萧寒,而令狐默虽然答应不再接近佟秋练,但是心里面还是憋着一口气的,毕竟几次三番的被萧寒威胁挑衅,令狐默本来也是自尊心很强的人,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了。

“不知道萧公子这次准备用什么东西来威胁我呢?貌似没有什么东西吧!”令狐默的声音依旧是森冷的,带着一丝寒意,同时也带着一丝轻笑,似乎是在等着萧寒的下文。

萧寒将手中的笔倒立着,戳了戳桌子,他还记得佟秋练离开别墅之后,眼中的那一份不舍和无奈,“新口开发案,那块地怎么样?”

“萧公子,那块地市值几个亿,您确定要给我交换一座只有几百万的房子么?那房子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令狐默没有想到萧寒居然一开口就是新口开发案的那一块地皮,说实话,若是他和佟修的案子要继续下去,势必还是要和萧寒谈判这块的,现在萧寒居然直接拱手让人,怎么想都觉得心里面有些不踏实呢!

“令狐总裁想好了就联系我!”萧寒挂了电话之后,嘴角扬起了一抹邪笑,似乎饱含深意,季远不懂了,不是已经和白少爷说好这块地送给政府搞开发么?这文件还在处理呢?怎么又要把这块地买给令狐集团了?

“与其白白送给政府,不如先赚一笔好了,反正这地都是要充公的,有得赚干嘛不赚呢!”萧寒微微一笑,季远咽了一下口水,好吧,这说的也有道理!只是那么那块地的文件批下来,这远航和令狐集团,不是要脱一层皮下来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