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20 披着羊皮的刺猬

而关于校园暴力引发的一系列的问题,还在持续的升温中,而在这越发炎热的夏季,现在每个人只要提起这几起凶杀案,各人的表态不一,但是已经给案件的侦破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了。

佟秋练这天刚刚将资料送到了赵铭办公室,赵铭不在,不过佟秋练居然看见了那个高筱岚和她的表姐,高筱岚看见佟秋练的时候,似乎是有些怕佟秋练一般,毕竟佟秋练这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不太好亲近的,而这个女孩居然手脚有些微微的颤抖了,难道自己长得这么的恐怖么?

而高筱岚的表姐,也就是杨曦,倒是冲着佟秋练微微点了点头,李耐招呼佟秋练坐下:“佟法医,队长刚刚出去了,马上就回来了,您先坐一下吧!”佟秋练点了点头,这里她自然是很熟悉的,和这个办公室的民警虽然交流不多,但是处得也还算是不错的,佟秋练刚刚坐下就看见了另一边的高筱岚居然瞥了自己一眼。

佟秋练只装着没有看见,杨曦不知道在高筱岚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高筱岚的情绪似乎平复了许多,只不过眼睛的余光还是会看着佟秋练,佟秋练一抬头,和高筱岚的目光撞了个正着,高筱岚立刻直接扭过头。

很快的赵铭就回来了,“杨曦啊,那个,我们已经和校长商量好了,你还是继续陪着筱岚住在宿舍吧!”杨曦对着赵铭点了点头。

住在宿舍?这怎么还陪护上了呢,“这高筱岚回到学校这几天都是她表姐陪着的,住在楼层的值班室里面,估计是那件事情之后被吓到了吧!”李耐一边在看着一段视频监控,一边解释道。

“这要是不适合上学的话就别去了吧,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也挺好的吧!”佟秋练看了看那边的表姐妹,高筱岚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个十分内向的女生,就是和被别人对视都是不敢的,刚刚和佟秋练那短暂的眼神交汇,佟秋练似乎看见了女孩眼中的那种慌乱,而杨曦或许是已经上大学的缘故,说话做事都透着一些小大人的模样,倒是对这个表妹挺好的。

“就说是不想耽误学校,这不是快期末考试了么?”李耐漫不经心地说,“估计是就是前些天的那个事情,有媒体记者一个劲儿的想要采访一下高筱岚,弄得两个人也是快烦死了,你也知道有些记者真的是无孔不入的!”

这一点佟秋练倒是赞同的,而另一边的赵铭则是和姐妹两个人闲聊了几句,“对了,你还知道谁和莫凝的关系最好么?就是走的比较近的,除了章茜之外的,你还知道有谁么!”

高筱岚想了一会儿,其实就算是那些坏孩子里面,似乎也是有等级性的,像是莫凝的话,算是那群孩子的头头了,整天和莫凝混在一起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人,肯定不可能十几个人整天混在一起的,“应该是陶诗晗吧,莫凝、章茜和陶诗晗,他们三个是一个班的,所以经常会在一起玩!”

高筱岚的声音不大,还带着微微地颤音,赵铭将手边的一摞资料,翻翻找找的从中抽出了一个人的资料,最上面的就是个人的信息了,有照片也有具体的一些个人信息,“你说的是她么?”

高筱岚瞥了一眼赵铭递过来的资料,微微点了点头,那模样似乎看到照片,都很害怕的模样,赵铭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资料,“李耐,你现在联系这个陶诗晗的家长,问一下现在孩子的情况!”

因为发生了章茜的事情之后,每个家长就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的,每个人都是对自己的孩子寸步不离的守着,生怕出了什么事情一样。

“那行吧,我送你们出去吧!”赵铭说着就起身准备她们两个人出去,而佟秋练只是静静的看着,杨曦十分利索的将自己本来放在桌子上面的杯子和笔收到了包里面,而她惯用的手居然是左手。

其实每个人拿东西的时候,通常都是习惯性的用自己常用的那只手,而且一般的话,常用的手也是比较有力气的,像是你擦桌子的话,肯定是习惯性的用右手擦,右手累了才会换左手的,而收拾东西也是一样的,通常是左手拎着包,右手将东西塞进了包里面,而杨曦的举动恰好是相反的。

“她的表姐是个左撇子么?”佟秋练看了看李耐,李耐正在给陶诗晗的父母打电话呢,“不是的吧,看她签字什么都是用的是右手啊!”

“你有她的签字的文件什么的么?”陶诗晗这边父母还没有接电话,李耐就先起身在赵铭的办公桌上面找了一会儿,就从一摞文件中,找到了这个杨曦签名的一份文件,这是杨曦和第一高中校长的一份调解协议书,内容就是关于高筱岚的事情的一些赔偿和后续的问题,“居然要赔偿七十多万?”

“你别看那小姑娘看着那样,这一开口啊,胃口可不小啊,加上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这校长也是想息事宁人吧,加上养伤什么的,精神抚慰金啊,反正杂七杂八的,就列了这么多!”李耐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所以啊,你别看这高筱岚这一家人一直都没有动静,那是因为协议在这里呢,厉媛媛那边就没有接受调解,坚持要去法院起诉那些人。”

“高筱岚接受调解的话,那么这些钱肯定有一部分是那些施暴的学生家长出的,那么要是厉媛媛那边法院受理开庭的话,这边应该不会出庭了吧!”你这私下和人达成了调解了,按理说这件事情你们是不打算再追究了,那么对厉媛媛那边的起诉是很不利的啊!

“就是说啊,所以啊,你别看这边不声不响的,其实是已经私下接受调解了,厉媛媛那边也是可怜的,这被打的就是两个人,厉媛媛走了,这唯一能够指认他们打人的人也不愿意出庭,肯定很不利啊,不过谁让这边的孩子没事呢!再说了,本来这事情就传的沸沸扬扬了,这高家不想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也是正常的!”

李耐这话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又不是什么明星,谁愿意一直生活在媒体的闪光灯下面啊。

而协议的一方是高筱岚这边,另一边则是由校长代表的学生家长这边,后面的签名,在落笔的时候有停顿,看起来并不是很连贯,这份协议肯定是双方当面签署的,所以肯定是杨曦本人,但是些别的东西就算了,这签署自己的名字难道还需要思考么?

“这个杨曦有问题,你们多注意吧!”赵铭刚刚推开门就听见了佟秋练的这番话,立刻快步走过去,看了看佟秋练手中的文件,没有问题啊!

“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杨曦有问题啊!”这也是现在这个办公室里面所有人心里面的疑问。

“我当时在解剖仲文轩和章茜的尸体的时候,都发现了一个问题,在仲文轩尸体肢解的时候,最起码出现了两把刀,根据那刀口的倾斜的状态,我觉得其中一个人应该是个左撇子,不过也只是我自己的想法罢了,毕竟我无法用理论说服你们,而在杀害了章茜的那把刀上面,有被凶手的握过的痕迹,那上面的痕迹显示的是左手握刀的!”

佟秋练刚刚说完,整个办公室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其实若是说犯罪动机的话,这个杨曦不是没有的,但是让所有人接受刚刚还在这里的人居然是犯罪嫌疑人,所有人的心里面几乎都是诧异的成分比较多吧。

而赵铭对这几个案子,几乎是用到了所有的方法,就是那根绳子都去调查了,只是东西都过于普通了,所以案子都是出于停滞不前的状态的。

“暗中去杨曦的学校了解一下!”赵铭吩咐几个民警,他们点了点头,就立刻出发了,而赵铭则是一把推开了站在自己办公桌前面的李耐,李耐一个踉跄,差点跌倒,“队长,你干嘛!”而赵铭完全是充耳不闻的,只是一个劲儿的不知道在翻着什么。

找了半天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在另一边的一张桌子上面翻了半天,好像是几张纸的样子,钉在一起的,赵铭将那几张纸,所有人都看见了赵铭的眼睛瞬间睁大了,李耐直接从赵铭的手中夺过了那几张纸,居然是杨曦的登记资料,好像是厉媛媛自杀的时候做的笔录资料,前面询问了一下杨曦的一些个人资料。

“Z大化学专业大二学生……”佟秋练也是愣了一下,李耐将资料递给了佟秋练,一群民警都瞬间围了过去,其实佟秋练注意不是别的,而是在这最后的落款杨曦签了字,一般的笔录是要求签名的,而佟秋练直接将两份签名放在了赵铭的面前,同一个人签的字,但是明显不一样,赵铭微微叹了口气!

“立刻将杨曦带回来!”妈的,都是怎么了,最近的这些犯罪嫌疑人怎么都这么嚣张啊,不期然的让赵铭想到了裴子彤,裴子彤就是杀了人之后,还装的楚楚可怜的小白花的模样,来他们这里骗取同情心,若是这几个案子真的和杨曦有关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心理又是在想些什么呢!

佟秋练只是起身站了起来,“等一会儿,给她倒杯水,然后把杯子给我,我去验一下DNA。我先回去了,你们先忙吧!”赵铭点了点头。

佟秋练刚刚离开,赵铭一下子就把一个文件摔在了桌子上面,“他妈的,这些人都是在想什么,要是这个杨曦真是凶手的话,我倒是很想看一下她的脑子里面到底在装着什么,赶紧的,把关于杨曦的所有的资料档案全部调出来,真是够了!”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也是觉得够了,上个案子的裴子彤就是的,整天在他们的面前晃来晃去的,特么的,这次的案子要是真的还是这种,他们只能说这些犯罪嫌疑人的反侦察的能力也是够厉害的,还是说他们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呢!

而这边的绳子上面的DNA的比对也是丝毫没有进展,白少言正在用电脑写论文呢,“老师,我们教授知道了我们最近的这个案子,他说这个案子更值得写,你觉得哪个题目更好一些呢?”

白少言说着让了座位让佟秋练帮自己看一下,白少言正在写的这个论文的题目是“通过校园霸凌事件反思社会!”佟秋练粗略了看了一下白少言的开头,微微点了点头,“写这个吧,好好写!”

“我也觉得这个更有警醒的作用,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看到啦!”白少言笑着已经开始继续打字了,佟秋练只是一笑,继续翻着最近的一些解剖资料,其实她的心里面并不平静,因为杨曦不过是个大二的女生,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人生最美好的一个阶段,难道说她的这朵青春的花朵,真的开出了黑色的死亡之花么?

到了中午,佟秋练和白少言正打算回家,就看见了几个值班的民警手中拎着饭盒,“怎么啦,去食堂的功夫都没有啦?”因为警局内部有食堂,经济实惠,也很近,这几步路都走不了么?白少言疑惑的问道。

“还不是这个杨曦,队长正在审问呢,你别说,我们都没有看得出来,这小姑娘的反侦察意识真的挺强的,愣是一个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吐出来,我们这是给队长他们打的饭菜!”

“杨曦?”这案子已经有进展了么?“我们也去看看吧!”佟秋练跟着那几个民警到了重案组这边的审讯室,而一路上和白少言解释了一下,白少言似乎也是不敢相信的样子,这最近的变态杀手怎么都是女的啊。

而他们到了审讯室的隔间的时候,李耐正在隔间里面,从这里可以看见赵铭的背影,可以直接的看见杨曦的正脸,“佟法医,我们倒是真的小瞧了这个小姑娘了,你看见那杯水了没?”

“唾液还没有收集到么?”按理说自己回去到现在也有快两个小时了吧,难道真的一点的进展都没有么?

“别说唾液了,就是指纹都没有一个!”李耐摇摇头,这小姑娘到了这里之后,开口的第一句话直接把我们队长给呛住了,你们都没有看见队长当时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啊,队长估计压根没有想过平时和自己说话都是柔声细语的小姑娘,突然变得这么的强势难搞吧!

佟秋练看了看杨曦,仍旧是早晨看见的装束,坐在那里,双手环胸,通常这样的动作,如果说不是习惯的话,那么从心理学的层面来说的话,就是有一种防御心理了。

“到底说了什么啊?”白少言好奇地问。

“她刚刚坐下,就和队长说,你们这是对我留置、盘查还是进行刑事传唤?而且十分的冷静啊,而当时队长估计是有些愣住了,因为他不曾想过这个杨曦,对这个东西会这么的了解,只是说了一句,刑事传唤!”白少言还是不明白,但是佟秋练已经很清楚了,因为从事法医工作,对一些东西还是比较了解的。

“刑事传唤一般是12个小时之后就要放人了!”佟秋练这话说完,李耐这才算是明白了,这小姑娘挺厉害的么?而这个时候杨曦看了一下手腕上面的手表,“赵队长,还有十个小时!”

他们虽然看不见赵铭的脸色,但是所有人几乎都猜得出来,现在赵铭的脸色像是便秘一样的难看,“不懂了吧,我们那边去杨曦学校了解的同志反馈过来的情况说,这孩子可是辅修了法学的双学位的人,尼玛的,敢情是有备而来的,难怪一直到现在都是这么的淡定呢!”李耐忍不住的爆了粗口。

“队长有的受了!”另一个人也忍不住说了一句!

“对了佟法医,你们吃饭了没啊,要不要吃一点啊?”李耐连忙招呼佟秋练坐下,佟秋练只是摆了摆手,“不用了,我们先回去了,有情况你们再联系我吧!”佟秋练说的自然是关于杨曦的指纹和DNA的样本了!

“放心吧,会通知你的!”李耐冲着佟秋练露出了那一口洁白的牙齿。

“老师,这个人是高筱岚的表姐?难道是犯罪嫌疑人,这说不通啊,要是厉媛媛的表姐就算了,这高筱岚就是受了点伤而已,也不至于杀人吧!”所以这也是很多人想不通的地方!就算是心疼表妹的话,也不至于说为了这种事情杀人吧,这一点不足以说服所有的人,但是杨曦现在的表现,却似乎已经将事情的矛头全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面。

“所以说这里面估计还有一些我们并不知道的事情,而且这姑娘虽然没有和她说过几句话,不过看起来却是那种比较让人容易亲近的人,只是刚刚在审讯室里面,似乎表现得过于冷漠了!”佟秋练边走边说。

“反正最近的案子都是怪怪的,也是烦死了,上个案子就是的,谁能想得到最后的幕后黑手会是裴子彤呢,所以说啊,这很多的事情我们光是靠猜测是没有用的!”佟秋练倒是觉得很神奇啊,白少言难得说出这么一大推感慨的话来啊!

“所以说,这个世上面,最难猜测的就是人心了,最恐怖的也是人心!”佟秋练似乎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心里面也是百感交集。

以前的那些事情佟秋练虽然说放下了,但是每当想起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很不是滋味的,尤其是想到了现在的物是人非,五年前的佟清然和佟清姿将自己驱逐出佟家的时候,是那么的耀武扬威的模样,但是现在一死一疯,真是人生世事无常啊。

而此刻的佟家,佟修已经快要被折磨的神经衰弱了,因为刚刚接到了电话,说是佟清姿咬伤了给佟秋练来检查的医生,以为佟清姿现在的模样并不适合出去,所以医生都是固定的时间来给佟清姿做一下身体检查的,一般医生来的时候都会给佟清姿注射镇定剂之后,但是这一次居然会发生咬人的事情,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佟修急匆匆的赶回家,刚刚上楼,就看见了一个穿着医生衣服的男子,正在走廊那里包扎手臂,脸上面满是痛苦的神色:“不好意思哈!”佟秋练一上去就给他们道了歉!

那医生只是摇了摇头,“算了,这种病人我都可以理解的,这也不是您的错,佟先生,我还是建议您,带佟小姐去医院做一个全身的检查比较好!”虽然这医生已经建议过很多次了,但是佟修态度坚决,肯定不会让佟清姿露面的,所以一直都是拒绝的,所以医生已经很久没有提过这个要求了!

“你也知道我女儿的情况特殊,所以……”佟修其实心里面也是很为难的,佟清姿要是出去被人拍到,估计又要掀起一阵的风言风语了,更何况,佟清姿的身上面可是背负着命案的,和一般的精神病患者又是不同的。

“其实我也知道您的难处,但是我想佟先生最近也发现了,佟小姐的病情,前些日子似乎已经缓和了一下,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的,似乎连简单的辨别能力都没有了,连咀嚼食物的功能都丧失了,这样下去的话,我最担心的话,她的智力的衰退啊!”佟修哪里能不知道啊,最近佟清姿的病情似乎越发的严重了。

“我再考虑一下吧!”佟修微微叹了口气,“真是不好意思,害的您也受伤了!”佟修看见那一身包扎得很严实得手臂,表达了自己的歉意,那医生只是叹了口气,嘱咐了照顾佟清姿的几个护工几句话就匆匆离去了。

佟修站在门口,佟清姿仍旧是被绑在床上面的,一个护工正帮佟清姿手腕上面又一次被蹭破皮的伤口擦着药水,佟清姿此刻似乎已经沉沉的睡去了,看起来格外的安详,嘴角还带着笑意,若不是那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脸,佟修都会觉得似乎回到了从前一样。

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嫁得很好,而二女儿在公司做经理,小儿子虽然和自己不亲近,不过丝毫不影响他的出色,佟修有一度几乎是被很多人艳羡的,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他就是想去银行贷款也都是屡屡碰壁,佟修哪里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萧寒做的,因为佟秋练根本不会理这些这事情。

说实话,佟秋练的性子还是遗传了大哥的,都是只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对于自己不在意的事情,是不会上心的,而佟秋练显然对公司的事情完全不上心的,所以让银行不让自己贷款的人只能是萧寒了。

幸好令狐默已经答应了给自己的公司注资了,而新口开发案前期已经开始动工了,就算是没有了萧寒的那块地,自己这边只要开始开发了,那第一桶金自然是自己的,萧寒既然想要为了佟秋练放弃这块熊掌,那自己就不客气了。

佟秋练下午刚刚回到警局,在实验室研究报告,眼看着时间已经四点多了,这已经羁押了杨曦六个多小时了吧,难道一点的进展都没有么?

而这几起案子因为作案者的手段极其的残忍,所以一直都是引起了所有人的广泛关注,案子的进展自然也是受到了各方的关注,所以佟秋练心里面也是有些焦急的。

佟秋练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去重案组那边看看情况,佟秋练刚刚推开审讯室的隔间的门,就看见了所有人似乎都是一脸的颓废的样子,李耐立刻起身让佟秋练坐下,佟秋练只是看着审讯室,“还是没有一点的进展么?”

“这丫头嘴硬得很,什么话都不说,问什么都说不知道!”李耐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是准备和我们玩持久战了,知道我们又不能对她进行严刑逼供,当初我们还真是看走眼了,以为是个小绵羊,特么的,现在才发现居然是个披着绵羊皮的刺猬!”李耐猛地灌了几口水,“队长到现在一口饭都没有吃呢,也是被这个丫头气死了吧!”

佟秋练看了看还在审讯室里面对峙的几个人,“我能和她聊几句么?”透过这边看到的杨曦仍旧是那么的冷漠和漫无表情,隔几分钟就会盯着手表看一阵子,而赵铭则是在一直转动着手中的笔,很显然已经不耐烦了,而赵铭边上负责记录的民警已经换了一个又一个了。

“可以啊,我和队长说一声!”李耐说着拿着手机就给赵铭发了个信息,不一会儿赵铭拿着手中的文件就走了出来,到了这边的隔间,“佟法医,我真的觉得这丫头有问题,愣是不说话,和我们拖延时间!”

“您先吃点东西吧,我进去和她随便聊聊!”赵铭点了点头!

杨曦在民警都出去的时候,似乎放松了一些,手指放在椅子边上,一点点的敲击着凳子,显得十分的不耐烦,但是在佟秋练推门进去的那一瞬间,她立刻又恢复了双手环胸的动作,看到是佟秋练的时候,显然显得十分的惊讶,但是惊讶之后,就只是冷冷的看着佟秋练,眼中都是防备。

佟秋练坐下之后,看了看她面前的杯子,仍旧是丝毫未动啊,而杨曦的眼中满是防备,只是看着佟秋练,佟秋练这种自身就带着强大气场的人,无形中给了杨曦一些压力,因为佟秋练看起来就是那种不好接近的,尤其是在不说话的时候,那双眼睛幽邃的像是一口古井,你想要探究,但是却是深不见底的。

杨曦前前后后和佟秋练也不过见过两次面,而佟秋练给她的印象都是神秘的,她知道她是本市最有名的萧公子的夫人,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关键是本人还长得这么的好看,这样的女人是只得让所有人都羡慕的,说实话,电视上面看见的,和真人还真的有一定差别,不过佟秋练身上面那种清傲孤高的气质却是一成不变的。

“你和你的表妹家庭条件都一般,所以在和学校协商的时候,才会那么狮子大开口么?”杨曦已经做好了佟秋练一上来会问的所有的问题,但是没有想到佟秋练一上来说的居然是这么一个问题,杨曦的眼神中带着一些迷茫,“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们为什么会要这么多!”

“或许是他们心虚吧!”杨曦已经快一个小时没有说话了,所以嗓子微微有些沙哑,她轻轻咳嗽了一声,佟秋练只是眸子一闪,“谁让这些人不好好的教育自己的小孩子呢,这出了事情,我们没有去告他们已经很好了,只不过要了适当的补偿而已!”

适当的补偿,佟秋练伸手支在桌子上面,伸手摩挲了一下下巴,“其实有了那么丰厚的一笔补偿款,你们可以给她换个环境,又何必留在这个学校里面呢,或许换个环境更好一些吧!”毕竟这里是高筱岚的伤心地啊。

“我觉得你们真的很好笑呢,凭什么是我们转校,之前的的校长也是这么说的,凭什么啊,为什么不是那些人渣转校!”杨曦说话的声音大了一些,显然显得十分的激动,“表妹的眼睛差一点就瞎了,你们知不知道,这么点补偿都算是少得了,你们不知道这种事情也许带给表妹的伤害或许是终生的么?”

“都是未成年的孩子,难道不应该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么?”佟秋练仍旧是面不改色的,只是淡淡的看着杨曦。

“我们给他们机会了啊,我们只是要了一些补偿而已,还有就是他们全部转校,不过厉媛媛的那里告不告他们,他们是不是会面临牢狱之灾,就不是我们能够管的了!”杨曦守着冷哼一声,似乎是嗓子太干了,加上刚刚嗓门有些大,她轻轻的咳嗽一声。

“喝口水?”佟秋练好心的提醒。

“不用了,你们这套方法对我没有用,不就是想要提取我的唾液样本么,算了吧,你们别白费力气了,再有……”杨曦看了看手表,“五个小时多一点,你们就该放我走了!”

佟秋练只是淡定的一笑,从口袋中居然拿出了一包面纸,抽出了其中的一张,将桌子上面的灯光调得亮了一些,然后就在杨曦的面前,擦了一下杨曦面前的桌子,“不好意思,刚刚你的唾液溅到桌子上面了,貌似太激动了,不过样本有了,我就先走了……”

杨曦顿时脸色都变了,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唾液居然会飞溅到桌子上面,“你刚刚是故意激怒我的,你们这些有钱人,就是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不就是欺负我们是外地人么?”

佟秋练只是将面纸收好之后,看了看杨曦,“若非你的心里面没有鬼,你这么遮遮掩掩的做什么呢?”佟秋练的话只是换来了杨曦的嗤笑。

“外地人?”佟秋练只是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看起来很清秀的模样,本来觉得是个不错的女孩,只是现在说话是那么的尖酸刻薄,让佟秋练的心里面不是很舒服,“欺负外地人?”这都什么年代了!

“学校里面的孩子说我表妹是个外地人,所以一直瞧不起她!”佟秋练倒是没有想到这些孩子欺负人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原因。

“这也构不成你想要报复的原因吧!”杨曦只是一笑,“反正样本已经拿到了,您就可以离开了吧,我们没有您的背景和权势,我们这些小市民哪里来的什么权利啊,还不是你们想要揉园搓扁的对象么?”

“揉园搓扁?面子实力都是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给你的!”

“这些道理你说给我听听就算了,那些孩子难道还会理会这些么?那你说那些孩子为什么要对我的表妹拳脚相加,他们死了也是活该!”杨曦又一次冷哼一声,手指扣在椅子上面,似乎想要把那木质的椅子抠出一个洞的样子,“没有理由的,纯粹是不顺眼,你倒是说说这些孩子又是什么思想呢,法律惩戒不了他们,难道还不许别人惩戒么?”

佟秋练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出了审讯室,法律有时候或许是惩戒不了所有的坏人,但是这绝对不是有些人动用私刑的借口!

“我先去实验室将样本拿去检测,你们先和她聊着吧!”佟秋练说着就先回去了,白少言以为佟秋练已经回去了,“老师,我以为您回去了呢!”

“去看了一下那个杨曦,这里面有她的唾液样本,赶紧拿去检测吧!”白少言从佟秋练的手中拿过面纸,就赶紧去拿去检测了,但是佟秋练总觉得心里面有些不踏实,杨曦在知道自己采集到了唾液样本之后,那表情是有些慌乱的,但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而杨曦的话里面显然带着对这个社会的不满。

佟秋练走出警局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萧寒伸手摸了一下佟秋练的额头,“怎么了?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好的样子,案子还是没有进展么?”

“也不算是吧,只是和一个女孩聊了几句,心里面有些感触罢了!想起了自己二十多岁的时候的一些事情罢了!”佟秋练看着窗外,忽然就想到了自己那个时候被迫离开C市的时候,一个人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若是当初没有遇到萧寒的话,那么自己现在到底又在做些什么呢。

而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佟修这一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几天总是噩梦连连,梦到了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大哥大嫂,还有一些以前的事情,折磨的佟修一点睡意都没有,佟修只得又重新下楼!

找到了安眠药,到了几颗也没有数,直接将安眠药吞了下去,就晃晃悠悠的上楼,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而此刻的在楼上的房间里面,佟清姿正在试图将手从哪绳扣中抽出来,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了,而门外此刻正站着一个人:“已经按照计划实施了!”而电话那头的季远只是应了一声,真是的,都成了疯子了,少爷还要利用佟清姿,搞得佟修屋子内外起火啊,这佟修也是够可怜的。

很快的佟清姿居然又一次挣脱开了舒服,嘴角突然就咧开了一丝笑意,但是这笑容此刻就显得格外的诡异了,而门口的人迅速闪身到了隔壁的屋子,“啪嗒——”一声将门落了锁,而走廊上面很黑,只有一楼的大厅有几盏灯在亮着,佟清姿的指甲很长,慢悠悠的走下楼,他的脚似乎是长时间没有走路了,有些酸软,只能扶着楼梯的扶手,而指甲摩擦着楼梯发出了“格拉格拉——”的声音,显得十分的渗人。

而二楼唯一有灯的地方就是佟修的卧室门口了,那灯光是从门缝里面射出来的,佟修下楼上来之后没有关门!

佟清姿伸手一推,门就开了,佟清姿慢悠悠的走了进去,床上面只睡了一个人,佟清姿就走过去,掀开了被子躺了进去,很暖和呢,因为佟修这个屋子里面的冷气打得很足,佟清姿伸手碰了碰佟修,佟修直接反手打了佟清姿的手一下,佟清姿看着佟修那裸露在外面的手,伸手戳了一下。

佟清姿现在的手,青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和死人的手差不多,而且十分的冰冷,上面的青筋都能看的十分的清楚,而佟修的手却是温润且带着血色的,佟清姿一把就抓起了佟修的手,放在嘴边闻了闻……

突然就张开了嘴巴!

而佟家顿时传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叫喊声音,左邻右舍似乎都习惯了佟家时不时的会传来习惯的声音了,大家只是听了一会儿,没有动静,就直接睡着了,真是烦死了,白天黑夜的乱叫,真是不让人安生了!

但是不一会儿120急救车的声音就响彻了这个别墅区,很多人批了衣服就出来看看时不时出了什么事情了,他们只是看见穿着睡衣的佟修用一个毛巾包裹着自己的手,而那个毛巾正在往外渗血呢,而几个护工则是绑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女人正往外面走,而这个女人还在不停的喊着什么,嘴巴里面嘟嘟囔囔的!

关键是最吓人的就是这个疯女人的嘴角,居然还残留着一丝鲜血,冲着所有人就是大喊大叫的,手舞足蹈的,看得所有人心里面都是一阵凉意,这还是那个本来上流的名媛么?这才过去了多长时间啊,这人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啊,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而佟修的事情似乎只是个预警而已,因为就在这天夜里的C市的警笛又一次划破了夜空,所有人的心都在一瞬间揪了起来,因为最近的连环凶杀已经让C市人心惶惶了,凶手一天没有抓住,所有人的心里面都是不安的!

因为就在前几分钟,已经忙得焦头烂额的赵铭突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居然是杨曦的,赵铭想都没有想直接接通电话:“赵队长,第一高中校长室,我杀人了……”杨曦的声音很冷静,冷静的就像是在叙说一件和她完全不相关的事情一般,而赵铭则是一阵心惊,直接叫人,驱车去了第一高中!

而这一次的凶杀无疑又给这个案子蒙上了一层更为神秘和恐怖的气息,因为这次死的人不是个学生,而正是第一高中的校长!

上一章
下一章